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娇妻撩人云少你别跑

娇妻撩人云少你别跑

熙小玲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韩芷均有眼无珠,错把渣男当成痴情男偏爱,错把白莲花妹妹当亲妹妹疼爱。可最后,就是这对渣男恶女联手,害了她,也害了她的家人。有幸重生,她回到一切悲剧还没发生之前,正在是她逃婚的重要节点。看着眼前这个在前世默默守护她的男人,韩芷均不仅不逃婚了,她还要和他相爱。这一世,她斗渣男,撕莲花,重启本该属于她的辉煌人生!

主角:韩芷均,云起   更新:2022-07-16 00: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芷均,云起 的女频言情小说《娇妻撩人云少你别跑》,由网络作家“熙小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韩芷均有眼无珠,错把渣男当成痴情男偏爱,错把白莲花妹妹当亲妹妹疼爱。可最后,就是这对渣男恶女联手,害了她,也害了她的家人。有幸重生,她回到一切悲剧还没发生之前,正在是她逃婚的重要节点。看着眼前这个在前世默默守护她的男人,韩芷均不仅不逃婚了,她还要和他相爱。这一世,她斗渣男,撕莲花,重启本该属于她的辉煌人生!

《娇妻撩人云少你别跑》精彩片段

阴冷的房间里,一个女人狼狈的趴在地上,她的身形瘦弱,若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这是个快要临产的孕妇。

“救救我的孩子……”

她发出痛苦的求救声,瘦如枯槁的双手更是死死的捧着肚子,不断下坠的痛感在提醒她,孩子马上要出来了。

然而,不远处的一对男女却是冷眼的看着求救的女人。特别是那个化着精致妆容的女子,哪怕刚才被人抓奸在床,这会儿依旧看着沉着冷静。

她看着在地上苟延残喘的女人,眼中满是快意。

“韩芷均,你是不是很想保住这孩子?”

韩芷均痛的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满怀期待的点点头,只要救救这个孩子,她可以不计较……

“呵呵……”

女子发出刺耳的嘲笑声,身子更是柔弱无骨的靠在男子怀中,一双手挑逗似的在男子胸膛打圈圈,“乔宇,你想救你的孩子吗?”

白乔宇邪魅一笑,一双手不客气的勾住女子的小蛮腰,语气暧昧,“亲爱的,我更期待你我的孩子。”

女子笑地更欢了,整个人花枝乱颤起来。

“白乔宇!”

韩芷均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男人,凌乱的发丝下,是一张漂亮到惊人的脸蛋,只是看得出来女子并不常保养,漂亮的脸蛋除了面色蜡黄,还有许多皱纹。

“呦呦呦,这就受不了了?”

伊秋水矫揉造作的笑了几声,“你可知道你能有今日,都是我一手促成的呢。”

想当初韩氏集团如日中天,只是因为韩氏当家人韩亚东在女儿韩芷均逃婚当日突然猝死,韩氏易主。

如今在A市,只有伊氏,再无韩氏。

“你……”

腹中的疼痛让她连说句话都艰难。

“你想问我都做了什么,是吗?”伊秋水慢慢俯下身子,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用维C换了你父亲的救命速心丸,又给你母亲喂了点精神类的药物。对了,还有你的云起哥哥,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好在我有警觉,先下手为强。”

说着她又遗憾的摇摇头,“再也没有人能帮你了,不过你知道你那向来高高在上的母亲临死前都做了什么吗?”

她又哈哈的笑了起来,“你那母亲,她苦苦哀求我,让我不要伤害你。”

只见她的眸光闪过一抹阴毒,“只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岂会给自己留下一颗定时炸弹?”

