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护花神医

护花神医

魅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林逸的职业是医生,平时收入还算可观,对待女朋友也是相当大方。原本是一个美好的夜晚,但他却在女友洗澡时,看到了她包里不堪入目的检查报告,和一些女公关需要的助兴工具。一时间,他突然明白了她经常说上夜班的理由。原来他竟是段子里的老实人,是人家玩累后选择的结婚对象。戳破女友谎言后,林逸所有的积蓄都被她卷走。这时,他意外获得逍遥医圣传承,人生大方向彻底改变!

主角:林逸   更新:2022-07-16 06:5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逸 的武侠仙侠小说《护花神医》,由网络作家“魅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逸的职业是医生,平时收入还算可观,对待女朋友也是相当大方。原本是一个美好的夜晚,但他却在女友洗澡时,看到了她包里不堪入目的检查报告,和一些女公关需要的助兴工具。一时间,他突然明白了她经常说上夜班的理由。原来他竟是段子里的老实人,是人家玩累后选择的结婚对象。戳破女友谎言后,林逸所有的积蓄都被她卷走。这时,他意外获得逍遥医圣传承,人生大方向彻底改变!

《护花神医》精彩片段

“林逸,今晚我就把自己交给你,我先去洗香香。”

“谢谢宝贝,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天海市,城中村的出租屋。

林逸穿着裤衩坐在床上,内心激动不已。

这半年,他为女友付出很多,等的就是这个时刻。

透过卫生间的毛玻璃,刘雯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让他血脉喷张。

“对了,今晚我可能不会见红,你介意吗?之前跟你提过,我小时候上体育课受过伤。”

刘雯从门缝里,怯生生的问。

“不介意!”

林逸很自信:“我是学医的,哪能不懂这些。再说了,不是每个女人第一次都会见红,这没什么。”

“嗯,你真好,我洗香香咯,马上给你个惊喜。”

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林逸口干舌燥,起身倒水,一眼看见桌上的女包。

这只包,刘雯从不离手!

哪怕是逛街,她也不会让林逸帮着拎。

“打开看看吧!”

鬼使神差,林逸拉开了拉链。

一本病历出现在眼前。

名字正是刘雯。

林逸是天海医院的实习生,职业敏感,让他忍不住翻开病历。

“盆腔炎、附件炎、HIV检测.”

看到上面一长串的妇科病,林逸还以为自己眼睛有问题。

使劲揉了揉,反复确认。

病历真是自己女朋友的。

“怎么可能,刘雯怎么会得这些病?”

“她可是牵手会脸红,接吻怕怀孕,坚持要把第一次留到最后的啊!”

林逸的手在颤抖,脸色惨白到极点。

这些妇科病意味着什么,他一个学医的,很清楚。

未经人事的女人很少会得这些病,更不可能去做HIV检测。

特别是盆腔炎。

大多是因为女人私生活混乱,导致炎症感染。

瞬间!

无数不堪入目的脑补画面出现眼前。

林逸只觉天旋地转,站立不稳,包也掉在地上。

冈本、果冻、跳跳糖,滚的到处都是。

还有几张花花绿绿的名片:“皇朝夜总会,寂寞的长夜,小雯陪你过。”

“卧槽,我是老实人!”

林逸头都要炸了,感觉整个世界在迅速崩塌。

几分钟前,他还在手机上评论老实人的段子。

没想到,

小丑竟是自己!

当初刘雯说,她在一家外企做公关工作,时差问题,经常要上夜班。

林逸被她清纯的外表迷惑,也没多想,就开始交往。

半年来。

那点可怜的实习工资,几乎全花在刘雯身上。

这还不算,就在昨天。

刘雯泣不成声,扑倒在林逸怀里。

哭诉她妈妈在老家得了重病,急需十万手术费。

林逸没这么多钱,刘雯就让他去借网贷。

还说,只要这次帮她,就把第一次给林逸。

毫不犹豫!

林逸立刻借了十万转到刘雯卡里。

他并不是想乘人之危,拿下刘雯的一血。

借钱,只是出于男人的责任!

“该死的贱人,绿茶婊!”

