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之都市枭雄

重生之都市枭雄

玉生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年前,秦风生意失败,倾家荡产。家具变卖,房子抵押,最后在债主的威胁下,他将老婆以八千块抵了债。当时,不堪受辱的老婆点燃一场大火,将自己和女儿烧死。后来尽管他赚了很多钱,但老婆女儿是他永远的伤口和遗憾。如今重生,他竟然回到了要卖老婆的重要时刻。他愤然而起,将老婆女儿护在怀中,强势应对债主的诱骗。重活一次的他有致富经验,三十天三百亿,他做得到!

主角:秦风   更新:2022-07-16 00: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风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之都市枭雄》,由网络作家“玉生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年前,秦风生意失败,倾家荡产。家具变卖,房子抵押,最后在债主的威胁下,他将老婆以八千块抵了债。当时,不堪受辱的老婆点燃一场大火,将自己和女儿烧死。后来尽管他赚了很多钱,但老婆女儿是他永远的伤口和遗憾。如今重生,他竟然回到了要卖老婆的重要时刻。他愤然而起,将老婆女儿护在怀中,强势应对债主的诱骗。重活一次的他有致富经验,三十天三百亿,他做得到!

《重生之都市枭雄》精彩片段

“秦风,你老婆萧初然跟你结婚都五年了,还生过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值五万?就八千,同意卖就签字拿钱,你老婆今晚就归我……”

隐约中,秦风听到一个阴沉的声音在耳边嗡嗡。秦风迷糊的睁开眼睛一看,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子正在旁边哭泣,怀里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正在瑟瑟发抖。

“初然?小小?”看到眼前这一幕,秦风整个人都蒙了。眼前的这个清秀女子不正是自己的老婆萧初然么?

而那个发抖的女孩,则是秦风愧疚了一辈子的亲闺女小小!

可是,老婆不是二十年前自己一桶汽油将自己和闺女烧死了么?

秦风伸手掐了一把手臂,生疼!这不是做梦,是真的!老婆孩子又站在了自己面前,自己重生到了二十年前?

重生到了自己被逼卖老婆的时候!

二十年前,秦风做生意失败,还被人诱骗进入D场骗局,将家底输的精光,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房子也抵押了,最后在老板张豹等人的威胁下,将老婆子八千块抵债了。

不堪受辱的老婆萧初然,在给秦风做了最后一顿饭之后,用一桶汽油将自己和闺女活生生烧死。

对面的黄玉明见秦风还在发呆,有些不耐烦的呵斥道,“你到底卖不卖?八千块已经不少了,卖了老婆,你应该可以将那些赌债还一部分去……”

“卖你大爷!”

秦风眼神中闪过一抹阴沉,二话不说,扬手给黄玉明就是一巴掌,“滚!再敢打我老婆的注意,我弄死你!”

这个黄明玉是洛城的一个小富二代,家里有钱有势,大学的时候和萧初然在一个学校,毕业后和老婆萧初然还在一个电子厂里上班。

这个黄明玉惦记萧初然很多年了!

虽然萧初然对黄明玉没有任何感觉,但萧初然的母亲却对黄明玉非常中意。这次拿钱来买萧初然,背后就是萧初然母亲在怂恿。

“你……秦风,你疯了,居然敢打我?给我往死里打!”黄玉明被秦风一巴掌打的双眼冒金星,招呼着跟来的两个伙伴打算对秦风动手。

但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秦风已经抄起地上一块打碎的瓷碗碎渣,伸手锁喉将黄玉明控制住。碎渣的尖刺在黄玉明喉咙上划出了一道血痕,“想跟我拼命?你们不妨试试!”

“我靠!”黄玉明嘴里呵斥了一声,但脖子上传来的生疼,让黄玉明心里有车发慌,“秦风,算你狠……”

黄玉明稍微动弹了一下,眼神中的火苗暗淡了下去!

黄玉明怂了!

“秦风,你给我等着!”秦风松开黄玉明之后,黄玉明不甘心的放了一句狠话,灰溜溜的离开了秦风的家门口。

黄玉明离开,秦风有些心酸扫了一眼房间里的摆设了,狭小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之外,没有任何电器,甚至连个凳子都没有。

已经是大冬天,零下五度的天,萧初然和小小都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秋衣,嘴唇都冻的发紫。

噗通!

秦风鼻孔一酸,强忍着泪水,对着萧初然跪下,深沉的道,“初然,对不起!”

