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到大楚当王爷

穿越到大楚当王爷

天马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宁恒意外穿越到古代,穿成了一个废柴王爷,原主跟他同名,是大乾朝的三皇子,臭名远扬。原主生性顽劣,不学无术,因为生母是皇后,他作为嫡长子,才被立为太子。皇后病逝,原主失了势,皇帝对他越来越不满意,被贬到边境前夕,堂堂王爷居然疯癫了!穿越而来的宁恒接下原主甩过来的烂摊子,从此踏上逆袭崛起之路!

主角:宁恒,楚王,霜儿   更新:2022-07-15 23: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恒,楚王,霜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到大楚当王爷》,由网络作家“天马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宁恒意外穿越到古代,穿成了一个废柴王爷,原主跟他同名,是大乾朝的三皇子,臭名远扬。原主生性顽劣,不学无术,因为生母是皇后,他作为嫡长子,才被立为太子。皇后病逝,原主失了势,皇帝对他越来越不满意,被贬到边境前夕,堂堂王爷居然疯癫了!穿越而来的宁恒接下原主甩过来的烂摊子,从此踏上逆袭崛起之路!

《穿越到大楚当王爷》精彩片段

楚王府,内院。

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宁恒背靠着浴桶,缓缓睁开眼。

“嗯?这是哪?”

房间风格古朴典雅,器具摆放讲究。

四周很暖和,热气蒸腾,氤氲的水汽被两面的屏风聚拢。

宁恒低下头,惊呼出声:“我怎么光着身体?”

浴桶中,宁恒只穿了一件裤衩,半个身子浸在温水中。

让人热血沸腾的是,浴桶的边沿上,还趴着一个身着古装纱衣的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丫鬟打扮,头发有些凌乱,袖口高高束起,露出两条雪白光滑的手臂。

她的上衣很单薄,外面一层纱衣,里面一件薄薄的淡绿色内衬。

因为伺候沐浴的关系,身上多处被水打湿,单薄的衣服紧贴着肌肤,前凸后翘的傲人身材显露无疑!

女孩儿眉头微蹙,红唇微微张开,一呼一吸之间,煞是可爱。

这颜值,这身材,也太绝了吧!

宁恒忍不住感叹,同时呼吸有些火热。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身为一个功能正常的男人,看到眼前这艳丽风光,要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一饱眼福之后,宁恒伸出手推了女孩儿几下,打算叫醒她。

这时,脑袋突然一阵剧痛,如同针扎一般!

无数陌生的记忆,疯狂涌入他的脑海中!

几个呼吸过后,疼痛消失,宁恒也成功吸收了这些记忆。

“大乾朝?楚王?”

“我穿越到了古代,还成了王爷了?”

根据这具身体的记忆可知,这是大乾朝,一个历史中不存在的朝代。

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和他一样,也叫宁恒,是大乾朝的三皇子。

说起这位三皇子,可谓是臭名远扬!

他生性顽劣,不学无术!因为生母是皇后,他作为嫡长子,才被立为太子。

不过好景不长,皇后因病逝世,他一下子失了势,皇帝对他也越来越不满意。

四个月前,他越发荒淫无度,竟在大婚之日的前一天,跑去逛青楼,喝花酒!最离谱的是,还喝醉了酒,从二楼窗边摔下,把脑子给摔坏了,从此疯疯癫癫。

皇帝大怒,对他彻底失望,不仅取消了御赐的婚事,更是直接废了他的太子之位!把他贬到了位于边境的凉州府,成了一个藩王,封号楚王。

大乾朝有点类似明朝,藩王的福利还是很不错的。不仅给大量的田地、银两、绸缎古玩,不需要纳税,封地所得全归藩王,还有数千名亲兵可供调用。

可以说,在封地内,藩王跟土皇帝没两样!

可问题是,这位楚王疯了。

一个疯了的藩王,跟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没什么两样。

来到凉州府才三个月不到,整个王府内,上到长史、奶娘,下到家丁仆役,没几个把楚王放在眼里。

轻则嘲讽谩骂,重则拳打脚踢,甚至还以保护王爷的名义,将他关押拘禁!

