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我有全方位升级系统

我有全方位升级系统

云海落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云洛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在大学毕业之后,成为了一家医院的实习生。在去参加前女友的婚礼途中遭遇恶劣天气,再度醒来之后,云洛穿越到了一个神奇的异世。在这里,他有一个可爱的妹妹与和蔼可亲的父母,虽然条件艰苦,但是一家人在一起的生活非常幸福。除此之外,与他一同穿越的还有全方位升级系统……

主角:云洛,云暮   更新:2022-07-16 01: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洛,云暮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有全方位升级系统》,由网络作家“云海落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云洛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在大学毕业之后,成为了一家医院的实习生。在去参加前女友的婚礼途中遭遇恶劣天气,再度醒来之后,云洛穿越到了一个神奇的异世。在这里,他有一个可爱的妹妹与和蔼可亲的父母,虽然条件艰苦,但是一家人在一起的生活非常幸福。除此之外,与他一同穿越的还有全方位升级系统……

《我有全方位升级系统》精彩片段

“受冷空气影响,本市预计从夜间开始气温将会大幅降低。全国多地已发布寒潮红色预警,请各位做好保暖措施,减少出门,各企业……”

关掉电视,云洛怀里抱着自己养的猫,出神地看着茶几上的红包。

待会儿就要参加前女友的婚礼,云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云洛与前女友穆朵相恋六年,最终,看上去牢不可破的感情还是被物质打败。

穆朵说她父母不同意自己继续与云洛继续处下去。但云洛都明白,大学里有个有钱的学弟一直在追求穆朵,她最终还是在爱情与面包之中做出了选择。

云洛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普通孩子,现在医科大毕业也有两年了,苦于家里人脉不够,到现在还是一家小医院的实习医生。

想到以前单纯善良的穆朵,云洛心中发出阵阵痛楚。还能怎么办呢?木已成舟,曾经深爱的人今天就要结婚,穆朵的未婚夫还邀请自己去参加婚礼,杀人还要诛心。

穆朵的未婚夫名叫李恩华。

李恩华脸皮极厚,这是云洛对他的评价。

在明知穆朵有男友的情况下李恩华仍孜孜不倦的挖了三年墙角,还是用最简单粗暴的手段——用钱砸,出手还大方,送花送包都是基本操作,最后表白时直接送车。试问有几人能有这样的毅力与魄力?

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云洛在李恩华面前就是个loser,比家庭比不过,比资产比不过,就连女朋友也被撬走。

云洛虽然是个屌丝,闲暇时只会玩玩游戏看看小说,没有什么大作为,但他还是决定前去赴约。若是连去都不敢去,只会让人更加笑话他。

“好冷啊。”

云洛的手冻得有些僵硬,他用嘴对着手哈气,淡淡的热气才让双手感到一丝暖意。

现在外面的气温已经到达零下,云洛租住的房间也没有空调,只能裹着棉袄坐在小沙发上硬撑。

调整下坐姿,云洛将棉袄裹的更紧。怀中的猫被云洛的动作惊醒,也起身调整了睡姿,继续趴在云洛的双腿上,闭着眼睛。

毕竟猫都怕冷,云洛的怀中是这间房中为数不多的热源。

“小妹。”云洛用手挠了挠猫猫的下巴,它也享受地发出呼噜声。

猫猫叫小妹,是一只母猫,曾经救过云洛一命。

小妹原来是某个工地上的流浪猫。一年前云洛路过那处工地时,突然被小妹扑到身子上,云洛也没有反应过来,一个重心不稳摔到地上。

云洛刚想抱怨,顿时一根重重的钢管砸到了他之前的位置上,就离云洛只有十公分左右的距离。

云洛心有余悸,在原地呆愣了半天。

等到缓过神来,只见小妹坐在他身旁,淡定的舔着渗血爪子,一声不吭。

本着医者的同情心,还有对自己的救命恩情,云洛收养了小妹。小妹是一只乌云盖雪田园猫,云洛相信它会给自己带来好运。

小妹也确实通人性,是云洛失败人生中的一道亮光,每次心情不好时与小妹互动,能舒畅许多。

撸了一会儿猫,云洛将小妹捧起,深深地吸了一口。

“啊,上头。”云洛感叹道。

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将近六点,婚礼快要开始了,虽说地点离云洛的住处不远,但云洛有早到的习惯,于是他决定现在就出门。

