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书后反派大佬他沦陷了

穿书后反派大佬他沦陷了

绛色铃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巫轻云本是一个普通白领,因为一场车祸穿进了一部古早文里,并且绑定了虐渣打脸系统。哪知道系统出现问题,竟然让她多活了一千年!为了改变书中女配的悲惨结局,她重新出山来到都市。巧合的是,刚开局就遇见那位病娇男主,巫轻云不光搭了车,同时还赠了药。且看鬼马少女如何攻略病娇大佬……

主角:巫轻云,明中缘   更新:2022-07-15 23: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巫轻云,明中缘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书后反派大佬他沦陷了》,由网络作家“绛色铃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巫轻云本是一个普通白领,因为一场车祸穿进了一部古早文里,并且绑定了虐渣打脸系统。哪知道系统出现问题,竟然让她多活了一千年!为了改变书中女配的悲惨结局,她重新出山来到都市。巧合的是,刚开局就遇见那位病娇男主,巫轻云不光搭了车,同时还赠了药。且看鬼马少女如何攻略病娇大佬……

《穿书后反派大佬他沦陷了》精彩片段

剑城十二月,天气雨多晴少,一辆华贵黑车已经在山里打转了好几圈。

车里的司机急得冒出了一身冷汗。

他叹着气向后座的男人报告:“二爷,我们迷路了,现在天色已晚,您看?”

后座上,男人穿着立领风衣,因天色昏暗,只露出一截下巴来。

随之浑厚的男中音慢慢响起:“去联系忠叔,今天看来找不到人了,先回去再说。”

司机这才裹紧棉衣钻进车里,拿了手机拨号码过去,却打不通了。

“二爷,情况不妙,山里没有信号,只怕今晚得在这儿休息了。”

山上降温很快,今晚如果要在这里过夜,只怕难熬。

谁能想到堂堂明家二爷出来寻找神医,却碰上这么个左右为难的情况!

正当司机愁眉不展之际,一个轻快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咦!你们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巫轻云打着一把油纸伞,肩上背着小布袋包从山坡上走来。

山上很快起了迷雾,这突然出现的少女一身轻飘飘地,似仙似精怪,实在古怪!

她的脚步实在轻巧得很,大冬天也只穿了两件薄衣服,似乎一点也不惧寒意,两只眼睛黑如点漆,正好奇地看着车里的两个人。

司机紧张地看向后座的明中缘,见他没发话,才把车窗摇下来,朝少女打探情况,

“小姑娘,你住在山上吗?这附近有落脚的地方吗?”

巫轻云摇头:“我也是从深山里出来的,这里方圆百里都没人,不然我早就坐便车出来了。”

司机一时哑然失笑,就这小姑娘还从山上走出来?

巫轻云绕着车看了两圈,却没发现车里坐着的男人一直在不动声色地打量自己。

她想起身上还有任务在,笑眯眯地凑到司机面前,提了条件:“师傅,你们也要下山吧,可以捎我一程吗?我认路哦!”

“这……”司机做不了主,直接往后座的男人那边看,“你还得问我们老板才行。”

巫轻云这才看清楚后座的男人,一张端正秀茂的脸,穿了厚衣服依旧围绕着冷清之气,或许是和他那双似无波古井的眼睛有关。

这眼神沉寂又没落,像一片过往的光阴飞逝而过。

巫轻云只看了一眼,心里莫名地有些触动。

等了半分钟,明中缘收回目光,直接拒绝,“不行!”

啊这!

巫轻云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哼哼了两声,才给车让路。

司机也不敢多嘴,立马发动车开走了。

山上的路口窄,雾气腾腾的,司机打起十二分精神看路。

可奇怪的是,车一路磕磕绊绊地慢行,最终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真是见鬼,导航都失灵了!”

司机急得爆了粗口。

“嗨!”

早在一旁等了许久的巫轻云又凑了过来。

这下司机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回头看向后座的男人。

“我能指路哦!”

巫轻云再一次提醒,她就不信还赶不上这趟及时车!

男人撵了几下手腕上木珠,只好点头。

“多谢!”

巫轻云很快钻进了副驾驶座上。

明中缘看了眼神色如常的少女,才对司机命令道:“那就开车吧!”

司机只得认命地发动车,这不,直到车子打了个弯,沿着山路缓缓开动时,他心里开始发毛。


太怪了!

之前的山路很不好开车,不仅碎石多,还有很多莫名的草木横斜出来,可这个女孩一上车,山雾都没了,路上也平坦不少。

更别说这个突然出现在山野里的美貌女孩!

这一天发生的怪事,够司机回去和同行说个三天三夜的故事会。

司机这才心有戚戚地打开车灯,听着少女的指路,不禁问道:“看你这么熟悉山路,小姑娘一直都住山上吗?”

巫轻云点头:“是呀,麻烦您送我到湛江路的第二个红绿灯那里。”

“额……”司机倒不接话了。

巫轻云知道后座的男人才是主子,又眨着亮晶晶的双眼往后面看过去。

明中缘用手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檀木佛珠链,阴影罩住他大部分脸,嘴唇很湿润,看不清他是不是在笑,只见两个嘴角旁隐隐现出小梨涡来,显出有种妖异的艳色。

巫轻云看得眼睛都直了,只觉得这个男人看着很美味。

她活了一千多年,头一次看到这样面容端方秀气的男人身上,一时会有这般姝艳的颜色。

更让她无法忽视的是,这个男人身上沾染着和她身上同样的气息。

有种温暖的气息由内而外地溢出来。

想到自己以后要做的事,巫轻云并没有出声提醒。

直到明中缘发出声音打断了她的遐想:“送她去。”

车内一时寂静许久,直到车停到了她要去的目的地。

为了表示感谢,巫轻云从包里拿出一个小黄色布袋:“这里面你所需要的东西,再见!”

