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鉴宝大亨

重生之鉴宝大亨

刘持久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周成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经历了一场离奇的重生!上一世,他是顶级鉴宝大师,甚至在国际上都叫得上名号。因为发现了徒弟的阴谋一桩阴谋,而遭到追杀,最终不慎跌落山崖而死。这一世,他重生到了一个出车祸身亡的跑腿小哥身上,无意中获得了一部古书,并且拥有了一双神眼!且看跑腿小哥如何逆袭为鉴宝大亨!

主角:周成,苏子月   更新:2022-07-16 09: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成,苏子月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之鉴宝大亨》,由网络作家“刘持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成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经历了一场离奇的重生!上一世,他是顶级鉴宝大师,甚至在国际上都叫得上名号。因为发现了徒弟的阴谋一桩阴谋,而遭到追杀,最终不慎跌落山崖而死。这一世,他重生到了一个出车祸身亡的跑腿小哥身上,无意中获得了一部古书,并且拥有了一双神眼!且看跑腿小哥如何逆袭为鉴宝大亨!

《重生之鉴宝大亨》精彩片段

 “你没事吧,小哥?”

耳畔传来一声焦急的呼唤,周成只感觉头痛欲裂,整个人好像要散架子了一般。

随心眼前清晰了一些,他惊讶的看向四周,随后又看了看自己。

“我怎么穿着,跑腿小哥的衣服?”

随后,一阵记忆疯狂的涌入脑海。

周成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竟然重生了!

前世的他是顶级鉴宝大师,因为发现了一桩巨大的走私阴谋,被自己的徒弟背叛。

又被人追杀,掉落悬崖而死。

而且现在,竟然是2010年!

也就是说,自己回到了十年前?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跑腿小哥,因为刚才出了车祸,他便占据了这个身体。

周成又反应过来,那岂不是说,未来十年发生的事,自己全都是知道。

这太bug了吧!

并且前世他碰到阴谋的时候,阴差阳错的体内拥有了个气功,但是无法修炼。

现在那层阻碍,似乎已经有些松动了。

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活着!

“没事没事。”

想到这,周成激动的对一旁,撞到他的车主说着。

随后他骑上自己的小电动车,离开了,自己这个前身只有一个字,就是穷啊!

不过现在,周成前世的鉴宝大师记忆还在,在哪混不到一口饭吃?

想着的时候,他手机里传来叮咚一声提示。

“您有新的订单,请前往取货。”

随着手机传来提示声,周成看到订单来自,一个叫做聚宝阁的地方。

周成所在的白龙市东门桥,方圆跑五公里附近,跑腿送货都是他自己负责的。

这聚宝阁,在东门桥附近最大的商圈,古玩市场中。

但是古玩这东西比较金贵,而且假货甚至比真的还多。

所以在运送方面,一般都是货主本人亲临,也方便交易。

让跑腿运送,这还真稀奇了。

周成意识到,自己想要恢复到以前的身份恐怕难了,并且特别的凶险。

那就不如,从一个跑腿小哥开始吧!

隐藏自己的身份,寻找仇家!

而且古玩市场,也是他要去的地方,毕竟自己穷啊!

想着他骑上电动车,一路疾驰,很快就来到了古玩市场。

聚宝阁在古玩市场的最里面,要进去几乎得横跨整条街。

再看此刻古玩市场,外面支起了各种摊位,古玩简直琳琅满目。

这些古玩里真假掺杂,有运气好捡漏真品的,能赚个盆满锅满。

但基本都是走眼的,钱都打水漂了。

与此同时聚宝和老板郑坤,正在拿着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货柜。

周成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你好啊老板,我是跑腿的。”

“行,等一下。”郑坤摆了摆手。

无奈周成只能在一旁等待,郑坤倒是不慌不忙的,足足让周成等了十分钟。

周成一看,这自己马上就要超时了啊。

也是无聊,他随意的扫了几眼,旁边货架子上的古玩。

这时郑坤正在擦的一个花瓶,吸引了周成的注意。

只见这花瓶非常白皙细腻,外表是树叶花纹,看起来特别立体,一看就价值不菲。

他仔细一看,眼前竟然又浮现出另一个场景。

在周成眼前的花瓶,竟然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幽光。

“什么情况?”

周成一脸懵,揉了揉眼睛,眼前奇异的景象又恢复正常了。

可自己再一集中注意力,那奇怪的景象再次出现。

那神奇的光芒,几乎让他睁不开眼。

“见鬼了!”

周成有点慌了,不敢再继续看了。

“不对,这玉有光,但是那佛像又是正常。”

他发现每一个古玩上面的光,强度都不太一样。

现在事实就在自己眼前,肯定不是看错了啊。

“我的眼睛怎么了?”