秦风的动作,吓的萧初然身体本能的后退了两步,“你……你又想干什么?我是不会跟那个黄玉明走的,你再逼我,我就跟小小一起去死……”

听到萧初然的话,秦风心脏猛然一痛。秦风清楚的记得,上辈子,就是因为萧初然不愿意被卖给黄玉明,不堪受辱带着女儿一起在家里焚烧汽油,母女俩双双毙命,惨死在大火中。

秦风亲眼看到老婆女儿死在自己眼前,这二十年间,秦风在无数个夜晚惊醒,无比忏悔自责,却悔之晚矣。

上辈子,秦风父亲还在的时候,家里生活其实是不错的。父亲在国企下属的一家电子厂上班,但一次事故中,厂房倒了,将秦风的父亲当场压死。

厂里说是承认赔偿,但最后却只给了几百块的安葬费用。秦风知道上面的国企其实是给了很大一笔钱的,但却全部都被电子厂主任周涛给占用了。

上辈子的秦风太窝囊,只敢在窝里横,醉酒赌博,根本不敢找周涛。

既然上天给了他一个重生的机会,让他能有机会弥补当年犯下的错,那这一辈子,就绝对不会让惨剧再次发生!

“不!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初然,对不起,我会改正,一定不会让你再受一点伤害!”秦风想要上前抓住萧初然的手,萧初然却被吓得将手缩了回去。

秦风心头一颤,看着眼前绝望的女人,心脏揪心的疼痛!

啪!

秦风猛然给了自己一巴掌,“我踏马真不是男人!初然,我秦风在这里发誓,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欺负你!”

小小抓住妈妈的衣角,看着秦风的动作。满是不解,“妈妈,爸爸他是怎么了?”

小小在喊爸爸的时候,目光也有些躲闪,看得出他对眼前这个人很害怕。

秦风知道他没有做到自己作为父亲的职责,自己在小小眼中,已然没有了以前慈爱父亲的模样,从小小的眼中看到的只有对自己的巨大恐惧。

“你不用这样,我只求求你不要再打我们母女俩了,我真的快要支撑不住了。”萧初然凄惨的笑了一声,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对他说了多少句这样的话了,可是每次换来的都是一次次失望。

无数次的遍体鳞伤让她一次次的失望,最终才让她万念俱灰。秦风打算八千块卖掉她,她绝望透顶,最后将汽油点燃,带着女儿一起纵身火海!

“初然,请相信我最后一次!我一定会给你们母女俩幸福。”

汽油!

秦风陡然想到了最关键的问题,急忙在屋内找寻着什么,最终在厨房的角落里找到那桶汽油。

秦风直接将那桶汽油倒掉,倒完汽油后,他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你……”萧初然被秦风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惊到了,这桶汽油是她刚买的,就藏在厨房的角落。其实,萧初然心中还是留有一丝幻想的,若是秦风发现了那桶汽油,自己就不死,如果没发现,那就是天意!

上辈子,秦风糊涂的没有发现。而这一世……秦风总算抢先一步发现了那桶汽油?

这是天意吗?

秦风怎么知道自己买了汽油?

再联想到秦风刚才真诚的眼神,萧初然心中咯噔一跳,难道他真的变好了?自己守了这么多年,总算是云开见月了么?

“初然,我们家还有多少钱?”萧初然心里刚刚平静了片刻,秦风的一句话,顿时让萧初然再次崩溃。

“你……你又要钱干什么?我身上最后的十块钱都被你抢去赌博输了,我和小小都两天没吃饭了,就为了给你省一顿饭,你还想干什么?”萧初然泪水忍不住哗啦啦往下流。

自己命怎么这么苦?

当年萧初然面对全家人的反对,不顾一切嫁给秦风,原本以为会换来一生幸福,却没想到最后却是拳打脚踢,这样的悲惨日子。

秦风长叹一口气,“初然,别哭了!我没其他的意思,天这么冷,我只是想给你们买套衣服!”

看着老婆孩穿成这样,秦风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没钱没关系,我再去想其他办法!”

“妈妈,小小肚子好饿……”旁边的小女孩眼泪巴巴的看着萧初然,一句轻轻的话语,却瞬间让秦风破防了。

秦风摸了一把眼睛里的泪水,蹲下来看着小小道,“小小,爸爸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回来我给你买烤鸭好不好?”


