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大唐被李二听到心声

大唐被李二听到心声

残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天前,现代年轻小伙意外穿越到大唐,穿成了混世魔王程咬金的儿子程处默。一穿越就穿成了唐朝的顶级官二代,多么美好,从此,他开启自己的咸鱼人生。吃喝玩乐,逍遥自在,躺平的人生简直不要太美好。然而,好景不长,穿越之后的程处默就发现事情不对劲的地方,李世民好像能听见他的心声,还想重用他怎么办?

主角:程处默,李世民   更新:2022-07-15 23: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处默,李世民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唐被李二听到心声》,由网络作家“残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天前,现代年轻小伙意外穿越到大唐,穿成了混世魔王程咬金的儿子程处默。一穿越就穿成了唐朝的顶级官二代,多么美好,从此,他开启自己的咸鱼人生。吃喝玩乐,逍遥自在,躺平的人生简直不要太美好。然而,好景不长,穿越之后的程处默就发现事情不对劲的地方,李世民好像能听见他的心声,还想重用他怎么办?

《大唐被李二听到心声》精彩片段

大唐。

贞观五年。

天下大旱数年,百姓颗粒无收,李靖又刚统领六道唐军灭了东突厥!前隋跟近几年留下的钱粮已经在这场战役中消耗殆尽。

所以此时的大唐,满目疮痍,多地百姓易子而食。

故而李世民在钦天监袁天罡的建议下,领百官祭天,下罪己诏,安天下民心!

永安殿外,一尊高大的祭坛!

祭坛下便是大唐的文武百官!

此时正午,烈日炎炎,百官已经站立近俩个时辰,有些人的身影都快站立不稳!

百官均咬牙强挺着,这个场合,谁要是昏倒,那可是大不敬呀!

整不好是要杀头的!

程处默额头不停滚落下斗大的汗珠,他感觉自己的双眼都快被汗水糊上了!

心中顿时一阵感慨。

得亏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底子好呀。

要是老子穿越之前这么站,估计早中暑了!

没错,现在的程处默是从后世穿越而来的。

对于自己穿越成了程处默这个身份,他还是很满意的。

为什么?因为这具身体的老子可是卢国公,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当然,自己这穿越而来的便宜老爹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外号。

混世魔王程咬金!没错,三天前自己穿越成了程咬金的儿子,还是嫡长子。而且还与清河公主李静定下婚约,妥妥的准驸马。

多么美好的一个穿越呀,一穿越就成了大唐的顶级官二代!程处默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他要在大唐做一个躺平的官二代!从此美酒佳肴相伴,醉卧美人膝!

岂不快哉!

“祭祀大典开始!”

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程处默一惊,抬头看去。

千古一帝李世民带着长孙皇后走上祭坛。

程处默偷眼望去,他的目光直接就掠过了李世民,落在了长孙皇后的身上。

【我丢,这长孙皇后身材真不是盖的,这大长腿,李二好艳福呀!】

程处默在心中念到,祭坛之上,李世民拿着刚从宦官手中接过祭天香,差点没拿稳掉在地上。

龙颜顿时大怒!

“放肆!谁在胡言乱语,给朕将此人拉出去斩了!”

李世民的怒喝声传来,百官一脸懵逼的看向他。

身旁的长孙皇后同样一脸惊疑。

“陛下,刚才没有人说话呀!”

“陛下可是听到了什么?”

长孙皇后说完,当朝宰相长孙无忌也缓缓走出。

“陛下,可是最近太劳累幻听了,刚才确实无人言语!”

李世民一愣,看着脸色迷茫的百官,还有身旁一脸担忧的长孙皇后,他缓缓摇了摇头。

嘶......

难道真是朕幻听了?

“陛下,吉时已到,还是先俸香祈天吧!”

一身道袍的钦天监袁天罡也出声说到。

李世民摇头苦笑,看来真是自己最近太操劳了。

将香插入香炉,李世民就要开始祭天,下罪己诏!

