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灵泉空间王爷的种田小医妃

灵泉空间王爷的种田小医妃

火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筝筝穿越了,穿到了一个古代凄苦小农女身上。家里穷得叮当响,还有一堆无良亲戚每天吸她家的血。爷爷不疼,奶奶不爱,他们恨不得她快点死,丢出去省一笔口粮。如此薄情的家人,江筝筝果断放弃。幸好她有神秘空间在手,毅然决然带着爹娘弟妹发家致富,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

主角:江筝筝   更新:2022-07-16 01: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筝筝 的女频言情小说《灵泉空间王爷的种田小医妃》,由网络作家“火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筝筝穿越了,穿到了一个古代凄苦小农女身上。家里穷得叮当响,还有一堆无良亲戚每天吸她家的血。爷爷不疼,奶奶不爱,他们恨不得她快点死,丢出去省一笔口粮。如此薄情的家人,江筝筝果断放弃。幸好她有神秘空间在手,毅然决然带着爹娘弟妹发家致富,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

《灵泉空间王爷的种田小医妃》精彩片段

江筝筝还没有睁开眼睛,耳边都是乱糟糟的声音,头更是疼的厉害,浑身虚弱无力。

“娘,求求你了,给筝筝请一个大夫吧。”说话的女人面黄肌瘦,泪流满面,眼睛里满是乞求:“娘!求你了!而且......而且如果不是你叫筝筝去河边洗衣服的话,她也不会掉进河里啊!求求你了!她还那么小啊!”

叶氏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差点在河里丢了性命,心痛无比。

而且现在还是冬天,如果不是小芽及时把筝筝救上来了,说不定筝筝早就没了性命!

王氏那张黑黄的脸上满是刻薄:“洗衣服都洗不好,掉进河里分明是她自己蠢,只是一个小赔钱货而已,我看江筝筝也活不了,直接准备一张草席,埋了吧。”

死了就死了!还省了一张吃饭的嘴巴。

苏氏一听,气的浑身颤抖,娘怎么可以这么说筝筝?!

这时,一道夹杂着高兴的声音响了起来:“娘!你快过来,妹妹好像...。好像醒过来了!”

苏氏也来不及多想,赶紧过去牵住了江筝筝的小手,高兴的不行:“太好了,都是玉皇大帝保佑,菩萨保佑,醒过来就好了,筝筝,你先躺会儿,娘去给你倒杯热水来。”

江筝筝看到苏氏眼里的浓浓关心,让她心底划过一丝暖流。

想到这一抹关心是因为原身,心底不由叹息一声,原主本就因为身子弱,还掉进了冰河里,早就因为一场发烧没了。

如今醒来的,是她这个来自异世的一缕孤魂。

江芽见妹妹醒了,赶紧端来了热水,一点一点的给她喂下去。

因为有水的滋润,江筝筝干渴的喉咙总算是觉得好了些,但身体依旧很不适。

刚才意识醒来的那几分钟,她已经接收了原主的所有记忆。

她本是现代一个普通白领,自小被父母抛弃,在孤儿院长大,后来得到了好心人的资助并考上了大学,后来她为了救一个孩子,才出了车祸。

没想到她竟然没有死,反而重生在了一个和她同名的小姑娘身上,小姑娘今年只有十岁,是大河村江大川的三女儿,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大姐江画已经嫁了出去,二姐江芽十二岁,虽然苏氏是江家的大儿媳,却没有得到一点尊重,又因为连生了三个女儿,一直被村里的人指指点点生不出儿子,公婆对她的态度也很不好,活大部分都是丢给她去做,直到去年苏氏生下一个小儿子安安,日子才稍微好过了一些,却也没好多少。