就在周成惊慌失措的时候,忽然想到,一般来说,人们一般用珠光宝气,形容一件宝贝的精美。

难道说,自己竟然能看到宝光气了?

“老板,这花瓶什么来路。”

“呦呵,你这年轻人眼光不错,这花瓶是北宋时期的剔刻花瓶,磁州窑的,那可是老开门。”

郑坤说着嘿嘿一笑,“怎么着,对这东西有意思?”

周成是有点明白了,这是北宋剔刻花瓶,自己看到的宝气,正说明这东西是真品啊。

“我就看看。”

周成搪塞了一句,毕竟自己现在还不能确定,还是小心点吧。

“老板,这个盘子是仿品吧?”

周成又看向一个货柜里,一点光芒没有的白釉磁盘。

“你什么意思,砸场子?”郑坤有点问急了,一脸不悦。

“还真对了。”

周成反应过来,自己看到的光芒,还真的是宝气啊!

“天啊,要是有这本事,这还不发达了?”

本来自己就有鉴宝知识,加上这判断真伪的能力,简直无敌了啊,肯定是重生带给自己的加持!

古玩这行水可是非常深,不知道多少人散尽家财,收了个假货,那可真就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倾家荡产。

也有很多人运气爆棚,捡了个大漏,直接此生无忧了。

即便周成是个鉴宝大师,那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自己可是有了一双神奇的眼睛,这要是想捡漏,那几乎是一来一个准啊。

一时间,他激动的都快跳起来了。

“小伙子,东西在这了。”

郑坤的声音,把周成的思绪拉了回来。

“这个青花瓷瓶,要给孙老板送过去。”

随后,郑坤又写了个地址递了过去。

周成抬头一看,“明代青花瓷器,上全价保险?”

“是的,我这有鉴定证书,上保险没问题的。”郑坤不耐烦的解释了句。

“你拿个赝品上保险,这也太损了吧!”

保价那是可以索赔的,这责任划分,周成这个中间人可占大头。

到时候自己拿什么赔一个,价值几十万的花瓶啊?

周成又看到这瓶子完全没有宝气,绝对是假的啊。

至于坚定证书,那也不难办,反正花钱就能办到。

这店老板,实在是太缺德了!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说我这是赝品,小心我投诉你!”


 一听到赝品,郑坤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嚷嚷着要投诉周成。

只不过他虽然很硬气,但眼神飘忽,很明显是心虚了。

这让周成更加确定,这家伙没安好心!

本来郑坤店里,确实有一件青花瓷瓶是真品,是客户寄存在他这里销售的,但却不小心给弄坏了。

于是郑坤便弄出了这么一个,全价保险公司索赔的方法,如果买家收到货感觉不对劲,就找跑腿索赔就行。

虽然这青花瓷瓶是一个赝品,但做的挺不错,就连郑坤不仔细看也会看错,可是一个小跑腿的,怎么就看出来了?

“你要是真敢投诉,那咱们就试试,看看到底谁出事!”

周成白了一眼,直接走了出去,不想和这个黑心商人废话。

自己现在当务之急,那就是赶紧捡漏去啊!

周成放下瓷瓶,转身就出了聚宝阁。

“老子可是鉴宝大师,想唬我,做梦去吧!”

周成直接在心里咒骂,而且自己这情况,也得和站点说一下。

投诉倒是不怕,不能有其他兄弟再着了道啊!

“况且我都有这双神眼了,这跑腿工作也不重要了,害怕啥!”

想着,他吹着口哨就进入了古玩市场。

捡漏喽!

随后来到了另一家古玩店,周成走过去看到,一位两鬓斑白的大爷,正在用放大镜挑选古玩。

在他的旁边,也已经选好了几样东西。

“呦呵。”

周成看了过去,不免有些惊叹。

只见大爷选好的三件古玩,上面都有淡淡的宝气。

再看此刻大爷,此刻正在观察着一个执壶。

如果说之前三件古玩上面,只有淡淡的气息,那这个执壶,近乎是散发着金光啊!

“这老头不一般啊!”周成默默的感叹,这种眼力,绝对是位大师!

再看大爷一丝不苟的,打量着执壶,似乎也在犹豫之中。

“老天保佑,可千万别被买去啊!”

很明显这大爷心里也没谱,看的周成在一旁紧张不已。

“就三件吧,多少钱啊老板。”

大爷最终还是放下执壶,指了指自己原先挑选的三件古玩。

“你是我亲大爷!”

在一旁提心吊胆的周成,也算是松了口气。

“宋朝钧窑瓶一万,明代福寿青花瓷瓶八千,石湾窑骏马雕塑一万。”

老板过来看了看,说出价格。

周成也点了点头,这个价格和他判断的,确实差不多。

这店老板的报价,基本都是市场价,甚至还要便宜一些。

这三件虽然都是货真价实的古董,但是品相一般,也不是官窑,开价万八千的已经不错了。

古玩的价值在于年代,背景,还有工艺,特别是存世量稀少,价格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就比如说各朝的官窑瓷器,做工精美,那都是几万,十几万起的啊。

要是皇室的,甚至可能几百万,上千万也不少的!