九十年代的烤鸭两块钱一只,秦风记得萧初然一只都没舍得买一只。

而是在准备用汽油自杀的下午,将自己陪嫁的耳环卖了换钱,买了一只给小小吃。小小四岁的年纪,根本想不到,那是她第一次吃烤鸭,也是她最后一次吃。

秦风起身,再次深深看了萧初然一眼,“初然,相信我!不要做傻事,我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

深呼吸一口气,秦风快步离开家门。

那些本来就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我秦风一定会夺回来!

那些害的自己妻离子散的混账,我秦风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虽然秦风在上一世重新崛起了,后面更是成了百亿富翁,但随着秦风越往深调查,越发现,当时害的他生意破产的兄弟,根本不是眼前这么简单,背后隐藏着更庞大的阴谋和秘密!

只是,究竟是什么,秦风到现在也不得而知。

......

洛城中心富贵苑居民楼道中,一个年轻人蹲在墙边,嘴里叼着一根烟,烟头的火光在黑暗中一亮一暗。

青年不是别人,正是秦风。借着外面昏暗的路灯光,秦风把玩着手里的一个漂亮的小拨浪鼓。

这次,看周涛到底就范还是不就范。

嘎吱!

一辆桑塔纳在居民楼前停下,大腹便便的周涛从车上下来,夹着公文包便准备上楼。

楼道间里,秦风起身,挡住了周涛的去路。周涛朝左,秦风挡住左边,周涛朝右,秦风挡住右边。

接连两三次之后,周涛也被挡住了火气,“你这人,怎么回事?”

秦风将烟头丢掉,冷冷的道,“周主任,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

听着秦风的声音,周涛一愣,将脸朝秦风靠近看了两眼,有些不屑的道,“我说是谁了,原来是秦老汉的儿子!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周主任应该非常清楚吧!我父亲在厂子里工伤去世,应得的赔偿是不是应该给我们?”秦风眼灼灼的盯着周涛,“若是某些人中饱私囊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周涛目光有些躲闪,“你......你在胡说什么?”但很快,周涛情绪便调整过来了,语气强硬道,“秦风,你父亲是自己操作失误出事的,导致厂子垮塌,机器损坏,厂子里没有追究他的责任就不错了,你还想要赔偿?做梦!”

“告诉你,若是你再找我胡搅蛮缠,信不信我一句话,让你在洛城混不下去!”周涛眼神闪过一抹阴狠,居然开始威胁起秦风来。

秦风没有多说话,而是将手里的拨浪鼓晃荡了两下,淡淡的道,“是么?”

咚咚咚!

清脆的拨浪鼓声音敲的周涛有些心烦,眼前这个秦风,他也见过不止一次两次了,之前一直都是唯唯诺诺,今天那眼神,让人有些瘆得慌,似乎和之前有所不一样了?

“你敲什么敲......”周涛开口呵斥秦风,话语刚到一半便发现了不对劲,“你......这个拨浪鼓你是从哪里来的?”

九十年代在洛城这个小城市,还处于物质比较匮乏的年代。整个洛城也找不到出几个这样的玩具,更何况上面还有一个特殊的标志。那不是自己给儿子买的么?

周涛声音都在微微颤抖,伸手便准备过去抢秦风手里的拨浪鼓。

秦风身体一闪,避开周涛的动作,淡淡的道,“洛城南郊,天骄苑六楼602,里面住着一个漂亮的女人......”

本来,秦风也不打算用这样的手段。但周涛也不是什么好鸟,恶人自然要有恶人磨。

秦风还想继续说话,周涛早就吓的头皮发麻,浑身冷汗直冒,但却故作镇定的道,“秦风,你在故弄什么玄虚?你说的什么意思,我根本听不懂!”

周涛还在做最后的坚持,秦风淡淡一笑,“周主任听不懂没关系,我这就上楼去找周主任的老婆,我想她对我的话题一定会非常感兴趣!”

说话的同时,秦风似乎真的打算上楼。

周涛终于绷不住了,忙不迭上前一把拉住秦风的手臂,“别......”

说话的同时,周涛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眼神警惕的朝周围扫了一眼。心中则满是疑惑,自己偷偷找小情人生了个儿子,这件事应该做的非常隐蔽啊。

除了周涛自己之外,连周涛的父母都不知道,眼前这个秦风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可是天大的事啊,若是自己养小老婆的事被家里那个母老虎知道了,怕是真的会拖刀杀了自己。

周涛当时能进厂当主任,完全是因为攀了老婆的高枝。况且,现在厂里正在说要改制。若是没有岳父那层关系,怕是周涛连工作都要玩掉,到时候,铁定是家破人亡的情况。

秦风将周涛的手推开,有些玩味的道,“周主任,那关于我父亲的赔偿怎么说?”

