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夜夜狂欢残疾老公太凶猛

夜夜狂欢残疾老公太凶猛

小漂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终身幸福,云诗诗决定放下尊严去求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她曾经在意外中与墨大总裁产生了纠葛,事后男人说会娶她为妻,可那时她心高气傲,说出了很多伤害对方的话,并且拒绝了求婚。万万没有想到,当她回到家中之后,父母竟然要她代替假千金嫁给一个老头子!为了及时止损,云诗诗决定找到墨大总裁负荆请罪……

主角:云诗诗,墨煜呈   更新:2022-07-16 00: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诗诗,墨煜呈 的女频言情小说《夜夜狂欢残疾老公太凶猛》,由网络作家“小漂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终身幸福,云诗诗决定放下尊严去求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她曾经在意外中与墨大总裁产生了纠葛,事后男人说会娶她为妻,可那时她心高气傲,说出了很多伤害对方的话,并且拒绝了求婚。万万没有想到,当她回到家中之后,父母竟然要她代替假千金嫁给一个老头子!为了及时止损,云诗诗决定找到墨大总裁负荆请罪……

《夜夜狂欢残疾老公太凶猛》精彩片段

“大叔,我错了!”

“错了?堂堂云大小姐也知道错?”

“那你倒是说说,你错哪儿了?”

墨家客厅,云诗诗可怜兮兮的跪坐在德国进口的真皮沙发上,她全身湿漉漉的,来得路上刚淋了雨。

墨煜呈坐在轮椅上,两人视线平齐,他一双眸子仿佛淬了寒冰盯得云诗诗直打寒颤。

云诗诗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我不应该喝醉酒之后趁你腿脚不方便……占你便宜。”

“还有呢?”

“更不应该在占了你的便宜之后就跑了不对你负责……”

墨煜呈冷哼一声,“当初云大小姐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桥归桥路归路,成年人的游戏不必当真。”

云诗诗不知作何解释,她怕墨煜呈生气把她扔出去,于是偷偷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硬生生逼出两滴眼泪来。

又拉着他的袖子,求饶道,“大叔,我真的知道错了,你看,我今年才刚成年,你把我睡了,却不对我负责,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墨煜呈的拳头紧紧攥起,眼底带着一丝戾气。

她分明是在说谎!

墨煜呈调查过她,知道她主动上门是另有原因。

云诗诗见他不为所动,干嚎了两声,又假装抹起了眼泪。

一边抹还一边偷瞄他。

可墨煜呈始终冷冷的看着她,不发一语,完全没有要原谅她的打算。

看来,只能拿出杀手锏了。

于是,云诗诗费了好大一番劲从书包里拿出用布包着的东西,又小心翼翼翻开。

墨煜呈和管家同时愣住了——

榴...榴莲?

墨煜呈眉头紧皱,眸底尽是不悦的神色。

管家一看,暗叫不好,自家总裁可是最反感榴莲的味道。

却也只能尴尬的一笑说道:“云小姐,有心了,只是这赔罪礼物....”我家总裁不爱吃啊。

云诗诗没等管家说完,将榴莲放在地上,接着果断跪了下去。

榴莲角尖锐,云诗诗腿上被戳的生疼。

但她还是忍着痛说道,“管家叔叔,这不是用来吃的,这是用来惩罚我自己的,要是大叔还是不肯娶我,我就打算一直跪着不起来。”

管家在旁早已看不下去了,强忍着笑意看着跪在榴莲上的云诗诗打击调侃说道:“云小姐,你这赔罪方式也太特别了吧。你这是学古代的负荆请罪吗?”

云诗诗有点吃惊,抬了抬头:“管家叔叔,你怎么知道,我确实也带了荆条,要是大叔不喜欢,我可以换的。”

说完,打开书包将荆条码得整整齐齐放在地上。

接着又一脸认真的看向墨煜呈,跪在那里乖乖的等待着他的选择。

“哈哈哈哈哈,云小姐,我就没见过你这样....”

墨煜呈一道犀利锋冷的目光锁定到管家身上,管家被吓得立马住了嘴。

“好,很好!”

墨煜呈抿了抿唇,周遭的气温似乎又下降了几度。

他就没见过这么傻的女人!

哪有女人像她这样求人的!

她就不能主动....

“既然你想跪,就跪着吧。”

墨煜呈面容冷峻,说完便让管家推着他回了房间。

云诗诗欲哭无泪,我的道歉不是挺有诚意的吗!

