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霍少夫人带崽惊艳全球了

霍少夫人带崽惊艳全球了

绵绵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外界传闻唐眠眠是个草包,渣爹不疼,亲妈早逝,唯一疼爱她的外公也于最近去世。唐家现在是继母当道,因为她肚子里有所谓唐家真正的继承人。殊不知,她已经背着所有人,在基因库挑了最优秀的男人基因。一夜旖旎,她成功怀孕。远离唐家,远赴更广阔的天地。五年后,她华丽回归,神医是她,顶级黑客是她,就连声名远扬的霍夫人也是她!

主角:唐眠眠,霍言霆   更新:2022-07-16 01: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眠眠,霍言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霍少夫人带崽惊艳全球了》,由网络作家“绵绵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外界传闻唐眠眠是个草包,渣爹不疼,亲妈早逝,唯一疼爱她的外公也于最近去世。唐家现在是继母当道,因为她肚子里有所谓唐家真正的继承人。殊不知,她已经背着所有人,在基因库挑了最优秀的男人基因。一夜旖旎,她成功怀孕。远离唐家,远赴更广阔的天地。五年后,她华丽回归,神医是她,顶级黑客是她,就连声名远扬的霍夫人也是她!

《霍少夫人带崽惊艳全球了》精彩片段

夜,深。

顶级奢靡的总统套房内,唐眠眠小心翼翼脱去了内衣,借着窗外淡银的月色,将曼妙的身躯一点点攀近床上高大的男人。

对方五官棱角分明,犹如精工刀刻,哪怕眉心隐忍着明显的痛苦,也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威严和危险。

“谁?!”

黑暗中,一只有力的大掌猝不及防将唐眠眠擭进怀中。

急促的喘息,带着强烈的男性气息,霸道而又冰冷!

“别怕,我只是向你借样东西,借完我就走……”

唐眠眠低声,说着,那双不老实的小手探上男人的腿,缓缓向上。

眼见着马上就要触碰到那个关键部位时,男人用力捏住她的下巴,几乎要碾碎她的骨头!

“谁让你来找死的?!”

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唐眠眠吓得险些从床上掉下去。

不过还好,她面上戴着一层黑纱,男人根本不会看到她的模样。

“先生……不是您叫的特殊服务吗?”

她的小手扒着他的胳膊,柔滑的触感让他有些不受控制。

霍言庭的视线向下,女人的身体,竟——一丝不挂!

“您放心,我很干净的——唔”

唐眠眠看出男人濒临崩溃的神情,故意柔声又道,然而,没等她说完,男人掐住她细长的脖颈,狂乱的堵住了她的唇……

该死!

身体里的躁动和狂热,像是嗜血的火,吞没了他最后的理智!

一夜旖旎……

唐眠眠没想到她动用无数关系,从基因库挑中的男人,竟比野兽还要野蛮!

不过也罢,只要能保证她的孩子是最完美的基因,她也没有遗憾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唐眠眠趁男人麻利的打算离开。

但想了想,走到门口又返回,将小拇指一枚精致的红宝石尾戒摘下,轻轻放在床边柜上。

这戒指是外公当初买给她的成人礼物,如今再不值钱,也能换个几十万,付一晚上……应该是够了。

离开酒店,唐眠眠的手机立刻响了起来。

“小姐,您快回来吧!夫人要把先夫人的东西都扔掉……”

周嫂的声音带了哭腔,没等她说完,唐眠眠已经挂断电话,拦车而去。

一到家里,果不其然,她母亲房间一片狼藉,佣人进进出出,将屋内所有遗物摔了个七零八落!

“啪!”

见此,唐眠眠迅速拿起一旁的花瓶朝前摔碎。

所有人一瞬愣住。

韩青却似乎无视唐眠眠的到来,淡淡道,“愣什么?不想干活儿就滚出去,以后都别来了!”

