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八零甜妻美且飒

八零甜妻美且飒

飞猪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鹿黎上辈子被姑姑一家算计利用,瞎眼嫁给了一个攀高踩低的势利眼,婚后没几天,她就遭受家暴,最终死在医院的抢救台上。再睁眼,鹿黎竟然见到了白然,上辈子被她退婚的痞帅男人。命运竟然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任人鱼肉,重蹈覆辙,改写命运就从不退婚开始,她要嫁给白然,嫁给这个爱了她两辈子的好男人。

主角:鹿黎,白然   更新:2022-07-16 05: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鹿黎,白然 的武侠仙侠小说《八零甜妻美且飒》,由网络作家“飞猪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鹿黎上辈子被姑姑一家算计利用,瞎眼嫁给了一个攀高踩低的势利眼,婚后没几天,她就遭受家暴,最终死在医院的抢救台上。再睁眼,鹿黎竟然见到了白然,上辈子被她退婚的痞帅男人。命运竟然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任人鱼肉,重蹈覆辙,改写命运就从不退婚开始,她要嫁给白然,嫁给这个爱了她两辈子的好男人。

《八零甜妻美且飒》精彩片段

意识朦朦胧胧间,耳旁响起匆忙脚步声。

紧接着,一双硬实有力的大手抱起她,喂她喝了温水。

鹿黎头痛欲裂,精致美丽的眉头难受皱起。

“嘶……”她忍不住痛呼出声。

抱着她的铁臂温柔将她放下,一道浑厚嗓音响起:“没事吧?别装死!”

装死?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哪里需要装?

她被姑姑一家子陷害,被迫嫁给了陈冰。婚后三天两头被家暴,逃跑的路上被残忍打成重伤,最终死在抢救的病床上。

可是,四周的感觉却真实得难以置信!

鹿黎徐徐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年轻俊朗的男子,一下子愣住了。

男子大约二十三四岁,高大颀长,穿着紧身尼龙布上衣和喇叭裤,脑门上的金黄色染发精神十足,眉眼尽是冷酷和痞气。

这是——白然?!

奇怪!他怎么变得这么年轻?!

白然嘴角轻扯,嗤笑:“摔傻了?不会爬墙逞什么能!为了退婚,你倒是蛮能拼啊!”

退婚?那不是十几年前的事吗?

鹿黎茫然张望四周——斑驳的墙壁贴着报纸,角落处停着一辆老旧凤凰牌自行车,墙上的小日历赫然印着“一九八七丙寅虎年”的字眼。

天啊!难道老天爷终于听到她的祈祷,让她重回到退婚的那一年?!

她不敢置信看着眼前的颀长冷酷男子,伸手缓缓贴在男子健硕的胸膛上。

温热的!心跳强而有力!

白然狐疑瞧着她的动作,一把甩开她的手,没好气问:“你这是干嘛?!”

鹿黎惊喜笑了,看着自己恢复莹白嫩滑的双手,心里激动万分。

这是真的!

她真的重生了!!

白然冷酷的眼睛盯着她,沉声:“当初订婚就只有一对银戒指,没其他。我现在去找出来,你拿了立刻走人。”

“不!”鹿黎腾地爬起来,惊慌摇头:“白然,我不退婚!”

白然懒洋洋挑起眼帘,冷硬俊脸带着嘲讽。

“那你来做什么?刚才是谁在门口嚷嚷着要退婚的?耍我啊?”

