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告白被拒后我一心搞学习

告白被拒后我一心搞学习

眉间情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方迢迢原本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是父母眼中的乖孩子。可是在父母离婚之后,她感觉自己的世界崩塌,于是那个乖乖女学会了叛逆。高考结束后,她选择了一个离家比较远的大学,不光因为可以远离父亲与继母,同时还因为母亲在那座城市。更加巧合的是,开学之后,方迢迢发现,暗恋的男孩竟然也在这所学校!

主角:方迢迢,许飞星,肖沐   更新:2022-07-16 09: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迢迢,许飞星,肖沐 的武侠仙侠小说《告白被拒后我一心搞学习》,由网络作家“眉间情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方迢迢原本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是父母眼中的乖孩子。可是在父母离婚之后,她感觉自己的世界崩塌,于是那个乖乖女学会了叛逆。高考结束后,她选择了一个离家比较远的大学,不光因为可以远离父亲与继母,同时还因为母亲在那座城市。更加巧合的是,开学之后,方迢迢发现,暗恋的男孩竟然也在这所学校!

《告白被拒后我一心搞学习》精彩片段

“你真是越大越不听话!上个大学跑那么远!”方严一看到方迢迢满不在乎的表情就生气的不行,恨不得打她一顿。

“我不就去个大学,关你什么事,你又没管过我,有什么资格在这里限制我?”面对自己父亲的震怒,方迢迢毫不在意,甚至露出一丝嘲笑的意味看着他。反正自从自己妈妈离开后,两人就一直闹得很僵,多这一件也不算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妈妈还在时他也从未管过自己,最多只是说说罢了。只是当时自己不懂而已。

“哎呀!迢迢,你快别那么说。你爸不想你去那么远也是担心你嘛。”一直以好后母形象自居的楚语现在连忙劝架,面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焦急,至于她心里怎么想的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不过,就算楚语再怎么说出花来,方迢迢也不待见她。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我要放弃我自己喜欢的学校,一直守在他身边,不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喽。又不是老得离不开人了,还需要我照顾?实在不行就请护工呗,又不是请不起。”方迢迢双手抱在胸前,斜靠在墙上,对于她的话不置可否。

“你!你…给我滚出去。爱去哪去哪,”方严听到他说的那些话,瞬间怒不可遏,指着方迢迢让她出去。

“你以为我喜欢在这嘛,让方跃那个家伙照顾你不就够了吗?”方迢迢直接转身离开书房。

“好了,老方。孩子大了,该有自己的自由了,你也别太束着呀。”楚语在一旁除了那句劝慰之外,一直安安静静地听着两人的话,这时才开口继续说,“我们也总不能一直要他们留在我们身边吧。”

“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没事跑那么远干什么?读书在哪不是读啊?何况她妈还在那,真是个白眼狼,这么多年了,还老想着她妈。”方严在自己妻子面前,忍不住抱怨。

“一个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什么!”听到方严的话让楚语神色莫名,她想起了自己父亲许多年前的这句话,当年他宁愿资助青梅竹马还承诺娶她的方严,也不愿意供她上学,结果呢?这世上,除了自己谁都靠不住。

当然,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只能对方严小意奉承,不过以后可就不一定了。

“迢迢还小,当孩子的总会想着自己妈妈的。”心里百般心思,但楚语表面仍旧带着得体的、温婉的、也是方严最喜欢的笑容。

“唉,随便她吧。”方严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管不住方迢迢,就随她去了。

“你不要总跟和爸爸他置气,毕竟他也是你爸爸呀!”刚准备回自己房间的方迢迢被方跃堵到了门口。

“那你说怎么着?每天供着他?哄着他?自从知道他出轨后,我就再无法对他有任何尊重的想法!”方迢迢面无表情看着他,既然已经发生了这件事,那么就算是后面在怎么补救也无济于事。

无论他是因为同情自己,还是觉得愧疚而对自己说这些,都毫无意义。对她来说,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再说什么都不过是空话而已。

