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都市九天狂龙

都市九天狂龙

尹泽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谁能想到,曾经叱咤江湖的九大龙将之首,会是一副乞丐的打扮!龙九天之所以扮成这个样子,完全是为了遵守师父的嘱托。老人家声称初来乍到一定不要太过招摇,没想到,竟然会被人当做乞丐赶了出去!此行旨在完成婚约,开局不利,他该如何是好?

主角:龙九天,夏薇   更新:2022-07-15 23:5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龙九天,夏薇 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九天狂龙》,由网络作家“尹泽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谁能想到,曾经叱咤江湖的九大龙将之首,会是一副乞丐的打扮!龙九天之所以扮成这个样子,完全是为了遵守师父的嘱托。老人家声称初来乍到一定不要太过招摇,没想到,竟然会被人当做乞丐赶了出去!此行旨在完成婚约,开局不利,他该如何是好?

《都市九天狂龙》精彩片段

潭州市骊山别墅园半山腰,夏家。

“什么!你给我找了个未婚夫?爸!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可从没说过自己要嫁人啊!”二楼房间里,一个身穿淡粉色睡衣,蜷缩在被窝里的女子,朝电话里发出不满的声音。

她的年纪大约二十二三,薄唇未张,黛眉紧蹙,精致的脸庞未施粉黛,依旧称得上是美艳不可方物!

“小薇,我现在不方便跟你解释,但爸爸是为你好!他马上就要到了,你赶紧准备一下,这几天一定要跟他好好相处,等我回来之后,就为你们举办订婚仪式!”那头的夏明远说完,不等夏薇回答,便匆忙将电话挂断了。

“爸!”夏薇气得银牙紧咬,一对美眸含着说不出的怨意。

于此同时,一个穿着T恤七分牛仔裤,打扮随意,留着一头凌乱长发齐肩,还挎着个老旧单肩包的年轻男人,来到了骊山别墅园外。

“应该就是这了。”龙九天喃喃自语一句。

“喂!你是干什么的!这里可不是捡破烂的地方!”门口的保安陆仁甲朝他挥舞了两下胶棒呵斥道:“赶紧滚一边去!”

龙九天顿时不乐意了,反驳道:“你说谁捡破烂呢!”

“说的就是你!”陆仁甲不客气道。

龙九天正要反击,但他在上下打量一下自己之后,心中竟然也有了这样的念头。

“都怪师父!非说什么为了不引人注意,让我弄成这幅狼狈的样子,现在好了,都被人当捡破烂的了!”他心里埋怨。

“我是来找人的,夏家是住在这吧。”龙九天耐着性子道。

“是又怎么样?”陆仁甲挑眉道。

“那就对了。”龙九天收起手机,直接无视了陆仁甲便往里走。

“哎!你干什么!这里可没有破烂让你捡!”陆仁甲见他竟然如此大胆,马上挡在龙九天面前。

“我是夏家的客人,你最好让我进去!”龙九天咧嘴一笑,身形一晃,竟然在一眨眼的功夫便越过了他,继续往里面走。

“什么情况?”陆仁甲顿时两眼瞪大,回头望着他的背影,呆若木鸡。

回过神来,他二话不说抄起塑胶棒便往龙九天后脑勺招呼。

然而他就好像后面长了眼睛似的,抬手一把握住塑胶棒,这一举动让陆仁甲再次傻眼了。

“世界如此美妙,为何如此暴躁?这样不好!”龙九天轻轻摇头,随后猛地一拉,陆仁甲身体不自觉前倾,接着便被龙九天一记肘击打趴在地,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般,甚至从头到尾龙九天都没有回头。

“陆仁甲!”

