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终于找到你了

终于找到你了

风起红杏微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年前,顾寻冉被人算计,失身给陌生男人。一年后,她因为不能怀孕,被婆婆带到医院检查,一年前失身的事情曝光。老公原形毕露,婆婆更是尖酸刻薄,一夜之间,顾寻冉沦为人人唾弃的对象,千夫所指。最是绝望崩溃时,一个叫白景桓的神秘男人从天而降,救她于水火之中。他终于找到她了,那些人对她做的事情,他要让他们千百倍的还回来!

主角:顾寻冉,白景桓   更新:2022-07-16 01: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寻冉,白景桓 的女频言情小说《终于找到你了》,由网络作家“风起红杏微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年前,顾寻冉被人算计,失身给陌生男人。一年后,她因为不能怀孕,被婆婆带到医院检查,一年前失身的事情曝光。老公原形毕露,婆婆更是尖酸刻薄,一夜之间,顾寻冉沦为人人唾弃的对象,千夫所指。最是绝望崩溃时,一个叫白景桓的神秘男人从天而降,救她于水火之中。他终于找到她了,那些人对她做的事情,他要让他们千百倍的还回来!

《终于找到你了》精彩片段

医院。

“裤子脱了,床上躺着。”妇产科主治女医生带上橡胶手套,面无表情的对着顾寻冉吩咐。

顾寻冉皱眉,不解道:“不是做彩超吗?为什么要?”

女医生高隆的颧骨显得刻薄,面上隐着不耐:“你要做的输卵管检查。”

“输卵管检查的流程……”顾寻冉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你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医生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生不出孩子就还钱!”尖锐的声音刺激着耳膜,守在旁边的华贵的妇人刻薄的吼道。

这是她的婆婆——蒋红梅。

祝家五千万的融资买了她,又或者说买了她的肚子。蒋红梅的话,她要是不听,那以后她在祝家的日子就别想好过了。

顾寻冉咬紧下唇,倍感屈辱,却毫无办法,她欠祝家人情。

“知道了,妈。”

顾寻冉身体猛然一僵,脸色有些发白。

蒋红梅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她都结婚半年了,肯定不是啊。”

“是吗?”女医生莫名的说出这么两个字。

女医生垂眼盯着顾寻冉,不知道是不是顾寻然的错觉,她觉得她笑得异常的诡异。

顾寻冉心虚的紧紧咬住红唇,莫名的感到一股不安,她总觉得,这个女医生有些古怪。咬紧牙齿,顾寻冉催促说:“医生你快点检查吧,时间不早了,我回去还有事呢。”

女医生瞧着顾寻冉,别有深意的哼了一声,继续了手上的动作。

漫长的检查,终于结束。顾寻冉连忙坐起身,穿好裤子。

蒋红梅根本不管她,只是追着医生问:“怎么样啊,她还能生孩子吗?”

女医生斜眼看了顾寻冉一眼,这才跟蒋红梅说:“她身体很健康,最近正在排卵期,是怀孕的最佳时机,只要夫妻两个人好好努力就行了。”

蒋红梅顿时满脸喜色,忙说:“谢谢医生。”

转头又带着顾寻冉往外走,边走边说:“医生话的你也听见了,今晚回去就好好跟我们修齐努力造人!要是下个月肚子还没有动静,那你就把钱给我们还回来!”

顾寻冉抓着手包的指头用力一紧,喉咙发涩得说不出话。在蒋红梅眼里,她就等同于是祝家花了五千万买回来生孩子的工具。

“我知道了。”顾寻冉从喉咙里挤出答应的话。

夜晚,顾寻冉我在沙发上,她看着窗外渐渐亮起的璀璨灯火,心里闷得难受。

这半年,她一直用身体不好的借口回避和祝修齐的夫妻之事,祝修齐也很体谅她,只是婆婆蒋红梅一直催着她生孩子——

要么还钱,要么怀孕,蒋红梅这次是铁了心让她二选一。

五千万,她是肯定拿不出来的,唯一剩下的路,就是怀孕了。

想怀孕,她就必须要跟祝修齐发生关系,只是,她不是处的这件事,到底要怎么跟他解释?

她要怎么启齿,曾经被人侵犯的不堪过往。

顾寻冉等到半夜,到最后她都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祝修齐才回来。

“修齐,你回来了?”她勉强打起精神来,刚走过去,刺鼻的酒精味迎面袭来,“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顾寻冉皱眉,伸手想去扶他。

啪——

顾修齐粗暴的拍开她的手,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别碰我!脏女人!”

顾寻冉愣了一下,心脏紧紧一缩,精致的小脸惨白一片,多了几分楚楚可怜。

祝修齐呼吸一滞,身体瞬间躁动起来,“顾寻冉,你穿成这样,是想勾引谁?”

