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他的山茶花

他的山茶花

酥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纪慈与丈夫结婚多年,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却形同陌路。二人同床异梦,他喜欢的女人是她姐姐!这段关系可笑得很,尽管知道真相,纪慈却固执的不肯妥协!从小到大,所有的一切都被姐姐抢走,所以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轻易放手!但她的坚持在现实面前显得非常可笑,她患了癌症……

主角:纪慈,贺衷寒   更新:2022-07-15 23: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纪慈,贺衷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他的山茶花》,由网络作家“酥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纪慈与丈夫结婚多年,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却形同陌路。二人同床异梦,他喜欢的女人是她姐姐!这段关系可笑得很,尽管知道真相,纪慈却固执的不肯妥协!从小到大,所有的一切都被姐姐抢走,所以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轻易放手!但她的坚持在现实面前显得非常可笑,她患了癌症……

《他的山茶花》精彩片段

1.

今天去了医院。

医生说我有病。

我说他才有病。

我没病。我没有。我不会死。

好吧,其实还是会死的。

医生说最好的方法是先切除病灶,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延长我的寿命。

这样的话,我最多还可以活五年。

我问医生,不切的话,光吃药,我还能活多久?

医生扶了下眼镜,很严肃地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你想被活活疼死吗?”

2.

我还是选择吃药。

无所谓了。

贺衷寒最近一直不回家。

我打电话给他,他也没接。

纪念说她势在必得。

我敷衍地回复,哦,加油。

希望你早日成功。

3.

回去的路上经过花店,脑子一抽想买花。

老板以为我要买玫瑰,咧着嘴笑,指了指门口放得极其显眼的白桶,里面交错着插了十几束玫瑰,红色的,艳极了。

来买玫瑰的人很多,桶中已经显得空荡。

“买花吗,小姐?”

他搓了下手,随口一问当即就想去拿玫瑰。

玫瑰是好看的。

可惜我不喜欢花。

最讨厌的就是玫瑰。

老板还挺热心。

“今天情人节,买玫瑰的多,这不…卖得多快!待会儿还要去送一束花,人要求了十九枝玫瑰…”

“我不要玫瑰。”我终于打断他,指着角落里不怎么起眼的花盆:“我要那个。”

老板愣了一下,回头看去,是一株白山茶。

挺瘦弱的,大概是因为没被精心照料过,感觉没过几天就会死。

病殃殃的。

像我。

4.

“这个?”他端起那盆花,很轻松,白山茶轻飘飘的,如同一缕风。

花怎么会和风一样?

我觉得今天自己一定有点病。

“嗯。”

老板嘻嘻笑着:“挺好挺好,白山茶也好看。我当初和我老婆表白的时候,也送白山茶。”

5.

我接过蓝色塑料袋,里面装着我的白山茶。

我不喜欢花。

可是贺衷寒喜欢。

他喜欢玫瑰。

因为纪念喜欢。

老板实在热情,我总得和人唠嗑几句,于是心不在焉地祝福道,“这样啊…那祝老板和老板娘白头偕老。”

我想了想,“生意兴隆!”

老板朝我摆了摆手,他脸上依旧挂着笑,“不用啦。”

“我老婆啊…去年就走啦,胃癌晚期。”

我后悔冒出那么一句话。

手里的塑料袋也变得沉甸甸,负罪感油然而生。

6.

回到家的时候,屋里没开灯。

贺衷寒没回家。

他说今晚公司加班。

我换好拖鞋,洗了把脸,抬头的时候看见镜子里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只有眼尾是红的。

原本打算上网查一下养花技巧,手机屏幕上方跳出一条信息。

我不想看,手自己犯贱戳了进去。

一个月前的聊天记录还能看到。

7.

纪念:你还打算霸占我男人多久?

底下还有一张图片。

8.

纪念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

也是贺衷寒的前任。

十八岁以前,贺衷寒一直喜欢的是纪念。

他对我和其他普通的同学一样,直到纪念出国,我才敢在他的世界中拔出点尖。

纪念很自信,她也确实比我优秀太多。

“给我一个月,我能让你乖乖地把你偷来的东西还给我。”

9.

嗯。

贺衷寒是我偷来的。

用了很不光彩的手段。

10.

