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我的冷艳女总裁

我的冷艳女总裁

荻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羽云洲是战场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兵王,当他为了昔日战友的一句承诺,甘愿卸下满身戎装重返都市,化身美女总裁叶慕青身边的小保安。初入都市之时,所有人都以为他不过是个地位低微的保安,甚至还有人对他恶语相向,殊不知他本是满身荣耀的兵王,且看他如何在风起云涌的都市为了保护战友妹妹叶慕青创造一个又一个属于他的人生传奇!

主角:羽云洲,叶慕青   更新:2022-07-16 02: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羽云洲,叶慕青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的冷艳女总裁》,由网络作家“荻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羽云洲是战场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兵王,当他为了昔日战友的一句承诺,甘愿卸下满身戎装重返都市,化身美女总裁叶慕青身边的小保安。初入都市之时,所有人都以为他不过是个地位低微的保安,甚至还有人对他恶语相向,殊不知他本是满身荣耀的兵王,且看他如何在风起云涌的都市为了保护战友妹妹叶慕青创造一个又一个属于他的人生传奇!

《我的冷艳女总裁》精彩片段

南江市,开元国际大厦。

“我是大罗山伏虎门首席大弟子,神功盖世!”

“我是退役兵王,特种部队龙牙中的翘楚,威震北疆!”

“我是生死拳南江擂台拳王,曾创纪录二十五战不败!”

......

四个应聘者中,三人口若悬河,述说着自己的厉害。

坐在他们对面的,正是本次招聘的主管,开元国际集团美女总裁叶慕青。

此刻,这位冰山美女总裁有些犹豫不定。

她想要最可靠的保镖,可这几人,到底选谁呢?

这时候,叶慕青的秘书,有着一双大眼睛的姚梦琪,盯着第四个应聘者,问道:“你呢?你怎么不介绍一下自己?”

那个人留着个寸头,穿着迷彩服,一脸帅气。他抬起头,笑道:“我是个退役军人,我叫羽云洲。”

没有下文了。

姚梦琪奇怪了:“就这样?没了?”

其他人都有着显赫的来历,你就一句退役军人就完事了?

“退役前干嘛的?”叶慕青问道。

“呃,我是炊事班的,没他们厉害。”羽云洲一摊手。

“哈!”其余三人几乎同时发出笑声。

那是嘲笑的声音。

“哦,就是那背黑锅的炊事班,是吧?懂,大家都懂!”大罗山高手嘲讽道。

羽云洲一脸正色地道:“请尊重一下我们火头军。我们也为守卫边疆做过贡献的。”又引起了其他人的哄笑。

招聘现场变成了笑场,叶慕青有些恼火地白了羽云洲一眼,道:

“好了,安静!接下来,你们捉对厮杀,最后胜出者获得聘任。明白了么?”

众人齐声应是,那龙牙兵王动作很快,站起来冲着羽云洲道:

“喂,小子,赶紧滚回去挥烧火棍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你现在的对手,是我!看我十秒内,将你干掉!”

这一说,旁边两人心里一“咯噔”,这小子太精明了,居然第一时间挑了个软柿子。

羽云洲还没有答应,突然大门“蓬”的一声,被推开了。

随即有人道:“哈哈,慕青啊,你想要找保镖,怎么不问过我呢?我可是有好人选推荐给你呢。”

这走进来的两人,一个公子哥儿,一个像是健壮的保镖。这公子哥,赫然正是南江四大家族之一何家的二公子何乐迭。

叶慕青冷冷地道:“何公子,我公司里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却只见何乐迭笑道:

“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空手道黑带九段高手,查大鹏。来,大鹏,跟这几位应聘者切磋切磋,让他们尝尝空手道的厉害!”

“你们,一起上吧!”查大鹏瞟了他们一眼,满脸的不屑,道。

几个人顿时被气坏了。

大罗山高手率先冲了过来:“混账东西,看我的二十八路伏虎拳!”说着,一记“黑虎掏心”使出。

然而,招式才刚刚使出,那查大鹏侧身一闪,一记勾拳,“砰”一声,正中高手的下巴。

高手整个人被打得飞了起来,那下巴......

