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亿万富翁穿越1987

亿万富翁穿越1987

奔腾286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梁欢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重生了,重生之前,他是亿万富翁,事业有成,人人追捧。重生到1987年之后,他居然成了一个卑微男,老婆被别人撬走,家徒四壁,只有一位红颜知己守在身边。梁欢的人生既然重新来过,那他就不能让自己窝囊下线,他发誓要做时代弄潮儿,赚钱?太简单了,他还要将未来紧紧握在手里。

主角:梁欢,李曼丽   更新:2022-07-16 00: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欢,李曼丽 的女频言情小说《亿万富翁穿越1987》,由网络作家“奔腾286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梁欢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重生了,重生之前,他是亿万富翁,事业有成,人人追捧。重生到1987年之后,他居然成了一个卑微男,老婆被别人撬走,家徒四壁,只有一位红颜知己守在身边。梁欢的人生既然重新来过,那他就不能让自己窝囊下线,他发誓要做时代弄潮儿,赚钱?太简单了,他还要将未来紧紧握在手里。

《亿万富翁穿越1987》精彩片段

这什么味道?好苦!

梁欢砸吧着嘴睁开眼,一股刺鼻的味道冲到了鼻腔里。眼前是一个陌生的房间,发黄的窗帘,陈旧的家具,到处透着他小时候那个年代的气息。

这是哪儿?

梁欢有些懵,他努力回忆着上一秒发生的事。

“阿欢,把药吃了。”

上一秒,他躺在床上,女朋友秦蓓蓓为他端来了药,他喝了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大郎,该吃药了…

另一个声音在他脑袋里回响,他顿时冷汗淋漓。他是一家上市日化公司的董事长,未婚。而他的好哥们刘军和他的女朋友秦蓓蓓勾搭成奸,密谋夺取他公司的股份。他发现之后找对方理论,却被打伤了,秦蓓蓓跪在他床前表示会和刘军一刀两断,然后端来了药。

我死了!?

想到这里,梁欢大吃一惊,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低头一看,胸前的白衬衫上有一片绿色的呕吐物,那刺鼻的味道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农药?

梁欢闻到了这个味道。

突然,无数记忆的碎片犹如开闸的洪水汹涌而来,在他眼前组成一道道转动的光幕。

这一世的主人跟他同名,但不同命运,而且只有小学文化,农村人,娶了一个城里的姑娘为妻,还有一个洋气的名字,艾米雪。两人是自由恋爱结婚,按理来说,一切都应该非常美满才对。但当甜蜜过去,两人的矛盾变得越来越大。

梁欢是农村人,而且是农村户口,没有学历,这样的情况在八零年代是找不到任何工作的。而他的老婆艾米雪就不同了,城市户口,独生女,前年接了父亲的班,端上了铁饭碗,夫妻二人的矛盾就显现出来。

没工作,整日靠老婆养活,天长日久,艾米雪的不满愈发的明显。尤其是许大脑袋把艾米雪提升成了秘书,见了不少的大世面后,夫妻二人之间积压的矛盾终于爆发了。

许大脑袋,青化厂的厂长,国营单位,大名叫许文茂,快五十的人,有一个锃亮的脑门,厂子里上上下下都知道他是个好色之徒。他把艾米雪提拔成秘书,想干什么不言而喻。

这一世的梁欢非常爱艾米雪,爱得有些卑微。任凭他如何哀求,艾米雪也不听,只回复他一句话,我辞职了你养我啊。

昨夜,梁欢又为这件事和艾米雪争吵了,艾米雪气得一夜未归,临走留下俩字,离婚!

对于一个深爱老婆的人来说,离婚两个字就是一粒子弹,它穿透了梁欢的心脏,他绝望了,于是他选择了喝农药自杀。然后非常诡异的,正在喝毒药的梁欢复生在了他的身上。

我穿越了?!

梁欢大吃一惊,转头便看见了床头柜上,那个歪倒的农药瓶。

不,这不是真的,这一定是在做梦!我要回去,要阻止秦蓓蓓和刘军那对狗男女侵吞自己的公司!

