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今天和男神也没塌房呢

今天和男神也没塌房呢

姜秋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承南是男团大佬,他脾气不好,性格很坏,却是人人趋之若鹜的一朵高岭之花。迟曼是吊车尾的女团练习生,她性格软萌又可爱,是圈子里的小透明。一场意外,迟曼和陆承南互换了身体,从此,男团大佬变得可爱了,吊车尾的女团练习生,业务水平惊天逆袭。她每天都担心两人的秘密被拆穿,害怕男神塌房,到那时候,她一定会死的很惨。她小心翼翼,努力训练,男神却还是塌房了,因为陆承南居然跟她恋爱了……

主角:迟曼,陆承南   更新:2022-07-16 00:5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曼,陆承南 的女频言情小说《今天和男神也没塌房呢》,由网络作家“姜秋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承南是男团大佬,他脾气不好,性格很坏,却是人人趋之若鹜的一朵高岭之花。迟曼是吊车尾的女团练习生,她性格软萌又可爱,是圈子里的小透明。一场意外,迟曼和陆承南互换了身体,从此,男团大佬变得可爱了,吊车尾的女团练习生,业务水平惊天逆袭。她每天都担心两人的秘密被拆穿,害怕男神塌房,到那时候,她一定会死的很惨。她小心翼翼,努力训练,男神却还是塌房了,因为陆承南居然跟她恋爱了……

《今天和男神也没塌房呢》精彩片段

临城。

当红男团Shadow签售会。

五天前,Shadow新专辑一经发售,立刻占据六大音乐榜单一位,取得了屠榜式的亮眼成绩。作为圈内的顶流男团,Shadow各具特色的五名成员,无一例外,都拥有众多粉丝。

其中的唯一特例,就是Shadow队长——陆承南。

大佬陆承南,大约是圈内仅有的,粉丝和黑粉同样多的存在。

“我家陆大佬是什么神仙颜值啊,看一眼就觉得陷入了爱情嘤嘤嘤……”等待Shadow出场的过程中,拉着横幅的粉丝,已经激动难耐。

一旁的短发女粉丝,听见这个声音,转过头,呵呵一笑,“嗯,陆大佬是神仙颜值,魔鬼性格。”

“不管不管,像我家陆大佬这样的高岭之花,我不允许他平易近人!”

“……”

心潮澎湃的粉丝,在等待的过程中,自然少不了交流讨论。

看到粉自家爱豆的同好,会忍不住分享,看到喜好不和的,偶尔有脾气不好的,也会当场开撕。

“别闹了好么,陆承南那个臭脾气,上次回归打歌拿一位,说获奖感言的时候,居然抢我家裴凌的话筒,知道的是他情商低,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故意用队长身份压人。”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粉丝群中,因为突然的争执,引发了小小的骚动。

然而很快,这阵骚动,就被更大的尖叫声取代——

Shadow五名成员,此时终于登场。

以队长陆承南为首的五人,正走上台,向着安排好的位置走去。

“我爱豆帅到让人晕厥!”

“裴凌刚才看我了啊啊啊!都别拦着我,我要表演一个当场去世!”

“我天,刚才陆大佬是不是低头笑了一下,我我我……”

五名成员依次落座,粉丝群中的骚动,却迟迟没有平息。

签售正式开始后,人头攒动的粉丝排着队,激动难耐地捧着CD,依次走向五名成员,等待签名。

有提前准备好礼物的粉丝,小心翼翼地递过去,等待看爱豆的反应。

这样的情形,裴凌已经驾轻就熟。

裴凌今年24岁,18岁就签约公司成为练习生,也是除了陆承南之外,队内练习生涯最长的人。

和陆承南截然不同,裴凌是典型的暖男形象,英俊温和,对待粉丝极有耐心,即便有些粉丝,在签售会上,送给他一些少女心的猫耳发箍、帽子,裴凌也会为了不让粉丝失望而戴上。

今天的签售会,裴凌坐在右侧第二个位置,旁边就是陆承南。

换言之,陆承南坐在最末尾。

签售会的座位安排,无关队内C位,不过陆承南被安排在这里,的确是经纪公司刻意为之——

因为每回的签售会,陆承南都是最不配合的那个。

粉丝送的礼物会收,但是很快就会让工作人员拿走,至于有些粉丝想要握手的要求,他也会面无表情地配合。

曾经还有粉丝发微博调侃过,说“大佬陆承南,每次签售会上,脸上都写着‘赚钱不易’四个字!”

