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七零后小媳妇她A爆了

重生七零后小媳妇她A爆了

萧萧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云幼微花费了很长时间,才理清脑海中纷杂的记忆。她原本正在举行婚礼,哪知道在婚礼当天被未婚夫与恶毒女联合害死。这里是七零年代,原主是个下乡的小知青,惨遭逼婚,差一点因此丧命。这场事件连累了同村的青年沈元墨。为了保住名誉,他们二人决定来一场假结婚……

主角:云幼微,沈元墨   更新:2022-07-16 00: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幼微,沈元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七零后小媳妇她A爆了》,由网络作家“萧萧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云幼微花费了很长时间,才理清脑海中纷杂的记忆。她原本正在举行婚礼,哪知道在婚礼当天被未婚夫与恶毒女联合害死。这里是七零年代,原主是个下乡的小知青,惨遭逼婚,差一点因此丧命。这场事件连累了同村的青年沈元墨。为了保住名誉,他们二人决定来一场假结婚……

《重生七零后小媳妇她A爆了》精彩片段

“就是他,耍流氓不成还动手杀人,我亲眼看到的!”

“什么?是沈元墨?他一个吃商品粮的运输车司机,竟然是这样的人?”

“真是给咱们村丢人,怪道这小子平日里阴沉沉的也不跟人说话,原来是好干下流事,呵—呸!”

“快,不要给他跑了!把他押起来送公安局!”

“……”

“贼喊捉贼。”沈元墨声音生硬冷淡,他的辩解在对方的声讨和一众村民的附和下,起不了半点作用。

但被他扶着将醒未醒的云幼微将他的声音听得分明,也被四面八方灌入耳朵里的嘈杂声吵得头痛欲裂。

这感觉,就跟她在讲台上讲课,后排总有些学生自以为很小声的叽叽喳喳,吵死个人了!

“都闭嘴!吵什么吵?”云幼微眼睛还没有睁开,就先暴躁开口。

她这一开口,周围瞬间寂静无声。

云幼微也睁开了眼睛,然后她瞬间就懵了。

四周围了一堆人,男女都有,一看那身七零八落的补丁,就知道是庄稼人。

但据她所知,二十一世纪普遍施行新农村,就算是乡下人,也很少有一身补丁的。

这是什么情况?

随着她扭头的动作,云幼微额头上的伤一阵撕扯感,她倒抽了口气。

脑子里空茫了一瞬,模糊见她似乎能够看到自己脑海里多了个东西,很像前世家里的祖屋。

不过她没有时间多想,注意力就被潮水般的记忆吸走。

虽然云幼微感觉她接收记忆花了很长时间,但其实也不过别人一愣神的功夫。

这会儿她也想起来,她死了,死在二十一世纪婚礼当天,捉奸未婚夫跟伴娘偷情,被推下楼一命呜呼了。

也不知道是老天爷怜悯她被背叛,还是她积了什么德。

总之她现在是又捡了一条命。

云幼微目光落在对面一个人身上,看着他身上灰扑扑但没有补丁的衣服,缓缓呼出一口气。

她穿到这个年代,还托了这个张跃进的福呢!

云幼微一看到他的脸,自然能知道,尾随原主回知青点,意图强爆原主,逼迫她下嫁的人,就是这个张跃进!

他是红旗生产队村支书的儿子,因为偷听到原主拒绝村支书的说亲,觉得原主看不上他,就想着将人弄到手,结不结婚就由不得原主了。

原主被他拖到离知青点还有一段距离的树林子里,剧烈反抗之下,脑袋撞大树上,头破血流没了命。

接着就是云幼微醒来到现在的场景了。

“哎哟,云知青居然还醒了?云知青你没事吧?”

“云知青,你怎么还让沈元墨碰你?他不是想对你耍流氓吗?快过来,我们保护你!”

