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成为佛系王妃

穿越成为佛系王妃

你那么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李檀儿自问就是一个现代的普通人,结果没想到因为一场穿越她不仅仅成为了尚书府的小姐,还直接要嫁给王爷沈宇珩!虽然不知道古代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但是进入王府必然躲不开勾心斗角,面对当前的形势,李檀儿决定以佛系的心态来面对,这样既不用与沈宇珩有交集,又可以过自己的平静生活!

主角:李檀儿沈宇珩   更新:2022-07-15 23: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檀儿沈宇珩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成为佛系王妃》,由网络作家“你那么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檀儿自问就是一个现代的普通人,结果没想到因为一场穿越她不仅仅成为了尚书府的小姐,还直接要嫁给王爷沈宇珩!虽然不知道古代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但是进入王府必然躲不开勾心斗角,面对当前的形势,李檀儿决定以佛系的心态来面对,这样既不用与沈宇珩有交集,又可以过自己的平静生活!

《穿越成为佛系王妃》精彩片段

结亲的队伍浩浩荡荡走在皇都的街上,敲锣打鼓吹拉弹唱,好不热闹。

这十里红妆的大场面哪怕是在皇都也甚是少见。百姓们自然都出来看个热闹。

半月前皇帝陛下亲自下旨把户部尚书李恒长女许配给三皇子沈宇珩。

一举惊动朝野,大臣们纷纷表示实在猜不透这位圣上的心思。

只因这三皇子自幼丧母无人管束,是众多皇子中最不堪大用的,文不成武不就且整日流连烟花之地,素来都被称为皇都纨绔之首。

在其他皇子忙着拉帮结派时这三皇子正忙着和美人“拉帮结派”而户部掌管国家钱粮,李桓更是皇子们争先拉拢的对象,圣上这一举动不禁让人多加思量。

“唉,听说这李家千金容貌倾城,可惜啦许配了个纨绔”

“我怎么听说这李千金原本跟太子两人早已心意相通,谁知道这一眨眼太子妃成了三王妃。”

“可小心着说话!这可是御赐的婚事,谁敢说不?”

一阵鞭炮声响起,李檀儿猛的惊醒过来,记忆便过电影一样从脑海里闪现。

看看四周红色轿撵,自己身上的大红色喜服。回想自己原本在买菜的路上,谁知道被一辆拉货的车给撞了。

再睁眼便在这里了,接受了李檀儿的记忆,擦干了脸上未干的泪和嘴角的血迹。

李檀儿忍不住吐槽,这是什么狗血剧情?不管了,先混过去再说。

进门行礼,拜天地高堂新人,礼成。

圣上赐婚该有的礼节和排场一点没少,朝中大小官员各个世家的公子甚至三皇子的“狐朋狗友”们,无论是真心祝福还是看个笑话或者走个过场的人来了一波又一波。

夜幕笼罩,李檀儿着急的在屋里打转,外面婆子女使把这里围得铁桶一样,该怎么从这屋子里出去难不成真的等到那个纨绔王爷来,和他洞房嘛?

越想越急躁,这时小桑端着食盒推门进来:“小姐,忙一天饿了吧,我偷偷给你拿了乳酪。”

李檀儿抬头看了看小桑和她手中的食盒,瞬间有了好主意,笑着走过去拉起了小桑的手。“小桑我俩一起长大,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小桑单纯的回答:“小姐待我很好。”

李檀儿认真说道:“那小姐有难你帮不帮?”

小桑立刻变了脸声音都跟着颤抖“怎么了小姐,您别吓我呀。”

“你我把衣服调换,我逃出王府,你晕倒在地被发现后你就一问三不知,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李檀儿说着去解开了小桑身上的衣服。

小桑听了忙摇头立刻退到一旁“小姐,这可万万不行,您也跑不出王府啊,离开这儿你还能去哪儿?”

“快别说了,先逃过洞房花烛夜再说!”

前厅宾客走的差不多,剩下的多半喝的东倒西歪,神志不清了。

“我说王爷,这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您陪我们在这喝,不怕这新娘子都等着急啦?”

“对啊王爷,及时行乐啊。”

沈宇珩醉醺醺听到他们的调侃嘴角不屑一笑

“这还用你们说?危什!”

危什在一旁恭敬道“王爷,公子们客房都已安排好了”

“你们继续喝,大好时光本王可就不陪你们了,美人可不能辜负嘿嘿”

沈宇珩摇晃着站起身被危什搀着向后院走去

“看不见了吧?”

