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杜少奶奶不好惹

杜少奶奶不好惹

秋李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罗家生意蒸蒸日上,罗素娟作为罗家的女儿,自然非常抢手,最后她带着丰厚的嫁妆,嫁给了杜家三少爷。原本以为是一桩门当户对的婚事,可是在过门之后,她才明白,原来如今的杜家早就外强中空。一大堆鸡零狗碎的事在等着三少奶奶拿主意,为此罗素娟不得不赶鸭子上架。管钱可以,掌家也可以,不过有人在背后搞小动作,三少奶奶坚决不饶!

主角:罗素娟,杜谦   更新:2022-07-16 03:2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罗素娟,杜谦 的女频言情小说《杜少奶奶不好惹》,由网络作家“秋李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罗家生意蒸蒸日上,罗素娟作为罗家的女儿,自然非常抢手,最后她带着丰厚的嫁妆,嫁给了杜家三少爷。原本以为是一桩门当户对的婚事,可是在过门之后,她才明白,原来如今的杜家早就外强中空。一大堆鸡零狗碎的事在等着三少奶奶拿主意,为此罗素娟不得不赶鸭子上架。管钱可以,掌家也可以,不过有人在背后搞小动作,三少奶奶坚决不饶!

《杜少奶奶不好惹》精彩片段

账房里算盘珠子打的噼里啪啦,上个月才进门的杜家三奶奶罗素娟,带着贴身丫鬟翠儿坐在上方,看着账房们在盘账。

“这三奶奶,真是拿根鸡毛当令箭,太太要她帮着点管家,她就摆出架势要算账了,真是,我看她,怎么收场。”

账房外站着一排等着回话的管家婆子们,有人往账房里面望了一眼,就在那悄悄地说话。

“嘘,这会儿说这话,可仔细你的皮。”同伴生怕她说的声音大了,惊扰了里面的素娟,轻声提醒。这婆子嘴一撇,她们都是积年的管家婆子,怎么不晓得现在杜家是什么情形,这两年杜家的生意越来越糟糕,南边的布庄,北边的酒楼,赚的银子还不够打点用的,这两年又年成不好,乡下的庄子也收不上什么租子。

进项越来越少,这家里的开销可一点没少,再说了,老太太喜欢热闹,三天没有唱戏,就要说,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太太天天绊这些绊的头疼,想把这家,交给大奶奶管,大奶奶吴氏以才干不足给推了。

又想交给二奶奶陈氏,二奶奶才更是个机灵人,说的是,做儿媳的该为婆婆分忧,只可惜不巧,最近身子骨不好,怕反而连累婆婆。

太太没有法子,好容易盼到三奶奶进门,这才把家交给三奶奶,众人也都知道,罗素娟是罗家爱女,罗家这几年生意做的好,她的妆奁可是一大笔。太太只怕是想要素娟把嫁妆都拿出来,填补了这家里的亏空。

这婆子往账房里瞧了瞧,等着吧,等着三奶奶把账盘出来,发现没有银子,到时候,才有好瞧的呢。

一个婆子手中拿着什么东西,急匆匆地就要进账房,被门口的婆子拦住:“三奶奶没有唤人,你怎么就要闯进去。”

“我是来问三奶奶,老太太房里的月钱,怎么这会儿都还没放。”这婆子姓周,在老太太院中服侍,虽算不上什么得脸的婆子,但有句话是这样说的,老太太院中出来个猫儿狗儿,都比别的院子里的要尊贵些,更别说出来了个人了。

因此这周婆子说完话,脖子一梗就掀起帘子要进去。

翠儿正给素娟奉上一杯茶,就看见周婆子掀起帘子走进来,翠儿的眉微皱,素娟却只接过茶喝了一口,都没往周婆子身上瞧一眼。

周婆子往常进了账房,自然有人会上前打招呼问过来做什么,今儿那些账房们却都在那打算盘,那些账本堆的老高,没有人上前来和周婆子说话,周婆子眉微微皱了皱,想着自己是老太太院子里的,就走上前对素娟行礼:“回三奶奶,这个月的月钱,什么时候能放,还请三奶奶给句准话。”

