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精武王婿

精武王婿

烁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李成是林家的上门女婿,过着屈辱的、寄人篱下的生活。入赘五年,他是所有人眼中的废物,一无是处。女儿患病,病情急速恶化,交不上二十万的手术费,就只能活一个星期。李成放弃最后一丝尊严,找大伯借钱,却被大伯一家狠狠羞辱。最是绝望崩溃时,他获得最强医武传承,从此,一个被所有人踩在脚下的上门女婿,开启逆袭之路!

主角:李成,林雪   更新:2022-07-15 23:4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成,林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精武王婿》,由网络作家“烁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成是林家的上门女婿,过着屈辱的、寄人篱下的生活。入赘五年,他是所有人眼中的废物,一无是处。女儿患病,病情急速恶化,交不上二十万的手术费,就只能活一个星期。李成放弃最后一丝尊严,找大伯借钱,却被大伯一家狠狠羞辱。最是绝望崩溃时,他获得最强医武传承,从此,一个被所有人踩在脚下的上门女婿,开启逆袭之路!

《精武王婿》精彩片段

“你女儿的病恶化了,再不交二十万做手术,就只能活一个星期了!”

病房内,医生冰冷的话语像针一样的扎心。

李成死捏着拳头,脸色苍白。

一年前,女儿悠悠突发重病,为了给女儿治病,李成用光了所有的积蓄,贷尽了所有贷款,甚至连家里的老宅都卖了。

但这些钱,很快就被用完!

现在,他身上连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二十万,还要二十万!”

山穷水尽的他,到哪里去找这二十万?!

难道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去死?

不!

绝不!

李成咬了咬牙,起身走出医院。

他决定放下尊严再去借一回钱。

来到大伯家门口,按响门铃。

“谁啊?”

院子里传来了刺耳的声音,咯吱一声,门被打开。

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看到李成,脸色瞬间一沉:“是你!”

李成连忙挤出一丝笑容,祈求道:“伯母,我女儿生了重病,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

“什么,借钱?”

伯母掐着腰,厌恶的道:“要钱去大街上要去,别来找我。”

李成还想开口。

“滚!”

伯母怒吼一声,直接把门关上。

李成没办法,咬了咬牙,又厚着脸皮去找其它亲戚借钱,但都吃了闭门羹,没有借到一分钱!

不仅如此,还警告他,要是以后再敢来,就报警抓他!

山穷水尽!

冷风中站了半天,李成回到医院。

病房内,妻子林雪眼眶发红地坐在椅子上。

林雪很漂亮,身材高挑,知性优雅,曾经是大学里的校花,却意外的看上了李清,两人自由恋爱,闪婚,但是结婚后的生活过得并不幸福。

为了给女儿治病,林雪在外面打了三份工,每天早出晚归,殚精竭虑,但从来都没有一句怨言。

看到李成进来,她第一时间就站了起来,擦了擦眼泪,声音发颤地说道:“李成,怎么样了?医生说悠悠的病不能再拖了……”

看着一脸憔悴的林雪,李成心里十分的不忍,他挤出一丝笑容:“小雪,别着急,钱的事我已经想到办法了,一会儿我就去拿钱!”

“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悠悠有救了!”

林雪看到李成脸上的笑容,如负释重,激动得抱住了李成,吸了吸鼻子,而后又说道:“去了这么久,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热饭!”

说完,林雪转身跑了出去。

看着林雪离去的背影,李成心如刀绞。

深深地吸了口气,李成看向一旁躺在病床上的女儿,眼眶中泪花闪动。

女儿原本很漂亮,一对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可爱灵动。

皮肤白皙,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就好像一个沉睡的小天使。

然而一年前,噩梦降临了。

女儿被检查出了白血病。

化疗、输血、抽血化验。

冰冷的药水打进悠悠小小的身体内,从此,小天使的那张可爱小脸上,少了很多天真的笑容,李成听到更多的。

是女儿的哭。

“爸爸,悠悠疼,悠悠想回家!”

