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危情蚀爱慕少追妻有点忙

危情蚀爱慕少追妻有点忙

九月梧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期三天的世纪婚礼,白凌雪终于嫁给了自己爱的男人慕云锋。本以为她会走进幸福婚姻,没想到,残酷的事实就发生在大婚当晚。他带着还未换下敬酒服旗袍的她来到墓园,让她跪在一张黑白照片前,逼她道歉。白凌雪这时候才知道,他以为是她害死了他的初恋。从此,她期盼的婚姻成了仇恨肆虐的坟墓,他视她为仇人!

主角:白凌雪,慕云锋   更新:2022-07-16 01: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凌雪,慕云锋 的女频言情小说《危情蚀爱慕少追妻有点忙》,由网络作家“九月梧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期三天的世纪婚礼,白凌雪终于嫁给了自己爱的男人慕云锋。本以为她会走进幸福婚姻,没想到,残酷的事实就发生在大婚当晚。他带着还未换下敬酒服旗袍的她来到墓园,让她跪在一张黑白照片前,逼她道歉。白凌雪这时候才知道,他以为是她害死了他的初恋。从此,她期盼的婚姻成了仇恨肆虐的坟墓,他视她为仇人!

《危情蚀爱慕少追妻有点忙》精彩片段

夜晚的帝京宛如镶嵌在水中的明珠闪烁着耀眼夺目的光芒。与黑暗一同落下帷幕的是为期整整三天三夜的那场世纪婚礼,直到现在整座城里都处处弥漫着火树银花的喜庆之色。

无数鲜花,钻石,掌声与祝福旁人艳羡的目光笼罩着白凌雪,这三天以来她享受着踏入云端的滋味,幸福的不知所措。

当车子乘着茫茫夜色驶入山上的时候,她以为,他的丈夫会带她去一个只有他们俩个人知道的可以见证他们幸福的地方。

然而,她看到的却是一片公墓,白凌雪是被他拽到这里的。一身红色的旗袍改良裙修饰着修长的身形,尖细的高跟鞋着光滑的石灰地,倒影的身姿摇摇欲坠,月色交相辉映着她如同石灰般惨白的小脸。

“…锋…”

一脸茫然而不知所措的喊着慕云锋的名字,眼前的男人比自己高半个头,高大的影子投射在了光滑的大理石上,泰山压顶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

“跪下!”一声厉呵便截断了她刚要出口的话,手腕一阵仿佛剧烈的断骨之痛袭来,整个身子踉跄了的倒在了地上。

残冷的月光照着墓碑上那张甜美可人的黑白照泛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白凌雪手扶着墓碑,大理石的冰冷化为尖锐的冷刺层层刺入膝盖,疼得慑人,比之他慑人的脸却不及。

“为什么?锋,这是哪儿,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儿?”

“为什么?难道不应该问你自己吗?不,或许,你应该看着她,是为什么。”她的头被他那只翻云覆雨的大手摁着朝着墓碑拧了过去,刺骨冰冷的话穿透冷风在耳边响起,引来了心头的委屈与怒火。

新婚本该是洞房之日,慕云锋大相径庭的转变令她触不及防,胸口无数的委屈与怒火喷涌而出,抬头,看到的却是他逐步变得阴森的脸。

在这之前,甚至十年的光阴之中,他看自己的眼神,面对自己的时候举手投足,所有的一切是严厉的,但也有过温柔,只是偶尔有些许不耐烦,也只是偶尔。

白凌雪愤怒,可眼前的男人更愤怒。

“怎么?想不起来了?还是不想承认?”

她想挣扎着站起来,但又被男人摁了下去,双膝着地,与坚硬的石头碰撞,骨骼生生碎裂般的疼,心也跟着狠狠的痛了一下,一种未知的恐惧席卷着自己的身心。

“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希望你能冷静——”

话音未落,便被手腕间的剧痛打断,她痛苦的看着他,心更加一落千丈,沉入了谷底。

天呐,她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什么?

