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王爷和离别纠缠

王爷和离别纠缠

十时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以言若黎、司成寒作为主角创作的小说《王爷和离别纠缠》是由作者“十时一”编写,小说原名《和离后王爷后悔了》,本书主要内容是:为了所爱之人言若黎受尽了羞辱和折磨,她以为在付出了这么多努力后这个人能够明白她的真心,可惜司成寒就是一个无心之人,她的这些努力付出在这个人看来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最后当司成寒为了另一个女人选择和离时,言若黎终于能够说服自己放下对这个人的执念,与这个人再无纠缠!

主角:言若黎,司成寒   更新:2022-07-15 23: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言若黎,司成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爷和离别纠缠》,由网络作家“十时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言若黎、司成寒作为主角创作的小说《王爷和离别纠缠》是由作者“十时一”编写,小说原名《和离后王爷后悔了》,本书主要内容是:为了所爱之人言若黎受尽了羞辱和折磨,她以为在付出了这么多努力后这个人能够明白她的真心,可惜司成寒就是一个无心之人,她的这些努力付出在这个人看来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最后当司成寒为了另一个女人选择和离时,言若黎终于能够说服自己放下对这个人的执念,与这个人再无纠缠!

《王爷和离别纠缠》精彩片段

深夜。

恭王府。

“奴婢参见王爷!”门外传来丫鬟平安的声音。

言若黎蜷缩在床榻上,浑身骨头像是被碾碎一般的疼。

清冷的日光落在她惨白的脸上,映出死寂沉沉的苍白。

渐远的脚步声,让言若黎陡然迸发出勇气,踉跄几步,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到了门边,推开了门。

“王爷。”

她轻声唤他,那声音弱得快被寒风吹走。

司成寒顿住步子,回身看向她,英俊的眉眼覆着霜雪,比这深秋更冷。

“王爷,您回来了?可曾用过晚膳?”她小心翼翼的讨好,生怕哪个字令他不悦。

司成寒似没听见般,抬脚就走。

言若黎只觉冷风穿胸而过,连带着浑身骨头都跟着要命的痛起来。

她踉跄着跑向司成寒,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她强忍着周身痛楚,眼前开始一阵阵发黑。

“放开!”司成寒眼神阴鸷。

言若黎指尖一颤,改为小心翼翼捏着一点布料。

“王爷,我疼……”言若黎目光涣散,哀求道,“您能不能,放我出去看下郎中?”

若非府中下人都监视着她这个王妃,不让她出府,她是断不敢求救到他面前的。

“怎么个疼法?”司成寒拧眉。

言若黎声息渐弱:“浑身都痛,骨头都在痛!”

司成寒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她,冷嗤道:“言若黎,你又玩儿什么把戏?以为装病便可以讨得到我两分怜爱?”

他一挥手,衣袖从言若黎手中抽走,带得她向前趔趄摔倒。

司成寒居高临下睥睨着她。

“自你背叛本王那一日起,本王便起誓,此生都不会原谅你。”

他森冷的嗓音如从地府传来。

“即便,你死。”

言若黎趴在冰冷的青石上发着抖,她甚至分不清,从骨髓传来的刻骨之痛,和司成寒带来的心碎欲裂,哪个更加痛一些。

绣卷云纹的锦缎袍摆在言若黎眼前掠过,如一片她永远抓不住的浮云。

王爷一走,噤若寒蝉的下人们才敢抬头。

有人看见王妃面若白纸,浑身抽搐,终于意识到这次怕是真出了事。

“去,快去请太医!”

院外,司成寒脚步一顿,旋即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外走。

都学会买通下人做戏了么?