如果说做完后有所补救已让人不爽,更何况一边做一边说着这些话,真让人想吐。

“……”

“反正我是不会和你抢家产的,你放心好了。”方跃脸上满是坚定与执着。

“呵,随便你。不过那人的东西,我不在乎。”方迢迢说完,就随手将方跃扯开,进去了自己的房间。

进到自己房间后,方迢迢把自己整个埋在床上,想着过去的一幕幕事。曾经看着父母恩爱的好像连她都容不下,原来只是个笑话而已。

突然的某一天,自己就这样被随意丢弃到角落,没有人在乎。

她想起了自己很久之前父母的一段对话。

“我家迢迢可是我们家的小公主,想要什么就给我们说。”妈妈抱着她,那时的妈妈真再漂亮不过,明眸皓齿,聘婷秀雅,脸上总带着笑。

“是啊,流婉,咱们女儿最可爱了。我们一定要给她最好的,就算要嫁人,也一定要好好选个丈夫,可不能让她被欺负。”那时的爸爸也是那么的温文尔雅,不像现在。

说好的什么都给自己,原来到头来不过是一句空话。

方迢迢一直看着窗外的星星,看着看着,眼泪从眼眶滑落,掉在枕头上,开出一朵朵花。

即使她在白天再怎么样,但她内心还是难过的。


夜色渐浓,方迢迢逐渐睡着了,回忆找上了她。

从小她就一直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父母恩爱,又十分宠爱自己。唯一一个不顺心的是就是他们过于甜蜜,总忽略自己。

但对比自己同学父母的貌合神离,甚至在背地里还各找小三,即使表面上不说,但她内心还是很有优越感的。

直到有一天,突然被告知父母已经离婚,父亲再娶,母亲早已离开。

那天一个女人带了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男孩来到她的家,而这个男孩让方迢迢很眼熟。来的女人很漂亮,长相妖娆、身姿丰盈,但方迢迢一看见她便发自内心的不喜。

那女人一进门便四处打量,似乎在观赏自己新家的好坏,十足的女主人架势。

当发觉方迢迢在看她时,那女人就凑到她面前笑嘻嘻地对她说:“你好啊!迢迢,我是你的新妈妈。”还不等方迢迢反应过来,便接着补充道:“真是个可怜孩子,那么小,你妈妈就不要你了。不过没事,阿姨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

这些话似是一颗炸弹,直接把方迢迢炸蒙了。她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紧接着大喊道:“不可能!我爸爸明明说她去旅游了,很快就回来的。你骗人,你是个骗子!”

“呀!迢迢你还不知道啊,真不好意思这件事需要我告诉你。”那女人脸上带着笑意,眼底有着些微怜悯与嘲弄。

这让方迢迢的火更大,伸手推开她,便跑上楼去找她爸爸。

方迢迢急冲冲跑到楼上后,连门都没敲,直接把门撞开了。还没站稳便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和我妈妈离婚了!”

方严这时正坐在桌前打电话,听到方迢迢的话,瞬间皱眉。看着她的表情,有些不耐烦,但又怕她打扰自己谈生意。就对先电话那边说:“徐总,您那边再多看看,我这边有点事就先挂了。…….嗯,好好,那回头再联系。”

这才看向方迢迢:“方迢迢,你的教养呢!谁教你直接就这样进来的!”

这些年,方严在家中总是表现得十分温和,但也一直对她很严厉,方迢迢本能的害怕他。随即想起刚刚那女人给自己说的话,又梗着脖子问:“你们是不是真的离婚了!为什么?”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想离就离了,小孩子家家的管那么多干什么。”方严这才恍然今天是让楚语和方跃来的日子,自己之前给她解释的是她母亲出去旅游了,准备自己想好措词再把实际情况告诉方迢迢,没想到一拖就拖到今天。

尽管如此,被自己女儿当面质问,依旧让他非常生气。

方严烦躁地扯了扯领带,再次开口道:“听你这么说,看来是你的新妈妈已经来到了。”