云幼微愣了下,转头看向身边扶着自己靠在树上的男人。

只是这会儿他松开手离远了些。

一眼望去,这人侧脸轮廓几乎完美,眉毛浓黑,眼眸深邃却冷淡,鼻梁高挺,唇瓣微薄。

小麦色的皮肤加持下,更让他添了十足的阳刚之气,是云幼微很欣赏的那一类硬汉型男人。

张跃进看到云幼微醒来,除了庆幸自己没有杀人松了口气外,一点担心都没有。

只要云幼微按下沈元墨的罪名,村里这一辈最耀眼的人就还是他,至于云幼微,早晚都是他的。

“什么耍流氓?你们说沈元墨?他什么身份,有必要做这样下作的事情?”云幼微拧了下眉头,不可思议地看向周围的村民。

她这一开口,直接把众人说懵了。

沈元墨也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见她眼神狡黠,眉目灵动,不知道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那云知青这是咋回事?跃进跟咱们说亲眼看到你被,被沈元墨拖树林里想耍流氓,你反抗他就要杀你?”

云幼微没有看张跃进,想也知道这只老鼠此时神色有多阴暗。

她露出一副小女儿思慕的神情:“我知道他每次回家都要经过这条路,就特意来这里等着,想跟他说明心意,不小心情绪大了点,但谁知道沈元墨这人不喜欢我就罢了,直接掉头就要走。”

“是我威胁他要是他不跟我在一起,我就撞树,结果他头都不回,我想去拽他,脚一绊就撞树上昏过去了。”

虽然不知道张跃进为什么要一盆脏水泼沈元墨身上,但云幼微刚从重点高中被调去给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上课时,曾经研究过七八十年代这段历史。

她自然知道,在这个时代,强奸犯可是要吃枪子的。

她可以无所顾忌的说,是张跃进这个小混混对她图谋不轨,他贼喊捉贼。

但谁会信呢?

这样除了损毁自己的名声外,起不到半点作用。

都是毁名声,不如放出话去,她喜欢沈元墨。

这样自然不会再有村支书这样的人来给她说亲,惹来一身骚。

周围的村民一脸:城里来的知青都这么奔放的吗?

以及:这沈元墨还真是性子冷淡,云知青这样仙女似的姑娘,娶回家不得笑醒?他竟然还嫌弃?

沈元墨更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半点不顾及自己的名节。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话一出口,村里人还不知道背地里怎么议论她!

云幼微自然不在意,嗔怒地瞪了沈元墨一眼,而后对村民们笑了笑:“真是耽误大家伙儿的时间了,说来我会撞树也怪沈元墨,他一点都不知道阻拦。”

“也辛苦张同志特地跑一趟,叫来大家,真是热情啊,我这人记性好,会好好报答的。”

说这,云幼微不偏不倚对上张跃进阴狠的视线。

张跃进脸色难看至极,他没有想到,云幼微竟然自毁名声来保护沈元墨。

她说的喜欢,不会是看上沈元墨了吧?

沈元墨不过一个野种,哪里有他好?他可是村支书家的公子!

云幼微竟然喜欢野种,都不肯跟他结婚!

云幼微突地心底一阵恶寒。

她当初学习心理学的时候深入研究了下,这会儿自然也意识到,张跃进这人约莫是偏执型人格,换句话说就是疯批。

这类人在小说里出现,看着确实很带感,也有人想要一个真实的偏执男。

但云幼微表示敬谢不敏。

今年刚好是1977年,高考恢复的通知刚下达。

就算是她想要通过高考离开红旗生产队,也还有一个多月。

她今年十二月不一定能考上,毕竟数学落下挺久的,但也仅仅是数学一门而已,明年七月还可以参加高考,她明年一定能考上。


要说回城准备高考,那就更不可能了。

原主在家不受待见,本身也是代替妹妹下乡的,原本她在城里有工作,被家里逼着给了妹妹。

虽然沈元墨对云幼微维护自己,还他清白的事情很惊讶,更是不理解她自毁名声的做法。

但他也无意多管,很明显,云幼微这姑娘刚才就是胡扯一通。

若不是他这两年进了县里的运输队,村里压根就没有媒婆愿意上他家门。

再说了,云知青这样好看,又有文化,现在又恢复高考了,她哪里会愿意嫁给他这样的乡下人?

