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惹不起躲不起

惹不起躲不起

吕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季西深堂堂上市公司总裁,竟然想娶夏尔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助理为妻,这让她很是不解,两个人不过是各取所需,逢场作戏的关系罢了。她清楚的知道,表面上风光无限的季总裁,实际上,远没有他看起来那样温润如玉,人畜无害。一场爱情的游戏,夏尔白不敢赌,哪怕季西深说对她不是玩玩而已,她也不敢真的跟他谈感情。有些人,惹不起,也躲不起,怎么办?

主角:夏尔白,季西深   更新:2022-07-16 07: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尔白,季西深 的武侠仙侠小说《惹不起躲不起》,由网络作家“吕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季西深堂堂上市公司总裁,竟然想娶夏尔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助理为妻,这让她很是不解,两个人不过是各取所需,逢场作戏的关系罢了。她清楚的知道,表面上风光无限的季总裁,实际上,远没有他看起来那样温润如玉,人畜无害。一场爱情的游戏,夏尔白不敢赌,哪怕季西深说对她不是玩玩而已,她也不敢真的跟他谈感情。有些人,惹不起,也躲不起,怎么办?

《惹不起躲不起》精彩片段

她站在阳光下,肌肤白的几近透明,身上套着他的白色衬衫,松松垮垮,衬衫下若隐若现女子玲珑有致的娇躯。

似乎感觉到了背后的目光,她迟缓的回头,短暂的目光交汇。

那一双凤眸深邃如海,他分明在一步之遥的距离,那种疏离感却好似隔着万水千山,那么近,又那么远。

“怎么不多睡会?”季西深淡无情绪的问,优雅的点了根烟,烟光在两指间忽明忽灭,弥散着袅袅烟雾。

“我认床。”她沉吟了一会儿,说道。

认床?还是认男人!季西深刚毅的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讥笑。

阿步,阿步!那个无数次她在梦境中呼喊出的名字,那个昨夜在她酒醉,与他忘情时仍念念不忘的男人,才是她的挚爱吧。

季西深剑眉冷蹙了下,没有看她,子夜般深沉的眸子,眸色遽然间深的骇人,两指用力掐灭烟蒂。紧接着,却漫不经心的丢出一句,“我们结婚吧。”

他突兀的话,让她愣在当场,半响回不过神来。他应该没喝酒吧,怎么竟说醉话。他一个堂堂上市公司总裁,而她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助理,难道睡几次就有感情了?!

“理由呢?”

“我睡了你这么久,总要对你负责。”季西深的语气半是认真,半是戏谑。

她忽而笑了,语调轻慢玩味,“我不是也把你睡了吗,所以,我们扯平了。”

季西深沉默,目光深深的凝视着她,半响后,他披衣下床,长身玉立,来到她面前,两指轻捏起她下巴,迫使她与他直视。她的眼睛真美,如一汪清泓,好像随时会把人的魂魄吸进去一样。

略有些粗糙的指腹在她脸颊细腻的几肤上轻轻的摩擦着,季西深凤眸含笑,眼神却极是认真。

“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尔白,我和你在一起并不是玩玩而已。”


回到公寓后,尔白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厨房,因为缺眠的缘故,额头一阵阵的发疼。她倒了杯温水,从医药箱中翻出毓婷,却只有空盒子。备用的事后药早吃完了。

“呦,回来啦。”平佳围着条浴巾出现在厨房门口。

“嗯。”尔白淡应着,又问,“你那儿还有药吗?”

“你还需要吃药,直接奉子成婚得了。”平佳半讥半讽着,从柜子中翻出一盒丢给她。

夏尔白僵硬的扬了下唇角,药片滑过咽喉,溢开一片苦涩的滋味,逼得人有种想哭的冲动。

“六年前的错误,我不想犯第二次。”她淡淡的说,青葱的指尖下意识的触碰着腕间的紫水晶手链,心形水晶上深深的刻着几个英文字母,寓意天赐的礼物。这是阿步留给她唯一的东西。

“可你现在就是在重蹈覆辙。”平佳冷哼着,话锋过分犀利。

夏尔白美眸微眯起,眸光涣散,让人看不透她究竟在想什么。平佳叹了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外人本就无权置喙。

两人如同往常一样,准时出发去公司。平佳开车,尔白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指尖翻动着手中的财务报告,发出轻微的书页摩擦声。“黄总毁约的五千万资金,你还没有处理好?”