听到外面的动静,保安亭里马上又冲出三名身穿制服的男人,目光都汇聚在了龙九天身上。

“这小子要硬闯!拦住他!”陆仁甲大声喝道。

三名保安闻言,马上都抄起家伙一拥而上,结果可想而知,短短一分钟不到,四人已经在地上叠起了罗汉,一个个鼻青脸肿叫苦不迭。

“跟你们好好说话你们不听,非要动手。”龙九天坐在最上面翘着二郎腿慢悠悠说道。

“谁知道你这么能打啊!”四人心里都在暗暗叫苦。

恰在这时,一辆黑色奥迪车缓缓从园内驶来,停车后,一位穿着燕尾服的中年男人匆忙下车来到龙九天身前。

“卢管家!这家伙要硬闯别墅园!”见到来人,几名保安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纷纷喊道。

卢远祥在看到龙九天的模样时,心头闪过一丝错愕,但再看看他身下那几个趴着的保安,卢远祥表情马上恢复正常,沉声道:“你好,是龙先生吗?”

看到这一幕,四名保安顿时愣了,难道这家伙真的是夏家的客人?

“你是谁?”龙九天语气平静。

“我是夏家的管家卢远祥,负责照看两位小姐。”卢远祥回答。

“哦!那就对了。”龙九天这才从四人身上跳下来。

“这是......”卢远祥皱眉看着那几个保安。

“没事,我跟他们玩玩。”龙九天语气十分随意:“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这的保安战斗力一般啊!”

几个保安顿时心里暗暗叫苦,心道这是什么事啊!挨了打不说还要被嘲讽?

卢远祥也是满头黑线,丢下一句:“你们的医药费夏家出了,另外每人多拿两千块的补偿。”

......

夏家别墅一共两层,面积挺大,在这骊山别墅园算是中上级别。

卢远祥停好车,给龙九天打开车门。

“龙先生里面请。”

两人踱步走进别墅,里面空无一人,不过看装潢陈设还是十分赏心悦目的。

“夏小姐还没下来,龙先生你要不要......”卢远祥迟疑了一下,道:“先去换一身衣服。”

“算了,我又不是来相亲的。”龙九天直接往沙发上一坐,身体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凹陷其中。

虽然这次的任务是要隐藏身份,以夏家女婿的身份暗中进行,但毕竟只是一个身份,龙九天可不打算真的把自己的终身大事交代在这,也就不在意形象了。

“那好吧。”卢远祥无奈。

恰在这时,楼上的一个房间门打开了,夏薇已经换了一身紧身连衣裙,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地勾勒了出来。

“大小姐,这位是夏老师的客人,龙九天,这位是夏薇夏小姐。”卢远祥沉声介绍道。

龙九天抬眼望着她,恰好夏薇也望着他,心中顿时有些错愕,接着是气恼。

她本以为这位“未婚夫”,怎么说也会是一个有身份地位的人,至少也和夏家持平,可现在看来她完全错了!

她真想马上给夏明远打电话,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目相对,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夏薇缓缓踱步下楼,径直来到龙九天面前,从始至终,两人的目光都没有挪开半分。

“小姐,龙先生......”卢远祥站在一旁仿佛被无视了一般,正想打破这沉默。

“我不管你是谁,从哪来。”夏薇却在这时开口了,语气平静无比:“我父亲给了你多少钱,我双倍给你,但这份婚约,我是不会同意的。”

“钱我可以收,但婚约不能退。”龙九天十分正经地说道。


夏薇顿时满头黑线,这算什么条件?好处都让他占了?

“你听懂我在说什么吗?”夏薇秀眉紧皱道:“我说我不同意跟你在一起!”

“打给你老爹!”龙九天一脸淡然拿出手机递过去:“只要他说句话,我马上就走!”

“你!”夏薇顿时懊恼至极,她怎会不知道父亲的认真性格,根本不是她可以左右的。

“祥叔,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这人是从哪找来的?我爸为什么要我跟他在一起?”她只能不甘地望着卢远祥。

“大小姐,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夏老师嘱咐我,龙先生是夏家的座上宾,也是未来姑爷,让我一定要好好招待!”卢远祥正色道。

“真是够了!”夏薇轻捏一下粉拳,冷哼一声道:“反正我是不会妥协的,更不会认他这个未婚夫!我换衣服去公司了!”

