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爹你至尊的身份还要瞒我多久

爹你至尊的身份还要瞒我多久

青椒肉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珏是一名来自现代世界的穿越者。来到这片大陆已经十八年。在八岁的时候,他意外觉醒了至尊神武系统,如今他的实力已经突破通玄三重境。不过系统有个BUG,他的能力只能被五个人知晓,如果超过这个数目便会被抹杀!为了保住小命,秦珏只好苟起来猥琐发育……

主角:秦珏,慕容雪   更新:2022-07-15 23:5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珏,慕容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爹你至尊的身份还要瞒我多久》,由网络作家“青椒肉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珏是一名来自现代世界的穿越者。来到这片大陆已经十八年。在八岁的时候,他意外觉醒了至尊神武系统,如今他的实力已经突破通玄三重境。不过系统有个BUG,他的能力只能被五个人知晓,如果超过这个数目便会被抹杀!为了保住小命,秦珏只好苟起来猥琐发育……

《爹你至尊的身份还要瞒我多久》精彩片段

宋国,桓宜城秦家。

“退婚?好一个慕容家,当真以为我秦家软弱可欺不成?”

秦家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聚到旁座上一名眉清目秀,颇为俊朗的青年身上。

无论在什么地方,被人强行上门退婚,都是一件极为可耻的事情。

作为这次退婚事件的主人公,秦珏正吊儿郎当的抱着一个蛐蛐罐把玩,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若不是现场气氛过于尴尬,他甚至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想不到退婚这种烂俗的桥段,居然会落到自己的头上,秦珏心中一阵苦涩。

不知不觉穿越到这片大陆已经十八年,早在八岁时,秦珏已经觉醒了至尊神武系统。

本着猥琐发育的原则,秦珏默默签到十年,本身早就已经突破了通玄三重境。

莫说这小小的桓宜城,就算放眼整个东玄洲,通玄境也已经算是绝顶高手之列。

这狗系统哪里都好,就是有一个奇葩的设定。

在突破至尊境前,自己绝世高手的秘密,最多不能被超过五个人知道。

每多一个人知道,他都会自损阳寿三十年。

一旦被第六个人知道了他的秘密,要么在一天内杀了对方,要么自己将会被系统强行抹杀。

通玄境强者相比于普通人寿元要长一些,可最多也就能活到两百岁。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截止到目前,还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会武功的秘密。

若不是为了隐藏自己绝世高手的秘密,秦珏早就一巴掌将几人扇回姥姥家了。

退婚,退你妹!

一名面容姣好身形曼妙的年轻女子立于秦府大厅之上,俏脸之上尽显傲慢之色,她身后则簇拥着两名气息深厚的老者。

这女子正是秦珏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慕容雪。

“秦叔叔,昔日婚约乃是家父私自所定,雪儿对此全然不知。

雪儿已是机关城亲传弟子,婚姻大事早已身不由己,这退婚之事乃是家师墨连大师首肯的。

还请秦叔叔看在机关城的面子上,能够同意退婚之事?”

慕容雪的话音落下,目光有意无意的扫到旁座上的秦珏,目光中满是鄙夷之色。

大厅主座之上,一向儒雅谦逊的秦家家主秦云昭,也终于勃然大怒。

面对咄咄逼人的慕容雪,秦珏心里的只觉得一阵好笑。

一个小小的机关城,怕也就只能在大燕王朝境内唬一下人而已。

放眼整个九州大陆怕是连屁都不算,也不知道这龙井婊哪里来的优越感。

“秦珏,希望你能明白......”

不等慕容雪把话说完,秦珏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欠。

“啊......真是聒噪。你是不是想说希望我能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我们之间是没有可能的。”

秦珏眯了眯眼,一脸玩味的笑道。

慕容雪粉眉微蹙,冷哼道:“你知道就好。只要你答应解除婚约,我可以给予你一定得补偿。”

说着慕容雪对身后的老者使了个眼色,对方登时心领神会,掌心一翻取出一道古朴的卷轴。

武学典籍么?