林逸脸色发绿,狠踩地上的名片。

要不是今天翻她的包,那就不止要背负十万债务。

老实人这顶帽子,也要戴到天荒地老。

联想刘雯半年来奥斯卡级的演技,林逸感觉自己两个腰子都在发凉。

要是再被她骗下去,下次就该卖肾了。

吱嘎

刘雯从卫生间出来。

粉色低胸护士服,黑色丝袜,红色高跟鞋。

“林逸,我.我不太懂男人,看网上说男人喜欢制服。”

“我寻思你是医生,特.特意为你准备了这套,想给你个惊喜,喜欢吗?”

“一会,你给我打针针的时候,要轻点,我怕疼呢。”

刘雯满脸绯红,像含苞待放的花朵,等待雨水的滋养。

如果是之前,林逸早就扑上去了。

可现在,

想到她身上的脏病,想到她做“公关”的场景。

林逸心里不住犯恶心。

“你刚才干什么了啊?”

看到一地狼藉,刘雯下意识的愣在原地。

“告诉我,这上面写的什么,还有地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又是什么?”

林逸把病历狠狠砸向刘雯,一脚踩爆一颗果冻。

“这是我的病历和日用品啊。”

“你你竟然翻我的包包,怎么可以这样,还有没有点道德?”

刘雯接住病历,脸色大变,赶紧收拾地上的东西。

“你身上一堆脏病,还有脸跟我谈道德,当我是傻子吗?”

林逸气急,上前死死按住刘雯。

护士服的纽扣松开,露出雪白的肩膀。

“干嘛啊,你弄疼我了。”

“什么叫脏病,就是一些正常女孩都会得妇科病,你激动什么?”

刘雯小声回答,身子微微颤抖,像是受惊的小鹿。

她还在演!

“正常女孩会得盆腔炎?会做HIV检测?我学医的,你骗我?”

“冈本、果冻、跳跳糖,你说这是日用品?告诉我,怎么日用?”

“还有这些名片,你所谓的工作就是在夜总会,用这些日用品做公关?”

林逸两眼喷火,卡住了她的脖子拼命摇晃。

刘雯没有挣扎,咬着嘴唇强忍。

没错,她是夜场小姐。

这些年,身边不少姐妹要么小三上位,要么回家从良,都有不错的归宿。

她也开始同时跟十几个男人周旋,一边搞钱,一边物色老实人。

林逸的帅气以及职业都让她满意,是重点对象。

只是没想到,一向老实听话的林逸会翻她的包,打乱了计划。

“够了,你松手!”

刘雯知道瞒不住了,索性摊牌:“既然你这样想,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你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没想到你是这种小肚鸡肠的人,嘴上说爱我,连我的过去都不接受。”

“渣男,分手吧,我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刘雯脸上再没有之前的纯情和娇羞。

披上外套,就想走。

“你站在,把借的十万还给我。”

林逸上前,拽住她的胳膊。

“还钱?”

刘雯眉毛一挑:“你果然是渣男中的极品,渣中之渣。”

“我陪了你半年,青春损失费都没算,你好意思跟我提那十万块?”

反正已经撕破脸,刘雯绝不可能把到手的钱还回去。

“你,你还有没有做人的底线?”

听到刘雯的话,林逸对她的无耻感到震惊。

“这半年,你吃我的喝我的,我连你的毛都没碰一根,你能损失什么?”

“今天,你不把钱还我,就别想走。”

林逸两眼喷火,杀人的心都有。

“噢,呵呵。”

刘雯轻笑一声:“说到底,你是觉得没上我,吃亏了。”

“那就来吧!”

她甩掉高跟鞋,四仰八叉躺在床上。

“我打死你!”

林逸把刘雯从床上拖起来,甩手一巴掌抽在她脸上。

“你敢打我?”