点开那张图片。

我的丈夫在低头剥虾,眼神很温柔。

他认真专注地盯着手中的虾壳,手套都没戴。

贺衷寒没给我剥过虾。

他有洁癖,每次饭桌上烧了虾必须戴着手套,不然他会生气。

原来洁癖也分人。

11.

贺衷寒一点半到家。

我蜷曲在沙发上,听到动静就睁开酸涩的眼。

他没看我,低头整理自己的衣服,在玄关处换鞋。

我爬下沙发,差点摔倒。

“你回来得好晚。”

我撒娇般黏了上去,缠着贺衷寒抱了一下。

他有那么一瞬想推开我,被我抱得死紧,只好作罢。

“没让你等。”他连看我都没看。

我将脸埋在他颈窝,有玫瑰花的味道。

我不喜欢。

于是我冷着眸子,没有任何预兆地抬了下头,漠然地对准贺衷寒的颈侧咬了下去。

不许有玫瑰。

不许。

不许!

12.

如我所料那样,我被贺衷寒甩了出去,后背撞到电视柜,疼地倒吸一口凉气。

大概发青了,但我不在乎。

他的眼眸中很冷,像冬天里的雪,我好冷。

“纪慈,你该看病了。病得不轻。”

他冷冷地开口,抬手捂了下颈侧,看向我的时候眼神很淡漠。

其实我宁愿他和我吵。

恨也总比冷漠好吧。

起码能证明他爱过我。

13.

“哦。”

我想直起身,但是实在疼,只好揉着腰,望了他一阵。

“我明天就去医院,你陪不陪我?”

答案是贺衷寒没再瞧我一眼,回了卧室去洗漱。

他今天没说我能不能和他一起睡。

我打算在沙发凑合过夜。

14.

纪念喜欢红玫瑰。

他们两个谈恋爱时,整个学校无人不知。

一个是品学兼优、学校之光的校草,一个是音乐天赋极高的才女。

高三那年情人节,贺衷寒在操场上送了纪念十九枝玫瑰。

周围人都在起哄。

他们在叫好。

只有我一个人在沉默。

15.

贺衷寒早上在阳台找衣服,看见了我的白山茶。

他顿了顿,说还挺好看的。

16.

今天辞职了,不上班。

以后可以全心全意照顾我的白山茶。

17.

过了好几天,贺衷寒回家了。

他看了眼我的白山茶,有点惊讶。

“还活着?”我不知道他是在问什么,问花,还是问我。

“嗯,快死了。”

18.

贺衷寒做得狠。

我怀疑他在报复我。

大晚上的又得去医院。

贺衷寒翻了下我的病例单,淡淡地抬起眼看向我。

我摊了摊手,笑得无奈。

怪我喽?

“你又在玩什么花样?用自残来逼我…你还想玩几年?”

他把单子往地上扔。

“不知道。”

我笑道。

19.

我真不知道。


20.

病例单被丢在地上,乱得像散开的白山茶。

我蹲下去捡,前两天背上撞出来的伤还是很痛。

贺衷寒不高兴的时候总是面无表情。

他对我总是面无表情。

贺衷寒看到我就不高兴。

21.

受伤也没能让贺衷寒陪我几天,他总是很忙。

我无聊的时候总是喜欢翻看纪念的朋友圈。

她不会屏蔽我,她巴不得我看到后赶紧滚蛋走人。

诶,我就不。

22.

还是很疼。

心脏像是被人用针挑破了,往里面塞了几颗生锈的钉子。

我总怀疑我在腐烂,可是我没有证据。

23.

我以为住两天医院就得了。

可是贺衷寒让他身边的一个秘书盯着我,让我仔细地做全身检查。

我抽血抽得快昏过去。

疼。

我的白山茶在家里没人浇水,指不定都蔫了吧唧的。

24.

最后一项检查完成后,秘书小陈从我手里抽走所有检查单,他拿走得太突然,其中一张纸将我的右手虎口划出了一道口子。

“你拿我单子干什么?”

小陈扫了我一眼,淡淡道:

“医生前面说了,检查完把单子拿给他看。路挺远,我帮您去。”

25.

虽然他用的是“您”。

但我知道他打心眼里是瞧不起我的。

我有个异于常人的身份。

私生女。

26.

讨厌住院。

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起床的时候没由来地觉得头晕恶心,忙爬起来去卫生间呕了半小时。

医生开的药我吃了。

没人告诉我副作用会很大啊。

我的白山茶呢?