“好啊!既然机关城这么财大气粗,那不妨拿出十套八套九品武学来作为补偿,我马上解除婚约。”

慕容雪嘴角狠狠一抽,就连他身后的老者也是完全愣住了,手里的武学卷轴也不知该不该拿出来。

原本他以为随便拿出一套三品武学,已经足够令秦家欣喜若狂了,可谁能想到秦珏开口就索要九品武学。

九州大陆的武学由低到高共分为一至九品,就算是机关城的镇派武学也不过只有七品而已。

怕是任何一部看九品武学现世,都会引起各大宗派的腥风血雨。

“秦珏,九品武学世所罕见。就算是将整个东玄洲翻个遍,也未必能够找到几部,你这个要求未免有些......”

“这么说就是没有喽!那抱歉,没有九品武学,我是不会同意解除婚约的。”

慕容雪攥了攥拳,憋得面红耳赤。

“你......秦珏,念在我们两家往日的交情,我劝你见好就收。再这样无理取闹下去,只会令我更加讨厌你。”

秦珏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脸轻佻之色。

“谢谢啊......我代表秦家列祖列宗感谢你。

还真是太高看自己,讨厌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慕容雪气的浑身一阵颤抖,此刻连掐死秦珏的心都有。

“你......简直是个无赖,究竟怎样你才肯同意退婚?”

秦珏一脸风轻云淡的走到桌子旁,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

“说实话本少爷对于你这种庸脂俗粉一点都不感兴趣,可你当众上门退婚实在过于无礼。

这婚我是一定不会退的,如果真的想要解除这段关系,休书我倒是可以给你写一封。”

“你......岂有此理,你敢休我?”

在来之前慕容雪做过很多种预想,想到过秦珏会恼羞成怒,或痛哭流涕,或羞愧难当。

可他从未想过这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夫居然敢如此无视她,不单单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用正眼看过自己,居然还要休了她。

“秦珏,我承认今日之事是我唐突了。九州大陆一向以武为尊,你若想成为我慕容雪的男人,终究要拿出些实力才行。

不如我们打一场,你若输了便解除婚约,我若输了,甘愿为奴为婢。你可敢接?”

秦珏砸了咂嘴,捧着蛐蛐罐从慕容雪身边走过。

“咦......你们机关城好歹也是堂堂名门正派,明知道我天生废脉,居然还如此正义凛然的向我发起挑战。

这要是传出去,简直有些不要莲啊!”

慕容雪此时也顾不得这些,咬牙切齿的警告:“废话少说,你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这样搞,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输赢倒是无所谓,到时候让机关城受尽天下人耻笑就不好了,怎么着你也得给我一些准备时间吧?”

慕容雪此刻早已怒火中烧,懒得再继续跟秦珏扯皮。

“三年!我给你三年时间。你若觉得今天受到了折辱,三年后可到机关城与我一战,堂堂正正为我秦家讨回尊严。

你若输了,这段解除自当婚约。你若赢了,我慕容雪为奴为婢,悉听尊便。”

秦珏一脸不屑的摊了摊手。

“好,定死了,就三年。刚好我府上还缺一个倒夜香的婢女。”

说罢,秦珏吹着口哨转身离开。

“混蛋......”

当听到秦珏居然已经准备让自己做倒夜香的婢女,慕容雪紧咬牙关,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就在这时,刚刚离开的秦珏又折返了回来。

“不好意思,还有一句最重要的话刚才忘记了。

慕容雪粉眉微蹙,还以为秦珏后悔了。

这时秦珏甩了甩刘海,对着慕容雪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十分潇洒的姿势。

“咳咳......那个休书回头我会交给顺丰镖局八百里加急送到机关城,你注意查收。

爹,来者皆是客。等下别忘记给客人包几个大红包,咱秦家可不能失了礼数。”

说罢,秦珏再次转身离开。

大厅内鸦雀无声,在场的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秦云昭的神色变得十分复杂,这才朝着身后的管家风四挥了挥手。

“风四,去账房领五百两银子给几位贵客包个红包。慕容侄女远道而来,咱们秦家可不能失了礼数。

当然要是没有红包的话,用白包也无妨。”

“是,老爷。”须发花白的管家风四连忙点了点头。

慕容雪嘴角狠狠一抽,在多说什么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好一个秦珏,好一个秦家,我们走。”

慕容雪冷哼一声,一刻也不想在秦府多呆,转身带着两名麻衣老者离开了秦府。

望着慕容雪几人离开的背影,秦云昭的眼神中忽然闪过一抹浓郁的杀机。

“这次真是委屈珏儿这孩子了,这退婚之事明明奇耻大辱。

为了保全为父的脸面,还要在人前表现的如此不卑不亢。

想必此刻珏儿的内心深处一定很难过吧!

