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先婚后爱我靠捡垃圾养你

先婚后爱我靠捡垃圾养你

幸幸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缪纪安最近有些火大,自家老爹像个老顽童,一场名流云集的宴会,没有美味佳肴,竟然让每个人抱着三明治啃!就在他想要找父亲理论的时候,一个女乞丐抓着三明治就开始大快朵颐,甚至还诬陷他没有风度!后来,缪纪安再度遇见了那个乞丐,不过这一次,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主角:路松珠,缪纪安   更新:2022-07-16 00:2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路松珠,缪纪安 的女频言情小说《先婚后爱我靠捡垃圾养你》,由网络作家“幸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缪纪安最近有些火大,自家老爹像个老顽童,一场名流云集的宴会,没有美味佳肴,竟然让每个人抱着三明治啃!就在他想要找父亲理论的时候,一个女乞丐抓着三明治就开始大快朵颐,甚至还诬陷他没有风度!后来,缪纪安再度遇见了那个乞丐,不过这一次,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先婚后爱我靠捡垃圾养你》精彩片段

做为在最近五年内迅速窜升为叱咤洲城商界,成为洲城地位稳固的首富的DOR集团,能够想象其庆典宴会场面的浩大之势,以及受邀参与的商界大佬宾客人数。

然而,正是这样一场极具重量的盛宴,此刻现场的近百桌餐桌之上,竟没有美酒佳肴,也就更没有宾客与宾客之间觥筹交错的把酒言欢,反而充斥着一种诡异的氛围。

每一桌的宾客脖子上都挂着一串食物——是三明治和火鸡腿,并且都默不作声,脸色怪异地捧着吃三明治和火鸡腿开吃。

唯独......其中靠角落里那桌,一个气质卓然,长相俊美的男人深感难以忍受地闭上了双眼,额上的青筋隐忍地抽搐着。

“纪安,赶紧吃吧,中央屏幕差不多就快到我们这桌了,要是被缪董发现你没吃,那可就......”

郝振生用胳膊肘碰了碰紧闭双眼的缪纪安,顺便用眼神提示他,隔壁桌的缪驰瀚正以一副看好戏的姿态盯着他。

缪纪安冷眼扫了下缪驰瀚,面色黑沉,扯动僵硬的唇瓣低声说道:“以前丢人成家常便饭都麻木了,可今天......丢脸丢到全世界了!你能想象明天公民日报会怎么报道这场庆典吗?”

郝振生微顿了一下,看着缪纪安说:“我看你是气糊涂了吧?凭你的手段,会拦不住一则新闻?”

闻言,缪纪安缓缓睁开眼睛,那双眼睛竟然是琥珀色的,漂亮清澈,沉敛冷冽。

郝振生继续说:“而且就算丢脸,还能大过被你老爸架空职权的代价?你都说你忍了这么多年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就是挂在脖子上吃三明治和火鸡腿吗?你看现场这么多人,只要把这个真当成活动来完成,那也没什么。重要的是,缪驰瀚都吃了,你要是不吃......你也知道惹怒缪董的后果。”

缪纪安绷着脸,垂眸看着挂在胸前的一根火鸡腿,那挣扎的表情就像是人将赴死般。终于在中央屏幕的镜头切换到他这里的一瞬,咬下了一口。

台上的缪震扬看到这一画面,笑得高兴得如一个小孩子,虽然他在商场上实则是一个老谋深算,行事果决狠辣的大老板。

屏幕一切换,缪纪安随即扯下脖子上的一圈食物,站起身对郝振生说:“要玩你们继续陪他玩吧,我不奉陪了。”

就在他离开座位的一瞬间,一个娇小瘦弱的身躯快速扑到桌边,伸手把那串食物抓到手里,然后不顾周遭人讶异不已的目光,捧着火鸡腿就开吃。

缪纪安听到身后的响动转过身来,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女孩子拿着他刚刚咬过的火鸡腿狼吞虎咽。

“喂!”他睁大眼睛朝路松珠喊了一声,迈开长腿就要上前阻止。

路松珠见缪纪安追来,赶紧绕过桌子的另一边......就这样,两个人围着餐桌,开始上演猫捉老鼠。

接连几圈之后,眼见着缪纪安就要追上来,路松珠转身即跑,可不敌缪纪安的大长腿,一下子就被揪住了后衣领。

被抓住的瞬间,路松珠的脸上却完全没有任何害怕的神情,反而那双滴溜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

缪纪安没注意到,把她提到面前来,上下打量着这个面容污迹斑斑,俨然看不清容貌的女乞丐,寒着脸开口道:“今天我的心情可不怎么好!”

