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八零下堂嫌妻是大佬

重生八零下堂嫌妻是大佬

小猪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晓丽本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现代女青年,一不留神穿到八零年代一个新媳妇的身上。原主惨遭前夫抛弃,后来屡次被人欺骗感情,最终悲惨离世。苏晓丽赶上了好时候,正巧在原主重生后穿越过来!看着墙上的大红喜字和那个怯生生的男人,她决定替原主活出个美好人生……

主角:苏晓丽,陆沉骁   更新:2022-07-15 23: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晓丽,陆沉骁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八零下堂嫌妻是大佬》,由网络作家“小猪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晓丽本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现代女青年,一不留神穿到八零年代一个新媳妇的身上。原主惨遭前夫抛弃,后来屡次被人欺骗感情,最终悲惨离世。苏晓丽赶上了好时候,正巧在原主重生后穿越过来!看着墙上的大红喜字和那个怯生生的男人,她决定替原主活出个美好人生……

《重生八零下堂嫌妻是大佬》精彩片段

“沉骁的新媳妇上吊了!”

如同一声乍雷,平静的陆家村沸腾了,爱看热闹的大娘大婶小媳妇儿们,纷纷放下手中的饭碗往陆沉骁家跑。

沉骁妈沈翠英正指着瘫软在地上的小媳妇儿大骂,“你这个祸害,要死回你娘家死去,别脏了我们家!”

漂亮的新媳妇儿长长的眼睫毛扑闪了几下,目光渐渐聚焦,虚弱地看着眼前这个对她破口大骂,唾沫星子横飞的中年女人。

“好在人没死。”邻居们松了一口气。

沈翠英依旧大声骂着,“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仗着脸蛋好看,到处招蜂引蝶。

名声那么坏,哪配得上我那么优秀的儿子?赶紧回你娘家死去,别在这儿寻死觅活坏了我儿子的名声。”

新媳妇苏晓丽没应声,目光扫过屋里掉了漆的六尺大柜,写着第一生产大队的蛇皮口袋,墙角那半斗土豆,墙上挂的牛笼嘴,以及印了大红牡丹花的搪瓷脸盆。

目光再次看向这个突然从老婆子变成中年妇女的沈翠英,她意识到自己穿越重生了,还是与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

原主活到四十岁,虽然美貌,却没什么本事,被迫跟前夫陆沉骁离婚之后,又被其他男人骗财骗感情,落得个孤独病死他乡。

临死的那段时间,才懊悔不已。

感受着脖子上窒息般的疼痛,她知道自己重生在了原主嫁给陆沉骁的第二天,1980年的5月1日。

原主耍了个心眼儿,故意让陆沉骁撞见自己洗澡,然后跑到他单位找领导以名誉受损要挟,如愿嫁给陆沉骁。

可人家根本对她不感兴趣,新婚之夜连新房都没进,得知她使诈算计了他之后,更是十分恼火,要和她离婚。

她如何都不同意,陆沉骁直接回医院,说永远不回来了,她便上演了这一幕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

也难怪陆沉骁瞧不上她,人家有那个资本,他不仅长得英俊,而且医科大学毕业,分在了县中心医院当医生,端着金饭碗,一辈子都有保证。

像他这样的条件,可是十里八乡多少姑娘想嫁的对象。

而她苏晓丽,虽然长得美若天仙,可除了这张脸,恐怕也没有其他能拿得出手的。

她的美貌吸引得村子里大壮二牛之类的眼都直了,而陆沉骁那样优秀的男人,觉得她一没学历二没本事,就是个绣花枕头草包一个,没有一点内涵。

原主特别后悔着上辈子浑浑噩噩,还不珍惜自己,仗着生了一张美艳的脸却打了一手人生的烂牌。

既来之则安之,如今听着耳边噼里啪啦的骂声,她心头也为原主升腾起重活一世的喜悦。

沈翠英见苏晓丽不吭声,更加变本加厉地骂起来,“你妈就是朵不安分守己的狐狸精,生下你这个狐狸精,都不是好货。

你爸跟你后妈生下那对双胞胎傻子,就是对你们一家烂人的报应!”

苏晓丽的脸色顿时变了,“你骂我拉扯我家人干啥?”

“呸。”沈翠英往地上啐了一口,“谁让你算计祸害我儿子?”


“他大学毕业,又是医生,长得又一表人才,应该娶的是城里的女大学生,最起码是端铁饭碗的。

可你,就是个没本事的村姑,模样长得再好看,也是驴粪蛋子外面光。你根本配不上我儿子,还不赶紧跟他离婚,从我们家滚出去。

要死死你家,或者去外面跳井跳河,可别给我们家添晦气。”

想起自原主上辈子死活赖在人家不走,费尽全力讨好他们一家人,最终还是没有得到陆沉骁的心,苏晓丽真为她不值,甚至“自己都觉得自己贱”。

本想立刻就去办离婚手续,可看着沈翠英这么轻贱自己,越骂越难听,把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她心头不由升腾起一股火。

“离不离婚是我和你儿子的事,你越闹腾我越不离,就碍你的眼。”她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来往外走。

“你不离试试!”沈翠英追出来站在门口手叉腰,“你想吊着我儿子,门儿都没有。”