翠儿是真没想到有人会这样不看人脸色就开口说话,见素娟只喝茶,翠儿也就对周婆子道:“妈妈,三奶奶这正忙,妈妈要回话,就请等会儿再进来。”

“我是能等,只可惜,老太太哪儿,不能等。”周婆子见素娟没有发作,自然也就说话开始不客气起来,还拿老太太出来压人。

“妈妈既然是老太太身边的人,想来对这府里规矩很熟了?”素娟见翠儿被噎住了,这才放下茶杯,淡淡地问了一句。

“三奶奶,要说这规矩熟,也是熟的,只是这会儿,不是讲规矩的时候,还请三奶奶……”周婆子话没说完,就见翠儿对外面道:“来人,把这不敬主子的人给拉出去,打上十板子。”

门外的人听到这话都傻了,竟然要拿老太太身边的人作伐,这,这,见外面没有人动,账房们也停止打算盘,纷纷看向素娟,素娟这才开口道:“原来这家里的规矩,也是看人下菜碟的?”

素娟说的话自然是对的,但没有一个人敢回答一个是字,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个婆子走进来,满面堆笑地对素娟道:“瞧奶奶说的,您要说个打字,谁也不敢不依,只是我们府上,从来都是宽待下人的。”

“原来宽待下人,就宽待出在主子们跟前大呼小叫,张口就质问的人来。”素娟冷冷地接了这么一句,这为周婆子求情的婆子自然不敢往下说了,素娟已经对外面道:“我今儿就想瞧瞧,我这拿的,到底是鸡毛呢,还是令箭。”

这话一说出口,哪还有人敢来为周婆子求情,这分明是方才在外面小声议论的话,都进了素娟的耳朵。

婆子们都是些见风使舵,瞧主子脸色办事的人精,这素娟管家这几天,不声不响的,她们自然就以为她是好欺负的,这会儿见素娟要拿人作伐,若是能把素娟欺下去,自然就好办了,听素娟这口气,欺负不下去。

所以她们彼此看了一眼,就有两个婆子走进来,伸手去拉周婆子的胳膊,还有个婆子在那道:“回奶奶,要在何处责罚?”

素娟的眼一直没离开周婆子的脸,见周婆子的脸色变得苍白,素娟这才淡淡一笑:“不必了,免得我责罚了她,她还要说,是为了老太太才被责罚,到时候,去老太太跟前说上几句,那时,就成了我的不是了。”

素娟的话不咸不淡,众婆子们越发面面相觑,周婆子的脸色红红白白,突然伸手往自己脸上打去:“叫你要想着老太太,叫你要多……”

“周妈妈,这戏啊,你还是到老太太跟前去做,在我这里,不过是白唱了。”素娟又来了这么一句,这不软不硬的话,让周婆子不晓得自己这巴掌,还要不要继续打下去。

翠儿已经看向账房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些继续算账,这账早一天盘出来,这月钱,才好发下去。”

翠儿这话,是说给周婆子听的,周婆子的脸顿时红了,见账房们又继续开始算账,其余婆子退出去,素娟只是在那看着已经算出来的账,周婆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站了一会儿,也就自己出去了。

“三奶奶,这,要是得罪了人,可怎么办?”翠儿等周婆子出去了,这才凑在素娟耳边说,素娟瞧一眼账房内的情形,什么都没说,只是低头继续看着手中的账,既然管家,自然就要做好得罪人的打算。真要做个老好人,想着谁都不得罪,那就会被那些下人们蹬鼻子上眼地欺负。

周婆子刚一走出账房,在门外等候着的婆子们就围上去,也不敢当时就安慰,纷纷下了台阶,这才压低声音对周婆子道:“周姐姐,你今儿受委屈了,等回去老太太跟前,好好说说。”

