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夫人又开作了

夫人又开作了

锦良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爱一个人有错吗?池婉用亲身经历证明大错特错。她不该十年如一日的爱着陆淮深,也不该在撞得头破血流之后依旧不知悔改。如今被冤枉,被爱人亲手送进监狱,被害得家破人亡,成为了千夫所指的蛇蝎女人,同时还失去了自由,池婉经历的这一切,全部都是咎由自取!如今她不想去触碰情爱,只想安稳的度过余生……

主角:池婉,陆淮深   更新:2022-07-16 13: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池婉,陆淮深 的武侠仙侠小说《夫人又开作了》,由网络作家“锦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爱一个人有错吗?池婉用亲身经历证明大错特错。她不该十年如一日的爱着陆淮深,也不该在撞得头破血流之后依旧不知悔改。如今被冤枉,被爱人亲手送进监狱,被害得家破人亡,成为了千夫所指的蛇蝎女人,同时还失去了自由,池婉经历的这一切,全部都是咎由自取!如今她不想去触碰情爱,只想安稳的度过余生……

《夫人又开作了》精彩片段

“淮深,这件事真的不是我做的,你为什么就不肯信我?!”

“池婉,你真的很让我恶心。蓉蓉可是你的好姐妹,你居然做出这种事!我告诉你,你要为你做的事付出代价!”

陆淮深不顾跪在地上哭诉的池婉,手伸出来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一双厉目盯的池婉头皮发麻,那寒冷如冰窖般的眸子恨不得将她凌迟。

“池婉,你现在说什么也不管用了。蓉蓉现在生死未卜,她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让你用命偿还!”

池婉的呼吸猛地一窒,那句话就像是一盆水一样从头到脚灌在她身上,她的嘴角抽动了下,抬眼望向了男人。

这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如今却不相信自己!

池婉还记得结婚那天,他亲口说过,用不疑她。

如今,全部灰飞烟灭了……

她和她结婚十年,不顾一切的嫁给了他,哪怕知道陆淮深心里并没有她,但她任然愿意为她付出一切,想用自己的心去捂化她。

就在今天,顾蓉蓉意外车祸,所有的证词都指向她。

她否认,解释,却没有丝毫的作用,陆淮深根本不相信自己,已经给她判了死刑。

“淮深,我如果说我没有撞顾蓉蓉,你相信我吗?”池婉语气卑微,目光一颤一颤的看着男人,妄想从他得到一丝的相信。

“池婉,你这副模样真让我恶心。”

陆淮深毫无温度的声音在她耳边炸裂开,她凄惨的跪在那里,就像是没有灵魂的玩偶般,双瞳逐渐失去了颜色。

砰的一声巨响,她的身体被狠狠的撞在了床角处,疼痛瞬间蔓延了全身,池婉下意识的蜷缩了起来。

恶心吗?陆淮深以前从不和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陆淮深见池婉一副痛苦的模样,他深邃的眸子一眯,毫不留情的将池婉衣领提了起来,“池婉,到现在你还不承认?”

“不是我做的,我根本没有撞顾蓉蓉!那些人也不是我派去的!”

“还真是倔强,我今天就让你心服口服!等蓉蓉什么时候醒了,你再什么时候起来!”

闻言,池婉浑身一抖,不可置信的看着陆淮深。

蓦然,陆淮深一把拎起池婉,不管不顾的朝着门外走去。

“不,不要……”

不是她做的,她真的没有!

可是不管她怎么求情怎么辩白,男人还是拖拽着她来到了医院的病房。

病发里面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进入鼻腔,池婉不由咳嗽了两声。

而躺在床上的女人,正在逼着眼睛,旁边还有滴滴响的仪器。她隐约看到顾蓉蓉腿上按上的支架,这一切看起来都触目惊心。

“跪下!”

冰冷的声音响起,池婉顿时一个机灵,她摇头看向陆淮深,眼神里露出了些许的哀求,声音颤抖的出声。

“我不跪,顾蓉蓉不是我害死的,和我没有关系。”

她挣扎,想要逃离这里,可就在转身的时候,被陆淮深一把抓了起来。

“池婉,如果你不跪下,你想想你们家族的命运,想不想试一试?”

“陆淮深你要做什么!你不许碰我的家人!”

“你小声点,如果把蓉蓉吵醒了,我现在就让你们池家滚出上东区。”

池婉惨笑一声,“我没有。”

这句话她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可陆淮深就是不相信!

