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掌中欢倾城小嫡女

掌中欢倾城小嫡女

梦鱼一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念念重生了,前世,她是高高在上的苏府嫡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后来,苏府没落,她沦为街头落魄不堪,人尽可欺的乞丐,不得善终。重活一世,苏念念发现自家角落里弱不禁风的质子沈京墨,好像是未来权倾天下的暴君。为了护好家人,不让前世的悲剧再次发生,她发现了一条捷径:抱上沈京墨的大腿!

主角:苏念念,沈京墨   更新:2022-07-16 01: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念念,沈京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掌中欢倾城小嫡女》,由网络作家“梦鱼一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念念重生了,前世,她是高高在上的苏府嫡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后来,苏府没落,她沦为街头落魄不堪,人尽可欺的乞丐,不得善终。重活一世,苏念念发现自家角落里弱不禁风的质子沈京墨,好像是未来权倾天下的暴君。为了护好家人,不让前世的悲剧再次发生,她发现了一条捷径:抱上沈京墨的大腿!

《掌中欢倾城小嫡女》精彩片段

“爹爹…大哥…”

苏念念在梦中呢喃着,额头上渗出细细的薄汗。

旁边的小丫鬟福珠听见自家小姐有动静,赶紧轻轻的摇晃着她的手臂:“小姐,小姐!”

苏念念猛地惊醒。

她抬眸看了一眼周围熟悉的环境,心中疑惑:我不是死了,怎么又回家了?

“小姐,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福珠了。”福珠的手捉着苏念念的手臂,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福珠?”苏念念有气无力的尝试着叫她的名字。

直到伸手碰到她脸上滚烫的泪珠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重生了!

上天又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上一世府里的兰姨娘母女害她名声尽毁,声名狼藉。她敬重的皇帝陛下只因“忌惮”二字就害她父兄白白战死,一夜之间她从天堂跌入地狱,一无所有。

这次重新活过,她再也不会让恶人得逞。她要守护好父兄,守护好侯府。

想着这些苏念念的眼里就忍不住流露出恨意,嘴角却是轻轻上扬。

福珠不知道怎么回事,吓得够呛。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苏念念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失态了,她现在是十四岁的侯府嫡女,不是十七岁任人践踏的乞丐。

“没事啊,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噩梦被吓到了,你去替我请赵大夫过来瞧瞧吧。”苏念念敛起眼中的恨意,恢复平时的娇憨模样软糯糯的说道。

赵大夫是侯府的府医,年轻的时候就跟着静泊候苏蛰。也算是侯府的老人,苏念念对他是百分百信任的。

“是。”

关于她家小姐的事,福珠是半分也不会迟疑。拂了拂自己的袖子转身出门,结果迎面就撞上了前来探望的兰姨娘。

还没进门,苏念念就听见她那个刻薄的声音:“你这丫头怎么毛毛躁躁的,这么急是赶着去投胎吗?”

随后她身旁的刘嬷嬷把福珠一把推了出去,到底是用了真力气的。

隔着墙苏念念就能听见福珠倒地的声音,恨意不由自主的又翻腾上来。

推开了福珠,兰姨娘穿着一件紫色大氅,手上抱着一个紫铜制的手炉故作姿态的往里面走去。

那脸上堆的笑都能有三尺深,跟刚才训斥福珠的模样判若两人。

边走边问道:“念念的身子可好些了?我早就跟你说过你身边的这个丫头不行。

做事毛毛躁躁的,怎么能伺候好主子。还是让姨娘给你挑一个可心的。”

兰姨娘自顾自的说着,刘嬷嬷更是跟在自己家似的,挪了板凳就让兰姨娘坐下,然后替兰姨娘解开大氅,沏茶,还顺手从苏念念的房间里拿了个毯子。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是她俩的地方。

冲动不是上上策,苏念念灵眸一动,压着恶心亲热的抚上兰姨娘的手。

“我知道兰姨娘都是为了我好,但我听大哥读书时常念叨什么正人先正己。意思大概是说兰姨娘想管我的丫鬟,就要先管好自己的丫鬟。

福珠毛毛躁躁的冲撞了你,刘嬷嬷在房里不问自取也是冲撞了我。由此看来刘嬷嬷这样的怎么能伺候好兰姨娘,还是换了的好。”

当即兰姨娘的脸色就黑了,但还是勉强挤出个笑脸来。两只手紧紧包裹着苏念念:“念念啊,福珠只是个粗使丫鬟,刘嬷嬷可是府里的嬷嬷,这怎么能相提并论?”