刚想着,鼻息间就钻进来一丝少女特有的馨香。

沈元墨思绪一凝,就看到云幼微凑到他身边,他下意识想要后退,但凭着毅力稳住了。

“沈同志,我刚才那么说也是不得已。我知道是谁害了我,也知道你是想要救我,我自然不能让你被人泼脏水。”

说到这里,云幼微抬眸看向沈元墨。

沈元墨也因为她的话,眼眸微微动了下。

云幼微吸了口气,用气音轻声道:“你看啊,现在我给你洗刷清白坏了名声,张跃进那人肯定不会放过我,沈同志,你好人做到底,不如我们就结个婚,怎么样?我保证不会对你有企图,等我考上大学,咱们就可以离婚,以沈同志的条件,再找好姑娘并不难,如何?”

沈元墨上一秒还因为她提出的结婚这两个字被震得外焦里嫩,听到后头脸直接黑成碳。

他还没有吭声,就听张跃进叫嚷:“云知青,你是不是被沈元墨威胁了?我才不信你会喜欢他!”

“虽然沈元墨是在运输队干,但咱们红旗生产队的人谁不知道,他就是一个野种,爹都不知道是谁。”

“你明明都不认识沈元墨,什么喜欢?云知青,你直说,不用怕。”

张跃进阴沉沉地盯着云幼微,眼里都是威胁: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云幼微被他看得背脊生寒,她心里有戒备,倒没有多畏惧。

边上的沈元墨看了张跃进一眼,侧开一步,挡在云幼微身前,隔开张跃进病态的觊觎。

云幼微心下生出一丝微妙的感动,她没想到,沈元墨这人看着冷冷的,硬邦邦的,没想到人还挺好。

“哪个瘪犊子玩意儿瞎胡乱传,我儿子耍流氓?我儿子可是正经运输队的,他经过组织考验的好同志,我看瞎嚷嚷的人才是在耍流氓!呸,让开,让我过去,我今天到要看看,你们要把我儿子怎么着!”

云幼微刚从沈元墨身后探出头,准备跟张跃进对线。

但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被一个爽朗的声音打断。

没过一会儿,一个穿着蓝底白花褂子,模样秀气,但走路带风的中年妇女从人群后挤出来。

“娘,你怎么来了?”沈元墨脸色变了变,无奈开口。

妇女正是沈元墨的母亲杨如慧。

杨如慧嘴毒师出了名的,瞪了沈元墨一眼,眼神瞥到云幼微时停顿了下,而后掉头就跟开嘴炮似的和围在周围的村民吵起来架来。

云幼微这会儿很安静,她一听杨如慧这阵仗,就头皮发麻。

沈元墨还是被她给连累的,待会儿这婶子会不会直接挠她?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那边吵完架,也知道了来龙去脉的杨如慧扭头笑得如春风化雨。

杨如慧上前几步,将云幼微的手放到掌心轻轻拍了拍:“好姑娘,我就喜欢你这样胆子大敢爱敢恨的,你这个儿媳妇,婶子认下了,走,跟婶子回家烤烤火,看你身上凉得很。”

嗐哟,她一直可愁自家儿子性子太木纳,怕他讨不到媳妇。

现在好不容易有个自己送上门的,长得漂亮又机灵聪慧,还是个有文化的知青呢。

杨如慧这会儿心里美得冒泡,巴不得当场就让两个人领证盖章,将云幼微这个儿媳妇领回家。

云幼微整个人都麻了,没想到沈元墨这样冷清的人,母亲竟然是个泼辣的,为人更是风风火火,说风就是雨。

只是,这倒是能够按照她想的法子进行。

但就怕会伤了婶子的心,毕竟她想的是假结婚。

而婶子怕是真心把她当未来儿媳妇。

“沈元墨!说你脑子木,你还真是个木头吗?云知青这样好的姑娘你都不要,你还想要谁?”