“王爷看不到了。”

伸了伸腰“这帮人真能喝啊,不使点手段,本王今夜怕是要陪他们了。”

危什轻笑“机智如王爷。”

想到新娘子还在房中眉头一皱提醒道:“王爷,新娘子还在后院等着”

沈宇珩闻言神色一沉,望着湖中圆月言语中话不开的苦涩“圣上把这烫手山芋给了我,不知是真为我着想还是想拿我制衡他们。”

“可这李小姐心系太子,卑职怕会对王爷不利。”危什黑着脸,想到这各中复杂的关系,不由得为王爷担心。

沈宇珩回想了赐婚那日接过圣旨时太子的脸色无奈的扯了下嘴角“自打赐婚那日起,我就躲不过了。好在现在我还是个纨绔王爷,危什,这王府不知还能平静多久了。”

李檀儿声泪俱下连哄带骗终于说服了小桑,二人正准备换衣服时,沈宇珩走进了房门。

小桑最先反应过来拿起团扇挡住李檀儿。慌忙行了礼,就到外面侯着了,临走前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小姐您自求多福吧!

小桑,你别走啊!!

房中只剩二人

李檀儿心里思索着今夜只能硬着头皮忽悠过去啦。

沈宇珩走到李檀儿面前拿掉扇子,二人相视。

嘴角轻扯“果然是个美人,纵是本王所见美女无数,也还是眼前一亮。”说着轻佻起她的下巴,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浑厚低沉的嗓音说道,“本王不会亏待你的。”

李檀儿看到那张俊美的脸凑到自己面前,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没想到这王爷上来就直奔主题,下意识一把推开了他。

沈宇珩没料到她会突然袭击,竟被推出几尺。满脸的不敢相信。

李檀儿看着他的眼神尴尬的笑笑“王爷,这时辰还早,长夜漫漫不急于一时。”

沈宇珩并未怪罪她的唐突,“哦?那王妃的意思是?”

李檀儿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说“王爷有没有听说过,两只小蜜蜂?”

说着便拉着沈宇珩坐到桌前“很简单,输了的喝酒就行。”

沈宇珩不知道她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依着她。

李檀儿心里则得意极了,脸上的笑都藏不住,你小子敢动手动脚,老娘今儿喝不死你。

“那王爷我们就开始吧”

“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

两个时辰过去了,天已破晓,淡青色的天空只镶着几颗稀落的残星。

李檀儿觉得自己还是天真了,看着桌上地上东倒西歪的酒壶。有多少是自己喝的已然记不清了。只依稀记得开始自己遥遥领先,而花花公子眼看就喝完了一壶。

就在她觉得自己稳赢的时候。对方突然反杀,二人势均力敌。

两个时辰也没分出胜负。李檀儿迷迷糊糊喝掉手中的酒,听到咚一声。

嘴角轻笑,抬头看去,王爷果然已经倒在桌子上神志不清了。李檀儿把酒杯一扔终于松了口气“哈哈哈你小子可终于倒了,老色狼,老娘可不陪你玩啦,先走一步!”

说着站起身,一把扯了身上碍事的喜服,准备往外走,谁知没走两步腿脚发软,倒在了地上沉沉睡去。


次日中午李檀儿醒来后觉得头痛欲裂,但想到自己终于逃过了洞房花烛,心情不由的舒畅起来。

满足的翻了个身准备睡个回笼觉。

“小姐您醒了,快来洗漱吧!”

“好~”等等!这熟悉的声音,是小桑?怎么会带着小桑跑呢?

李檀儿猛的睁开眼就看到小桑那稚嫩的脸在自己面前。

“啊!!”这什么情况?

“小姐您糊涂了,您新婚之夜醉倒在地上,还是王爷把您抱上床的,特地吩咐下人不要吵您休息。”

小桑埋怨道,新婚之夜醉酒的王妃,您可是千古第一人呢。

李檀儿一点一点消化这个事实,就是自己并没顺利跑出洞房,还是花花王爷把自己抱上床?!所以他没喝多?是诓老娘的?

那昨晚的话,他岂不是都听到了?自己还骂他老色狼?啧!果然是反派死于话多啊。

再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完好无损。说明王爷也并没有对她做什么,不对劲儿!太不对劲儿了!