周婆子怎么不晓得这些婆子是想让自己去老太太跟前狠狠地给素娟上上眼药,这本就是周婆子心中所想,还没开口眼泪就落下:“我在这府里,也服侍了几十年了,就算在太太跟前,也有个座儿,哪晓得今儿在奶奶跟前,就受了这样的气。”

“周姐姐,这话啊,你得去和老太太说。”婆子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周婆子望一眼账房,隐约可以看见帘子后面,有丫鬟的身影,周婆子气呼呼地:“自然要去寻老太太说,若是老太太不管,我啊,也就没脸再在这府里服侍了。”

说完,周婆子就往外跑,婆子们彼此看了一眼就笑了,这件事,只怕不可收拾,三奶奶也真是,这立威,怎么就动到老太太头上了,等着看笑话吧。

翠儿把帘子放下,外面的情形她看的清清楚楚,但看着神色一丝不动的素娟,翠儿也只能先把心放在肚子里,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而自己家三奶奶,就是这个高个子。

周婆子在素娟面前吃了瘪的事儿,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宅子,别人倒罢了,正在那听心腹丫鬟报账的二奶奶吴氏,在榻上坐起来:“她胆子真就这么大?”

“可不是吗?奶奶,您是没瞧见,那周婆子出去的脸色,只怕这会儿,老太太就要往这边来了。”报信的是吴氏的心腹婆子,手舞足蹈的,恨不得马上看见素娟被老太太罚跪呢。

吴氏唇边现出一抹笑:“好,嫣儿!我换件衣衫,这就去瞧瞧老太太。”

嫣儿应是,放下算盘就去给吴氏拿衣衫,吴氏的心腹婆子嫁的男人叫吴进,人人都叫她吴进家的,见状不由皱眉问:“奶奶,为何那天太太把您和大奶奶三奶奶请去,说要你们三个管家,您和大奶奶都推辞了,这会儿,又要去管这事儿?”


“吴嫂子,您真是在外面日子久了,就忘记了这家里的事情。”嫣儿已经拿着衣衫走过来,吴进家的急忙接过衣衫帮着嫣儿服侍,但口里却还在那和嫣儿说:“好姑娘,我不晓得,你啊,就该多教教我。”

这吴进是专门管吴氏的陪嫁铺子和田庄收租这些事儿的,嫣儿已经笑了:“吴嫂子,这家里情形你也晓得,这进项一天不如一天,可这开销,却一天比一天大,再说了,三个月后,四爷还要娶妻,这娶三奶奶,就费了太太老鼻子劲儿了,这娶四奶奶的银子,在哪儿都不晓得呢。”

谁要这会儿接了管家,那就是惹上麻烦,只有辛苦的,没有好处。

吴进家的点头:“原来如此,横竖我们不管家,但这院子里的东西,谁要是敢克扣了,就……”

吴氏已经横了吴进家的一眼:“就你话多,把银子都给收起来,我啊,去问候问候老太太。”

吴氏带着人走出院子,刚转过一个拐角,就看见大奶奶陈氏也带着人走过来。两边这么一对面,就晓得对方的意思了,但陈氏还是捏着嗓子在那对吴氏说:“二婶婶好,这是要去给老太太请安?”

晨昏定省,这都吃过午饭,老太太都快歇中觉的时候了,还说去请安,陈氏这是故意的。吴氏却点头:“大嫂子这是去给太太请安?”

“我这不是,午饭多吃了两口,想着消消食。”陈氏娘家原本也是和杜家是旗鼓相当的人家,只可惜兄弟不争气,陈氏父亲去世之后,为了争家产,打了好几年官司,到最后,还是几兄弟平分,但这家里的银子,也差不多都搬到衙门去了。

陈氏娘家的声势,一年不如一年,兄弟们的架子却不能倒,平常陈氏的嫂子也经常过来杜家,口中说的是来寻妹妹坐坐,实际却是哭穷。

陈氏一边恨兄弟们不争气,一边却不忍心看外甥们缺吃少穿,最紧要的是,陈氏的母亲还在世,因此陈氏也只能偷偷摸摸俭省着点,把攒下的银子悄悄拿回娘家,给自己母亲花用。因此陈氏在吴氏面前,也难以摆出做大嫂子的架子。