云洛将身上温暖的棉袄脱下,还带着余温,他将小妹包裹住,留下了充足的空间,塞进了被窝。

“小妹,我出门了。”

云洛换上另一件棉袄,拿起桌上的红包,走到门口。

“喵~”

小妹叫了一声,像是在表达不满。

“很快就回来。”

云洛笑了笑,走出房间,轻轻地合上房门。

刚走出走出单元楼,寒气袭来,云洛顿时就有些撑不住了。

太冷了,冷的不正常。

云洛觉得自己身上的棉袄就是一件摆设,他感到心脏在颤抖,寒冷像是从身体内部往外散发一样,让全身也跟着颤抖个不停。

距离不远,云洛没有选择打车,主要是为了省钱。

今天周末,加上天气寒冷,街上的行人寥寥,每个人走的都很快,看样子也是无法抵抗这室外过低的气温。

云洛也加快了脚步,到后面干脆跑了起来,也能暖和暖和身子。

目测才过六点,天色已擦黑,等到云洛走到一半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道路被一层薄雾覆盖,路旁灯光也有些昏暗。

气温又降了,还刮起微风。

虽说是微风,但经过脸庞时云洛还是被刮的生疼。

云洛穿得不是很保暖,气温又低,加上刺骨的寒风,他感到周围的温度又突然下降了许多。

云洛停下脚步,拉起棉袄的衣领,将脸埋入,用手搓了搓脸颊,手和脸都获得了一些温度,这才好受了一些。

突然,云洛只感到鼻尖一凉,是一片雪花落下,正巧落到了他的身上。

“下雪了。”云洛喃喃道。

云洛很喜欢雪,能让他回忆以前的干净与美好。

不久,雪花变的密集。云洛将手伸出,感受着雪花落入手心带来的冰凉。

“好冷。”

雪花温度也异常的低,云洛将手缩回,用衣袖紧紧裹住。

雪花开始变大,落到了云洛的头上。

云洛只感到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紧接着就是一阵刺骨的凉意穿遍全身。他摸摸头,却发现头上的部分发丝被冻结在一起,结成了硬块。

云洛感到奇怪,抬起头,想要看看天上飘落的雪花是什么样子。

这一抬头,他便看到了这一生都忘不掉的场景。

云洛看的很清楚。

一个全身淡蓝的身影伫立在空中,眼睛散发着白光。看不出性别,只带着一股圣洁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周围的乌云以祂为半径散开,不断的凝结成新的雪花,缓缓落向地面。

“这是什么?”

云洛的大脑瞬间宕机,这场景超乎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仅仅一眼,他就被这场景所震撼。

“难道是……神?”


淡蓝色的人影像是感应到有人在看他,将头低下,视线正好对上了云洛。

人影一愣,随即眼露精光。

“找到了。死。”

人影没有多余动作,只是淡淡发出了声音,像是一位君主下达的命令,语气中性,分不出男女,但听上去却充满了厌恶。

随着人影的声音落下,乌云中的雪花开始疯狂的向云洛涌去。

云洛被吓得瘫坐在地上,全身无法动弹,连声音都无法发出。

云洛不傻,他明白这人影发出的的“死”命是对他说的;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尊‘神"要杀死自己。

仇杀吗?

云洛发誓,自己就是老老实实的一个华国普通公民,一不偷二不抢,更何况发生与人结仇这种事。

仅仅是因为看了他一眼吗?