李檀儿不确定晚上的话,王爷有没有听到,还是听到了以为是醉话?先不管了,眼下就只能先装病躲过这几日,躲过圆房,能拖一天是一天。

现在只盼王爷只是当她喝醉了吧,李檀儿无语的倒在床上。

心里盘算着找个合适的时机去探探话:“王爷呢?”

小桑看自家小姐神经兮兮的模样叹了口气

“王爷一大早便出门啦!小姐,快起来吧,我们…”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外头的吵嚷声。

正想出门查看情况,就见门外丫鬟匆匆来报。说是府上的楚姑娘来给王妃请安的,嚷嚷着让王妃赶快出去。

李檀儿满脸懵,这又是哪出来的一号人物,这王府还真是蛮热闹的。

小桑眉头轻皱满脸的不高兴对着李檀儿说道:“小姐,在您出嫁前,奴婢就听夫人提起过。这楚姑娘名叫楚楚,原是寻芳阁的花魁。

只因去年王爷在寻芳阁中遭人刺杀,这楚楚豁出性命为王爷挡了一剑。又乞求王爷收了她。王爷才把她带回了府里,养在府中。”

李檀儿没想到,这沈宇珩还有如此为他舍生忘死的红颜知己,觉得新鲜极了。

看着丫鬟问道:“王爷挺喜欢这个楚楚的吧,怎么也没听说纳她为妾啊?”

丫鬟实话实说:“王爷并未给楚姑娘任何名分,王爷整日在外,而楚姑娘也甚少出门。有时一两个月二人都不曾说上一句话。”

“哦?这可有意思了”李檀儿心里一琢磨,这不是很明显了嘛,昨日自己才成婚,今日她就找上门来,无非就是想探探自己的虚实。

嘴角一笑指着丫鬟说道:“去告诉楚楚,就说我在正殿见她,让她稍等片刻。”

丫鬟出门后,小桑担忧的问道:“小姐,咱们这身份着实不必理会这女子,何况她连妾都算不上。而且能被王爷收到府中,定是个心机深沉的。”

李檀儿拍了拍小桑的肩膀安慰道:“是妖是魔总得会一会才知道,来帮我洗漱吧。”

正殿

李檀儿一进门看到就看到女子身着,藕丝琵琶衿上裳,紫色翠纹裙。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红唇漾着浅笑,楚楚动人,果真是应了她的名字。

李檀儿只看上一眼都觉得惹人怜爱,心想不愧是青楼花魁出身啊,有点姿色。

李檀儿也不知道她想干嘛,就在一旁默不作声,她也摸不准沈宇珩对这个女人是个什么态度,就让她先开始表演吧。

楚楚起身行礼,柔声道,“姐姐,妹妹名唤楚楚,姐姐昨日嫁给王爷,按理说妹妹今日一早是要来奉茶的。现在已是午时,还请姐姐不要见怪。”

李檀儿表面上没啥表情,内里大概知道她是在说自己午时才起,于是满脸笑容的开口说道:“不碍事,都是伺候王爷的人,我们俩也算是姐妹,妹妹不必拘礼。”

楚楚没想到李檀会和颜悦色,一时愣住了,反应过来后也装模作样起来:“万万不敢,楚楚蒲柳之姿无法与王妃明月之光相较。”

李檀儿心里冷笑了声,你这都闹到我房门口了,现在倒在这装起小白莲儿了。

心中虽是不屑但脸上依旧是亲切的笑:“楚楚姑娘照顾王爷有些日子了,自然也是王爷的枕边人,不必妄自菲薄。”

听到枕边人三个字,楚楚眼中微不可察的狠厉一闪而逝。

随即恢复低眉顺眼的样子,轻笑了下:“这是应该的,若不是当日为王爷挡了一剑,承蒙王爷垂怜,在王府有了容身之所,楚楚恐怕要受不少苦。

楚楚自然要心存感激的,再者姐姐是王爷明媒正娶的结发妻子,妹妹也是要孝敬姐姐的。”

李檀儿听她话语间虽是软软弱弱,但是一字一句都是往沈宇珩那里带,真的想直接了当的问她一句,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内心吐槽,脸上仍旧面无表情。

一旁的小桑见自家小姐非但不生气,还跟这个楚楚姐姐妹妹的聊了起来,一时间拿不准小姐的用意,也不敢说话。

楚楚见不管她怎么说李檀儿都不为所动,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非常挫败。

“既然这样,妹妹就奉茶吧。”