“小姐,你还没吃早餐......”

“没心情!”

“......”卢远祥干笑一下,只好说道:“龙先生,夏老师让我安排你现在这住下,我带你去房间看看吧!”

“大小姐继承了夏老师的基因,对药物研究有着很高的天赋,年纪轻轻就接手了夏老师的医药公司,一心工作,而且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谈过男朋友,一时难以接受,希望你能理解。”

“嗯。”

龙九天点点头,对刚才的事情并未放在心上。

虽然夏薇长得的确算是极品,但龙九天也不是一个好色的人,否则在国外那么多次出生入死的经历当中,他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在他的眼里,只有执行任务。

卢远祥给这位“未来姑爷”介绍了许多夏家的情况,龙九天大致了解到,夏明远一共有两个女儿,夏薇刚刚见到过了,还有一个夏树,今年十八岁在上高三,只有周末才会回来。

不过听卢远祥的描述,这个夏树也是个难缠的家伙,龙九天顿时感觉这次的任务不是一般的艰巨。

安顿好之后,龙九天忽然问道:“祥叔,向你打听一个人。”

“谁?”

“唐三虎。”龙九天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凶神恶煞,脸上有一条刀疤的男人。

“他?”卢远祥摸了摸下巴,沉声道:“他以前是城南一带地下势力的头,不过现在已经洗白了,经营着几家娱乐会所,其中最大的一家夜色会所,在城南十分有名,他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那......”

是夜,月朗星稀。

夜色娱乐会所,一个豪华包厢里灯光摇曳。乐声澎湃。

沙发上慵懒地坐着三男六女,男的年纪都在四十岁上下,身材高大壮实,手臂上纹龙画虎,一边推杯换盏,一边手掌不安分地在那些女郎身上,享受着这片欢愉。

“砰!”

忽地包厢门被人一脚踹开,一道人影笔直伫立在门外,看不清他的面貌。

“哪来的瘪三!敢打扰老子的雅兴!”

一个寸头男皱着眉头呵斥:“外面的保镖呢?都他娘的死了吗!”

“别叫了,这些废物救不了你们。”龙九天脸上写满了冷漠,而他背后的走廊上,已经横七竖八倒下了六个身强体壮的西装保镖。

“你是什么人?”那寸头男面色一沉,狠狠瞪着他:“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龙九天依旧面无表情,大步走向沙发。

“他娘的!听不懂老子说话?”寸头男见自己被无视,顿时怒火中烧,抄起面前的精致玻璃烟灰缸狠狠砸去。

然而却被龙九天稳稳接住,只听得“咔嚓”一声。

沉重结实的玻璃烟灰缸,竟然直接裂成了碎块!

“啊!”

包厢里的几位小姐见此,皆是吓得失声惊叫,脸上写满了惊恐。

这玻璃缸坚硬无比,竟然被此人徒手捏碎,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

“我找唐三虎,不想死的就滚远点!”龙九天漠然的声音落下,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正中间,一个壮实的刀疤男身上。

“虎爷的名字,也是你配叫的?”寸头男狠狠一咬牙,顿时身形暴起,抄起一个酒瓶便冲过来。

然而还没碰到龙九天,便被他一脚踢飞出三米远,脑袋撞在墙角上流下腥红鲜血,两眼瞪大,当场气绝!

另一大汉也跟着握紧拳头狂奔而来,却被龙九天一拳打中胸口,肋骨直接断裂,压迫心脏,倒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

六个女郎都被吓得面如土色缩在角落,完全不敢动弹,只有正中间的唐三虎还依旧端坐在那。

“你是什么人?”唐三虎目光凝视着龙九天,脑海中无论如何想不起自己何时结下了这样的仇家。

“我是来要你命的人!唐三虎!”龙九天脸上露出冷冽笑意。

“想要我命的人太多了,可他们最后都留下了自己的性命!”唐三虎面色一冷。

随后手臂一震,一巴掌便将面前的沉重玻璃茶几面掀翻而起,砸向龙九天。

“砰!”

