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世子他不想和离

世子他不想和离

繁华落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宁嫣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书了,这是一部经典的古言穿越爽文,她在书中的角色,是给男主陆凛下药的炮灰前妻。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顾宁嫣化身为某人的头号马仔,帮他挡毒,替他试药,因为他掉河里,因为他惨遭绑架,最后为救他上金銮殿陈情。终于,陆凛位极人臣,她准备好和离书,准备功成身退,成全他和女主。谁成想,女主转身嫁给皇上当了皇后,那位陆世子撕了和离书,将她紧紧的搂进怀里!

主角:顾宁嫣,陆凛   更新:2022-07-15 23:5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宁嫣,陆凛 的女频言情小说《世子他不想和离》,由网络作家“繁华落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宁嫣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书了,这是一部经典的古言穿越爽文,她在书中的角色,是给男主陆凛下药的炮灰前妻。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顾宁嫣化身为某人的头号马仔,帮他挡毒,替他试药,因为他掉河里,因为他惨遭绑架,最后为救他上金銮殿陈情。终于,陆凛位极人臣,她准备好和离书,准备功成身退,成全他和女主。谁成想,女主转身嫁给皇上当了皇后,那位陆世子撕了和离书,将她紧紧的搂进怀里!

《世子他不想和离》精彩片段

古色古香的房间里,正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药味。

顾宁嫣一脸懵地坐在绣墩上,跟床上只剩半条命的男人大眼瞪小眼。男人显然是刚换完药,白色的中衣半掩,露出里面厚厚的绷带,伤势十分严重。

她不动声色地按了一下膝盖,嘶,疼!不是做梦!

十几分钟前,她因为昨晚上通宵看小说导致精神不济,结果在大马路上摔了一跤。然而,下一秒,就有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将她从地上架起来。

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坐在这里了。

“好端端的,怎么就摔了?”男人的声音透着磁性,是顾宁嫣喜欢的声线。

她内心小小地陶醉了一下,嘴巴不经过她大脑控制地说道,“因为担心夫君的伤势,所以不小心。”

嗯?夫君?她在说什么虎狼之词?想男人想疯了吗?

而且,这两句台词怎么这么熟悉?

电光火石之间,一大串的剧情窜进她的脑海里,把她炸得天雷滚滚。

她穿书了!而且还穿成了昨晚看过的狗血言情文里男主角淮阴侯世子陆凛同名同姓的炮灰元配顾宁嫣!

在书里,虞锦溪身为穿越女,穿到了太傅家庶女身上,凭借着现代人的智慧和一身的医术,斗倒了太傅府后宅一众人。随后又与书里的男主,也就是陆凛一起,辅佐新帝登基。

从此后,诰命加身,荣耀一世。

作为一个标准的炮灰,顾宁嫣出身小户,没见识没脑子。要不是陆凛的继母卢氏不想他娶个能给他带来助力的高门贵女,根本轮不到顾宁嫣。

顾宁嫣嫁进来没两天,陆凛就随军出征了。半年后,陆凛打退了北羌国的进犯,但自己也身受重伤,宫里的太医还给下了两次病危。

没想到顾宁嫣一下子就心理崩溃了,被卢氏三言两语蛊惑,竟然要给陆凛下毒,好让卢氏给她重新安排一个对象。谁料,最终却成了替罪羊。

等等,下毒!?

顾宁嫣瞬间反应了过来,急急忙忙朝陆凛看过去,只见他端着一碗药,已经喝了好几口了。

直觉告诉她,毒已经下了。

不好!这是要凉啊!

“药里有毒!”顾宁嫣“唰”的一下站起来,跌跌撞撞地扑过去,直接将药碗扒拉了下来。

“快!快吐出来!”她说着扭头看向一旁的丫鬟,“去厨房拿罐盐,再倒一碗水,给世子灌下去。”

浓盐水很快拿了来,陆凛喝下没多久,就开始催吐,很快就将刚喝下去的药汁全都吐了出来。

顾宁嫣握住陆凛的手,硬是挤出几滴眼泪来,“夫君,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要撑住啊!”

男主有光环,自然是不会有事的,只有顾宁嫣马上要被以毒害夫君的罪名被拖出去弄死了。

所以为了不要刚穿书就狗带,她必须要感动陆凛才行。这么想着,顾宁嫣哭得越发的真情实感。

陆凛不动声色地盯着顾宁嫣,眼里闪过一丝嘲讽。这个胆小又愚蠢的女人,这是事到临头反悔了?

顾宁嫣直觉一道目光正盯着她,想也知道肯定是陆凛。

她正想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眼睛一瞥,就看见她的丫鬟素香正鬼鬼祟祟地要溜走。

她知道素香是要去给卢氏通风报信,但她绝不能让她去。

她想要活,就必须先发制人。

“快,抓住她!是她下的毒!”