“应该赔!应该赔!”周涛瞬间怂包了下来,“你说价,只要价格合理,我都赔!”

秦风摇摇他,“周主任,你搞错了!我不是要你赔,而是拿回国家赔偿我父亲应得的那部分!”

“好好好!”

和周涛周旋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周涛从自己的小金库里给秦风转账了一万多,并承诺剩下四万多,一个月之内给秦风凑齐。

手里有周涛致命的把柄,秦风倒也不急在一时。

小区门口,周涛看着秦风离开的背影,狠狠一拳砸在车门上,“王八蛋,算什么东西?居然威胁劳资?”

迟疑了一下,周涛掏出大哥大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帮我收拾一个人,越惨越好,必有重谢!”

拿到钱,秦风第一时间去附近的服装店给萧初然和小小买了两套冬装,顺便在烤鸭店买了两只烤鸭,急匆匆朝着家里赶去。

秦风提着烤鸭和衣服,才刚到门口,便看见家门口被一大群人围着。

一个尖酸刻薄的妇女声音正在叫骂着,“萧初然,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欠我的钱都三天了,还不打算还么?马上还钱,再不还钱,别怪我不客气了!”

秦风从声音听出来了,这是这栋楼里最大的包租婆李大芳。长得肥肥胖胖的,仗着家里有几十套楼房,平日没事就喜欢刻薄的讽刺她的租客,还以各种理由涨租金,虚报水电费。

街坊邻居找她借钱周转,哪怕是三五块,都要收高额利息。

虽然秦风家里的这套房子不是租的,是秦风父亲之前买下来的。但李大芳却一直想要让秦风将房子低价转让给她,美其名曰是方便统一管理。

“李大姐,请你再宽限两天,等我厂里工资发了,我马上还给你行么?”萧初然带着哭腔,护着女儿央求着李大芳。

李大芳吐了一口口水,“呸!宽限狗屁,看看你们这要死不活的样子,鬼知道你们还能活几天?告诉你们,今天必须还钱,不还钱也行,跟我去豹哥的ktv包间里陪男人睡一晚上,我的钱就算了......”

说话的同时,李大芳便准备动手去拉萧初然。旁边的小小见状,奋力推搡着李大芳,“不准碰我妈妈,坏人,放开我妈妈!”

李大芳冷哼一声,“小z种滚开,大人的事你管得了么?”说话的同时,李大芳伸手狠狠朝小小额头上戳过去,瞬间便将小小额头上戳出了好几个红色的印记,小小一阵踉跄,差点摔倒!

卧槽!

看到眼前这一幕,秦风再也忍不了了!快步朝着人群中冲过去,一把抓住肥婆李大芳的头发,将李大芳甩过来,二话不说,扬手一巴掌狠狠朝李大芳脸上扇过去,“你再骂一声试试?”

啪!

清脆沉闷的一耳光声音,直接让现场鸦雀无声......


“小小,你没事吧?”秦风鼻孔有些发酸的一把将小小抱在怀里。

小小对秦风虽然有些畏惧,但相对来说,李大芳似乎更加恐怖一些。小小瘦小的身体靠在秦风怀里,低声抽泣道,“爸爸,我怕……”

“别怕,爸爸会保护你的!”将小小抱在怀里,心里则是暗暗发誓,这辈子,若是再让人欺负小小母女的话,我秦风踏马就不是人。

李大芳被秦风一巴掌直接扇懵了,肥胖的身体在原地转了两圈才勉强停下来。双眼冒金星,半边脸以目光可见的速度浮肿起来。

等看清楚是秦风动手之后,李大芳顿时像公鸭一样跳起来咆哮道,“秦风,你这个王八蛋,你居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李大芳嘴里虽然在对秦风叫嚣着,但肥胖的身体捞起地上一块石头,朝着萧初然扑过来,“敢打我,我把你女人今天开瓢!”

这个李大芳,年轻的时候就是混社会的,到现在还和社会上的人有往来,出手也是狠角色。

秦风抱着小小,看着李大芳的动作,嘴角冷笑一声。

当着我的面,还能让你欺负我老婆?

“滚!”