龙九天一拳打出,直接将那茶几面打成了碎片,玻璃四溅。

“啊!”

几个女郎再次发出惊叫,目光有惊讶,有恐惧。

唐三虎出手很快,在龙九天打碎茶几的那一瞬,他便抓住机会一腿横扫而来,然而龙九天的速度更快!手臂一屈,手肘猛然砸在他膝盖上,只听得“咔嚓”一声,膝盖骨竟然直接折断。

“啊!”唐三虎发出杀猪般的哀嚎,一条腿直接废掉,跌坐在沙发上。

但他还是没有停手,迅速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直取龙九天腹部。

身经百战的他知道,这时候如果自己收手,那么他必死无疑,只能以死相博!

然而龙九天看也不看一眼,一记手刀打出,又是一声脆响,手骨竟然硬生生被他劈碎,匕首“嗖”的一下飞出,几乎贴着一个小姐的脑门划过,直接吓得她双腿打颤,当场失禁!

紧接着,龙九天一手掐住唐三虎脖子,冷声喝问:“五年前,张家灭门一事是谁指使你做的!”

“你休想知道!”即便到了这一步,唐三虎依旧十分嘴硬。

“呃!”

龙九天直接加重了力道,窒息感瞬间遍布唐三虎全身,让他瞳孔瞪大,拼命挣扎。

“这儿可是我的地盘,你敢在这杀我!”唐三虎喉咙发出嘶哑的声音。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回答我的问题!”龙九天瞳孔一缩,一道杀机瞬间笼罩唐三虎全身。

唐三虎只感觉自己如坠冰窟,身体不听使唤地颤抖起来。

“放开虎爷!”

就在这时,十几个打手气势汹汹从门外冲进来,将龙九天的去路围了个水泄不通,而且这些打手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刀子。

“快!弄死这个混蛋!”唐三虎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用尽力气大声吼道。

那十几个打手都是唐三虎的人,看到自己的老大在龙九天手里,马上都握紧了刀具蜂拥而来,下手毫不留情。

“哼,一群蝼蚁!”龙九天轻哼一声,放开唐三虎直面这十几人。

“咳咳!”唐三虎捂着脖子咳嗽两声,一边往后退一边喊道:“砍死了他我负责!都给我上!”

一群人的气势更加汹涌了,一道道寒芒毫不留情直逼龙九天要害。

然而龙九天直接纵身一跃,避开数刀之后双脚接连落在几人头顶上,冲在最前面的几人皆是被这股巨力击破天灵盖,倒地而死。

接着只见他身形在人群中不断穿梭,每每有刀光闪过,皆是被他以一毫之差避开,而龙九天一出手,便是接二连三响起惨叫声。

仅仅两分钟时间,十几个手持刀具的打手便全都倒在地上,没有了任何生息!

看到这一幕,唐三虎和包厢里六个小姐彻底呆愣住了。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人还是恶魔?竟然把这些人全都杀了!

“咕嘟!”唐三虎咽了口唾沫,身上已经布满冷汗,缩着脖子不断往角落里退。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人竟然如此厉害!而且杀气滔天,毫无人性可言!

“铛!”

龙九天一脚踢在一把刀具上,钢刀破空而去,“噗哧”一声,插在唐三虎身边的沙发上,离他的脖子只有不到三公分的距离!

唐三虎吓得两眼瞪大,裆部已经完全湿了,刚刚这一脚要是再偏一点,只怕他已经身首异处了。

“还要继续反抗吗?”龙九天淡色道。

唐三虎望了一眼那些倒在血泊中的打手,心中哪里还有反抗的念头,直接“噗通”一下跪倒在地,面色哀求:“大爷!求求您饶我一命吧!”

“张家灭门,是谁指使你干的?”

