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奸妃嫁到将军请接招

奸妃嫁到将军请接招

瑶表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蝶染成为了大将军莫北夜的妻子。穿越开局被陷害,还遭受自家夫君的冷眼相待。蝶染本以为自己不受莫北夜的待见,当她收起爱恋,一心虐渣打脸之时,她才知道,男人之前的种种不待见都只是为了护她周全。当误会解开之时,她只愿余生与他执手天涯,生死相依。

主角:莫北夜,蝶染   更新:2022-07-16 01: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莫北夜,蝶染 的女频言情小说《奸妃嫁到将军请接招》,由网络作家“瑶表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蝶染成为了大将军莫北夜的妻子。穿越开局被陷害,还遭受自家夫君的冷眼相待。蝶染本以为自己不受莫北夜的待见,当她收起爱恋,一心虐渣打脸之时,她才知道,男人之前的种种不待见都只是为了护她周全。当误会解开之时,她只愿余生与他执手天涯,生死相依。

《奸妃嫁到将军请接招》精彩片段

“大小姐,您快醒醒,将军府的人已经到了。”蝶染睁开眼睛,喜婆手上拿着一块红布正焦急的看着她。

“哎呦!”蝶染看着自己一身红衣服,心下不解,想要站起来,但头上叮叮当当的饰物坠的她又一屁股坐下。

四下环顾一周,见房中所有的东西上面都蒙着红布,而且还贴着大红的喜字。

这是哪啊?

“喂,”蝶染刚想出声问问这是什么地方,门外便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大小姐好了没有?若是再不出来只怕会耽误吉时。”

“知道了,就来。”喜婆高声叫道,冲着门外,“麻烦通禀一声,大小姐马上出阁。”

转过头,看着穿着一身大红嫁衣的蝶染,“小姐,您就别拧着了,快答应嫁了吧。”说着,便将手上的盖头蒙在了蝶染脸上,还没等她拒绝,便将她强行塞进了喜轿。

这是什么情况?

蝶染坐在轿子里,听着外面吹吹打打的声音,偷偷掀开帘子一看,整个一条街全都是红色的。

排场还真不小。

轿子猛然停下,蝶染一个不稳,差点从座位上掉下来。

“哎呦!”带着凤冠的头磕在了轿子杠上,疼的她倒抽一口冷气。

“您慢着点,”前来迎接的喜娘伸出手搀扶住蝶染,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新娘子下轿,跨火盆,红红火火。”

说着,便将她引到了火盆上。

稀里糊涂抬起腿,迈过火盆,蝶染低着头,看着自己脚上的绣花鞋,竟是三寸金莲。

她不是被恶作剧了,她是穿越了。

眼看着那火红的火盆在身后烧的滋滋作响,蝶染明白,自己这就是稀里糊涂嫁人了。

外边吹吹打打热闹不断,蝶染迈进喜堂,却没见到新郎。

眼看着就要到了拜堂的时辰,那新郎还是没来,喜婆急得直跺脚,此时,人群当中早已骚动不已,竟有甚者,在背后偷偷嚼着舌根。

“新郎再不到,那场面可难看了。”

“少将军又怎么会娶她?难道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仇人的女儿么?”……

这些议论声都一字不落的听见了蝶染的耳朵里,蝶染心下一沉。

“少将军来了!”门外不知谁喊了这么一句。

蝶染下意识扭过头,朝着那声音的来源望去,只可惜蒙着红盖头,她什么也看不到,只能通过脚步声和感觉,知道一个男人正缓缓地朝她走来。

那男人走上前来,扯过她手上的喜球另一端。清冷的声线格外迷人,“开始吧。”

真是够高冷的。

夫妻交拜的时候,男人靠近蝶染,“没想到你还真有胆子嫁过来?”

小女人手上紧紧握拳,他敢娶,她就敢嫁!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检察官,多大的案子她都不怕,还会怕见这样一个男人?

真是笑话!