“她才不是我妈妈,我知道了,那个女人是小三对不对!所以妈妈才和你离婚,你怎么能这样做!你就是个混蛋!”方迢迢冲他大吼。

“你给我再说一遍,敢这么说我!”方严恼羞成怒,直接打了她一巴掌。

“你还打我!明明就是你的错!”方迢迢捂着自己的脸,流着泪看他。

方严自己也有点后悔,毕竟是自己宠了那么久的女儿,还刚没了妈妈,就算自己再生她妈的气,也没必要生她的气。本想伸出手看看她的脸怎么样,再安慰安慰她,却不曾想方迢迢直接把他的手打开了。

“别碰我!离我远点!”说完,方迢迢也不管方严的表情,跑出了门。

方严瞬间又被她气得火冒三丈,便也不再管她去哪了。

随即想到楚语已经带着自己儿子来了,便下楼去找他们。

刚下楼,就见楚语迎了上来:“我刚看迢迢那孩子跑出去了,不会有什么事吧。也怪我,不该和她说这些事,更不该来的。”

她不说还好,一提这事,方严马上想起刚刚被打的经历,火气当即又上来了:“她跑就任她跑,关你什么事,等回头知道错了,自然就回来了。竟然还推你,现在真是被宠的一点分寸都没有了。”

听楚语这样一说,他瞬间又把愧疚放在他们母子上了:“这么多年,委屈你了,在我身边一直没名没分的。”

“别那么说,我都是自愿的,谁让我那么爱你呢。对了,老方,这是小跃。”说起来也可笑,那么久了,他竟然还是第一次见自己儿子。

现在嘴上说着自己没名没分的跟着,也不想想到底是谁害的,如果可以谁愿意做小三。明明是他当年蹬了自己,害的自己沦落到当情妇的境地,如今竟然还满脸的如无其事。

要不是当初自己父亲供他上大学,能不能认识穆流婉,会不会有今天这样的财产还两说呢。嫌贫爱富就把自己抛弃,嫌弃穆流婉不会温柔小意就出轨自己,果然还是钱更可靠。

现在一句轻描淡写的“委屈你了”,就想让她原谅,早干嘛去了。

“嗯,没错,和我长得真像。”方严看到和自己很像方跃,明显很高兴。

“老方,我记得你最喜欢我做的牛腩萝卜煲汤了,我去给你做一些。”尽管心里想着怎么让他以后孤苦无依,但是表面上楚语还是带着吟吟笑意。

方严明显很欣慰,穆流婉那个千金大小姐就算下嫁了可也从没有做过一顿饭,之前艰难的那一段时间,两人基本都是吃外卖。就算做饭也是他做,要知道他在老家的时候可是从来连家务都不碰的。

这些年一直忍受着穆流婉的脾气,他早就受够了,就算不是被她发现出轨后要求离婚,自己也早就做好让她净身出户的计划。

屋里的氛围就像是表面完整而内心早已腐烂的苹果,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背地里却已经不堪入目。

方迢迢跑出了家门,却不知道该去哪里。她不知道自己妈妈在哪,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别的亲人。

天色渐渐暗沉下来,乌云翻滚而来,一滴雨落下,紧接着雨就如同石头一样狠狠地砸在人身上。方迢迢很快便浑身湿透,她抱着自己,将头埋在膝盖,蜷缩在一个角落,周围的一切似乎都离她远去。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一个人在这里呆到地老天荒时,有一个人走了过来。一开始她只看见那人白色的球鞋,沾染了泥土却依旧不显得脏乱。抬起头,便见到一个清爽的少年形象。

那人穿着一中的校服,打着一把明显和他不搭的雨伞,白色的伞面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抱着萝卜的小兔子、叼着鱼干的小猫……看着就是富有童心的人才用的,完全不像他这种人用的伞。

那少年将手中多余的雨伞递给她,然后说:“你知道我最烦雨天的什么吗?”