“你个毒妇!”韩芷均的双眼快要迸出火来,巨大的悔意涌上心头,她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相信了眼前这两人。

一个曾是她最爱的男人,一个曾是她最亲的妹妹,可就是最亲近的两人害的她家破人亡不自知,从此千金小姐变草鸡。

“我是被你们逼的。”

伊秋水那张精致妆容的小脸慢慢变得扭曲起来,

“凭什么从小你就能锦衣玉食,而我就要过那种三餐不济的日子?凭什么你就该是那个被人宠在手心的公主,而我要被人践踏?韩芷均,我偏偏要将你从云端拉下来,让你也尝尝跌入云端的滋味。”

“你的亲情,我抢不到就毁掉它。你的男人,无论是白乔宇还是云起,我都要他们成为我的裙下之臣。对了,还有韩氏,不,如今已经叫伊氏,它也是我的了。”

韩芷均这些年虽然过的清苦,但是那双眼睛依旧灵动,哪怕眼下如此狼狈,清澈的双眸让伊秋水看着一股火气涌了上来。

她起身,狠狠的朝着韩芷均隆起的腹部踢去。

“啊……”

一声凄厉惨叫的响起,紧接着一股热流韩芷均的身下流了出来,羊水破了。

“亲爱的,要是闹出人命就不好了。”

白乔宇看着几乎要晕厥过去的女人,硬着头皮上前,却在伊秋水的一记冷眼中退了回去。

韩芷均看着这一幕,嘴角有气无力的泛起一抹冷笑,这就是她当初不惜一切要逃婚下嫁的男人。

“乔宇,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她不能再活着了。”伊秋水居高临下看着生命一点一点消失的女人,语气淡漠道:“她活着,我们就会有很多麻烦。”

白乔宇立刻讨好的说道;“亲爱的,你说得对,这么大的肚子也不知道小心一点,摔了一跤,一尸两命,怨不得谁……”

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入韩芷均的耳中,她的意识渐渐飘散而去,只是心中的那抹执念转瞬间转化为滔天的恨意。

伊秋水,白乔宇,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

韩芷均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失去了平衡,然后像一个蛋一样,一格一格从楼梯滚了下来,她甚至还没弄清楚情况,便又再度昏迷了过去。

再次醒来,耳边迷迷糊糊传来熟悉的声音,这……这是妈妈的声音。

她欣喜的睁开了眼睛,果不其然,对上的是一张保养适宜的脸,这样容貌的妈妈,曾经活在韩芷均的记忆里。

“囡囡,你醒了?”

君雅兰眼尖的发现女儿已经苏醒,连忙让医生给女儿检查身体,却不料韩芷均扑到君雅兰的怀中,哇的哭了起来,哭声大到远在病房外的韩亚东都听到了,匆忙走进病房,“均均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难受啊?”

韩芷均见到父亲,又是一阵痛哭,半响后情绪才平静下来,一双红彤彤的大眼睛看着面前两张熟悉又亲切的脸,她才意识到自己重生了,而且还重生到了十年前,一切悲剧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姐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一道欣喜的声音打破了病房里的和谐,伊秋水,不,这个时候,她还叫韩秋水,是韩家的养女,这会儿正胆怯怯的站在门口,神情不安且愧疚。

君雅兰看见这个养女,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语气也变得有些疏离,“秋水,到底是怎么回事,均均好端端的怎么从楼梯上摔下来?”

“都是我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

还是同样的场景,还是一样的桥段,只是前世韩芷均愚蠢的以为伊秋水在给自己背锅,实则本就是她怂恿自己摔下楼梯的。

可笑的是,前世的韩芷均不仅承了这份恩情,从那以后还把伊秋水当成了亲妹妹,甚至不惜为了这个妹妹和君雅兰多次顶嘴,伤了君雅兰的心。

伊秋水一愣,怎么跟想象中的不一样?难道她知道了什么?韩芷均不动声色的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嘴角泛起一抹冷意,伊秋水,那个被你一脚踹进地狱的韩芷均又回来了!


“均均,是秋水推你下楼的?”

君雅兰就生了韩芷均一个女儿,平日是疼到心坎里的,如今见女儿受了这么大的罪,情绪不免有些激动,声音也跟着拔尖了几分。

韩秋水惨白一张脸,无助的摇摇头,“夫人,不是我,不是我推的。”说完她又一脸祈求的看向韩芷均,楚楚可怜道:“姐姐,我没有推你下楼对不对?”