“什么狗屁王爷?过得还不如一个下人!”

“这些狗奴婢,真是欺人太甚!”

读取着原主的记忆,所有的屈辱,宁恒感同身受,忍不住低声骂了两句。

他看向身边伏在浴桶边上的小美人,眼神中露出些许感激。

这个小美人名叫霜儿,是王府的大丫鬟,是原主已故的生母先皇后专门为他挑的。

霜儿从小伺候原主,原主被贬,她也陪着从繁华的京城来到这偏远的凉州府。即便原主疯疯癫癫,她也不离不弃,悉心照料。

而且这个霜儿貌似还会武功,若不是她这几个月小心护着,恐怕这位楚王早就被害死了!

“不对啊!照记忆来看,刚刚霜儿应该正在伺候原主沐浴,怎么忽然昏睡过去了?”

宁恒皱起眉头,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没办法,从记忆中来看,王府里除了霜儿之外,没几个人信得过的。

他不得不小心!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

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在门外低声言语。

“准备妥当了?”

“小人做事,乔四爷放心!”

“那丫头身手了得,你这迷香,确定有用?”

“乔四爷您就放一百个心吧!小人刚刚用了三倍的量,别说是一个小丫头,就是一头牛,也得睡个大半天!绝对万无一失!”

“做的不错,赏你的,滚吧!”

“小人谢乔四爷赏!”

听到外头的声音,宁恒隐约有些耳熟。

乔四爷……

是他!乔四!

宁恒眼睛一眯,想到了这人的身份。

乔四是楚王的奶娘,王妈妈的儿子。

这人原本就是个泼皮无赖,在王府里就是个打杂的仆役。

但是由于楚王疯癫,楚王府没了主心骨,王府长史梁申和奶娘王妈妈狼狈为奸,一个统领王府政务,一个威慑王府内院,一内一外,把楚王的权力彻底架空!

乔四作为王妈妈的儿子,又认了长史梁申做义父,在王府内完全是横着走!短短几个月里,就已经强行霸占了王府里好几个漂亮丫鬟,带回到了自己家中。

霜儿是王府丫鬟中,地位最高、也最漂亮的。乔四早就馋她身子,几次想要用强,都被武艺高超的霜儿几招打趴下!

“听外头这两人的意思,他们给霜儿用了迷香?”

宁恒心中一惊,暗道糟糕。

乔四这狗东西,明着不行,就玩阴的!

正着急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推开。

一个长的獐头鼠目、笑容猥琐,还勾着背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正是乔四!

三两步绕过屏风,看到昏睡过去的霜儿,乔四脸色一喜:“果然迷晕了!”

随即扭头,冷不丁发现宁恒正盯着他看,不禁吓了一跳。

“这疯子怎么没晕过去?”

乔四嘟囔了一句,虽然有些惊讶,但他并没有当回事。

一个疯掉的楚王,对他没有任何威胁!

就算他当着楚王的面,强占了霜儿的身子,这个疯子,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乔四看向昏睡过去的霜儿,眼神逐渐火热。

要知道,这个霜儿,可是楚王宁恒的贴身大丫鬟!先皇后亲自挑选,从小伺候到大!

不出意外,将来是给楚王当妾的。运气好,混一个侧妃当当,也不是不可能!

也就是说,他乔四现在要享用的,是未来楚王侧妃的身子!

想到这,乔四越发觉得有种禁忌的刺激,咽了咽口水,激动的双手都颤抖起来。


宁恒这边,则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刚才与乔四对视的时候,他有些紧张,身体紧绷着,随时准备干一架!

现在看来,乔四这畜生压根不把自己这个疯王当回事。

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

宁恒眼神渐冷,低着头,从浴桶中站起身,跨出桶外。

乔四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有搭理,完全把他当成了一个摆设。

他自顾自的向霜儿走去,一脸淫邪的笑着:“哼!一个臭丫鬟,也敢跟老子装清高!到头来,不还是落到了你乔四爷的手里?小美人儿,待会儿就让你见识见识,你乔四爷的手段!”