看来是已经知晓言尚书被送入大理寺监狱,生怕会受连累罢。

毕竟,当初他被陷害叛国进了诏狱,她也是这般转眼便攀附上相国之子,为自己谋求出路的。

……

“王妃,您身中奇毒,老夫也开不出药方,恐怕您……时日无多。”

“你说什么?”言若黎身形一颤。

“王妃娘娘,是老夫无能啊!”太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言若黎顾不得其他,忍着疼痛携着丫鬟去了王府出偏远的小院。

那是她心腹飞云的药庐。

她闯入药庐,神情无助。

“飞云,太医说我中了奇毒,时日无多。”

飞云失手摔了药钵。

她眼里带着泪,怀着最后一丝希望请求:“太医说他开不出药方,他是不是故意骗我呢?你再帮我看看,可好?”

飞云是少见的制毒高手,若论辨识毒药的本领,太医绝不如他。

两个时辰后。

飞云声音艰涩,“是刻骨香,这毒,从未有人能解……”

“我,还有多少日子?”言若黎直愣愣的看着他,像是被抽了魂。

飞云见不得她这样,咬牙道:“你别怕,我会给你解毒的!”

“无解的,你刚才都已经说无解了啊……”言若黎视线放空,泪珠儿从腮边滚落,她惨然道:“就如我这场婚事……”

纠缠到如今。

也是无解的。


乌云遮月。

言若黎靠坐在正房前的廊柱下,院中漆黑一片,未曾掌灯。

有脚步声自院外传来。

“嘎吱——”

院门被人推开,走在前头的小厮提着灯,微弱的灯光照出那道挺拔高大的身影。

司成寒未曾朝正房看过一眼,径自往书房走去。

“王爷。”

微弱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司成寒恍若未闻。

靴子落地的跫音踏在言若黎心头,她扶着冰冷的廊柱缓缓站起,赶在司成寒走进书房前,再度开口唤他。

“王爷,我们和离吧。”

司成寒的脚步终于停了,他站在书房前的台阶上,侧身回望。

乌云恰在此时飘开,清冷月光洒下,落在他清冷如冰的眼底,只剩一片无情。

“你又在耍什么把戏?”司成寒厌恶的问着。

“王爷难道不想和离吗?”言若黎勉强勾勾唇角,笑得比哭还难看。

她贪恋的望着司成寒的脸,她用尽一切去爱这个男人,可捧出去的真心,却被他伤得残破不堪。

罢了,便如此吧。

言若黎回身去房中取来早就备好的纸笔,在桌上看到从飞云处拿来的药瓶,她眼神晃了晃,拿着纸笔转身出门。

体内的毒有有些不安分起来。

言若黎每走一步,都像是在刀山上滚过,冷汗自鬓角落下,隐没在衣领内。

她站在书房台阶下,仰着头,抖着手,将纸笔捧到司成寒面前。

司成寒冷眼看着她,一言不发。

“王爷思慕昭远郡主已久。”

言若黎顿了顿,心口疼的像是有谁在用力撕扯。

她竭尽全力,才能用微颤的声音,说出后半句。

“妾身自请下堂,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修长有力的手伸过来,接走那份纸笔。

言若黎掌心一空,浑身力气被抽走了大半。

司成寒讽刺含笑的嗓音,扎进言若黎的耳。

“言尚书可真是有个好女儿,一纸和离书,想换我为言家出多少力?”

“我未曾想过那些。”言若黎一怔,她恍惚的摇头,不懂他为何要如此说。

当初她一心要嫁与司成寒,是以为他们两情相悦。

可成婚后她才明白,司成寒另有倾慕之人。

她,成了有情人的绊脚石。

“哗啦!”

纸笔被扔了一地。

就像是言若黎的一颗真心,也是这般被人弃之于地。

司成寒居高临下睥睨着她,眉眼间尽是寒凉。

“本王与昭远之间,还轮不到你来安排!”

昔日他遭人陷害落入诏狱,还满心记挂,担忧她在外会否受到牵连。

等到罪名平凡,他才明白自己有多可笑。

全上京皆知,言尚书的千金与相国之子同游江南。

出发之日,便是他落入诏狱的那天。

而秦相国,正是将他陷害入狱的幕后祸首。

若非母妃临终前逼着他成婚,他怎么可能会娶这样一个攀附权势,水性杨花的女人!