天空中散落的雪花将云洛包裹,以极快的速度将他淹没覆盖,使呆愣在原地的云洛变成了一座冰雕。

被冻成冰块的云洛没有立即死亡,但他却清楚的感到自己的感觉正在消失。

这是生命流逝的征兆。

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云洛心生不甘,想要逃脱控制。但他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撼动冻住自己的冰晶分毫。

绝望的情绪从内心滋生,云洛打心里抗拒死亡的降临。

身为医者,云洛也算是见过生死之人,但如今死亡找上了他,这才深切的体会到这其中的恐怖。

云洛感到眼皮越来越沉重,大脑已经失去了对全身神经的控制。但他的意识依旧清醒,慢慢的感受自己的死亡,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想到了小妹、想到了自己的一生,心中不由生出悲凉。

在云洛眼皮合上的那一刻,有一道金光从他心脏处发出。渐渐的,变成冰雕的云洛身体变的凝实,身上表面的冰晶开始融化。

“叮,检测到神力,开始自动吸收。”

……

“吸收完毕,恭喜宿主云洛激活全方位升级系统。”

“检测到宿主面临死亡,开启临时提升模式。检测到宿主被不可力敌之人追杀,正在开启自动穿越模式,准备时间三分钟。现在,加油逃吧,少年!”

什么意思?

云洛从地上坐了起来,“系统?”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关于系统,云洛只在小说里看到过。

自己已经被冻死了吗?难道说这是身死前的幻想?

云洛感到全身感觉回归,他猛地睁开眼睛,盯着天空中的那人。

淡蓝色的人影也在看着他,那人似乎在沉思,他不明白为什么云洛没有死亡。

是真的!

云洛很快反应了过来。

“穿越开始倒计时两分四十秒,加油逃吧,少年!”

系统的声音再次传来,带着提醒的意思。

云洛不再犹豫,也不多想,撑起身子开始疯狂逃命。他相信,这尊‘神"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因为他感受到了那近乎实质般的杀意,寒冷刺入骨髓,痛的如同剜骨。

淡蓝色人影也从沉思中醒来,看着正在逃窜的云洛,祂又一次下了命令。

“死!”

云洛并没有再被禁锢,他只觉得这一辈子腿脚都没这么麻利过,跑的飞快。

人影见这招对云洛并不奏效,有些疑惑。

谁都没有看到,云洛的身体表面被一层金色薄膜覆盖,阻挡着来自外界的侵扰。

跑了很远,云洛身后非常冷,他回头看了一眼。

“卧槽!”

人影追了上来,看得出他有些恼怒,居然选择亲自动手。

云洛因为回头,脚下的速度慢了一些,而他又惊奇的发现,那人影的速度也慢了一些。

云洛的脸涨得通红,相当愤怒。他看出来了,‘神"在故意捉弄他,想要将他慢慢玩死,从中获得一种猫捉老鼠的快感。

“去你妈的!”

都要死了,云洛也不在乎是否会继续激恼这尊神,先把嘴瘾过了再说。

看了你一眼,就要杀我?这算哪门子的神?

云洛不觉间又加快了速度,周围薄雾变得厚重,他已经看不清道路,只能漫无目的地跑着。

人影还在追,他所经过之处,都化作冰雕,甚至还波及了几个无辜的路人。

云洛心中生出深深的无力感,他现在就是一块案板上的鱼肉、待宰的羔羊,可他仍拼尽全力的跑着。

仅仅是一次对视,便招来了杀身之祸,还是这种他无法理解的存在亲自下场追杀,这也太憋屈了。

人影也逐渐烦躁,云洛太能跑了,而且还无法控制住他。虽说云洛在祂眼里就是一个随手可杀的蝼蚁,但自己就是想慢慢玩死他。

云洛要是知道人影的想法,肯定会急的跳脚。我又没招惹你,凭什么追着我杀?