“什…什么?”方迢迢这才发现他手中还有一个深蓝色的伞,愣愣地接过雨伞。

“就是像你这样以为自己受了点伤就以为世界崩塌的人。”少年毫不留情地说完就走了,完全没给方迢迢反应的机会。

方迢迢眼睁睁看着他离开,本来应该因为他冷漠的言语而生气的,可一想到这是自己今天仅得的温暖,她内心忍不住泛起波澜。

最后她还是回家了,她这才明白自己离了家什么都不是。

等再次从同一个梦中醒来的时候,方迢迢已经能够平静下来了,她想着自己为了查那个少年所付出的努力,以及为了和他同一所学校所做的种种。只是可惜当自己终于能够转学到那所学校时,他已经去了大学。

“徐飞星,我来了!”她忍不住在内心默念。

在这些艰难的岁月里,她已经把他当做了自己追逐的目标,把那些从现实中得不到的感情全部寄托到他身上。

但方迢迢不知道那时的少年并不是为她而来。

在他回到咖啡店后,还不等面前的女孩说些什么便开口抱怨:“干嘛要我去安慰她啊!她一个人要伤心的话,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哭不就好了,还非要在大街上,平白惹人关注。”

“话可不能这样说,下着大雨一个小女孩还没带伞本来就很狼狈了,她这样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再说,如果我也有一天也那么狼狈,却没有人帮我怎么办?”说话的是一个皮肤白皙,笑容温柔的女孩,坐在椅子上,脚上绑着一个纱布,透着淡淡的红,很明显受了伤。

这时,男生这才发现女孩脚上的纱布有些红,马上急了:“不是叫你不要乱动的嘛!怎么红了!”

“渗血了而已,你带我回家换纱布就好了,星星你不要着急啊。”

“好。”于是他背起女孩后便走了,只留下一句很快便消散在空中的话,“不会的,我绝不会让你有那样一天的。”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方迢迢去大学报到的时间了。

她将自己需要的东西收拾好,其他的都准备去学校再买。仅带着几件衣服,一本曾经妈妈买的自己最喜欢的书,还有那把雨伞就出发了。

她下楼的时候,她父亲正在楼下吸烟。

看到她下来后,他把烟捻灭,然后说道:“既然非要去,就别干些丢脸的事。”

“我觉得你是我的亲生父亲就够丢脸的了。”方迢迢扔下一句就转身离开,徒留方严一个人生气。

等到方迢迢到了学校,天气已经有些热了,她在数个红色的伞棚中,寻找着自己的院系。

人流拥挤,天气又热,她实在找不到,就随便找了一个伞棚下坐着的学长。

即使再怎么对自己的那个父亲大喊,但那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对他的怒气与怨恨。在面对他人时,方迢迢仍有着该有的分寸与礼貌。

“就在那里,可能字太飘了,你看不出来。今年我们为了提升文化艺术,都用来行书。”那个学长有些尴尬,毕竟今年的字体是他一举推荐的,但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个新生来问自己了。

他还以为学生都应该懂得行书呢。

方迢迢这才发现了自己的院系,她把这个认成了别的院系。道谢后匆匆离开。

完成新生注册注册后,她领到了自己的校园卡,然后有一位学姐领着她找到了自己的宿舍楼。不得不说,这些地方刚到真是让人找不到方向。

不是想麻烦这位学姐,毕竟天气太热了。让她给自己指了一下去领军训服的路后,便让她先走了。

她先去宿舍把自己的东西放下了,现在宿舍一个人都没有。

等到领完自己的服装后回去,宿舍里已经有人了。

“你们是从哪来的啊?我跟你们说,我是本地的,有什么事可以直接给我说。对了,我是穆婉柔”其中一个长发微卷、长相精致的女生这样说。

她穿着一条淡蓝色蕾丝齐膝裙,胸前别着一个精致胸针,云朵形象,脚下踩着一双白色小皮鞋,整个人就像思然在电视中看到的公主一般。

“真的啊,那可就拜托你了!”这是一个扎着马尾、戴着眼镜,看起来简简单单的女孩子,“我是思然。”

思然身上是没有任何花纹的白色短袖,只是明显在袖口、领口处有些泛黄,牛仔裤也有些发白。这是她所能带来的最好的衣服,但仍和这些人有着一些差异。

“有人来了啊。”那个短发利落的女孩还没介绍自己,就抬头看见了方迢迢,接着说:“你好啊,我是叶萌。你呢?”