祭坛下方站在人群中的程处默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呼......】

【吓死我了,老子还以为这李二能听见自己的心声呢!】

祭坛上,刚要开始念罪己诏的李世民直接愣在原地。

心声?

自己听到的竟然是谁的心声!

可恶,是谁!竟然敢称呼朕为李二!还敢亵渎朕的皇后!

一会祭天完毕,朕一定要将他揪出来!李世民心中恨恨的想到,而后便要开始念罪己召。

【念个屁!罪己诏有用?那历朝历代的皇帝有事没事就罪己一下,还轮得到你李唐来坐这天下?】

【天下大旱,那是天灾,你赈灾就完了,竟在这整些没用的形式主义,祭天,老天能给你发粮食呀,就算真下雨了,那有个屁用,灾年谁还种地,全去乞讨了,傻不傻。】

李世民刚要出口的声音,顿时咽了回去!他双眼喷火的看着底下的文武百官。

谁!到底是谁!

为何他的声音只有朕能听见!

可恶,竟然还敢骂朕傻,看朕一会怎么收拾你!李世民强忍心中怒气,在身旁长孙皇后提醒下,再次看向了手中的罪己诏。

【这罪己诏,你要是念了,那才是真正的傻子,明明有办法赈灾,非要听袁天罡装神弄鬼,你下了罪己诏,若是老天爷下雨了倒是还好,那说明你是圣君,能得到老天的认可!】

【可要是不下雨,你就等着哭吧,一个月内老天爷不下雨,那你不就成昏君了吗,如今百姓正哀声怨道,若是有心人借机起事,这昏君的罪名你不得背一辈子?咋想的呢,唉,年轻,还是太年轻呀!】

刚要开口的李二顿时再次愣在原地。

因为这神秘的心声说的对!朕若要祭天之后无雨呢?

那朕不真成了昏君了!还是经过上天验证的昏君!此人虽然可恶,可却说的有理,这罪己诏朕不能读!

该死的袁天罡,给朕出的什么馊主意!

“陛下,吉时......要过了!”

这时,袁天罡好死不死的开口催促到。

李世民顿时恶狠狠的看向了袁天罡,手中罪己诏啪一声狠狠摔在了袁天罡的脸上!

“给朕跪下!”

李世民一声怒吼,袁天罡顿时混飞天外的跪倒在地。

“袁天罡,你妖言惑众,险些让朕被万民唾骂,你可知罪!”

话语落地,百官惊惧,袁天罡都快吓尿了。

“陛......陛下......”

“够了!不用说了,你就给朕在这跪着,什么时候香燃尽了,什么时候给朕起来!”

李世民说完,袁天罡望着一米多高的香嘴角一阵抽搐。

百官心中惊疑,陛下这是怎么了,不是要祭天罪己吗?

怎么将罪己诏摔了,还问罪袁天师!百官惊惧,却无人敢质疑李世民的行为,就连百官之首长孙无忌,此刻也是大气都不敢出。

【哎,这就对了吗,还不算傻,关键时刻开窍了!】

【老子要是你,现在就去就去将宫中能卖的都卖了,卖了筹粮,为百官做表率,这不比罪己诏有用?而且还能落下个好名声,天下万民必然感激涕零,况且,天下都是你的,卖的东西等灾年一过,还不都是你的!】

程处默的心声再次在李世民脑中出现,李世民顿时双眼一亮。

妙!妙呀!

此人说的对,这主意可比罪己诏强多了!嘶......此人到底是谁,倒是有些才华!

朕一定要将你揪出来!


李世民在百官惊疑的目光下,直接下了祭坛。

哼!朕倒要看看,你到底是谁!

看朕不把你揪出来!

李世民缓步走向百官,一一扫去,百官无一人敢与之对视。

文武百官一个个心中发毛。

陛下这是怎么了?陛下这是什么眼神?陛下今天......有点怪呀!

李世民率先走向一众开国国公的阵列。

一众国公满脸疑问,却也无人敢说什么。

李世民一一看去,蔡国公杜如晦,梁国公房玄龄,胡国公秦琼,鄂国公尉迟恭......