每一次听到女儿的哭喊,李成的心都像是刀割一般,撕裂般的痛。

但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对不起,悠悠,对不起……”

“爸爸尽力了,可是爸爸什么也没做到……”

“对不起,对不起……”

李成坐在病床边上,崩溃大哭,一个劲的道歉。

“爸爸,不哭……”

不知何时,小女孩醒了过来,卖力的伸出小手,抹了抹李成脸上的泪水,虚弱的道:“爸爸不哭……悠悠不痛……悠悠最乖了……”

“悠悠……”

李成的心猛然一揪,伸手抓住她那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的小手,手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针眼。

痛?

怎么可能不痛!

她还那么小!

这一刻,李成心里愧疚到了极致!

咬了咬牙,似乎在这一刻下定了某种决心!

绝对不能让悠悠有事。

绝对!

把悠悠哄睡着后,李成走出医院,一脸坚定。

……

荒郊,墓园。

阴风阵阵,电闪雷鸣。

偶尔传来几声猫头鹰的鸣叫,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妈,您当年说不到万不得已的生死关头,不要动您的墓,否则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

“儿子无能,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为了救女儿,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希望您能够谅解我!”

砰!砰!砰!

李成用力的磕了三个响头,额头上尽是殷红的鲜血!

他双眼通红地拿着螺丝刀,撬开水泥密封的墓穴。

他动作很快,没多久,墓穴上的水泥板松动了。

“妈,对不起,儿子打扰您的安宁了。”


李成红着眼眶说罢,双手掀开墓穴盖子。

他神色庄重的捧出一个骨灰盒,小心翼翼地安放到一旁。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百年金丝楠木盒。

他深吸了口气,手指快速拨动,咔嚓一声,盒子打开。

红绸上摆放着一块碧绿色的玉佩。

即便是在夜晚,玉佩也散着淡绿柔和的光芒。

李成只看一眼就迷住了,下意识的伸手想要触摸。

突然。

滴哒!

额头上的一滴鲜血滴落,渗入玉佩之中……

李成正想擦拭,就在这时。

一道淡绿柔和的光芒闪过。

李成突然感觉到非常疲倦,昏迷了过去。

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中他成了一名风水天师,脚踏大地,走过了各座名山大川。

曾在昆仑山顶观星象。

曾给九五之尊测吉凶。

曾持法剑斩龙脉。

曾引天雷定乾坤!

除了风水之外,医术、鉴宝、厨艺、拳脚……

各行各业,各种各样的技能他都体验了个遍。

从入门到精通,从精通到炉火纯青。

从炉火纯青到登峰造极!

返璞归真!

不知过了多久,李成醒了过来,眼里闪烁着一道道精光!

他下意识的低头,却发现玉佩还在自己手中,只是已经没有了那淡绿色的光芒。

感受着脑海中的那些未知记忆和传承。

李成有些发懵。

而就在这时。

手机闹铃突然响起。

“糟糕!”

李成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天已经亮了。

想起还在医院里面等着自己的老婆和女儿,李成心中急不可耐,连忙把母亲的墓碑还原,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之后,拿着玉佩朝着飞快的往山下跑去。

很快,来到山脚。

他着急的拦了一辆车。

“司机师父,鸿鑫典当!”

坐上车,李成着急的打开手机。

也就在这时,手机上一堆堆消息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全都是林雪发来的,还有好几个视频申请。

“李成,你去哪了?”

