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书生风流

书生风流

荣小荣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李钰是现代的理科男,意外穿越到了古代,脑海中的知识就是他的金手指,本想凭借着“知识财富”逆袭,在古代封侯拜相,成了一代伟人。哪曾想,宏图大业还未开始,他就被山贼抓住,成了压寨相公。对于这样的遭遇,李钰愤愤不平,他发誓要逃出山寨,然而,看到自家夫人的那一刻,他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主角:李钰   更新:2022-07-16 00: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钰 的女频言情小说《书生风流》,由网络作家“荣小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钰是现代的理科男,意外穿越到了古代,脑海中的知识就是他的金手指,本想凭借着“知识财富”逆袭,在古代封侯拜相,成了一代伟人。哪曾想,宏图大业还未开始,他就被山贼抓住,成了压寨相公。对于这样的遭遇,李钰愤愤不平,他发誓要逃出山寨,然而,看到自家夫人的那一刻,他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书生风流》精彩片段

睫毛抖动了几下,眼睛猛地睁开,李钰从噩梦中惊醒。

从床上坐起来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胳膊还在,腿还在,该有的都有------还好,没有缺少什么零件。

上上下下的都检查了一遍,甚至连裤裆里面都瞄了几眼之后,李钰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谁知道偌大的省图书馆,消防系统居然那么的差劲,三十七八度的天气家里根本待不住,李钰只不过是想去图书馆蹭蹭空调,顺便看会书提升一下逼格,没想到看着看着居然睡着了,等到他实在受不了被热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一个人。

他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是火焰,火势甚至已经蔓延到了他旁边的书架,要不是危急时刻他被热醒来,明天的头条新闻可能就会是“xx省图书馆意外大火,一男性读者午睡时葬身火海……”

反应过来的李钰,当然是立刻逃生,不过就在他爬起来跑向消防通道的时候,身旁一个巨大的书架就那么倒了下来,眼前一黑之后,李钰就没有了任何意识……

在那样的情况下,自己居然没有死,身体上也没有任何的伤势,李钰在心里面默默的为消防官兵叔叔点了一百个赞。

这么说,这里应该就是医院了?

不知道是哪家医院,床板居然这么的硬,躺在上面硌得慌,空气之中居然还蔓延着一股淡淡的霉味,不知道被单多久没洗了……李钰决定出院以后要给这家医院打个差评,用户体验太差。

四下里看了看,两块木板支成的简易床铺,一张破旧的不像样的矮桌,桌上放着几本破烂的线装书……连台电视都没有,这家医院的确破旧的可以……等等?桌角那是什么东西,油灯?

这家医院怎么……卧槽,这里是医院吗!

刚刚醒来的李钰,反应还有些迟钝,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这地方,哪里像是医院啊!

自己好歹也是病人,居然这样对待一个病人,李钰心头一股无名火起,从床上跳了下来,连鞋也来不及穿,光着脚跑了出去。

片刻之后,李钰站在从自家门口流过,清澈见底的小溪边,表情一脸懵逼。

溪水很清,年轻人的影子倒映在水里,吓跑了原本在这里嬉戏的游鱼。

水里的年轻人生的剑眉星目,丰神玉朗,皮肤白皙,身穿一身月白色儒袍,发髻高高挽起,端的是一个翩翩美少年,此等浊世佳公子,不知道会受到多少怀春少女的青睐。

就连李钰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长得简直是太好看了,李钰站在这里看了半个小时,觉得自己都快有了被掰弯的趋势。

但问题是,这个绝世花美男,他不认识啊!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

比这更严重的是,这家伙明明是自己的影子!

李钰拍了拍自己的脸,水里的年轻人也拍了拍自己的脸,李钰皱了皱眉,水里年轻人好看的眉毛也皱了起来,李钰一脸懵逼,水里年轻人的表情也像日了哈士奇……

“哈哈,我知道了,这是梦,我一定是在做梦!”

李钰哈哈大笑,狠狠的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痛感让他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从李钰身旁背着手走过的一个花白头发老者,一脸震惊的看着一边自己抽自己巴掌一边哈哈大笑的李钰,脸上的表情颇为的惊恐。

“这李家娃子,莫不是读书读傻了,得了失心疯不成?”

李钰现在没空理会这个从他身后走过的老头子,事实上还处于极度震惊状态的他也没看到老头,试着自己抽了自己几巴掌都没有从梦中醒过来,李钰终于双腿一软的瘫在了河边。

不久之后,李钰坐在河边,一只手托着下巴,双目无神,呆呆的望着水面。

此刻的他,很像一个哲学家。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哪里去?”

