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药王仙医

药王仙医

蓝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当年江云的父亲是村支书,因为有些权利,所以想要巴结的人不下少数。也正因此,李家主动上门提亲,江云定下了与李家女儿的亲事。后来父亲为了救准岳父溺水而亡,江家失了权势,准岳父忘恩负义,竟然把女儿转嫁给了县长家的残疾少爷!江云上门讨要说法不成,反而被赶了出去。意外中,落魄青年拜师万年参王,获得了无上仙法,自此走上了一条逆袭之路……

主角:江云,叶晴雪   更新:2022-07-16 03: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云,叶晴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药王仙医》,由网络作家“蓝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年江云的父亲是村支书,因为有些权利,所以想要巴结的人不下少数。也正因此,李家主动上门提亲,江云定下了与李家女儿的亲事。后来父亲为了救准岳父溺水而亡,江家失了权势,准岳父忘恩负义,竟然把女儿转嫁给了县长家的残疾少爷!江云上门讨要说法不成,反而被赶了出去。意外中,落魄青年拜师万年参王,获得了无上仙法,自此走上了一条逆袭之路……

《药王仙医》精彩片段

“滚!快滚出去!”

江云背着瞎眼的老母亲被村长李财从村支部推了出去,连着行李一起丢了出来。

“李财!你还是个人吗?你的命可是我爹救的!”

江云怒视着对方,他爹是大水村的老村长,李财就是他爹一手提拔上来的,那年发大水,也是他爹拿命将李财救了回来。

“我不听你废话,背着你那瞎妈,赶紧滚出去!”

李财毫无感情的说道,大恩似乎没有,如对大仇!

江云攥起拳头,死死的咬着牙,盯着李财。

刘桂兰感觉到江云肩膀上的肌肉绷得很紧,怕江云因为她跟李财发生矛盾,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云!人家不待见咱们,咱们就走吧。”

江云死死的盯着李财,开口道,“李财!你这么喜欢卖女儿?就心甘情愿把女儿嫁给那个残废?”

“小崽子!你找死!”

李财听到江云的话,瞬间暴怒,这是他的禁忌。

镇长之所以能带重礼亲自上门提亲,是因为镇长的儿子是个瘫痪,下半身完全无法动弹。

而李财之所以同意,自然是能借助这亲事高升,就仿佛当年让李莉和江云订婚一般!

“算了,父亲。”

李莉出现在一旁说道,看了一眼江云,厌恶道,“你快点离开吧。”

没用的垃圾,就改滚远点!

当年和江云这个废物订婚,是为了让父亲借助老村长亲家的名声当选村长,现在的江云对比镇长的儿子,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了。

“你是...李莉吗?孩子,你真的要跟江云退婚?”

江母无法置信的问道。

李莉闻言,冷笑一声,“当年就是一个错误,现在是及时止损,他,以前配不上我,现在更配不上我!”

“李莉!做人得凭良心啊!云儿在你们李家,什么脏活累活都干,他啥时候说过一个不字!”

江母不敢相信李莉如此绝情,开口质问道。

江云咬着牙,手紧紧握着,看着李莉父女,心在滴血。

几年任劳任怨,换来的竟是忘恩负义,他如何接受!?

只是任凭如何言语,李莉父女,不过是冷笑,仿佛再说,你们连回答,都不配!

“儿啊!妈对不起你,也替你爹道歉,没能帮你挣够钱。”

江母自责的嘟囔了起来,眼底渐渐湿润。

“娘!您不要这样,这样的女人不值得,我们江家不要!”

“行了,别废话了,快滚吧!”

李财有些不耐烦,村支部在村子的中心,很多村民都会路过这里,而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十几个人了。

“小财,大江活着的时候对你不薄吧?你让这娘俩去哪里?你赶他们出去,不是要他们的命吗!”

“三叔,您看您这话说的,我当然有安排。后山,我把后山他爹以前开的那十亩荒地,都给他了!”

一位村里的长辈看不下去了,想要帮江云母女在争取一下,可听完李财的话,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那是一块废地啊,什么都种不出来,除了草,什么都不长。

而且后山上可是野猪泛滥,经常有人在路过后山时听到狼叫,这十亩地可正是在大山后山边上。

“姓李的!你他妈给老子等着,风水轮流转,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说完,江云便背着他离开了。

李财将围观的众人驱散,盯着江云离开的方向眼神阴神,风水轮流转?

他倒要看看,这废物,如何翻身!


“小云!”

江云正走着,一个女声突然想起,叫住了他。

是他的表姐,刘余芳前些年嫁到了城里,她跟江母关系很好,几乎每个月两人都要煲电话粥。

可是由于工作太忙,芳姐很少没有回来。

看着刘余芳满脸憔悴,眼眶有些微红的样子,江云关切的问道,“芳姐?你怎么回来了?”