李檀儿本身不喜欢沈宇珩,她还在想沈宇珩花名在外,要躲避圆房还有点困难,不想这个女人就送上门来了。既然她来套路自己,那就成全她,就当做不知道,把她提为侍妾。

楚楚面色一喜,想着李檀儿就算是王妃又怎么样,还不是个草包,竟不知道侍妾茶是什么。她立即起身,生怕李檀儿反悔,跪在李檀儿的面前,旁边跟来的丫鬟把茶递给她。

楚楚接过来又双手递给李檀儿:“姐姐,日后还请姐姐多多关照。”

李檀儿伸手去端,小桑立即阻止,因为她突然意识是不是自家小姐不知道喝了这杯茶意味这什么。

李檀儿看着小桑,小桑朝她摇了摇头,她知道小桑是为了她好,朝她笑了笑,“无妨,只是一个侍妾罢了。”

楚楚见一个下人居然赶来坏自己的好事,手里的茶往前倾,尽数倒在小桑的手腕上。

这是刚泡的茶,水还烫的,小桑的手迅速的红了。

李檀儿立即起身提了旁边的冷茶浇在小桑的手腕上。

李檀儿没想到,这楚楚心思如此歹毒,短短一会儿都等不了,还敢朝她的人下手,是真的以为她傻还是觉得她不会追究。

楚楚见她脸色一变,顿时装作害怕,“姐姐,妹妹不是有意的,姐姐大人大量,饶过妹妹的无心之失。”

李檀儿冷笑,好一个无心之失,她定定的看着楚楚不说话,楚楚低着头,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楚楚见李檀儿久久不接又开口道:“王妃是不肯原谅楚楚吗?”

“我刚刚才想起来,王爷还没给你位份,你不必给我敬茶。什么时候王爷给你位份了,再来找我敬茶,你现在无名无分就来敬茶请安,别人知道的会说你知礼,不知道的会说你上赶着来给王爷做妾室。还有,我还担不起你一声姐姐,你的手这么不稳,可能是平时练字少了,回去闭门抄写三天的佛经,必然能治好你这个病症。”

几句话说得楚楚脸上一阵白一阵黑。

“是楚楚考虑不周,多谢姐......王妃教诲。”

李檀儿一挥手,“你且先下去吧。”

楚楚不甘心的看了小桑一眼,只得暗自后悔刚才自己太过着急了一些,眼下不好跟李檀儿闹得太难看,听话的离开了。

好在李檀儿用冷茶浇得及时,小桑的手就是发红有点疼,她又安排其他人去找大夫来看看。

小桑自己反而不在意,开心的对李檀儿说,“小姐,不疼的。刚刚小姐真厉害!”

她知道小姐是因为她才生楚楚的气,甚至把人赶了回去。

“一般一般,咱们回去把手看了,再吃个午饭。”

小桑的手看过大夫后,开了一点外敷的药。


李檀儿昨晚喝了太多酒这会儿吃了饭后好是好了一些,但是开始困倦了。

吩咐人说王爷回来后知会她一声,然后躺回床上又睡着了。

一直到晚上,小桑才说看到王爷的轿撵回来了。

吃了晚饭李檀儿就打算去看看,她就想探探这个王爷有没有听见她骂了他。

到了书房却被王爷的侍卫危什拦了下来,“王妃,王爷昨晚偶感风寒,今天又出了一趟门,刚刚睡下,还说怕传染给王妃,最近都歇在书房,王妃先回去歇息吧,明日再来。“

“什么?偶感风寒。”檀儿心里暗爽了一下,随即表现出关切与心疼:“王爷贵体还是要多多保重,多喝点热水吧。”

李檀儿着实松了一口气,高兴极了眉眼都带着笑意甚至哼起歌来

“这王爷与我真是心有灵犀,前一秒我还在为生什么病而苦恼,后一秒他就病了。管他藏的什么心思,不洞房就好。”

她睡之前让小桑吩咐厨房做一个参汤,明日一早,就去好好探望探望“病人”。

次日清晨

三王爷正在用早膳,檀儿端着汤满脸关切的出现声音极其做作说道:“王爷您的病让臣妾好生惦记啊!”