偏偏这样脾气臭、性格差的陆承南,唱跳rap实力俱佳,又有一副吊打众多流量小生的神仙颜值。

所以结果就是,陆承南的实力和颜值吸了多少粉,他的性格就给他招了多少黑粉。

签售会上。

粉丝已经集齐了其余四名成员的签名,此时此刻,正颤抖着双手,捧着CD走到陆承南面前,等待他的签名。

女孩的手,不停地颤抖,手心也渗出了汗,仿佛现在她捧着的,不是CD,而是自己怦怦直跳的心脏。

“……”

她张了张嘴,目光对上陆承南的,却紧张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眼前这张脸,眉眼深邃。

陆承南不是混血,但是眉骨生得很好,所以眉眼看起来,比一般的东方人更加深刻。

这次的新专辑造型,只有他一人没有染发,维持着黑色的短发,将他原本就偏白皙的肤色,衬得更加惹眼好看。

另一边,陆承南对上女孩的视线,表情僵了一下。

很快,他低下头签上自己的名字。

他签名的时候,动作不是很流畅,其中两次停顿,似乎在思索下一步要怎么动笔。

如果留意他的动作,就会发现陆承南的异常。

然而,现在激动到无法自已的女粉丝,显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留意这些。

等待的过程中,女粉丝的目光,仍然直直落在陆承南身上。

等他终于签完名,女粉丝忽然听见一句,“谢谢。”

是很低沉的男性嗓音,低音炮混着一点点烟嗓,那种能撩得人腿软的声音。

女粉丝当场愣住,不仅因为陆承南撩人的声音,更因为他说“谢谢”两个字。

拽上天的大佬陆承南,什么时候这么温和跟粉丝说过谢谢?

事实上,陆承南对粉丝的态度并不恶劣,却也不会像裴凌那样温和体贴。

所以,当这句语调偏温柔的两个字,从陆承南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不只是女粉丝愣住了,连听见声音的Shadow成员,也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裴凌眼里划过一丝诧异,表情是明显的意外。

不过顾及着是在签售会现场,他的注意力,并没有在陆承南身上停留太久。

接下来的签售会,进行地很顺利。

直到,一个黑长直女粉丝的出现。

女孩样貌不算惹眼,却引发了小小的关注,因为她表情和气场,和刚刚其他粉丝有明显的差别,尤其是走到陆承南面前时。

眼看着手里的CD要被陆承南伸手拿走,女孩直接拿回了CD,“不用了,谢谢。”

她只要了其余四个人的签名。

陆承南漂亮修长的右手,就这么停在半空中。

气氛,忽然陷入某种尴尬又微妙的安静。

其他人的注意力,纷纷被吸引过来。

台上,那个女孩转身就走,陆承南顿在半空中的手,跟着缓缓收回。

他的表情谈不上尴尬,反而有一闪而逝的困惑。

然而这个表情,在陆承南脸上,又呈现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看起来,总让人觉得很不搭调。

这不是陆承南会有的表情。

小插曲结束之后,女孩高昂着头离开,留下周围或愤怒、或议论纷纷的众多粉丝。


正值盛夏,人头攒动的签售会现场,也越来越燥热。

签售会进行到尾声的时候,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惊呼:“有人晕倒了!”

“好像是中暑了,谁来搭把手扶一下。”

可惜,大部分激动难耐的粉丝,注意力都在Shadow成员上,这声惊呼,很快被淹没在人群中。

突然间,陆承南从座位上起身。

他一米八六的身高,在一众女粉丝中,显得格外惹眼。

陆承南下台的时候,前行方向的粉丝,主动让开一条路。

“陆大佬这令人心动的美貌是真实存在的嘛?”

“妈耶,我还有什么机会,能这么近距离看我爱豆啊,我我我……好像有点控制不住我自己……”

粉丝或激动或紧张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穿插在其中的,也有粉丝的疑惑不解,甚至是质疑,“陆承南签售到一半跑下台是几个意思啊?”