这回陈氏本来想应下管家的事儿,但见吴氏推脱,陈氏就跟着推脱,毕竟要真是好事,吴氏怎么会推。

这会儿听吴氏故意挤兑自己,因此陈氏也只能忍了,用话搪塞过去。

“既如此,那就请大嫂子先走。”吴氏做个请的手势,陈氏带着人走过去,见吴氏转过拐角,陈氏的神色就变了:“走,我们还是去老太太那边。”

“大奶奶,可是,方才……”陈氏的丫鬟芳儿小声说着,陈氏牙一咬:“怕什么,真遇到了,就说,消消食走一走,就走到老太太这边了。”

杜老太太的住处,是这府里最清幽的一个院落,院内种满了名贵花木,几个大水缸里,还种满了荷花,养了鲤鱼。

夏天时候,有一架葡萄,老太太常常坐在葡萄架下乘凉,秋天时候,唱戏就在这院里的小戏台上,老太太坐在檐下,闭着眼听。

冬天呢,隔了玻璃窗,就能瞧见外面的人唱戏。一年四季,这院子景致不同,老太太在这里享尽清福。

吴氏带着人走进院子,就听到里面传来周婆子的哭声,吴氏不由勾唇微笑,来的正好。

周婆子回到院子的时候,老太太已经歇下了,周婆子受了这么大的一场气,怎能甘心等到老太太醒过来,所以周婆子故意在那唉声叹气。

老太太最是护短,听到有人在唉声叹气,就让丫鬟把周婆子叫进去,周婆子刚开始还要假装一下,故意不肯说,等老太太问了好几回,周婆子才把事儿说了。

说完,周婆子还在那道:“老太太,并不是我故意冲撞三奶奶,只是,连您这儿的月钱,都放不下来,这府里别人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老太太听说孙媳妇竟然这样大胆,还在那皱眉,就听到门外传来吴氏的声音:“周嫂子,你也真是大胆,竟然在老太太面前说这样的话,这不是惹老太太生气?”

随着话声,吴氏就走进来,还把老太太身边服侍的丫鬟一拉,就坐在老太太身边,给老太太锤着肩膀:“老太太,这事儿啊,有个缘故。”

“什么缘故?”老太太自然是要给自己的孙媳妇几分面子,沉声问道,吴氏已经笑着道:“这三奶奶啊,刚接了管家,自然要好好地盘一盘账,好瞧瞧这家里有多少家底。”

这前一句还是对的,这后面一句,就是火上浇油的话。跪在下面的周婆子心中暗喜,但还是装作不解的样子:“这盘账,知道家底,到底是为什么?”

“我老太婆还没有死呢。”老太太被这几句话挑拨的动了真火,站起身就是这么一句。

吴氏心中欢喜,却还要装出一副失口的样子:“该打该打,我真是该打,怎么能和老太太说这样的话,老太太,饶了我这一遭。”

“我晓得你婆婆,定是她见眼前都有三个儿媳妇了,孙子也满眼了,就想着享享清福。可是这三奶奶,也太不知好歹了。”

这下,周婆子是欢喜的不得了,吴氏心中虽高兴,但面上却要装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这,三婶婶,也是为了这家里好。”

“我的儿,你还年轻,不懂事,不晓得这世人的险恶。”老太太这会儿觉得吴氏真是贴心,拉着吴氏的手说,说完了老太太自己就笑了:“我们去看看你婆婆,顺便,好好地和她说一说。”

吴氏急忙扶起老太太,老太太出门,身后总是跟了一群人,等走出院门,就瞧见陈氏走过来,看见老太太,陈氏的面色就有些不好,看这样子,吴氏已经把老太太给哄好了。

说到这哄人开心,陈氏就算再投胎重来,也不如吴氏一根小手指头,因此陈氏只能快步上前,对老太太行礼:“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这是要往哪里去?”