好歹挺过了这繁琐的礼节,蝶染顶着满头凤钗步摇,正端端正正的坐在喜床之上,等着新郎来揭盖头。

反正早晚都是要嫁人,在哪嫁还不是一样,蝶染安慰着自己,这还不错,刚穿越就捡了个帅男当老公,她也算是占便宜。

而院子里,莫北夜正推杯换盏,穿了一身大红的喜服坐在桌子的一角,不停的往嘴里灌着酒,一口菜也不吃。


“少将军可别喝多了,今夜可是少将军的大喜之日。”莫北夜的副将走上前,附在莫北夜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莫北夜瞳孔猛然收缩,手指上暗暗用力。

“啪!”的一声,酒盅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莫爱卿好大的脾气。”穿着一身明黄色的男人,正缓缓的朝着这边走来。

“臣,参见皇上。”莫北夜的酒登时醒了大半。

“今日是你的大喜之日,不必多礼。”皇上笑笑,上前扶起他,看着地上摔的四分五裂的酒盅,莫北夜的轮廓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的凄凉,皇上的眼眸深了深,“爱卿可是对的朕的指婚不满意?”

“臣不敢。”莫北夜诚惶诚恐。

“那又为何拧着眉?”

“臣、自小便是如此。”莫北夜心中明白,将军府现在已经摇摇欲坠。

皇上满意的点点头,勾起唇角,“那就早些回去,新娘子还在家里等着你呢。”

莫北夜的手紧紧握成拳,手臂上的青筋清晰可见,刀削般的侧脸在暗夜烛火等下更加英挺俊俏,倒真是好儿郎。

抬眼,看着自己房间里通明的烛火,莫北夜心下一酸,自己终于被迫娶了叶赫那拉家族的女人为妻么。

叶赫那拉一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房中,蝶染顶着那一头凤钗步摇,摇摇晃晃,差点睡着,满头饰物叮叮当当的响着,她想把它摘下去。

反正喜娘不在,摘下也无妨,大不了再戴上呗。

蝶染的手刚刚触到头上的东西,“砰!”房门被粗暴的打开,巨大的声响吓了蝶染一跳。

莫北夜一身酒气,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到桌前,不知拿什么,发出悉悉簌簌的声响,因为新郎回来了,她又蒙着红盖头,不便揭开,出声问道,“回来了?”

“只是回来拿个东西。”

“那你……”蝶染还想问些什么,可莫北夜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笑话,勾起唇角,走到蝶染面前,一把揭开她的红盖头,“当初拜堂之前我便告诉过你,若你进了将军府,我便会叫你生不如死。”

一掌拍下蝶染头上的珠帘,倾国倾城的脸都露了出来,大大的眼眸中似有泪光闪过。因为凤冠霞帔的原因,衬的蝶染的肌肤更加雪白。

她这副模样让莫北夜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过很快就恢复冷漠,莫北夜晃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些,看着面前这张脸,下一秒,宽大的手掌就落在了她的脸上。

“啪!”的一巴掌,娇俏的脸颊上瞬间多了五个红指印。蝶染蒙了,这个男人竟然在新婚之夜打自己!

“你有病吧?”蝶染里脸色瞬间变黑,好好的洞房花烛夜,为什么要动手打人呢?

“有病的是你!”莫北夜压低声音,怒吼道,“你爹以为把你嫁给我,就能化解我们两家之间的恩怨,做他的春秋美梦!”

蝶染站起身,刚想和他理论,但端端正正坐了一天,腿有些麻了,一个站不稳,便扑在了莫北夜怀里。

莫北夜一把将她推开,“堂堂丞相府的千金大小姐,竟如此不要脸,主动往男人身上靠。”

这话彻底激怒了蝶染。

“喂,好歹我们也是拜堂成亲了的,我现在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又不是旁人。”一张小脸因愤怒而气的通红,粉拳紧紧攥住,指尖泛出发白的关节。

回应她的只剩下重重的摔门声。

莫北夜穿着红色的喜服走在后花园,外面熙熙攘攘的宾客还没有散去,此时他抬头望着满天的星星,多美好的景色啊,可是现在自己身上是穿着与叶赫那拉一族结亲的衣服,想想就觉得窝火,想起前几日在朝堂上的一幕,叶赫那拉·仁坤那咄咄逼人的态度。羞辱,从内而外。

跌跌撞撞来到祠堂,莫北夜跪在地上,望着面前那香火鼎盛的牌位,两行清泪从眼睛里留下“爹,孩儿对不起您!”