一个个复杂深奥的问题开始在他的脑海中一一浮现,在他已经快要思考到“生存还是毁灭”的时候,李钰终于清醒了过来。

来自二十一世纪,看过不知道多少小说和电视剧的他,在冷静下来思考了一阵之后,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猜测。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得先去证实一下。

低头再次望了一眼水中的倒影,看到的不是那张他已经看了二十多年的脸,李钰怎么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呸,小白脸!”

鄙夷的看着一眼水中的年轻人,向着水里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李钰身后的老者看到这一幕,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惊恐。

这辈子活了几十年,老者还是第一次见到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自己抽自己巴掌,末了还要对水里自己的倒影吐口水的人……

“这李家娃子,该不会是真的疯了吧?”

正打算找个人问问情况的李钰,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发须皆白的老头子站在他身后的小路上,用一种很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李钰见状心中一喜,总算是见到活人了!

脸上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和善的笑容,缓缓的走到老者的身边,问道:“大爷,请问现在是哪一年,这里是什么地方?”

李钰一开口,老者的脸色再次一变。

完了完了,看来李家娃子这是真的疯了,连自己都不认识,说的话更是胡言乱语,老者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李钰看到老者脸上的表情,还以为他没有听清,毕竟老人家耳背也很正常,刚要开口,像是想到了什么,略一思忖之后,才再次开口问道:“敢问这位老……老人家,如今是何年何月,这里又是何地?”

这一次,老者终于听懂李钰说的话了。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老者脸上的表情无比的惋惜。

真是想不到,这么灵醒的娃子,模样也是俊俏无比,却是读书读傻了,竟然连这些东西都能忘记……

本以为他以后读书若能出息,说不得以后还能光耀门楣,李家村也与有荣焉,自己再将未出阁的孙女嫁予他,可现在------唉,老天爷,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远远的看到对面走过来两位扛着锄头的壮汉,老者连忙对他们招了招手,大声喊道:“大壮,你们兄弟俩赶快过来,这李家娃子怕是患了失心疯,千万别让他乱跑,快把他抓起来!”


看着用一副呆呆表情望着自己的李家娃子,老者退后几步,心中更加警惕。

这种表情他在刘寡妇的脸上也曾经看到过,想到前些天村东头的刘寡妇也是这样,一觉醒来之后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整天坐在院子里傻笑,一旦有人靠近她,马上就大叫起来,对人又抓又咬的……

后来官府来人,说是刘寡妇患了失心疯,拿上铁链子就把她锁在了家里,并且告诫村民要好生看管,要是她跑出来伤了人,他们可要负连带责任。

李钰眼看着老者一秒变脸,他转过头,看到两个体型健硕的大汉向着这边小跑了过来。

短暂的愣神之后,李钰没有任何犹豫的------拔腿就跑!

开玩笑,他刚才可是听得清楚,那老头说自己得了什么“失心疯”……这要是被抓住了,指不定被当做邪魔入体,绑在柱子上用火烧之类的……

已经死过一次的李钰,比谁都更加珍惜自己的小命,这一刻的他,无疑是爆发了他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

身后,老者和两名壮汉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路绝尘而去的李钰,差点惊掉了下巴。

谁都没想到,手无缚鸡之力,平时走两步都要歇好久的李家娃子,居然能跑的那么快!

“看来这患了失心疯的人,还真的不能以常理度之……”老者捋了捋长长的胡须,不由的感叹说道。

担心被那两个大汉抓回去当成神经病烧死,李钰一路疾驰,直到已经彻底的看不到村庄,视线尽头也不见有人追来的时候,才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感觉浑身都快要虚脱了一样。

全力狂奔了这么久,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如果现在那两个大汉追过来,李钰连站起来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也不用去确定什么了,李钰几乎已经确信自己是赶上了穿越的浪潮。

虽然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年代,什么地方,但总好过被压在书架底下烧死,最起码,自己还活着。

坐在地上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之后,李钰的心里面又犯了愁。

那间屋子肯定是回不去了,不说那里面就剩四面墙壁一张桌子一张床,连吃的东西都没有,说不定等他回去之后,全村人都在村口打着火把迎接他------然后他就可以再次光荣就义了。

区别只是在哪里被烧死而已。

可是不回去吧------他晚上睡哪里?