云幼微还在自我反省,杨如慧已经松开一只手,伸手点着沈元墨恨铁不成钢地将他骂了一通。

骂完又扭头欢欢喜喜地看着云幼微:“云知青,跟婶子回家去坐坐,咱们商量一下结婚的事情。”

“最好就是你给家里去信,先将婚事定下来。”

瞬间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云幼微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这样其实挺好的,沈元墨母亲喜欢她,短时间内不用为婆媳关系忧心。

沈元墨看了眉毛几乎快纠成一团的云幼微一眼。

她额头上青紫严重,脸色冻得发白,肩膀都在小弧度的颤抖。

只是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冷?

沈元墨知道自己拗不过杨如慧,看着云幼微冷得抖哆嗦了,便道:“走吧,听我娘的,去家里烤烤火。”

云幼微两次听到他们提烤火,她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一身衣服都被露水打湿了,这又是冬天,她身上都是冰冰凉。

自打意识到自己穿越,她继承原主的记忆后,就想着法子解决困境,都没有感觉到冷。

这会儿回过神来,才真的是冷得不行。

回了沈元墨家,杨如慧就拿出自己的一套衣服:“这是我姑娘时候穿的,有点旧,云知青别嫌弃。”

云幼微接过去感激一笑:“婶子说笑了,我哪里会嫌弃,衣服婶子保管得很好,婶子叫我幼微好了,不是说认我当儿媳妇了吗?”

杨如慧听她说到最后,简直笑得合不拢嘴:“你先换衣服,我出去看元墨炉子烧好没,换好衣服你就出来烤火,啊?”

云幼微目送她出去后,才开始换衣服。

杨如慧给云幼微的衣服是黑底白格子的棉衣,微收腰,小翻领。

看着旧却没有霉味,云幼微穿上还挺合身。

沈元墨在运输队当司机,收入挺不错,家里置办了铁皮炉子。

到了冬天,炉子几乎不熄火。

家里烧的自然不全是蜂窝煤,更多用的是沈元墨自己烧制的木炭。


云幼微换好衣服出来,沈元墨已经冲了生姜红糖水端过来:“我娘让端给你的,喝吧,驱寒。”

她伸手接过,眼睛一弯:“谢谢沈同志。”

云幼微换下那身补丁衣服,穿上杨如慧的袄子,似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沈元墨目光一错,避开她亮晶晶的眸子,干巴巴道:“不,不客气。”

云幼微没有介意他冷淡的态度,捧着碗吹了吹,小口啜着。

她接连喝了好几口,觉得身子都暖和起来了。

这才抬头看向沈元墨,神情认真:“我之前说的结婚的事情,沈同志考虑得怎么样?”

沈元墨听她又一次提,扭过脸来看她:“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跟云知青才第一次见吧?”

云幼微一愣,回忆了下。

原主下乡以来,确实没有怎么跟村里人有太多的来往。

沈元墨也因为村里人的忌讳,出工做活都是避着生产队其他人。

在云幼微的记忆里,原主知道有沈元墨这么个人。

只听说他生下来就死了爹,命硬克亲,是个不详的人。

但他本人又很出息,凭着自己进县里两趟,转个眼就摇身一变,成了吃商品粮、开货车的司机。

生产队的人又羡慕又嫉妒,原主经常听人酸不拉唧地说起沈元墨。

但一直没有见到,直到原主被张跃进害死,云幼微穿过来才看见他的庐山真面目。

只是,云幼微有些奇怪的是,这个年代还讲究媒婆牵线,两个年轻人见一面,看对了眼第二天就能领证呢。

难道她的了解有什么误差吗?

“沈同志有喜欢的姑娘吗?”云幼微想了想,还是问了句,若是没有的话,正好可以跟她领证啊。

云幼微想过了,她既然穿越过来,接替了原主的人生,自然要以原主的身份好好活着。

不仅如此,如今高考已经恢复,她作为汉语言文学的大学教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第一次高考,对她来说,唯一需要担心的也就是数学而已。

想到这里,云幼微看了沈元墨一眼。

她本就是从重点高中调至大学的,若是沈元墨答应跟她假结婚。

那她倒是不妨可以带他一波,也让他参加高考。

这样也算是感谢他救了自己。

沈元墨不知道云幼微的打算,他被她刚才的问题打乱了思路,什么喜不喜欢的?

这个云知青说话还真是大胆啊!