“哎,你姐夫...你姐夫他...”

“我姐夫怎么了?”

“他已经有两个月没回来了...,我报了警,公司也在找他,可是依旧没有一点消息。”

江云回忆着姐夫的模样,每次她来看江母,姐夫都跟着。那老实憨厚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不着家的人。

“唉,苦命的娃子们啊。”

江母叹了口气,不知道说的是刘余芳还是江云。

“你们是怎么回事啊?”

刘余芳看着江云母子二人奇怪的说道。

刘桂兰叹了一口气,把刚才发生事情,说了一遍,让刘余芳的眼睛,又红了。

“这是要逼死你们啊。”

刘余芳狠声道,太狠毒了,没有江云母子,哪有李财家今日?

“小姨,要不你和小云去我家挤挤?正好我家空着也是空着,你们来还能热闹些。”

“不了,就不给你添麻烦了,我一个瞎子,到了你那也是累赘。”

刘余芳还想说什么,不过却被江母制止了。

虽然她看不见,不过她已经猜到刘余芳要说什么了,见状,刘余芳只能叹了一口气。

江云带着两个人来到后山脚下一块很宽敞的空地,道:“就这里吧!以后这就是我们家了!”

江云强硬的笑了笑,透露出了一抹心酸,抬头看了看天夕阳微垂,时候不早了。

“表姐,你照顾一下我娘,我去准备搭帐篷的材料。”

说着,他便拿着斧子,上山去了。

江云除了去找木材,也想顺便探探路。

深山老林之中,可是有着宝贝人参,这原本是江云偶然发现之后,一直想隐藏到结婚之后和李莉一起发家的秘密。

可现在,这变成了江云想要翻身的关键!

把母亲托付给表姐后,江云安心前往后山。

大水村的后山,又叫药王山。

与其说是一座山,不如说是一个小山脉,传说中,药王孙思邈曾经游方到此,在这大山深处发现一株近万年份的人参而得名。

江云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远处,一道闪电滑落。

“轰隆!咔嚓!”

一道足足有几米宽的雷霆落下,远方一片白杨尽被拦腰斩断。

“好大的一道雷!”

江云抬头看了看天,好在没有下雨。不过这晴天响雷他遇到过,晴天劈下这么大一道雷,真的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离远处依稀可见,一排排白杨树,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时不时窜点火星,像极了车祸现场。

“太好了!木材有着落了,这种木头做帐篷,母亲一定喜欢!”

江云激动着看着远处的白杨树,村里人迷信,认为雷劈过的木头可以辟邪,江母住了雷击木的房子会安心很多。

想也没想,江云便赶了过去。

刚一靠近,一抹浓郁的药香传来。看着远处像小树一样的红穗穗,江云惊呼。

“这是!这是!那株人参?”

江云拼命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没看错,这正是他心心念念的那株人参,那株孙思邈都得不到的人参。

扫视了一眼周围,百年何首乌!百年灵芝!...大大小小十几种,上百株百年以上的名贵药材。

“这可都是钱啊!”

江云走了过去,刚想用手触摸到人参。

突然,一阵幽黄色的强光晃来,一眼望去就像漫山遍野的小彩灯。

“嗷呜!”

一阵阵狼叫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借着月色,江云看见了一头毛色雪白的狼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它仰天嚎叫一声,所有的狼都停下,他是这个狼群的王,也是这个深林的王。

江云看着如此强势的狼王,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白狼一步步逼近,吓的江云紧忙后退,直到他远离了人参,狼王才停下来。

狼王凝视了他一眼,便不再看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突然,又是一道雷霆落下,轰隆隆隆,震耳欲聋,直接劈在了人参的身上。

人参的药味突然猛烈的爆发,扩展开来,方圆十里都能闻到。

就在这时,狼王动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向人参扑去。

突然,大地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人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着,居然消失不见。

一个黑点飞速向他奔来,江云只觉得眼前一黑,有什么东西钻了进去。

就在此时,白狼王突然凝视着他,空气静的可怕。

嗷!

一阵阵嘶叫声传来,狼群突然躁动了起来。

“跑!”

此时的江云心里就这一个字,管它什么百年何首乌,百年灵芝的,命没了啥也不是!

“不行了,是在跑不动了。”

不知过了多久,江云来到一处空地,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回头看去并没有见到狼的身影。

“小伙子,体力还不错!”

一个老者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似乎离他很近。

“是谁!快出来!”

这突如其来好像一直在监视着他的声音,令他脊背发寒。

“小子,瞎瞅啥呢?我在你脑子里。”

江云一惊,只感觉脑海深处,有一个老头一般。

“你是谁!在我的脑子里干什么?”

“老夫,是这药王山的山神,万年人参王是也。”


“今日渡劫失败,用你的身体进行休养。”

苍老的声音继续说道,江云明然。

“等等,我要是能把这老家伙弄出去,那我不就发了?”

