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九零神医

重生之九零神医

木子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姜清允是一名高中生,高考结束后与同学踏青,意外掉进一个山洞,十分诡异,因为山洞中人为不同朝代,身怀异术,她百年都未得解脱。一场意外,姜清允回到现世,恰巧父亲遭难断了手指,于是她利用山洞所学医术,为父亲接好手指,治好伤痛,同时也成为了一个远近闻名的神医!

主角:姜清允   更新:2022-07-16 04: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清允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之九零神医》,由网络作家“木子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清允是一名高中生,高考结束后与同学踏青,意外掉进一个山洞,十分诡异,因为山洞中人为不同朝代,身怀异术,她百年都未得解脱。一场意外,姜清允回到现世,恰巧父亲遭难断了手指,于是她利用山洞所学医术,为父亲接好手指,治好伤痛,同时也成为了一个远近闻名的神医!

《重生之九零神医》精彩片段

姜清允呆滞地站在原地,盯着眼前的光景。

她回来了?

她居然回来了?

十二年前,她因为高考完之后赶上“毕业旅行”的浪潮,与同学们去隔壁省的南神山一起踏青,结果夜晚出去消食散步一脚踩空掉进了一个山洞里。

山洞里别有洞天,像是另一个世界。

山洞人口一共才一百人口有余,人虽不多,却精,里面的人各个都是能人异士,且来自各个朝代,里面时间流逝极慢,人也永远不会老。

洞里面的人很好,可是她有父母,她无数次想要从山洞走出去,但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她在里面待了将近一百年。

她以为她永远都出不来了。

但是她却回来了!

虽然回来的时间,不是当初她失踪的80年,但她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吸了一口气,泪水已经被空气浸透的冰凉了,鼻尖发酸。

她擦去眼泪,平缓内心。当务之急不是放纵她的情绪,而是尽快找到她的爸妈。

失踪整整十二年,她不敢想爸妈承受怎样的痛苦。

迅速冷静下来,分析当前处境。她现在所处的地方不是当初失踪的南神山,而是离她老家关山县二十公里外的,尧山镇。

她的身份证早就过期了,不能坐火车。

况且身份证上的照片与她的年龄也不符,她在山洞里待了一百年的时间,但是也还依旧保持着她18岁的样貌。

思来想去,她打算租一台摩托车。

她正想着要去哪里租摩托车的时候,忽然主道上十几台汽车同时从南方向行驶来,统一深黑色,整齐有序,显然是一个车队的。

年代的汽车并不常见,这下子小镇里忽然冒出了十多台,分外惹眼,不少小孩子跑出来观摩,就连大人也是探出了半个脑袋看着。

姜清允一心想着自己的事,压根没看四周。

车内。

“还有多久。”男人声音低沉清哑。

窗外的光斑结成一块点亮他冷淡的眉眼。

他喉结伴随声音轻微凸显,顶着那一层薄皮。

手指纤长如玉,轻微翻动手里的书。

坐在副驾驶的人:“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到关山县了。”

“嗯。”轻微一声,随即漂亮的手将书籍一盖。

“少爷,我不懂你为什么每年过年前夕都要回关山县,回去了也就是待上一天就走了,我实在是看不出来那鸟大的地方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说话的人叫杨建,是闻家老仆人的儿子,他与闻家普通工人不一样,说话自然随意一些。

提及此,后座的男人睫毛微垂,一片寒意遮挡于阴影之下。

脑海里的画面浮现十二年前的画面。――

“阿川,姐姐去南神山了,等我带吃的给你。”

小男孩警惕的缩在角落里,浑身肮脏,一双眼睛像是大雪夜中的孤狼,冷冽、充斥杀气,嘶哑的嗓音冷声道,“滚。”

少女不过十八岁,面对他张牙舞爪没有任何胆怯,只是背着光,朝他无奈的笑了笑。

光晕在她的脸颊上片刻停留。

她忽然上前走了几步。

她越近,他内心就越紧张与焦灼,抱着先下手为强的心理,他直接扑了上去,狠狠地咬住她的小臂。

她嘶地抽冷气,却没着急的将他甩开。

反而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如同安抚状。

她说,“阿川,别怕,以后再也没有坏人了。”

“姐姐会保护好你的,做你永远的守护神。”

那日,夜风轻微,空气干燥,腥甜的血液好像还在味蕾漫延,她温柔的声音依旧在他耳畔缱绻。

再后来……

她再也没回来过。

见少爷不答,杨建也知道这是不能问的问题,识趣的没有再问下去。

司机忽然道了:“油不够了。”

杨建皱了眉,想着外边冷,不是很想下去,司机那边不好下车,但是总不能麻烦少爷吧,回头对着闻砚川说,“少爷,我先给车加个油。”

他:“嗯。”

车队停了下来。

因为害怕闷,杨建提前帮他把车窗摇下。

他的侧脸曝光于白日之下,四周目光瞬间聚集,不少人都挤着脑袋盯这方向,像是从来没见过人一样。

身旁细碎的声音小心的讨论着。

“这男娃子长得真好看啊,像是明星一样。”

“看这车应该都是他的吧。”

“有钱人啊,家里不得有个万把块钱。”

他气质寒冷,漠视着一切的目光,像是早已习惯万众瞩目。

闻砚川不经意的一瞥,目光之余一道纤细倩影从他余光中缓缓而过,那一瞬间,心脏犹如被猛地一击,一种强烈的预感瞬间占据了他的大脑。

是她……

“可以出发了。”杨建加满油,擦了擦手上的残余油渍,哐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忽然闻砚川推门而出,杨建率先反应过来,嘶声力竭地喊道,“少爷,少爷!”