他跑了许久,在一个拐角时,云洛透过薄雾看到了脚下有一团黑黑的东西,但他速度太快,没收住,不小心将那东西踢飞。

“喵呜~”

那东西被撞飞,发出一声痛叫,但它还是刚落地便朝云洛跑来。

“小妹!你怎么跑出来了?”云洛惊讶地喊道。

他抱起小妹,回头一看,人影已不在他的身后,而是重新回到了天上。

此时,人影的头顶的天空变成了漆黑的空洞,里面有闪电萦绕,看样子是要放大招了。

云洛暗道不妙,他迅速抄起小妹,揣进怀里,开始逃亡。

“死。”

人影又重复了一遍。随着这一声落下,在天空中蓄势已久的电光喷薄而出,涌向云洛。

云洛跑的再快,也快不过闪电。

他绝望地闭上眼睛,想要将小妹丢出,至少那人影针对的只是自己,他不希望小妹被他拖累,丢掉性命。

天上的雷电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涌向大地,却没有直接打在云洛身上。

云洛的周身出现了一层金光罩,将雷电隔绝在外。可他还是被余波震伤,晕倒过去。

“叮。穿越模式激活,系统判定当前情况紧急,将自动选择穿越空间。”

“开始穿越。”

雷电肆虐大地,泥土疯狂的翻涌,周围的建筑也化作飞灰。

片刻后,云洛所处的位置崩出一个巨大的深渊。

地上只留着一堆灰尘,看得出来,是个人的形状。


五年后。

“哥哥,该喝药了。”

门外传来一阵笑声,还没等云洛回答,门便被人推开。

门外站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小萝莉。她一只手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另一只手扶在门框,正直直看着正在看书的云洛。

“我能进来吗?”

小萝莉咧了咧嘴,朝云洛笑道。

“暮儿,你都进来了,何必还多问一句呢?”云洛宠溺道,脸上也堆满了笑容。

“好。”

暮儿莞尔一笑,双手捧着碗,走到了云洛的面前,将汤药放下。

“哥哥,爹让我熬的,刚煮好,趁热喝了吧。”暮儿脸上一直带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

“好。”

云洛将手中的书卷放下,捧起碗,将里面的药一饮而下。

“咳咳,好苦。”云洛放下碗,面露难色。这药跟以前不太一样,变得更苦了,口感上也像一堆稀糊,有些难以下咽。

“哈哈。”见云洛的神情,暮儿脸上的笑意更浓,“哥哥,爹请大医师看了,今天的药里加了苦参王须,我熬出来就成这样了。”

闻言,云洛心里流过一阵暖流。

这苦参王可不是什么寻常草药,而是难得一见的五品珍奇,如今身体上的伤势还没有恢复,这苦参王对自己大有裨益。

虽说只是根须,但也可见父亲的用心。

今年是云洛来到武藏界的第五年。当年地球上的神罚,云洛至今还历历在目。

雷电落下时,云洛未能幸免于难。他被余波震晕,逃离速度慢了一步,就仅仅是这一步,在那是危机的情况下,仍然是致命的。

但还好有全方位升级系统。系统似乎是用了些手段保住了云洛的灵魂,下顺利让云洛穿越到了武藏界。

武藏界,是个修真世界,等级分明,越强的人就拥有越多的权利。

被云洛魂穿的人也叫云洛,是个天才倒霉蛋。

武藏界的云洛,是云雾宗的宗子,天赋极强,年仅十二岁修为就达到了三品守合境,他是让云雾宗崛起的希望,在整个黄漠州也声名显赫。

但就在五年前,也就是云洛穿越的那一天,武藏界的云洛被云雾宗的老祖带去冰葬谷历练。而就在历练的途中,他们碰巧遇到了正在复苏的强大存在捉拿他们血祭。

两人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但在那存在面前他们就像两只蝼蚁,只是一击就将他二人重创。