既然她已经占据了这一具身体,她自然是会担起责任,保护好家人。

“既然病都已经好了,就别给我懒在坑上,下来洗衣服去!”王氏对江筝筝很是嫌恶,唾沫星子都要飞到她的脸上了,一脸凶恶。

如果是往常的江筝筝,定是吓的早就下床了,连连道歉。

但换成了现在的江筝筝,一脸淡定模样,完全当做没有看到,气的王氏火冒三丈。

“娘,筝筝才刚刚醒来,先让她休息一会儿吧,我来洗。”筝筝才刚刚醒来,哪里受的起这么一场折腾,婆婆真是好狠的心啊。

王氏冷笑一声:“那可不行,到时候万一耽误了大伙吃饭怎么办,你现在还不赶紧做饭去。”

苏氏无奈只能先去做饭。

苏氏一出去,王氏直接把江筝筝从土坑上拽了下来,也不管人有没有生病,从外面抱来一堆脏衣服,扔在她的面前:“今天上午前必须给我洗完,不然就别想吃饭了。”

如果这个赔钱货敢拒绝的话,她就让江筝筝吃不了兜着走。

江芽紧张的看着王氏,怯懦道:“奶奶,妹妹生病了,就让她休息一会儿吧,我......我来洗衣服吧,我不会耽误喂猪的!”

江筝筝心里有些酸涩,没想到在现世未体会到的亲情,如今在这里感受到了。

王氏忽然抬起手掌,“啪”的一声,狠狠往江芽脸上打了一巴掌,左脸瞬间肿胀了起来,骇人无比。

江芽也不敢哭,身体不断发抖着,显然是被打多了。

江筝筝看到江芽被打的嘴角都肿了,连反抗都不敢,显然是经常受气,气的不行,但她现在还在生病,根本就没有办法帮助江芽。

江筝筝吃力的站了起来,勉强抱住那堆臭哄哄的衣服,瑟缩着身子道:“奶奶,我错了,你别打姐姐了,我,我现在就去洗衣服。”

王氏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因为发了烧,小小的身子走的摇摇晃晃的,走到江家门口外,吧唧一声,江筝筝一下子摔在了地上,那些衣服散落了一地。

王氏横眉怒目,大吼一声:“江筝筝,你怎么连这点事情都做不了?真是没用!还不赶紧起来!”

江筝筝像是被吓到了一下,连忙起来,眼泪不断的在眶里打转:“奶奶,对不起,是我太笨了。”

因为王氏的嗓门大,又加上江筝筝落水这事,江家外面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现在看到江筝筝连病都没好,就要起被王氏使唤洗一堆衣服,不禁起了恻隐之心。

“王氏,这就是你不对了,筝丫头都差点就被河水给淹死了,怎么可以叫她洗衣服,万一病情加重......”

“就是,没想到王氏竟然这么狠,我看这是恨不得筝丫头赶紧死呢。”

“听说王氏对她大儿媳生的那几个女儿很不好,非打即骂的,看来是真的啊......”

王氏听的脸皮子都红了,恨不得找块地钻进去,硬着头皮道:“苏氏生了一窝的赔钱货,我使唤使唤怎么了,反正都是要嫁出去的。”

心里对江筝筝更加讨厌了,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她哪里会被村里的人说三道四。

江筝筝的双眸闪过一抹暗光,小脸抬了起来,瘦的可怜,衬的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更大了,同时露出有些泛青紫的小胳膊:“别怪奶奶,是我自愿帮奶奶洗衣服的,奶奶才没有打我,更没有骂我......。。”

周围人一看,纷纷摇头,心里更可怜江筝筝了,看王氏的眼神愈发不好。

王氏向来好面子,气的胸闷,有苦说不出。


听到周围人指指点点的声音,也不管有没有人在,王氏猛地抬起手掌想要往江筝筝的脸上招呼。

江筝筝早有防备,趁着掌风还没落下来,赶紧闭上了眼睛,假装被打晕了过去,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筝筝!”苏氏本来就担心女儿,一直都在关注着这边,没想到筝筝竟然被婆婆打晕了过去,想都没有想,把柴火扔在了一边,连忙把女儿搂在怀里。

苏氏紧紧抱着江筝筝,恨恨瞪了一眼王氏:“娘,你怎么可以这么狠,筝筝本来就生了病......”

