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霍先生旧爱难求

霍先生旧爱难求

冬不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姜小雨和霍锦彦曾经彼此深爱过,却因为一场变故,一个误会,不得不分道扬镳。四年后,她为了两个人的孩子,不得不回国,却不料,霍锦彦恰好是她孩子的主治医生。姜小雨曾经发誓不会再爱上任何人,却还是因为当年旧爱乱了心扉。旧人重逢,误会加深,曾经深爱过的两个人能否解开心结,破镜重圆?

主角:姜小雨,霍锦彦   更新:2022-07-16 09: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小雨,霍锦彦 的武侠仙侠小说《霍先生旧爱难求》,由网络作家“冬不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小雨和霍锦彦曾经彼此深爱过,却因为一场变故,一个误会,不得不分道扬镳。四年后,她为了两个人的孩子,不得不回国,却不料,霍锦彦恰好是她孩子的主治医生。姜小雨曾经发誓不会再爱上任何人,却还是因为当年旧爱乱了心扉。旧人重逢,误会加深,曾经深爱过的两个人能否解开心结,破镜重圆?

《霍先生旧爱难求》精彩片段

清晨的医院,淮安市儿童医院人满为患,放眼望去皆是攒动的人头。

小孩的哭闹声,成人的议论声,机器通报声,汇聚嘈杂。

身板单薄的女人怀抱着三岁的孩子在怀里,黑发随意地挽在后脑勺,洗到发白的牛仔衣,掉了暗扣的袖子露出干扁纤细的手,一下下拍着孩子的后背,“宝宝乖,不哭,不哭……”

孩子下巴压在她肩头,眼圈红肿,眼皮子无力地耷拉着,嘴里冒出断断续续的呢喃啜泣。

正在这时,轮到她到头号位。

“你好,我预约了你们医院的心脏科专家,今天来初诊。”

挂号人员冷漠地拿过她递出的病例,翻开本子看着信息,指尖不由一僵,旋即迅速合住,叫来同事,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年轻的护士看她的眼神带着些许怪异,走出柜台,走在前,“跟我来吧。”

姜小雨垫着小家伙的屁股将他的小身板往上拖了拖,双手的酸痛丝毫不影响急促的脚步。

挤出人潮,乘坐电梯直达顶楼,出现在姜小雨眼前的是空中花园,藤椅,桌椅。正值春日,蝴蝶兰在花坛里摇曳着,姹紫嫣红。

现在的专家看病的环境都这么闲适清静了吗?

四年的美国生涯,国内翻天覆地的变化令她惊讶。

然而,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注意更多的细节,亦步亦趋地跟在护士身后,转到右侧的房门前,护士毕恭毕敬地敲响了门,“霍总,人带来了。”

“进。”

单个而冷漠的话隔着门板朦胧传出来。

姜小雨莫名地感觉有些熟悉,是在哪里听过,记忆却模糊了。

“请。”

护士推开房门,房间里散发出淡淡的檀木香。

“谢谢。”姜小雨致谢进门,不如楼下的喧嚣,这里一切都是木质的,阳光从宽大的落地窗投进来,男人背靠着办公桌,留给她的背影镀着一层淡薄的光晕。

看得出,他身形高挑,蓄着的短发遮掩着半截脖颈,白衬衣的衣领一层不染,套在身上的深蓝西装也不见一丝褶皱。

“医生,你好,我是预约心脏病初诊的姜小雨,患者姜忆。”她自报家门,目光一瞬不瞬盯着男人的背影。

“他是你儿子?”声色,低沉,醇厚,听不出喜怒。

“嗯。”

“他父亲是谁?”

姜小雨愣了愣,看病需要查户口么,指尖微微收拢,指甲陷在孩子卫衣的布料里,她抿了抿唇角,“他没有父亲。”

“呵——”

男人蓦然一声冷笑,坐着旋转椅缓缓转身,“姜小雨,离开我,离开霍家,你活得这么狼狈?被人甩了,还当了单亲妈妈?孩子先天性心脏病?”

