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五年的黑暗

五年的黑暗

夜澜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厉晋川是夏汐然的老板,同时也是她的金主。当男人满目温柔的将她圈在怀中的那一刻,她曾天真的以为这份幸福永远不会变质,直到后来她才清醒的认识到,在厉晋川的眼中,她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替代品而已。这场见不得人的爱恋,从一开始便是她一人所愿,所以最终她才会被伤的体无完肤……

主角:夏汐然,厉晋川   更新:2022-07-16 01: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汐然,厉晋川 的女频言情小说《五年的黑暗》,由网络作家“夜澜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厉晋川是夏汐然的老板,同时也是她的金主。当男人满目温柔的将她圈在怀中的那一刻,她曾天真的以为这份幸福永远不会变质,直到后来她才清醒的认识到,在厉晋川的眼中,她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替代品而已。这场见不得人的爱恋,从一开始便是她一人所愿,所以最终她才会被伤的体无完肤……

《五年的黑暗》精彩片段

彻夜疯狂,满室凌乱。

夏汐然从男人怀中醒来,看着周围熟悉的酒店环境,眸光逐渐呆滞。

五年了,她厌倦了这样活在黑暗下的日子。

厌倦了酒店冰冷的白色。

深吸口气,眼角微润。

她推开厉晋川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悄然起身。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回头看着那张英朗俊逸的脸,许久许久——“我想辞职了。”

说出这句话,她如释重负。

厉晋川是她的老板,白天,她是他的首席秘书。

晚上,她是他的私人床上*。

夏汐然清楚记得自己第一次被他拐*的场景,他开价后是极致的温柔*,如获至宝。她揣着钱,甘之若饴。可谁知,那张英俊的脸早就深深印在了她的心里。

她从半推半就,到心甘情愿。

再到——

“厉总,我的合同明天就到期了。”夏汐然补充。

合同到期,结束秘书的工作,这段关系也该结束了。

二十二岁到二十七岁,她跟了他五年。

喉咙里一团呼吸在哽噎……

可,她不想再沉沦了!

沉沦在自己幻想的爱情泡沫里,渴望着那虚无缥缈的幸福。

“想好了?不续约?”男人悠悠的开口。

语气平静的不带一丝感情,跟平时在公司同其他员工说话无异。

夏汐然的心,猛地揪痛。

“嗯。”她点头。

对上厉晋川的目光,她从他一双凤眸里,看到了不屑和冷酷。

嘴角微微牵了牵,眼眶不禁有些泛酸。

当下,厉晋川起床,洗完澡出来,西装革履,英气逼人。

“要走人,递交辞职书到人事,不必跟我说!”

丢下一句话,他头也不回离开了酒店。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夏汐然站在窗前,看着厉晋川驾车离去,视线一寸一寸变得模糊。

蓦地,她笑了。

自己于他,永远都是可有可无。

收起心情,她快速编辑好了一份辞职书,发送到了人事部邮箱。

然后,她又开始化妆。看着镜子里精致美丽的脸蛋,这才*出满意的微笑。

最后一天,她想以最美的样子,好好告别。

到了公司,如往常一般,夏汐然给厉晋川端茶送水,整理资料。

不料——

“出去!”厉晋川怒斥声自头顶传来,同在办公室的秘书沈思宁浑身一颤。

她连忙停下手中的打扫工作,低头垂首,“厉总,我这就走。”

“不是你,是她!”

夏汐然错愕的抬头,正看到厉晋川正伸手指着自己。

四目相对,他的眸子里布满了厌恶和冷酷。

那一刻,空气仿佛静止了。

这是她第一次被赶出办公室,秘书办的人议论纷纷,皆是和自己失宠有关。

夏汐然愣愣的坐在位置上,竟忍不住失笑。

不是她失宠,是她不想爱了!

太卑微!