路松珠直视着缪纪安的眼睛,很是理直气壮地说:“我的心情也很不好!”

“什么?!”

他耳背了吗刚才?一个女乞丐跟他说她心情不好?

缪纪安被气笑了。

路松珠正义言辞地大吐苦水:“我都快饿死了,结果等了老半天,什么菜也不上,就让我看这?”

路松珠指着宴会大厅,又两指一弯对着自己的双眼,“简直要亮瞎了我这双5.3超清大眼了!现在的有钱人趣味都这么独特吗?场地这么大,这么多餐桌全是摆设?What?活久见啊!”路松珠说完还恶寒地抖了抖肩膀。

缪纪安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刚张嘴要说什么,路松珠又满脸嫌弃地说:“你以为我想吃你的剩下的?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说罢,路松珠还“呸”地一声,往地上吐了口口水。

缪纪安瞳孔瞪得更大了。

“明明是你自己不想吃了的,又要追我要回去?大哥啊大哥,做人不能这么厚道,不然全世界有多少乞丐蒙受不白之冤啊!再说了,我一个女孩子咬过的东西,你一个大男人还好意思抢?怎么,你不会是......看上......”说着说着,路松珠故作一副娇羞不已的模样,嘟嘴垂下了头。

缪纪安的脸黑得已经找不到形容词了。

“我看你是想死吧?”缪纪安紧绷着牙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手里的力道加重,紧紧揪着路松珠的衣领。

路松珠却是一脸不以为然,懒洋洋歪头盯着他:“你还计较上了?我没干坏事,也没偷东西,刚才那是你吃剩下不要的,你想把我怎么样?”

缪纪安略一想,冷哼了声,手臂一甩用力拖着路松珠往外面走去。

他还犯不着跟一个女乞丐计较,太掉价!

“喂,一点绅士风度也没有!对待女孩子要懂得怜香惜玉,你放手,我自己走!”

一路上路松珠喋喋不休地叫嚷着,缪纪安的耳膜因此而饱受了一路的摧残。

终于到了门口,他将人往台阶下一丢,力道并不大,足以让路松珠伸直腿站稳,但路松珠却保持着膝盖曲起的姿势,双手张开扑向了地面,顺便夸张地惨叫出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她则表现得能有多惨就有多惨。

缪纪安面色隐忍地抚了抚两边耳朵,双眸冷冷地射向地上演技爆发的路松珠,绷着牙,警告道:“要是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你就死定了!”

他面色嫌恶地拍了拍双手,整理了下西服,转过身走了进去。

地上的路松珠望着缪纪安的身影,龇牙咧嘴地从地上站起来,低头一看,两边膝盖红肿,隐隐渗出了血色小点,双手手掌心也是,好痛......

可这些对她来说,都是小k。

路松珠望着这栋高级奢靡,霓虹夺目晃眼的大厦,唇角扬起了一抹胜利的弧度。

缪纪安,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

“路一雷!开门!!再不开门,你就拿斧头把你的门给劈了!我喊到三,如果你不乖乖......”

路松珠没想到竟然连做梦都梦到被人催债......

躺在床上的路松珠在睡梦中不悦地皱了皱眉,手下意识在身旁一通摸索,摸到了一只软绒绒的东西,捂在耳朵上。

可那声音依旧不依不饶,“......三!很好!路一雷你有种!兄弟们,把门给劈了!......”

刺激耳膜的凿砸声传来,路松珠猛然睁开双眼,她随即意识到,原来不是梦!