为了自己后半辈子的幸福,她只能调整姿势继续乖乖的跪着。

她在赌墨煜呈心里还是有她的。

那晚,她喝醉酒不小心走错房间上了墨煜呈的床。

事后,墨煜呈不仅不怪她,还给了她一个亿说愿意娶她,可是她当时害怕极了,才会说了许多伤害他的话并且拒绝了他。

当她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之后,她发现,她的亲生父母,居然为了200万要把她嫁给一个年龄比她爸还大的糟老头子。

明明她才是爸妈的亲生女儿,就因为出生时被抱错,从小,她流落福利院,而云依依得尽父母宠爱。

等她好不容易回到家,却发现父母依旧偏心养女云依依。

云诗诗没有办法,心想与其被养母李月梅卖掉,她不如先把自己嫁了。

至少大叔肯给她一个亿,而且长得还这么帅!

房间里,管家颤颤惊惊的给墨煜呈按着腿,按一下,紧张的抬头看一眼墨煜呈黑着的脸,生怕被殃及无辜。

“她在外面跪多久了。”

管家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回少爷,一分钟。”

“一分钟?”

墨煜呈重复了一遍,眉头蹙起。

外面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墨煜呈想到她湿漉漉的可怜模样,又问,“管家?”

管家手上一哆嗦,连忙应道,“哎,少爷。”

“她跪多久了?”

“三……三分钟不到。”

才这么一会儿?

墨煜呈心里愈发烦躁,他怎么觉得她已经跪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管家隐约摸到他的心思,试探的问道,“要不……我请云小姐回去?”

“不用,她要那么喜欢榴莲就让她跪。”墨煜呈嘴硬。

管家摇了摇头,少爷这性子太倔,明明担心的要死却不肯低头。

就像那晚,其实明明是云小姐救了他家少爷一命,少爷心里也非常感激,可怎么也不肯告诉云小姐实情。

一直到现在云小姐都以为是她强迫了少爷。

外面忽然下起瓢泼大雨,管家起身将房间的窗户关上。

看着墨煜呈不安的脸,他犹豫半晌又问,“少爷,我看云小姐过来时淋了雨,刚才脸色就不太好,又跪着榴莲,你看……”

“她脸色不好?你怎么不早说!”

墨煜呈刚才只顾着生她的气,现在一想,她进来时脸色的确过分的苍白,而且榴莲刺那么尖,她这么娇嫩的腿怎么受得了。

墨煜呈心下焦急,也不等管家上手,自己推着轮椅就出去了。

客厅里,云诗诗脸色酡红,两眼将闭不闭的,身子歪歪扭扭的,明显是生病了。

云诗诗见他出来,立马挺直了身子,惊喜道,“大叔,你肯原谅我了吗!”

云诗诗的声音透着几分病态的苍白和无力,墨煜呈心疼。

“起来吧,跪着像个什么样子。”

云诗诗没动,墨煜呈声音又冷了下去,“怎么?还要跟我闹脾气?”

云诗诗嘴巴一嘟,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大叔……我腿又疼又麻,动不了,你帮帮我吧。”

一句话,成功让墨煜呈心软。

墨煜呈朝她伸出双手,将她拦腰抱起,放到自己腿上。

云诗诗顺势搂着他的脖子往他怀里蹭了蹭。

“大叔,你的怀抱好温暖呀。”

墨煜呈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

云诗诗脸上滚烫的温度透过布料传到他的皮肤。

他蹙眉,好烫。

“快去叫医生!”

管家立即去打电话。

墨煜呈推着轮椅将云诗诗送进房间,想让她上床休息。

可是云诗诗说什么都不肯放手。

她撒着娇,“大叔,你会娶我的吧。”

云诗诗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很好听,加上感冒,听上去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墨煜呈心疼,可是一想到她回来找自己是因为其他男人,他的脸又板了起来。

“云诗诗,你可想好了,嫁给了我,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我不会再给你机会逃跑。”

“嗯,这辈子我只要大叔一个人。”云诗诗坚定的点头。

墨煜呈紧绷的表情彻底放松下来,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半晌,他又小心翼翼的问道,“云诗诗。”

“嗯……”

“你爱我吗?”