她总是一副娇滴滴、柔弱不堪的模样,让人见了不忍责怪。前世的韩芷均不就是被她这样演技给蒙骗了?

只是眼下看来,韩伊水的演技未免有些拙劣,特别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的底下还有些许杂质。

“既然没有推我下楼,你道什么歉?”

韩芷均似笑非笑的问道:“或者说你想让我对你有所愧疚?”

“不……不是的。”

这个时候的韩秋水到底只是个才满二十的年轻女孩,和几年后那个有很深城府的伊秋水还是有所不同,只是寻常的逼问,便打乱了她的方寸。

韩芷均却没了跟她计较的心,余生很长,她和伊秋水的仇也不急于一时。

“你走吧,我累了。”

韩秋水看着病房里一言不发的韩父韩母,只能强颜欢笑的告别离开,只是才踏出病房,屋里君雅兰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入她的耳朵,“均均,到底是不是秋水推你下楼的,如果真是她推你下楼,咱们家可不能再容她了……”

一张清秀的脸瞬间布满阴寒,垂在身旁的两只手更是紧紧的握紧成拳。

韩芷均从门口收回眼神,又变成了这个年纪该没心没肺的模样,“妈妈,囡囡肚子饿了……”

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韩芷均终于又活蹦乱跳了,只是刚进家中院子,见原本还跟自己说笑的母亲疑惑的发出声音:“是云家来人了吗?”

若不是这场意外,这会儿云韩两家怕已经成了亲家。

没错,原本意外的第二天,就是韩芷均和云起的婚礼,只是前世因为这场意外硬是将这场婚礼往后推迟了半年。

韩芷均不动声色的收起心思,挽上韩母的手臂,笑嘻嘻的走进屋子。

“小凤、云起,你们来了。”

韩母热情的招呼着,只见大家的表情都怪怪的,屋里那个最让人难以忽视的男人则是用复杂的眼神看向韩芷均。

韩芷均下意识的在屋里寻找韩伊水,当看到站在角落里的韩伊水脸上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神情时,她暗自叹了口气。

得,又作妖了。

“云伯母,云起哥哥,你们是来看芷均的吗?”

她佯装不知的问了一句后,朝云起欢快奔去,拉住他的手臂撒娇了起来,“可是云起哥哥,你怎么都不来医院看我呢,我可是一直盼着你来呢。”

若是前世,她是决不会做出这么恶心的动作,至少在云起面前不会。

云起大韩芷均五岁,云氏在云起的手上,一跃成为A城企业的龙头老大,和韩氏在A城各占半壁江山。

不过因为和韩家的娃娃亲,他从不花多余的心思在其他女性身上,突然被韩芷均这么小小调戏一下,竟一时害羞了。

韩芷均看着一张俊脸微微发红,这才意识到,或许她从未真正了解过眼前的男人。

如今老天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她定要紧紧抓住才是。

“你可是不想和我结婚?”

低沉好听的声音在韩芷均耳畔响起,她舒服的眯了眯眼,原来好听的声音真的会让耳朵怀孕。

“没有呢。”

她眨着一双大眼睛,无辜的问道:“云起哥哥为什么这么说,均均很伤心。”

云母蹙了蹙眉锁,“芷均,若你不愿意嫁给云起,也不必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伯母这辈子都不会心安。”

拿性命做赌注?韩芷均反应过来,云家大概知道她摔下楼梯的真实目的。

她余光瞥了一眼韩伊水,心中一阵冷笑,这一世的韩伊水倒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将这事告诉云家吗?

“均均听不懂伯母说什么。”

韩芷均对云母也熟悉,相处起来丝毫没有压力,在云母身边坐下后,非常自然的把脑袋靠在她的肩上,一副乖巧的说道,“我今年才二十岁,正是好年华,怎么会想不开?再说了,云起哥哥这么优秀,我眼睛要有多瞎才不愿嫁给他?”

这波彩虹屁没有打消了云起的猜疑,反倒是觉得越看不透她。

韩芷均什么时候这么乐意嫁给他?