那晦暗而又犀利的光,不……不止犀利那是仇恨,仇恨……

她不敢相信,莫名其妙的她成了他的仇人。

“磕头!”他再次在她透顶吼道。

白凌雪的头被他摁着朝向墓碑上女孩的脸,面孔几乎紧贴那张冰冷的依照,大颗的屈辱眼泪瞬间滚落。

“锋……”她勉强呼吸。

“闭嘴,别叫我那么亲昵。”

“磕!”慕云锋捏着她像蝼蚁一般继续吼叫。

她没动,愤怒的说道:“慕云锋,你简直莫名其妙。”

白凌雪料到自己的愤怒只会更激怒于他,果然,一声冷哼之后他摁着她头颅的力道更大了。

“想不起来,是吧?也是,那个时候你才多大,你怎么能记得,因为你,一名花季女孩死于非命,好,那我告诉你,她叫书梦,她是被你害死的。死的那年她才十八。”

白凌雪睁大了茫然的泪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刹那间自己便成了杀人凶手。

“不……不……慕云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因为我?我根本就不认识她。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啊。”

她连连摇头,这种六月飞雪的冤屈她做梦也想不到会落到自己的头上,愤怒的朝着他吼叫。

然而,传来的却是慕云锋的厉呵和震怒。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心底的恐惧加头顶晴天霹雳般的恐惧让她半响无言。

深深地错愕着,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没关系……呵……”慕云锋突然狠狠的收回了手,随着她脑袋的负荷减轻,冰冷嗜血的笑蔓延在他的嘴角。

那笑令她不寒而栗。

“新婚之夜?若不是你,我们早就完成了属于我们的新婚之夜,今天是你给她赔罪的日子,什么时候愿意去想起来了,忏悔了,再来求我饶你狗命。”

慕云锋说完之后,蔓延更深的月色之下是他挺直的黑色背影,在她愕然而又恐惧的目光之下渐行渐远,直到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凌雪的身子彻底瘫软在墓碑前,浑身无力,月光下那张笑脸越发的残白,掌心的冷汗一层层的冒出蔓延到指尖。

她的脑袋一片混乱,此时,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忘记了整整三天的世纪婚礼,忘记了现在究竟是在梦中还是现实。

墓碑,相片,死去的女孩,杀人凶手,小时候,这些东西纵横交错渐渐地梭织成了一缕一丝的线,纠缠不清,她只感觉,头颅内有东西在相互挤压,要炸裂似的疼。

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不知坐了多久。

白凌雪的腿几乎发麻,手支撑着冰冷的墓碑站起来的时候红裙在夜色之下更显妖异。

“不……”她大喊了起来。

“不……不……不是……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慕云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一声高过一声无助的喊着,心口撕心裂肺的疼。

他是她最爱的人,爱了这么多年,他的锋!

回了神,却陷入了环境黑暗诡异的恐怖之中。


风在凄厉的哀嚎,月也悄悄的潜入乌黑的云层里,残留着半片尾巴,微弱凄冷的光透过哗啦作响的树梢更增添了几分阴森恐怖。

“不……”白凌雪尖叫着,本能的想要拼命地逃离这个鬼地方,可是来时的路,她都不记得,漫无目的,跌跌撞撞的跑着。

她想离开这里,殊不知走的却是反方向,更进入了这里的迷路区。

而在不远处,树林下一辆黑色的跑车稳稳地停着,玻璃缓缓地滑落了下来,露出一张过分英俊的脸,只是他的眼,他的眉梢,唇角都是冷的,几乎要将空气冻结成霜。

慕云锋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入了最容易迷路的地段深处,嘴角一扯又关上了窗户。

天更阴沉了,前方的路也看不清楚了。

隐约想起,十年前,也就是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初恋女友书梦被一个小女孩引诱到了山上,等他赶去的时候,书梦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接着他被人围攻。

看到了那个带书梦上山的小女孩的脸,以及她眉间的一颗痣。

半个月之后,继母带回来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女孩,眉间有痣,是她。

他要报仇,可是,老爷子对她宠爱有家,甚过亲生女儿,他无从下手。

今日,他们大婚,他可真是送了父亲的一份好礼,这也是父亲逼他娶她,自己给的回馈。

……

翌日

帝景城三天婚礼的热度依然没退,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更是多家媒体久居不下的头条新闻。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故事的主角,他们津津乐道的那名新娘此刻却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疯子形象,她满头黑发乱做一团,脸上泪痕清晰可见的化作了大脸猫,双眼无神,透漏着疲倦,嘴唇干裂,有一丝丝的鲜血溢出,嗓子干涩的疼。

矗立在半山腰的别墅离白凌雪不过是咫尺之间,冉冉的太阳从东方升起,散发着无数道红色的光芒,孕育着新的希望。

白凌雪视线所及之处的富丽堂皇让她不敢想现在是梦境还是现实,不敢想自己昨夜是怎么跌跌撞撞爬回来的。

这身狼狈的样子如果被养父看到,他会不会也会像自己一样震惊呢?