“刚才也没怎么样啊,不会突然发脾气不签售了吧?”

“说不定哦,陆承南本来就是这个调性,拽得不要不要的,长得再好看有毛线用,性格比我家裴凌差得远了。”

“毒唯粉滚粗!少来黑我陆大佬!”

因为陆承南的突然下台,粉丝群众一阵骚动,有些过于激动的粉丝,甚至想要去拉陆承南,情况眼看着有些失控。

就在工作人员准备出面控制场面时,陆承南蓦地在一个女粉丝面前停下脚步。

是刚刚那个中暑晕倒的女粉丝。

一头黑长直的女孩,正靠在椅子上,脸色泛着病态的红,唇却有些苍白。

“我天,中暑的这个人,不就是刚才签售给陆承南难堪的那妹子……”

“哦,想起来了,就是刚才说不要陆大佬签名,直接给他甩脸的那妹子。”

“快看快看!陆承南居然给那姑娘递了一瓶水。”

“所以陆承南特意下来给人递水,还顺便把人群给驱散开,让那个中暑的妹子能自由呼吸一下?啊这……”

形势转变得太快,当陆承南将一瓶矿泉水,递给中暑的女粉丝时,全场的人,几乎瞬间都惊掉了下巴。

这件事,如果换做Shadow任何一个成员做,都不会让人觉得违和,而且事后还会传为粉丝间的美谈。

偏偏,由陆承南做出这个举动,只会让人觉得十分……诡异。

脾气臭、性子拽如同陆承南,怎么可能会中断签售、下台给一个中暑的粉丝送水,更何况,还是刚才无视他、当众给他难堪的粉丝?

就连台上的裴凌看着,也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

掐了一下虎口,清晰的痛楚传来,裴凌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嗯,那就更可怕了。

他认识的陆承南变了,变得令人猝不及防。

另一边。

陆承南将矿泉水递给粉丝之后,没有多说什么,也没再耽误时间,径自转身,加快脚步回到了台上。

整个过程,大约一两分钟,没有对签售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直到签售会结束之后,在场的粉丝、工作人员,乃至Shadow的其他成员,还沉浸在刚才陆承南反常的举动中,没有回神。

回公司的途中,年纪最小的成员周易扬看着陆承南,“哥,你变了。”

“……”

“哥,是不是快到七月半,你被什么附身了?”

陆承南凉凉的目光扫过去,周易扬缩了缩肩膀,终于老实了。

低下头,他最后压低声音,喃喃道:“应该不会,我哥平时那么可怕,百鬼不侵才对!”

“……”

四十分钟后。

盛经娱乐,练习室。

Shadow五名成员依次进了练习室,五天前,组合刚刚发布回归新专辑,目前正处于打歌期,练习自然必不可少。

所以,在签售会结束之后,五人立刻回到了公司练习室。

这次Shadow新专辑的主打曲,是一首融合了电音和嘻哈的舞曲,风格强烈,整齐划一的刀群舞,是此次最大的看点。

出道以来,Shadow就以刀群舞而闻名,在这背后,自然少不了日日夜夜的练习和汗水。

Shadow五名成员中,陆承南做了四年半的练习生,练习生涯最久,唱跳、rap实力俱佳,因而每次的练习,也是由他来主导。

裴凌比陆承南晚半年时间进公司,也做了四年练习生,是除了陆承南之外,最久的一个。

他跳街舞出身,还学过现代舞,舞蹈实力出众。

剩下的三名成员,乔择、谢时言和周易扬,其中,周易扬是唯一的舞蹈吊车尾。

当时之所以被公司签下作为练习生,周易扬凭借的是天生的好嗓音和外形,三年的练习生涯里,他的舞蹈非但没有突飞猛进,恰恰相反,因为陆承南的严苛要求,使得周易扬跳舞时,总是有些缺乏自信。