云诗诗整个人被烧的迷迷糊糊的,根本听不清墨煜呈在说什么。

她头疼的厉害,用力的摇了摇头。

墨煜呈的呼吸一窒,眼里闪过一丝落寞和愤怒。

她果然只是想要利用他吗?

“云诗诗,刚才是你说要嫁给我的,现在你已经没有机会可以反悔了。”

说完,墨煜呈低下头,深深的吻了下去。

他的吻热烈而粗暴,带着浓重的惩罚意味。


云诗诗躺在床上,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膝盖上冰冰凉凉的,还有点刺痛。

她一低头,发现墨煜呈正小心翼翼的在给她擦药。

墨煜呈发现她醒了,收起棉签,又扔给她一份文件。

“醒了,就把结婚协议书签一下。”

结婚协议书?

云诗诗刚要开口,结果发现自己还换了睡衣?!

“别担心,你都快烧死了,我对病人不感兴趣。”

墨煜呈看出她的担心,嘴硬的解释。

云诗诗刚才烧的厉害,他到底是没对她做什么。

云诗诗松了一口气,还好。

接着她又拿起结婚协议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确定没问题,才在上面签了字。

“大叔,可以先不公开我们结婚的消息吗?我还在读书,不想在学校被人指指点点。”

“可以。”墨煜呈答应了。

“谢谢大叔,你真好!”

墨煜呈拿出一张卡,“卡上有一个亿,密码是你的生日。”

云诗诗呆住了,“大叔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

墨煜呈勾起了唇角,还以为她是个小财迷,没想到还是暴露了天真的性格。

他身为墨氏家族曾经的少主,家族的荣光,荣誉无数。

却因为一次意外,废了一双腿,被迫远走到东海市隐居。

他要结婚,当然会提前了解清楚云诗诗的背景。

墨煜呈握住她的手,“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

之后,墨煜呈派了人,将云诗诗送回了云家。

云诗诗浑浑噩噩地下了车。

她就这样把自己嫁了?

会不会太随便了?

云依依看到云诗诗从一辆奢华低调的豪车里下来,身上还穿着最新款的时装。

这可是她在杂志上看中的,全球只限量供应一百套,有钱都买不到!

云依依走了上去,“云诗诗,你被人包养了?”

云诗诗回过神来,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云依依。

在父母的眼里,云依依学习好,听话又乖巧,是他们的骄傲。

可云依依私底下丑陋的真面目,却只有她知道。

云依依居高临下,讽刺道:“你肯定是为了钱,跟又老又丑的有钱老头睡了吧?老头给你多少钱?该不会就给了你这么一套破衣服吧?”

云依依逼近一步,脸上表情狰狞,压低了声音道:“你是云家真正的大小姐又怎么样?我会抢走你的父母、你的身份、属于你的一切!而你,只配当我的踏脚石!”

说完之后,云依依就冷笑着等着云诗诗发狂。

但是这一次,她却失望了。

云诗诗非常平静地说:“这种偏心的父母,你抢走就抢走了,我无所谓。”

说完,她就绕开了云依依,朝着屋子里走去。

云依依错愕地站在原地,怎么会?

以前她每次刺激云诗诗,对方都会发狂,冲上来辱骂或者扭打她。

父母看到之后,就会更加厌恶云诗诗,而更加疼爱自己。

今天的云诗诗是吃错药了吗?

客厅里,父亲云海生和母亲李月梅都在。

李月梅见到云诗诗回来,脸色刷的一下就垮了下来,“云诗诗,你还有脸回来?你不是要离家出走吗?我还以为你翅膀硬了,跑出去就不回来了!”

你身上穿的这是什么衣服?你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的人的勾当?你要是敢做出丢我们云家脸的事情,你就给我滚回乡下去!”

“是不是你说的,只要我拿出两百万,你就不让我嫁人,同意我继续读书?”云诗诗面无表情地说。

她对这个家,对偏心的父母,已经彻底死心了!

李月梅冷笑一声:“你有多少斤两,我还不知道?就凭你勤工俭学,打几份零工,你就能拿出两百万?”

云诗诗一句话不说,直接放下背上的书包,哗啦啦往外面倒钱。

一扎扎百元大钞,堆积在地板上。

鲜红刺目,看得云海生和李月梅目瞪口呆。

“这里是两百万,以后你没权利做主我的婚事。”说完,云诗诗转身就回房了。

云海生怒道:“你给我站住!这些钱你是哪里来的?你是不是在外面偷来的?”