“是白家!白家答应给我好处,让我放火烧了张家!还说让我不要留活口!”唐三虎马上如实回答。

“白家......”龙九天呢喃一声,心中已经把这个家族写进了死亡名单。

“你还记得,五年前从你手下逃走的那个男孩吗?”随后他面色一凝,思绪回到五年前。

在滔天的火光中,唐三虎带着一群人冲进张家,杀死了他的养父养母,若不是“鸣”及时将他救出,他五年前就已经死了。

“你!你是!”唐三虎似乎想到了什么,瞳孔猛然瞪大看着龙九天,脸上满是不敢相信:“你是张家逃走的那个男孩?”

那时候的龙九天,还只有十七岁,浑身上下透着稚嫩,和现在这个残暴的恶魔完全是天壤之别啊!

“答对了。”龙九天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这个笑容却让唐三虎没来由地哆嗦了一下。

白家还不知道当年的火灾,有个男孩逃出生天,没想到五年之后,他竟然回来寻仇了!

“我都已经告诉你了,求求你放过我!我不想死啊!”唐三虎双膝跪着挪到龙九天面前,一脸哀求。

“从你对我有杀心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是个死人了。”龙九天居高临下俯视着他,随后右手屈指一弹。

一道肉眼不可见的气机打入唐三虎喉咙,使他浑身一僵,眼神涣散起来。

随后龙九天扫一眼包厢里还活着的那六个小姐,她们马上抱作一团瑟瑟发抖,脸上写满了恐惧。

直到龙九天离开,她们紧提的心才慢慢放下来。

“虎爷!虎爷!”一个小姐看着唐三虎跪在地上不动,小声喊道。

下一刻,唐三虎身体轰然倒下,早已经七窍流血,死状可怕至极!

“啊!”

尖叫声响彻整个会所。

“潭州四大家族之一的白家?我养父母与他们无冤无仇,他们为什么要安排人放火烧死我们一家?”

“养父养母对我视如己出!我却连他们的尸骨都找不到!白家,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这么做,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龙九天将烟蒂扔在地上踩灭,身影消失在夜幕中。

次日一早,夏薇和龙九天同时打开房门。

夏薇横了他一眼,马上脸色便拉了下来,一声不响走下楼。

“大小姐,龙先生,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卢远祥始终是一副微笑的表情。

“祥叔,我爸还要多久回来?”夏薇问道。

“夏老师现在还在燕城,大概要一周才能回来!”卢远祥回答。

“一周啊......”夏薇呢喃一声,一边吃早餐一边心想,自己一定得想办法在这一周内,把龙九天赶走!

“那我得赶紧把聘礼准备好了!”龙九天莞尔一笑,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模样,谁能想到昨天晚上有将近二十条人命死在了他手里!

“噗!”夏薇刚喝进去的豆浆一时没忍住喷了出来,十分幽怨地瞪一眼龙九天,这家伙存心的吧!

“我吃饱了!”看到龙九天夏薇就来气,连早餐也没吃几口,便回房间换衣服了。

等她换上一身紧致的OL装出来,看到龙九天也换了身休闲装,还把胡子刮了,长发扎起马尾,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总算像个人了。”夏薇低声嘟嚷着。

“今天可是第一天去公司,当然要准备准备。”龙九天咧嘴笑道。

“去公司?”夏薇一愣。

“大小姐,从今天开始,就由龙先生每天陪你一起上下班。”卢远祥低着头说。

“他陪我上下班?”夏薇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平时都是她自己一个人上班,顶多有时候祥叔接送一下,今天竟然要带着这个男人去上班?

“是,这是夏老师特地嘱咐的!”卢远祥又强调一句。

“为什么?”夏薇苦着一张脸。

“老师这么安排,一定有他的用心吧!”卢远祥苦口婆心地说。

“那要是被公司的人看到他天天跟着我,像什么话啊!”夏薇心里一百个不情愿。

“我都是你未婚夫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龙九天耸了耸肩,心道多少人花重金想请自己,都未必有这个机会呢!这小妞,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你!”夏薇气得浑身直颤。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