“不……不是!”鹿黎眼睛红红的,似乎快要哭出来,语气却十分坚决:“我永远都不会退的。”

上辈子姑姑一家子教唆她退婚,害得她悔恨多年,嫁给陈冰最终惨死。

在那段昏天暗地的家暴日子里,是眼前这位被抛弃的前未婚夫时不时偷偷救济她,帮她照顾父母亲,给了她久旱甘霖般的温暖。

这一次,她不会再傻乎乎错过这个好男人了。

白然不屑冷笑:“我是穷,但我不缺骨气。你鹿黎是高材生,我是地痞流氓,差距是天跟地。当初定下婚事的是两家人的父母,可现在已经不是老旧社会听什么父母之命,咱们两人说开了就行。”

他来自偏僻的穷山村,打小混迹街头巷尾长大,饱受各种白眼和嫌弃。

她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吃得好,住得好,还是信息学院的高材生。

用她姑姑的话讲,她是天上的仙女,他这地上的臭泥巴连肖想看她一眼的资格都没有,哪敢没脸没皮谈什么婚约。

鹿黎垂下脑袋,爬下单薄的木床,低声:“我爸妈是不会同意的,我……我也不想退。”

语罢,她撒腿就往外跑。

上辈子她从没嫌弃他穷,只是不喜欢他整天混迹街头。退婚后,他很快在货运行业闯出一片天地。

可惜后来她爸爸得了重病,缠绵病榻好几年,他跑前跑后花光了所有积蓄,可怜最终又变得一穷二白。

他对她爸妈又敬重又孝顺,不惜倾其所有,让她更是后悔内疚。

他这般好,即便再打死她一回,她也绝不会放弃这个好男人,坚决不退婚。

不料刚跑不出两步,手腕倏地被拉住!

身后的痞气男子将她跩回,没好气问:“为什么?”

特意爬墙进来找他,大声嚷嚷说什么非退婚不可,摔一跤后昏迷不醒,醒来却又说不退了——当他白然好戏弄吗?

鹿黎被拉得晃晃荡荡,脚下不稳扑倒在他胸膛上,慌忙尴尬躲了开去,俏脸羞答答,宛如一只无措又无辜的小白兔。

白然眸光微动,松开她的手,语气稍缓:“怎么又不退了?”

鹿黎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子,心里一动,突然大声喊:“因为我喜欢你!”

上辈子这句话藏在心里好多好多年,一直不敢说,没机会说,也不能说。

这一生,她不想藏,也不想等了。

老房子很小,隔音效果非常差,她的骤然大声立刻传出去后回音绕梁,耳旁都是一声声“喜欢你喜欢你……”

霎时,两人都愣住了。

白然尴尬撇开视线,一向比城墙还要厚的脸皮臊红起来。

鹿黎嫩白的俏脸红扑扑,羞涩垂下眼眸:“退婚是我姑姑一家子乱说的,不是我内心的真正想法。”

老屋安静下来。落针可听。

男子颀长身板僵着,好半晌后终于开口:“迟早是得退的……你走吧。”

鹿黎惊讶瞪眼,匆忙要开口辩解,却被他推出木门外。

“啪!”一声,门关上了。

鹿黎看着斑驳老旧的门板,心头难掩失望和落寂。

不过,乐观的她很快恢复了笑脸。

上苍能让她回到这最关键最重要的关头,及时悬崖勒马不退婚,已经是最大的恩典!

她扬声:“我过两天来找你。”随后踩着轻快的步伐离开。

此时的惠城老城区还不算老,住户多,人员杂乱,来来去去的横杆大自行车响着嘹亮的车铃声,偶尔夹杂拖拉机的突突声。

多年前的场景重现,一切显得那么熟悉又陌生。

鹿黎拉了拉上身的的确良短衬衣和黑裙,将两条麻花辫子甩去身后,蹬蹬爬上长安街筒子楼的二楼。

远远地,就听到姑姑——肖淡梅的撒泼大嗓门。

“大宝,你咋把五花肉都给吃了?!要死啊?!也不分一点儿给老娘!”