“我和你弟媳妇,去瞧瞧你婆婆,顺便,把三奶奶也请来,好好地和你们说说。”老太太威严地说着,陈氏了然,但还是伸手扶住老太太的另一支胳膊:“我陪老太太前去。”

杜太太好不容易把三儿媳妇娶进门,又把这家务事都交给了素娟,只想着自己可以享清福了,但是她可没有老太太对这家里的事情一无所知,不敢说什么三天不唱戏,这家里就冷清了。

也只是早上不用起那么早,晚上不用睡那么迟,中午还能歇个午觉。杜老爷十五年前就把家里的生意都交给了两个年纪大的儿子,自己先是在家里做居士,后来觉得这红尘太纷扰了,索性搬去观里,一年到头,除了过年,从不回来。

杜太太辛苦当了这么几十年的家,这会儿,总算可以歇歇了,所以也不想请杜老爷回来。

老太太带着陈氏吴氏到杜太太院子的时候,杜太太正在歇中觉,不光杜太太,那些大大小小的丫鬟婆子们,也趁这个时候,各自去偷懒歇息去了。

因此这浩浩荡荡一群人走进来,院里竟然是鸦雀无声,连个人影子都不见。

老太太的神色顿时变了,陈氏吴氏也不由吃惊,这杜太太怎么才不管家几天,这丫鬟们就敢如此大胆,那再过些日子,岂不是跟前服侍的人都没有了。

老太太站在那略等了等,才见到后面转出来一个刚留头的小丫鬟,还在那里打哈欠,一抬头瞧见院子里站了这一大帮人,吓的哈欠都回去了。

接着,那小丫鬟想起是姐姐们打发她过来瞧瞧杜太太醒了没有,醒了好去伺候,因此这小丫鬟竟忘了行礼就往后跑:“姐姐,姐姐,老太太来了。”

这么一喊,别说偷懒的丫鬟们吓了一跳,纷纷跑出来,有人请老太太先去屋里坐,有人跑进屋想禀告,一时乱纷纷的,这让老太太的神色越发不好看了。

屋内的杜太太,听到外面乱纷纷的,也一个激灵醒过来了,这一睁眼,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杜太太喊了一声来人。

门帘掀起,却不是杜太太的丫鬟,而是陈氏,见到儿媳妇,杜太太不由有些恍惚,陈氏已经上前来扶杜太太:“婆婆,老太太来了。”

这么说,方才不是在做梦?杜太太忙掀起被子要坐起身,陈氏急忙过来服侍,丫鬟也走进来,在那禀告说老太太来了。

杜太太慌忙整理了头面,披了件衣衫,随便用帕子擦了擦眼角,就掀起帘子走出去。

老太太坐在上面,面沉如水,吴氏正在给老太太倒车,下面服侍的丫鬟们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

“老太太,平常这时候,您都在歇中觉,今儿,怎么来了。”杜太太急忙双手接过吴氏倒的茶,给老太太奉上,陪着小心地说。

“我说呢,怎么你媳妇,都那么大胆,原来是你在这高卧,你倒自在,连我这个老太婆,快被人欺负死了都不晓得。”


老太太张口就是罪状,杜太太越发感到奇怪,但更小心了:“这些日子,家里的事,都交给了三奶奶,儿媳着实不知……”

“不知?”老太太喝了一口茶,却没有心平气和,依旧愤怒地道:“你也不问问你媳妇,都做了些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杜太太用眼神去看着自己的丫鬟,但丫鬟们一个个都摇头表示不知道。杜太太沉吟会儿,吩咐丫鬟去把素娟请来,这才对老太太道:“您先消消气,我让人把三奶奶请来,这该打该罚,全由婆婆您做主。”

素娟这会儿的账,已经盘的差不多了,虽然只是个大略的数字,素娟已经晓得,这家中到底是个什么情形。

没想到这杜家,也只是表面光鲜,素娟看了看那账本,现在,这库里的银子,也不过就是刚刚够三个月的开销,而三个月后,就是杜四爷娶媳妇的日子。娶媳妇,那可是一大笔银子,而现在,杜家新进的那笔钱财,就是素娟的嫁妆。