话还未说完,“啪!”的一声!耳光落在了苏氏那张姣好的脸上,红色的巴掌印格外清晰,吓人无比。

王氏冷漠的看着苏氏,眼神极为刻薄:“你竟然敢用这种目光看我,是不想活了吗?看我不打死你!不仅打这个小赔钱货的,连你也一样打!”

苏氏被吓的浑身都抖了一下。

哪怕江筝筝装晕闭上了眼睛,也能感觉到苏氏的害怕,心里顿时有些后悔了,早知道不该装晕,不然娘也不会白挨这一巴掌。

江筝筝怕王氏发疯又打苏氏,只好假装被王氏闹的动静醒了过来,看到苏氏脸上的红色巴掌印,气的心里忍不住骂娘。

“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奶奶又打你了?”小姑娘的眼眶红红的,挤满了晶莹的泪水,语气满是心疼,说完时,似乎意识到说了***坏话,江筝筝胆怯的看了一眼王氏:“奶奶,对,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这一句话像是一滴水落进了油锅里,一下子就让周围围观的人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王氏,你也太欺负人了,不仅把小的打晕了,还想要把大的打死吗?你这做婆婆的,心肠未免也太狠了。”

“如果不是苏氏他男人上山打猎去了,这娘俩根本不会挨欺负,真是太可怜了。”

“王氏可真是半点都不心疼孙女,好歹也是亲骨肉啊。这丫头的命虽然捡了回来,我看以后可不好说咯。”

“你们少胡说八道,我刚才根本就没有打这小赔钱货,分明是这小赔钱货装晕,还有苏氏是我儿媳,我自然是想怎么教训就教训了,关你们这些外人什么事?!”

王氏气的脸红脖子粗,这小丫头片子真是奇了怪,明明以前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看都不敢看她一眼,现在竟然敢跟她耍阴招!

真是个坏胚子!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道严肃的声音,“吵什么吵!”

紧接着一个不高不矮的老爷子走了进来,身上穿着灰色的粗布衣服,干净整洁,和苏氏、江筝筝满是补丁的衣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江筝筝看到江老爷子那一瞬间,关于他的记忆渐渐充斥而来,心底不自觉的涌起了一阵恐惧,是原身对江老爷子的惧怕。

明明江老爷子是江筝筝的亲爷爷,也不知道小姑娘是经历了什么,竟然比面对王氏时还要恐慌。

江筝筝对原身愈发同情了。

江老爷子看到苏氏脸上那一巴掌,他知道王氏经常给苏氏受气,但一想到苏氏接连生了三个女儿,所以他也没有过多阻拦,又看到江家围着不少人看热闹,想到自家的私事被人讨论着,眉头紧紧的皱着:“还不赶紧进去,在外面闹什么闹!”

王氏面对江老爷子时,身上嚣张的气势一下子没了,只好暗暗瞪了一眼江筝筝,等门一关,看她怎么教训江筝筝!

周围围观的人见没热闹看了,很快也散了。

江筝筝转了转眼珠子,跑到屋内拿了一个陶瓷碗装满了清水,小心翼翼的端了过来,对江老爷子道:“爷爷,快喝水,你刚从地里回来肯定辛苦了!”

江老爷子低头撇了一眼那碗清澈的水,微眯着眼睛打量着江筝筝,小姑娘笑的甜滋滋的,但眼皮哭的有些红肿,看的有些可怜。

这小丫头平时可怕他了,如今不仅不怕了,竟然还对他笑。

江老爷子也的确口渴了,没多说什么,仰头把水喝了个干净,身体顿时觉得舒爽了一些。

“老头子,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这小赔钱货竟然学会撒谎了,还装晕碰瓷我!这死丫头得好好教训一顿,不然等以后长大了那还得了!说不定都敢顶撞老头子你了。”王氏恶狠狠说道。

“娘,你怎么可以这么冤枉筝筝呢?”苏氏知道做主的是江老爷子,立刻朝着江老爷子跪了下来,苦苦解释着:“爹,你从小看着筝筝长大,她从来都不会说谎的,而且她还正生病呢......”