“嘭!!——”地一声,门被劈开了!

路松珠浑身一抖,手忙脚乱地抓过柜头上衣服,一边套,一边忙不择路地抓过那只早就收拾好随时准备逃跑的大行李包,接着套上裤子,一边单脚跳出了房间,往后门跑去。

她往猫眼上一瞧,后门果不其然也被这些人堵住了。

路松珠狠狠咽了记口水,门都被堵住了,那就只能上楼了!

背上行李包,路松珠一口气跑上二层,下面已经有一串气势汹汹地脚步声追上来,她打开了天台的门跑了进去,左右看看周围,然后翻上一堵墙,跳到了对面那户的房顶。

那些人鱼贯般涌到了天台上,为首的已经看到了她,凶狠地吼:“给我站住!死丫头!别跑!!要是被我抓到,老子砍死你!......”

还好这一片的房子都是高矮一致的普通平房,路松珠背着行李包,像只猴子似的翻跳过一户户人家的屋顶,那些人跟在她后头更是穷追不舍,口里吼着令人心惊胆寒的话。

路松珠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体力快要透支了。

跑到最后一家房子屋顶时,她往下一望,两层楼的高度,前后已无退路。

她一咬牙,将背上的包丢下去,回头一看,那些人已经朝她冲了过来,她双眼一闭,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呼呼”地风声在她的耳边急速穿流而过,紧接着便是“啪”地一声砸在人家店门口的大号太阳伞上,她感到脊背一片痛到发麻,连人跟着大太阳伞一齐摔到地面上,痛得她大叫一声,几乎是预料中的惊恐瞬间和痛苦,感觉浑身的骨头像是要散架了似的。

店里的人吓了一跳,跑出来把她扶起来,路松珠对人道了声谢,抓起一旁地上的包,咬牙忍受着浑身的疼痛,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师傅,麻烦送我到西宾路651号!”

“姑娘,你应该去医院吧?”司机师傅往后视镜里敲了她一眼,忍不住说。

“没事,我有急事找我朋友。”她的样子看起来似乎真的很着急,司机师傅不再说什么,提快速度往前驶去。


经过十几分钟,车子在一家便利小超市门前停下,快速付好车费,路松珠背着包步履蹒跚的走到店门口,自动感应门打开,她走了进去,一股沁凉舒爽的空调风便迎面吹了过来。

好舒服啊......路松珠闭上眼睛感叹了一声。

艺晴的声音悦耳地传入了她的耳畔:“松珠!!”再看到她身上的狼狈时,随即转为一声可穿透人耳膜地惨叫:“啊——松珠,你怎么受伤了?”赶紧从收银台跑过来,满脸担忧地查看她身上的伤势。

五分钟后......

“什么?你要租我的房子?”艺晴一脸诧异地看着她。

路松珠见她写满不可置信的脸,露出讨好而夸张地笑容点了点头。

艺晴还不知道,她这个暴发户的女儿,一夕之间惨到连大街上的乞丐都不如。因为那个嗜赌成性的爹,沦落到被追债的地步。

艺晴着急地问:“不是,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路松珠把近一连来的惨状和遭遇告诉艺晴,顺便可怜巴巴地眨眨眼睛博同情,噘着嘴说:“所以我现在住在这里的事,你们千万要替我保密,绝对不能被我爸知道,知道吗?”

艺晴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路松珠紧紧抱在怀里的包裹,大大咽了一记口水,“这么多钱,你还是早点存在银行里吧......”

路松珠的脑海中下意识浮现出刚才最那伙人追的情形,浑身一抖,连忙摇了摇头,“不行,我拿着这么一个大包出去,太显眼了,那些人现在又到处找我,被逮到就死定了。”

艺晴一脸愁容,“那怎么办?叔叔早晚也会想到你可能在我们这里。”

路松珠咬了咬牙,双眼眯起来盯着远处,说:“所以,我要早点想办法,找缪纪安把我妈妈的老房子买回来!”

“我看目前最重要的是处理你身上的伤吧!”