祝修齐往前走了一步,抓着顾寻冉的手臂,毫不留情将她压在沙发上。

顾寻冉神色一僵,“修齐,你别这样……”

“你都已经不是处了,还在我面前装什么纯?”祝修齐忽然笑了起来,眼神暴怒,“结婚半年,我一直把你当祖宗供着,你说身体不好我也忍着没碰你,我还以为你有多冰清玉洁,结果你早就跟野男人睡了!顾寻冉,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修齐,我可以解释的……”


“解释?”祝修齐攫住了顾寻冉的手腕,用力一把压在她的头顶上,狠声说道:“你给野男人睡,却不让我这个正牌老公碰,你还想怎么解释?”

祝修齐腥红着眼。

顾寻冉拼尽了全力用力的挣扎。

祝修齐冷笑着抓住她的头发,用力一扯,暴力的将顾寻冉从沙发上揪了下来,重重的丢在地板上。

顾寻冉脑袋磕在墙壁上,疼得眼前一黑。

祝修齐像个丧失了理智的暴徒,抓着顾寻冉的头发将她压在身下。

顾寻冉眼前一片灰暗,满心绝望。

记忆回到一年前那个耻辱的夜晚,她混淆了现实和记忆,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不要,她不要被强暴。

顾寻言手四下摸索着,摸到了靠墙的落地书架,抓住一本硬壳的精装书,反手重重的砸在祝修齐的脑门上。

祝修齐闷哼一声,额头上顿时就见了血,往后一仰,放开了顾寻冉。

顾寻冉手忙脚乱的爬起来,胡乱抓起一旁的一条长裙,套上之后正要跑,身后传来祝修齐阴测测的声音。

“顾寻冉,你今天敢踏出去一步,以后就别回来。”

顾寻冉停驻片刻,她赤着脚,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不知不觉,顾寻冉走到了江边。

高大建筑的灯光洒在水面上,五彩流离,波光涌动间,反射出迷离的耀光。

她站在江边上,倚着桥柱,盯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出神。

脑海中跃然活现,她同祝修齐初时的模样。

他们大学相识,而后交往,再到毕业订婚……

顾寻冉以为他们会顺利的结婚,生子……可谁也没想到,她不过是出国工作,却被陌生人夺了清白。

回国之后,她本想取消婚约,家里却出事了,顾家公司资金周转不灵,眼看着要破产,祝修齐拿着五千万上门——

他们的婚,就是这样结成的。

顾寻冉闭上眼睛,脑海里回想起祝修齐的羞辱,还有蒋红梅的刻薄,只觉得身心俱疲。

这段婚姻,她真的没力气再继续下去了……

“你要跳江?”身后,响起一道醇厚好听的男人嗓音。

顾寻冉吓了一跳,脚下一滑,身形朝着江面摔去。

“啊——”她尖叫出声,吓出冷汗。

腰间一紧,一双有力的臂膀稳稳地抱住了她,将她从生死线上捞回来,后背紧跟着贴上了一具炙热宽阔的胸膛。

男人带着几分愉悦和调侃的嗓音,在她耳旁暧昧的响起。

“真要跳的话,这里可不是个好地方。”

顾寻冉耳根腾的一下烧热起来,慌忙推开男人,“关你什么事!”

昏暗夜色中,男人看不清顾寻冉的脸孔,心里却浮现她亮利爪的画面,“呵……”男人喉头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

几辆车呼啸而过,刺眼的车灯亮起,照亮了顾寻冉伤痕累累,泪痕未干的小脸。

男人墨眸猛缩,周身的气压徒然降低,脸上隐着怒气,沉而凛冽的嗓音里,充满了摄人的危险,“谁打了你?”

说着,男人下意识捧起了她的脸。

“你干什么!”顾寻冉触电般打掉他的手,目光防备的后退一步。

男人无奈的说:“我只是想看看你脸上的伤……”

“谢谢,我跟你不熟!”顾寻冉说罢,近乎仓皇的逃离江边。

男人看着踉跄逃跑的背影,轻轻勾了一下唇角。

睡过,算不熟吗?

看来,小东西没认出他……

没关系,这一次,他会让她彻底的记住他,无论是身体,还是心。

男人深沉的笑里,满是志在必得的自信和邪肆。

顾寻冉慌不择路,跑进公园的灌木林,生硬的草屑折磨着她细嫩的脚底,没走几步便疼的忍不住。

她刚停下来,浮夸阴邪的声音传过来。

“哟,这里有个妞,长得还挺漂亮的……”灌木后簇簇而动,隐约显现出几个人影。

顾寻冉心脏悬在嗓子里,连连后退,恐惧拢上心头。

一眨眼,她便被几个一身酒气的人围了起来。

打头的绿豆眼贼兮兮的搓手,扑上去抓住顾寻冉的胳膊,另一人伸手扯她身上唯一的长裙。

“救……”尖叫声被臭烘烘的大手捂住,顾寻冉怕的要命。

“住手!”