秦风嘴里呵斥了一声,身体快速移动了两步,一脚踹在李大芳的肚子上,将李大芳踹的一个踉跄,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李大芳两次吃瘪,都快气炸了,“还有没有王法?你们……你们这对狗男女,欠钱了还这么嚣张,这是什么世道?”

秦风眉头一皱,“不就是欠钱么?”话语顿了顿,秦风语气温柔的朝萧初然道,“老婆,你欠她多少钱?”

萧初然看着秦风保护他们娘两的动作,还有些恍惚,有些弱弱的应答了一声,“欠她八块钱,说是借两天,加上两块的利息,总共十块!”

秦风点点头,伸手从身上掏出一张五十的的票子丢到李大芳面前,“拿着钱滚!再找我家初然的麻烦,别怪我不念邻居的情分!”

秦风居然从身上掏出了一张五十元的整张票子?

如此一幕,让李大芳都停止了哀嚎,眼神中满是迟疑。这个秦风,自从生意破产之后,染上赌瘾,将家里输了个精光,身上连一块钱都很难找出来,什么时候突然有了这么多钱?

李大芳将票子捡起来,鼻子嗅动了一下,闻到了烤鸭的味道。顺着气味,李大芳看见了秦风放在墙边上的烤鸭和新买的衣服。

刚才接连被揍了两次,李大芳看秦风有些发怵,但心里一口气却咽不下去,“就你们这一家垃圾,也配吃烤鸭?猪狗不如的东西,我让你们吃……我让你们吃……”

李大芳嘴里大骂着,快步朝烤鸭那边走去,准备伸手将袋子里的烤鸭倒出来。

但李大芳还没动手,一个花衬衫的中年男子伸手拦住了李大芳,“让我来!”花衬衫男子背后还跟着一群几十个纹身壮汉。

李大芳看见花衬衫男子,顿时双眼放光,宛若看到了亲爹一样,“豹哥!你总算来了啊……你看我,都被秦风这个王八蛋打成这样了,豹哥,今天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这个花衬衫男子名叫张豹,是洛城北区的一大霸主,道上都称他为豹哥。

豹哥淡淡一笑,没有理会李大芳,而是伸手从地上将一个烤鸭袋子拿起来,将里面的烤鸭拿出来,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真香!”

小小站在秦风身边,看着金黄的烤鸭,都在暗暗咽口水了。对于一个饿了两天的小孩来说,这简直是天大的诱惑。

“想吃么?”豹哥阴冷的对着小小微笑道。

小小看了秦风一眼,强忍着诱惑道,“不想!”嘴里虽然再说不想,但脑袋却本能的点了点头。对于一个小孩来说,着实太难了。

豹哥冷笑一声道,“想也不给你!呸!”说话的同时,张豹朝着烤鸭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将烤鸭丢在地上,用脚狠狠在烤鸭上踩了几脚,“小z种,来……吃啊……”

“爸爸……烤鸭……”小小看着被踩的稀烂的烤鸭,眼圈一红,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爸爸,小小好饿……”

秦风感觉胸腔都要快爆炸了,让自己闺女饿肚子,自己真踏马不是人。

张豹这群人渣,上辈子做局出老千,害的秦风家破人亡。现在还当面这样侮辱自己的妻女,这仇不报还算什么男人?

“小小不急,等会爸爸再给你买一只!”秦风蹲下身子安慰了小小两句,站起来再次面对张豹的时候,眼神犀利如刀,似乎要刺穿张豹的灵魂一般,看得张豹心头都是一颤。

“这过分了吧?有什么事冲着我秦风来,欺负一个小孩算什么本事?”秦风虽然只是一个人,但身上那种冰冷的让人发颤的杀气,却让张豹身边的那一帮纹身壮汉感到有些莫名不安。

张豹也发现了秦风的不正常,冷哼一声,从身上掏出一张欠条和一份房屋过户合同,“秦风,我也不废话,看清楚了!当时你亲自写的欠条,欠我二十万,到期不还,用房子做抵押!你已经逾期了一个多月了,今天我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房子,收拾东西滚蛋吧!”

说话的同时,豹哥对身边几个手下使了个眼色,“动手,把房子腾干净。”

“是!”一群壮汉应答了一声,二话不说,冲进房子里,将秦风和萧初然仅剩的被子,小小的书包就朝房间外面扔!

萧初然被吓坏了,娇声呵斥道,“住手!快住手!你们把我们房子抢走了,晚上我们住哪里啊!”

