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邪王溺宠天才毒妃不好惹

邪王溺宠天才毒妃不好惹

青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一世纪最出色的特工神医慕无双,一手医死人,一手杀恶犯。世人皆说说她一半天使,一半魔鬼,叱咤风云,无所不能。一着不慎,她魂穿古代,居然穿成了一个废柴花痴丑女。原主是个出了命的草包,从小经脉堵塞,不能修灵也不能修武,在这个以强者为尊的地方,原主这样的人注定不讨喜,偏偏她还嚣张跋扈,目中无人,长了一个恋爱脑。穿越过来的慕无双果断抛却恋爱脑,从此踏上虐渣打脸之路!

主角:慕无双,龙墨深   更新:2022-07-15 23:2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无双,龙墨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邪王溺宠天才毒妃不好惹》,由网络作家“青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最出色的特工神医慕无双,一手医死人,一手杀恶犯。世人皆说说她一半天使,一半魔鬼,叱咤风云,无所不能。一着不慎,她魂穿古代,居然穿成了一个废柴花痴丑女。原主是个出了命的草包,从小经脉堵塞,不能修灵也不能修武,在这个以强者为尊的地方,原主这样的人注定不讨喜,偏偏她还嚣张跋扈,目中无人,长了一个恋爱脑。穿越过来的慕无双果断抛却恋爱脑,从此踏上虐渣打脸之路!

《邪王溺宠天才毒妃不好惹》精彩片段

九霄大陆,啸月王朝。

热闹的京城主街。

地上横躺着一名肥胖的少女,她约莫十四五岁的模样,五官都胖得挤在了一起,显得尤为难看。

她的额头还在汩汩流血,面色惨白,显然出气多进气少了。

一名俊美却极其瘦弱的少年满头是汗的挤开人群,跑来将她抱在怀里,急切的摇她的身体,想把她摇醒,但怀里的人却一动不动,体温逐渐变冷。

他眼神惊慌无措,心急的张嘴,可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出来,只有泪水疯狂从眼中溢出,人们只能看出他的口型像是在叫“姐姐”。

“四王爷不会把慕无双那个草包打死了吧?”

“听说慕无双对四王爷纠缠不休,但也不能下这么重的手吧!”

“她弟弟慕玉珩原来真的是哑巴啊,你们看,他连哭都哭不出声来呢!”

“聒噪!”

就在这时,昏迷不醒的少女忽然睁开双眼,声音冰冷,令人如坠九霄。

慕无双一睁开眼,看到的便是一张面如冠玉的俊脸,眉目如远山黛墨,虽然有些稚嫩,但却十分养眼了,就是太瘦弱了些。他明亮的眸中满是惊喜,未干的眼泪还悬挂在长长的睫毛上,许是见她没事了,有些别扭的别开了脸,但抱着她的手却没有一丁点放松。

为了抢回华夏至宝朱雀玉链,她不是与叛徒同归于尽了吗?这是哪?这个小帅哥怎么穿着一身古装啊?

脑子里突然一阵抽痛,无数的记忆如同电影在脑海中闪过,慕无双皱起眉头,她竟然穿越到了九霄大陆的侯府三小姐身上,并且还与她同名同姓。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最出色的特工,一手医死人,一手杀恶犯。人人说她一半天使,一半魔鬼。

但原主却是个出了名的草包,从小便经脉堵塞,不能修灵也不能修武,在这个以强者为尊的地方,她这样的人就意味着是废物。她还又肥又胖,嚣张跋扈,目中无人,性格也极不讨喜。

她因为喜欢四王爷西门康,对其死缠烂打,京城无人不知。

这次出门逛街原主见到了西门康后立即高兴的迎了上去,谁知却被西门康一脚踹到了墙上,奄奄一息,让她这缕异世之魂占了便宜。

而抱着她的少年,正是小她一岁的弟弟慕玉珩,他原本也是天才少年,却因为一场斗武差点没了命,虽然救了回来,却成了哑巴,修为全失,还需每日用名贵药材续命。

慕玉珩平日里与原主不亲近,没想到关键时刻,才知道他对原主那么关心。

在她还在出神的时候,一只手抚上了她微蹙的眉头,慕无双对上了一双担忧的眼睛,她微微一笑,道:“放心,我没事。”

少年立即将手放下,眼睛移开,像是在说:谁担心你了!