“这些话,你留着给蓉蓉说。给我跪倒天亮。”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要相信我。”池婉疯狂摇头,哀求的看着陆淮深。

她开始下跪,开始求着陆淮深。

“池婉,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贱!”

蓦然,池婉的手在空中一僵,她死死的咬住了后槽牙,只听见自己的心好像一片一片的碎开了。

“池婉,蓉蓉最不喜欢你哭了,所以今天你在这里,一滴眼泪都不许留。”

“淮深,你这么对我,你会后悔的!”

……

池婉就这样跪在病房里跪了一夜,她的腿已经全部麻木,没有任何知觉了,直到池婉快要扛不住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

紧接着,一个狠狠的巴掌就落在她的脸上,打的池婉一阵发懵。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害的我女儿成了植物人,看我不打死你!”

“呵呵,活该淮深要和你离婚,你要知道,陆家是容不得你这样心如蛇蝎的女人!你马上就要滚出陆家了!”

“妈,好了好了。蓉蓉已经醒了,你少说几句吧。”

顾母闻言,这才作罢,但还是愤恨的瞥了池婉一眼。

而跪在地下的池婉,心里早就在滴血了。

“妈,你别这么说婉婉,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怎么会害我呢?一定是你们弄错了。”顾蓉蓉的声音轻轻唤着池婉。

“蓉蓉,池婉这个贱女人害得你这么落魄,你怎么能放过她!依我看就应该把她关进监狱去!”

“妈,你们先出去吧,婉婉这样怪可怜的,我想和她说几句话。”

顾母就算是有千万个不愿意,但还是退出了病房。

顾蓉蓉则拆掉了自己身上的支架,一步步的走进了池婉,眸子中带着一丝不屑。

“蓉蓉,你……”池婉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她现在的心情无比复杂,蓉蓉不是车祸截肢了吗,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池婉,我根本没有出车祸,那些都是我自导自演的而已,为的就是你和淮深离婚。要知道,淮深一直和我两情相悦,要不是你们池家逼迫淮深联姻,淮深根本不会娶你!”

“所以,这一切都是你?!”

“没错,是我。我还找了几个人故意污蔑你,偷了你的手机伪造了你撞我的时间,然后把图片发给淮深。”

“顾蓉蓉,我把你当好姐妹,你居然这样对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顾蓉蓉耸耸肩,看见如此歇斯底里的池婉,她心中升起一阵报复的快感。

“池婉,我就是要让你身败名裂,永远的离开淮深,陆家的太太只能有我一个,那就是我顾蓉蓉!”

池婉无力的开口,“蓉蓉,当年是你毁约,我们池家才联姻的……”

“那还不是因为你们池家比我们厉害吗,如果不是这样,今天踩在你头上的就是我!”


池婉脱掉了自己的外套,露出了雪白的肌肤和纤细的手腕,纯洁的就像一张白纸一般,再加上那烈焰红唇,一双魅惑人心的眸子,更让下面的男人移不开目光。

她双手抓住了钢管,双腿缠绕在了上面,还不伸出手给男人们飞吻,虽然她的唇角在笑,但目光却是不带感情的淡定。

这样精湛的舞姿,完美无瑕的身材,引的全场尖叫不已。

一旁站着的领班见那几个男人的目光都快贴到池婉身上了,突然满目憎恨的看着池婉,恨不得她现在出糗贻笑大方。

她悄然的移动了一下脚步,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突然用力扯了扯她的裙摆,不停晃动着钢管舞台。

池婉突然觉得头晕目眩,恍然间感觉双手失力,再次抬眼,她看到了那张最熟悉的俊脸,男人带着阵阵的寒意的目光突然看向了池婉。

“啊!”

她身体突然失重落下,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前倾斜,额头直接落在地上,血液顺着脸颊留了出来。

女人悲惨的尖叫声听的陆淮深心头一颤,陆淮深的心跳停了半拍。

就在众人以为池婉会在这些权贵面前出糗的时候,池婉突然双手撑住了地面,坚强的站了起来。

“池婉,你没事吧?”领班突然好心前来扶她,池婉心惊胆战的后退了一步,但她戴着的假发突然被领班抽走,近乎秃顶的头暴露在了视野之中。

池婉没有头发的样子,显得狼狈很多,就像是小丑一样。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她身上,炙热的火焰般灼烧在她的皮肤上。

陆淮深看在眼里,手里握着的酒杯木然收紧,酒杯在他手中变成了碎片。

“淮深,你没事吧?”顾蓉蓉焦急的开口,转眼就看向了阴魂不散的池婉,她居然出狱了?!