他只身闯入人群,想要去追那个身影,所有人被他忽然冲出给吓了一跳,纷纷给他避开了一个道。

而他一眼望去全是,人!人!人!

都不是她。

杨建立即追了出来,好不容易跟上了,喘着气,一口口雾气急促的吐了出来,“少爷,怎么了?”

雪子飘在他的睫毛上,轻微颤动,心脏如同这一片冰原寒凉、凄冷。—

与此同时,姜清允刚拐进了另一个街道,果不出其然有摩的师傅在街边等着,商量好价格之后,姜清允驾着寒风,踏上了回家之路。

坐了整整一个半小时,冻得她直哆嗦,将兜里仅剩的钱全部掏给了摩的师傅。

她自下而上的望着这三层楼。

心跳忽然变得紧张了。


她脑海里闪过无数问题,她爸妈还住在这里吗?如果爸妈看到她会是怎样的表情你呢?会不会吓到他们?

想了太多,思绪又乱,但是她没有退缩,吸了一口气,直接冲上了三楼。

轻轻地敲了敲门。

没有反应。

又多敲了几声。

忽然“吱呀”一声,门开了,露出了一个女人的脸,看起来已经四十多了,面容有些憔悴,眼眶微微泛红,像是刚哭过一般,她抬头看见姜清允的一瞬间,猛得怔住了。

“妈……”

一声细弱的声音轻微颤抖,她的眼睛瞬间红了。

叶霜直接懵了,久久地一声,“清允?”像是不可置信一样。

叶霜:“你怎么……”

“妈,进去我跟你说。”

叶霜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久别重逢的感动、疑惑、以及害怕,太多的情绪掺和在一起,但是她的眼神过于真诚,叶霜选择相信她。

毕竟一个失踪十二年的人,毫无变化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不害怕是假的。

进屋之后,姜清允毫无保留把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的母亲。

叶霜听到她嘴中所述都感到惊奇不已。

从一开始的不相信,到最后的八成相信,直到她能完完全全描述以前她们母女之间的过往,她选择彻底相信。

这就是她的女儿,姜清允。

两母女抱在一起哭了很久,最终等情绪缓过来之后,姜清允才问道,“爸呢?”

叶霜脸色变了。

姜清允瞬间捕捉到她眼神的异常,心咯噔一下。

叶霜压低了脑袋,泪水流了出来:“你爸他在工厂出事了,被机器切断了两个手指,现在还在医院,说是伤口感染,接不上了……”

姜清允怔了怔,心沉闷的痛了起来,但她还不至于失控,反而很冷静,“爸是在二医院吗?”

叶霜摇了摇头,“二医院拆了,现在只有一个中心医院。”

姜清允有些意外,又问了一句,“工厂赔了多少?”

叶霜面色露难,摇摇头,“那边还没说,但像是不愿意赔钱,对外说是你爸自残,自己发疯把手伸进机器里。这几天还天天派人到医院闹事……”

她眼眸瞬间冷了,手指紧紧攥住,“妈,带我去见爸。”

叶霜犹豫片刻之后点点头。

——

两母女一同到了医院,姜良升见到姜清允的反应几乎与叶霜一模一样,直到姜清允的解释,而叶霜在旁边佐证之后,姜良升这个四十多岁的汉子终于忍不住了,说了一句,“来,允允。”抱着她就哭成一片。

十年没见,一家人终于团聚了,叶霜在一旁看着,方才落泪的眼睛,这又湿润了起来,默默的擦着眼泪。

叶霜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水,“好了,好了,别哭了,清允回来是好事,但是咱们也得商量今后的事情。”

“是,你说的是。”姜良升点了点头。

姜清允说:“我都想好了,以后就对外宣称我是你们的养女,就说因为我跟你们女儿长得像,所以收养了我,户口那边让小舅帮个忙,基本就是没问题了。”

叶霜点头,“这倒是可以。”

姜良升也表示赞同。

“爸,给我看一下你的手。”姜清允说道。

姜良升犹豫了一下,他内心是不想给女儿看到这些,一是怕她难过,二是怕吓着她,但是姜清允的态度强硬,他最终还是伸出了手。

他的手指是食指与中指从中间部分完全切断,伤口被纱布包住,所以看不见伤口,但这一截空落落,看得她难受。

她鼻音微重,“手指还保存着吗?”

叶霜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但也还是回答了,“保存着。”

姜清允松了一口气,只要断指还在,就还有希望,“手指还有机会接上去。”

叶霜与姜良升同时傻了。

姜良升颤了颤唇,不可置信的同时,又揣着一丝的希望,“可以接?”

姜清允点了点头,“手指在哪?”

叶霜答连忙答道:“在医生那。”

“清允,你确定你可以接吗?”叶霜虽听了姜清允在洞里面发生的事情,说她与一个姓康的老中医学过医,但这终究不是内调的事情,而是外科,这手指怎么可能轻易接上。

姜清允十分笃定,“可以。”

叶霜眼睛稍微复杂了些,但女儿都这么说了,她当然选择了毫无保留的相信,直接站了起来,“我去问医生把东西要过来。”

“好。”

刚答完,叶霜便走了出去。

过了约莫二十分钟,没等来叶霜,结果倒是等了一批地痞流氓。

十多个高大的青年浩浩荡荡的走进了病房内,有的拿着铁棍,有的则拿着刀,凶神恶煞,气势汹汹。

“啪——”的一声响猛锤病房门,吓得整个病房的人都为之一颤。

那个为首的流氓脸上一条疤,手里操着铁棍,叼着根烟,“姜、良、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