本尊隐瞒九州至尊的身份,跑到东玄洲的偏远小城隐姓埋名,就是希望珏儿能像普通人一样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若不是当初我用十三重禁制封住了珏儿的经脉,珏儿今日也不会承受如此奇耻大辱。”

“尊主这么做,也都是为了少爷好。这慕容家的贱婢实在是不知死活,不如我暗中去把他们给......”

管家风四同样面色阴沉,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秦云昭抬了抬手,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

“不用,这件事我会亲自去料理。机关城是吧?敢退我儿子的婚,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风四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杨云昭像今日这般愤怒,仿佛当年睥睨天下的九州至尊又回来了。


秦府,后院。

秦珏坐在床榻之上闭目调息,一股无形的灵气在秦珏周身若隐若现。

若是有外人在场的话,怕是一定会惊得连下巴都掉下来。

秦珏自幼静脉闭塞,无法修炼,这几乎已经成了桓宜城内所有人的共识。

运气几个周天后,秦珏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一股超凡脱俗的气势在其周身弥散而开。

“通玄三重境!”

修行境界共分为:锻体,炼气,开阳,归元,元丹,元灵,通玄,入圣,至尊。

机关城虽然在大燕王朝周边还算有些名气,但充其量门中也就有几个通玄境强者坐镇而已,秦珏压根就没有将其放在眼中。

别看秦珏只有通玄三重境修为,可这些年不知从狗系统中获得过多少绝世武学和传承秘宝。

真要动起手来,就算是对上通玄九重境的强者他也完全不虚。

“三年时间,应该足够我突破至尊境的桎梏。”秦珏的嘴角不禁露出一抹狡黠之色。

一想到三年后啪啪打脸的快感,秦珏心里还有些抑制不住的小激动。只盼着早日突破至尊境,到时候在新账老账一起算。

秦珏如今唯一有些担心的,反而是自己的老爹秦云昭。

秦云昭身为秦家之主,平日里最好面子。如今秦珏被人当众退婚,怕是消息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桓宜城。

秦珏自幼便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一直都是秦云昭这个当爹的一把屎一把尿的将自己拉扯长大。

即使在得知秦珏自幼经脉闭塞,无法修炼后,秦云昭对于他依旧是百般溺爱。

若不是因为秦珏觉醒了系统,帮他清除了体内的禁制,怕是如今秦珏还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

每每想到体内的禁制,秦珏就气不打一处来。

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在年幼的秦珏身上足足下了十三道禁制,光是炼化这些禁制他就用了足足三年的时间。

秦珏早就暗中发誓,回头要是找到这个下禁制的王霸蛋,一定把他打到连霸霸都不认识。

今日慕容雪当众上门悔婚,可谓令秦家颜面扫地。

秦珏这种二皮脸倒是无所谓,反正对于慕容雪这种龙井婊本就不屑一顾,只是担心秦云昭会受不了这个打击。

秦珏不禁暗暗发狠,三年后一定要让机关城和慕容雪为今日之举付出代价。

接下来的几日,可能是因为秦云昭下了封口令的缘故,秦府上下都没有人敢谈论这件事情。

秦云昭也离开了秦府,说是去大魏王朝谈一桩生意,过几日便回来。

秦珏只以为父亲心情不好,倒也并没有多问,这个时候让他出去散散心也好。

秦云昭的离开,让秦珏心中越发的自责,没日没夜的把自己关在房间中苦修。

只盼着能够早日突破至尊境,好为秦家一雪前耻。

一日清晨,秦珏正在调息,院外便传来了管家风四的声音。

“少爷,顺风镖局的少镖头来找您,说是有要事。”

秦珏这才连忙散去了功力,朝着院子外回了一声。

“好,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顺风镖局作为东玄洲规模最大的镖局,其总舵便设在宋国的桓宜城。

顺风镖局的少镖头余顺安,也是桓宜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自幼与秦珏便是死党。

秦珏换了一件干净的素服,这才去见余少安。

只见在大厅之中,坐着一名身穿圆领棉袍,脸色蜡黄的青年男子。

在他身后则站着一名气息浑厚的黑衣剑客,据说是余总镖头为了保护自己的宝贝儿子花高价聘请的高手。

如今这才不过后秋,人家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裹了一身的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故意耍阔。

“少安兄,今是哪阵邪风把你给出来了?”