“我看你们谁敢再动一下!”唐眠眠立刻也大声道。

“呵,唐眠眠,你还真以为佣人叫你一声小姐,你就能当家做主了?别忘了,现在,我肚子里的才是唐家长孙。”

韩青蔑笑着看向唐眠眠,轻轻挺了挺腰,手缓缓抚住肚子。

唐眠眠咬牙,“一个小三,靠着卑鄙的手段爬上这个位置,你觉得很光荣吗?因为你做的孽,连带你的孩子都只能是一个私生子!”

话音落下,韩青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她虽然住进了唐家,但老太太说了,只有顺利把继承人生下来,唐家才会承认她!

她最讨厌别人提这件事情!特别,是从这个小贱人嘴里!

“快点干活!这个房间里的一切,统统砸碎毁了,死人的东西,留着晦气!”

闻言,佣人再次行动起来,却不料唐眠眠用身体直接挡在门口。

佣人左右为难,只得纷纷劝道:

“大小姐,您还是别在这儿碍事了,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将来可是唐家的继承人。”

“是啊,大小姐……”

这些人的态度将唐眠眠气的火冒三丈,“你们良心被狗吃了吗?难道你们忘了母亲在的时候是怎么对待你们的?”

说着,她上前一把揪住韩青的衣领,“你再不滚,小心,我让你肚子里的继承人变成一个死胎!”

她话音未落,只见韩青面色乍变,猛地往后倒去。

唐眠眠吃了一惊,伸手就想抓住韩青,岂料对方用指甲猛地抠了一下她的掌心,令她下意识的缩回手——

“夫人!”

佣人惊恐的声音响起,唐眠眠脑子一白,回神,只见韩青已经跌下楼梯,汩汩鲜红铺满了地板。

“来人!来人!大小姐把夫人推下楼梯啦!”

——

两小时后,监护病房外。

啪——

一个凌厉的巴掌便狠狠打在她脸上,在安静的走廊上异常清脆。

是向来和蔼的奶奶!

“奶奶……”

“别叫我奶奶,我们唐家没有你这种心狠手辣的孽种!”

“她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弟弟,唐家的长孙!差点就被你害死了,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唐眠眠双眸难以抑制的酸涩,“是这个女人逼死我妈,你们忘了,但我没忘!现在外公才刚刚过世,爸爸就迫不及待的将这个女人娶进家门,你们又安的什么心?”

“还有!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根本没有推过她!”

“佣人不会说谎!那么多双眼睛都看到是你推得她,你还在狡辩什么?”老太太气的涨红脸。

唐正文也拧着眉头,“她那么宝贝自己的孩子,难道还会自己故意摔下去吗?这一摔别说孩子了,自己的命都有可能搭进去!你怎么如此狠心,针对韩青也就罢了,还想让我也断子绝孙吗?”

“断子绝孙?那我算什么?明明是你亲口答应母亲和外公,我会是你唯一的孩子!”

唐眠眠心底寒极,几乎怒吼出声,眼泪也失控般一并落下。

唐正文脸上闪过一丝难堪,“我已经答应你外公,手里百分之51的股份,百分之40都留给你,这还不够吗?如果你外公还活着,也一定不希望他一手创建的公司交给你这样恶毒的人来继承!”

说着,他避开了唐眠眠的目光,又道,“杀人未遂是要坐牢的,看在你是我女儿的份上,我做主把你手里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送给你弟弟!作为补偿!你好好反省反省!”

说完,唐正文就陪同奶奶一起匆匆进了病房。

唐眠眠看着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围在新生儿的床边。

恍然明白,这个家里,早已没了她的位置。

她抹掉最后一滴眼泪,转身离去。

——

五年后,京市机场。

一个气场强大的男人从私人飞机上下来,步履匆匆。

“霍总,这是接下来的行程。”

助理齐江跟在身后一丝不苟的说道。

霍言庭淡淡的看着前方,迈开长腿。

突然,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包子迈着短腿飞奔过来,直接扑在了他的腿上。


他紧紧抱住男人的一条大腿。

葡萄般的大眼睛认真的审视着男人。

众人的步伐被挡住。

霍言庭不得不隔着墨镜打量起了腿上多出来的小挂件。

“你,下来。”

霍言庭冷声。

闻言,齐江立刻上前要处理,但看到小东西的脸,一瞬,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

这眉眼……简直就是霍总的缩小版!