这些都是自己的心腹之臣,应该不是他们。

【卧槽,这李二抽什么疯,你不祭天了,还不赶紧让我们走,站了俩个多时辰了,老子腿都站酸了!一帮老头你都看一辈子了,瞎看个什么玩意在那!】

程处默再次擦了擦额头的汗,在心中抱怨到。

“咦......”

李世民顿时一声轻咦。

果然不是朕的这帮老臣!

此人说这些人是老头?看来此人定然很年轻!

李世民瞬间将目光扫向太子的方向。

那里是一众皇子及一众国公之子所在的序列。

【你特么又往这瞎看干啥!还不赶紧让我们散了,小爷还等着回去逛青楼呢!】

李世民瞬间双目一亮。

臭小子!果然在这边!还逛青楼?看朕不把找出来,给你阉了!

李世民在一众朝臣惊疑的目光下,缓缓走向太子李承乾。

李承乾顿时一脸惶恐,他对自己这老爹,可是怕个要死。

李世民缓步走向李承乾,而后直勾勾的看着他。

李承乾顿时一脸惶恐之色。

【对,你这好儿子你得多看看,在过几年他就跟侯君集一起造你的反了,赶紧能多看一眼是一眼吧。】

嗯???造反!!!

吾儿承乾造自己的反?这小子到底是谁!竟然敢满口胡言!

朕一定要将他揪出来,好好收拾此人!

李世民顿时一脸狰狞之色。

扑通一声!太子李承乾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他满头冷汗,一脸惊惧。

“父皇,儿臣知罪,请父皇恕罪呀!”

李承乾顿时一脸惶恐的说到。

李世民一愣,双眼疑惑的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李承乾。

什么情况?还有意外收获?

太子做了什么,竟然不打自招!

“哼!”

“说,你何罪之有!”

李世民顿时怒喝到,他要诈一下李承乾,看看这小子究竟干了什么,竟然做贼心虚不打自招!

“父皇恕罪,儿臣昨夜不该召集朝臣私自于太子府议事!”

“儿臣更不该跟陈国公一起私自在长安屯粮!”

“父皇恕罪,儿臣......儿臣知错了!”

李世民顿时心中一惊,陈国公?陈国公侯君集!

更荒谬的是,太子竟然带头伙同国公再此国难之际屯粮,大发国难之财!这安的什么心!

难道那个小子说的是真的不成,几年后太子真的会跟侯君集一起造反!

一定是侯君集怂恿太子!

想到这,李世民双目中杀意一闪。

他的身后,陈国公侯君集在听到太子将自己供出时,也瞬间跪倒在地。

【不是吧,这个时候就开始准备造反了?如今李二正是巅峰,不久就会万国来大唐朝贺,尊李二为天可汗,开创贞观盛世之始!好好活着不香吗?安稳等着你老子挂了,你继承皇位不香吗?不就是在多等个几十年吗,就不能有点耐心。】

原本在暴怒边缘的李世民再次一愣。

万国来贺?天可汗!

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万国朝书昨日才送往朕这里,万国的确在朝书中要尊自己为天可汗!

此为机密,知道此事的只有自己跟长孙无忌!难道这小子竟然还仆算之术不成!

李世民顿时一脸惊疑,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找出这人来了!可是现在,李世民一脸怒意的看向了太子李承乾。

他要先处理太子跟侯君集私自屯粮之事!“大胆!”

“太子,陈国公!”

“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李世民满身怒意的转过头看向侯君集。

侯君集顿时慌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太子竟然将自己供了出来!

“陛下恕罪呀,臣一时鬼迷心窍,陛下恕罪,臣不敢了!”

侯君集此刻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就不带着太子参与此事了!“哼!”

“你让朕如何恕你的罪?”

“国难当头,你身为当朝国公,竟然还蛊惑太子行如此之事,你往为太子太保!”

“朕念你对大唐有功,饶你死罪!”

“即日起,陈国公降为蓝田侯!另外罚俸十年!革去太子太保及仆射将军之职!”