路松珠一手制止艺晴的靠近,捧着膝盖上血淋淋的伤口,露出一口白牙咧嘴精笑道:“这些伤可都是宝贝啊!千万不能动!知道吗?呵呵呵......”

艺晴一脸像看外星人的表情看着路松珠,吞了记口水。

路松珠对艺晴眨着眼睛微笑问:“艺晴啊,我早上还没吃饭,你这......”

艺晴一脸拿她没辙的表情站起身来,“我这里什么都有,想吃什么就买。”看到路松珠双眼放光地盯着前面第二排货架上的泡面区,她轻笑道:“想要什么口味的?我给你泡一碗。”

路松珠眼神暧昧地瞅着艺晴,嘟嘴撒娇道:“艺晴,你真好~~~”

在艺晴脸上挂着柔和笑意之时,她忽然话锋一转,垂首楚楚可怜地说:“那能不能先让我赊账啊?你也知道我现在的状况,一毛钱都不舍得花,就怕缪纪安狮子大......”

艺晴听到她的话,随即做了个攥着拳头来想揍人的姿势,“你这家伙,我不就是开个玩笑吗?一碗泡面还要你付钱?”

闻言,路松珠立马亮起眸子,语速加快地说:“那房租——”

艺晴斩钉截铁地抬手摇了摇食指:“NO,这个没商量。”随即利落转身去拿泡面了。

路松珠盯着她的背影笑着摇摇头,“这丫头......”

路松珠吃完泡面,一脸满足。

她站起身,神色波澜壮阔般地朝艺晴挥手道别:“我去了,等我好消息吧,缪纪安这下子肯定甩不了我。”

艺晴一脸愁容地看着她,想劝她,但知道她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只能为她祈祷了。

路松珠英姿飒爽地转身,艺晴注视着她的身影,一步,两步......她突然膝盖猛然一抖,“啊,痛痛痛——”像虾米般弓下身体,顷刻间抱着膝盖上的伤口,凄痛哀决,气势全无。

看到这里,艺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喃喃道:“真是令人担心啊......”

POJKL私人高级会所的大门口,停下了一辆锃亮的黑色捷豹,下车的男人一身暗纹闪闪的黑色西服,身姿毕挺颀长,冷禀清绝的气质中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桀骜,刚毅俊美的容颜上配戴深色墨镜,和漆黑柔亮的短发一齐在会所大厦的霓虹灯下发出光芒般的色彩。

虽然只是短短半分钟的露面时间,但俨然成为了路段经过的人们的焦点。

缪纪安面无表情地随手整了下西装前襟,迈着笔直修长的双腿走进了会所大门。

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同样气质容貌俱佳的年轻男子,这两个人风格迥异,一个浑身潮流嘻哈装扮,耳钉蓝钻耀眼,棒球棒压得很低,图案张扬却个性十足,气质阳光夺目,此人便是向英卓。

一个装容洁简走文艺青年范儿,脸上架着一副金框眼镜,浑身透出一股儒雅俊逸的气质。但看似无害,实则你只要和他对视一眼,就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类型,需远离,再远离。他便是徐斯伯。

三人一走进会所大厅,一名经理人立即迎上来堆着笑着询问:“缪总你们好,已经根据你们昨天提出的要求重新整修包厢,你们看看还有什么细节不满意的,我会交代下去再调整,直到你们满意为止。”

“要是再无法让我们满意,你说......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定你们这里的包厢呢?”向英卓一手搁在经理人的肩膀上,勾唇魅笑道。

经理人立马抹着额头逐渐渗出的细汗,看了一眼一旁一言不发的缪纪安,咽了记口水,说道:“我们,我们一定会做到尽力让你们满意!不对,是一定会让你们满意的。”

“现在说也晚了。”徐斯伯眯起眼睛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微笑道:“等一下我们看完要是不行,就会确定下来。不过,你也不需要太担心,因为我们还是很需要你们这里的包厢的。”

“好了,别说这么多废话行不行,直接去看不就完了。”向英卓绕着手里的钥匙扣,扫了眼经理人,说。

经理人战战兢兢的带着三个人走向之前被提出整改的那间包厢,取出钥匙打开了门。

霎时间,一股刺鼻的油漆味随即迎面扑来,三个人立即紧皱眉头往后退,经理人见状,面色大变,赶紧向三人解释:“缪总,向少,徐少,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我之前明明吩咐过要把门窗打开通风的,这底下的人办事也太不牢靠了!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太对不住,这......”