浴桶边,霜儿趴在木沿上,沉沉睡去,对即将到来的一切,全然不知。

另一边,宁恒已经悄无声息的走到了门边。

门边竖着一条门栓,门栓大概手臂粗细,一米多长,很是趁手。

他一把抄起门栓,走到了乔四的身后。

此时的乔四全身心都放在了眼前的睡美人身上,哪里还顾得上身后的动静。

他屏住呼吸,伸出粗糙黝黑的手,向霜儿的腰间探去,准备解她的腰带。

宁恒目光冰冷,脸色阴沉。

手上青筋暴起,拎起手中的门栓,对准乔四的后脑勺,一闷棍狠狠砸下去!

“啊!”

一声惨叫,乔四一下趴倒在地,头破血流。

他艰难的翻过身,双眼充血,又惊又怒,咆哮起来。

“你这个疯子!你在干什么!”

他想不明白,平日里疯疯傻傻、任人打骂的楚王,怎么突然对他下这么狠的手?

宁恒没有说话,只是手里紧紧抓着染血的门栓,冷冷的盯着乔四。

这渗人的眼神,令人浑身发毛,哪还有半分平日里痴呆的模样?

乔四心中一惊,难以置信的看着宁恒,说话都结巴起来。

“你……你你……你的疯症……好了?”

宁恒没有回答,而是看着手中的门栓,自言自语道:“这副身体也太虚弱了,这样敲都没把人敲死。算了,再来几下吧。”

说着,缓缓举起手中的门栓,准备再补几棍。

乔四顿时吓得面如土色!

现在,他可以肯定,这个楚王的疯症,已经好了。

想到这几个月自己的所作所为,乔四心里一凉,只觉得自己要完。

于是慌忙道:“你……你不能杀我!我娘是你乳母,我还是长史大人的干儿子,你要是敢动我,我干爹不会放过你!”

听到这话,宁恒冷笑,都到这时候了,还想着威胁我!

看来真是疯癫久了,堂堂亲王的威严都没了。

“别急,我先送你下去,然后再处理你老妈,还有你的干爹。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才是。”

说完,宁恒不再理会乔四的话,举起门栓,朝着他的脑袋砸去。

一棍。

两棍。

三棍……

直到乔四彻底没了动静,血流了一地,确定死透了,才停下来。

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惊慌的叫喊声,和匆匆忙忙的脚步声。

“不好了不好了!殿下发疯打人啦!”

“快,快喊王妈妈来!就说乔四爷叫那疯子给打了!”

……

听到外头的动静,宁恒倒也不慌。

刚刚乔四的惨叫声那么响亮,那些下人不可能听不到。

他扔掉沾满了血污的门栓,大步走出房间,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再次睁开双眼时,目光中已然平添了几分锐利的锋芒!

以前的楚王疯疯癫癫,任人欺辱,他不管。

但是现在,他成了楚王,那这座王府,就必须他说了算!

……

不多时,一个体型微胖的老嬷嬷,在一众丫鬟小厮的簇拥下,来到了院子里。

此人大约四十来岁,一脸怒容,边走边骂,俨然把自当成了王府的女主人!

宁恒看向来人,脑海中有了印象,这人就是王妈妈,是乔四的母亲,也是原主的乳母。

当初在京城的时候,这个老女人还算规矩。

但是自从原主犯了疯症,被贬到了凉州府当藩王后,这个王妈妈就开始作妖了。仗着自己是楚王的乳母,一人独揽了王府内院的管理大权!对原主动则训斥,却纵容自己的儿子乔四,在王府内称王称霸!

更过分的是,这个王妈妈,还与王府长史梁申,暗中勾结,互生奸情!

这对狗男女,一个控制王府内院,一个以楚王府的名义,在凉州府境内兴风作浪!