鹿黎的父亲叫肖淡名,是地道的惠城本地人,高中毕业后下乡劳作了十来年。

下乡时他跟同行的知识青年柳青青两情相悦,结婚几年后生下女儿鹿黎。

肖淡名和妻子后来被分配去钢铁厂当工人,一家三口随着厂子搬去南方的济城,极少回惠城这边。

直到一年多前鹿黎考上了惠城新城区的“信息学院”,父母亲送她北上读书,并拜托姑姑一家子照顾鹿黎。

姑姑欢天喜地应下,转身却立刻跟父亲抱怨说家用不够。

肖淡名心疼女儿寄人篱下不方便,每月的月底都会寄给妹妹四十块钱补贴伙食费。

姑姑一家子的收入全赖姑丈在氮肥厂领的五十块工资过活,本来紧紧巴巴的。多了四十块,就算天天吃肉也没问题,可鹿黎却几天也吃不到一块猪皮。

姑姑故意瞒下伙食费的事,天天将一大堆家务丢给鹿黎。

鹿黎觉得住人家吃人家的不好意思,每天放学进屋就卯足劲干活。

表哥林大宝吧唧吸着手指,满嘴的油渍。

表姐林云宝扑上前,抢了最后两块五花肉,一边啃一边气呼呼抱怨:“妈!哥都通通吃光了,我就捡了一点儿渣滓!太不公平了!”

肖淡梅胖手叉肥腰,扬起双下巴骂:“都闭嘴,快吃光!一会儿颖颖要回来了。”

“嘭!”门被用力推开了!


屋里的三人吓了一跳!

林云宝立刻扭过身去,迅速将剩下的那块五花肉塞进嘴巴。

林大宝慌忙伸手,将肥油油的嘴巴胡乱擦了擦。

肖淡梅换上笑脸,笑眯眯道:“颖颖回来啦!你去把阳台的衣服洗了晾上,一会儿再开饭。”

站在门口的鹿黎打量眼前熟悉的狭窄筒子楼,残旧墙面破窗户,脏兮兮的老旧家具,当年在这里受尽各种屈辱和陷害的场景先后涌上心头。

肖淡梅见她没动,催促道:“去后阳台洗,快去!”

“不行。”鹿黎瞪大眼睛看着他们,缓慢摇头:“我的手扭伤了,干不了活。”

“啥?!”肖淡梅皱眉问:“怎么扭伤了?伤哪儿?让姑姑看看。”

鹿黎避开她的大肥手,垂下眼眸低声:“您问表哥和表姐吧。”

林大宝兄妹听罢,惊讶瞪眼。

奇了怪了!平常捏着耍着玩的软柿子竟敢跟妈告状!

肖淡梅听罢,虎着脸瞪向他们兄妹,大嗓门拉响:“咋回事啊?!你们欺负颖颖?”

林大宝吓了一跳,转身溜下楼,剩下一声远去的吆喝:“我没有!不是我!是云宝推她的!”

肖淡梅叉腰扬起胖下巴,粗声:“云宝,你咋欺负表妹啊?你推她做啥子?”

林云宝慌了,赶忙要逃进房间,被鹿黎拦在门口。

鹿黎藏下眼底的恨意,委屈低声:“表姐,你为什么要推我?你差点儿害死我,你知道吗?”

林云宝慌急了,躲闪转了转眼睛,很快理直气壮挺胸。

“妈,我没推她,是她自个掉下去的。我和哥带她去找白然那臭流氓退婚,谁知道那墙忒高,颖颖爬上去后不小心摔下去。我本来是要拉她的,谁知拉不住!”

鹿黎暗自冷笑。

她胆子小,从不敢爬上爬下,是他们怂恿她爬上墙头。她怕高不敢跳下去,谁知背后被人狠狠一推,摔下去后昏迷不醒。

幸好白然将她背进屋里,不然她现在还在墙边躺着生死未卜。

肖淡梅听罢,瞬间惊喜笑开了,“怎么样?婚退了?真是太好了!”

鹿黎缓缓摇头。

肖淡梅的胖脸瞬间垮了,粗声:“咋还没退啊?那家伙就是个地痞流氓,千万嫁不得!摊上那鬼崽子,你会惨上一辈子的。听姑姑的,这婚必须退!”