拨通人事的电话,询问辞职手续的办理结果。

“夏秘书,你的辞职书已经上呈给厉总,需要厉总签字,才能给你办手续。你去问厉总吧。”

挂完电话,夏汐然看向那扇紧闭的门。

深吸了口气,还是走了过去。

敲响,无人回应。

她又敲,等了数十秒。夏汐然咬牙推门进去,却看见了沈思宁坐在厉晋川大腿上,两人正亲密嬉戏。

见到她进来,沈思宁慌忙要起身,却又被厉晋川拉入怀中。

“不会敲门?”他质问。

强压下心中哽塞,夏汐然尽量让自己变得平静,“厉总,我的辞职书,希望你签字。”

“你就这么着急走?”他问。

夏汐然看着厉晋川环在沈思宁腰上的手,喉咙里咽了咽,“是!”

“好。”厉晋川将一个精美的盒子扔到夏汐然面前,“穿上它,今晚陪我去应酬。”


午饭时间。

夏汐然听秘书办的人谈起,才知道晚上厉晋川要应酬的人是沈海忱。

一个*熏心的富二代。

仗着自己总经理的身份,没少骚扰其公司女员工。甚至肆无忌惮,经常拿他人女秘书当做合作筹码。

夏汐然见过他一次,那时沈海忱在饭桌上对她动手动脚,并向厉晋川挑明喜欢她。

当时,厉晋川一把撕了合同。

撂下警告,不欢而散。

这一次,厉晋川却要带自己出席见沈海忱,是什么意思?

一想起沈海忱那副色眯眯的嘴脸,夏汐然心头一沉再沉。当即拿着礼盒起身,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双手将礼盒递到厉晋川跟前,“厉总,今晚我有事,你带别人去吧。”

厉晋川瞥了一眼并未拆封的盒子,面色一冷,“夏汐然,你跟着我几年了?”

夏汐然有些琢磨不透他的意思,如实回答,“五年。”

“身为首席秘书,陪老板应酬是你本职工作,这点小事还需要我提醒你?”厉晋川反问,语气凌厉。

感受着他严肃又冷漠的目光,夏汐然眼眶中不受控制涌起一抹酸涩。

仿佛这五年来那深夜的温柔,不过是南柯一梦。

“厉总,我合约已经到期。”喉咙里咽了咽,夏汐然反驳。

可厉晋川却将一份合同扔到她面前,“今天才9月9号,站好你的最后一班岗。”

夏汐然拿起来一看,正是五年前她签的合同,2016年9月10日。

距离合同到期,还有一天。

她无从反驳!

表面平静的走出办公室,心底却传来一阵阵寒凉。

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明知道沈海忱对她虎视眈眈,厉晋川却还坚持要她过去——用了五年,到底是吃腻味了。所以找准了这个时机,将她物尽其用!

在他那里,她永远都只是一件物品。

可有可无,亦可随时赠送。

夏汐然轻笑出声,抬手抹去了眼角泪水。

——

晚上七点。

所有人都已经下班,夏汐然穿着盒子里的宝蓝色真丝旗袍出现在厉晋川眼前。

“这衣服真好看,谢谢厉总。”她嘴角上扬,标准的微笑,诚恳的语气,无可挑剔。

却偏偏,像极了木偶般机械。

夏汐然的心里,有那么一瞬间,是真心很喜欢这件旗袍的。

天然蚕丝面料,穿上身上冰冰凉凉。而且十分合身,仿佛量身打造。

最别致的是胸口处几朵手工刺绣的牡丹,用同色系浅蓝色绣线,绣出牡丹的明暗立体感,仿佛真牡丹绽放在身上。

镜子里的她,在旗袍映衬下,既不失高贵典雅,又平添一抹妩媚动人。

夏汐然心底苦笑,这番打扮,厉晋川是下定决心要拿自己去哄沈海忱开心了!

今晚,她该如何在鸿门宴上全身而退?

“少爷,这件衣服不是,”不是你专门给夏小姐准备的生日礼物吗?