“淮深,我还以为是个美女呢,没想到就是一个丑八怪啊,是不是把你吓了一跳,我马上让人把她赶走,这种女人不配出现在红粉。”

“是啊陆少,这女的胆子真大,也不看看红粉是什么地方,真是一个丑小鸭,装什么白天鹅啊!”

无数嘲讽的声音在池婉耳畔响起,很快她身边飞来了无数的酒瓶子,水果皮和垃圾袋子,还有一些男人的唾沫,毫不留情的落在了她的脸上。

池婉像个受惊的小鹿一般,顿时蜷缩起了自己,下意识的想要找个地方攥起来。

监狱里的经历再次席卷,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候,被动辄打骂,扇耳光的期间。

“恶心的女人,还以为你多美呢,也不照照镜子?”

“赶紧消失在地球吧,你这种丑女不配活着!”

“别再出现老子视野里面,我都要吐了!”

可是池婉根本没有地方躲,这个地方好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一样,她只能卑微的跪下,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说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

但无人理睬她的道歉,都把她当做一个玩物来看待,正当几个男人想要上来对她拳打脚踢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道坚定的声音。

“我看谁敢动她!”

立时,池婉就被一个男人拉入怀里,紧紧的抱住。

池婉狠狠吸了吸鼻子,莫名对这个怀抱留恋不止,五年了,第一次有人,给她拥抱……

领班的女人下巴都快惊掉了,她没想到自己这么费尽心思让池婉在这里出糗,结果现在又突然冒出来一个男人?

“不是吧,你救一个丑八怪做什么,太给我们男人丢脸了!”

“程少什么时候这么看重女人的内在美了,嗯?”

众人见到这一幕,都忍不住起哄。

程嘉礼不屑一笑,“她我今天护定了,欺负她就是和我过不去!”

所有人的呼吸一滞,程家这些年来一直是海外资源大户,上东区多少名流企业都要靠程家做买卖,程家在上东区也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如果我,偏要动呢?”

陆淮深声音出现的时候,池婉的身体就在忍不住发抖,还好程嘉礼及时搂住了她。

“等等,淮深,这个女的我看的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哪里见过。”

“兴许是以前的舞女罢了,江少一定是记错了。”站在陆淮深旁边的顾蓉蓉赶紧开口,她亲昵的挽住了男人的胳膊,轻言轻语的说道:“淮深,何必为了一个舞女出头呢,竟然程少喜欢就给她呗,今天我们回家好吗?”

“小叔,听闻这位就是你的未婚妻了,竟然你都有妻子了,就不要管我们之间的事情了。”程嘉礼好不惧怕的开口,两个男人目光对峙,战火一触即发。

小叔?他叫陆淮深小叔,那一定就是——程嘉礼了。

他回来了?

当年的程嘉礼,回来了。

池婉不想被人认出来是谁,她永远都忘不了自己在监狱受过的那些苦楚,监狱长和她说,一切都是陆淮深的安排,她是杀人犯,她要为此付出代价。

但是代价就是,赔上池家全部人!

她下意识想要从程嘉礼怀里逃出,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呵,几年不见,你真是越来越,贱。”

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就像是一盆水一样,从头到脚浇了个遍,让池婉的心里突然一凉。

听到这句话的人都忍不住打量着池婉,难道池婉还和上东区第一太子爷认识?

“淮深,你们是旧相识啊?”江少忍不住开口。

陆淮深冷笑了一声,径直的走了前面,居高临下的看着池婉躲躲闪闪的样子,又将目光移到了程嘉礼的身上,“想要英雄救丑,你还不配。”

说话之间,男人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金卡,在池婉面前晃了晃。

“3007,这是一百万。”

这句话当头一棒的打在了池婉的脸上,她看着那张一百万额度的卡,忍不住笑出了声。

,是她的编号……

“小叔,你没必要这么羞辱人吧?”程嘉礼沉不住气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之前的池婉变成了这幅模样,换做以前要是有男人这样羞辱她,池婉早就把他腿打断了。

他和池婉是高中加大学同学,少年时期就一直在一起,他也曾经和池婉表白过,奈何她的心里只有陆淮深,他只好把这份爱默默藏在了心里。

池婉苦笑了一声,绝望了闭上了眼睛,该来的总会来的,迟早有这么一天。

为了她的孩子,为了答应过的那个人,池婉咬咬牙,微笑的接过了那张银行卡,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陆少果然大方,不知陆少想要我做些什么,我这么丑,只怕要倒您的胃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