“我这就去县医院找你儿子。”她故意气沈翠英。

“你敢!”沈翠英冲出来要拉扯她。

“你敢动我一下试试!”苏晓丽对她怒目相视。

沈翠英一愣,这绣花枕头之前没事就往他家跑,对她百般讨好,买这送那的,一张脸笑得跟朵晓丽儿似的。

她还以为这草包没脾气,没想到她瞪人一眼,眼神里竟然带着犀利的光。

沈翠英没再向前走,指着苏晓丽说,“赶紧滚,别再让我看见你。”

看着那张大饼胖脸和不断口吐莲花的嘴,苏晓丽冷笑,“好像谁很稀罕看见你似的。”

她说完,就大步走出去,腰杆挺得笔直。

上一辈子,原主活得太窝囊,这一辈子就让她这个新世纪女精英帮原主挺直腰杆活出个人样来。

看着新媳妇走了,站在大门外看热闹的邻居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沈翠英啪地一声关上了门,恨不得把门框摔断。

苏晓丽顺着长满野草的村道往前走,娘家就在邻村,两个村子隔了50多亩的庄稼家。

玉米已经有一人高了,正是扬花的时候,微风吹来,空气中都是淡香。

她深吸了一口气,脖子上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些,混沌的大脑也渐渐清晰。

正想着前世的那些事,只见前面岔路上突突突使过去一辆手扶拖拉机,拉了一车农肥。

后面车厢的边缘上扒拉了四五个七八岁的小孩,一个个十分兴奋。

苏晓丽一眼便认出其中那个穿得像叫花子似的,鞋都掉了一只的男孩,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狗蛋儿。

“狗蛋儿,下来,危险!”苏晓丽大喊着跑着追。

狗蛋儿一回头,那张脸脏得都看不出模样,还拖了一条长长的鼻涕。

拖拉机停了下来,几个小孩跳下来一哄而散,狗蛋儿也跟在后面跑了。

“狗蛋,等等姐。”苏晓丽追着他。

几个小孩儿跟小皮猴似的,窜进玉米地一会儿就不见了。

苏晓丽气喘吁吁也没追上,便继续往前走。

想起她前世对两个傻弟弟造的孽,她的心像被针扎了似的。


她亲妈生下她和弟弟后,嫌家里穷,和别人跑了,他爸觉得两个娃没人照顾实在可怜,又娶了个女人进门。

继母是个厚道人,对他们姐弟俩着实不错,知冷知热地照顾着,里里外外干活一把好手,可谁知好人没好命。

三年之后,继母生了一对双胞胎,不知道是不是胎中没长好的原因,两个男孩一对傻子。

老大轻一点,成天拖着大鼻涕满村子跑,鞋掉了也不知道捡。老二重,八岁了还躺在炕上,吃喝拉撒都需要人照顾。

悲催的命运还是后面,她爸和后妈为了这俩孩子操劳了近二十年,在一次赶集卖农货的途中,驴车连人带货翻沟里了,两人都撒手走了。

她爸和继母出了事后,两个傻弟弟没人管,她这个当大姐的迫于压力照顾着。

看着他俩把家里弄得一团糟,这日子都没个盼头,她实在崩溃,照管了几天就不耐烦了。

不想让他俩影响自己的生活,她哄傻弟弟说带他们赶集买好吃的,让相好的开着拖拉机带着他们进了城,扔在福利院门口。

毕竟是亲弟弟,虽然扔了,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惦记,几天后,就叫人去打听,如果他们在那里有人管着,她也就放心了。

谁知道打听到的结果是,行动不便的狗剩被收留在福利院,轻些的狗蛋人家根本没见着。

或许放那儿没多久,他就跑了,从此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狗蛋成了苏晓丽一块心病,无数次梦到他在街上跑时被车撞了,掉河里淹死了,摸电线被电死了。

她还梦到她爸和后妈为了这个傻儿子哭着怨恨她,死不瞑目。

她无数次从噩梦里惊醒,直到临死前,都带着忏悔。

重生到了八零年,今年狗蛋和狗剩才八岁,她这个没心没肺的大姐还有机会好好弥补他们,再不会犯前世的错。

她爸和继母刘姨还活着,她也要好好弥补前世亏欠他们的孝敬。

一边走一边想着,忽听身后一阵粗重的呼吸声。

还没来得及回头,一只胳膊就从背后伸过来勒住她的脖子,使劲把她往玉米地里拖。

“谁?你要干什么?”苏晓丽吓了一跳,大声挣扎着喊。

那人力气很大,很快就把她拖进玉米地深处,直接按倒在地上,就开始扒衣服。

苏晓丽这时才看清那人的脸,他长得五大三粗,壮得跟牛一样,看着面生,应该不是附近这几个村子的人。

此时并不是农忙,这么大片的玉米地,定是连个人影都没有,苏晓丽知道自己喊救命也是无济于事。

她挣扎着威胁他,“我可是陆沉骁的媳妇儿,你要敢碰我,他饶不了你!”

黑壮男人嘿嘿一笑,“陆沉骁可是方圆几个村子响当当的,没他发话,他媳妇我还真不敢碰。

他说不想要你,新婚之夜都没碰过,把你送我了,你以后就跟了我吧。”

他眼里带着恶狼般的绿光再次猛扑。

刚重生过来就要被祸害,苏晓丽绝不甘心,一边奋力反抗,另一只手在地上摸索着,捡起一块石头猛砸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