男人这才抬眼看她。

司机见状,自然亲热地接过小布袋,道了声谢。

巫轻云这才重新打开油纸伞,慢慢消失在夜色里。

车一路前行到一座庄园外,突然一个趔趄,打了个弯才停下。

明中缘从司机那里拿过小布袋,两指夹出两颗褐色的小药丸来。

“这是,药?!”

司机震惊极了,“这小姑娘是什么来历,怎么送给二爷这个?”

明中缘也没想到,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我现在想检测一些东西,你在哪里?”

而巫轻云一路摸索到一家带了花园的别墅前,按了三下门铃。

开门的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看见来人一副防备的样子:“你是谁啊?要找谁?”

巫轻云关上油纸伞,一张灵动出尘的笑脸露出来,她扬起下巴点名:“找巫国栋,你就说巫轻云回来了。”

女人面色一惊,恼怒地骂道:“你这小姑娘家家的,晚上还来找事,你算哪根葱,别以为说自己姓巫,就可以来巫家碰瓷!”

“像你这样的小骗子我见多了,赶紧滚吧!”

女人门也不开,一挥手就气呼呼地进了别墅。

巫轻云一点也不恼,拿出手机给人发了条短信过去。

不到两分钟,一个白发苍苍的六七十岁的老人从别墅出来,激动地大喊:“唉哟!我的小祖宗,你可算下山了!快来快来,刚好赶上饭点!”

他身后跟着两人,其中一个风韵犹存的少妇惊异地问:“爸爸,您老糊涂了不是?这个小丫头哪里是什么祖宗!”

巫国栋恨铁不成钢地瞪过去:“这家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赶紧闭嘴吧,惹恼了小祖宗,你还想不想活了!”

“赶紧开门迎人进来啊!”


“我说小栋啊,你这能力是越来越不行了!”

巫轻云进了别墅里,一路打量着屋里的精致装饰,眼里噙着失望,摇头晃脑地批评站在她面前的老人。

巫国栋被说的老脸一红,低头主动承认:“还是祖宗眼尖,最近二十年来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咯!”

跟在他们身后的少妇脸都气白,指着巫轻云问:“爸爸,这个人是谁啊,她对你这么不敬,为什么还要请她进来!”

巫轻云这才正眼瞧了她:“小栋,这是你儿媳妇吧?你呀,选儿媳妇的眼光也不好!”

少妇就是巫家儿媳妇孙芬,她听得脸色都变了。

“是是是,祖宗先用饭吧?”

巫国栋对着巫轻云讨好地笑,又示意其他人闭嘴。

再次见到巫轻云,他仍不得不感慨,这二十年前遇见的少女仍没有多少变化,依旧是一副十八岁的样子!

当年,巫轻云对他有知遇之恩,在巫国栋穷困潦倒的时候,是巫轻云给了他一门实业的技术,才会让巫家成为剑城里的小豪门。

原本两人缘分就要到头,可巫轻云前天联系他,说她要下山暂时没住所,所以才找到巫国栋帮忙。

条件是,巫轻云要护巫家十年顺风顺水。

这不是亏本买卖,对双方来说都有好处。

毕竟她只是过来走一下剧情的。

巫轻云轻笑着,说明来意:“我不是来吃饭的,是来巫家住的。”

这话一出,巫家儿媳和巫家孙女纷纷表示不同意。

孙芬抓着巫国栋的袖子,气的几乎昏厥过去:“爸爸,你可不能答应,这个女人跟我们巫家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要住在我们家!”

尤其是巫轻云年纪看着不大,可她长相实在出彩,对孙芬和巫蓉蓉都是威胁。

可巫国栋跟中了邪似的,充耳不闻,还训斥了她一顿,领着巫轻云上楼看房间去了。

孙芬的女儿,巫家孙女巫蓉蓉面色发白,哭着问:“妈,爷爷这是怎么了?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她说她叫巫轻云,难道是爸爸在外生的私生女不成?”

巫蓉蓉如今十八岁了,刚上大学,在家里是千娇万宠的宝贝疙瘩,谁知道今晚上,有人居然抢走了她爷爷的关注,还要住进自己家里,这可真是太气人了!

孙芬眼神一厉:“他敢!你爸爸没胆子在外边乱搞女人,这巫轻云要真是私生女,看我整不死她!”

她当初费尽心思嫁到巫家,就是图巫家家大业大,谁要是敢动她的地盘,就怪不得她动手了!

想着,孙芬才拿起手机给巫伟业打电话。

别墅二楼上,巫轻云站在一个大卧室里,看着这装修和家具,满意地点头。

“小栋啊,这里我挺满意的,这次我回来有一件事要办,你得给我好好安排。”

巫国栋看到她满意,更加讨好了:“小祖宗,别说一件事,只要是我小栋能办到的,一百件我都答应!”

巫轻云被他逗笑了:“我知道你也难,就是件小事,我要去华东学院上大学,你给我安排吧。”

巫国栋一愣,这天赋异禀无所不能的小祖宗怎么好好的要去念书呢?

就算她想学习,这里也没人能教得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