云雾宗的老祖为了保全云雾宗的希望,拼尽手段将云洛带出了冰葬谷。

老祖带着云洛回到云雾宗还没一个时辰便驾鹤西去,而云洛一直陷入昏迷之中,半年后才醒来,然而他的身体情况也不理想,筋脉尽废,灵根破碎,再也无法修炼。

这时候的云洛已经是地球上的云洛了。融合了记忆,云洛也对这个世界有所了解。

系统自从来到武藏界后像是陷入了沉睡,足足五年了,也没见系统有一丝动静,但云洛有种莫名的感觉,系统仍盘踞在他体内。

他想过无数办法花了许多时间去刺激系统,但它就是毫无反应。

而云洛,也足足荒废了五年。

云雾宗的宗主是武藏界云洛的生父,哪怕是自己的儿子成为了废人。虽然有很多宗门在看雨雾宗的笑话,但他也不希望云洛逐渐沉沦,一直找医师为自己的儿子看症抓药,他不奢望云洛能恢复原来的天赋,他只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平凡活完这一生。

他能接受自己儿子的光辉,也能接受自己儿子的平凡,就这点来说,他就是一个伟大的父亲。

五年来,因为全身筋脉破碎,下肢基本残废,许多医师也束手无策,只能勉强吊住云洛的性命,但云洛并不在意。

前世的自己本就是个屌丝,这一世的平凡自然也能接受。

云洛每天读书读书,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消遣时光。

云洛舔干净碗边缘粘上的药糊,将碗放到了桌上。

“哥哥,鹿楣姐姐来了。”

看着云洛喝完药,云暮便与哥哥聊起天来。

“鹿楣?”

云洛微微皱眉,“她来做什么?”

鹿楣是鹿鸣宗的圣女,与武藏界的云洛定下了娃娃亲,他们小时候关系极好,也算是青梅竹马,但就在云洛出事以后,鹿鸣宗就慢慢与云雾宗断了联系,联姻这事更是只字不提。

但这也能理解,毕竟以前的云洛是有名的天才,而现在的云洛只是一个废人,谁会想让自己宗门的杰出弟子嫁给一个没有未来的人呢?

修真世界都是现实的,鹿鸣宗对这事选择了冷处理,云洛也没有怪过他们,这门亲事本就掺杂了利益,况且现在的云洛根本与鹿楣不熟。

“不知道,他们来的好多人,现在爹爹和他们在议事厅议事呢。”

云暮对自己的哥哥没有隐瞒,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云洛。

云洛眉头一皱,莫不是来退婚的?

这套路太老了吧?

“暮儿,推我去看看。”

云洛下身瘫痪,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之上,到处行走有诸多不便,只能依靠云暮。

“好。”

云暮将桌上的碗收进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推着云洛的轮椅,走出了书房,她经常这样照顾哥哥,已经习以为常。

“岂有此理!”

兄妹二人刚到议事厅门口,便听到厅内传来一声暴喝,也不知道是谁的。

“我今天带你来就是来退婚的,顺便让你看看那个废物现在参什么境地!”

又一道陌生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充满愤怒。

“方长老,这话过了!”

这句话是父亲云飞说的,相处了五年,云洛自然能辨认出自己父亲的声音。

果然!真是来退婚的。

云洛虽然佛系,但人嘛,都爱面子,被人上门来退婚,他可咽不下这鸟气。

云洛想到以前看过的小说,刚想让妹妹推他进去放出三十年河东的豪言,便听到屋内有传来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

“我就不!我就是喜欢云洛哥哥,不管他变成什么样!”

声音落下,议事厅的房门被打开,一道倩影冲了出来,与门口与云洛撞了个满怀。

“云洛哥哥!”一个与云洛年龄相仿的女孩惊喜的大喊,还朝云洛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什么情况?不是来退婚的吗?怎么还亲上了?

这个世界的女孩这么开放吗?

“叮,真爱羁绊建立,激活系统。系统将于一个时辰后复苏。”

这又是什么情况?系统突然活了?

难道……系统好这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