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你是人间惊鸿客

你是人间惊鸿客

苏月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蓠是个“疯子”,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傻子!她一直生活在贫民窟里,美艳的外貌与周遭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为了摆脱这样的生活,也为了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她带着秘密来到了肖广白的身边。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无论那个男人有多么精明,最终还是拜倒在了她人畜无害的笑容之下……

主角:江蓠,肖广白   更新:2022-07-15 23: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蓠,肖广白 的女频言情小说《你是人间惊鸿客》,由网络作家“苏月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蓠是个“疯子”,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傻子!她一直生活在贫民窟里,美艳的外貌与周遭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为了摆脱这样的生活,也为了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她带着秘密来到了肖广白的身边。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无论那个男人有多么精明,最终还是拜倒在了她人畜无害的笑容之下……

《你是人间惊鸿客》精彩片段

他的眉目是清冷的,即便戴着眼镜,也能让人感受到那种生人勿近的压迫感。

他甚至都没有正眼看她,不屑,或是觉得没有必要。

当然,他有傲慢的资本。

在江蓠二十多年的人生里,肖广白是她这种下水道里的老鼠一样的人,遥不可及的存在。

不过现在,这个人就坐在她的对面。

“离开他,你想要多少钱?”肖广白把一叠照片扔在江蓠面前,并未抬眼,甚至连一个字都懒得多说。

江蓠低头看了一眼,照片里是她和一个中年男人,他们离得很近,看上去动作有些亲昵。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江蓠紧紧揪着衣服下摆,小心翼翼地看着肖广白,声音怯怯。

她的反应似乎早在肖广白的预料之中,他冷笑一声,伸手推了推眼镜:“我知道你的生活环境,你想傍个男人,我可以给你介绍,但是,他不行。”

听出他语气里的轻视,江蓠本就苍白的脸上更加没了血色:“肖叔叔是对我很好,可是我是把他当长辈尊敬的!”

肖广白见过很多撒谎的女人,无论她们装得多楚楚可怜,哭得多梨花带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可是在江蓠的眼神里,他却看不到表演的成分。

肖广白凝眸,认真地看向江蓠。

她的五官真的算不上精致,顶多是耐看型的,她很瘦,脸色也有些过于白皙,看起来病恹恹的。

白体恤,牛仔裤,虽然有些旧了,但洗得很干净。

齐耳短发,素面朝天,完全就是个高中生的模样。

这么普通的女人,丢在人群里,丝毫不起眼。

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大概是她的眼睛,她的黑瞳部分比眼白部分多,看起来黑白分明,就如小婴儿般纯真无害。

看着这样一双眼睛,任谁都无法把她跟小三这种词联系在一起。

肖广白看了她很久,似乎想在她身上发现一些端倪,可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直到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渐远,江蓠微微转身,看着关上的门,唇边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她的手里,是肖广白刚经过她身边时,她顺来的皮夹。

江蓠跑回桥洞底下,见有几个小男孩儿正嬉闹着向南星丢石子,南星吓得一边躲一边惨叫。

江蓠立刻从地上捡了根树枝,跑过去挡在南星前面,冲几个男孩儿挥舞:“干什么你们,滚!”

“一个傻子,一个疯子!”男孩们朝她做着鬼脸,然后一哄而散。

南星手臂上被砸了好几块淤青,可是看着江蓠脸上的怒气,她硬是把眼泪忍住了:“篱篱,不气,我不疼……”

江蓠原本也不是生南星的气,但她没多解释,只是弯身收拾了一下她们的东西,拉着南星就走:“我有钱了,给你买好吃的。”

逛了几家高档的专柜,却什么都没买,江蓠看着兜里仅有的钱,再看看对着橱窗里的蛋糕流口水的南星,拉着她走进了店里。

南星哪里进过这么高级的地方,更没有见过这么多琳琅满目的糕点,她抓着江蓠的手,高兴地叫道:“篱篱,篱篱,这个红的是什么,可以吃吗!”

听到她的声音,旁边的人都立刻投来异样的目光,一个年轻男人对身旁的朋友毫不避讳地笑道:“长得这么好看的妞,可惜是个傻子。”

他戏谑地笑着,表情也有些猥琐。

南星像受了惊的小猫,立刻躲到了江蓠身后,不安地咬着手指。

江蓠轻柔地拿开她的手,把餐盘和夹子放到她的手里,安抚道:“想吃什么你自己选。”

看着南星放下了戒备,开始挑选糕点,江蓠走到那个男人面前,用只有他们能听到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以后说话小心点,你该知道吧,傻子杀人不犯法。”

她的声音很轻,脸上甚至还带着笑,可是她的眼神,那种彻骨的阴冷,像是随时要把猎物撕碎的野兽一般,硬是让男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出了蛋糕店,江蓠带着南星沿着路边走。

有人在跟着她们,她知道。

在经过一条暗巷时,江蓠的胳膊忽然被人抓住,她刚想喊,嘴巴也随即被身后的人捂住。

南星也跟她一样,她们几乎是同时被人制住的。

是刚才蛋糕店里那两个男人。

把她们拖进巷子深处,那两人放开了手,倒也没有别的动作,只是双手抱肩,像看猎物一样看着她们。

没有了束缚,江蓠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一步过去,将南星挡在身后,蹙眉看向这两人。

他们就堵在前面,背后是死路,直接跑肯定是不行的。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完全不在她的计划之内,但在她看这两人时,脑子里至少有几十种方法能让他们吃到苦头。

她也差点就实施了,然后她瞥到了街口隐隐约约停的那辆车,才明白他们出现在这儿根本不是意外。

“你们想怎么样?”江蓠眼里全是恐惧,加上她苍白的脸色,真就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之前被她警告的男人不由得愣了一下,确认般看了她一眼,才又笑道:“刚才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这会儿害怕了?”