若不是宁恒穿越过来,怕是要不了多久,楚王府就要这两人祸害没了!

看到宁恒杵在房门口,王妈妈气不打一处来。

三两步走到他跟前,指着他的鼻子,大声呵斥,唾沫乱飞:“你这个失心疯的孽障!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也敢打我的儿子!你且等着,要是我的乔四有什么三长两短,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说完,就要推开宁恒,进去看乔四的情况。

然而下一秒。

“啪!”

一记重重的巴掌,扇在了王妈妈的脸上!

王妈妈一声哀嚎,摔倒在地,嘴角带血,脸上通红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宁恒揉了揉手,目光冰冷。

原主虽然疯了,但好歹是个亲王。

这个王妈妈,不过是一个下人,竟然敢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孽障!

冲她刚刚那语气,打断腿这种事,她真能做到!

“反了!反了!你……你这个疯子,连我都敢打?”

王妈妈捂住红肿的脸颊,又惊又怒,转头对一众仆役家丁叫骂起来:“一帮蠢货,还发什么呆!快把这疯子抓住,给老娘狠狠地打!”

一众仆役家丁反应过来,全都一脸不善的向宁恒走来。

“我看谁敢!”

宁恒一声大喝,伫立在原地,面容威严,目光如炬。

所有仆役家丁,全都被这一声大喝给镇住了,一个个呆呆的望着宁恒,眼中充满了震惊。

“殿下开口说话了?”

自从楚王殿下犯了疯症,三四个月来,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如今怎么会突然说话了?

而且看此刻楚王的神情举止,哪还有半分疯癫之状?

一时间,所有人面面相觑,不敢乱动。

庭院中无比安静,落针可闻!


王妈妈此刻也是一脸的惊疑。

这小子,说话怎么这么利索了?

难道说……

“你……你的疯症,好了?”王妈妈难以置信的看着宁恒。

宁恒似笑非笑,反问道:“怎么,本王病情恢复,王妈妈似乎并不高兴啊?”

不只是被打的,还是被宁恒的话吓到了,王妈妈骤失血色,脸色苍白的有些吓人。

她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表情阴晴不定。

“王妈妈,不……不好了!”

这时,一个丫鬟尖叫着从房间中跑出来,“乔四爷,乔四爷他,死了!”

“什么!”

王妈妈瞪大眼睛,转而死死盯着面前的宁恒。

原本还有些做贼心虚的她,此刻已经被丧子之痛的怒火彻底点燃!

她缓缓站起身,臃肿的脸上露出一抹狠戾之色。

冷冷说道:“来人!楚王殿下疯症加剧,杀害无辜!你们还不速速将他拿下!”

一众仆役家丁面面相觑,一脸为难:“这……”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楚王殿下这是恢复正常了。王妈妈想凭一句话就把楚王殿下说成是疯子,这不是开玩笑吗?

见没人搭理自己,王妈妈又急又怒,沉声道:“混账!如今王府里我才是当家人!楚王已经疯了,手上还占了无辜人命!你们尽管动手,他要是敢反抗,就地打死!”

“动手的,每人赏二十两银子!真出了事,梁长史那边自会处理。梁长史的手段,不用我说了吧?”

二十两银子,相当于仆役们一年半的收入了!

而且还有梁长史兜底,一众仆役家丁不再迟疑,纷纷朝着宁恒围了过去。

宁恒心中一凛,这个老毒妇,是要杀人灭口啊!

古代又没有监控,一个疯王死了,随便扯个理由,就能敷衍过去。

不过他可不是原来那个疯疯癫癫的楚王!不是你想杀就能杀的!

宁恒淡定冷笑,中气十足的朗声道:“本王乃是当今圣上的第三子,钦封楚王,世袭亲王爵!莫说你们,就是凉州府的最高长官正四品知府,见到本王也得行跪礼!”

“如今本王倒要看看,哪个不怕死的,敢以下犯上,对本王动手!”

“对了,顺便提醒你们一句,刺杀亲王,形同谋逆!按律当诛九族!”