“至于太子,于太子府中幽禁一个月反省,另外充公所有囤积粮食发放赈灾!”

李世民说完,百官震惊!

陈国公侯君集竟然被革爵了!

大唐开国以来,这还是第一个被革爵的国公!【你特么杀了他呀!明明动杀心了,还要装作一副圣明仁德之君的模样,不杀他,你儿子早晚都得在他的蛊惑下造反,是不是傻,多好的机会。】

【你以为只有太子跟侯君集屯粮了,满朝勋贵哪家不将粮仓囤的满满的,尤其五姓七望,这些世家大族一旦能开仓放粮,天下还哪里有灾,如今国难,都是这些世家大族刻意屯粮导致,你不去源头问罪,跑这来听袁天罡的鬼话,傻不傻你!】

李世民嘴角一阵抽搐,同时心中再次一惊。

此人竟然还敢骂朕傻!嘶......

倒是此人竟然能看穿自己的心思,自己的确对侯君集动了杀心。

而且真如此人所说,这五姓七望为首的世家大族内,真有可解国难之屯粮?朕一定要将此人找出来!

李世民愈发心切,而后越过还在惶恐的太子李承乾,他的目光扫向一众国公之子!【我擦,往这边看个球!你还不抓紧让百官散去,小爷还等着喝花酒呢!】

程处默偷瞄了一眼李世民,而后心中一阵烦躁,这尼玛站到什么时候?而李世民突然双目一亮。

这小子就在这群人中!朕倒要看看,你是哪位国公调教出来的好儿子!还想喝花酒?看朕怎么收拾你!


李世民将目光先停在了魏征之子魏叔玉的身上。

魏征,智者尽言清史美臣,谏议大夫,郑国公!外号大唐第一嘴炮,就没有他不敢喷的。

难道是魏征之子?李世民越想越觉得可能,他老子可就是嘴炮王。

魏叔玉顿时额头冒汗,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你又看他干毛,这小子可比他老子厉害多了,他老子是喷你,这小子倒好,直接喷你三代!】

【而且这小子还跟你女儿淮南公主有一腿,俩人估计这会都幽会好几次了!你女儿被人糟蹋了你都不知道,怎么当爹的!】

嗯???放肆!

臭小子竟然还敢污言秽语侮辱朕的乖女儿淮南公主!嘶......

可是这小子若是说的真的呢?

李世民瞬间不淡定了,双目喷火的看向魏叔玉。

魏叔玉顿时感觉呼吸急促,冷汗顿时布满了额头。

“魏叔玉!”

“你可知罪!”

扑通一声,魏叔玉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他心中暗道,完了,自己的跟淮南公主的事被陛下发现了!“臣知罪!”

“陛下,都是臣的错,跟淮南公主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臣的错!”

咣当一声,李世民差点没站稳。

竟然是真的!真被那小子说中了!

朕的乖女儿竟然真的被魏嘴炮的儿子给糟蹋了!

一股怒意涌上李世民心头,他现在恨不得立马砍了面前的魏叔玉!

听到魏叔玉的话,百官震惊,这可是大八卦呀!

郑国公之子竟然跟淮南公主有染!

李世民恨恨的转头看向一脸懵逼的魏征。

“魏征!”

“哼!你的好儿子!不给朕一个交代,朕砍了他!”

扑通,魏征当即跪倒在地,换做以往,他早就开喷了。

可是这次......

明显是自己这儿子祸害了人家闺女呀!

更何况那还是陛下的闺女,大唐的公主!“陛下放心,臣一定给陛下一个交代,若是陛下不满意,臣愿已死谢罪!”

魏征说完,李世民的怒意才稍有平息。

【你还不愿意了,明明是你闺女勾搭人家魏叔玉在先,再说了,魏家父子可是大唐的忠臣,又是国公,门当户对,总比日后你将淮南公主嫁到西突厥强呀!】

听着自己脑海中的声音,李世民勃然大怒!臭小子,竟然敢说朕的女儿勾搭他魏征的儿子!