27.

住院一个星期,穿着病号服的我真的有一种临终的奇妙感觉。

没人来看我,除了一个比较沉闷的护工。

我不知道贺衷寒为什么要找护工看着我。

我又不会逃…他要对我做什么吗?

好无聊,想我的花。

28.

今天小陈来医院了。

他还带了我的白山茶!

“你怎么把我的花都挪过来了?”

我很激动,同时也忐忑不安,心脏跳个不停。

他倒是回答了我的问题,不像那个护工一直不吭声,和哑巴一样。

“贺总说了,将您的东西移到病房里。”

29.

“我要回家。”

我掀开被子,打断他打开我的行李箱的动作,把那些小陈已经拿出来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塞回去。

“为什么要把我的东西搬到病房?病房又不是我的家。”

我说着就想走。

我想回家。我要回家。我不住医院。

贺衷寒呢?贺衷寒呢?

他为什么不来看我!

30.

小陈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贺总说了,您暂时要待在这里。”

我反问道,“我还不能自己回家吗?大不了不要他接。”

我不待在这里。

31.

护工和小陈两个人一起把我按回了床上,我盯着自己右手腕上的银色手铐,呼吸急促了起来。

“你们松开我!”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床板被我剧烈的动作晃得噼啪响,我的手腕红了一圈。

护工把门反锁了,小陈完成任务回去。

他坐在小板凳上削着苹果,刀很锋利,很漂亮。

我又哭又闹,可惜手铐限制了我。

32.

于是我挣脱了手铐,右手骨折。

33.

我要见贺衷寒。

34.

我藏了把刀在枕头下。

我喜欢雕刻。

35.

贺衷寒晚上终于来看我了。

但他身边站了纪念。

他进来的时候,我正吊着胳膊坐在床上看窗外的树。

心脏好痛,手也好痛。

贺衷寒总说我有病。

现在我也这么觉得了。

贺衷寒把我藏在枕头下的刀给拿走了。

他冷着脸看我,一字一句道,“纪慈,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闹腾。”

“我没闹。”

“再闹就离婚。你自己爱去哪里去哪里,死外边我都不管你。”

…哦。

纪念抱着手臂,在贺衷寒出去后好笑地看着我。

“你真的挺能作。”

我懒得搭理她,再怎么说目前贺衷寒还是我的。

可是纪念看着我的胸前,目光竟然有一点点同情。

“真可怜啊,当初靠着身体勾引别人的男朋友,现在病成这模样。”

她讥笑着,话语如同劈在我的世界上的一道惊雷。

36.

手术定在下星期三。

37.

我的白山茶有点枯萎了。

我又要养死了。

38.

我想反抗。

可是贺衷寒不接我电话。

咬了咬牙,走进卫生间。

护工虽然一直盯着我,但是他不会跟着我进卫生间。

39.

他低估了我。

40.

我咬自己的手时,疼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血管似乎错了位,我迷糊间觉得听到啪的一声响。

什么东西断了。

昏过去前打电话给贺衷寒。

他似乎在开会。

“贺先生,你要守寡了。”

我嘻嘻地笑着,抱着手机眼皮好沉。

41.

我不会死的。

你看我又活了,活蹦乱跳的。

就是挂了彩,还挺难看。

我力气小,胆子也小,不过就是在手腕上留了圈牙印罢了。

我喜欢吓他。

他不喜欢我吓他。

他不喜欢我。

42.

贺衷寒把我从卫生间里抓了出来。

他拎着我就像在提一只玩偶,很轻松。

护工不在屋内,纪念和小陈也没有来。

我一时来了兴致,刚被放到床上就盯着他,眼睛里一定亮晶晶的,“贺衷寒,你是来陪我睡觉的吗?”

当然不是。

他抬手给了我一巴掌。

43.

我又不喜欢白山茶了。

它太白了,太亮,看得难受。

烦躁的时候我忍不住扯了一片花瓣下来,趁护工出去倒热水的时候,我把那片花瓣吃了。

又甜又苦。

44.

我不要做手术。

45.

我哭了很久,情绪太过激动呕吐了一下午。

护工叫了医生给我做检查。

医生看着我,目光责备中批判意味浓烈。

“你怀着孕,再这么三两天闹下去,迟早要流产。”

“又是断胳膊又是哭,你老公呢?”