“信息不回,打视频也不接,悠悠发烧了你知道么?39.5度,怎么也降不下来,她一直哭,一直喊着爸爸。——晚上9点30分。”

“刚刚检查结果出来了,悠悠体内的血小板数量降低,必须尽快输血小板进去,可护士说,我们不把欠费补齐,医生不会给悠悠再开单子。——晚上11点47分。”

“我去求了值班医生,医生又开了点退烧药,悠悠高烧退了一些,可血小板还是低,必须尽快治疗。——凌晨2点11分。”

“李成,悠悠发寒了,手好冷,我好害怕,你快回来吧。——凌晨5点18分。”

“刚刚,护士又来催交费了,我找妈借过了,她没答应,李成,你在哪里啊,你快点回来好不好!——上午8点03分。”

看着林雪发来的信息,李成心如刀绞,又慌又急。

林雪这一个晚上,是怎么度过的啊!

他无比肯定,林雪现在肯定很无助!

“司机师父,快一点,快一点,麻烦你再快一点!”

坐在副驾驶上,李成着急地大喊,心中无比急切!

一股愧疚的心情涌上心头。

小雪,对不起!

悠悠的医药费,我想到办法了!

你等着,我马上就去换钱。

捏着手中的玉佩,李成快步地走进了江城市最大的典当行——鸿鑫典当。

鸿鑫典当传承百年,古式装修,两只巨大的石獅立于门外,而大门石柱上的龙雕石刻,更显得气势非凡!

李成着急的走了进去,四周打量了一下,发现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正在打着算盘。

李成连忙跑过去,着急地把玉佩放在桌子上:“老板,典东西!”

中年男人放下手中的算盘,看了一眼玉佩,眼中流露出了一抹惊异的喜色,脸上却装作一副很随意的样子,说道:“你这是低脂的羊脂玉,价值不大,最多只能典五万!”

“什么,只值五万?”

李成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个价格和他预期的相差太大了。

要知道,这可是他母亲给他留下的唯一遗物,非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拿出来典。

可是五万块,对于女儿的手术费来说,还是远远不够。

李成扭巴着脸,着急地求道:“老板,你看这可是我祖传的玉佩,能不能……”

“爱典不典!”

中年人冷冷地瞥了李成一眼,把玉佩放在桌子上,端着茶杯喝了起来,摆出一副关门送客的样子。

李成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但想起还躺在病床上的被病痛折磨的女儿,他咬了咬牙。

“好,五万就五万,一个星期后我来赎当!”

中年男人心中一阵狂喜,很快就给李成办理了典当手续。

李成拿着钱,不舍的看了一眼玉佩之后。

快步地走出了典室。

拦了辆车,很快来到医院。

刚到医院门口,就看见一个长相秀气,长发微卷的男子站在林雪面前,正在和林雪有说有笑。

“叶小楼,谁叫你来的!”

看见叶小楼,李成脸色瞬间就塌了下来。

叶小楼,他大学同学兼公司同事,可自从他和林雪结婚之后,两个人就结了仇。

这几年来叶小楼一直对他针锋相对,不仅如此,就在一天前,叶小楼还伙同公司的领导盗走了他辛苦设计的项目。

抢走了本来应该属于他的五万块的项目奖金。

本来这五万块钱,他是打算给女儿悠悠交医药费的!

他没有想到,叶小楼这个时候居然还敢过来!

并且,当着自己的面和老婆说说笑笑。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李成捏紧拳头,就要冲过去。

“李成,你要干什么?”

眼看着拳头要砸中叶小楼,林雪却是伸手一拉,将叶小楼拉到身后。

李成连忙收手,用力过猛的他差点摔倒。

抬头,正好看到叶小楼眼中露出戏谑的光。

他冷冷一笑,装出一副受害人的样子,假模假样地说道:“李成,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是再怎么样你也不能耽误悠悠的治疗啊,你这样一走了之,悠悠和小雪怎么办?”

一边说着,一边趁乱紧紧地抓住林雪的手,一脸的挑衅。

“王八蛋,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不需要你做滥好人,你给我滚!”

李成感觉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了。

第一时间捏紧拳头,向着叶小楼冲了过去。

但又被林雪拦了下来:“李成,你够了!我知道你和叶大哥有矛盾,可叶大哥也不是故意的,他好心好意给悠悠送来了医药费,你为什么还想对他动手?”