嘲讽话,男人流畅的下颌线映进了姜小雨的眼里,她瞳孔骤然紧缩,怔怔盯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

他冰雕般的棱角,高挺的山根,凌厉的眉,还有那双森凉幽冷的眼……

霍锦彦!

姜小雨下意识的用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鬓,可却突然想到什么,手顿在原处。

怎么会是霍锦彦!!

回过神来的姜小雨只觉得毛骨悚然,每个毛孔都往外冒着寒气。

她神色复杂,心中只想着快速逃离这个地方,逃离霍锦彦的身边。

四目相对,他勾起薄唇,揶揄轻蔑。

对他来说,她是背叛者,现在的窘境咎由自取!

逃!

早在四年前离开淮安市,姜小雨就做好了这辈子不复想见的准备!

她目光闪烁,脚下已经有了动作,刚提脚,霍锦彦漂亮的双手合十托着下巴,话语冰冷,“踏出这道门,你怀里那个小野种会死!”


姜小雨心里“咯噔”一下,硬生生僵在原地。

男人满意地捕捉到她的恐惧,嘴角弧度愈发明显,“你别忘了,做心脏手术,康桥医院是国内最顶尖的,否则,你不会回国的第一时间找来。”

他说的没错,就因为打听到康桥有世界级的专家,还有大病保障险,她才来的。

可这话落在姜小雨的耳朵里,更觉得寒意渗骨。

她清透的双眼透露出一丝羞愤,“你调查我!”

两天前她刚乘坐美国加利福尼亚的飞机回来,而霍锦彦了若指掌!

霍锦彦不答,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的脸,离开霍家时,她才18岁,有着明显的婴儿肥,软软糯糯的。

现在,她22了,瘦得只剩一层皮,倒是这双盈盈的眼没变,总是像受伤的小动物,无辜,可怜。

可怜?

霍家破产的时候,她逃得比谁都快!

霍锦彦起身,铁拳攥紧,手背青筋暴起。

姜小雨看着男人走来,站起身后他高大身形无处隐匿,只是迈开稳健的步伐靠近,就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令人透不过气。

“霍锦彦,当年是我不好,跟孩子没关系的。”姜小雨紧搂着孩子,戒备地往后退了半步。

离开霍家之后,她有持续关注霍家的新闻,虽然濒临破产,但是那时年近20的霍锦彦力挽狂澜,霍家起死回生,这四年甚至成为了国内最顶尖的医疗器械制造商。

霍家不需要她,霍锦彦也不需要她,她以为,霍家早就把她忘得一干二净。

男人已伫立跟前,垂着眼,冷冷地盯着她怀里的孩子。

孩子还小,瘦骨伶仃,却长的眉清目秀,特别是那双比寻常孩子都大的眼睛,闪烁着聪慧的光芒,可惜因为病魔缠身,孩子对现在的一切都没有太明显的反应,困乏的眼,似乎随时都会睡过去。

只一眼,便会止不住的喜欢上这个孩子。

可惜,孩子是她和别人的结晶!

他突然探出手,卡着孩子腋下抱在了怀里。

姜小雨完全没料到他会突然抢孩子,怀里空荡荡,急忙去抓姜忆,好似护犊子的老母鸡,“别碰他!”

霍锦彦冰冷地扫了她一眼,叫来护士,“带去做个CT,心电图,超声波。”

他居然要救孩子吗?

姜小雨忽然觉得自己太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霍锦彦那么温柔的人,每个星期固定去喂养流浪猫的人,怎么会斤斤计较她曾经犯过的错呢,虽然,是她在霍家最困难,在霍锦彦人生至暗时刻离开,但无论是霍家还是霍锦彦,现在不都好好的吗?

或者说,自己对他只是个过客,可有可无!

护士抱走了姜忆,姜小雨悬在嗓子眼许久的心重新落回肚子里。

办公室只剩下两人,她低下了头,注视着自己脚尖,郑重地组织言语,打算好好道歉,“霍锦彦,其实……”

“嘭——”

后背狠狠撞在了墙上,后脑勺宛如脑震荡。

她话没说完,男人薄凉的唇印上来,将她所有的歉意堵了回去。

“唔……霍锦彦……放……开……”

霍锦彦禁锢着她的手臂,泄愤似般啃着她的唇瓣,指尖的力道恨不得将她捏碎。

她还有脸回来!