这时,缪纪安忽地抬手制止了经理人说话,面色沉凝地盯着他,薄唇轻启:“不必了!”

经理人瞬间有种大祸临头的既视感,整个人已经完全垮了下来,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紧接着,他忽然听到缪纪安接着说:“我很喜欢这个味道!”

不仅仅是经理人神色震惊,就连向英卓和徐斯伯看向缪纪安时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只见缪纪安的唇角勾起一抹极致享受的愉悦弧度,然后迈开长腿两步走进充满油漆味的包房里,站在中央双手往裤兜一插,转身对向英卓和徐斯伯说:“怎么,你们两个人是害怕这个味道吗?”

一转头,就看到向英卓和徐斯伯两个人已经站远了,两人均是一脸一言难尽地笑意。

而看到缪纪安脸上罕见的笑意,一旁的经理人这才如获大赦般地抹去额头上密布的汗滴。

面对缪纪安愈显不悦的脸色,徐斯伯标志性动作地扶了扶镜框,微笑解释:“与其说是害怕,不如说是一种本能,你不知道刚装修的房间含有大量甲醛吗?闻了对人体不好(一大段解说)。”

“打住。”缪纪安环顾了包厢一圈,迅速对经理人说:“还可以,不用再改了。”

经理人赶紧走上前来弯腰颔首,“是是是,那我现在......”

向英卓走过来,对经理人一偏头,笑道:“现在没有你什么事了,惯例把我们要的餐饮送过来。”

“好的,我马上去。”

看缪纪安在沙发上坐下来,徐斯伯和向英卓使了个眼色,两个人立马跑去开窗户。

缪纪安看那两人的样子,不以为然地嗤笑了声,“你们两个,真是大题小做。”

他起身,走向靠近角落的一个大柜子,然后站定,打开了柜门,映入眼帘的是摆放整齐的乐器。而他的神色,也在这瞬间沉敛了下来,但眼神却是从未有过的柔和。

与此同时,路松珠已经来到了POJKL的大门口,她两手往腰上一插,气喘吁吁地仰着头看着着璀璨耀眼的霓虹大厦,唇角扬起志在必得地笑容。

可算到这里了!这回打听的一定没有错!听说每周末缪纪安必定会来这个地方找小姐美女,和他那些狐朋狗友纵欲享乐,这次我一定要逮到他!

路松珠一副壮志凌云的架势,跛着脚好不容易上了台阶,却被门口两个如门神的黑色保安拦住了......

“小姐,你有我们会馆的通行证吗?”

缪松珠愣了下,“......我没有。”

戴着墨镜神色威严的保安一板一眼地对她说:“没有是不能进去的,我们这里接待的都不是普通的客人。”


闻言,缪松珠低头看了下自己,嗯......看起来是很普通。

她随即把腰一挺,微抬起下巴对两个保安说:“我是来这里应聘的!领班正在等我去面试呢!你们先让我进去......”

刚迈了一步,保安立马挡住了她的去路,“实在抱歉,没有通行证,一概不得入内!”

路松珠一脸懊恼,瞥了两不为所动的保安一眼,在他们两人的面前掏出手机,给先前透露消息给她的大学好运佳艺打电话。

佳艺让她稍等一下,马上过来带她。这也是她们先前商量过的,如果她实在找不到办法进去找缪纪安,就给她打电话,然后以应聘服务员的身份混进去。

等人的空档,路松珠瞅着两保安,眼珠子转了转,接着凑到人跟前问:“那个,打扰一下,跟你们打听一个人。”

那保安不耐烦地瞥了她一眼,不吭一声。

“你们知道ODR集团的二公子缪纪安吧?你们知不知......”