云诗诗低垂下眉眼,掩饰住了眼底翻滚的情绪。

这就是她的亲生父母。

在他们眼里,她低贱如泥,自甘堕落,连条狗都不如!

“我在外面给一家很有钱的人打工,钱是我跟老板借的,同意我毕业后打工还给他。这身衣服也是老板不要了,送给我的。”

云诗诗根本不想告诉父母实情,她对这个家已经失望透顶了!

在父母错愕惊讶的目光中,云诗诗面无表情地转身走了。

作为云家真正的大小姐,云诗诗的房间却在阴暗的阁楼,小小的杂物间改造的房间。

假货云依依却住在二楼最大、阳光最好的房间里。

云依依在学钢琴、学茶艺、学插花、学艺术的时候,

云诗诗在炸鸡店里打工,在KTV里当服务员,在当家教。

云依依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父母的宠爱,云诗诗得到的只有白眼和辱骂。

云诗诗深深吸气。

忽然间,她好想念大叔。

滴一声,有微信进来。

头像是一片黑色的剪影,昵称就一个字:墨。

云诗诗心跳加速,快速通过了验证。

墨:你还好吗?

云诗诗:大叔?

墨:嗯。

云诗诗:大叔,我很好!我把两百万给我父母了,他们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哈哈哈!

墨煜呈轻抚着手机,看着女孩发过来的一个大大笑脸的表情包,嘴角溢出了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

墨:别怕,我会帮你的。

云诗诗:大叔你真好!

墨:分享了一个地址。

墨:明天你到这里来找我。

云诗诗:好的,大叔!

她把手机贴胸口,甜甜地笑了。

……

有了那两百万,李月梅没有再提出,让云诗诗嫁人的事情。

晚上吃饭的时候,云海生长吁短叹的。

“哎!云氏要是能和墨氏集团合作就好了。哪怕墨氏集团只是区区一个东海市的分公司,从手里漏一点,就抵得上云氏一年的收入了!”

云诗诗心中一动,墨氏?

和大叔一个姓,该不会和大叔有什么关系吧?

云诗诗悄悄竖起了耳朵。

李月梅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叶少是不是一直在追求依依吗?叶家和墨氏一向有合作,让叶少帮我们牵线搭桥不就行了?依依,你说是不是?”

云依依自信一笑:“这没问题,我等会儿就给叶少打电话。”

“依依,你可真是我的贴心小棉袄!“李月梅不停给云依依夹菜。

云诗诗不屑地撇嘴。

那个叶少色眯眯的,就是一个卑微舔狗!

“云诗诗,你那是什么表情?“李月梅训斥道:“别以为放暑假你就能在家里享受,明天继续出去打工,我是不会帮你付学费的!”


“你放心,我会自己交学费,不会花你一分钱。”云诗诗吃完了,放下碗就走了。

“你看看她这是什么态度?她要是有依依一半懂事,我睡觉都能笑醒!”

在父母眼里,云依依是块宝,云诗诗是根草。

还是那种最低贱,可以随便踩的野草。

……

第二天,云诗诗按照墨煜呈给的地址,来到了墨氏集团大厦楼下。

咦?

真的是墨氏集团?

大叔和墨氏集团到底有什么关系?

云诗诗正要走进去,身后却传来了一道诧异的声音。

“云诗诗,你怎么在这里?”

云诗诗转过身,就看到云依依从一辆红色跑车上下来,她的身边站着叶志勇。

见到漂亮的云诗诗,叶志勇顿时眼睛一亮,“依依,这位美女是谁?”

云依依咬牙道:“这是我的姐姐,云诗诗。”

叶志勇整理了一下发型,用自以为是的语气说道:“云诗诗小姐,初次见面,我叫叶志勇。叶家你听说过吧?全东海市的建材都是我们家做的。”

云诗诗根本不想搭理,叶志勇那色眯眯的眼神让她恶心!

“我还有事,先走了。”

云依依眼珠子转了转,拦住了云诗诗,“姐姐,你来这里做什么?该不会是来打工的吧?”

“对啊,我就是来打工的。”

“你是来做保洁的吗?”

云诗诗皱眉,“我做什么,你管得着吗?”

“姐姐,你没钱跟我说啊,干嘛要这么作贱自己当保洁呢?”云依依捂着嘴笑了。

“她是做保洁的?”叶志勇露出嫌恶的神色,退后一步,“真恶心!她身上该不会有什么垃圾臭味吧?臭死了!”