话音刚落,就有人冲了上去,将素香拿下。

素香见状,反手就出卖了顾宁嫣,“世子饶命,不关奴婢的事,都是少夫人的主意。少夫人说,世子伤得太重了,活着也是累赘,不如早点死了,也省得她守在病榻前服侍。”


顾宁嫣倒吸了一口冷气,原身不亏是炮灰,简直蠢得没有道理!

“夫君,我没有,不是我!”顾宁嫣楚楚可怜地看着陆凛,眼睛里藏着惊慌和无辜,企图让陆凛相信自己。

刚被毒药摧残过的陆凛,嘴唇没什么颜色,一副马上就要断气的样子。但即使是这样,他的眼神还是有些凌厉,“既然不是夫人,那夫人又是怎么知道药里有毒的?”

呃,当然是作者告诉她的了。

可她却不能这么告诉陆凛,要不然不被当成投毒犯搞死,也要被当成妖怪烧死。

“今日去给母亲请安,她跟我说,夫君眼见好不了也死不了,她心疼我没有孩子,又要照顾一个废物,答应等夫君过世后,帮我改嫁。”

顾宁嫣怯怯地说道,“我当然是不肯的,我相信夫君一定能好起来。之后,素香有一柱香的时间都没有我身边,回来后就神情怪异,所以我怀疑她下了毒。”

“是吗?”陆凛的语气明显就是不信,甚至还透着点嘲讽。

顾宁嫣眨了眨眼睛,“是的。”

“你胡说!”

“素香,你我主仆一场,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做这样的事!你明知道,我不愿意的,可你却帮着外人来害我的夫君!”顾宁嫣说着,还拿起帕子擦了擦眼角,一副被伤透了心的模样。

素香恶狠狠地瞪着顾宁嫣,大有想扑上来咬她的样子。

“世子,都是少夫人让我做的。少夫人答应了夫人的提议,但她不敢自己下,才让奴婢去的。”

顾宁嫣转头悄悄看了陆凛一眼,心里虚得一批,这男人脸上看不出来任何喜怒,真是要命。

“那就去请夫人过来,当面对质吧。”顾宁嫣咬咬牙,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唯有陆凛眉头微拧,眼神中闪过一丝轻蔑。

这个蠢妇,在这关键时候竟突然变聪明了。

素香顿时就不说话了,夫人怎么可能来替她证明清白。

一直服侍陆凛的宋嬷嬷立刻上前,抓起素香就是两个大耳瓜子,随后才转身请示道,“世子,这等贱婢如何处置?”

陆凛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顾宁嫣。

顾宁嫣秒懂,立刻作出一副大义灭情的样子,“是我没有管教好下人,才让夫君受罪。宋嬷嬷,素香就交由你处置吧,我不插手。”

宋嬷嬷眼神里充满了满意,带着人将素香拖了下去。远远的,还听见素香用恶毒的话来咒骂顾宁嫣,直到最后被堵了嘴才消停。

顾宁嫣耳观鼻,鼻观心,全当没听见。反正,被骂一骂又不会掉块肉,保命比较要紧。

没一会儿,侍卫青松就领着白胡子的太医进来了。一通诊脉后,太医表示陆凛没什么大碍,开了方子就离开了。

“今日吓到夫人了,还让夫人损失了一个丫鬟,晚点,为夫补给夫人。”

身边传来幽幽的声音,顾宁嫣刚塌下去的腰一下子就坐直了。

不愧是男主,这么快就开始安插人了。

顾宁嫣连忙表衷心,“只要夫君没事,要我做什么都行。”

“真的......做什么都可以吗?”陆凛脸上带着笑,却让顾宁嫣觉得后颈一凉。

“真的。”

除了让她去死,以及一切有可能让她去死的事情。

“既然这样,为夫日后的药就交给夫人了,还请夫人盯紧一些,别再让人下了不该下的东西。如果再有,我只当是夫人,想要我的命了。”

顾宁嫣顿时打了一个激灵,“不会了,我现在就去重新给夫君煎药,一定盯得死死的。”

说完,站起身往外走,脚步飞快,就好像身后有鬼一样。

等顾宁嫣跑没影儿了,陆凛从床上坐起,眼神凌厉,完全没有刚才虚弱的快断气的样子。

梁上跃下来一人,大马金刀地往椅子上一坐,自己动手倒了一杯茶来喝,语气愤愤,“哥,明明就是这个女人下的毒,你为什么不把她处理了?”