岂料她话都还没问完,那保安随即态度恶劣地打断她,“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小姐,不是我多嘴,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条件,也敢攀附ODR集团的缪总,简直异想天开!那缪总也是你这种人想见就能见的?”充满嫌恶地表情斜睨着她,“更何况还想用服务员的身份这种老掉牙的把戏接近他,我看你是自寻死路!”

路松珠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被气得脸红脖子粗,“你......”

另一个保安随即说道:“你知道上一个设计故意接近缪总的女人是什么下场吗?”紧接着一声冷笑,“她被全市封杀,以后在各行各业是都混不下去了!这就是惹恼缪总的下场。凭你?我劝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别来这里丢人现眼,多为自己的以后考虑吧!”

“呵,你们别吓唬人了,再说了,我又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这会儿路松珠忽然有些疑惑。

传言缪纪安贪图美色,是个十足的花花大公子,怎么到了这两个保安的嘴里,倒像是一个不近女色的正人君子?不对,一定是那个女人哪里得罪他了才会遭到针对!肯定是这样!

两保安相视一笑,那笑意意味深长,看的路松珠直想给这两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一拳!

“松珠!”这时候,佳艺出来了,招呼路松珠过去,并对两名保安微笑道:“海哥,鹏哥,这是我朋友,今天要过来应聘的,我先带她进去了。”

两保安皆是对路松珠不屑正眼瞧。

路松珠瞪了两保安一眼,暗自磨牙道:“你们给我等着瞧!”

知晓她来这里的实情的佳艺对她说:“松珠,你别跟那两个保安一般见识,也最好别得罪他们,不然他们要是去跟经理嚼舌根,你就真进不来了。”

路松珠叹了口气,“我知道。”

佳艺带她去见经理,因为先前有一个服务员有事急着回老家,这才少了个人。

本来这个位置很快就会有人来顶替,但因为有佳艺,才得以保留了下来。

顺利应聘到了这个职位,路松珠对佳艺很是感激,激动地抱住她,“佳艺,真的太谢谢你了,要是我能顺利买回我妈的房子,我一定请你吃大餐!”

佳艺拍拍她的背,微笑道:“谢什么,你以前也帮了我不少忙。”

这时候,舞池内场的方向传来一阵欢呼雀跃的群众高呼声,连此时站在更衣室的她们两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Haydn!!Haydn!!Haydn!!Haydn!!......”

“怎么这么热闹?”换好工作服的路松珠望着门外声源,问。

“是Haydn!”提起这个人,似乎也让佳艺很是激动和崇拜。她双手合拢于胸前,开始犯花痴,“故野乐队的主唱!极万人宠爱于一身的男人!简直是帅得人神共愤!不行,我要赶紧去......”

“等等啊......”路松珠一脸井字符号地把佳艺拉回来,“听你说是乐队,那肯定能经常看到,你这么火急火燎的去干嘛?赶紧跟我说缪纪安是在哪个包厢?”

“哎呀松珠,这你就不知道了,故野乐队哪是能够经常看到的?他们最多每周末来一次,有时候甚至半个月,一个月都瞧不上的。所以这次一定不容错过!”

佳艺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反正缪纪安又跑不了,他都要隔天才会离开,也不差这一会儿,你跟我去看看故野乐队就能体会我此刻的心情了!”

“诶......”路松珠就这么被佳艺一路带到了会场舞厅,音乐声由远及近的传来,再到她跟着佳艺钻进了人潮里,在几米之距看到了舞台上被聚光灯笼罩的男人。

他坐在一张高脚椅上,身前挂着一把吉他,身形高挑修长,右手握着支架上角度正好的麦克风,开嗓的瞬间全场一片寂静,连一丝丝嘈杂的异常都没有。

唯有那磁性精致的歌声将人全然吸引,由惊艳到沉迷,从沉迷到沉醉,那种牢牢将人心牵引陶醉其间的动人歌喉,再到乐队的完美配合演绎,都让路松珠在那瞬间忘记了来这里的目的,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男人,甚至透过那张面具开始做起了少女的春梦,直到......