刘雯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逸。

“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

被一个小姐耍的团团转,自己还把她当个宝。

林逸现在又气又悔,恨不得一头撞死。

“哼,你不知好歹,当我是吃素的?这一巴掌,我要你付出代价。”

刘雯冷哼一声,拿起外套摔门而去。


林逸心如死灰,瘫坐在地。

突然。

一个声音悠悠传来:

“丢人,真是丢人呐。我逍遥医尊纵横万界,想不到传人竟然如此不堪,竟为一个女人要死要活。也罢,既是命中机缘,老朽便把这一身本事都传于你。”

“望你从此打熬心境,善用传承,别给老夫丢脸,切记,切记。”

林逸想说话,却发现全身无法动弹。

四下变得漆黑,只有无数光点向自己射来。

与此同时,脑中多了大量玄妙知识。

医术、功法、天文、地理,几乎无所不包。

很多知识,已经完全颠覆他以往的认知。

仿佛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林逸感觉全身充满力量,每个毛孔仿佛都在呼吸,无比舒服。

“我成了逍遥医尊的传人,这种好事居然发生在我身上。”

“既然如此,我绝不不辜负他老人家的期望,必将闯出属于我的天地。”

林逸心中畅快,心境也变得坚毅许多。

简单洗漱后,坐车去天海医院。

他是急救科的实习生,这里钱少,事多,责任大,但也能锻炼人。

刚到办公室,里面空无一人。

一个小护士气喘吁吁的跑来:“林医生,你来的正好,赶紧去抢救室帮忙吧,来了两个重症病人。”

“吴长辉副院长都去了,其中有个病人是金盛集团徐总的女儿,你当心点,那个徐总不好惹。”

小护士好心提醒。

林逸点点头:“谢谢你,我现在就去。”

吴长辉不但是副院长,还同时兼任急救科的主任。

不过一般情况,吴长辉是不会参与抢救工作的。

除非病人有权有势!

救人是医生的天职,林逸也没想太多,批上白大褂就走。

刚进抢救室,就见吴长辉领着科室里的医生正围着一张病床紧张忙碌。

后面站着个中年男人,嘴里不停呵斥:“吴院长,今天我女儿要是有个好歹,可别怪我徐强跟你翻脸啊。”

这个叫徐强的衣着华贵,手上的腕表闪着金光。

一看就是有钱人。

病床上,躺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脸色苍白,十分虚弱。

林逸只是扫了一眼,就知道她伤的很重。

特别是腰椎以下,应该受到严重的撞击。

瘫痪是必然的,除非自己出手!

即便如此,小姑娘还是满脸怨毒的抱怨:“爸,都怪那该死的老女人,骑个破三轮车什么时候出现不好,非在我闯红灯的时候。我现在两个腿都没知觉,会不会瘫痪啊?”

徐强低头爱怜道:“爸爸都知道,放心,你没事的。那个老家伙,我绕不了她。”

林逸心中惊愕: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心肠竟如此歹毒。

自己闯红灯,还怪别人!

还有这徐强,护短也不该如此决绝。

她女儿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

“医生,求求你们,救救我妈妈,她快不行了。”

隐隐听到嘤嘤的哭声。

林逸这才注意到,抢救室角落里,还有一张病床。

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女孩扑在昏迷的中年妇女身上,已经泣不成声。

中年妇女身上只有最基础的监护设备,整个抢救室居然没有一个医生为她施救。

女孩抬头呼救的瞬间,林逸忍不住心中一颤。

不施粉黛,面容却美到极致。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也不过如此!

五官因为伤心而略显扭曲,但还是掩饰不了那种摄人心魄的美。

“好眼熟啊!”

女孩的眉眼让林逸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一时记不起来。

情况紧急,林逸也来不及细想,赶紧上前帮忙。

他看的出来,中年妇女伤势极重。命悬一线。

除了自己,天下恐怕没有第二个人能救。

“小子,给我站住,今天这里所有人只许救我女儿。你要是不听话,就是跟我徐强作对,后果你承担不起。”

身后徐强一声冷呵,语气极为冰冷。

“你怎么这么狠心,你女儿撞了我妈妈,还不许医生救!”

“.”

女孩满脸绝望,无助的哭声越来越小。

“他妈的,这老东西害我女儿出事,还想活命?做梦!”

徐强嘴里骂骂咧咧,丝毫不为所动。

吴长辉也不耐烦的招手:“林逸,先别管那个人,赶紧到这边来搭把手!”