看朕不将你找出来,将你的臭嘴撕烂!

李世民一脚踹翻了身前的魏叔玉,在他身上撒了撒气。

而后李世民的虎目扫向其他人,这次他看向了房遗直。

梁国公房玄龄的嫡长子!

房遗直感受到李世民吃人般的目光,顿时吓的双腿发抖。

【你又看他干个毛,老子站在这连个遮阳的地方都没有,他们可好,还有地方能遮阳,还不赶紧散了,这特么要站到什么时候!】

李世民听着自己脑海中的声音,顿时将目光从房遗直的身上挪走。

不是房相家的小子!

没有遮阳的地方?房遗直顿时长出了一口气,他才发现,就那么短短一瞬,自己的后背竟然都被冷汗打湿了!

呼......

陛下太可怕了,怪不得父亲常说,伴君如伴虎!父亲诚不欺我呀!

而此刻的李世民则看向了一处空旷地。

那里头顶烈日,是此处唯一一处没有遮阳的地方。

【卧槽,你看老子这里干毛!】

【嗯,看就看,你还往这边走干啥?】

听着脑海中的声音,李世民顿时笑了。

那里只站着三个人!这三人李世民都认得。

一个是胡国公秦琼家的长子秦怀玉!一个是鄂国公尉迟恭家的长子尉迟宝林!

还有一个则是混世魔王卢国公程咬金家的程处默!

那个臭小子,一定就是这三人之一!

李世民心中瞬间有了定论,便脚步不停的往哪里走去。

朕倒要看看,你到底是谁!

【卧槽,怎么感觉这李二就是奔着自己来的?】

听到脑海中的声音,李世民笑了,朕猜对了!朕可不就奔着你去的吗!

而程处默则心中一阵小鹿乱撞,他看着李世民离着自己越来越近。

赶紧将身体崩的笔直。

一旁的秦怀玉跟尉迟宝林同样一脸紧张的绷直了自己的身体。

没办法,李世民这头大唐的真龙,带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

【卧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王八之气?】

【果然霸道,不愧是千古一帝,单单气势就让老子大气都不敢喘了!】

李世民听到自己脑海中的心声,再次笑了。

呵呵......

这臭小子,是怕了?

李世民终于走到了三人面前!

他先是看向了秦怀玉,秦怀玉顿时面色一紧,但还从容。

三人中他最年长,见李世民的次数最多。

【我丢,这李二是不是有病,没事老盯着别人看干毛,难道是刚get的新技能?以为一直盯着谁看,谁就会不打自招?玛德,一会这李二要是这么盯着自己看,自己该怎么办?】

脑海中的心声再次传来,李二顿时气笑了。

死到临头了还敢骂朕?此人不是秦怀玉!难道是尉迟老黑家的儿子?

李世民将目光看向了一脸紧张的尉迟宝林,秦怀玉长长松了一口气。

汗水瞬间从尉迟宝林额头滚落,尉迟宝林的双腿甚至都在打摆子!

这一幕同样被程处默偷瞄到了。

【擦,是不是有病!没事瞎盯着别人看什么!】

【看看给人家尉迟老黑家的孩子吓的,一会在给人家吓尿了!】

嗯???不是尉迟宝林!

李世民突然猛然转头,虎目中带着兴奋的目光看向了正在心底疯狂吐槽的程处默!

【卧槽!!!】

【你看我干什么!老子还怕你看?小爷我随便你看,抓紧看,看完小爷还急着喝花酒去呢!】

【话说,看就看,你这什么眼神?】

程处默瞬间心里突突了,他莫名感觉到身体一凉。

而李二在短暂的惊愕后则笑了,越笑越开心。

他没想到,能在自己脑子里出现的心声,竟然是混世魔王程咬金的儿子!也难怪,程咬金是谁,那可是咱大唐第一滚刀肉呀!

臭小子!朕终于找到你了!还想去喝花酒?

还敢叫朕李二?

还敢骂朕傻?看朕怎么收拾你!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