顺风镖局少镖头余少安和秦珏同为桓宜城的纨绔子弟,还有着一个响亮的外号叫做:废虚公子。

秦珏因为自幼经脉闭塞,无法修炼,被人称作废公子。

余少安则是因为自幼体虚,常年服药,而被人称作虚公子。

因为余总镖头常年在外走镖,有时候忙起来甚至一年半载都未必能回桓宜城几天,余少安平日里无聊便会来着秦珏一起厮混。

“秦兄,我这次来可是有件天大的事情要告诉你。”

秦珏拧了拧眉,心道你小子除了斗蛐蛐逛春楼,还能有什么天大的事情。

“天大的事情,莫非你昨晚和嫣儿姑娘那事成了?”

余少安虽然体虚,但平日里没事却总喜欢往桓宜城醉春楼跑。

他去春楼并不是为了单纯的嫖,却只是单纯地喜欢与醉春楼的花魁雪嫣儿吟诗作画,也算是个业界奇葩。

“滚,我和嫣儿姑娘可是清清白白的......呸,我来不是为了这件事。”

说着余少安面色微沉,从怀里取出一个信封拍在了桌子上,在信封上面还写着两个大字“休书。”

秦珏不禁拧了拧眉,露出一脸诧异之色。

“不是让你派人八百里加急送到机关城嘛,你小子怎么又给我拿回来了?”

余少安苦笑一声道:“送不了。”

“老子可是花了真金白银的,你现在跟我说送不了,信不信老子给你差评。”

余少安一脸无奈的摊了摊手,又取出一封信函递了过来。

“你还是自己看好了,这是我们顺丰镖局大燕王朝分舵刚刚传回来的消息。

先说好,大家都是文明人,千万不要说那两个字啊!”

“神经兮兮的......”

秦珏白了一眼,这才将信笺缓缓打开,整个人的表情瞬间凝固了下来。

“卧槽,卧槽,卧槽......机关城被人灭了?”


机关城可是大燕王朝境内的一流修行宗门,门中可谓强者如云。

可按照这信笺上所说,机关城于三日前遭人所灭,门中强者尽数陨落。

失去了机关城的背后支持,大燕王朝内部同样发生了震动。大将军狄英反叛,一举攻破了大燕王朝数十座城池。

周围几个诸侯国,同样群起而攻之。

昨日还风光无限的大燕皇族,如今已经被人打的犹如洒家之犬一般,已经弃城而逃。”

秦珏不禁眉头紧皱,慕容雪几人方才离开六七日。

照眼下这个情况发展下去,怕是不等他们回到大燕王朝境内,大燕王朝就已经改弦易张了。

“秦兄,秦兄......”余少安将手在秦珏眼前晃了晃。

秦珏露出一脸复杂之色,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

我这才刚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三年之约还没有开始,结果你告诉我机关城被人灭了?

这就等于我辛苦练级,打磨装备,结果副本莫名其妙的被别人刷了。

“秦兄,你这是什么表情,怎么看起来跟死了爹一样?”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才死了爹呢,我......我只是一时有感而发而已。”

秦珏朝着余少安白了一眼,随口搪塞了过去。

余少安对此毫不在意,露出一脸无赖的笑容。

“无所谓啦!我那个爹死不死都一样,反正一年到头我也见不到几次。

说不准哪天唢呐一吹,白布一盖,咱就可以吃席了。”

顺风镖局的余老镖头常年走镖再外,所以父子间的关系并不算融洽。

“咳咳......少镖头,慎言啊!”