素娟的手指不由在桌子边缘轻轻敲击了几下,难怪杜太太不愿意管家,这个家,真的是谁管谁头疼,可是呢,自己的嫁妆,也不能填进去。

就在素娟沉吟的时候,一个丫鬟走进来:“三奶奶,太太请您过去。”

素娟把账本放下,对一边的管家婆子道:“先把这个月的月钱放了。”

管家婆子急忙应是,自去和账房那边交割,而素娟也站起身,带着翠儿往外走,走出账房,翠儿才担忧地说:“奶奶,这家里的情形,还有方才您那样处置,这会儿,只怕老太太就……”

“翠儿,太太把家交给我那一刻,就没有退路了。”素娟的话让翠儿立即红了眼眶:“可是,您在家里时候,也是千娇万宠的小姐啊。”

素娟不由勾唇一笑:“出了门子,就不是千娇万宠的小姐了。杜家怎么说,还是有家底的,等着,看你家奶奶,怎么和太太商量,把这个窟窿给堵了。”

是吗?翠儿有些怀疑地瞧着素娟,这么大的窟窿,怎么堵啊?而素娟面上笑容没有变,这天下的难事,就怕有心人,既然敢接下这个瓷器活,自然是因为有金刚钻。

“给老太太,太太请安,大嫂子,二嫂子好。”素娟带着翠儿走进屋子,先给老太太,杜太太各自行礼后,又笑着和陈氏吴氏说。

老太太也没有让素娟坐下,也不说话,只是瞧着她。

杜太太晓得,老太太这是要自己先开口,毕竟这是自己的儿媳妇,老太太一个做太婆婆的,还是有些不大好开口,因此杜太太对素娟笑着道:“这个月的月钱,我听说晚了几天。”

“是,媳妇让账房盘账,这会儿,账盘出来了,儿媳已经让人放了。”素娟笑着说,杜太太哦了一声,既然这月钱放了,那似乎也就没有别的事儿了,毕竟总不能真的为了个下人,就处罚主人吧?

“婆婆,原本您不叫我来,我也要来寻婆婆。”素娟见杜太太又在斟酌词语,索性开口先说。

听到素娟要找杜太太有事,陈氏吴氏顿时就竖起了耳朵,见素娟还站着,吴氏上前挽住素娟,就拉着她坐下:“三婶婶先坐下罢,有什么事儿先和太太说,不然你这站着,要让人瞧见了,还当太太不慈爱呢。”

吴氏惯常爱说笑,常常引得老太太笑眯眯的,这会儿这话一说出口,老太太就笑了:“你这张嘴啊,忒灵巧了。”

“老太太说话逗我呢,我再灵巧,哪赶得上老太太一指甲盖?”吴氏笑吟吟地说着,众人都笑起来。

素娟也跟着笑了笑,等屋内安静下来,素娟才开口:“今儿路家,往家里送帖子了。”

路家,就是杜四爷的岳家,路家的当家人是个举人,做过一任知县,虽然没有升上官去,但在这城里,也算不错的人家,这门亲事,还是路举人中举那年,杜家亲自上门定的。

因为是读书人家,又是城中新贵,当时下的聘金,就有千两,引得城中众人,啧啧称赞。

现在男长女大,必要毕姻了。路家送帖子来,那是催杜家把大定送过去,好定下日子成亲。当初聘金千两,现在的大定,势必要和当初的聘金差不多,但现在的杜家,哪赶得上当年?