我傻了。

我之前做过全身检查,小陈交了单子后说是检查结果都交给贺衷寒看了。

他肯定知道我怀孕。

46.

星期三的手术不是切除ru房。

变成了堕、胎。


47.

白山茶的花瓣黄了好多。

贺衷寒今天来看我,他瞟了眼花盆,不咸不淡地说:“明天给你换一盆新的。”

我说,“我不想失去我的宝宝。”

48.

“你怎么知道的?”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贺衷寒沉默了一会儿,很坦然地和我目光对视。

他依旧不笑。

“打掉,没得商量。”

49.

我也没和他继续说下去,只是盯着他看了很久。

“贺衷寒,你是不是马上就不要我了。”

贺衷寒终于笑了,扯着嘴角看我,语气讥诮。

“你也知道。”

50.

“可是我真的很想有个宝宝…贺衷寒,孩子出生后还会叫你爸爸的,我们不要丢掉他好不好?”

“你是不是觉得命不重要?”

贺衷寒笑道,眼底没有笑意,和他看着纪念的眼神完全不一样。

“你要是一定要留他也不是不行。”

我希冀地看着他。

他在我充满期待的目光下,顿了顿,然后恶毒地说,边说嘴角边扬起报复的笑容。

“带着你肚子里的野种,滚出贺家。”

他冷冰冰地说:“你的孩子不配叫我父亲。”

“一个神经病…小慈,你觉得你生出来的能是什么好货色?小神经病?”

贺衷寒可太知道怎么让我痛了。

疼死我了,贺衷寒。

51.

纪念的朋友圈又更新了。

她去贺衷寒的公司,给我的丈夫送饭。

贺衷寒以前从来不让我去他的公司。

他没说为什么。

我没问,怕自取其辱。

他可能并不想承认我吧。

52.

我好坏。

白山茶枯死了,护工把它拿出去丢了。

53.

晚上趁着护工去洗手间,我逃了。

结婚证一人一本,我带着我的结婚证和药片溜了。

我也不知道我该去哪里。

反正不是医院。

54.

贺衷寒肯定没有想到,我是不会让他和我离婚的。

我知道。

我知道纪念回来了,他肯定要丢下我的。

我早就做好准备啦!

55.

医生说我如果只是吃药的话,大概还能活一年半。

足够了…足够了,贺衷寒。

56.

下火车后先去了趟医院。

之前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得去查查那些药有没有副作用。

57.

我从来不用贺衷寒给我的钱。

这样是施舍。

这样我就欠他更多了,没理由去问他讨要爱意。

旧手机卡被我拔掉扔垃圾桶,如同在医院里被丢掉的花,都是垃圾。

58.

宝宝很健康。

我租了一个小公寓。

我有个朋友,一位男性好友。

贺衷寒不知道他。

59.

我喜欢发呆。

我问我的朋友,我是不是病了?

为什么我总犯困。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温柔地笑了笑。

“你只是最近太累了。”

60.

第一次见到贺衷寒的时候我刚到纪家。

纪念不喜欢我,她经常在学校里面找人欺负我。

当然没人觉得纪念会做这样的事。

毕竟所有人都爱她。

我妈那时候刚过世,我不怎么想活,一个人在学校天台上晃悠着。

贺衷寒就是那时候出现的,把我从台阶上拽了下来。

…贺衷寒对谁都很温柔,包括之前的我。

他很有耐心地蹲在天台上和我讲了一个小时的人生哲理。

我觉得他蠢,默默地想远离。

好不容易等他唠叨完,天都快暗了。

烦死了,高年级的学生没事干吗?同情心这么泛滥。

我想翻个白眼,面前的人却往口袋里摸了摸,在我手心里放了一个小玩意儿。

一块糖。

草莓味的。

他笑起来很好看,眉眼间给人的感觉如同清晨的薄雾,清朗干净,唇角上扬的弧度都让人赏心悦目。

“小同学,不要放弃,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

他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

“送你颗糖,感觉你挺乖的。下次遇到什么想不开的事,中午午休的时候就来心理室找我。”

“我叫贺衷寒。”

可惜我没能高兴多久。

因为贺衷寒也喜欢纪念。

他不是我的。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