这个弟弟真可爱啊!慕无双恨不得捏一捏他的脸,不过这里人多,他肯定会脸红的!

首要任务,是找西门康算账才是!她站了起来,撕了一块裙摆绑在额头上止血,然后盯着西门康,寒声道:“四王爷下手真是狠毒啊,莫不是想公然草菅人命不成?”

西门康嫌恶的看了一眼满身肥肉的慕无双,心里后悔力道小了点,没让她当场殒命。

他冷哼了一声,看都不愿多看她一眼,面对众人高声道:

“定国侯府涉嫌谋逆,本王奉旨捉拿逆贼余党,无关人等速速散开!来人,将慕无双、慕玉珩抓起来!”

围观的群众顿时一片哗然。

“什么?老侯爷忠肝义胆,碧血丹心天地可昭,怎么会谋反!”

“老侯爷数十年如一日为我们保家卫国,何以成了逆贼?肯定是有人栽赃嫁祸!”

“对!没错!老侯爷绝不会谋逆!”

这些年老侯爷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很高大,一听四王爷竟然说老侯爷谋反,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

慕玉珩也根本没想到西门康会给他们安上这等罪名,连忙抓住了慕无双的手,以免她害怕。

慕无双嘴角勾起,反手握住了小帅哥的手。她倒想看看,这个西门康有什么能耐。

西门康神色阴鸷,恨不得将这些出声说话的人全砍了,但他不能,他那皇兄最重名声,他必须得把罪名牢牢钉在定国侯府身上,让这些贱民心服口服,否则皇兄就会罚他个办事不力!

问题是他手里没有证据。

“我祖父与异族里应外合,盗取皇族机密,妄想推翻啸月王朝,证据确凿,这些,都是你们眼里忠心耿耿的老侯爷与异族接触的信件!我的父亲为了劝阻祖父悬崖勒马,不惜以命相挟,然祖父执迷不悟,我们二房只能与祖父断绝关系,大义灭亲了!”

就在这时,两名女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说话的女子一袭红衣容色艳丽,神色自傲,她手中拿着一沓信件。

而她旁边还有一名容色在她之上的女子,一身浅蓝色衫裙,衬得她面容清冷美貌,如同天宫仙子。

来得正好!西门康眼睛发亮。

“这不是侯府二房的大小姐慕凝雪和二小姐慕凝萱吗?她们二房的人前几天才搬出侯府,今天侯府就出事了!”

“浅蓝色衣服的是慕凝雪?她就是三年前被星海学院破例录取的天才少女吗?身上的气质果然不一样啊!如今得灵徒五阶了吧?”

“岂止!她早就灵徒六阶了!她才十六岁啊!咱们整个九霄大陆也没有几个她这样出色的天才,无数王公贵族们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侯府二房为了忠义,不惜大义灭亲,果然风骨不凡,难怪能生养出慕凝雪慕凝萱这样优秀的女儿来!”

“看看她们,再看看慕无双这对废物姐弟俩,同是侯府出来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连亲孙女都说有证据了,看来老侯爷真的谋反了!”

人们的口风渐渐变了,因为慕凝雪姐妹俩的出现,局势发生了逆转。

“呸!”

突然间一口口水吐在了穿着红衣的慕凝萱脸上,她得意的笑僵在了脸上,一双眼睛快瞪了出来。


“你这个死哑巴!你敢吐我口水!”