这句话一出口,老太太就站起身:“这种事儿,你们商量吧,二奶奶,昨儿的女先儿在哪儿,快叫来,给我说上几出戏。”

吴氏听到素娟一开口,就怕素娟要自己也出主意,急忙应声站起来,扶着老太太就要往外走,脚步还没迈出去,就听到素娟在那淡淡地说:“老太太,二嫂子,且请留步,我盘了这么几天的账,家里的情形,也要告诉你们一声,免得到时候,家里没有银子花用,一个个找到我头上来,说我把银子都落了私房。”

绕是陈氏在琢磨素娟到底在想什么,听了这番话也愣神,这简直就是直接了当地说,家里没有钱了。

所以陈氏站起身,压低声音对素娟说:“三婶婶,这种事,我们做小辈的知道就好,老太太年纪大了,该享享清福了。”

听到享清福这几个字,杜太太也眼睛一亮,就伸手按住额头:“哎呀,我头疼。”

杜太太的丫鬟欢喜立即走过来:“太太,我扶您到床上去歇息。”

这是,一个个都想走了,素娟瞧着她们,也不动,只轻声说:“既然你们一个个都要走,那我也没有法子,从明儿起,各院的月钱,尽数减半。”

各院从主人到下人,少说也有二三十个,这月钱一减半,也能省下不少银子。吴氏第一个沉不住气,但是她开口却是为老太太叫屈:“三婶婶你这说什么话啊?老太太年纪这么大了,我们做儿孙的,不想着孝敬她老人家,已经是很不对了,这会儿,你还想要减了月钱,这,这,三婶婶,老太太院内的月钱减半,要怎么过啊?”

杜太太也忘了自己在装头疼,对素娟道:“你二嫂说的有理,哪能这样做呢?”

“二嫂说的,确实有道理,我们做儿孙的,也该孝敬老人家,既如此,那我们三个房头的月钱,全都革掉,这样老太太和太太院子,就不用减月钱了。”

素娟就坡下驴,却让吴氏更加目瞪口呆,这罗素娟,也太狠了,没了月钱,难道还要自己掏腰包来供这些吃用开销?

而陈氏也犹犹豫豫地开口:“三婶婶,这,这不行吧,没了月钱,我们平常,怎么花用?”

“既如此,就请各位都坐下,听我好好地说说。”素娟见目的达到,也就转了神情,请众人各自坐下。

老太太和杜太太,这会儿也只好坐下。虽说老太太心里清楚,这府内再短,也不会短了自己的,但这素娟,分明看起来和别人不一样,还是先坐下听她说些什么吧。

“婆婆常年掌家,想来这家中情形,已经很清楚了。”素娟开口就是这么一句,杜太太这会儿真的觉得有些头疼,但又怕素娟说出自己不爱听的话来,因此只能点头。

素娟见杜太太点头,长叹一声:“家中账上的银子,只够过三个月了,眼瞧着,这还有三个月,就是四爷娶妻,年关也要到了,林林总总,我算过了,没有五千银子,对付不了眼前这些事。”

五千银子,连四爷娶妻再到过年,差不多是要这么多的开销。杜太太当初就是左算右算,算不出来这些银子到底从哪儿来,这才觉得十分头疼,索性把这掌家的事情,都推给儿媳。

这会儿听到素娟这么说,杜太太叹了口气:“这事儿,我也晓得,只是,唉,这银子,天上也不会掉下来啊。”

“所以才要商议商议,这减一半月钱,虽是儿媳的一句笑话,却也是立竿见影的事儿。”素娟这话刚一说完,吴氏就开口了:“这杜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一百多口人,一个月的月钱,不过三百来两。减一半也就是一百五十两,三个月不过四百五十两,够做什么使的?”

“二婶婶说的对,这月钱,减了一半,也不够。”陈氏也急忙开口附和。

“三奶奶,你们罗家也是有名声的人家,怎么这会儿,你就算不过账来。”老太太也顺势开口,素娟瞧着老太太,突然站起身对老太太行礼。

素娟这一行礼,老太太就懵了,看着素娟不好说话,素娟行完礼站起身:“老太太说的是,这管家,确实是要算账的。”

老太太觉得,素娟这话,似乎哪里有不对,果真素娟接着就说了:“老太太院子里的开销,是整个府里最多的,每个月的月钱,就有一百来两,除此还有额外打赏的银子,算下来,一个月单老太太这里,就要花五百两银子。”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