变了,一夕之间都变了。

她爱的人,转瞬间便成了仇人。

心口的疼再一次涌了上来,眼泪从脏兮兮的脸上滑落,脸更花了,眼睛也更肿胀了。

她一瘸一拐的走入了别墅的大门,却没看到三楼那一直追随着她的那俩道阴冷视线。

助理严毅站在慕云锋的身后对他说道:“小姐果然来找你父亲了,只是你,会不会过分了?”

“过分?这才是刚刚开始。”

慕云锋的脸更冷了,眼睛更是迸射着冰冷的光芒。

白凌雪到了门口的时候路就被堵的水泄不通,她只感觉头顶压来一片巨大的阴影,视线所及是他坚硬的胸膛,一股委屈夹杂着愤怒如潮水一般喷涌二来,他所到之处导致空气的温度都下降了不少,也让自己的心跟着不寒而栗。

这一夕之间的转变让她猝不及防,也让她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不可置信。

可,铁铮铮的事实真相就摆在眼前,她都不用去质问一二,可她此时,浑身透支似的,几乎都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只是,他怎么会在养父这儿?

婚礼前夕,养父就带着养母搬出去住了,他们婚礼落下帷幕之后回来更是放出命令不准任何人打搅。

可他——

白凌雪缓慢而又警惕的抬起头,脏兮兮的小脸便暴露在了慕云锋的视线里,她看到了男人阴沉的脸,大院周围的死寂点燃了她内心的惴惴不安。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你怎么会在这儿?爸爸呢?”她开口,嗓音喑哑的如同将死之时的大鸟发出的哀鸣,眼睛里泛着红。

她等到的是慕云锋的带非所问,而且还乳利刃一般的讽刺:“倒是应该我问你,新婚燕尔,我的新婚妻子,不在新房呆着跑来这里做什么。”

白凌雪懒得跟他废话:“你让开,我要见爸爸。”

他没动,看着她狼狈的模样,眼里有晦明晦暗的光芒在闪烁。

她气急败坏,脏兮兮的小脸扬的更高,不屈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恨,心在颤抖流淌着血水。

找养父,她要找养父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云锋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唇角勾起了嗜血的冷笑,黑眸暗沉的宛如昨夜那山上树林里恐怖的夜色引来她的阵阵寒噤,她不敢再与这样陌生的他对视下去,用微弱的力道去推他。

慕云锋轻轻一抬手便攥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力道大的恨不得把她捏碎。

恨之入骨?

白凌雪的脑海里此刻只浮现着这四个字,尖锐的疼提醒着慕云锋此刻的愤怒和对她的憎恨。

“别以为有爸爸在,你自己可以逃脱自己的责任,那是一条人命。”

“慕云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那个女人。”

昨天的事情让她一头雾水,她的言辞更激起了慕云锋的怒火。大手一伸一把拽着她的衣领连拖带拉到二楼像丢垃圾似的丢了进去。

白凌雪倒在地上,一只手捂着另一只被摔疼的胳膊望向他漆黑的眼眸。

“慕云锋……你干什么?你这野蛮人。”

“野蛮?比你这杀人凶手差的远了。”

“我不是,我不认识她。”她突然一跃而起抓着他的衣服想出去。

“爸爸……爸爸呢?”

“你见不着他了。”

她愣住了,颤抖着干裂的唇,额间的薄汗沾湿了凌乱的发:“你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

心底的不安越发的激烈,慕云锋不屑的抓着她的手从他的衣领上松开。


她还在一头雾水,从门缝看到的是几名站在那便像极了铜墙铁壁的壮汉,同时也看到了那个时常跟在慕云锋后面的助理严毅,他的眼神也是颇为无奈好像是阻止不了慕云锋的所作所为。

更何况,现在的慕云锋怒火攻心,理智全无。

“你想干什么?”白凌雪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赎罪。”换来的是男人斩钉截铁的回答。

“慕云锋……你混蛋,你到底要干什么?”她几乎抓狂,看着他转身就要走,心急如焚的去抓他的胳膊,歇斯底里的怒喊。

慕云锋狠狠的甩开了他的手,绝情的踏出了门外。

“把门关上,她要跑了,后果你们负。”

“爸爸呢?你这个伪君子,恶魔。”白凌雪怒吼着,脚步刚踏出门半步,一命彪形大汉便拦了上来,她扫了一眼,那四人虎背熊腰,一看就是练家子。

一抹讽刺的笑在她的唇角溢出,他是把自己的当成犯人了吗?还是三头六臂的犯人,派着这些亡命之徒来看着自己。

楼梯的脚步没一会儿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的喊声只会让嘴唇咧的更开,让自己更加狼狈而已,刚才的渴意瞬间全无。