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李钰,首先要解决的是生存问题。

轰隆隆……

就在这时,李钰忽然感觉到脚下的土地震动了起来。

“怎么了,地震了吗?”

李钰心中悲苦,刚过来就差点被烧死,现在又遇到地震,自己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

不过很快的,李钰就发现这不是地震。

远方的视野尽头,一道由烟尘组成的洪流向着这边滚滚而来,在李钰惊骇的目光中,停在了他身前几步远的地方。

“咳!咳!”

李钰淬不及防,呼吸了一大口PM2.5套餐,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刚想骂几句是谁这么没素质,抬起头时,神色不由的一怔。

高头大马之上,一位身着白色劲装的绝色女子,正低头望着他。

远山般的黛眉微微蹙起,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看着那无比娇俏的容颜,李钰只觉得喉咙有些发干,还未等他开口,只见那女子微微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淡淡的撇了他一眼,素手轻挥:“绑了!”

在李钰呆滞的眼神中,那女子身后的凶恶山贼翻身下马,一涌而上……

“嘿嘿,是个书生……”

“模样倒是长得俊俏,配得上咱们寨主!”

“要我说,还是二小姐的眼光好……”

“都给我闭嘴!”

李钰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横趴在马背上,上辈子坐公交都晕的他,明显也没有适应这个时代的交通工具,一路上被晃的晕晕乎乎,意识也逐渐的模糊,耳边不时的传来男人粗犷的笑声,破锣一般的嗓子聒噪的紧,后来倒是隐隐的听到了一道娇叱,那些声音没有了,李钰也彻底的没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粉红色的纱帐,李钰一个咕噜从床上爬起来,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雕空的床栏,散发着淡淡馨香的被子,粉红色少女心十足的纱帐之外,简单的摆放着一些木制家具,桌,椅,柜子……

山贼!

一些残存在脑海中的片段,让李钰的脸色一变,转头四顾了一下,发现房间里面除了他并没有其他人,才稍微的放下了心。

难道,刚才是在做梦?

李钰的心里面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侥幸的想法。

下一刻,李钰就明白有这个想法才是做梦……

因为------疼!

李钰表情扭曲的捂着小腹的位置,衣服里面传来的火辣辣灼痛感觉,让他忍不住不停的吸气,李钰在心中暗骂了一句,那一帮粗鲁的家伙,不用想也知道,这里肯定是趴在马背上的时候磨的!

也不知道这种衣服到底是谁发明的,一层又一层的,李钰费了好半天的功夫才解开,低头一看,小腹往上的位置果然红了一片。

这个时候,李钰反倒没心思去骂那些贼人,他不得不正视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

看样子,自己应该是被那些山贼抓到了什么地方,他趴在马背上的时候,隐隐的听到那些人说什么“寨主”“成亲”之类的词语……

在李钰大开脑洞的联想了一番之后,脸上的表情忽然变的十分的惊恐。

成亲!

再次低头看了一眼,李钰才发现他穿的已经不是早上穿的衣服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一件大红的袍子,胸前还佩戴着一朵大红大红的花,看上去要多喜庆有多喜庆……

如果再算上头上戴着的那个插着……野鸡毛?孔雀毛?反正不知道是什么毛的帽子,妥妥的古装电视剧新郎的造型!

残存的意识里面,似乎曾经被人搀扶着到过什么地方,又是下跪又是磕头的……

那些碎片式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之中一一闪现之后,李钰的脸色惨白一片。

他竟是被人抢回来当成了压寨夫人?

不对,是压寨相公!


在穿越过来之前,李钰所在的世界,正是穿越元素大为流行的时候。

无论是小说还是影视作品,都争先恐后的将这一元素融入其中,普及程度之高,下到八岁儿童,上到八十老太,恐怕都知道穿越是什么意思。

曾经的李钰,也想过要是某一天自己也穿越了,若是在太平盛世,那就一定要生在官宦之家,闲着没事干领着几个狗腿子到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若是在乱世之中,那就揭竿而起,占上一个山头,自立为王,兴致来了带着一帮小弟下山抢几位压寨夫人……

事实证明,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李钰不过是适度的yy了一下,这种事情就真的轮到了他的身上。

更让李钰惊惧的是,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那些人说过,要成亲的是他们的“寨主”……

想到某种可怕的可能,李钰连嘴唇都有些发白了。

难道说,那个什么寨主,居然喜好男风?