“他不在。”鹿黎淡定扯谎。

肖淡梅没话可说,撇撇嘴道:“他住城西那破烂老屋,容易找得很。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明儿再去退。对了,记得把那个银戒指要回来。银的虽然比不得黄金值钱,但好歹也是钱。”

当年哥哥太没眼力劲儿,竟让颖颖跟穷得响叮当的乡下人订婚——真够丢人的!

鹿黎没答应,聪明将话题绕了回来。

“姑姑,我摔得浑身都在痛。表哥和表姐却见死不救,跑回家吃五花肉。”

她在的时候,姑姑整天哭穷,顿顿咸菜老菜干,原来趁她不在总偷偷吃肉。

肖淡梅被当面拆穿,尴尬得老胖脸臊红一片。

接着,她瞪向女儿大骂:“云宝你个死丫头!你咋回事啊你?妹妹摔倒也不扶起来?!你咋想的啊?忒过分!”

林云宝讪讪垂下脑袋,无法再狡辩。

鹿黎扶着手腕,可怜兮兮低声:“姑姑,我得去看医生包扎伤口。”

“用不着用不着。”肖淡梅笑呵呵道:“摔一跤而已,又能走又能跳,肯定没什么大事,看医生还得费钱。小扭伤啥的,一会儿弄点儿药油擦擦就没事。”

鹿黎为难看向阳台的方向,摇头:“不看医生的话,那我这几天没法干家务活。”

“没事。”肖淡梅贪钱如命,只要能不花钱,掉脑袋都乐意,立刻道:“你待着,我让你表姐去干。”

鹿黎点点头,回房间关上门。

门外,姑姑大声嚷嚷赶女儿去洗衣服,在小厨房里噼里啪啦捣鼓做饭。

鹿黎打量逼仄熟悉的小房间,自己除了一张小床外,别无其他,就连衣服也得挂在床头边。

大她两岁的表姐不仅有梳妆台和小方桌,还能有一个小衣架。

筒子楼不大,只有小小三个房间,姑姑让她跟林云宝住一起,并在她父母亲面前许诺会将她当成自己亲生女儿一般疼。

房间是共用的,可她不能乱搁东西,不然就会被林云宝偷偷扔掉。

不仅如此,她身边的钱会时不时丢一张五毛或一块,都是表哥和表姐偷了去。

这里已经不能再待了。

幸好开学前爸爸将老宅的钥匙留给她,让她周末有空去打扫卫生,让老屋有人烟气。

下午找个好借口搬出去,趁着明天不用上课,赶忙安顿下来。

她迅速从床底下拉出小皮箱,急匆匆收拾东西。

一会儿后,门“啪啪”响了!

鹿黎迅速将小皮箱盖上,重新推回床底,起身打开门。

林云宝气呼呼瞪她,一副要发飙的狠毒模样。

就在这时,大门外响起姑丈林建桥欢喜的嗓音:“阿梅,我回来了!开门!咱家来客人了!陈少爷来了!”

陈冰!他……来了?!


陈冰!他……来了?!

鹿黎暗自打了一个寒颤,脸色顷刻白了白。

上辈子被他拳打脚踢,又抽又揍的无数场景在脑海里一一重现,吓得她立刻甩上房门!

一旁的林云宝则欢喜激动不已,闪身扑在梳妆台前,动作飞快梳头擦粉。

肖淡梅从小厨房里奔出来,一边擦手一边喊:“来了来了!早些时候墙头喜鹊吱吱叫,我就知道家里准有喜事。这不,大贵人上我家门了!”

林建桥高高瘦瘦,戴着一个黑色老花镜,巴掌大的皱纹小脸堆满笑容。

“陈少爷带了好些礼物,真是太客气咯。”

肖淡梅惊喜欢呼,谄媚喊:“陈少爷,快进!快请进!”