正在此时,小男孩伸出小胖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和几张花花绿绿的美元,想往霍言庭的裤袋里赛去。

“你长得像我,我决定包养你做我爸比,只要你答应,这些钱你随便花!”

......

气氛瞬间凝固。

“你几岁了?”

片晌,低沉的嗓音从喉咙里流淌出来。

齐江震惊的下巴差点掉下,以男人的行事作风,即便是这种小家伙,挡路也合该被丢出去!

小男孩思考了一瞬,认真答道,“五岁。”

话音落下,霍言庭神色微微一变。

五岁……?

他眉眼微动,扫向齐江。

找了整整五年,齐江才在几个月前找到,五年前,那个胆大包天趁虚爬上他床的女人,正是唐家的养女……

而她,如今也只有一个五岁的女儿。

霍言庭微微附身,想要进一步的打量小东西。

却被一抹白色的身影打断。

“不好意思先生,小孩子不懂事。”

说完,她立即抱起小男孩,转身匆匆离去。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望着那抹包裹严实的白色身影,霍言庭抽出口袋里被塞进一半的银行卡,眼底闪过一抹暗光。

——

直到跑出好远的距离,唐眠眠才把怀里的儿子放下。

还好她跑得快!

没想到,她和一个基因库里找来的陌生男人,竟这么有缘分,回国第一天就在机场偶遇……

松了口气,唐眠眠正色瞧向眼前的小家伙。

“团团,什么时候学会乱跑的?你不要麻麻了?”

团团委屈的撅起小嘴,“他很像爸比!我想……买他做爸比!”

闻言,唐眠眠垂眸看见他手里的几张十元钞票,随即,毫不犹豫抽出来装进自己的口袋。

“你竟然有小金库?没收了!”

唐眠眠无语,不知道这些年闺蜜苏乔是怎么帮她带孩子的,会让他觉得爸爸是可以买到的?!

团团脸上可怜兮兮,但心里暗自窃喜,幸好,刚刚大头已经送出去了!

收钱,办事,按照乔乔阿姨的说法,这笔买卖已经成了!

随即,他又鼓起了嘴巴。

与此同时,唐家别墅。

韩青此刻正拉着一个女孩的手,温柔开口。

“今天起,你就会以养女的名义成为唐家大小姐,但记住,外人面前,你要喊我干妈,要让那个老东西知道你是我亲生的,我们都得完蛋!”

“知道了,说的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正在搅动咖啡的韩潇潇不耐烦答应。

“何况,我现在有霍家这么大的靠山,就算那老东西知道了,也得舔着我们!”

一年前,韩潇潇从酒店跟人开房出来时,正好碰上了一个衣衫不整带着面纱的女人从顶级套房里跑了出来,匆匆忙忙的门都没关紧。

她向房内扫了一眼,没想到竟然看到了手握经济命脉且不沾女色的霍言庭。

竟然能有女人把他给睡了!还趁他没醒来之前跑了!

韩潇潇当即做了个大胆的决定,跑进去脱光躺在了霍言庭的身旁。

她身上的吻痕恰恰让这个不近女色的男人相信了昨晚的人就是她。

因此,韩潇潇拿到了一笔不菲的赔偿金,但她野心够大,假怀孕了十个月不说,还从人贩子那里找到一个和霍言霆极为相似的女孩。

更幸运的是,这女孩是被人贩子偷走的,没有父母,且还患有自闭症!

这样一来,男人早晚会看在孩子的面子上,给她一个名分!

也借着这件事,韩青说服唐正文认韩潇潇为干女儿,入住了唐家。

“那也得小心些……”

韩青话没说完,手机忽然传来一条消息。

她一看,脸色瞬间变了。

韩潇潇立刻抢去,只见屏幕里,唐眠眠的照片十分刺眼,而她的手边,竟还牵着一个小男孩!