李钰早就听说,在古代,同性恋尤其是男同性恋可是很流行的,还美其名曰“龙阳之好”,对于宁死不弯的李钰来说,这可是最难接受的事情之一。

心中一凉的李钰,稍稍的感受了一下,发现身体的某个部位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不由的长长松了一口气。

还好,贞操还在。

仔细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装扮,李钰愣了一下之后,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身上穿的明显是新郎的衣服……难道,那个什么寨主,是个小受不成?

如果是小受的话,那倒是可以接……小受也不行啊!

他可是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

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自当顶天立地,百折不弯!

就在李钰的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的时候,房间的木门发出“吱呀”的一声轻响,又轻轻的关上。

在李钰听来,这道声音就像是从地狱传来一样,整个人都向木床的里面缩了缩,他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上一眼。

他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当他抬头之后,看到一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大汉,露着胸毛,一脸娇羞的对他说一句:“相公,我们快快圆房吧!”

“咦,好恶心……”李钰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再也不敢想下去了。

脚步轻盈,并且越来越近,李钰已经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这香味很熟悉,和被单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算了,大不了就是一个死,老子就是死也不会让他得逞!”李钰一脸悲愤的抬起头,刚要开口,望见房间里的人影,嘴巴张开一半,眼睛猛地睁大,想要说出来的话也堵在了喉咙里面。

肤若凝脂,眸若秋水,琼鼻挺翘,红唇润泽,贝齿如玉……

古人总喜欢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美女,李钰一直都认为这只不过是一种文学夸张手法,通俗来讲就是吹牛逼。

皮肤像凝脂,眼睛像秋水------古人好像什么词语都敢用,吹牛逼谁还不会啊?

而且,以他们的审美观,所谓的美女,在现代人看来还得持保留态度。

李钰曾经在网上看到过清朝皇帝后宫妃子的照片,那叫一个惨不忍睹,据说那些妃子还是从千千万万的秀女中选出来的,李钰很怀疑,时间久了,那些皇帝会不会有什么心理障碍……

但当这个女子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李钰觉得任何赞美的词语用在她的身上都不为过。

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白裙袅袅,秀发如云,身材修长婀娜,李钰目测她的身高至少都有一米七左右,要不是这具身体虽然文弱了一点,但身高却有一米七八左右的样子,光是在身高上这女子就足以让李钰抬不起头来。

“你醒了。”

女子淡淡的开口,声音仿佛从云端传来,清澈动听。

这很明显是一句废话。

李钰很想说一句“你是不是瞎啊”,但是话到嘴边又被他生生咽了下去。

他怕被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丈夫能屈能伸,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在心里面这样安慰了自己几句之后,李钰屈辱的点了点头。

就在刚才的那一刹那,他甚至产生了打晕眼前这个美女,夺路而逃的冲动。

虽然这具身体弱了一点,但对付一个弱女子,李钰还是很有信心的。

可他担心只要他一有异动,立刻就会从门外冲进来一群山贼,就像今天白天那样……

小腹上面火辣辣的痛感还没有消除,李钰可不想再经受一次那样的摧残。

“你可以放心,我不会伤害你。”那女子似乎看出了李钰的心思,丹唇微启,于是李钰再次听到了悦耳动听的声音。

如果对面是一个凶狠的山贼,李钰听到这句话心里可能大为高兴,但“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这句话从一位柔弱的女子口中说出来,李钰不由的感觉到了一种人格上的侮辱。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怎么能忍受……

算了,侮辱就侮辱吧,总比再见到那些山贼要好……如果是某种方面的伤害,李钰还是能够接受的。

“这段时间,你就安心的待在寨子里面,若是想要读书,知会一声,我会差人给你取来。”那女子看着李钰,淡淡的开口:“今后的日子里,在外人面前,你我便以夫妻相称,寨子周围,你尽可去得,等过一段时间,时机到了,我自会放你离开。”

“夫……夫妻相称?”

李钰愣在那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一直以来,他似乎都搞错了一件事情。

难道说,那些人说的什么“寨主”,就是他面前这位绝世美女?

刹那间,李钰脑海中构想出来的那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形象正在逐渐的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娇美无比的容颜,窈窕婀娜的女子对他躬身福了一福,轻声说道:“相公,妾身这厢有礼了……”

啪!啪!啪!

别乱想,这只不过是拍门声而已。

忽然传来的声音,把李钰从幻想拉回了现实,随后,他便看到木制的门闩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冲击直接断裂,一个水桶腰的妇人和一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男子从门外闯了进来。

“如仪,他是谁?”

看到坐在床上,衣衫半解的李钰,那男子的脸色猛地一变,脱口问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