云母倒是被说动了,她本就喜欢韩芷均,如今见她没有一丝不愿的样子,当下欣喜的说道,“既然如此,婚礼咱们还是尽快办了吧,反正东西都是现成的,挑个日子就行。”

“伯母,择日不如撞日,那就明日吧。”

韩芷均笑着提意见。

韩母宠溺一笑,“你这孩子,哪有你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嫁人的?”

韩芷均又跑到云起身边,用占有欲十足的语气说道,“云起哥哥这么帅,我自然要先入手为强。”

两家长辈皆是发出了一阵低笑声。

大厅里,两家长辈讨论的热烈,云起则是趁机拉着韩芷均出了客厅。

韩伊水看着走进韩芷均屋里的两人,嫉妒地几乎快要从自己身上抠出一块肉来,为什么跟想象的不一样?韩芷均是摔坏了脑袋嘛,怎么会对云起说那番话?

她费了多大的心思才让云家的人知道韩芷均摔下楼梯的真相,为什么韩芷均几句话将扭转了局面?屋里,气氛古怪。

打从一进屋里,云起就只是盯着韩芷均,像是要把她这个人看穿似的。

韩芷均被盯的头皮发麻,只能硬着头皮开起玩笑,“云起哥哥,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是长了朵花嘛?”

屋里依旧安静的可怕,云起持续输出的冷气让本就打着冷气的屋里温度又降了几度,韩芷均干笑了两声,搓了搓手臂,她该不会是要被冻死在夏季吧?好在不久后某人终于开口,“你摔坏脑子了?”

韩芷均翻了个白眼,她就知道看人不该只看脸的,云起这人除了长的好看还有一个最大的毛病,那就是毒舌。

最、最最让韩芷均吐血的是,云起的毒舌貌似只针对她一人,对别人,特别对韩秋水永远都是绅士的不行。

前世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和云起越走越远,不过后来她也明白,云起对她并没有坏心,甚至还在韩家最危急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

只可惜她前世不仅眼瞎, 甚至连心都是盲的,竟然选择相信韩秋水。


“云起哥哥,虽然我是摔过脑袋,但是现在很清醒,我喜欢你,我要嫁给你。”

韩芷均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重活一世,情啊爱的,张口就来,这脸皮厚的都快赶上家里的墙壁了。

云起的嘴角不可微见的一扬,语气却是带着一丝警告,“你最好记住现在说过的话,若是今日又出什么意外,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看着奶凶奶凶的男人,韩芷均突然有了逗弄之心,身子往前一靠,两张脸靠得极近,甚至还能看到彼此皮肤上的细毛孔。

温热的呼吸瞬间交缠在一起……

“云起哥哥要如何对我不客气?”

呼!云起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扑通扑通,心跳声抑制不住的加快,几乎要跳出心口。

韩芷均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见他不愿自己靠近,心里不免有些失落,虽然云起不讨厌她,但想来也是不喜欢她的。

若不是顾及两家的情谊,两人从小的娃娃亲,想来也是不愿意娶她的。

只是这一世她必须要嫁给云起,这样才能折断了韩秋水的翅膀,要知道前世韩秋水能混的如此风生水起,可没少借着云家的势。

她收起情绪,如风铃般的笑声响起,“云起哥哥,看来你要多习惯你我的亲昵,毕竟咱们以后可是要做夫妻的。”

云起被她笑得有些窘迫,几乎是落荒而逃出的出了韩芷均的房间。

关上房门的瞬间,韩芷均的脸上笑容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记深沉的神情。

明日,渣男也会出现吗?