夫妻俩簇拥一个身穿白衬衣,尼龙长裤的清俊男子进来,中等身高,手腕上带着一块金表,衬衣口袋里别着一支闪光的钢笔。

陈冰微笑将礼物递给肖淡梅,特意加多一句:“熏腊肉和葡萄酒,都是国外来的。”

肖淡梅“哟哟”好几声,胖乎乎的脸笑成一颗球。

“你快坐快坐!一会儿留这边吃饭,我给你炒几盘最爽口的小菜。他爹,你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倒水!”

“是是是!”林建桥赶忙去倒水。

陈冰对这样的极度热情早已习以为常,傲慢眼珠子在筒子楼里转来绕去。

“小颖不在吗?星期六不用上课吧。”

“在!”肖淡梅扭过头笑呵呵解释:“在房间里呢!我家云宝也在里头,我家的闺女不会成天到处乱晃,都乖滴很!”

陈冰白皙的脸庞露出笑容,满意般点点头,接过林建桥毕恭毕敬递上来的水杯,翘起二郎腿,慢悠悠喝着。

惠城有几家厂子,最大的要数城郊的氮肥厂。

林建桥几年前托关系求爷爷告奶奶进了氮肥厂的财务处当记账员,成了厂里的正式职工。

陈冰是氮肥厂厂长的独生子,自小在父母亲宠溺下长大,锦衣玉食,吃香喝辣,初中毕业后直接进了厂里当小领导。

厂里的员工都对他百般讨好,人前人后喊他“陈少爷”,年过半百的林建桥也不例外。

他不敢坐下,半弯着身子谄媚问:“陈少爷,你知不知道厂里准备分房的事?”

“当然知道。”陈冰扬起下巴,得意道:“我爸是厂长,厂里有什么事我都是头一个知道。”

林建桥呵呵笑了,指着狭小的客厅。

“你瞧,这筒子楼还是我老爹留给我的,孩子们都大了,压根不够住。我在厂里工作七八年了,不知道——”

“这个嘛~”陈冰眯眼笑着,幽幽道:“可以商量。”

林建桥激动得双手发抖,一个劲儿道:“那就拜托陈少爷了!拜托你了!”

陈冰将水杯丢给他,问:“小颖呢?我这儿有两张前座电影票,想带她去大影院见见世面。”

林建桥赶忙往房间里喊:“颖颖!颖颖!”

门很快打开了,林云宝羞答答走出来。

陈冰挑眉,往后方张望,“小颖不在?”

自打两个月前在信息学院门口看到鹿黎第一眼后,他的魂儿就丢了。

肤色白又嫩,一双小嘴粉嫩嫩,身段优美,凹凸有致,比电视里的大明星还要美上三分。什么叫国色天香,美若天仙,他总算是见着了!

他立刻找学院里的学生问,得知她是二年级通讯专业的鹿黎。

几番周折总算查到她跟林家的关系,知晓她是惠城本地人,一家子都住在南方的济城,前年考上信息学院后寄宿在姑姑家里。

林建桥是厂里的员工,他一下子就找到了门路。

可惜连续两三次上门都不怎么顺利,小美人对他总是冷冷淡淡的。即便特意表明了尊贵身份,似乎也没什么效果。

“不在。”林云宝慌忙将门关上,羞涩笑道:“她……她刚才出去了。”

林建桥笑眯眯介绍:“陈少爷,她是我的女儿云宝。”

“我知道。”陈冰失望撇撇嘴,问:“小颖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

林云宝眸光躲闪:“她说不回来吃午饭,得傍晚才能回来。”

陈冰一脸败兴,不满低声:“不用上课,跑哪儿去了!”

小美人不在,其他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他站起身语气冷淡说:“我回去了。”

“哎!”林建桥慌忙讨好道:“留下吃午饭吧,我老伴已经在炒菜了。”

肖淡梅钻出小厨房,肥腻腻的双手胡乱擦了擦围裙。

“陈少爷,我给你炒了下酒的小菜和炖排骨呢!咋着急走啊?”