这话让林逸心头为之一冷,堂堂副院长,竟然说出这种有违职业道德的话。

“吴院长,那位妇女的情况很严重,也需要抢救。”

“你现在的作法,不符合抢救流程。”

林逸心头有火,顶了回去。

吴长辉立刻训斥道:“流程?你懂个屁的流程。不知道轻重缓急吗。那个妇女已经没救了,在她身上浪费时间毫无意义。赶紧滚过来。”

“吴院长,医者仁心,只要病人还有一线生机,我们都不应该放弃。”

“再说徐总的女儿已经占用足够多的医疗资源。生命本该平等,厚此薄彼,我做不到。”

林逸说完,扭头就去给妇女治病。

徐强上前,一只手重重拍在他肩上:“臭小子,我女儿的命就是比那老家伙金贵。劝你识趣点,别不知好歹。”

“哼。”

林逸冷哼道:“我不管你徐强是什么人!出于医生的职责,也是念你女儿还小,我给你,也是给你女儿一个机会。”

“只要你不妨碍我,让我先治好这个妇女,我保你女儿没事。否则,她准备在轮椅上过一辈子吧.”

话音刚落。

就听见徐强女儿有气无力的声音:

“爸,好像有人在诅咒我瘫痪。你,你赶紧揍他啊!还有那个该死的老女人,你一定不要放过。”

“好好好,女儿,我马上就揍他。那个老不死的,我更不会饶了她!”

父女两人泯灭人性的对话,让林逸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小丫头但凡有一根脚指头能动,都是反人类!

“你现在可以去准备轮椅了,挑最好的买。”

“我林逸说的,下半辈子,你女儿在轮椅上过!”

说完,林逸肩头发力,徐强的手直接被弹开,人都差点摔倒。


看到这一幕,吴长辉愣神了,也不知道林逸今天哪根经搭错。

赶紧上前扶住徐强:“吴总,这小子就是个实习生,先别理他,抢救你女儿重要。过后我会收拾他的。”

“大胆林逸,你不听领导安排,诅咒病人瘫痪,还动手殴打家属,等着处分吧。”

林逸也懒得搭理,快步往中年妇女那边去。

监护设备上的数值已经降到临界值,说明她的生命已经油尽灯枯。

“妈你醒醒啊!”

“我是晓兰,妈,你睁眼看看我,我是晓兰啊。”

此时,女孩已经哭不出声,绝望的趴在妇女身上,默默流泪。

“晓兰,她是叶晓兰?”

林逸突然想了起来,这女孩是曾经的同学:

叶晓兰。

多年不见,当年的黄毛丫头,居然长成这样的绝顶美女。

“先别哭,有我在,你妈妈没事的。”

林逸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医生,你是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只要能救她,让我干嘛都行。”

看到有穿着白大褂的人过来,叶晓兰像是抓住救命稻草。

转身紧紧拽住林逸的胳膊,完全是在哀求。

感受到她掌心传来的冰凉,林逸忍不住鼻子一酸,学生时代的点点滴滴浮现眼前。

“你是叶晓兰吧,我是林逸,还记得我吗,我和你是同学啊。放心,你妈不会有事的。”

“林逸!”

叶晓兰抬头,惊讶的盯着林逸的脸,又看看他身上的白大褂,终于认了出来。

“你真是林逸!你现在是这里的医生啦?你能救我妈?”

她的眼中仿佛看到希望。

“能救!”

“把你的胸针给我!”

林逸盯着叶晓兰的胸口。

她今天穿着棉质碎花连衣裙,里面用胸针固定一件白色的抹胸,以防走光。

“哦给你。”

叶晓兰毫不犹豫,摘下胸针交给林逸。

抹胸滑落。

顿时。

深邃的事业线展露无余!

“记得小时候她还营养不良,现在怎么会发育的这么好?”

林逸忍不住脸一红,赶紧把视线移开。

“你妈妈内脏受伤,我先给他针灸,护住心脉。暂时没有银针,就用胸针代替了。她身上的外伤不致命,以后再说。”

出于职业习惯,也是缓解尴尬,林逸简单交代了下治疗方案。

“我不懂这些,你是医生,都听你的。”

“拜托你了!”

叶晓兰脸上的绝望稍褪,只是语气依然焦急。

“放心!”