再看大爷听到这价格,也是二话不说就开始付款。

随后大爷包好了东西,拿着那三件古玩,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亏了,亏了。”

见到买主这么高兴,店主也觉得自己要价少了。

“这是碰到老油子了,应该卖贵点的啊!”

店主一脸的肉痛,可现在已经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

周成嘴角也勾起一抹笑意,看来今天这店主,注定是要血亏了啊。

“老板你这东西不错啊,那我也买点啥看看,也算是照顾你生意了。”

周成套了句近乎,凑了上去。

“我家老爷子,倒是想要个执壶。”

周成拿起执壶,一脸好奇似的看了看。

见此情形,店主眼睛眼睛一转。

这汝窑执壶肯定是假的啊,这要是真的,哪还能到他这?

正常也就两千块钱,那我卖五千!

想到这,店主笑眯眯的凑了上去,“这位老板,你眼光可真不错,我这可是汝窑的,是个老物件,这卖的嘛,自然就贵了点。”

周成也看出来了,看这店主的样子,摆明了是要把自己当冤大头了啊。

“我说老板,你也不能要的太多啊,我是想过来交个朋友,以后买东西可以常来你这啊,你可别当我什么都不懂。”

这话让店主都有点懵了,这自己还没开始要价呢,就嫌贵了?

“那你看,多少合适?”店老板叹了口气。

周成伸出两根手指。

店老板一脸犹豫,“两千块钱啊。”

周成嘿嘿一笑,“二百块钱。”

“我去,我说哥们你拿我找乐子啊?两百块钱能买啥,我这低于两千不卖!”

老板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把周成当成来逗着玩的。

“哎呀老板,我确实没多少钱。”

周长叹了口气,尽量不让这店老板起疑心。

“那你刚开始别吹那么大啊。”店老板也一脸无语。

“我和你说实话吧,这是别人放在我店里寄售的,低于两千块钱我就赔了。

“行,那就两千,谁让我和这东西有缘呢。”

周成也一声叹息,一脸肉痛的模样。

“我说小兄弟,要不是看你顺眼,这东西我怎么也得要你五千。”

店老板还在一旁忽悠着,周成则是心里冷笑,心想你还以为自己占便宜了。

要知道我捡漏了,你就等着哭吧。

给完了钱,周成便离开了。

随后他想了下,来到了古玩市场,最大的一个店,风云轩。

此刻风云轩里面没什么顾客,有一个儒雅的中年大叔,正在清理一尊玉佛。

“老板,你收古玩吗?”周成一过去,直接了当的问道。

“当然收啊。”大叔放下手机的东西,上下打量了周成一眼。

周成也没有扭捏,把自己刚才两千块钱买的执壶递了过去。

“小伙子,你没和我开玩笑吧?”

大叔打量了一眼那执壶,摇了摇头。

“我是来做生意的,开什么玩笑啊?”

周成也有点慌了,莫不说,这玩意真是假的不成?

自己可以看到宝气的眼睛,不好用吗?

一时间,周成的心里开始打鼓。

“我也就不和您绕圈子了,这玩意太厉害,一看就真不了。”

“执壶这种东西,那可是北宋汝窑,做古玩生意的都知道,这北宋汝窑器,全世界能找到的,也不过百十来件。”


 老板这么一说,周成也有点懵,不过他还是相信,自己这一双眼睛的。

“我听说你们这风云轩,是古玩市场最大的店,老板也有点本事,现在看来这纯属徒有虚名,眼力太差。”周成默默的嘀咕一句。

“我说小兄弟,你这口气也太大了,那我就和你说说,这执壶,乃是天青釉的。就放眼这整个古玩界,也不过有才有一个,按您捏捏这么说来,你这是第二个呗?”

听到周成质疑自己的能力,大叔不干了,不仅拿起来执壶鉴赏了一下,还给周成说起了这东西的来历。

“不对劲,这执壶是清朝仿的!还真是个老物价,但也是近代的。”

大叔仔细看了看,眼中闪过一抹光亮,但还是平淡的说道。

“这是仿品?”