云依依伸出纤纤玉手,把喝完的奶茶丢在地上,“拿去吧,扫干净点!”

云诗诗淡淡道:“我就算是来做保洁的,也比你卖身强。你身边吊了多少个男人,他们巴巴的给你送上名贵的衣服包包。我靠自己劳动赚钱,我不丢人!”

“哦对了,我不会告诉叶少,你手上这个包包是这张少送的。”

说完,云诗诗懒得搭理他们,走进了墨氏大厦。

“什么包包?依依,她说的是真的吗?”叶志勇不悦地问。

“才不是呢!这是我期末考试第一名,我妈妈奖励我的!”云依依委屈道。

“对不起依依,我应该相信你的。”

叶志勇捏了一把云依依的细腰,舔着唇说:“等会儿我帮你把生意谈成了,我们就去看电影吧!新开了一家情侣影院,效果很好。”

云依依娇笑着挡开他的手,“不要嘛,我妈不许我回去晚了。”

她在心里骂道:呸!跟你去黑漆麻乌的电影院,还不把老娘的豆腐吃光了?真当老娘傻啊!

……

云诗诗走进了墨氏大厦,被保安拦了下来。

“出去!出去!这里可不是高中生可以随便来的地方!”

云诗诗扎着马尾,背着书包,看上去青春活泼。

本来她也是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满脸的稚气未脱。

“是有人约我来的。”

“谁约你来的?”

“是墨先生。”云诗诗说出了大叔的名字,“他叫墨煜呈!”

两个保安对视一眼,随即不耐烦地挥手,“你开什么玩笑,我们这里忙着呢!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地方,赶紧出去!”

说着,那两个保安就要把云诗诗给赶出去。

正当云诗诗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张雅雅!”

云诗诗挣脱开保安,跑了过去,惊喜道:“张雅雅,真的是你啊!”

张雅雅是云诗诗高中班上的同学,张父在墨氏人事部当了个小主管。

张父趁着大学报道前这段时间,走后门把张雅雅安排进墨氏实习,帮张雅雅的履历镀金。

张雅雅上上下下扫了云诗诗一眼,问保安:“这怎么回事?”

保安知道她爸是人事部的主管,权利还挺大的,他们当小保安的可惹不起。

保安嗫嚅着说:“她说是墨总约她来的,我们以为她是在开玩笑……”

张雅雅挑眉:“墨总?我们公司的总裁?”

云诗诗不知道墨煜呈就是墨氏总裁,她根本不清楚大叔的身份背景。

她迟疑着说:“我不太清楚……应该……”

“应该?”张雅雅拔高了声音:“云诗诗,你在做什么春秋白日梦呢!”

云诗诗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你什么意思?”

张雅雅脸上表情嘲讽至极,挖苦道:“大家都是高中毕业,你看看我,已经能到墨氏集团来实习了,以后走出去,我也是有履历的人!

而你呢?还在这里演青春偶像剧,以为随便说一句要见我们总裁,就能引起总裁的注意吗?你还真是不自量力,笑掉人的大牙了!”

张雅雅在学校里就看不起云诗诗,常常在背地里嘲笑云诗诗是乡下来的土包子。

云诗诗居然这么不要脸,还敢说总裁约了她!

张雅雅撇嘴,总裁就算要约女人,那也只会约自己这种身材火辣的大美女!

“我把这事发到班级群里去,看看大家怎么笑话你!”

张雅雅一边拿出手机编辑消息,一边对保安翻了个白眼,“还愣着做什么?还把她给我赶出去!动作快点,否则我告诉我爸,你们都别想干了!”

云诗诗生气了,拿出手机打电话,“大叔,有人欺负你老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瞬,继而传来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你在哪里?”

“我在你给我的地址门口,有人欺负我,还要把我赶出去!”云诗诗的声音都哽咽了。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女孩压抑的声音,墨煜呈的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难受得要命。

“大叔,你是墨氏总裁吗?”

“是。”

“我是你老婆,我就是墨氏的总裁夫人,对不对?”

墨煜呈的唇角勾起,声音莫名愉悦,“对。”

云诗诗盯着嚣张的张雅雅和那两个保安,提高了声音,“我想要开除欺负我的人,可以吗?”

“可以。”

张雅雅把云诗诗当个笑话发到班级群里,引起了一群人的嘲笑讽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