在她神志游移之时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

不知过了多久,在她的担忧之下,浑浑噩噩之际,门又被人打开了。

张妈温和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小姐,你爸爸……住院了。”

又一次晴天霹雳,白凌雪脸色惨白。

“不……张妈,你说什么,不可能,爸爸身子骨那么硬朗。”她当然不会相信的,这三天爸爸还在为自己和慕云锋的婚礼奔波。

“心脏病犯了。”

她感觉自己的天塌了,脑子发懵,险些晕厥过去。

张妈端着水递到她嘴边:“昨夜,几个孩子已经守在老爷子身旁了,小姐不要担心,喝点水,洗洗澡。”

她抬起头,看着张妈慈眉善目的脸,得到的讯息却是爱莫能助。

“张妈……这是怎么了?一夜之间这是怎么?你告诉我。”她哭着质问却不知道在问谁,大颗滚烫的泪水顺着脸庞如同断了线的珍珠跌落砸到了碗里与水混合成一体。

“哎……小姐,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这是凌先生唯一告诉我的。”张妈在同情的叹息。

白凌雪沮丧的脑袋耷拉了下来,看来她也什么都不知道。

“爸爸……爸,你怎么样了?”内心的担忧像锤子一样深深地撞击着她,可她现在被困在这里却出不去。

老天,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为什么?

“杀人凶手,女孩,十八岁,慕云锋……爸爸病犯了……一定是被慕云锋气的。”她呢喃着,所有的事情在她的脑子里浮现,她的头又开始剧烈的疼了。

脑子里似有若无的光在闪过,她想要努力抓住那道光,好像那道光能解开所有谜底。

“不——”慕云锋恤双手摁着自己的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接着便坠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

三天以后

夜深了,万籁俱寂,诺大的别墅静静地伫立在半山腰宛若娇俏安静地少女。

月光如白练倾洒了满院,二楼的落地窗口也沾染了些许光芒,白凌雪与月光融为一体安静美丽的如洋娃娃似的,望着窗外她想着这几天的事情。

不知不觉却睡着了,梦里,她回忆了自己现实中的命运。

那年,她大约是10岁到底是不是十岁,也不清楚了。是养母——也就是慕云锋的继母告诉自己的,雪地里她满身是雪的站起来的时候,一个女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中年妇女打扮朴素却遮掩不去的雍容华贵。

“你叫什么?”她声音轻柔的问道,流露着母爱。

小女孩摇头,此刻的她满身狼狈,双眼迷茫,她的头很痛!

她被女人带走了,来到了慕家,还给她起了名字,她的命运像柳絮一般的漂浮不定,所以给她起了楚絮这个名字,慕家的名字都是取俩字,只有她是三个字。

慕家富可敌国,是全城最神秘,最富有,最有权力的家族,她就这样成为了幸运儿成了凌老爷子的养父,一呆便是十年,她找不到自己的家也响不起来,养母对她疼爱有加,爸爸也宠她。

慕家孩子众多,爸爸经常不在家,虽然她小时候常常被慕家的人恶语相向,欺负,但是每回让她化险为夷的是慕云锋,那个慕家最有实力和话语权的长子——现如今,他已是掌管凌氏家族,掌控着他们凌氏家族所有人的命运。

她叫他锋,后来她边跟屁虫似的跟在他的身后玩,受了欺负,她总是躲在他的身后。

在她的记忆里,他的锋不喜欢与那些孩子打闹,话少,却极具威严,对每个人他是严厉的。

没人敢欺负,更没人敢忤逆他,白凌雪也不敢。

但她很听话,静静地跟在他的身后或者在他的不远处,这样他既能保护自己,自己又不会打扰到她。

十年,还算安稳,她爱他,从小在暗处跟着他,情窦初开,第一次情愫,第一次羞怯,都是因为他。

他对她严厉,也算温柔。

然而,梦里的时光不知道为什么,太残忍,一下子就过了。

转换在她眼前是婚礼的场景,三天三夜,轰动全城。

她在云端,但,眼前突然出现那张黑白照片的脸,女孩很美,清新脱俗的惊心动魄,动人心弦。

也震动了白凌雪的心,一瞬间她的心便又一落千丈。

“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要赔罪。”

“不——”她依靠在落地窗前,赤着脚,睡梦中惊恐的尖叫手舞足蹈。

突然之间,醒了!

接着愕然,双眸怔怔的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面前俯视着自己的男人,他携带着一身的酒气双眸微微的眯着若有所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