余少安身后的黑衣剑客忍不住干咳了两声,显然也是被这虎狼之词惊到了。

“慎言什么?人在江湖飘,谁还不挨刀,我实话实说而已。”

那黑衣剑客轻叹一声,对于余少安的态度似乎已经司空见惯。

“余老镖头得子如此,也不知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秦珏一脸苦苦笑的摇了摇头。

“好啦好啦!别绷着个脸了,如今机关城被毁,说不定你那便宜媳妇过几天又回心转意了呢?”

余少安还以为秦珏是因为慕容雪的缘故而闷闷不乐,一把扯住秦珏的胳膊,非要拉着他去一醉方休。

秦珏没有办法,只好跟着这货一起出了门。

等到几人离开后,管家风四这才从暗处走了出来。

“怎么机关城被灭,少爷看起来反而有些不太高兴,难不成他心里还放不下慕容家那丫头不成?

不行我得赶快将消息禀告尊主才行。”

说着只见风四连忙从袖口取出一枚玉简,朝其中注入了一缕魂念。

大燕王朝边境,荒野。

一道身披黑袍的身影眉头紧蹙,耳畔中响起了风四的声音。

“尊主,机关城被灭的消息已经传回来了。

不过少爷好像不是很开心,刚刚已经和余少镖头买醉去了,会不会是少爷他对于慕容家的丫头还余情未了?”

秦云昭的目光中寒光凛凛,朝着身前扫视而过。

只见两名机关城长老皆身中十数剑,奄奄一息的倒在荒野之中,慕容雪正满脸惊恐的望着他。

“算你好运......”

秦云昭冷哼一声,整个人的身形在空气中一阵扭曲,消失在了慕容雪的视线之中。

随着秦云昭的身形消失,慕容雪直接被吓得瘫倒在了地上。

这两名负责保护她的机关城长老,修为都在元丹境巅峰,可在黑袍人的手下却毫无还手之力。

这黑袍人的实力简直太可怕了!

慕容雪自然不会知道,若不是自己擅自登门退婚,这神秘强者已经是她的准公公了。

“不行,我得尽快返回宗门,将消息并报给师尊和各位长老才行。”

慕容雪满脸慌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甚至连两名奄奄一息的长老也不管不顾,朝着大燕王朝的方向逃窜而去。

“此女如此心性,如何配做我秦家的媳妇。若不是怕珏儿伤心难过,我真想一掌毙了她。”

不远处的山坡之上,秦云昭微微蹙眉。

“尊主,都说想要走出一段感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再开始另一段感情,实在不行再给少爷重新说一门亲事便是。”

风四的声音再次顺着传音玉简传入到了秦云昭的耳畔之中。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反正下个月就是珏儿的成人礼了,到时候刚好喜上加喜。

这些年我很少涉入世俗之事,你可有留意到什么合适的人选?”

风四沉吟了片刻,这才试探的问道:“不知尊主想要什么样的儿媳?”

“其实我这个人还是很开明的,对于儿媳的要求也不高。

首先这相貌上自然要万里挑一才行,修为天赋一定要好,最好拥有特殊体质。

这样将来生下来的孩子才不至于长的歪瓜裂枣。

性格温婉大方,尊师重道,品行端正。

还有要会烹饪,要懂得......”

秦云昭喋喋不休了大半天,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基本上也就这些,可有合适的人选?”

风四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脑海中不断回想着秦云昭刚才所提的要求。

要有倾国倾城之姿,还要品学兼优,天赋异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我的天,你这还叫做要求不高?

这些要求单拿出哪一条都合情合理,可全加在一起就感觉不像人说的话,这样的人怕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吧?

“尊主,听闻昆仑雪宫清诀尊者收了一名小徒弟,名为沈清汐。自幼天赋异禀,且拥有玄灵之体。

年不过二十,已经元灵聚顶,算是万中无一的天才。

关键这小女子尊师重道,品行俱佳,清诀尊者一直是把她当做下一任宫主来培养的。

因为雪宫隐世多年,清诀尊者对于这名弟子庇护有加,外界对其知之甚少。”

秦云昭眉头微微挑动,似乎若有所思。

“雪宫?雪宫满门皆为女子,已经隐世避居昆仑多年,你小子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

风四尴尬一笑,解释道:“我年轻时曾经和雪宫的清诀尊者有过一段情缘。”

秦云昭一脸心领神会的砸了咂嘴,调侃道:“哦......所以这丫头不会是你的私生女吧?”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