碎了!

这一情形,让在场的人全都惊愕了。这么牛逼的下山高手,怎么就不堪一击了?

生死拳王怒吼一声,冲了过来,但随即便被查大鹏撂翻了。

查大鹏气势大盛,冲过来,举着沙包大的拳头,便要砸向龙牙兵王了。

关键时刻,兵王吓得猛地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大声喊道:“投,投降!我,我认输!”

叶慕青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何乐迭笑道:“慕青啊,这便是你找来的高手保镖?那也太逊了吧?”

然后又道:“不过那也不怪你,你涉世未深呢。去吧,大鹏,从今日起,你就是慕青的贴身保镖,帮我好好保护她。”

突然看到那边有人举起手来:“喂,等等,我还没比呢,这场招聘,就结束了?”

何乐迭大笑。其他人也鄙夷地看着他。你眼瞎了?这三个人都不是他一合之敌,你一炊事班军人,背黑锅的家伙,还敢来掺和?

只听到查大鹏鄙夷道:“废物!我一根手指搓死你!”

叶慕青此时也脸笼寒霜,说心里话,哪怕是身处危险,她也不希望何乐迭来插手此事。

可要说将希望寄托于这个火头军的身上,那可就太扯淡了。

她挥了挥手,道:“够了!你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出门左拐,不送!”

对这批应聘者,叶慕青已经彻底死心了。

何乐迭笑了:“对啊,这种废物,早就该扫地出门了!”

羽云洲也笑了,对何乐迭道:“废物说谁啊?”

“废物说你——”

何乐迭随口说道,但很快他意识到,这特么的就是个坑啊。这废物,居然还敢坑自己?

当下,不禁暴怒异常:“查大鹏,给我狠狠地揍!不把这家伙揍得生活不能自理,我这何乐迭的名字,就给他倒过来写!”

查大鹏此时劈腿、挥拳,带着强劲的风,猛地狂冲过来了。

他的攻势相当凌厉,将空手道的极致杀着,发挥到淋漓尽致。

何乐迭冷笑,他能想象得到,羽云洲等下被打得不像人形,生活不能自理的模样了......

然而,下一刻,羽云洲往后退了一步,随即一个旋身侧踢。

“蓬”的一声,查大鹏整个人飞了起来,直接砸在了对面的墙壁上。

滑落下来,墙壁上留下了一道鲜红的血痕。

何乐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羽云洲慢慢地走过来,轻拍着何乐迭的脸,笑呵呵地道:

“哟,你的名字要倒过来写是吗?记住了,你以后名字就叫做跌落河啦!跌先生!”

这打脸的动作,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何乐迭差点要被气疯了。

但面对沙包大的拳头,他还有什么说的?只能悻悻地离开了。

羽云洲道:“叶总,现在,我的工作,是不是就成了?”

叶慕青:“......”

敢情你这小子,刚刚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啊。

“你到底是什么人?”连姚梦琪也好奇了。

“我?炊事班的炊事员啊,我最擅长煮猪食了,你要不要试试?”

“切!”姚梦琪当然不信这个邪。

叶慕青道:“羽先生,恭喜你过关了!梦琪,你带他下去签约吧。”

“是!”

在离开办公室门的时候,羽云洲回头看了看冰山总裁,心中默道:

“慕雄兄,你放心吧!虽然你死了,可你的妹妹,就是我妹妹。我一定会代你好好照顾她的。”


叶慕青跟羽云洲签下的,是二十四小时贴身保镖的合同。

因此,在下班后,羽云洲跟着叶慕青到了地下停车场。

“会开车么?”叶慕青问道。

羽云洲耸耸肩,道:“简单。在部队里,我连坦克都开过。”

说着,熟练地上了车,打着了火。

叶慕青揶揄道:“你不是炊事班喂猪的么?”