周成想了下,要是这执壶若的确那么珍贵,那上面的宝气也是会很耀眼的。

现在自己看到的宝气,确实有可能是个仿品。

他本来就知道,嘉庆帝就钟爱比较素雅的瓷器,特别是宋代汝窑瓷器,甚为喜爱。

这么说来这只汝窑执壶,多半就是嘉庆年间仿造的。

“小兄弟,你要多少钱出?”大叔的态度也平和了许多。

“价格的话,这还得看你吧,我要是觉得可以,自然就卖了。”

周成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其实心里没底。

“那好,咱们交个朋友,你这执壶,我花这个收了。”

说着,大叔神秘兮兮的比了个2。

“这有点太便宜了吧。”周成有些失望。

就两万块钱,恐怕嘉庆年间,一些一般的官窑瓷器,都不止这个价了吧。

更何况,还是这么精致的汝窑执壶。

“二十万还不够?我最多再给你加两万,这已经超过市场价了。”

大叔也一脸为难,看起来蛮喜欢这执壶。

“那行,卖你了!”

虽然表面上波澜不惊,但周成的内心早已经波涛汹涌。

这哪是两万啊,直接翻了十倍!

周成倒吸了一冷口气。

就自己以前跑腿,想要赚二十万,也得两三年啊!

自己花了两千块钱,转手就赚了一百倍,发财了!

实在是太牛了!

“就这个神眼,想要回到前世的巅峰状态,也不是不可能。”

“就这么下去,买房买车不是梦啊!”

周成大喜过望,前世的他家境贫寒,成为鉴宝大师,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

可是现在,自己刚重生过来就开挂了啊!

交易完成,银行卡直接收到了二十二万!

离开的时候,周成心潮澎湃。

这预示着,自己比前世还要厉害了。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震动了几下,来跑腿订单了。

自己都有这双神眼了,还跑个6的腿啊!

“全都拒绝!”

所有的派单,全都被周成拒绝了,实在是太爽了!

另一边没有骑手,有人已经开始投诉了。

很快,手机便震动了起来。

“你特么搞什么鬼,赶紧给老子接单,要不然就收拾东西,给我滚蛋!”

一接电话,里面传来主管恼怒的臭骂,周成拒单,也会影响他的业绩。

“去你姥姥的,你这个缺德上司,老子把你开了!”

这倒霉主管平时就得手下非常的刻薄,周成实在是受够了。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也没必要看那王八蛋脸色了,所有的愤怒全都发泄了出来。

这态度,让主管也懵了。

“艹,周成你可真是胆子肥了,还敢和我顶嘴,老子在告诉你,你今年的奖金全都没了!”

听闻此言,周成不屑的冷笑了下。

“老子特么不干了,要个毛奖金啊,还想压榨我?做梦吧王八蛋!”

一通臭骂,周成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

把自己的老板炒了,周成心里这个爽啊。

随后他面带微笑的,继续准备开始捡漏去了。

十多分钟以后,他又来到了一家古玩店。

虽然这店看起来不大,但是设施挺豪华的。

各种瓷器区啊,金银饰品啊,玉石玛瑙什么的,都有自己的分区。

周成的下一站,就是准备来这里碰碰运气。

他深吸一口气,再看过去,眼前机会眼花缭乱。

“这瓷器,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这玉石还可以,就是颜色也比较乱,白色的,绿色的,蓝色的都有。”

“这家古玩店基本都是真东西,就是品相太一般。”

看了一圈,这些东西都上面的宝气太淡的,按照周成分析,这些普通的玉石还有青铜器,估计都是近代的民国,甚至是现代的东西。

那些瓷器,年代最久远的,恐怕也才是晚清和民国时期的。

“等等!”

刚有些失望,周成又看到,在最深处有个古朴的木箱。

那木箱散发着,非常强烈的绿色的宝气,一看就是个宝贝。

只不过在木箱前面,已经有个西装革履的老者,正在观察着。

“天,又是这么不巧!”周成心里一紧。

他不敢贸然出手,生怕东西被那人买了去。

再看老者打开了木盒,里边有一个绿色的扳指!

周成连忙看了过去,可很快松了口气。

虽然这个扳指面也有宝气,可终究是太过稀薄了,并不是之前自己看到的,那甚至有些耀眼的,光芒的来源。

“老板,这东西怎么卖?”

这时候,老者已经开始问价了。

“这位老板,一看您就识货,这可是清朝的东珠啊,产自乌苏里江,是进贡的皇室用品。”

“这么大的东珠,可真是独一无二了,很难买到第二个!”

老板见到老者是真想买,并没有太急着报价。

“你要是要,十万块钱吧!”

又夸了一会,老板这才要了个十万块钱。

周成挑了挑眉,东珠不过是淡水珍珠,那淡水里的蚌壳多大?

这指甲盖大小的东珠,如果是天然形成的,那肯定是天价啊!

就说上面的宝气,肯定也相当耀眼啊。

若是真的,那还不卖出天价?散发的宝光肯定能照亮这整间房。

这么说来,这东珠肯定是人工处理过的。

应该是弄了一些手段,加工而成,就这么淡淡的宝气,估计一万块钱都不值,这老板也是个黑心商人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