“我怎么会想到姓黄的那个老鬼会临时变卦,真淡疼。”平佳一副愁眉苦脸状。

“少矫情,你有那东西吗。”尔白扫了她一眼,“例会上你自己想好怎么过季西深那一关吧。”

每周一九点是公司的例行会议,季西深准时踏入会议室,几乎是一秒不差。他一身笔挺的黑色纯手工西装,俊颜清冷,不带一丝笑意,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夏尔白坐在他左手边的位置,右边是副总程天佑,然后各部门高管依次而坐,接连发言。大多数时候,季西深只安静的倾听,眸色敛的很深,偶尔插上一两句,话锋犀利,直点要害。

平佳刚汇报完上季度的财务总结,季西深直接质问道,“流动资产的五千万亏空是怎么回事?”

平佳无言以对,忐忑不安的看向对面的夏尔白。

“因为黄氏集团突然调资金......”尔白刚开口解释,却被季西深冷声打断,丝毫不留情面。他一向将公私分的非常清楚。

“我不需要解释,不管采用什么手段,三天内将事情解决,否则是谁的责任,就给我辞职走人。散会吧。”季西深说完,丢下手中的财务报表,直接起身走出会议室。


夏尔白依旧坐在原位,两指按了下发疼的太阳穴。

呵,这个男人天生就是双面人吧。她简直无法将这个衣冠楚楚,冷静沉稳的季总裁与那个昨夜与她嬉笑调清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需要帮忙吗?”程天佑问道。

“谢了,不用。”夏尔白淡声回答。

程天佑轻耸了下肩,也拎着文件离开。

转眼间,偌大的会议室内只剩下尔白与平佳二人,平佳巴巴的凑过来,战战兢兢的询问,“尔白,怎么办?”

尔白低着头,一边整理着会议记录,一边回道,“还能怎么办,晚上帮我约见黄总。”

“约在哪儿?”

“酒店。”尔白答。

“什么?夏尔白,你疯了吧!”

“我非常清醒。”夏尔白瞪了她一眼,“对付老鬼,只能投其所好施展美人计。你给苏幕打个电话,让他晚上准备接应我。”

华灯初上,万盛大酒店内。

美人在侧,黄总那个老鬼喝的醉醺醺后,迫不及待的搂着尔白进房间。

砰地一声,总统套房的门被急切的推开,黄总臃肿的身躯搂着她快步而入。“心肝宝贝小甜心,你可想死我了......”

“黄总,急什么啊,总得让人家先去洗个澡吧。”尔白手掌挡在男人胸口,强忍着作呕的冲动,娇声娇气的说道,那眼神,那声音,听得男人骨头都酥了。

“还洗什么澡,我可等不及。”男人一脸的坏笑,一副猴急的模样。

“黄总,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乖,等一等,我很快就好。”夏尔白娇笑如花,两指捏着吊带薄裙,摇曳生姿的进入浴室之中,并锁紧了门。

她脊背靠着坚硬的门板,长舒了口气。然后打开了水龙头,浴室中响起哗啦啦的水声,与此同时,她拨通了苏幕的电话,叮嘱他赶快来救场。

“心肝,尔白,我的心肝宝贝,你在里面磨蹭什么呢?”因为在浴室中磨蹭太久,黄总不耐烦的开始捶门。

尔白快速的换上了吊带睡裙,无奈开门走出去,捏声捏气的娇笑,“讨厌,急什么啊。”

“宝贝,先让我亲一个。”黄总嘿嘿的笑,已经将酒气熏天的嘴唇凑了过来。尔白忙伸手挡住他,媚声问道,“黄总,你答应我的东西呢?”

黄总一笑,自然知道尔白想要什么。他眼睛笑眯成一条缝,放开尔白,取出支票夹,将一张签好的五千万支票递给她。“现在满意了吧?”

尔白接过支票,美眸中一闪而过狡黠之色。“那谢谢黄总了。”

“你怎么谢我?”男人笑,手臂刚缠上尔白柔软的腰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