看他靠近,江蓠惊声尖叫:“你别过来!”

“我就过来怎么了?”男人大概觉得被挑衅了,她越这么说,他就越是得寸进尺地贴了上去,甚至还想伸手去摸她的脸。

他的同伴在后面小声提醒:“诶,我们不用做到这个地步吧,那个人不是……”

可能是意识到说漏了嘴,同伴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那个人也不是什么好人!”男人说着,用力扣住江蓠的脖子,就要亲她。

江蓠是真的在拼力推开他,奈何她确实没什么力气,而且今天她活动量太大了,这会儿胸口开始隐隐作痛。

“篱篱,篱篱……”南星见这阵势也被吓到了,大声哭着想拽开那个男人的手臂,却反而被打了一巴掌。

从遇见南星,江蓠还从来没让她受过这样的委屈,她心口更难受了,感觉快要喘不过气来。

一个人在这时候走了过来,把他的手机屏幕朝向那两人,声音沉稳而有力:“刚才你们做的事,我都已经拍下来了,不想让我报警,就立刻离开。”

江蓠他们所在的区域,是被周围大楼挡住的一片阴影区,而他却站在光里,耀眼而夺目。

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过往,江蓠觉得她也会被这样的肖广白迷倒的。

“我的钱包呢?”肖广白的语气淡淡的。

“什么钱包,我不知道……”江蓠额头上已经疼出了冷汗,但她还记得自己预想好的台词。

肖广白微怔,随即也就明白了,他所看到的,只是她想让他看到的。

说不清是真的晕眩,还是假装的,在他向她走过来时,江蓠的身体忽然就软了下去。

见她倒在地上还一直紧紧按着胸口,呼吸也很急促,肖广白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蹲在她身边,轻声问道:“带药了吗?”

江蓠微微点头,手指动了几下,却根本抬不起来。

肖广白看到她牛仔裤一侧的口袋鼓起,应该装的是药瓶,浅声说了句:“冒犯了。”

倒出一颗硝酸甘油给她含在舌下,等她气色略有好转,肖广白伸手将她抱了起来,向他的车走去。


肖广白刚把江蓠放到后排座椅上,准备直起身时,他的袖子忽然被拽住了。

“麻烦……别丢下南星……”江蓠声音微弱地乞求。

她很难受,如果不是那颗硝酸甘油吊着,恐怕人已经昏厥过去。

可她潜意识里还在担心南星,一个原本跟她毫无关系的人。

肖广白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似乎若有所思,然后转身对站在后面急得满头大汗的南星说:“上车。”

把江蓠送进了急诊室,肖广白沉思了片刻,还是给肖景天打了电话。

反正就算他不打,肖景天也很快就会知道的——跟着江蓠的,何止是他。

打完电话,肖广白回到急诊室门口,看到一个病人家属正训斥南星,也不知道已经训了多久,南星低着头搓着衣角,紧咬着唇不敢吭声。

肖广白把南星叫了过来,她努力控制着眼泪,但声音明显哽咽:“我没有乱动,我只想看看篱篱……”

肖广白倒也没多看她,只是向前走了一步,自然地将南星挡在了身后,语气平淡地对那个人说:“您在这里大喊大叫,是想让医生分心吗。”

那人当然看得出肖广白身份不一般,他刚才是看南星智力不行,才把情绪发泄在她身上,现在肖广白明显是护着她,也就不敢再纠缠了。

肖景天来得很快,大概是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路上了,肖广白也从来没在他脸上见到过那么急切的表情。

“你怎么会跟她在一起的,你都跟她说什么了,是不是你妈让你找她麻烦的!”肖景天一上来就劈头盖脸地一顿质问。

肖广白像是习惯了,也不反驳,只轻声说:“您如果不想让我妈知道,就把人藏得严实一点儿,别让她发现。”

“你说什么?”肖景天听出了些奇怪的意味,反应过来,不觉蹙眉,“你以为我在外面养女人?”

肖广白不置可否。

肖景天没说话,看到江蓠从里面被推出来,才立刻上前看着她,小声叫道:“篱篱,听得到我说话吗?”

那么小心翼翼,像看着珍宝的表情,是肖广白以前从未见过的。

江蓠住进了VIP病房,这当然是肖景天的意思。

她还没醒,脸色苍白得几近透明。

“她是你在外面的私生女吗?”肖广白像在问一件跟他毫无关系的事。

看肖景天对江蓠的态度,他只能想到这种可能。

肖景天似乎对私生女这个词很抵触,回头瞪了一眼肖广白,却也没否认:“她是你妹妹!”

肖广白声音依旧平淡:“阮文竹女士只有一个儿子。”

肖景天噌地站了起来,却欲言又止:“这件事别让你妈知道。”

“可以,”肖广白一点没迟疑,“我在凌安区的房子也可以给她住,那是我用朋友的名字买的,我妈不会怀疑,那里安保系统也很好,很安全。”

“你想要什么?”肖景天问道,他此刻很清楚,在他赶来的这段时间里,肖广白已经想好了交换的条件。

“你撤出星火娱乐,并且承诺以后绝不干涉星火的运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