“喂,喂......松珠,口水擦一擦,我们要赶紧溜回去做事了。”

听到佳艺的声音,路松珠顿时如梦初醒,还真的抬手抹了两把嘴角。

“哎?我什么时候流口水了?你骗我!”

佳艺已经开溜了,路松珠就在后面追她,逮到了佳艺,她一脸惊奇地回头望向舞台的方向,对佳艺说道:“我敢百分之百肯定,那个主唱绝对是大帅哥!就算他戴了面具,也逃不过我这双火眼金睛。”

佳艺抱胸笑着睐她,“我说的没错吧!只要你见到本人,再听到他的歌声,绝对绝对会成为他的迷妹。”朝她伸出手,“来,恭喜你成为故野粉丝俱乐部的一员。”

路松珠象征性地握了握佳艺地手,遗憾道:“可惜看不到他本人的样子啊!”忽然双眼一亮,“你在这里这么久了,一定见过他本人吧?是不是有照片?来来来,快给我看!”

“你想的美,Haydn很神秘的,不,应该说整个乐队都很神秘。传闻,传闻啊,我也不知道真假,说这个故野的成员都不是等闲之辈,特别是Haydn,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只把搞音乐当成兴趣,而不进军娱乐圈呢?你是不知道,每次故野乐队一出现,就有N多个星探藏匿于人群中,随时准备挖人,可惜......”

佳艺摇摇头,“Haydn全拒绝了,而且相当不留情面,还发话了,要是超级私人会所不解决这个问题,下半年故野乐队就不再续签合作,会另选场地。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超级私人会所变得更加严格的原因。我可是用我的工作担保你进来的,不然的话,任何人进来必须要有通行证。”

路松珠听得一脸恍然,“我明白了......”佳艺在这里已经干了三年,所以上面的人才会信任她。

“还有......”佳艺正要继续说,这时有人过来找:“领班,刚刚有客人反应我们的98年红酒是假的!现在开始闹了,你赶紧过去看一下......”

“怎么可能会是假的!真是胡说!我去看看。”佳艺回头对她说:“松珠,我离开一下,你先去吧台帮忙,等一下我找你。”

“好,你去吧。”

佳艺离开的瞬间,路松珠再也忍受不住,弯腰抚着隐隐作痛的膝盖。

她想到,不行,必须要尽快找到缪纪安,不然她这腿拖下去不知道会不会废了。

眼下能缓解疼痛的方法,大概也就是——她慢慢直起身看向舞台的方向。

这时候的故野乐队已经开始演唱第二首歌,Haydn迷人又撩人的嗓音回荡在会场四周,路松珠忽然觉得他的嗓音竟有种安抚心情躁郁的魔力。

“Imetherinthatyear,andhermilewaalwayontheflowertreeinMakino......(我在那一年遇见了她,她的笑容总是在牧野的花树上......)”

明明是简单又明快的曲调,但从Haydn的口中唱出,路松珠却觉得有种忧伤在期间缓缓散开。

而他专注而静谧的神色间,路松珠忽然感觉这首歌就像是在诉说着他本人的故事......

一首歌结束,Haydn在众歌迷恋恋不舍,没错,绝对是恋恋不舍的注视下,和另外两位成员离开了舞台,退至幕后。

路松珠很明显的看到其实有很多粉丝都有想冲上去找Haydn,但却能异常艰难的保持着镇定。

她听到旁边两个女人在说:“晚上Haydn竟连唱了两首,这是从未有过的!真的好激动好开心!!但就是不知道他们等一下还会不会再唱......”

“我觉得会。”

“你怎么知道?”这句话是路松珠问的,问完在对上两个女人莫名的目光时,她才反应了过来,随即讪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啊,我也是Haydn的粉丝,虽然是新粉,但对他的喜爱一点也不比你们少!呵呵......真是很不好意思,打扰两位了。”

“你在干嘛啊?”一个年纪比她稍大点的女服务员过来,赶紧把她拉到一边。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