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蒙府赘婿

重生蒙府赘婿

小胖小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琰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霸道总裁,坐拥上亿身家,正在去参加会议的路上,哪知道再睁眼,竟然出现在了一处完全陌生的房间里!大段记忆涌入脑海,在消化完之后,他才明白,原来自己竟然穿越了!原主是战神白起的孙子,原主差一点被斩草除根。后来成为了蒙府的上门赘婿,并且断了仕途之路,才因此保住了一条命……

主角:白琰,蒙雪   更新:2022-07-16 02: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琰,蒙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蒙府赘婿》,由网络作家“小胖小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琰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霸道总裁,坐拥上亿身家,正在去参加会议的路上,哪知道再睁眼,竟然出现在了一处完全陌生的房间里!大段记忆涌入脑海,在消化完之后,他才明白,原来自己竟然穿越了!原主是战神白起的孙子,原主差一点被斩草除根。后来成为了蒙府的上门赘婿,并且断了仕途之路,才因此保住了一条命……

《重生蒙府赘婿》精彩片段

“唔!”

伴随着一阵冰冷刺骨的凉意,浑身阵阵锥心的刺痛,白琰闷哼一声,睁开了眼睛。

“老夫人,姑爷醒了!”

一旁传来恭敬的声音。

白琰抬头看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个中年汉子,可汉子穿的衣服却是让白琰一愣。

只见那粗布的衣裳,盘起的发髻,怎么都像是古代人呢?

“哼,还学会装死了,来人,继续给我打!”

忽然,又是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

白琰凝神看去,只见四面八方站满了人,都是这种古老的装束。

此刻,他正浑身湿漉漉的躺在一座古楼大殿中,冰冷冷的地面上。

外面已是深秋,还下着秋雨,冷风刺骨,古楼里,所有人都眼神冰冷,充满嘲讽的看着他。

此时说话的是一个老太太,身着华服,在这些人里面显得十分出众。

在老太太身旁还坐着一个华服中年女人,看起来陌生,但又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白琰一脸懵逼,作为华夏三大财团之首的总裁,就在两个小时前,他还在出席宴会,没想到刚出门就出了车祸。

本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还能醒来,并且看到这一幕。

就在这时,一阵剧痛袭上脑门,白琰心中一惊,刹那间,无数记忆涌现。

原来,他真的死了,而且还穿越到了先秦时期,战国末年。

他这具身体的名字叫公孙琰,乃是秦国战神公孙起,也就是白起的孙子。

白起一年前被昭襄王赐死,后人差点被斩草除根。

若不是蒙骜为了救他,特意让他入赘蒙府,娶了自己的孙女,成了蒙府的姑爷,以此庇佑。

因为此事,还曾激怒昭襄王,为了避免昭襄王猜忌,蒙骜断了公孙琰的仕途之路,更是带着公孙琰的老丈人蒙武开始为秦国四处征战,这一年多来,基本上就没回过家。

蒙武对公孙琰倒是不错,可他不在家,面对公孙琰这样一个断了仕途,没有未来的姑爷,谁能看得上眼?

一年多了,公孙琰连妻子蒙雪的手都没碰过就算了,府里面随便一个下人都不把他当人看。

终于,公孙琰怒了,强行对蒙雪动手,没想到竟然被老夫人和丈母娘家法伺候,打得遍体鳞伤,气愤难忍,当场死亡。

再后来,他就穿越过来,重新活了。

晃了晃脑袋,白琰强忍着剧痛爬起身来,看着面前说话的老太太,眼中闪过一抹阴沉。

那老太太,正是蒙骜的夫人。旁边那中年妇人,则是他的丈母娘,大秦昭襄王的女儿,嬴萍。

“好刻薄的女人!”

接受到这些记忆,白琰看向自己这丈母娘和老太太的眼神,逐渐冰冷。

自己都这样了,这老太太竟然还让人继续对自己动刑,简直岂有此理。

随着老太太开口,那些下人面面相觑,刚才他们可是探查过了,这姑爷都断气了。

这一盆凉水泼下去,好不容易醒来,这要真打死了怎么跟老将军交代?

虽然这些下人都看不起白琰,但也不敢把他打死。

届时激怒老将军,那后果谁也承受不起!

“放肆!你个废物,谁让你在家中抬头的?!给我低下头!”

没等那些下人动手,嬴萍便一声怒吼。

不知为何,这一刻对上白琰的眼神,他竟有种心颤的感觉。

那冰冷的眼神,就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上位者俯视下人。

这种眼神,向来都是都是她嬴萍看别人的目光,什么时候开始,有人敢这么看自己?

何况还是这个废物赘婿?!

这不由让她大怒。

“废物?”

白琰喃喃自语,冷笑道:“好大的官威,好大的气势,长公主不愧是长公主,看来我大秦的国法也约束不了长公主啊!”

这话一出,全场都是一愣,所有人都一脸懵逼的看着白琰。

“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这公孙琰好大的胆子,竟敢这么跟长公主说话?”