“走吧!”厉晋川打断助理小方的话,掩去眸中惊艳,率先走了出去。

夏汐然跟着上车,四十分钟的车程,两人一言不发,始终没说一句话。

“厉总,到了。”

夏汐然脑子正乱,车子已经停在了富丽华大酒店门前。

酒店经理点头哈腰给厉晋川开门,夏汐然跟着下车,门口一群人眼睛不禁亮了亮。

乘坐电梯来到顶楼,刚推开包厢门,迎面就看到了沈海忱。

他直接越过厉晋川,来到夏汐然面前。两眼放光,一双咸猪手第一时间紧紧握住了夏汐然的手,“夏秘书夏汐然,又见面了。你今天能来,真是让我这酒店熠熠生辉啊!”

该来的还是来了!


包厢门口。

夏汐然一颗心猛然下沉。

“沈总言重了。”她尬笑着回应,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是暗暗使力却没能挣脱沈海忱的钳制。

只见他的大拇指,来回在自己手背上摩挲抚摸。

说不出的恶心!

下意识求救般的看向厉晋川,仅仅一瞬间的对视后,厉晋川却撇过眼去,仿佛没看见一般转身自顾自走向座位,留给她的只有冷漠的背影。

他选择了无视——

那一刻,夏汐然嘴角牵了牵,心如死灰。

“不言重,不言重。”沈海忱龇牙咧嘴的笑着,脸上肥肉横飞,“上次见你,还是六月份,一晃都三个月过去了。我这心里啊,你都不知道有多惦记你。今天听厉总说你会来,别提我有多开心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空出一只手来,往夏汐然的肩膀揽去,“来来来,入座入座。菲菲,你今天就坐到我的身边,我们好好叙叙旧。”

说完,他揽着夏汐然就要坐下。

感受着肩上的触碰,夏汐然下意识一个寒颤,本能的躲开了。

霎时,沈海忱脸色猛然一变。

“夏秘书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乐意和我坐在一起?”他不满的质问。

肥硕的下巴抬起,拿着两个硕大的鼻孔,傲慢的对着夏汐然。

严肃且不屑的脸上,不见之前的谄媚。

“不是的。沈总,您千万别误会。”夏汐然连忙解释,一脸歉意的赔着笑,“我毕竟是厉氏集团的人,陪着厉总出席,按规矩我是要坐在他身边的,还望沈总见谅。”

说罢,她如同逃离般朝着厉晋川身边走去。

可随即而来的一道冷酷声音,却再次将她打入地狱。

“不必拘礼。你今晚就陪着沈总!”

那一刻,夏汐然迈向厉晋川的脚步戛然而止。

她的心下,像是被巨石击中,沉入无尽深渊。

厉晋川视而不见不帮她就算了,但是她万万没想到,他会无情掐断自己的救命稻草。

五年的陪伴,无数个夜晚的缠棉,难道在他心里就真的什么都不算吗?

今晚就陪着沈总……

呵——

夏汐然,该死心了吧!

心头寒了再寒,脚下僵了也又僵。

终于,她吞下了眼眶中的酸涩。

“好!”

说罢,她转身走向沈海忱时,脸上只剩动人的笑容。

拉开沈海忱身旁的椅子,夏汐然并没着急坐下。

只见她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利落的倒了两杯白酒。笑着将其中一杯送到沈海忱手里,跟着她又端起了另一杯,“来,沈总,我敬您一杯。之前是我不识抬举,驳了沈总喜爱,在此我给您赔个不是。能坐在沈总身边,那是我的荣幸。”

夏汐然眉眼含笑,谄媚柔情。

只是那笑容,不达眼底。

“沈总,我干了,您随意。”

说罢,她仰头将手中白酒一饮而尽。

喉咙里涌起一阵辛辣和苦涩,都被她一并吞下。

“夏小姐好酒量!”沈海忱脸上再次*出了笑容,跟着也将杯中酒喝尽。

坐在两人对面的厉晋川,眸子一沉。阴鹜的目光在夏汐然身上扫过,紧跟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收回目光与身边高管交谈。

沈海忱贪婪的目光就差黏在夏汐然身上,心中早已迫不及待,此时他也不再绕圈,开门见山的说道,“厉总,合同现在就能签。只是这夏秘书,你准备什么时候让给我?要不,你开个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