方迢迢看见这人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装,短袖、短裤,领边和袖边带着红色条纹,穿着一双红白相间的运动鞋。

“方迢迢,你们好。”方迢迢走进门,笑着说,“希望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相处愉快。”

“肯定会的。”

“我们一定会相处愉悦的。”

“当然了。”

军训总在暑气未消的时候,炎热的天气,稍微一动就浑身湿漉漉的,粘稠的感觉让人难受。

不过,在这段时间中,四人的感情逐渐加深。

“哎,你们知道吗?有人向许诺表白了。你们知道是谁吗?”叶萌一脸神秘地冲寝室里的人说。

即使作为一个外地人,叶萌仍有着不少的朋友,各种八卦信息找她准没错。

“谁啊?答应了没?许诺那家伙不是一直为他那个女神守身如玉、痴心不改的嘛?”穆婉柔一边对着镜子欣赏自己完美的妆容,时不时还补上一点,一边听着叶萌讲话。

即使再怎不喜许诺这个人,好歹他还是自己的表弟,毕竟自己妈妈和他爸爸是对关系亲近的姐弟。

“答应了。”

“真的假的,转性了?”穆婉柔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头看向叶萌。

“好多人说是因为那人长得和赵雅很像。哦,对了,那人叫秦月,说起来她还是我同乡呢。”

“呦呵,替身梗,真够可以的啊他。”穆婉柔挑了挑眉,随即便不在意地继续检查自己的妆容。

总归不会是许诺受伤,何况自己只是他表姐,又不是他妈,他怎么样和自己无关。

思然去图书馆了,寝室只有三个人。方迢迢在一旁默默听着,听到许诺和秦月在一起的消息。她突然想问问徐飞星的情况,其实她有人给她说过他有个喜欢的人,但是什么都没做就放弃,她不甘心。

“呐,萌萌,你知道徐飞星和他前女友的事吗?”

“他啊,我听说,当年他们两在一起是因为一个项链。好像是小时候,沈纤云帮助了迷路的徐飞星,然后他留下了那个项链,说是以后可以用这个满足她的愿望。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是不是很浪漫?从小约定,长大重逢。可惜很快她就去国外了,也不知道以后如何。你问这个干吗?”

“我大概喜欢徐飞星吧。”方迢迢看向叶萌,毫无顾忌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你喜欢他?那个家伙竟然也有沈纤云以外的人喜欢。”穆婉柔明显被这个消息惊住了,手里的眉笔都差点掉下。

“为什么这样说啊?”叶萌本来还想问方迢迢什么情况,听到这话,瞬间又转移了目标。她知道这些人都一起长大,了解的一定比自己多,觉得这又是丰富自己八卦的时候了。

“怎么说呢,就说他那个性格太糟糕了,除了之前和纤云一起,你看他放过谁?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穆婉柔说着还极其不雅地翻了个白眼,她一想起自己曾经和徐飞星的来往就维持不住她的优雅自持,“所以你为什么喜欢他啊?”

“就是我淋雨,他给了我一把伞。”方迢迢简单扼要地说明了一下情况,并未介绍自己当时的内心感情。

“他竟然还有那么好心的时候。”穆婉柔一时又惊了,要知道他当时可是看着自己往水池里掉,还走开的人,虽然也叫人来救她了。但是那家伙明明可以直接告诉自己不要下去!!!

“说不定人家是外冷内热呢。”叶萌在一旁默默举手发言。

“呵呵。”对此,穆婉柔只能报以微笑。

“不过,他对你还算好,说不定人家是真的喜欢你呢,要不去表白看看?”穆婉柔挺想她表白成功的,要是那人真的和自己舍友谈恋爱,但自己就有好戏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