羽云洲道:“偷偷开的。”

叶慕青嗤之以鼻,我信你个鬼啊,你这糟老头子坏得很......

叶慕青的座驾,是一辆兰博基尼,可在羽云洲的操纵下,车子跟游鱼一般,在城市繁忙的道路上,极速地前进着。

很快,“哧”的一声,车子停在了叶慕青的住处:南江美墅。

羽云洲跟随着叶慕青进入别墅内,这里,果然是富丽堂皇,美不胜收。

叶慕青淡淡地道:“你现在是我的贴身保镖,需要二十四小时候命。不过,我们终究性别不同,男女授受不亲,因此,你的活动范围,只能限定在一楼。喏,那边的佣人房,就是你的了!”

没想到羽云洲摇了摇头,道:“那可不行。”

“为什么?”叶慕青瞪了他一眼。

“我需要住在你隔壁,这样,一旦出现情况,我可以最快速度赶到。”

他说得很有道理,可叶慕青始终在摇头。

她似乎在忌讳着什么。

没等她说什么,羽云洲居然直接一个箭步,冲上了二楼。

“啊,你等等——”叶慕青急了,在后面大声喊道。

羽云洲听到二楼有动静,出于谨慎起见,放心不下,冲了上来。

没想到,这才上了二楼,却听到有人说了一句:“慕青,你回来了......”

随即,“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原来,从卫生间里,正走出一个刚洗完澡的美女。

这美女本来用大浴巾包裹着身子,不过,因为头发滴着水,她便一边走,一边用浴巾的尾端拭擦着头上的水珠。

于是,在惊鸿一瞥之间,羽云洲居然看到了一个美人......

那女子惊叫一声,惊怒交加,随即一个飞踢,竟然直踢过来。

这一脚,蕴含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

不过,羽云洲可不是善类,他侧身让过,随即伸手一抓,抓住了那女子的脚踝,伸手一拉。

“啪嗒”一声,女子差点就应声倒地。

也幸亏她的动作极快,伸手往地上一按,另一只脚连环踢出,硬是逼得羽云洲松开了手。

女子翻身重新站立在地,可显得特别狼狈,特别是那大浴巾,差点都落在腰部了。

她用双手死死抓起那大浴袍,才避免窘态大作。但很显然,刚刚那么大的动作幅度,好身材,都已经被人尽收眼底了。

“怜星!怜星!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看到羽云洲冲上来,叶慕青便知道大事不妙,马上也跟着上来了。

那女子名叫陈依依,是叶慕青的闺蜜,与她同住在一起的,此时不禁跺了跺脚,道:“慕青姐,这混蛋偷看我,你等着,我这就拿枪来崩了他的脑袋!”

说着,转身回房,似乎真的想去拿枪。

我去,这女人,什么身份来着?居然还有枪?

羽云洲正纳闷儿,叶慕青赶紧说道:“误会,都是误会!羽云洲,他是我新聘请的保镖!”

“保镖?确定不是流氓?呸!”陈依依怒道。

“流氓说谁?”说话又带坑。

“流氓说你!”

“哈!”

“好啊,你这混蛋,坑我!”两人又争吵起来了。

看着这一情景,叶慕青感到脑壳疼。

随后,陈依依回房间,换好衣服出来。羽云洲一看,啧啧,美人新浴,果然是与众不同,特别是那魔鬼的身材,令人看着不禁脸烫。

“臭流氓,我可告诉你,二楼是我和慕青姐的地盘,你可半步都不能迈进来。”陈依依凶狠地道,“要是左脚迈上来,砍你的左脚;右脚迈上来,砍你的右脚!”

羽云洲呸了一声,道:“我偏要两只脚都迈上来,气死你!哼!”