这自以为出神入化实则假的很的演技看的沈宇珩一脸尴尬,却又不得不配合着。

一把搂过李檀儿的腰,声音嘶哑凑到她的耳边:“王妃真是本王的良药,一见王妃这病竟好了大半。”

李檀儿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手中的汤险些洒了出去,好在手稳。

老色狼就是老色狼,说句话便动手动脚,心里已经打死他一万次了,脸上还是那副关心的模样。

“王爷,怎么好好的突然就赶了风寒了呢?”

沈宇珩早猜到她会问,不紧不慢的说道:“还不是你这小妖精,新婚之夜非拉着本王玩游戏还喝酒,你说是不是怪你?”

说着还在李檀儿脸上轻轻捏了一下。檀儿被他弄的一阵恶寒,忙扯开他的手接着问道:“王爷那日当真喝多啦?”

看着她这试探的模样,沈宇珩心里明镜似的,这丫头无非是想知道,那晚有没有听到她要逃跑的事。见她如此心急偏要逗逗她。

洋装疑惑着说道:“怎么,本王忘记对你的承诺了?没有吧”

接着又假装思量起来:“本王只依稀记得老色狼什么,别的便什么也没印象了。王妃何为老色狼啊?”

檀儿被噎住了似的不知道如何张嘴,脸上也有些不自然,随后结结巴巴解释道:“老色狼是,是一个词,形容人老帅了,姿色绝佳,帅的一批!”

说完她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这扯谎的技术。看着她这紧张的模样沈宇珩便知道,这词一定不像她解释的这般好,笑笑没有说话

李檀儿不自然的咳嗽了下,想赶紧结束这尴尬的聊天:“那王爷好生养病,别忘了尝尝这汤”说完便要离开。

被沈宇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拦住了她。

李檀儿不知他会突然来这一下,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疑惑的看着他。

沈宇珩开口道:“本王会好好养病,断不会误了明日的回门。”

经他提醒,李檀儿这才想起,明天是自己以三王妃身份回门的日子。

只能装作温柔贤淑的模样说了些感谢体谅之类的话,转身回了房。

李檀儿回去后把自己锁在屋里,不让人打扰只因她实在想不通,沈宇珩明知道自己要跑却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这是何意?

还提醒自己明日是回门的日子?难道是想提醒自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次日

李檀儿心中万般不情愿,回门的日子还是到了。一早就被小桑拉起来梳洗打扮。

小桑心里欢喜脸上的笑也丝毫没有掩饰,与李檀儿苦大仇深的模样形成鲜明的对比。

小桑开心道:“王妃回家不开心嘛?奴婢可高兴了,若是夫人见到王妃现在的模样,定然会放心许多呢。”

李檀儿颓丧着脸眼都不抬道:“开心,我开心坏了”其实内心多半是无感,只是想到要与沈宇珩装一天的“模范夫妻”就觉得累。

小桑沉浸在自己的欣喜中完全不在意李檀儿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就连梳的发髻都较平日里漂亮多了。

李檀儿身穿一袭素锦宫衣,外披水蓝色轻纱,微风吹过,轻纱飞舞,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灵气。青丝轻轻挽起,在发间挽上一个仙云髻,将一支木兰花簪子戴上。簪子精致而不华贵,与这身素装显得相得益彰。衬得人优雅而有气质,美丽端庄不失贵气。

经过前厅时,沈宇珩眼中闪过一丝惊艳而后却又悄悄藏好,换上了那副熟悉的纨绔嘴脸。

对着李檀儿上下打量了一遍,甚至吹了声口哨,嘴角坏笑开口道:“王妃今日甚是不同啊”说着一把搂住了李檀儿的腰凑近了闻了闻“香!我家王妃果然与寻芳阁那些庸脂俗粉不同,本王可是捡到宝啦,来香一个。”

李檀儿心里讨厌极了沈宇珩这个德行,总喜欢对自己动手动脚,生怕别人不晓得他是个纨绔!

眼看沈宇珩就要亲到自己,连忙双手捧住他的脸,拦住了这图谋不轨的人,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王爷再不走就要迟了。”

沈宇珩没亲到故作可惜道:“好吧,那我们抓紧起身,回来再继续。”

李檀儿笑了笑没说话,便起身上了马车,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三王爷搞了这么大的场面,不仅侍卫带了一二十人,女使婆子也是一大堆,还有各类的山珍补品。

就连马车也是府中最大的最宽敞的那个。

内心大喊:“有必要如此高调嘛?”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