尤其,是当着陆承南的面。

周易扬在五名成员中,年纪最小,有时候在陆承南面前皮归皮,可到动真格的时候,却还是会紧张不安。

比如眼下——

主打曲的前奏响起,占了整面墙的落地镜前,四人排好队形,陆承南则在旁边观察队形和队员。

周易扬余光对上陆承南的眼睛,顿时,只觉得头皮发麻。

此时,已经进入主歌部分,作为开场的周易扬,却因为刚才的对视,慢了半拍。

虽然他很快调整过来,却还是能感觉到陆承南落在自己身上的灼热视线,最终,周易扬硬着头皮,错了好几次动作,跳完了这段舞。

按照以往的习惯,通常新歌舞蹈,队长陆承南是最先学会的,于是在练习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陆承南都会在旁边观察,指出队员舞蹈的问题。

等到了最后一遍,陆承南才会加入队形,跳一遍结束联系。

主打曲第十遍练习结束,周易扬垂着头站在原地,等着挨训。

这时候,陆承南用掌心撑了一下地面,动作利落地起身,瞥了一眼周易扬,走过去轻轻拍了他的肩。

“哥……”周易扬头低得更厉害,心口也怦怦直跳。

等待挨训的过程,居然比挨骂更难熬,他心中默念。

结果下一秒,陆承南淡淡一句,“今天先到这里。”

周易扬当场怔住,盯着陆承南的背影。

他居然逃过一劫?

还有,陆承南也没有像以往一样,加入队形,进行最后一遍的联系?

一瞬间,周易扬脑子里晃过今天签售会上,陆承南的种种反常,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陆承南仿佛换了个人!

公司另一边的走廊上。

陆承南惴惴不安地看着玻璃门里,倒影出的自己的脸庞。

他的确,是换了个人。

因为这幅身体里的人,早已不再是陆承南,而是变成了一个女孩。


盛经娱乐另一端。

今天是Shadow的签售会,同时,也是一月一度的月末评价。

七名女练习生,是公司准备推出的新女团的预备成员。

圈内盛传一句话,“盛经娱乐是所有练习生的梦”,只要能够在盛经娱乐出道的团体,无论男团、女团,必定爆红。

作为C—pop的第一推手,盛经娱乐是这个圈子里,金字塔尖一般的存在,也是所有偶像和练习生向往的地方。

然而,这也意味着,公司内部出道前的竞争,激烈得超乎想象。

例如这次,盛经娱乐计划将于一年后,推出新的女团,只有四名成员。

眼下的七名女练习生,练习年限最短的一年,最长的已经有四年,却要共同面对近百分之五十的淘汰率。

和往常一样,这次的月末评价,仍然由唱歌、舞蹈、说唱三个部分构成。

“这次的舞蹈评价,除了大家已经准备好的部分,还有个即兴部分,freestyle,音乐响起的时候,你们想跳什么就跳什么。”

轮到舞蹈评价时,舞蹈老师突然说道。

年轻的男人,面容清俊,一身偏嘻哈风的打扮,悠悠的目光扫过在场的七名女练习生,缓缓补上一句:“即兴舞蹈所有人都要参与,包括主唱和rap定位的练习生。”

“哈?”

“完了,我的妈……”

练习生们顿时一阵哀嚎。

舞蹈老师一声轻咳之后,众人又立刻噤声。

下一秒,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投向某一个人。

有同情的、不屑的、也有目光暗含着幸灾乐祸。

六道目光的交集点,都是同一个人,迟曼。

一年的练习生涯中,迟曼脑袋上,牢牢地贴着两个标签——

“漂亮”和“吊车尾”。

迟曼有一张漂亮得能让人一眼惊艳的脸孔,却偏偏是练习生里,最为吊车尾的存在。

唱歌实力平平、跳舞动作不够协调、rap完全不会。

然而迟曼那张脸,如果不做偶像,简直暴殄天物。

在众人瞩目下,迟曼抬着头,表情却没有一丝不自在。

她仿佛全然感受不到那些目光里的同情或是幸灾乐祸,静静站在那里,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有没有觉得迟曼今天不太对劲?”

“是啊,平时这种时候,她都紧张得不行,今天不但没紧张,而且感觉……”

“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对对对,我也这么觉得!”