啪、啪!

梁欢用力打了自己两个耳光。

眼前乱冒金星,热辣的疼痛感清晰的传达到脑海。

不管用。

就在这时,门响了,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卧室的门被推开,一个身穿高档连衣裙,身材窈窕,画着精致妆容,二十三四岁的女人推门而入。

梁欢抬头看去,禁不住眼前一亮,这就是他的老婆,艾米雪。

人如其名,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留着一头瀑布般的长发,肌肤胜雪。在窗口阳光的照耀下,犹如女神降临一般。

这个年代的女性,没有网红脸,更多的是自然美,这种美任何男人看了也会心动。只不过,艾米雪美丽的脸庞上,呈现出来的却是一副冷嘲热讽的表情。

“哟,您这是自杀下不去手,在逼自己啊?”艾米雪看了眼床头柜上歪倒的农药瓶,讥讽道。

一股愤怒冲了上来,梁欢知道,这是跟随记忆而来的情绪,不是他的。他压下这股愤怒的情绪,平静之后,说了声:“你好,我是…”

“呵呵,想求和了吗?那就离婚协议上签字,房子归你,你给我自由。”艾米雪从包包里掏出一份协议扔在了地上。

梁欢看了眼地上的文件没有动,他的身体里仿佛传来另一个人的怒吼声。

“怎么,不愿意?你一个农村人,能在城里安家已经是祖坟冒烟了,你还想要求什么?等我们离了婚,你再找个跟你般配的农村姑娘不就得了。”

“我觉得,你这样不好,容颜迟早会老去,你什么也得不到…”

纵横商场几十年,像艾米雪这样的傻姑娘他见得太多了,这句话,是他发自肺腑的,不代表死去的梁欢,而是自己。

“你什么意思?老娘行得正坐得端,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艾米雪听后当即怒了,俏脸森寒的骂道。

梁欢无奈点点头,迷途之人,劝也没用。

“我给你一星期考虑,你要不离婚,我就让两个表哥来,把你揍出去,到时候你连房子也没有。自己好好想想吧!”艾米雪转身就要走。

“等等…”

梁欢刚穿越而来,还有许多问题想问。

艾米雪停下了脚步,转身露出轻蔑的笑,道:“我知道了,离开我没钱吃饭了吧?喏。”

说完,她从包里拿出几枚硬币扔了下来。

硬币落地的声音还在回响,艾米雪的高跟鞋声却早已消失在了房间内。

这叫什么事儿啊。

梁欢皱眉摇头,他叹了口气,看了眼桌上的农药,既然是喝药穿越而来,那就再喝一回,搞不好就能穿回去。于是,他拿起来农药瓶举起来,准备一口喝下去。

“梁欢,你干什么?!”

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当梁欢转头去看的时候,那个身影已经冲到他的面前,一把打掉他手里的农药瓶,用袖子擦拭着他的嘴角。

这是…

李曼丽?

记忆跟随而来。梁欢认出了这正是对门的李曼丽,男人是轧钢厂的工人,前些年遇到了事故死了,有一个女儿,现在靠钢厂的救济金活着。

“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至于吗?”李曼丽急切道。

额…

梁欢想解释自己不是寻死,但发现根本没法解释。


李曼丽,比艾米雪大三岁,人长得不说漂亮,但看着令人非常舒服,典型的贤妻良母类型。圆润的脸庞,弯弯的嘴角,浑身上下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她擦掉梁欢嘴上的农药,紧张问道:“没有喝进去吧?实在不行,咱们立刻上医院。”

“没有,没有。”

梁欢感觉到了一股温暖,这是跟随记忆而来的。在艾米雪夜不归宿的这一段时间内,都是对门这位李曼丽在接济他。

“唉…”

李曼丽叹口气,坐在了梁欢身边,道:“你们昨晚上吵得真凶,整栋楼都听见了。刚才米雪的话我全听见了,怕你想不开就过来了,谁知道你真干这傻事。”

梁欢张张嘴,他想解释自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喝药只是为了回到未来,但这话说出去谁信?