嬷嬷?说直白点她不就是个小妾的陪嫁丫头。

苏念念可不会直接揭穿她,毕竟现在还没到撕破脸皮的时候。

“兰姨娘说得对!”苏念念先是天真无邪赞同了一番,随后又为难的说道:“可是爹爹说了在府里只有我,爹爹,大哥,祖母是主子,其余的都是下人。既然是下人,就不用分高低贵贱,兰姨娘你说对吗?”

兰姨娘一口老痰卡在喉咙里,这让她怎么说?要说对的话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要是说不对的话就得罪了侯爷。这是两边不讨好。

见兰姨娘不说话,苏念念又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疑惑的问:“咦!爹爹怎么没说到兰姨娘呢?是不是爹爹把兰姨娘给忘了,兰姨娘放心,等爹爹回来的时候我一定会提醒爹爹的。”

兰姨娘的脸彻底黑了,手指都变得冰凉僵硬,眼中隐忍着怒火。

侯爷当然不会提到她,她身份再高也只是一个妾室。妾是什么?那就是奴。主家是能随意打骂发卖的。

苏念念这一下可算是打着了她的逆鳞,看着她脸色越变越黑。

她最佩服兰姨娘的地方就是她的表里不一。明明心里气的要死,说起话来还是喜气洋洋。

“这些都不重要,只有念念好起来才重要。这几日老夫人看你没过去请安,急都要急死。我这儿看你好了就安心了,回头也好给老夫人回话!”

回话?就是去告状吧。不过也不要紧,反正苏念念对她那个祖母也不抱任何希望。

想想也悲哀,她小小年纪就没有祖母的疼爱。疼爱她的娘亲也逝去了。

她的眼底闪过一丝落寞,兰姨娘还以为她害怕了,脸上划过得意之色。

假惺惺的安慰道:“老夫人也是疼你的,姨娘也会帮你。”

苏念念将计就计,扬起一张感激的笑脸:“那就谢谢兰姨娘了。”

“唉!”兰姨娘一副慈爱长辈的样子,出了门立刻就变了脸。

这个小丫头今个是怎么了?句句和她过不去。莫不是她那个大哥教唆的?看来还得加点劲。

她可不能让这个小丫头站在她的对立面。


兰姨娘一走,苏念念就嫌恶的用帕子擦着手。

现在是昭安十二年,这一年苏家军的势头大涨。爹爹和大哥在军营里忙的不可开交,很少回家。

刚开春,苏念念就被庶姐苏宁宁怂恿着去放风筝。还说什么天暖了,就不必再穿那些棉衣了,那些棉衣既厚重又不好看。

可怜她那时真是个蠢货,别人说什么她都信。结果一场倒春寒,她整整高烧了三天才醒。

之后爹爹为了回来看她一眼,抛下军中事务,赶了两个时辰的路。

算算时间,爹爹应该也接到消息往回赶了。

这时间刚刚好。苏念念也顾不上找赵大夫了,赶紧叫回在门外的福珠。

“福珠,你陪我出去走走。”

福珠一听她还要往外跑,一百个不同意。“不行,上次就是小姐你出去放风筝才病的,这次可不能出去了。”

苏念念反驳:“这次有你一定没事的,嗯?”

苏念念本就比福珠矮一截,现在仰着头看她的模样别提有多可怜了。

福珠可受不了她这样,在她眼里她家三小姐就是仙女下凡,要当成神仙一样供着的。

“走吧!”苏念念欢欢喜喜的出了院子。

不出意外的话,兰姨娘已经到老夫人跟前告状了。

再过一会儿松露院就会派人请她过去挨训。

按照前世的时间,苏蛰还没有那么早回来。所以她得先出去躲躲,拖延一下时间。而且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人此刻应该在花园里被她那个庶姐欺负。

这样权势滔天的人物她是一定要上去讨一份恩情的。

苏念念带着福珠一路往前走,隔老远就看见一个穿着黄衫的女子,气急败坏的在骂些什么。

就算只是一个背影,苏念念也能认出来这是她那个庶出的二姐——苏宁宁。她那个兰姨娘的女儿。

“二姐姐。”苏念念脸上挂着个笑脸,走上前。

“苏念念?”苏宁宁还有些奇怪,这个小丫头片子怎么这么快就好了。接着问了句:“你怎么来这儿了?”