小小也被吓的只朝萧初然的怀里躲,“妈妈,我怕!”

秦风双眼一片赤红,“豹哥,你这是非要赶尽杀绝?当时我那些钱是怎么输的,豹哥你应该都清楚吧?你和李大芳等人专门做局,目的就是盯上了我这套房子……别以为我不知道!”

话语顿了顿,秦风从身上掏出一张存款单,“钱我不是不还,手里这一万就当利息。剩下二十万,两天之内给豹哥凑齐,如何?”

豹哥将秦风手里的存款单接过来,轻蔑的看了一眼,直接撕碎,“哼!一万块?你这是打发叫花子么?今天你的房子我要定了!滚!”嘴里呵斥的同时,豹哥一把将秦风推开,朝旁边发愣的手下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

萧初然看着张豹准备进入房间,连忙伸手准备拉住张豹的手腕,“不准进去……”

啪!

张豹看都没看,反手一巴掌抽在萧初然脸上,“滚!臭娘们,再哔哔,信不信劳资把你送到洗浴城去,让那些男人好好招呼你?”

萧初然被张豹一巴掌扇的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脸上一个红彤彤的手掌印清晰可见。

“卧槽!”秦风狂吼一声,心疼的跟刀扎一样,“敢打我女人?找死!”

秦风一个箭步冲过去,猛然伸手一把将张豹手腕抓住,咔擦一声朝后折断而去。

咔擦!

清脆的一声脆响,张豹嘴里顿时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卧槽!我的手,断了……王八蛋,给我往死里揍……”

张豹完全没想到,秦风居然还是练家子,出手就将自己的手臂废了。

周围五六个纹身壮汉挥舞着手里的钢管,木棍朝秦风招呼而来。

虽然秦风在上辈子学过一段功夫,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不小心,被一棍子扫在后背上,身体踉跄着朝地上倒下去。

眼看一群人对着秦风拳打脚踢,小小才刚刚把萧初然扶起来,看见爸爸又被打,在不远处伤心的哭喊起来,“不要打我爸爸!不要打我爸爸,坏人快走开……”

小小瘦弱的身体从萧初然怀里挣扎开,想要用瘦弱的身躯将这群壮汉给撞开。

张豹刚刚被秦风折断了手臂,一股气正没地方发,看到小小靠近,眼神中闪过一抹阴沉,“小Z种,给我滚!”

没有任何保留,张豹猛然一脚朝着小小身体上踹去。

这一脚,若是踹过去,哪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孩能招架的住的?若是真的踹实在了,只怕小小半条命都没了!

在地上被围攻的秦风,看到小小那恐惧而有坚毅的眼神,心中一暖,不知道从哪里爆发了一股力量,“小小小心!”

秦风猛然呵斥一声,从地上捞起一块板砖,迅速从包围圈里冲出来,在最后危机关头抱着小小避开张豹致命的一击,将小小推开到了一旁。

下一刻!

秦风也发疯了一样,手里板砖对着张豹踢出来的那条腿狠狠砸下去!

咔擦!

骨头碎裂,张豹身体狠狠朝地上砸去!

“老大!”

“老大!”

一群正在动手的纹身壮汉全都懵逼了,在他们眼皮子低下,老大居然让秦风废了一条手,一条腿?

“一群饭桶!妈呀!卧槽……给我杀了他们……”张豹疼的脸色发青,但更气的火冒八丈,从手下手里抢了一把砍刀,在手下的搀扶下,朝着秦风和萧初然冲过去,“先宰了那小畜生,劳资要一刀刀弄死他……”

“所有人,都给劳资滚出来!谁砍他们一家三口一刀,劳资奖励一万块!”张豹彻底疯了,堂堂北区霸主,居然被秦风给废了,“谁踏马敢报警,劳资下一个弄死你们!”

张豹凶狠的目光扫视着周围,威胁着周围没散开的围观众人。

若是不弄死秦风一家子,以后张豹在洛城还怎么混?

整个现场的气氛瞬间变得充满了狂躁和森森寒意……

秦风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张豹已经先一步冲到了小小面前,一把死死掐住小小的脖子,将小小高高举起,对着秦风歇斯底里的咆哮道,“别乱动,秦风,否则我一把掐死这个小畜生!”

将小小拿捏在了手里,张豹心里稍微平衡了一点,“你这个王八蛋!从劳资裤裆里爬过来,给我跪下道歉,王八蛋……敢对劳资动手?劳资今天,要灭门!”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