“你到底要干什么?”

一句话,让李成瞬间气结。

好心好意?

好心好意的偷走他辛苦设计的项目?

好心好意的偷走治疗悠悠的唯一的希望?

再用一点点小钱来施舍自己?

“谁稀罕他的医药费,马上还给他,我不稀罕!”

李成愤怒无比。

“不稀罕?李成,你在说什么?”

“悠悠发高烧的时候,你在哪里?”

“悠悠血小板减少,急需要钱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去给值班医生说好话让他通融通融,差点没跪下了,你那个时候,又是在哪里!”

“你说,你说啊!”


林雪娇躯颤抖着,看着李成,双目通红,大声质问。

“小雪,我……”

李成瞬间语塞。

这件事情,确实是他做得不对。

本来说好去给女儿取钱,可是一去就是一个晚上。

但他也不是有意的……

“要不是小楼送钱过来,我们母女今天都要被医院赶出去了,你倒好,非但不懂得感恩,还想要打人。”

“李成,你太让我失望了!”

林雪情绪很是激动,撞开李成跑出病房,泪水一滴滴洒落。

“小雪……”

李成想要追出去,可是被叶小楼拦住了脚步,

叶小楼一脸戏谑地看着李成,此时此刻,哪里还有之前在林雪面前那副假仁假义的样子。

他一脸讥讽地道:“姓李的,你还不知道吧,刚刚借给老婆的那一万块钱,就是从公司奖励的那笔奖金里面拿的。”

“你说你老婆借了我的钱,她会怎么感谢我呢?”

“王八蛋!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成脸色阴沉,双拳死死捏紧。

“干什么?”

叶小楼冷冷一笑,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李成:“当然是让你彻底绝望啊!姓李的,我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小雪会选择你这样的废物!不过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废物,根本就配不上小雪,识相点,就离小雪远点!”

叶小楼心中很是不屑,就李成这样的废物,当初居然抢走自己最喜欢的女人。

现在,他就要当着李成的面夺走林雪,让他彻底的绝望。

“王八蛋,你找死!”

忍无可忍。

李成握紧双拳,直接一拳砸了过去。

叶小楼不屑一笑,下意识想要躲闪,但这一拳的速度实在太快,猝不及防间,直接被这一拳砸飞五六米远,口鼻溢血。

叶小楼疼痛不已,他趴在地上,很是震惊。

这废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李成也看着自己的拳头,有些不可思议。

平常的他并不擅长力量,他没有想到自己盛怒之下的一拳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但他并没想太多,再次走了过去,一把揪住叶小楼的衣领,把他抓了起来。

“废物,你要干什么?”

感受到李成强大的力量,叶小楼被吓到了!

“啪!”

李成抬手,直接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叶小楼两颗牙齿掉落,满鼻是血!

“以后再敢打小雪主意,我就弄死你!”

“滚!”

随手一扔,像扔拉圾一般的把叶小楼扔在地上。

叶小楼狼狈趴在地上。

看着周边的人对他不停的指指点点,心中很是屈辱。

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李成揍了。

而且是当着医院这么多人的面前。

他恶毒地看了李成一眼之后,狼狈着离开了。

看着叶小楼远走的背影,李成也没多留。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李成走进了女儿的病房。

刚刚走进病房,就看见女儿正躺在病床上睡觉,呼吸声很是匀净。

看到这一幕,李成心中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女儿并没有出事。

他坐到病床边,望着熟睡的女儿,心中很是愧疚。

“悠悠,和爸爸在一起,是不是很辛苦啊。不过你要相信爸爸,爸爸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李成温柔的抚摸着自己女儿的额头,眼中尽是宠溺之情。

而就在此时。

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堆文字。

血症。

在它的后面,还有关于血症的介绍,以及治疗方法。

李成猛然一惊。

怎么回事?