“怎么?这花园是二姐姐自个的吗?二姐姐来的,我就来不得。”苏念念道。

苏宁宁尴尬的挤出个笑脸:“怎么会呢,我这是听说你病了。怕你来花园吹了风,病的更严重。要是这样的话,我会心疼的。”

“是吗?”苏念念装作一副天真的样子反问。“我还以为二姐姐不喜欢我了,要不然二姐姐怎么会害我生病?”

……苏宁宁的额头上划出一道道黑线。

她怎么突然聪明起来了!以前可是怎么坑,都不会发现,还会傻呵呵的跟在她后面。

“二姐姐现在是在干什么?”

苏念念的目光直接略过苏宁宁,往角落里看去。一个瘦弱的身影蜷缩在角落里,身上只穿着一个单薄的黑衣,背上还有几道血渍。

这才是她的主要目的,气气苏宁宁只是次要的。

“我……我只是在调教下人。”

苏念念步步紧逼:“二姐姐当真是在调教下人?”

对着苏念念的发问苏宁宁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人是北黎世子,当年北黎战败,北黎恒帝沈翊怯战求和,送来世子以表诚意。

后来木兰山围猎,皇上为了折辱这位北黎世子,就把他当作狩猎的彩头,沈京墨也就这样来了侯府。

这样的身份,府上没人会尊重他,可不代表她一个侯府小姐可以这样堂而皇之的责打世子。

苏宁宁胸口憋气,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她想打人,又偏偏不能在苏念念面前动手。最后只能一跺脚的走了。

苏念念狠狠的宛了一下苏宁宁的背影,随后转身轻轻走上前去,温暖小巧的手覆上角落里瘦弱的背影:“世子殿下,没事了!”

下一刻,这个身影就慢慢的转了过来。一张如刀削斧刻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只可惜长期的受虐待,让整个人都显得有一种病态的苍白。一双眸子像是受伤了的小鹿一般躲闪。

前一世昭安十八年,沈京墨返回北黎以雷霆之势逼宫造反,亲手杀了自己的叔父恒帝,登上帝位。接着屠杀朝臣百余人,亲率十万大军攻打西陵。爹爹和大哥迎战沈京墨,却因为皇帝设计兵器粮草皆无,最终走上绝路。

那次征战只月余就攻破了上京,皇帝为了苟且偷生献上降表,反被沈京墨一刀砍下了脑袋,血溅三尺。

当时她就在现场,大仇得报!只是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人推了出去。惨死在北黎军的剑下。

只要抱上了这条大腿,以后救父兄,报血仇还不是手到擒来。

“福珠,送世子殿下回去。”话音刚落,老夫人身边王嬷嬷已经到了,苏念念只得急匆匆离去。

角落里的沈京墨听见这句话,抬起头,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侯府的女人,不过都是一丘之貉。


“祖母万安!”苏念念此刻正在松露院向老夫人请安。

“安什么安?气的都要被你气死了。苏家有你这么个不孝子孙,真是家门不幸啊!”在太师椅上坐着的姚翠容露出一副狰狞相。

伸手就是一个茶杯朝苏念念砸来,那茶杯狠狠的碎在苏念念的脚边,虽没砸到,但滚烫的茶水连带着茶叶一起溅到了手上。

嫩白的手背不一会就红了起来,火辣辣的疼。

苏念念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头,扬起小脸来:“不知念念犯了什么错,让祖母给我扣了这么大的一顶帽子。”

她的眼中带着一丝倔强,这是她故意漏出来激怒姚翠容的。

姚翠容是个嫌贫爱富,爱慕虚荣的人。一向看不上苏念念的娘亲,连带着她也厌恶。再加上兰姨娘母女的挑唆,苏念念在她眼里就是个丢人现眼的存在。

“还敢顶嘴!”姚翠容手里拿着玉质拐杖不停的杵着地,像是要敲碎了一般。接着怒吼道:“你这个不孝女,跪下!”