“小子!你想什么呢?你居然想把老夫卖了?你就不怕别人杀人夺宝?”

一阵灵光闪动,参王浮现,变换成了一个老者,脸色苍白,一看就很虚弱。

“出,出来了?”

江云吃惊的,嘴巴能放进几个鸡蛋。

“别大惊小怪。”

参王冷哼道,“我暂住在你的身体里面,是有好处的,你没发现,你刚才逃跑的时候,狼追不上你?”

江云恍然,怪不得,不过看着参王的样子,他感觉没那么生气,便装着胆子道,“那我救了前辈,老神仙您,您不给我点什么?”

老参王闻言,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本古籍,江云刚想接过,却发现,参王没有给他。

“您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老夫的秘法,岂能传给外人,还不跪下拜师!”

老参拿着古籍,悠然道。

江云闻言,眼睛一亮,双膝跪下,磕头拜师。

老参幻化出一张桌子,端坐上首,脸上流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听着,为师名叫孙参,传你的乃是世间最强大的修道之法混沌心经。”

老者话音落下,伸手一指江云的大脑,一阵道记忆突然射入江云的脑海中。

一股庞大的意识冲荡着他的脑海,不断的输入他的大脑,醍醐灌顶!

良久,江云才勉强清醒过来。

这心经不亏是混沌之名,包含森罗万象,分为天地人三卷,最简单的人道之卷,若是修炼有成,就近乎传说中的仙神了。

“以你现在的资质,想要修炼功法,很难修炼到高深,你之后需炼制丹药,提升潜力。”

孙参等江云彻底清醒,说道。

“我如何炼丹?”

“找到灵药,用灵火锻炉鼎,按照心经之法,修炼便可。”

“没有灵药,也没有鼎啊。”

江云可怜巴巴的看着老参,徒儿没有,就靠师父了。

“灵药,我这里有,关于药鼎,你先把一门入地术就是了,一天之内,你把它学会。”

江云用意念翻动着识海中的书,找到了入地术。

入地术,修炼后,入地如入水,初入无人之境!

好实用神奇的法术!

江云眼睛一亮,深山老林之中,这法术是神术啊,探索地下,危机逃跑,都是上上选!

“不过一天,我能学会吗?”

江云很是怀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能学会。

“入门很简单的。”

老参说着,拿出了五片参叶,递给了江云。

“这五片叶子,三片是为师的,两片是千年参叶,你若是感觉修炼入地术有难度,可以服用一片千年参叶。”

看着参叶,江云眼睛明亮,这是真的宝贝啊。

“你要留好,不要让人发现,否则会有锅事。”

孙参说道,“我重伤之下,之后就会昏睡,每天都只能醒来一小会,你不要因为获得心经,就自大,容易多生祸端。”

“徒儿,知道。”

江云点头,虚心受教,越是春风得意越要谨慎,这个道理他知道。

孙参点了点头,孺子可教。

身形化为虚无,一闪,进入了江云的识海,陷入了沉睡。

远处一束束火把亮起,有人呼喊着什么,由远及近,

“小江!”

“小云!”

一阵阵男女老少的呼喊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是同乡!

天色渐黑,他没回去,来找他来了!

“我在这里!”

江云挥起手,招呼着乡亲们。

不一会火把渐渐朝着这里靠近,最先跑过来的是张浩,他的发小。

“浩子!你怎么回来了?”

“云哥,听说李财那老王八蛋把你赶了出来,我连夜便从省城赶了回来,走!为我带你去讨个说法!”

江云不由得感动至极,什么叫兄弟呀,在你最落魄的时候,依旧心甘情愿帮你的才叫兄弟。

他笑了笑,拍了拍张浩的肩膀。

“放心,那老家伙欠我的,我早晚夺回来!”

“可是...”

“你还不相信我?”

江云打断道,张浩便点了点头,不在说什么。

毕竟这事关一个男人的尊严,仇必须亲报。

和进山找人的同乡汇合后,一行人披着夜色,回到地前。

表姐正在陪着江母聊天,听到江云回来了,马上走了过来。

“小云?你回来了?你去哪了?急死妈妈了,我要不是个瞎子,我就进山去找你了。”

听着母亲的话,江云深深的自责。

“先搭个帐篷吧。”

张浩在一旁说道,带着刚才进山找江云的同乡,便行动去来。

不多时,就给江云两个人做了两个简易的木帐篷。

等建造完帐篷,张浩又掏出了钱包,取出了三千块钱,全部塞到江云的手里。

紧接着,几个同乡也纷纷上前,一块两块攒的零票,都送到了江云手上,都直言,钱多钱少,都是心意,务必收下。

江云也不推辞,他现在确实需要钱,给的每一分钱,我都记着,日收,这人情,一定要还。

同乡告别,又安顿母亲之后,江云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研究起入地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