他还故意地跳啊跳的,随即,他的目光望向了阳台那边,发出了“咦”的声音。

这二楼的阳台上,晾着两个美女的衣物,其中不乏一些贴身衣物。

本来,以她们的财力,烘干机什么的一应俱全,是不必晾晒衣服的,不过,叶慕青的习惯较为独特,她说衣物要晒过,才能更好地消毒,而且“有阳光的味道”。

羽云洲瞄了一会儿,手突然伸向一件贴身的衣服。

陈依依一看,不禁大喊道:“靠,你该不会是个变态佬吧?”

眼看着慕青姐的贴身衣服,落在这个猥琐的男人手中,她便忍不住有种作呕的感觉。

心里不断地咒骂着:这个死变态,臭变态,我要诅咒你上街被车撞,送医院救护车被堵,灵车也翻掉,骨灰撒得满大街都是......

叶慕青也不禁脸色大变,冷冷地喝道:“滚,给我马上滚!”

没想到,羽云洲将手伸到她们面前,摊开,淡淡地说:“看,这是什么?”

“咦?”只见他的掌心中有一粒细小的东西,这东西比米粒还小,要不是仔细看,还真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种特制的跟踪定位器。藏在你的贴身衣物上,你无从发现,但所有的行踪,却全都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

“......”叶慕青顿时脸上一红。

幸好这只是定位器,要是摄像机,那岂不是啥也曝光了?

陈依依却吵嚷起来:“谁知道这是不是你栽赃的?目的是为了掩饰你的恶心行为!”

羽云洲也不搭理他,径直往边上的一间房走进去,把门打开,看了看那偌大的落地窗,转头问道:“叶总,这房间是你的?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可千万别站在窗前!”

陈依依“嘁”的一声,道:“站在窗前?那关什么事啊?我偏偏要站给你看看!”

说着,还真的就跑过去站在窗前了。

“小心!”羽云洲在后面猛地大喊了一声。


他这么一说,身随声动,一个鱼跃龙门之势扑过去,将陈依依扑倒在地。

这么一扑,他的整个身子都压在陈依依的身上,惹起了充满暧昧的遐思。

陈依依气急败坏:“流氓,你这混蛋!”

抬手便想给对方来一记耳光。

可话音未落,只听到旁边“咻咻”几声,落地玻璃被接连击破,子弹穿射过来,落在她刚刚站立的地方。

这一下,可把两个女子给吓得花容失色。

羽云洲低声喝道:“蹲下!别声张!”叶慕青也吓得赶紧蹲了下来。

随后,又是接连的几枪。可幸运的是,他们躲闪及时,并没有受到伤害。

大约过了两分钟,四周沉寂下来了。

羽云洲松开陈依依,抬起头,瞄着对面大楼:“你真的有枪?”

陈依依一愣,随即道:“有!”

“那好,这里就交给你了。”说着,羽云洲一个转身,消失在房间里了。

看他的样子,是想去收拾那狙击手。

可对面自上而下射击,狙击手所在的地方,起码也有七八层楼高吧?这家伙要赶过去,黄瓜菜都凉了呢。

叶慕青心中惊忧交集,陈依依迅速从房间里拿到了枪,护在叶慕青身前,道:“慕青姐,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此时商城大厦八楼803,一个白人男子将狙击枪收回去,拆掉,装好,然后以极快的动作,离开了房间。

一击不中即遁走,这是他们做杀手的第一原则。

不过,他的动作虽快,可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迎面而来的,居然就是沙包大的拳头。

“蓬”一声,白人男子被揍得眼角都肿了。

整个人往后摔了一跤。

眼前是个穿着一身迷彩的男子,带着几分戏谑看着他。

他咬了咬牙,怒道:“你特么是谁啊?”

羽云洲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鬼星团?是迪马斯古的人?”

鬼星团是西方黑暗界赫赫有名的杀手集团,他们的人居然也来了大夏,看来,叶慕青招惹的麻烦,并不少啊。

那人一听,顿时一愣:“你是谁?知道我是迪马斯古大人的人,还敢放肆?”