林逸点点头,把胸针扎拉直,扎入叶晓兰妈妈胸口的一处大穴。

轻轻捻动,丝丝灵气缓缓注入她的体内。

以逍遥医尊传承的医术,再辅以大量灵气,叶晓兰妈妈但凡有一口气,林逸分分钟就能让她下地跳广场舞。

只是这样一来耗费灵气,二来太过惊世骇俗。

林逸还是选择稳妥一些,先治内伤保命,外伤不急。

片刻,叶晓兰妈妈的嘴唇蠕动,眼皮微颤。

接着,眼睛竟然睁开了,眼珠缓缓转动。

监护仪的数值也在迅速回升,很快就恢复到正常范围。

“妈,妈,我是晓兰啊。”

叶晓兰激动不已。

“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

刚刚苏醒,叶晓兰妈妈还有些迷糊,虚弱的问道。

“伯母,这是医院。您出了车祸,现在没事了。身上的外伤休息几天就能好。放心,您女儿叶晓兰就在身边。”

林逸轻声安慰,拔下胸针

“妈,我是晓兰,我在这里,放心,没事了,没事了。”

叶晓兰握着妈妈的手喜极而泣。

“哦,在医院啊,我出车祸了?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

“伯母,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你现在需要多休息,少说话。”

林逸轻声安慰,又对叶晓兰说:“你妈妈没事了,一会重新联系个医院,让她好好养几天外伤就没事了。在这里,徐强肯定找你们麻烦,伯母也休息不好。”

“至于车祸的赔偿和定责,找个律师全权处理,有问题你来找我!”

林逸不会把徐强放在眼里,但叶晓兰妈妈需要静养。

他现在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守在这对母女身边。

“好的,林逸,我妈妈真没事了吗?刚才她她伤的那么重。”

叶晓兰有些犹豫,倒不是她怀疑林逸骗她。

毕竟她也上过大学,基本常识还是有的。

母亲刚才的危急情况她看的清清楚楚,转眼就没事了,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犹豫。

“放心,没事的。来,伯母告诉你女儿,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哪里疼,或是不舒服吗?”

“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感觉身上没什么力气。晓兰我没事了,回家吧,医院太贵,咱们住不起。”

“好!妈你没事就好,医生说了,你还有点外伤需要休养,花不了多少钱的。”

听到母亲的话,叶晓兰又安心了不少。

“来,我们先把伯母推出去。”

林逸说着,把手中的胸针还给叶晓兰,忍不住又往她胸口撇了一眼。

像是觉察到林逸的目光,叶晓兰脸蛋微微泛红。

“林逸,谢谢。多亏有你出手,不然,不然我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的声音有些局促,赶紧把抹胸拉好,用胸针固定。

此刻。

抢救室另一头,吴长辉把徐强拉倒一边。

“徐总,你女儿腰椎伤的很严重,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吴长辉抹了把脑门子上的汗小声道。

“什么心理准备?你给我说清楚!”

“嗯,你,你女儿很可能会瘫痪。”

“妈的,我女儿要是瘫了,我跟你没完。”

怕自己女儿听到,徐强压着嗓子低吼。

“徐总,你也看到了,我们整个科室都在努力,但有些事是勉强不了啊。”

徐强扯着吴长辉的领子使劲晃:“少废话,赶紧给我去治。治不好,你这个狗屁院长也不用当了。”

“徐总,你不要太过分!我是副院长,请你说话注意点。”

吴长辉也有些恼火,他好歹是副院长,人脉关系不比徐强差。

“哼,你少在这跟耍官威。别忘了之前那批采购合同,你收了我两百万好处费。我女儿今天有个好歹,什么事我都做得出来。”

徐强的话让吴长辉心头一寒,只得忍气吞声道:“徐总别激动,这样,先把你女儿送去重症监护室。我马上联系市里的相关专家会诊,实在不行就转院。如何?”

想到女儿现在还得靠吴长辉,徐强语气也软了些:“嗯,就按你的意思办。一定要快。天海治不好,就去省城,去天都,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吱嘎,吱嘎.

这时,林逸和叶晓兰推着病床经过。

“晓兰啊,我真没事了,还是回家吧。你看,我现在都能动了。”

说着,叶晓兰的母亲轻轻抬了抬腿。

幅度不大。

但瞬间!

吴长辉、徐强、一众医生,乃至徐强的女儿全都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