“这是……唐眠眠?!”

“这些年我一直让人盯着她的动向,只是我没想到,她不但回来了,还真带了个孩子……看来,她一直都没放弃她外公的遗产!”

韩潇潇倒抽一口气:“妈,那你怎么办?”

韩青的眼光越渐狠厉,怎么办?

五年前,她能将唐眠眠赶走,五年后,她也一样能!

夜幕降临,锦江公寓。

唐眠眠收拾了半天才将新租的房间布置好。

“麻麻,我想养一只狗狗!”

团团坐在沙发上,晃着小胖腿一本正经的说道。

正在摆放花瓶的唐眠眠头也没抬,“怎么突然想养狗了?”

团团故作伤感的抽抽小鼻子。

“麻麻总不在家,孤单。”

唐眠眠看着崭新的家具,无情回绝。

“养狗不行,你可以提别的要求。”

一听这话,团团突然来了精神。

“真哒?”

“嗯。”

“辣不要狗狗,要今天的爸比!”

一瞬,唐眠眠想起了一双深黑的眸子……

男人鹰隼般摄魂的目光,从五年前起就深深烙印在了她的脑子里,至今回想还令她毛骨悚然!

“麻麻?”

团团见她发愣,小短手连忙凑到她面前摆了摆。

回过神,唐眠眠淡定开口,“你想养什么样的狗?”

团团明亮的眼眸一点点黯淡下去,最终鼓了鼓嘴,可怜巴巴哼了一声。

就在此时,一阵敲门声传来。


唐眠眠警惕的示意团团回房,才打开门外的监控。

门口站着一位身黑色西装的男人。

“谁?”

男人恭敬颔首,“是暮暮小姐吗?我叫齐江,我家主人预约了今天的治疗项目,苏小姐通知我们来这里接人。”

唐眠眠眉头拧紧。

确实,“暮暮”是她接私单的名字,但苏乔并没通知她今天安排了客户。

唐眠眠刚想回绝,没想下一秒,苏乔的短信就到了。

“眠眠,这次的客户,正是五年前我在基因库里给你找的男人,我之所以接单,是发现他的病很可能跟基因缺陷有关,遗传率有百分之98,如果不确认清楚,就是我这个阿姨对团团不负责任!我知道你现在很想杀了我,所以这段时间不要联系我!”

巨大的信息量,令唐眠眠不知该作何表情。

唐眠眠立刻给苏乔打去电话,但对方却先一步关机。

这糟女人,果然是上天派来搞她的……!

……

十几分钟后,唐眠眠坐入一辆劳斯莱斯的后座。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眼,立刻,朝着齐江使了个眼色。

齐江的神色也有一瞬的不自然。

传说,这位赫赫有名的暮暮小姐是个年轻貌美的女神医,可怎么,出来的人却像是从非洲大草原刚刚度假归来?

女人皮肤黑的,连五官都像是打了马赛克!

确认……他们没找错人吗?

不过对此,唐眠眠却很满意。

她自制改变肤色的药粉,可以让她瞬间变成一块黑炭,别说五年前那晚男人就没看到她的脸,就算看到了,如今也绝对认不出她来!

很快,车子驶入一幢滨海别墅。

唐眠眠被带到候客厅,等待男人的时间里,她拿出手机,仔细确认了这种不常见的疾病。

这种疾病都会伴随着一种特殊形状的印记。

五年前的那晚实在太黑了,这种记号,她确实不可能看到。

那要是不幸,这男人真有遗传病,团团可怎么办?

越想唐眠眠越觉得烦躁,却在此时,脚步声响起,齐江带着一对母女走了进来。

“韩小姐,您先带着小小姐在此等候一下,我这就去通知先生。”

见齐江恭恭敬敬,唐眠眠也不由感兴趣的打量向对方。

女人身材妖娆,脸上带着高傲的表情,但脸蛋长得却着实一般,还有品位,更是一言难尽,每一件单品上面都带着巨大的logo,一堆高奢硬是让她穿出廉价的感觉。

但她拉着的那个小宝贝长得倒是十分可爱动人,吹弹可破的肌肤,微微翻卷的羊毛头,长睫毛忽闪忽闪的垂着,甜的简直是电视剧才能看到的小公主!