迪马斯古是黑暗界十二天杀之一的“巨蟹座”,在西方黑暗界,是排名前十二的存在,也难怪这人有如此的自信。

却没想到羽云洲冷笑一声,道:“我是谁,暂时还是不说为好,要不然,接下来的战斗,可就没意思了。”

“装模作样!”

白人男子刚被打了一拳,可在他看来,这家伙也就是趁人不备而已。

来吧,让你们这些劣等的东方人,看看我鬼星团的力量。

他怒吼一声,猛扑过来。

不得不说,这白人男子的实力还是挺强的,起码,比起空手道黑带的查大鹏,还得强上不少。

不过,也仅止如此而已。

面对着白人男子的攻击,羽云洲往侧旁里一闪,随即一个标志性的旋身侧踢。

男子腰眼间直接被踢了一脚,身子倒飞出去。

男子痛得大叫一声,一个翻身下地,脚步一个踉跄,坐倒在地上。

羽云洲慢慢地走了过来。

白人男子惊慌地道:“你,你不要过来......”

羽云洲的步伐,没有丝毫减缓的意思。

可就在此时,白人男子隐藏着的左手突然伸出来,手里拿着一支唇膏。

是唇膏枪。

一转动,“砰”一声,子弹疾射过来。

如此近的距离,如此突发的攻击,要换了一般的高手,也会当场殒命在场。

可羽云洲早就预料到似的,他动作极快,几乎就在枪响的同时,他已经一闪身,躲过了这一枪。

在下一刻,白人男子感觉背后一阵冰凉。

一把匕首从后刺入,在胸前凸现出来。

鲜血飞溅!

白人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挣扎着说道:“你是......天,天......”

但他最后啥也没说成,脑袋一歪,死了。

羽云洲闷哼一声,冷笑:“敢在我羽天机面前捣鬼,你还嫩着呢。”

随后,他拨通了个电话:“清道夫?”

“啥事?”

“商城大厦八楼803,有件货物,你处理一下。”

“好。”

羽云洲将尸体拖到803房,随即消失在商城大厦。至于后续的,包括地上的血迹,那具尸体,以及白人留下来的那些东西,都会有人专门处理的。

这个人,在世界上永远消失了。

羽云洲回到别墅那边,脸上又浮现出那玩世不恭的微笑来了。

“事情怎么样了?”陈依依问道。

“搞定了。”

“怎么搞定?人没抓到?”

“杀了。”

“呸!瞎扯淡!”陈依依当然不相信这个家伙,随随便便就将人给杀掉。

羽云洲一摊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怎么这世界上,做个老实人,就那么难呢?”

叶慕青也不相信羽云洲杀了人,不过,从今天的表现来看,这个自称炊事班出身的家伙,表现还挺不错。

她点了点头,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下楼休息吧!”

羽云洲却道:“不行,我要留在二楼。”

“二楼有我们这两大美女,留你这头狼在这里,我们会有危险。”陈依依两眼一瞪,道。

羽云洲道:“无可否认,这里是有一个美女和一头狼在,但我作为美女总裁的保镖,需要给雇主提供最贴身的保护,我可不能离开太远。”

陈依依被气坏了。

叶慕青也不禁莞尔,这个陈依依,平日里一副母老虎似的,这会儿,总算是遇到对手了。

她沉吟了一下,道:“算了,既然你坚持,今晚你暂时住在书房吧。”

陈依依一听,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不过,她也知道叶慕青说一不二,也就不再吭声了。

等到叶慕青离开后,羽云洲向陈依依努了努嘴,道:“喂,你知道叶美女为啥会被人盯上么?”

“哟,你这是在求我?”陈依依总算找到了报复的机会,忍不住眉开眼笑。

“你要搞清楚,我这是为了你朋友的安全。”

“那你是不是求我呢?求我,要有求人的态度才行。”陈依依嘿然道。

“那当我没说过,呵呵!”羽云洲说着,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陈依依顿时愣住了。

这小子,怎么不按常规出牌啊?

你不是该低声下气,求一下姑奶奶嘛?

怎么就走了?

真是岂有此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