“没有。”他别开眼睛,端杯子喝了口水。

话音刚落下,在屋子外听了半天的杨如慧没忍住推门进来了。

“他哪里有什么喜欢的姑娘,他要是有,我早就报上孙子孙女了!”

说完,杨如慧瞪了无奈的沈元墨一眼。

转头看向云幼微时又满面春风:“云知青,啊不,幼微啊,你别听元墨这臭小子说什么第一次见不第一次见的,他这人就是嘴皮子硬,但其实啊,若不是跟你看对了眼,又哪里会听我的话将你往家里引?”

杨如慧那煞有其事的语气,让云幼微差点信以为真。

她狐疑地看过去,正好对上沈元墨平静的的眼神。

云幼微尴尬一笑,别开眼睛。

沈元墨眼里闪过微光,无奈地冲杨如慧:“娘,您别说了。”

而已经别开目光的云幼微并没有看见沈元墨微红的耳根。

杨如慧很懂得点到即止,她微微一笑,没有再提,拉着云幼微的手问她衣裳合不合身。

杨如慧心里对这个愿意用自己的名声给她儿子作证的姑娘再满意不过,加上刚才又听到她提出要跟儿子结婚的事情,更是想要立即将事情定下来。

但她这个儿子是个死脑筋,多好的姑娘啊,不知道给人提亲就算了,人家姑娘先开了口,他反倒是扭捏起来了。

沈元墨看着杨如慧一副对亲儿媳嘘寒问暖的模样,时不时的冒几句自己的好话。

云幼微更是一会儿看自己一眼,看得他心都燥起来了。

他受不住了,当即起身:“妈,我跟云知青真不认识,我只是过路看见她昏倒救了她,她为了给我作证才说那样的话,已经两清了。”

沈元墨绝不信云幼微会喜欢自己,而且婚姻怎么能儿戏?

云幼微听着这话,诧异地看向沈元墨,触及到他认真的神色,心下又是一动。

不过短短半天的时间,她就发现。

沈元墨这人为人耿直不善言辞,但善良诚恳。

他跟自己前世自己那个未婚夫大为不同,未婚夫全靠一张嘴吹得天花乱坠,实际上却是个心思重的……

杨如慧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儿子一眼,拉着云幼微去灶房做饭。

沈元墨很自觉地蹲在灶前当烧火工具人。

他听着杨如慧跟云幼微亲热的对话和笑声,保持着沉默。

但偶尔会抬眸扫云幼微一眼,目光触及她娇艳如花的脸蛋时,又好似被烫到一般,仓促挪开。

吃过晚饭,外边的天已经黑了。

“幼微,天黑透了,又下着雨,今晚你就跟我睡,啊?”杨如慧边收拾碗筷边嘱咐。

云幼微目光一转,又捕捉到沈元墨沉沉的眼神,她欣然点头。

沈元墨接过碗筷,将杨如慧赶去休息,自己则跟云幼微进了灶房。

杨如慧瞥了二人一眼,偷笑了下也没管。

“云知青不要再说让我娘误会的话了。”沈元墨刷着碗,声音冷淡。

云幼微听后放下抹布,扭过脸冲他绽开笑容:“沈同志没有喜欢的人,正好我也没有,我看沈同志是个勤劳踏实,勇敢无畏的人,我也不赖,不如我们就领证吧?以后沈同志要是有了喜欢的人,我绝对不会纠缠,咱们随时可以离婚,沈同志觉得怎么样?”

沈元墨愣了半晌,反应过来,她根本就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

心下轻叱了声骗子,他看向云幼微。

她在树林里还跟那么多人说喜欢他呢,这会儿又说没有喜欢的人。

沈元墨沉默着没有说话,云幼微心下一沉。

这人心热但看着是个性子冷的,他不一定会同意结婚,毕竟这也不是小事。

略一想,云幼微顿时皱眉,忧愁又惊惧地看着沈元墨,她轻叹了口气。

“哎——我在这地方孤苦伶仃的一个人,跟别的知青又不太熟悉,这一次我是躲过去了,可万一还有下一次,我还会这么好运地遇到沈同志这样的好人救我于水火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