“走,到姐那里把衣服脱下来洗洗。”不由分说,李曼丽拉着梁欢去了自己的屋内。

出了房门,梁欢也看见了整栋楼的样子。

八十年代的筒子楼,一个楼道过去全是门。楼道里面堆放着各家的杂物,甚至还有搭建的简易厨房。没办法,这年代的家属楼都这样,每家每户也就一室一厅,三十平米左右。

进了李曼丽的家,梁欢脱下了沾满农药的衬衣,李曼丽拿来了丈夫之前的衣服给他换上,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姑娘蹦跳着走了过来。

“梁叔,我奶奶说米雪阿姨在当第三者,什么是第三者啊?”

小姑娘就是李曼丽的闺女,叫李金铭,小名丫丫,有一双大大的眼睛,笑起来还有酒窝,非常可爱。

“胡说什么!”李曼丽赶紧把丫丫推了出去,生怕刺激到梁欢。

“没事。”梁欢淡淡一笑。

“洗把脸吧,我去给你洗洗衣服,一会儿在姐这里吃饭。”李曼丽说完拿着盆出去了。

呼…

梁欢坐在凳子上,手指拢了拢头发,他还没适应过来。但有一个明确的信息,他知道自己可能回不去了。

再死一次?

万一真死了呢?

洗把脸再说吧。

他走到脸盆前,从缸里舀了一瓢水,洗了把脸,直起身,然后看见了一面镜子。镜子内,是一张憔悴沧桑的脸,头发跟鸟窝一样,胡子拉碴。

比上一世高了不少。

梁欢暗暗自嘲,上一世他只有一米六五,这一世至少一米八。这沧桑的面容哪像二十四岁的人?不过倒是挺符合二十一世纪小妹妹喜欢的颓废型。

镜子旁边是一个月历牌,上面清楚的写着1987年!

1987啊!

梁欢若有所思的仰起头,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年代宝洁还没有进入国内,整个国内的洗涤用品也就比解放前好一点,洗发液、沐浴露、香皂,这些未来的生活日化用品都没有。大型的洗涤业更是见不到。

也就是说,国内现在正是一片空白的市场!

作为一个上市日化公司的董事长,没有什么能比一个空白的市场更加有吸引力了。梁欢捂着嘴巴坐了下来,他怕自己兴奋的叫出了声。

1987年,特区开始有偿出让国有土地,海滨城市开始推进住房改革制度,国有企业开始混改,供销系统转变为合作社,改革的春风正从南方逐渐向北方蔓延!

绝佳的机会。

梁欢心动了,挣扎于二十一世纪的商战,硝烟四起,生意艰难。而这个时代,遍地是黄金。88年开始,国家开放国库券交易,同年跨国公司进入国内,向国内输送更加便捷、干净卫生的生活方式,冲击这片沉寂已久的大地。90年,沪深股市开盘,虽然只有三股,但没有跌停、没有涨停!

这是一个即将爆炸的年代,已经熄灭了几十年的资本市场将会在国内烈烈燃烧起来!

不走了!

我要做改革浪潮中的弄潮儿,做未来国内的第一首富!

噗。

梁欢擦干净脸,吐出嘴里的水,激昂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吃饭了,快点。”

李曼丽在门外喊道。

“来了。”梁欢轻快的应道。

进入客厅,丫丫已经坐在桌前了,主位上做着一个身穿灰布短袖,打扮得利索,但一脸阴郁的老太太。

那是李曼丽的婆婆,李刘氏。

老太太白了眼梁欢,明显对他这个吃白饭的很不满意。

李曼丽装没看见,招呼梁欢吃饭。饭菜很简单,粥、咸菜馒头而已。

梁欢感觉不好意思,作为执掌三千多人公司的老总,第一次吃饭还得看人脸色。

李曼丽拿手指捅捅他,暗示他不要在意,笑道:“梁欢,看,洗把脸就精神多了。快吃饭,等过段时间,姐给你介绍几个不错的小姑娘。”

“哎,谢谢李姐。”梁欢随口应付道。

听到这里,老太太放下了筷子,阴阳怪气道:“我说欢子啊,不是老姨我说你。做人就该聪明点,实际点。你老婆干那些事,哪有不知道的,你能跟那许大脑袋比?比不了!干脆,跟许大脑袋挑明了要个指标,进青化厂当个正式工。也不白戴帽子了,你说是吧?”