司成寒转身,不欲再与她纠缠。

言若黎急急喊着,“与我和离,你便可迎娶昭远……”

“我自会让昭远风光大嫁。”司成寒目光冷厉,“那时,你自然不该在府中。”

话音未落,人已进了书房。

黑暗中,司成寒握住桌上的顽石镇纸,掌心刺出血珠。

言若黎呆站在院中,陪嫁丫鬟跑进来。

“小姐,家中传信,老爷因徇私舞弊被打入天牢了!”

司成寒那句话犹在耳边——想换我为言家出多少力?

原来如此。

他一早便知道言家出事了。


尚书府。

言若黎赶在宵禁前匆匆回来,才进门,就被母亲哭着抱了个满怀。

“黎儿,你可算回来了!你快去求求王爷,让他救你父亲出来!”

言若黎挣脱母亲的双臂,惨笑道:“他恨不得我去死,又怎会救我父亲?”

言夫人眼泪一收,神色有两分狰狞,再无半分慈母模样。

“那你就代你父亲去死,让王爷救人!”

寒风吹入骨子里,言若黎遍体生寒,如坠冰窟。

那时司成寒骤然入狱,她求神无门,恨不能与他同入诏狱受刑。

相国之子秦明游递了帖子,说能为司成寒翻案。

她迟疑着去了,没想到,却是被秦明游带着她,亲眼见到母亲与人私通!

为了保住母亲,也为了救回司成寒。

她与秦明游说好为母亲保密,随后,不顾闺誉,大张旗鼓与秦明游同去江南。

归京之后,司成寒果然平安无事。

只是,恨她入骨。

她以为两人此生再无可能,谁知司成寒母妃临终前召她入宫,逼着司成寒与她成婚。

甚至,在司成寒答应之前,母妃就已将信物送至尚书府。

让她无从反悔!

那时父母不顾先前之事,拿着信物找上门去让司成寒早日迎娶。

她嫁了他,成了王府中他最看不顺眼的“摆设”。

言若黎踉跄走出尚书府,靠在大门上取出药瓶,倒了两颗药丸囫囵吞下。

府门前,穿着碧色衣衫的俏丽女子亭亭玉立,她身后,是四名宫娥,以及数名皇家侍卫。

昭远郡主,镇国将军府中独女。

亦是司成寒如今真心倾慕之人。

“言小姐。”昭远公主笑意盈盈。

言若黎垂眸,“不知郡主,深夜前来,可是有事?”

昭远公主含笑道:“想来瞧瞧,这尚书府是怎么倒的。”

言若黎攥紧双手,转身欲走。

“站住!”昭远厉喝。

“你父亲徇私舞弊入狱,你还有什么脸面赖着王妃头衔不放?!”

言若黎神色冷淡,朝她轻笑。

“若是想要王妃头衔,你不该找我,去让司成寒写和离书便是。”

昭远眉尾狠狠一抽,旋即,笑得越发肆意。

“你以为成寒哥哥至今未曾下休书,是舍不得你不成?”

“在王府独守空房,受尽冷待,连下人都不将你放在眼中,随意欺辱的滋味,不好受吧?”

“今日言尚书入狱,便是成寒哥哥亲自递的奏折。”

“他回府前,还与我同去灯会,饮酒庆祝了一番。”

昭远哂笑着,眼底尽是轻蔑。

“你费尽心机得来的一切,不过是成寒哥哥要让你尝尽的苦果。”

言若黎喉头滚动,将舌尖咬出了血,满口都是猩甜味道。

昭远上前两步,掐住她的胳膊,凑在她耳边低语。

“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成寒哥哥说,连见你,都嫌脏了眼睛!”

“滚!”

言若黎忍无可忍,抽手要走。

却不曾想,昭远忽然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一道人影如风般冲了过来,将昭远从地上抱起,护在怀中。

言若黎对上司成寒森冷无情的眼。

一颗心直直往下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