难道是幻觉?

他摇了摇头,可是那些文字依旧不停的出现在脑海当中,十分的深刻。

因为病症和女儿的病症一模一样,让他忍不住的拿起手机上网一查,却惊异的发现,女儿的白血病在古代确实叫血症,而且,网上关于白血症的介绍和脑海当中一模一样。

只是,与网上不同的是,他脑海当中多了很多祥细的血症治疗方法。

九转神针,百年血参、八爪金龙、半夏……

“这会不会太真实了?”

李成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却发现此时此刻的脑海当中,出现了很多玄奥的医术传承。

“难道这些是真的?”

“难道我真的获得了传承?”

李成喃喃自语,想起刚刚自己和叶小楼动手,一拳把他砸飞四五米远……

若是平时,根本就没有这么大的力量。

想到这里,李成下意识的用手捏了一下铁床,却突然发现,铁床直接被他捏得变形。

“这……”

李成惊异了起来。

正想确定一下脑海中的医术。

“李成!”

就在这时,林雪突然回来了。

李成连忙转过头。

“小雪,我……”

他想解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林雪却摇了摇头,打断了他要说的话:“我累了,走吧,妈刚刚给我打了电话,催我们回家一趟!”

什么?赵江梅催他们回去?

李成眉头瞬间一皱。

他太了解自家这个丈母娘了,自从跟林雪结婚后,就没有一天对他有过好脸色,时不时撇嘴讥讽几句。

张口一个“废物”,闭口一个“没用的东西”。

就差没把“厌恶”两个字贴脑袋上了,这样的丈母娘,催他回家能干嘛?

难道,她又逼自己跟小雪离婚?!

不行,自己好不容易才和小雪在一起,绝对不能和他离婚!

想到这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身和林雪走了出去。

……

春城路上,车来车往,李成和林雪骑着电动车在等红灯。

突然。

“轰隆隆!”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李成侧身看去,只见一辆卡车横在路中间,十几米外,一辆银色小车被撞翻在地,车轮还在不停地转着。

而小车的车头,更是被撞得完全变形扭曲,满地都是车子的碎片、零件,空气中还夹杂着一股刺鼻的汽油味。

“哐当!”

车门被踢开,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留着寸头的壮汉跳了下来。

壮汉手臂上撕开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但他丝毫没有在意,只是慌忙地去拉副驾驶的门,一边拉一边紧张大喊。

“龙爷,龙爷!”

可是车门被挤压得扁曲,他拉了半天也没拉动,手指都碎玻璃刮伤,胳膊上的伤口撕裂渗血。

李成和林雪连忙冲了过去,招呼着众人:“大家都过来,帮忙救人!”

五六个群众跑了过来,用力拉拽着宾利车门。

哐!

一声震响,车门被拉开。

紧接着,一个梳着大背头,穿着深褐色西装中年男子在壮汉的搀扶下爬了出来。

看清楚了他的脸,周围众人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东海的最大的地下大佬,王龙!

手下猛虎帮,上千号小弟,不要说是整个江城,就算是在东海,算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而在这时。

“嗡嗡!”

一阵激烈的引擎声响起,一辆辆路虎、大奔从四面八方奔涌过来,车门纷纷打开,黑压压的从车内冲出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打手。

周围的路人见状,全都被吓得跑开了。

林雪也担心惹上麻烦,说道:“李成,别看了,这些都是社会人,我们快点走吧。”

可是李成此时却楞在原地,林雪不知道,此时此刻李成脑海中浮现了一堆信息:王龙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如果再不处理,几分钟后,他就会死。

“李成,你怎么了?”

林雪有些奇怪,拉了拉李成的衣服。

李成恍过神来,看着被众多黑衣人拥簇着的王龙,下意识地张口道:“小雪,他受了重伤,很快就要死了!”

话音刚落,无数黑衣人齐刷刷地转过头,煞气腾腾的向着两人看了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