慕凝萱艳丽的面容扭曲,手里赫然多了一条满是倒刺的铁鞭,上面干涸的黑色血迹斑斑,不知沾了多少冤魂,猛地朝着慕玉珩脸上抽去。

她是灵徒二阶的修为,而慕玉珩却修为全失,这一铁鞭下去,他必定皮开肉绽,容貌尽毁。

慕玉珩虽然修为尽失,但身体的灵敏度还在,他想躲开其实很容易,但他若是躲开,这条骇人的铁鞭就会甩在慕无双的身上,所以他没动,站在那里,头颅高高昂起,不屈不挠。

然而想象中剧烈的疼痛并没有落在身上,他护在身后的人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前面,并徒手接住了那条铁鞭。

倒刺深深刺入手掌中,鲜血一滴滴往下落,可她竟然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反而对着他笑。

“我是姐姐,换我保护你了。”慕无双说。

翩翩美少年,就是吐口水都很可爱啊!冲这张脸,这个弟弟她也认定了,更何况,他这别扭的性格真是可爱死了!

慕玉珩的眼眶微微湿热,连看她的身影都觉得高大了起来。他这个一直需要他帮忙收拾乱摊子的姐姐,居然站在了他的身前。

慕无双没注意到手腕上多了一条朱雀图腾模样的玉链,也没有察觉到血滴在玉链上,有暗光流过。

她盯着慕凝萱,嘴角勾起,目光森然。

慕凝萱没想到这个草包竟然能接得住她一鞭,而她将鞭子抽回来时,竟然纹丝不动!

这怎么可能?慕凝萱心惊不已,这还是那个草包吗?不!一定是错觉!

她运起十成灵力,然后狠狠一拉!

啪!

慕无双突然放手,慕凝萱一个不察,猛然倒飞了出去,摔了个狗啃泥!

“哈哈!”人群中传出爆笑声。

“你——!”慕凝萱气急败坏。

但慕无双不等她说话,便幽幽开口道:

“我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你们这样不要脸的。二姐,你这么迫不及待的跳出来给祖父身上泼脏水,可曾想过你的身上还流淌着祖父的血?你说祖父与外族通信勾结,但这些信件上连祖父的章印都没有,随便来个人就能伪造出来,这叫什么狗屁证据?”

“这些都是从祖父房间里搜出来的,还能有假不成?”慕凝萱连忙说道。

“你神色慌乱,眼神飘忽,明显在说谎!诬陷亲人,用心狠毒,真是令人寒心啊!”

“我没有!”

“呵呵。”慕无双冷笑一声,目光扫向众人,很多人神色摇摆不定,说明她的这番话起了作用,她不认为她三言两语能扭转局势,只是让人们在心里埋下怀疑的种子罢了。

“三妹妹,我们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但无论你如何不信,祖父与外族勾结乃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当今陛下最为仁慈,祖父最疼你,不如由你去劝劝祖父,让他洗心革面,将功赎罪吧。”

一道轻灵温柔的声音响起,只见一直不曾言语的慕凝雪缓缓站了出来,她面露忧心,眼神真挚,让人心生好感,不自觉便相信了她的话。

然而慕无双很清楚,老侯爷是不可能谋反的,但新皇帝登基不久,且最是多疑,老侯爷手里握着可以号令五十万兵马的虎符,估计早就令其忌惮了。现在不过是这群人联合起来演的一出戏,为了逼老侯爷把虎符拿出来,居然不惜谋害忠良啊!

尤其是二房还是老侯爷亲生血脉呢,真是人心不古。

瞧瞧慕凝雪这神态和语气,和她的庶女妹妹慕凝萱全然不是一个段数,话里话外显得她一家人多神圣啊,况且慕凝雪是京城里出了名的天才少女,不知多少贵公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她这话一出,结结实实的将老侯爷陷于不忠不义之地!

果然,她这话刚说完,就有很多人开始批判老侯爷了。

慕凝雪迈着温柔的步伐朝慕无双走来,离得近了,忽然用只有她和慕玉珩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三妹妹,我知道祖父把虎符给了你,你只要交出来,我便向皇上求情,让他饶你一命。如若不然,你的下场将会和祖父一模一样!”

说着,她突然朝着侯府的方向挑了挑下巴。

“走水啦!”

“侯府走水啦!”

“莫不是老侯爷畏罪自杀了?”

突然间,不远处的侯府火光漫天!