“妈!您说什么呢?”李曼丽见婆婆又在挑梁欢伤口,急忙阻止道。

“怎么不能说?噢,整天赖在咱们家白吃白喝就行了?你一月工资多钱?养活我和丫丫都费劲,怎么,我给欢子出个正当主意就不行了?人不能犯傻。”李刘氏不依不饶道。

李曼丽气得紧紧攥住了筷子,优美的嘴角绷紧了。她看了眼梁欢,生怕他当场崩溃了。

梁欢根本不在意,点头笑着答道:“阿姨说得对。”

“哎,就是嘛。等进了青化厂成了正式工,也别忘记帮衬一下我们家,你也知道,你嫂子孤儿寡母的不容易,还得应付楼下那姓高的混蛋…”

“妈,能不能别说了?这当着孩子面呢!”李曼丽听不下去了,用力将筷子拍在桌子上。

“好好好,不说了,吃饭。”李刘氏见儿媳妇真急眼了,赶紧作罢。

正吃着,房门被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留着分头的男人被一个女人给押了进来。

梁欢从记忆里找到了二人的位置,楼下的高远和他的老婆翠花。

二人一进来这架势,把李刘氏给吓着了,她心虚的哆嗦着手,站起来不自主的往后退,道:“你看看,你看看,我说啥来着。”


李曼丽没有动,甚至没有抬头看一眼,用筷子夹住一根咸菜放进了嘴里。

“说,钱是不是给李曼丽了?”翠花揪住高远的耳朵狠狠往下一压,吼道。

“没、没有的事。”高远龇牙咧嘴道。

李刘氏看了眼儿媳妇,心神稍微冷静下来,拿出泼辣劲儿道:“高远家的,这是干啥?兴师问罪?我们家可不欠你什么。”

“呸!”翠花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道:“老太太,管管你家儿媳妇吧,整天在厂里勾引人。我们家高远刚发的工资没了一半,厂里人都说给你家媳妇了!你倒不欠我什么,你儿媳妇欠我钱!”

梁欢看到这里,大体能猜到什么,他瞅了眼李曼丽的脸,那圆润的下巴上出现了几条扭曲的肌肉。

她在忍。

估计,真有其事啊。

“李曼丽,把钱拿来,否则我让全楼都知道你干的好事!”翠花叫嚣道。

李曼丽抬起头,看了眼高远,声音中带着压制道:“高远,你把钱给我了吗?”

“没、没有。哎呦呦…”

翠花狠狠一拧高远的耳朵,转头道:“我呸!厂里人都看见了,你还死皮赖脸的不承认。李曼丽,你个烂鞋不仅偷厂里东西,你还偷人,干脆去卖得了。”

丫丫捧着碗,大眼睛看向妈妈,虽然没有听懂什么是卖,但隐隐感觉那是个不好的词。

哗!

李曼丽拿起碗,一碗热粥泼上去,浇了高远和翠花一身,厉声道:“捉奸捉双,拿贼拿脏。你要是再敢污蔑我,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翠花被镇住了,想争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气氛一时凝固,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梁欢暗道不好,以翠花农村娘们的性格是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果然,几秒钟之后,翠花使出了绝招,撒泼!

她躺在地上,放声大哭,指着高远骂道:“你个没良心的混蛋,把钱给烂鞋也不给我,大家都来评评理啊…”

翠花的哭声找来了筒子楼内的人,一个个不嫌事大的堵在门口看起了热闹。高远也觉得难堪,赶紧去拉翠花,结果对方越拉越来劲。

梁欢眉头紧皱,怎么能这样,他猛地站起来怒吼道:“够了!”