江筝筝也跪了下来,拉住江老爷子的袖子,哭的凄凄惨惨:“爷爷,我、我没有,我知道奶奶打我是为了我好,但也不能冤枉我啊。”

江老爷子看着小丫头哭的眼皮都肿了起来,想到刚才那杯清水,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王氏:“行了,别说了,还不赶紧给我做饭去。”

王氏愣了一下,没想到老头子竟然向着苏氏和江筝筝这两个小贱人,心里气的冒火,但是她不敢反抗江老爷子的话,憋着一股气做饭去了。

江筝筝刚想站起来,突然感觉到头晕目眩,身子跟着倒了下来,苏氏着急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彻着:“筝筝,你没事吧...。。”

江筝筝下意识叫了一声:“娘......”

意识很快陷入了黑暗中。

等醒来时,江筝筝发现自己在一片绿色草地中,柔软的清风吹过了她的脸颊,鼻尖满是清新的雨水气息。

这......是哪里?她不是在江家吗?

江筝筝从草地上爬了起来,看到不远处长了一棵大树,葱葱茏茏的,上面结满了光滑诱人的红苹果,香气扑鼻。

肚子一下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大树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一样,一下子就掉下四五个苹果,江筝筝本来就没有吃饭,饿的不行,没想太多,三两下就吃完了。

忽然发现大树旁边有一处泉眼,却只有三滴泉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的,泛着淡淡的光泽。


这是什么?

像是为了解答她的疑惑,下一秒,一道关于灵泉的信息一下子就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原来此泉水名曰灵泉,堪比天材地宝,蕴含着丰富的灵气,每天只沁出三滴灵泉。

灵泉?

她不会是在做梦吧?

江筝筝用力揪了一把胳膊上的肉,疼意让她瞬间明白过来,眼前的一切并不是虚幻,更不是所谓的梦境,是真实的。

江筝筝抬头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试探的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很快,一道信息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灵泉空间】

江筝筝眼底划过一丝诧异和惊喜,没想到在现代救了小孩一命,不仅让她重生了,还附带一个空间,嘴角忍不住上扬了起来。

她相信,有了这些东西,一定可以带领家里人过上好的生活。

江筝筝花了不少的时间,在周围逛了一圈,除了刚才看到的大树和灵泉,只发现了一座竹屋。

清新雅人,散发着淡淡的竹香。

眼前的竹屋似乎散发着魔力,江筝筝踱步,还没等她靠近竹门,竹门已缓缓打开,里面传来一道沧桑幽远的声音。

“来者何人?”

江筝筝脸上没有丝毫惊慌,落落大方道:“我叫江筝筝,我也不知是如何到这里的,如果打扰了......。”

“既然你能进来,那么你已经成为灵泉空间的主人,进来吧。”

江筝筝倒也不慌,如果里面的人真想害她,早就下手了。

一进去,别有洞天。

和竹屋清雅的外观完全不同,里面古朴大气,散发着淡淡的墨香,除了一处内室,其他的地方摆放着高高的木架,放着各式书籍,几乎什么类型都有。

江筝筝抬手轻点了一下,一本书自动浮现在江筝筝的手中,上面写着《黄帝内经》四个大字,龙飞凤舞,透着磅礴气势。

这时,一个穿着灰袍老人从内室走了过来,面容慈祥,嘴角噙着笑:“丫头,看来你与我有缘,我当初成为灵泉空间的主人时,抽出的第一本书也是《黄帝内经》。”

“您曾经也是灵泉空间的主人?”江筝筝瞪大了双眸,有些好奇:“那为什么我会成为灵泉空间的......”

老人似乎知道江筝筝在想什么,笑道:“我早已经身死了,现在不过是躲在灵泉空间苟活而已,既然灵泉空间已经重新选择了主人,如今也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江筝筝有些不忍:“您是要走了吗?”