侯府突然起火了,就在慕凝雪威胁慕无双的下一瞬。

慕凝雪的神色毫不意外,眉梢含笑,慕无双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侯府的火与她们有关系。

她们好狠的心,竟想把老侯爷活活烧死在侯府里!那是她们的亲祖父啊!当真是蛇蝎心肠!

慕无双目光变冷,犹如一尊死神,啪啪两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慕凝雪那张精致的脸上,并一脚将其踹飞了出去。

慕凝雪压根没想到慕无双居然会打她,只以为她会吓得发抖然后把虎符交出来,因为慕无双原本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草包。所以她根本不曾防备,而慕无双的速度快得只剩下了残影,她反应再快也来不及了,于是左右脸上便结结实实的挨了两巴掌,瞬间肿了起来,像个猪头。

更要命是慕无双那一脚的力度很大,而且踹在了她的胸上,震得她心口发麻,浅蓝色的薄纱上还多了一个黑色的脚印,疼她能忍受,却难以忍受这般屈辱。

“威胁我?上一个威胁我的人,尸体早喂了狗!大姐姐,说话注意点,下次我可就不顾姐妹情面了。”

慕无双寒声说道。

“三妹妹,我好心劝你,你竟然如此对我,罢了,就当我是看错了人,从今往后,我们再也没了姐妹情谊!”

慕凝雪捂着胸口,面容哀伤,眼角带泪,叫男人见之心切,我见犹怜。

西门康连忙跑过去将她扶起来,然后眼神狰狞的下令:“来人,慕无双顽固不灵抗旨不遵,将其就地诛杀!”

“真是好大一朵白莲花啊,不去唱戏可惜了。”慕无双啧啧一声,然后目光轻飘飘的落在朝她围上来的官兵,鄙夷道:“这些人连给我热身都不够,你,你,还有你,一起上啊。”

慕无双指着西门康,还有慕凝雪姐妹俩,勾了勾手指。

嘶!这草包好大的口气!

围观群众不知道慕无双哪里来的勇气,纷纷倒吸了口凉气,要知道她一点修为都没有,而这些官兵里最差的都是灵徒二阶的修为,她打肿脸充胖子一时爽,待会绝对要送乱葬岗!

“我要杀了你喂狗!”慕凝萱气急道。

“哪里用得上王爷和两个小姐上,我们早看着草包不顺眼了,她活着就是罪过,让我们上!”

突然,几个衣冠楚楚的年轻男子走了上来,一看就是想在慕凝雪面前献殷勤。

慕无双冷笑一声,献殷勤,那也得有命献啊!

这时,一只手拉了拉她的袖子,回头一看,便对上了美人弟弟担心她的眼神。

她其实原本很担心老侯爷的,但后来因为她发现慕玉珩似乎并不是很担心侯府的火,所以有可能老侯爷根本不在府里,于是放下心来。

“放心,我不会把他们的脏血溅到你身上的。”这会儿见美人弟弟担心她,慕无双就故意说道。

还忍不住的捏了捏他的脸,担心他脸红,刚捏就放开了,但触感那叫一个滑嫩啊!

他才不是怕血溅在身上,而是怕她受伤啊,傻瓜!居然还捏他脸!慕玉珩将头扭开。

慕无双发现他的耳朵尖尖都红了。

美人弟弟也太容易害羞了吧!

这种时候,这个草包竟然还笑得出来,这让冲上来的人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心中恨不得快些将她大卸八块泄愤才好。

然而慕无双嘴角依然带着浅淡的笑,只是眼神中的笑意变淡,沾染上了肃杀之气,但她没动,一脸的云淡风轻。

“她别是吓傻了吧!”

“她这是破罐子破摔了,想死得体面一点吧。”

“肯定要见血了!”

人们纷纷议论。

“不对劲!”慕凝雪突然皱起了眉头,拉着慕凝雪和西门康躲进了旁边的酒楼。

就在这时,街道上涌来几十只巨大的妖兽,带起一阵阵狂风,席卷而来。

“天呐!怎么这么多妖兽!兽潮来了吗?”

“看!天上还有!妈呀!那好像是银翼虎!五阶妖兽啊!”

“什么?!五阶妖兽?那还不他妈快跑!”

“快跑啊!夭寿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