女练习生的窃窃私语,很快被舞蹈老师的声音打断。

“可以开始了,按照以往的顺序,一个个来。”

迟曼退到一边,等待表演的过程中,目光一瞬不瞬,仔细观察着每一个练习生的舞蹈动作。

她的手脚,不时会做出一些细微的动作,如果认真去看就会发现,她在边看边学。

而且,往日舞蹈吊车尾的她,居然能够将那些第一次看的舞蹈动作,分毫不差地完美复制。

等待之际,迟曼耳旁,几度响起女练习生紧张的喘息和吐气声。

唯独她一个吊车尾,从始至终,镇定自若。

终于,轮到迟曼的即兴舞蹈表演。

一瞬间,在场其他六名女练习生、舞蹈老师的目光,齐齐投向迟曼的方向。

或者更确切来说,是迟曼的身后。

“天啊,是陆承南!”

“陆承南怎么来了?”

听见那些或激动或压抑的议论声,迟曼下意识转身,恰好对上一道视线。

男人的眼睛,很深邃、瞳孔深黑,在肤色白皙的面庞上,越发显得幽暗犀利。

陆承南站在那里,宽肩长腿的挺拔身形,瞬间吸引了所有注意力,不过,他只是站在门口,并没有进来的意思。

陆承南作为同公司前辈,过来看一眼练习生的月末评价,并不是什么稀奇事,舞蹈老师只愣了两秒,收回注意力,对迟曼说道:“迟曼,可以开始了。”

音乐响起前的那几秒,迟曼回忆着刚刚学到的动作,正犹豫着,要不要将那些动作稍作调整,然后即兴表演出来。

下一秒,熟悉的前奏响起——

是Shadow这次新专辑的主打曲。

风格强烈、充满力量感的舞曲,在电音的基础上,融入嘻哈,原曲的舞蹈是Shadow标志性的刀群舞,十分考验舞蹈功底。

“这下迟曼惨了,要当着陆师兄的面丢人了……”

迟曼耳朵里,忽然飘进来这么一句话。

她没有理会,目光专注看着前方,身上那些灼热又专注的视线,像是被她全然忽略了。

歌曲只播放了一分钟。

结束的时候,在场的人,还沉浸在某种不可置信的复杂心情中。

“刚才迟曼是被陆师兄灵魂附体了么……”

“你快掐我一下,我好像在做梦。”

“天啊,迟曼怎么做到的?她刚刚一个动作不差,把Shadow师兄主打曲跳下来了,而且动作力道恰到好处,吓死人……”

迟曼站在原地,刚刚结束那样剧烈的舞蹈动作,整个人却几乎没怎么喘过。

她微微挑眉,似乎意识到自己这样看起来太过反常,于是佯装疲累地低头喘了几下。

接下来的时间里,迟曼已经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了,只能感觉到,有一道灼热的视线,黏在她的侧脸,仿佛要将她洞穿。

迟曼转过头,恰好,再度对上陆承南的眼睛。

她望着他,轻轻扯了扯唇角。

有些冷、又有些痞气的模样,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姑娘会有的表情。

门外,沉默了很长时间的陆承南,冲迟曼做了个很细微的手势,然后转身离开。

在场的练习生和舞蹈老师,终于堪堪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

“迟曼,你刚才是被你陆师兄灵魂附体了么……”舞蹈老师是个风趣的年轻男人,打趣道,眼里却还透着几分难以置信。

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可能会过度惹人怀疑,迟曼想了想,淡淡解释道,“可能比起女团舞蹈,我更适合男团舞蹈,而且凑巧,Shadow师兄这首新歌,我之前跟着学过。”

说话间,迟曼尽可能让自己的表情和语气放得自然。

舞蹈老师点点头,目光里的诧异,已经逐渐被殷切取代:“也好,你做练习生刚一年,我考虑一下,说不定给你换换定位会更好。”

他说着,直直看向迟曼。

迟曼属于那种惊艳又妩媚的长相,所以一直以来,让她练习的舞蹈,都是偏向柔美的,可是看今天的情况,说不定中性风、更具力量感的舞蹈,更加适合迟曼。

一整个下午过去,月末评价终于结束。

迟曼等着所有人陆续离开之后,想起了陆承南刚才的手势。

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屏幕熄灭后,迟曼怔怔地望着黑屏上那张漂亮明艳的少女面孔,皱了皱眉。

明显嫌弃的表情。

其实,突然反常的迟曼有个秘密。

这副少女面孔下的人,已经不是迟曼,而是另一个男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