陈冰没好气答:“赶着去看电影,不吃了。”

“等等!”林云宝轻咬下唇,羞答答低声:“陈少爷,颖颖不在,我陪你去看,好不好?”

林建桥小眼睛转了转,顺势道:“对对对,陈少爷有两张电影票呢!云宝,你陪陈少爷去看。要听话些,都听他的吩咐。”

陈冰嫌弃睨了林云宝一眼,想着一张电影票好几块钱,一个人看也没意思,便道:“行,那走吧!”

林云宝嘴角笑意止不住,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离开。

“咦?”肖淡梅眨巴眨巴眼睛,疑惑问:“陈少爷不是来找颖颖的吗?”

林建桥关上门,答:“颖颖不在。”

“咋可能?”肖淡梅大声:“她刚刚还在呢!”

这时,内侧的房门打开,鹿黎走了出来。

肖淡梅马上发飙,皱眉大声问:“颖颖,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人家陈少爷对你好着呢,三天两头上门来找你,还带那么些不得了的好东西。你咋回事啊?你再不听话,姑姑我可就要生气了!”

林建桥最怕老婆,听她要训人,立刻双腿发软躲一旁去了。

鹿黎却丝毫不怕,笑盈盈解释:“姑姑,别生气。我是在帮云宝表姐呀!”

“啥?!”肖淡梅疑惑张大嘴巴,“帮啥?”

鹿黎凑上前,循循善诱:“姑姑你糊涂呀!我现在还没毕业,怎么能谈对象,我爸和我妈知道了得多生气呀!你也知道我爸妈他们最重视我的教育,对吧?”

肖淡梅点点头。

鹿黎继续道:“我还得读书找工作,可表姐不用。她大我两岁,她不嫁人,我这个做妹妹的怎么能窜到她前头去,对吧?她喜欢陈少爷,姑姑和姑父也觉得陈少爷好,那就得帮忙成全表姐呀!”

林建桥双眼发亮,肖淡梅露出惊喜贪婪的笑容。

陈冰是厂长的独生子,年纪轻轻就是小领导。如果闺女能嫁给他,不就成了陈家少奶奶吗?享乐享福的日子还远吗?

林建桥激动扯了扯老伴的围裙,低声:“那样我还怕升不了职,涨不了工资吗?再过几个月,单位还要分房呢!”

肖淡梅瞬间满眼亮光,呵呵笑了,胖乎乎的肉抖啊抖。

鹿黎暗自冷笑。

上辈子,林云宝追着陈冰身后跑,甚至不惜怀上他的孩子来威胁他放弃自己。

陈冰口口声声说爱她,只愿意跟她在一起,背后却总跟林云宝纠缠不清。

她发现两人的混乱私情后,果断要跟陈冰断绝关系。

谁知他丧心病狂以姑丈的职位做要挟,姑姑和表哥跟他狼狈为奸陷害自己,害得她只能委身与他。

这一生,她绝不允许历史重演了!

林云宝既然那么喜欢往火炕里跳,不惜踩她做垫板,她大可以成全她,何乐不为!

鹿黎故意委屈巴巴,反问:“刚才我故意躲起来,就是为了制造机会给云宝表姐。姑姑,您怎么还怪我呀?”

“没!”肖淡梅笑呵呵摇头:“咋会呢?你处处为云宝着想,我疼你还来不及呢!”

“颖颖读书多,人聪明,想事情也周到。”姑丈竖起大拇指赞道:“这样打算很好,非常好。”

这么好的机会,如果自家闺女能把握住,怎么可能让给其他人!

鹿黎快步钻进小厨房,喊:“姑姑,我饿了。可以开饭了吗?刚才你说有炖排骨——哇!我最喜欢吃排骨了。”

她都已经瞧见了,肖淡梅不好意思再将排骨藏起来,扯了一个尴尬笑容,忍着心疼端出来。

鹿黎啃着香喷喷的排骨,心里美滋滋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