“疯了疯了,一定是疯了!此前公孙琰,连一个下人都不敢招惹,什么时候敢这么狂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白琰,暗暗咋舌。

殊不知,此刻的白琰,早已经不是他们印象中的公孙琰。

作为华夏三大财团之首的总裁,他就是皇帝一样的人物,岂能任人欺凌?

“你大胆!”

嬴萍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你大胆!”

然而,白琰直接一声怒斥回去:“大秦铁律,废除私刑!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当年惠文王私刑犯法,尚且被流放十余载!”

“今日,到底是这蒙府的声望盖过了惠文王,还是你长公主的身份,比惠文王更高,竟敢在我大秦动用私刑?”

这一声吼,振聋发聩,更是让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

前面,老夫人脸色一变。

长公主伸手指着白琰,身子颤抖,却是被怼得说不出反驳的话!


昏暗的大殿中,灯火摇曳。

看着瞬间寂静下来的大殿,白琰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但他已经看清楚自己此刻的状况,可谓危机四伏。

在外,是昭襄王随时都可能要了他的命,一旦脱离蒙府的庇佑,他就是死路一条。

在内,这一家子除了蒙骜,谁都看他不爽。

而眼前的形式,若是他再没一点反应,怕是还得被打死一次。

此时,他虽没有任何的依仗,但他了解历史,只能暂时搬出大秦的律法。

作为一个大财团的总裁,吃的就是钻各种空子的饭,对于律法,对于各种环境的利用,他早已超凡入圣。

瞧这些人目瞪口呆的表情,明显已经被他镇住,这让他不由暗暗庆幸!

“你……你好大的胆子!”

“公孙琰,你不过是一个没有未来的卑贱商人,你竟敢这般跟我说话!”

长公主指着白琰许久,方才声音颤抖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商人卑贱?”

白琰眼神一凝,没错,他是一个商人。

公孙一脉,如今除了他之外,还剩他整日以泪洗面的母亲,还有一个从小体弱多病的妹妹。

当初,蒙骜断了他的仕途之路后,给了他母子三人一间酒楼,从此做一家平头老百姓。

奈何白起生前得罪的人太多,即便白琰已经如此,可还有人不断排挤,不给活路。

所以说,现在的白琰一家,还真是商人。

在这士农工商,列国都在贬低商人,鼓励农耕的时代,商人的确卑贱。

正是因为如此,这蒙家的人看白琰更加不满了,只觉一个卑贱,而且是小得不能再小的贱商,没有未来,怎么能配得上家里的掌上明珠?

可商人卑贱四个字,在这个时代,别人眼里是如此,但在他白琰眼中,又岂能认同?

“好一个商人卑贱,尔等不就是觉得我一个小小商人,配不上你蒙家大小姐吗?!”

“所为百年看遍沧海桑田,三年之内,我定要你蒙家刮目相看。届时,我倒要看看是商人配不上你蒙家,还是你蒙家高攀我这个商人!”

白琰冷笑,作为二十一世纪,华夏三大无上财团之首的总裁,他一句话就足以决定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

在他面前,谁敢说商人卑贱?

因此,这番话,白琰说的森然,气势十足,再次让所有人一愣。

什么时候开始,这卑微的姑爷也敢这般自信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轻响。

众人连忙转头看去,只见一詹烛灯摇曳,一个绝美的少女,手中托盘落地,呆呆的看着这里面。

“小姐?”

一众仆人赶忙叫道。

“雪儿,瞧瞧你这不知天高的丈夫!”

长公主看向来人,咬牙切齿。

“造孽啊,我蒙家,怎么就会收了这样一个不知好歹的废物!”

老太太此刻也反应过来,绝望的闭上眼睛。

在她看来,老将军对白琰已经仁至义尽,白琰能活着就该感恩戴德,如今竟敢这般狂妄,简直放肆至极!

白琰也转头看了出去,看向自己这名义上的妻子。

蒙雪很美,人如其名,肌肤如雪,绝色无双。

此刻,她也看着白琰,目光复杂,更略带一丝愤怒。

虽然对于嫁给白琰之事,她一直都很不满,可她心地善良,这么久,除了没履行自己妻子的义务,和白琰很少接触之外,也从来没伤害过白琰。

今日白琰强行对她动手,惊动了家里人,因此被毒打。

她听说白琰被打得特别严重,心生不忍,带上一些伤药,就要来为白琰求情。

结果刚到门外,就听到白琰各种大放厥词,竟敢这般呵斥自己的母亲,还这般不知天高地厚。

她有些失望,以前只当白琰卑微,没想到白琰还有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

“娘,奶奶,放过他吧!”

“他毕竟是雪儿的丈夫,岂能这般对待?”

深深看了白琰一眼,蒙雪转头,进入大殿,看向自己的母亲和老太太,柔声说道。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都是一脸惋惜。

这么好的小姐,怎么能让这样一个废物糟蹋了?

老将军真是害了小姐啊!