狠唳的低喝在他们头顶炸开,紧接着一道高大的身影闪过,骨裂声回荡在寂静的夜色里。

顾寻冉只觉身上一轻,桎梏她的恶手皆退,惨叫声此起彼伏,带着撕心裂肺。

头一沉,眼前陷入黑暗,鼻尖被淡淡的烟草香气包裹。

有人为她盖住了身体。


“谁敢动她一下,我让他全家赔命。”男人狠厉的声音响起,带着血腥翻涌的煞气,震慑全场的威力。

几个混混气冲冲的说:“你特么谁啊,敢坏老子好事!”

男人冷笑一声,一字一顿,缓缓从薄唇吐出:“白、景、桓!”

“白……白景桓?”

帝都白家,权势滔天。

曾有这样一句话,帝都白家跺跺脚,世界都要抖三抖。而白景桓正是白家的嫡系继承人,未来白家的掌权者。

听了白景桓的名号,混混们脸色大变,他们神色慌张,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此地。

“白景桓。”

顾寻冉默念了这个名字,总觉得他的声音异常熟悉,看清男人的脸孔后,她瞳孔猛地缩紧,“是你!?”

白景桓勾唇笑道:“是我!这可是第二次救你了,你是不是应该报答我?”

顾寻冉咬着唇,望着他,一板一眼道:“谢谢你,我是顾家的顾寻冉。”

“想要谢我?”白景桓挑着眉头,目光玩味的说:“你可以用实际行动,比方说某种方式报答我。”

顾寻冉心中忽然涌起不详的预感,“什么方式?”

“常言道,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白景桓意味深长的盯着她。

顾寻冉抿了抿唇,眉眼之间闪过怒气:“白先生,请你自重。”

说完,她便踉跄的走了。

这一次,白景桓没有拦她,只是不紧不慢的迈开大步,远远跟着。

顾寻冉走的脚底疼的麻木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一个公园,她在凉亭里坐下,打算在这里熬到天亮。

她和祝修齐闹成这样,要是回去,也不知道祝家会怎么对她……

算了,还是天亮之后再想吧。

顾寻冉将脸埋进膝盖里,闭上眼睛,不再去想烦心事。

或许是真的太累了,后半夜的时候,竟然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夜风清凉,带来一阵寒意。

顾寻冉不适的咕哝了几声,收紧了自己的手臂。

半梦半醒之间,身体忽然一热,温暖柔软的触感让她贪恋。

潜意识的,顾寻冉觉得给自己盖被子的人一定是最亲近的家人,她闭着眼睛,呐呐的喊出两个字。

“爸爸……”

被叫了爸爸的白景桓动作一僵,半晌,他才继续将人抱了起来,迈开大步,朝着不远处停驻的迈巴赫走去。

“去酒店。”上了车,白景桓低声对助理周向吩咐,说完之后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车开慢点。”

周向打了个哆嗦,一边开车,一边偷偷从后视镜窥视着,他很好奇,能让BOSS跟个跟踪狂跟了大半夜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

“好好开你的车。”白景桓察觉到周向的视线,阴沉着脸不悦道。

周向打了个激灵,连忙直视前方,假装全神贯注开车。

……

凯撒酒店。

白景桓一路不离手将顾寻冉抱进了酒店房间。

屋子里灯光比外面明亮,也将女人脸上和身上的伤口,照得更加清晰。

白景桓看见了女人肩膀和锁骨下面的青紫指印,修长的指尖轻轻从那两道伤口划过,眸色一沉,情绪几近狂暴。

“周向,去查!”男人嗓音像是裹着冰渣子一般,寒冷彻骨,“我要知道,今晚是谁动了她。”

一旁的周向连忙应是,手脚麻利的立即从房间里退了出去,还体贴的将门给关上了。

屋子里,顿时就只剩下白景桓和顾寻冉。

盯着顾寻冉身上细碎的伤,白景桓心里就止不住的冒出怒火。

“终于找到你了,小东西。”男人吐了口浊气,俯身吻上她的耳尖。

湿辘的眸子,馨香的肌肤,软糯的求饶……

目光落在女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上,他抿紧了薄唇,最终还是起身去找出医疗箱,仔细而温柔的帮女人处理伤口。

他离开房间时,迎面碰上周向。

“老板,查出来了。”

白景桓紧眯着眼,带着严寒冷意的吐出一个字:“说。”

“伤害顾小姐的,是……”顿了顿,周向脸色有些尴尬的说:“她的丈夫,祝修齐。”

“祝修齐吗?”

白景桓冷笑着吐出这个名字,眼眸深处,闪过狠厉的冷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