这四年,他时时刻刻监控着境内外客运信息,两天前,他从助理得到资料,姜小雨的名字重新出现在眼前时,他几乎按耐不住直奔机场。

看到的,是她牵着孩子的手,笑靥如花。

呵!

这个女人,当他是什么?利用完就可以扔掉的工具人吗!


“霍锦彦!”

疼痛促使姜小雨皱紧眉头,她狠狠将男人推开,鲜血溢出嘴角。

她胡乱地用手背拭去,大口的喘息,眼眶蓦然泛了红,“霍锦彦,你想干嘛?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是,没有关系了!

她不再是霍家收养的遗孀!

也不再和霍锦彦暧昧不清!

霍锦彦指腹摩挲过唇瓣,尝到淡淡的血腥味,挑眉睨着她,“你说没有就没有?姜小雨,你良心是被狗吃了吗?霍家养了你十八年!”

他突然拔高的音调很可怕,吓得姜小雨身板一抖,紧贴着墙不敢乱动。

霍锦彦如玉的指尖挑起了她下巴,“是谁说要陪我一辈子?是谁说要嫁给我?是谁给了我希望,又把我推下深渊?姜小雨,你真自私!”

是她!是她!全是她说过的话!

往事历历在目,姜小雨避开了他灼灼的视线,鼻尖眼角都是粉红粉红的,“你要我怎么道歉才肯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男人隼目眯了眯,勾着她下巴的手忽然下滑,捏住了她盈盈一握的脖子,面色狠戾起来,“谁给你的胆子敢跟我说这种话!为什么要回来!”

疼……

窒息的感觉头晕脑胀,姜小雨双眼充血,张着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怎么度过的!”

你倒是会享受!逃离了每天催债的生活,还跟别的男人生下个野种,把我放在什么位置!

他愈发的用力,多年的愤怒,怨恨,抹杀了理智。

狗屁理智!

多少个午夜梦回,他只想拉着姜小雨一起死!

“咳咳……”

姜小雨喘不上气,咳嗽起来,眼角的泪水润湿了鬓角。

记忆里的霍锦彦不是这样的,他是真的想要自己的命……

霍锦彦,你听我解释……

迷离的视线里,霍锦彦冷峻的脸逐渐模糊,她下意识地探出手,想要触碰他的脸庞。

四年了,这张脸每晚都出现在梦境里,霍锦彦,我很想你,很想……

“笃笃笃。”

猝然,房门敲响,门外传来护士的声音,“霍总,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

霍锦彦眸子里的狠色逐渐消散,看清手里像是破碎布偶的姜小雨,手指触电般松开。

“咳咳……”

姜小雨剧烈地咳嗽起来,身体如烂泥顺着墙面瘫软蹲下,像即将渴死的鱼大口大口的呼吸。

见她这副狼狈样,霍锦彦薄唇紧抿,一抹不忍刚浮出心头就被压下,姜小雨,是她自找的!

“进来。”

他捋着西装袖口,坐回办公桌,精英本色。

护士进门时,不免多看了姜小雨两眼,但也不敢多问,动作麻利地将单据放在霍锦彦面前,“霍总,这个孩子左心瓣发育畸形,修复困难。”

霍锦彦看也没看单据一眼,摆了摆手,“把她给我丢出去,还有那个孩子,我们医院不接收。”

姜小雨猛然抬头,难以置信地盯着霍锦彦,“你凭什么!这里是医院!你凭什么不治他!”

国内除了康桥,没有任何医院敢接姜忆的手术!

霍锦彦是医科大毕业,他应该知道,把姜忆赶出去,意味着什么!

“就凭他的妈妈是你。”霍锦彦眼眸晦暗无光,犹如死水沉静,“你的罪孽,他来偿还,很公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