白琰目光一闪,倒是没有想到,这蒙雪竟然在为自己说话?


“公孙琰,回院子吧,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再给我一些时间!”

就在这时,蒙雪又转头看向白琰,语气带着些许无奈,更多的还是痛苦。

白琰心中一颤,刚才他还对这蒙家的人感到恶心至极,然,蒙雪这两句话,却让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其实细细想来,这事也确实不能怪蒙雪。

自古以来,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尤其是蒙府这样的大家族,什么时候轮得到她自己做主?

蒙雪作为蒙家的掌上明珠,被强行安排了这样的婚事,其实苦的还是她自己。

如今,她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她还需要时间来适应。

这已经是她这个蒙府掌上明珠最大的让步!

然而,这种近乎施舍的方式却不是白琰想要的。

“不必了,老爷子对白琰一片苦心,白琰铭记于心!”

“蒙雪,你我婚事,我知你心有不甘,今日之事,也确实是我莽撞了。你放心,从今日起,我白琰绝不会再做出那等伤你之事!”

“不过,我此时心很乱,我出去走走,静一静!”

白琰微微摇头,面对这个女人的善良,他说不出什么重话。

他想出去走走,好好想想以后的路。

而且历史上,蒙家日后的结局比公孙一脉还惨,他必须早点想办法强大起来,否则,岂能报答老爷子的护佑之恩,还有这女人的善良之情?

说话间,他拱了拱手,却不由牵动背上伤势传来剧痛,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却是再不迟疑,径直转身离去。

众人皱眉,十分不满。

几个意思?

这姑爷是耍小脾气呢?

简直岂有此理!

“你站……”

老太太很不高兴白琰的态度,张嘴就要呵斥。

却在这时,蒙雪微微摇头,打断了老太太,道:“奶奶,让他去吧!雪儿也想安静一下。”

这话一出,老太太也无言反对了。

虽说一家子都厌恶白琰,但说到底还是为蒙雪感到不值,可蒙雪都怎么说了,她又怎好当着蒙雪的面再多说?

“哎!”

老太太叹息一声,转头看向一旁不说话了。

见状,蒙雪扭头看着脚步趔趄,慢慢远去的白琰,突然叫道:“等等!”

白琰脚下一顿,蒙雪捡起地上药瓶,上前递出,道:“回酒楼看看吧,让你娘为你上点药!”

白琰心中一暖,这女人还真是善良啊!

白琰从来没有吃软饭的想法,还想着早日强大起来,脱离蒙家,以后有机会再报恩呢。

可现在,真让他甩了这个女人,他做得到吗?

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被命运捉弄的可怜人而已!

“多谢,在家里等我!”

白琰抬头,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他自己都没想到的话。

话一说出,他就愣住了,不由暗暗苦笑,转身离去!

他却没有注意到,他这句话说出,蒙雪也是娇躯一颤。

从前的公孙琰,虽然也对她温柔,但更多的是一种卑微的恭敬,完全没有白琰此刻这平等的温柔,这让她竟然有种莫名的感觉!

她抬头,目光幽幽的望着白琰离去的背影,久久不曾回眸!。

……

黑暗的街道上,白琰脚步趔趄,一身早已湿透,加上深秋的寒风,终究让他止不住浑身瑟瑟发抖。

他现在无路可走,只能按照脑海中的记忆,朝着蒙骜为他家开的酒楼走去。

此时已是深夜,咸阳城早已宵禁,古人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这个时候,很多都已经歇息。

不过,当白琰赶到酒楼时,却见酒楼中还有灯火摇曳,母亲羋氏,还有妹妹公孙玉儿依旧在酒楼中忙活。

只是她们并没有准备第二天的生意,而是弄了一大堆的竹子,正在编制竹简。

竹简,又称书简,乃是这个时代最暴利的产品,和官盐一样,都被官府垄断。

官盐还好,虽然贵,但百姓也离不开,怎么着也得弄一点吃着。

可竹简不一样,一般百姓根本买不起,其买主,基本上都是天下士子。

套用后世的话,就是那些高端人群,非富即贵!

通过记忆,白琰知道酒楼被人针对,一直生意惨淡,却也没有想到,竟然惨淡到还要另谋生路的程度。

不过这百姓编制竹简可是犯法的,母亲和妹妹竟然敢私自编制,看来这背后应该有贵人照顾。

这让白琰忍不住又想起了蒙骜,这恐怕又是蒙骜的杰作!

虎落平阳!

曾几何时,公孙一脉,天下谁敢不服?

没想到如今,竟然落魄至此。

白琰叹息一声,正要穿过街道,走进酒楼。

却在这时,街道上,一群十几人走了过来,直接闯入酒楼中。

“哟,夫人,都这个时候了还在忙呢?”

只见人群中,一个长相颇为丑陋的青年男子走出,满是嘲讽的说道。

白琰眼神一凝,目光冰冷。

这些人明显来者不善啊!

果然,酒楼里的母亲和妹妹看到来人,顿时脸色一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