“对,既然你有医有缘,那临走前送你一份礼物吧”灰袍老人抬起手,轻轻将一团光芒送进江筝筝的脑中。

江筝筝感觉头像是被针狠狠刺了一下,头昏脑涨,一下子晕了过去。

等醒过来时,周围破旧不堪,身下是冰冷的土坑。

江筝筝缓缓吐出一口气,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灵泉空间。

本来以为还要花费一段时间探索灵泉空间的,没想到老人直接告诉了她,眼眸满是对灰袍老人的感激之情。

想到脑中更为庞大的一团记忆,那是灰袍老人的毕生记忆,他孤寡一人,几乎都在和草药、病人打交道。

江筝筝轻叹了一口气,想到灰袍老人已经消失在这个世间上,心里便是一阵子难受。

“筝筝,你醒了呀?快把粥喝了吧。”江芽看到江筝筝已经醒了过来,小脸满是惊喜,小心翼翼端着粥走了过来。

江筝筝撇了一眼粥,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哪里算是粥,几乎可以说是一碗水,根本没有什么米粒。

她记得江家在大河村不算是穷,算是个富户,住的也是青砖瓦房,怎么可能连粥都提供不起。

江芽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哄道:“筝筝,你先把这个喝了,等姐姐出去看一下奶奶他们有没有剩下些什么来。”

“姐姐,你吃了吗?”

江芽眼神躲闪了一下:“吃了,姐姐吃的饱饱的。”

江筝筝看到江芽的表情,很快明白了过来,江芽八成只吃了这种如水的粥,说不定根本没吃,心里气的不行。

“姐姐,你带我一起过去吃饭。”

在这具身体的记忆中,王氏总是在原身的爹江大川去山上打猎时的那几天不给她们饭吃,王氏怕江芽和原身说给江大川,一直恐吓威胁,因为只是饿那么几天,又加上江芽和原身胆小,直到现在,江大川和苏氏都不知道王氏在苛待他那两个女儿。

江芽小脸流露出一抹恐惧:“筝筝,别去了,奶奶肯定不会给我们饭吃的,说不定还会挨打的。”

江筝筝知道江芽这是被王氏打怕了,耐心道:“姐姐,其实王氏根本没什么好怕的,就是一只纸老虎。”

若想要让江芽不再怯懦,彻底成长起来,首先要让江芽摆脱王氏带给她的阴影,想到将来还要继续和王氏生活同一屋檐下......

诶,任重而道远啊。江芽突然觉得眼前的妹妹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想到江筝筝的身体似乎还没好,担心道:“筝筝,你的身体还没好呢......”

江筝筝嘴角扯开一抹灿烂的笑:“姐姐,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因为她在灵泉空间待过,被空间中的灵气冲刷着,身体的那些小毛病自然已经好了。

江芽见江筝筝脸色确实好了不少,点点头:“我跟你一起去吧。”

万一奶奶想要打筝筝的时候,她还可以上前用身子挡住。

还没走进正堂,空气隐约传来一股饭菜香味,不用看,便知道饭菜里的油是放足了的。

江筝筝心里气的骂娘,她们在这里喝连米粒都没有几颗的粥,而王氏他们却吃香喷喷的饭菜,气愤无比!

这时,里面响起了一道声音:“娘,你说我们不给那两丫头吃饭的事情被大哥发现了怎么办?”

江筝筝暗暗搜索了一下原身的记忆,说话的是二房的柳氏,长相刻薄,一双狭长眼睛吊着。

因为长得和王氏有几分相似,带着几分苦相,原身有些惧怕柳氏。

因为柳氏给江家生了一个第一个儿子小宝,又加上柳氏和江大志很会讨老太太的欢心,王氏颇为喜欢二房。

但老太太更喜欢小儿子江宏文,这个名字还是王氏特意花了银子找了秀才取的名字,希望江宏文可以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