“起哥哥。”

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在楼梯口响起,云起停下脚步,朝韩伊水礼貌的点点头,抬腿离去。

韩秋水连忙叫住他。

“起哥哥真的要娶芷均吗?哪怕她的心里没有你……”

翌日,国大酒店三楼宴会厅,一整个宴会厅如同笼罩在光的海洋里,婚礼正式拉开帷幕。

韩芷均穿着从F国定制的唯美婚纱,从红地毯的那头挽着父亲的手朝红地毯的尽头白马王子而去,她每走一步都觉得虚幻。

前世因为打从心里排斥这场婚礼,她满门心思的想着如何逃离婚礼,从未想过云起给她的婚礼竟然是所有女生都期待的梦幻婚礼。

宾客席上的韩秋水,看着台上满脸幸福的女子,脸上扬起一抹讥讽的笑,希望呆会你也能笑得出来。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之久,韩芷均终于来到了男人的面前,一身白色西装的男人,再配上他那张如同上帝精心雕刻出来的容貌,俨然一个从童话里走出来的白马王子。

韩芷均看的有些痴迷,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冒着爱心泡泡,从今以后,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了。

“均均……”

听到父亲的声音韩芷均才回过神来,却也正好听见了身旁男人的低笑声,她奶凶奶凶的瞪了某人一后,才看向韩父。

“均均,嫁了人以后你就是大人了,可不能像以前在家里一样任性,知道吗?”

明明只是一些再普通不过的唠叨,韩芷均却是瞬间红了眼眶,前世爸爸就是在婚礼当日心脏病发的。昨晚她趁人不备,偷偷的检查了爸爸的药,药还没有被韩秋水换掉,所以呆会就算发生点什么,爸爸也不会有事。

但就算是这样,她还是觉得对不起父母,是她的任性毁了一个本该幸福的家。

“爸爸放心,以前是均均不懂事,以后不会了。”

这更像是韩芷均对自己的承诺。

“爸不用担心,以后我会看着均均的。”云起的话更能安抚韩父,他朝一对新人点了点头,走下了台。主持人见状,又活络的热起了场子。

韩秋水左等又等也不见人出现,终于沉不住气起身走了出去,台上的韩芷均一直注意韩秋水,见人出去后,唇角勾起了一抹深意的笑。

却不知她的神情尽数落在了身旁男人的眼中。

韩秋水在门口看见了正在和保安纠缠的白乔宇,心中暗自骂了声废物后,又端起笑脸迎了上去。

“乔宇,你怎么才来?”

她似埋怨的语气说道。

白乔宇看见她,就像看见了救星,“秋水,你快告诉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我的身份。”

身份?

韩秋水眸中快速闪过一抹嘲讽,对保安平易近人的解释起来,“几位大哥,他是我朋友,你们放他进来吧。”

保安见是韩家人,也不想拂了她的面子,解释说,“韩二小姐,是韩大小姐吩咐没有手持请帖,不能放人进来,所以我们……”

该死的,韩芷均怎么好像变聪明了。

但面上,她依旧噙着笑,“是我的失误,我忘记给他发请帖了。”

有了韩秋水的出面,白乔宇终于顺利进来,他着急万分问道:“里面情况如何?”

韩秋水收起心底的鄙夷,笑脸宴宴道:“还没有结束呢。乔宇,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至于能不能成……”

“放心,无论成功与否,我都会记得你的好。”

看着匆忙离去的背影,韩秋水冷笑一声:韩芷均,你的新婚礼物马上送达。

厅内,气氛达到了最高潮,两家亲朋好友纷纷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云起低头看着娇羞的小女人,慢慢俯下身子,小女人的红唇比云起想象中的还要柔软,他甚至一时忘记身在何处,慢慢加深了这个吻……

“芷均……”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美好的气氛,白乔宇夺过主持人的话筒,声音响遍整个大厅,“你不能嫁给他。”

突然出现的男人让偌大的大厅里人声鼎沸起来,大家纷纷猜测来人的身份,这也正好遂了白乔宇的心。

若是今日能借此上位,他至少能少奋斗三十年。

打小他就知道利用自己的优势,借着出色的外貌给自己带来便利,去年刚入学,他便一眼相中了韩芷均。

韩氏企业就只有韩芷均一个接班人,若是他入赘到韩家,以后整个韩家不就是他的了吗?为此,他费劲心思的去打听韩芷均的喜好,知道韩芷均不喜欢主动的男人,便常常出现在她的身边,但也仅此而已。

果不其然,韩芷均渐渐被他所吸引,后来主动追的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