韩潇潇余光瞧见了唐眠眠,不满的开口“怎么,霍少这么晚了,还有客人?”

“哦,这位是国外著名的心理理疗师,先生有些失眠的问题。”

韩潇潇听到这句话,又细细大量了一下唐眠眠,低声说道:“这年头什么人都能做心里理疗师了!”

说这,对唐眠眠扯出了一个假笑。

见此,唐眠眠扯出一个官方微笑,但内心简直要吐了,她也不想来的好吗!

“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去知会一声吧。”韩潇潇居高临下的说道。

目送齐江走后,韩潇潇立刻厌恶的松开小女孩的手,转身朝唐眠眠对面的沙发一坐,将腿翘在茶几,“过来给我捶捶腿,这别墅可真大,从外面走进来腿都要抽筋了。”

唐眠眠无言,这女人还两幅面孔呢。

在她面前这么不装,看起来是真没把她当回事。

唐眠眠从来不喜欢找麻烦,但看到小女孩怯懦不发一言过去给女人卖力捶腿时,竟莫名有种心疼。

“这位小姐,您女儿才五岁,就算家务活要从小锻炼,也不是这样的方法,我看她小手都捶红了……”

“你会说中文?”没等唐眠眠说完,韩潇潇惊愕的坐起身,“你不是黑人吗?听得懂中文?”

“……”唐眠眠无言,原来这就是她被无视的原因。

“我不是外国人……”

“行了,一个破心里咨询师也配跟我指手画脚,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我是霍少的未婚妻。小心我让霍少开了你!”

“……”

唐眠眠语噎,霍言霆传闻不是不近女色吗?

五年前她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睡了他。

早知道他这么不忌口,什么女人都能上,当年也不用花那么多心思了……

就在此时,佣人敲了门,端上一杯热饮。

看到房间里的三个人,愣了一下。

“管家没说韩小姐也在,我马上再送一杯过来!”

韩潇潇不是个好说话的人,她脸上吃人的表情吓得佣人一路小跑赶着去倒茶。

韩潇潇翻了个白眼,直接伸手去拿唐眠眠面前的杯子,却被唐眠眠一把摁住了杯口。

她冲韩潇潇咧嘴一笑,白皙的牙齿衬得她五官更加黝黑。

“怎么,霍少未婚妻穷酸成这样了,连口热茶都要舔着脸来抢了?”

“你个丑女人,我警告你少自讨没趣,我是这个家未来女主人,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再废话,我让言霆立刻将你赶出去!”

韩潇潇说完,猛地瞪一眼一旁默默站着的韩小星。

“给我滚一边去,看着就碍眼!”

面对韩潇潇的怒火,韩小星明显的瑟缩了一下,怯怯的看向唐眠眠。

她的眸子让唐眠眠恍然间看到了自己早夭的宝贝女儿。

唐眠眠恍然间猛地松了手,杯子的力量猝然倾向韩潇潇,滚烫的热茶瞬时烫红了她的手!

“嘶——”

韩潇潇立刻甩开手,疼的连连抽气。

唐眠眠回神努嘴,“好吧,既然韩小姐这么想要这杯茶,我让给你。”

“你……”韩潇潇瞪着唐眠眠,恶狠狠的神情简直恨不能将她直接生吞活剥。

这模样,倒是让唐眠眠莫名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但她还没来及细想,下一秒,韩潇潇看一眼韩小星,拿起剩余的热茶就泼向了她!

唐眠眠一惊,本能的将韩小星一把揽入怀中护住,可韩小星的脖子还是被热茶溅到!

“你疯了吗?她可是你女儿!”

唐眠眠不可置信的看向韩潇潇。

“你这个贱女人,竟敢这样伤害我女儿,我要报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