“我不。”苏念念的满是坚定的说。

眼见着双方之间的气氛快要到了极点,兰姨娘赶紧站出来添油加醋:“念念,听你祖母的,快跪下吧。祖母也是为了好好教育你,要不以后你出了侯府,别人指不定怎么笑话你呢。”

苏念念面上生气,心里却是清明的很,兰姨娘这招可真是狠。让双方的更加火上浇油不说,还双方都不得罪。

既讨好了祖母,也在她面前展现了贤妻良母的一面,看的她都想要拍手称绝。

人家都费了这么大的心思,自己怎么好意思不接着往下走呢。

苏念念猛的一掐自己的大腿,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我没错,是祖母错了!我才不跪。”

“王嬷嬷,还愣着干什么?让这个不孝女给我跪下。”姚翠容被气的身子都在颤抖的。自家儿子这是生了个什么东西出来,小小年纪就知道忤逆长辈,这要是长大了还得了。

老夫人的话王嬷嬷都是奉若圣旨般的听着。见老夫人这般态度,她也没什么好手下留情的。直接上去压着苏念念的肩往下摁。

拉扯之间苏念念一下就跪在了碎茶杯的瓷片上,哭的更痛了。

眼下苏念念的哭喊声,老夫人的叫骂声,王嬷嬷的帮衬声融为一体。

兰姨娘可是得意极了,巴不得闹的再厉害一点。姚翠容这个老婆子伺候她这么多年,她早就烦的透透的了。苏念念这个小蹄子看见她就烦。

正好让她们这两个蠢货鹬蚌相争,她也好从中渔翁得利。等到闹的差不多了,她在出面当个和事佬,两边都得好。

“侯爷,侯爷!您慢着点儿。”外面的丫鬟急忙劝着。

苏蛰怒吼一声:“滚!”

直直的闯了进来,看见自己的宝贝闺女正跪在地上哭的跟个泪人似的。旁边还都是碎瓷片,心里心疼的不行。

“娘,您这又是干什么?念念还是个孩子,又刚刚大病初愈,您这么做合适吗?”

他这个娘真是越老越糊涂,念念和她才是真正的亲人,她的嫡亲孙女!这么做令人寒心呀。

姚翠容怎么能忍得了被自己儿子当面指责,可又不能发那么大火。毕竟现在自己的富贵生活都是他挣的,毕竟他是自己怀胎十月的亲儿子。

“什么大病初愈,香兰都去看过了,说她好的很。我看她就是装的,一连几天都没过来一次,我看她心里就是没我这个老婆子。

小小年纪就如此不孝,我还是不好好管教她,以后她到了婆家免不了要做出更出格的事,到时候我的老脸都要丢光了。”

苏念念就等着她说出这句话,小手拉着苏蛰的袖子,小声的说:“爹爹,我没有,我真的病了。”

苏蛰心里清楚当然不是她的错,赵大夫一直给他传信苏念念的情况。

接着伸手扶她,温柔的说:“爹都知道,你先起来。”

苏念念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姚翠容,苏蛰心里更不得劲了:“起来,爹给你撑腰。”

苏念念刚刚跪着还不明显,现在一起来,苏蛰就就被她膝盖上的血渍刺到了眼。

那么厚的棉裙都能渗出这么多血,她是受了多重的伤?

苏蛰把她抱到一旁的椅子上坐着。

脸色一沉,浑身都散发着冷气。他曾驰骋疆场几十年,身上的戾气本来就重,眼下这情形全都散发了出来。

在场的人,除了苏念念以外无不后背发凉,额头冒汗。

“这是谁干的?”

简短的一句话,在场的人都默默的咽了一口唾沫。

姚翠容身边的一个小丫头实在受不了苏蛰要杀人的目光,结结巴巴的说:“是…王…王嬷嬷!”

全场瞬间安静了一下。

王嬷嬷吓得腿都软了,还没来的及求饶就被苏蛰一角踹出了门外。

“你这腌臜婆子!”苏蛰这一脚还算是脚下留情,留了她一命。只是飞出了十来米。

他的掌上明珠,自己都巴不得跪着宠,这个腌臜婆子竟然敢伤了她。

在场的都是些妇道人家,哪见过这种场面,一个个都被吓的花容失色。

他也是苏蛰的一个目的,杀鸡儆猴!他就是让在场的所有人看着苏念念不是她们想欺负就欺负的。

只是他忘了一个问题,自己的宝贝闺女不会被吓着吧?一回头果然苏念念正坐在那哇哇哭着呢。

只不过她不是害怕,而是感动。她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爹爹对她的好了。

“念念别哭!”苏蛰手足无措的哄着。

苏念念收了收眼泪,挤出一个坚强的笑容。

经过这一下,姚翠容被吓的也不敢吭声了,毕竟她的儿子她了解。那就是一个纯纯的憨货。

哄好苏念念,苏蛰又把目光转向了兰姨娘:“是你跟娘说念念好着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