哭过后,莫北夜便一个人走在花园,心中回想着这半年以来发生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叫他压抑的上不来气。

“贤婿,”莫北夜回过头,正是丞相叶赫那拉·仁坤,他的岳父。


见到这张脸,莫北夜火气再次上升,拳头在袖中紧紧握住,青筋已经在脸上渐渐荡漾开来。

“有礼了。”莫北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正是这个男人,害死了自己的父亲,又逼着自己娶了他的女儿,难道,杀父之仇就可以这样轻飘飘的一笔带过?

“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你该叫我岳父。”叶赫那拉·仁坤似乎看出莫北夜的脸色不对,从怀中拿出两个小酒盅,递给莫北夜一个。

出于礼貌,莫北夜不能不接,但就在下一秒,手指碰撞的那一刻,莫北夜手一抖,看似贵重的酒盅落到了地上,散发出浓烈的酒香。

“唉,”叶赫那拉·仁坤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酒盅,又抬头看了看面前的莫北夜,拧开自己手上的酒一饮而尽,抹抹嘴说道。

“我知道旁人都传是我害死了你的父亲,但你也应该想想。若是我真的与你们家不和,又为何会把自己的掌上明珠嫁给你?”

“我父亲离世时只喝了你送来的汤,这你又作何解释?”莫北夜眼睛瞪得溜圆,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像是能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叶赫那拉·仁坤将自己手上的酒盅重重摔在一旁,酒盅里的酒有些撒出来,一双剑眉拧的紧紧的,眼中晦暗不明,“若这是我做的,我又为何会做得如此明显?你们家是武将之家,但是应该明白一个道理,有的时候看到的未必是真相。”

“简直一派胡言。”莫北夜的脸因愤怒而变的扭曲,转过身,扭头就走,看着这个男人一脸诚恳的模样,他就恶心的想吐,猫哭耗子假慈悲,狡兔死走狗烹罢了,何必装什么深沉?

望着莫北夜远去的背影,叶赫那拉·仁坤的瞳孔渐渐变得深色,他从莫北夜的表情当中就可以看得出,定是有人在旁边给他吹风,不然,他是从小看着莫北夜长大的,以他的性子,不会这样不讲情面。

此人是何居心,为何如此挑唆着赵家和莫家的不合?

多年的政治经验,让叶赫那拉·仁坤意识到这件事情并没有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一个丞相,一个将军,是文武两派当中最大的官职。若真是有人挑唆着他们两家之间的矛盾,便是会危及江山社稷。

此人会是谁呢?又是何居心?

宫中,皇帝正在养心殿里批阅奏折,大内总管苏金,端着一碗莲子桂花汤走上前来,放在书案上,“皇上歇歇眼吧,都批了一晚了。”

“放着吧,对了,敬事房的人来了吗?”皇帝从满满的奏折当中抬起头,看向面前的苏金。

“来了,就在门口侯着。”苏金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传!”?

“怎么没有楚贵妃?”经适房的人端着满满的牌子走到皇上面前说皇上扫了眼之后发现没有自己宠妾的牌子,心下生疑,便开口问道。

“楚贵妃宫里刚刚来人说,楚贵妃身子不适,不适宜侍候皇上。”

“身子不适?”皇上放下手中珠笔,“朕去看看她。”

说着便大踏步从金殿上走下来,身后的苏金眼中渐渐泛起深沉的光芒,手指用力,清晰的能看见发白的关节,可见是极度愤怒产生的正常反应。

楚儿,苏金口中轻声呢喃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