地上撒泼的翠花被吓一跳,登时止住了哭声。

高远看见后一改之前的怂样,指着梁欢鼻子恶狠狠道:“小子,你敢吼我老婆?你是不是想死?”

“别吵了。”李曼丽知道梁欢不是高远对手,挡在梁欢的身前,急道:“就这样吧,你的钱我会还你的。”

“你还说不是给的她!”翠花跳起来摁住高远又是一顿揍。

“得得得,咱回家说去。都、都散了吧,没啥好看的。”高远赶紧拉着翠花冲开人群逃走了。

人群见没热闹看了,捂着嘴散开了,只留下满地的狼藉。

李曼丽叹了口气,起身去拿扫帚。

“你说你也是,非干些见不得人的事儿,怎么对得起我死去的儿子!”李刘氏埋怨道。

这句话引爆了李曼丽心底压抑已久的怒火,她将扫帚摔在地上怒吼道:“那您要我怎样?是抛下您和孩子改嫁,还是把您送回农村?您来告诉我!这月我已经透支了下个月的工资,下下个月我们吃什么!我在厂里被人揩油,我忍,回家还要受您的冷嘲热讽。您现在告诉我,我该怎么办!谁来可怜一下我…”

“我、我就那么一说。”李刘氏慌了,赶紧捡起扫帚打扫。

梁欢没结过婚,更不知道该如何劝解。

很快,李曼丽平静下来,道:“兄弟,让你看笑话了。”

“没事,姐,您欠高远多钱?”梁欢问道。

“三十。”

“我帮你还吧。”

“呵呵,谢谢兄弟。你现在自身难保,拿什么还?放心,姐有办法。”

梁欢点点头,帮忙打扫了一下卫生,从李家出来了。他想帮助李曼丽,但现在的他也没钱。

去找市场,只要有钱了,什么都好说了。

顺着楼梯一路走下来,楼道内的人见了他都眼神异样。他知道,这是拜艾米雪所赐。不过他没在意这些,而是注意观察这些人刷碗的动作。

这个年代没有洗洁精,虽然菜里少油,但也有点荤腥,油遇到水很难清理。所以,大部分人选择用碱或者粗盐除油。这种方法非常原始,碱遇水会受热,更容易烧蚀手指皮肤。粗盐粒儿大,除油的效果有限。

突然,他眼前一亮,为何不从洗洁精开始做起呢?

洗洁精所用到的化学原料不多,只需要一种表面活性剂还有五水偏硅,以及氯化钠就可以,剩下的全是水。关键是,原材料价格便宜!

表面活性剂,选最便宜的阳离子表面活性剂,五水偏硅在这个季节可以不用,氯化钠就更便宜了,它的通俗名称是盐。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化工利润再高的东西。因为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做的,所以就贵。洗洁精成分简单,成本低廉,洗发水、沐浴露洗衣液,都是它的延伸产品,可持续发展性强。

就从洗洁精开始了!

除去成本低廉,做洗洁精还一个好处,可操作空间大,初期不需要大型的灌装设备,有几个大桶就可以了。

梁欢将洗洁精的做法,以及后期如何推向市场都想好了,这些对于他这个工业大学的研究生来说,都是小儿科。空白的市场就摆在那里,只要做出来就是钱,而且还是上百倍利润!

如何操作已经有数了,但不知道这个年代的原料什么价格。关键是没钱啊!

先去看看原材料,再解决钱的问题。

下了楼,出了青化厂的家属院,他径直往市内走去。

没自行车,没钱,他只能靠十一路了。

一个多小时后,他来到了供销分公司的化学专营点,然后走了进去。

令他高兴的是,这里有阳离子表面活性剂,进口的。遗憾的是,价格太高了,一桶二百公斤,要三百五十块钱!

这就是技术壁垒的结果,如果这东西国产的话,也就一百多块钱。

三百五十块,当下工人一个月七十多,相当于不吃不喝的半年工资。而且,化学品专营点只做对口业务。也就是说,你有钱但没有介绍信和单位证明都不行。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