说完,宁恒还向前走了两步,一副“我站着让你们砍”的架势。

一众仆役家丁们全都慌了,连连后退,生怕和这位楚王殿下有什么肢体接触。

以前楚王疯疯癫癫,他们欺负欺负也就算了。

现在楚王疯症恢复,一个神志清醒的王爷,他们跪舔都来不及,哪里还敢拳脚相向?更别说是杀人了!

他们都不傻。二十两银子虽然不少,但为了这点钱被诛了九族,那就犯不上了。

见威慑的差不多,宁恒表情放缓,继续说道:

“以前本王犯了疯症,很多事都记不清了。你们当中,有人做了错事,冒犯过本王,不管是受人胁迫也好,自己糊涂也罢,本王都可以既往不咎。”

“但是从今日开始,你们要是还想在王府里讨生活,就得本本分分做人!若是想另谋生计的,本王也不强留,随时可以离开。”

听到这些话,一众仆从家丁脸色一喜。

楚王殿下,这是要将以前的事翻篇啊!

这几个月里,楚王疯癫,大家都没拿他当回事,言语之间难免有冒犯。

而今楚王疯症痊愈,他们最怕的就是楚王殿下秋后算账,一个个心里都悬着一块大石头。

现在楚王殿下亲自开口表示既往不咎,就等于给了他们一条生路!

于是不再犹豫,全部跪下,齐声吼道:“小人誓死效忠楚王殿下!”

“很好。”

宁恒满意一笑,看向满脸惊愕的王妈妈,冷声命令道:“来人啊,将这个谋逆的毒妇拿下!关起来严加看守!”

“是!”

一众仆役家丁应下,向王妈妈包围过去。

“你们……你们要干嘛?”

“谁要是敢别碰我,梁长史不会放过你们!”

王妈妈慌了,不停大叫着。

不过,任凭她如何挣扎抵抗,也拧不过身强体壮的仆役,三两下就被五花大绑,拖出了院子。

看着散去的众人,宁恒松了一口气。

其实刚刚他也在赌,赌这个世界的皇权威严,够不够深入人心!

还好他赌对了,他的亲王身份,成功震慑住了这些仆从。

也得亏这些人只是王府里的仆役家丁,不是什么亡命之徒,不至于为了二十两银子铤而走险。

否则,他现在怕是已经被乱刀砍死了。

“对了,霜儿还在里面。”

宁恒转身走进房间,浴桶里的水已经凉了,霜儿依旧趴在浴桶边上,安静的睡着。

她的睫毛很长,皮肤白白嫩嫩,泛着红晕。轻纱下的傲人身材,婀娜的曲线,十分的勾人!

“古代营养这么好的吗?才十八岁,就发育的这么好了?”

感叹了一声,宁恒担心霜儿着凉,没有继续欣赏。

小心将她抱起,循着记忆,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路上,每一个丫鬟、仆从,见到宁恒后全都躬身行礼,不敢有丝毫怠慢。

刚刚宁恒在院子里的那番表现,王府内都传遍了。连王妈妈那么不可一世的人物,都被殿下抓了,谁还敢对殿下不敬?

来到自己的房间,宁恒将怀中美人轻轻放到床上,盖好被子。

看着床榻上的起伏有致的娇躯,宁恒不禁有些口干舌燥。

霜儿是他的贴身大丫鬟,如果他想,随时都可以让她侍寝。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时候。

现如今王府内院虽然已经稳住,但王妈妈还有一个姘头梁申!

这个梁申,是王府的长史,原本是辅佐藩王处理政务的。但是自从原主疯癫,这个梁申就架空了原主的权力,独揽了楚王府的所有政务,在外人眼中,梁申就代表了楚王!

乔四和王妈妈只是小打小闹,这个梁申,才是大麻烦!

这家伙是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必须想办法解决掉!

“不出意外,王府里必然有梁申的眼线。刚刚发生的事,不久后就会传到梁申的耳朵里。”

“看来,要早做打算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