陆凛的手指在腿上轻弹了几下,冷笑道,“顾氏不过是个小喽啰,留着她我还有用,暂时让她多蹦跶一些时日。”

那药端上来时,他就觉得有异,本来想着卢氏既然把手伸进墨云斋来了,他自然也要还一份礼回去,只要卢氏替他挑的这个妻子坐实了给他下毒的罪名,往后卢氏就不能再插手他的婚事。

却没想到本来做了卢氏棋子的顾宁嫣会突然间不按常出牌,坏了他的计划。

纪越安小声道,“也可能是为了先取信于你,然后再暗中加害你。”

“那也得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我让你查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提到正事,纪越安正了正神色,“有了些眉目,当日与大哥一同率军突袭的前锋营统领于涛暗中与武安侯有所往来,看来那日大哥遇伏或许就是他搞得鬼。”

“也未必,作战图泄露,与敌国私通,武安侯还没这么大的胆子,他的背后,另有他人。”陆凛神色肃杀,“不要打草惊蛇,放长线吊大鱼。”

“行,都听大哥的。”

另一边,被陆凛评定为没聪明脑子的顾宁嫣正苦哈哈地盯着丫鬟熬药。

为了保证药不会再被下毒,她直接不让在厨房熬了,让人拎回个小炉子,放在廊下。

素玉蹲在地上给炉子扇风,见自家少夫人还有心情在一旁磕瓜子,顿时一张小脸皱成了苦瓜,“少夫人,您怎么还有心情吃东西啊。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她压低了声,担忧道,“事情败露了,不说世子要拿我们开刀,就是夫人那边也不会放过我们的。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答应夫人。”

“你以为这事由得我们不答应?”顾宁嫣磕完最后一粒瓜子,拍了拍裙子,伸过手去捏了一下素玉肉肉的小脸,“别愁了,你家少夫人我会想到办法的。”

素玉眨眨眼,总觉得自家少夫人有哪里不太一样。

此时的顾宁嫣脑壳有点疼,穿成这个倒霉的炮灰,一边是被自己毒害过的男主丈夫,一边是想把自己当刀使的反派婆母,她简直就是行走在刀尖上。

就在这时,院外匆匆走进来一人,是卢氏身边的知春。

只见她表情冷淡,一副看不上顾宁嫣的样子,“夫人让你过去一趟。”

说完,扭头就走了,好像多待一秒都会沾染晦气一般。

素玉气不过要上去理论,却被顾宁嫣拦下了。她是觉得没必要跟这种小角色多话,还是省点力气去打bo吧。

“去请宋嬷嬷过来看着药,然后你随我去见母亲。”

宋嬷嬷是陆凛的奶嬷嬷,在整个淮阴侯府里,陆凛最信得过的人,就是宋嬷嬷了。

到了湘水居,顾宁嫣就见到了恨不得陆凛死无全尸的淮阴侯夫人卢氏。

卢氏的出身并不显贵,但她手段了得,嫁给淮阴侯做继室之后,很快就把持了侯府内院,之后更是在世家内眷中占了一席之地。后来,她又给淮阴侯生了个聪明伶俐的儿子。

手里捏着一整副的好牌,又怎么甘心世子的位置不是自己亲生儿子的。

简直了,蛇蝎后母的典型代表。

“母亲这个时候唤我过来,是有什么要紧事吗?要没有,儿媳那边还给夫君熬着药呢!”

卢氏皱了皱眉,要不是为了探听一点墨云斋的消息,她才不想见到这个上不得台面的儿媳。

反正顾宁嫣也没多久的命了,她也懒得计较。

今日墨云斋匆匆请了太医过府,想来是事成了。最好陆凛中毒深一点,等一会儿人死了,府里就会乱起来,到时候世子之位就是她儿子的了。

“世子怎么样了?”

“世子?世子很好啊。”顾宁嫣先是故作不解,随后又夸张道,“母亲您是不知道啊,今日夫君的药竟然被人动了手脚,还好夫君福大命大,要不然可就惨了。”

卢氏的表情管理顿时有些失控,“他没中毒?”

“当然没有,不仅如此,夫君还把下毒之人给抓了出来。”顾宁嫣一副十分庆幸的样子。

“儿媳也没料到,自己身边的丫鬟素香竟然不知道被谁给收买了,敢对世子下毒,简直死不足惜。”

这个时候,卢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顾宁嫣这个贱人,背叛了她。

“你是忘了你想要的锦绣前程了吗?”卢氏磨了磨后槽牙,恨恨道。

“我当然没忘。”顾宁嫣收起笑,“世子若能安然无恙,平步青云,那就是我的锦绣前程呀。”

卢氏怒瞪又眼,再度神情失控,狠狠一拍桌子。“顾宁嫣!”

顾宁嫣笑眯眯地靠近卢氏,压低了声音道,“母亲想哄骗我给世子下毒,既除了世子,又将罪责全推在我身上,好个一箭双雕呀。母亲这么狠毒,就不怕以后都报应到二少爷身上吗?”

“你给我闭嘴!”卢氏恨不得立刻杀了顾宁嫣,是她看走了眼,以为她真的是个任人摆布的蠢货。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