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嫡长女她千娇百媚

嫡长女她千娇百媚

昭久晚五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一世,身份尊贵的嫡长女江云暮,所爱非人,最终落得一个家破人亡,凄惨而死的下场。再睁眼,她重生回到自己出嫁的那天,江云暮二话不说,命令轿夫停轿,这一世,她不会再嫁给虚伪渣男,不会再重蹈覆辙,任人鱼肉!少年英雄出征,恰好遇见她半路逃婚,他借她一匹骏马,两人的缘分就此结下……

主角:江云暮   更新:2022-07-16 13: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云暮 的武侠仙侠小说《嫡长女她千娇百媚》,由网络作家“昭久晚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一世,身份尊贵的嫡长女江云暮,所爱非人,最终落得一个家破人亡,凄惨而死的下场。再睁眼,她重生回到自己出嫁的那天,江云暮二话不说,命令轿夫停轿,这一世,她不会再嫁给虚伪渣男,不会再重蹈覆辙,任人鱼肉!少年英雄出征,恰好遇见她半路逃婚,他借她一匹骏马,两人的缘分就此结下……

《嫡长女她千娇百媚》精彩片段

 燕京十里长街上,一队裹着红装的的脚夫们,正抬着花轿和几十个绑着红绸花的箱笼,跟着几个吹吹打打的乐师一路往城东的方向行去。

“嘭!”

锣鼓声一震,轿中的人儿猛地睁开眼,入目的是鸾凤朝天的大红喜帕,隔着轿帘隐约有街边看热闹的行人各种闲言碎语。

“这是哪家小姐出嫁?送亲的倒是挺阵仗的,怎么排头的都没有夫家人迎亲?”

“定是信国公夫人给她家嫡长女撑场面,可惜面上再好看,丢在地上的脸也捡不起来了……”

“那宋家也属实过了,人家骄矜的小姐也是为了救他们那独苗儿才匆匆嫁过去冲喜的,如今竟然连个迎亲的人也不来。”

“谁让江家这嫡长女自己骨头轻,被个病秧子给迷得五迷三道的……”

混沌的脑子一阵阵眩晕,江云暮下意识扶额,触手的却是一顶沉重且冰冷的凤冠。

她猛地一愣,凤冠?

“脚下都利索点,你们等得起,宋家姑爷等得起吗?都快点,别误了小姐的吉时!”隔着一层红色轿帘,苏嬷嬷尖细的嗓子自外面传出,转而又靠近些许,“小姐,您莫要着急,老奴已经催着轿夫快些了,定不会耽误了小姐的大事。”

似曾相识的话语让江云暮猛地回神,心念电转之间,她已然明白了当下的情形,双眼亮意惊人,一把扯下了头上的喜帕。

谁能想到,一朝惨死,竟是让她重生回了出嫁当日!

前世宋家突临大祸,满门只剩下宋辞言一人,却也因此事突发重病,有游方道士批字断言,须得丁未年出生的女子进门冲喜,她当时心悦宋辞言,立马带着十里红妆满心欢喜地嫁进了宋家,为他遍寻名医,又一步一步送他上青云,成了当朝不二的权臣。

她原以为,曾经那段灰暗且艰苦的年月,除了不堪回首的汲汲营营,也当让宋辞言对自己有了些许情意,可谁知,新帝登基不久,宋辞言一封亲笔所书的休书便送到了她的手中。

百般挽回无果后,她伤心欲绝地回了信国公府,谁想,一道圣旨下来,江家满门忠烈,竟然用性命换来为他人做了嫁衣!

而当初那封要了江家满门性命的奏折,竟是出自宋辞言之手!

好在上天待她不薄,让她得以重生,这一世,她必定守住江家满门,让不忠不义之人下地狱!

“大小姐,过了前面那座桥,再转个弯就到姑爷家了。”苏嬷嬷听见喜轿中的动静,又凑近低低说了一声,恭维的声音里藏着一抹急切。

姑爷?

去他劳什子的姑爷,她都还没嫁到宋家,这么快就改口了?

“停轿!”

江云暮把喜帕一扔,伸手扯开了轿帘。

脚夫们被这动静吓了一跳,步子一滞,踉跄着停了下来。

“哟!我的大小姐,这可不是你使性子的时候……”苏嬷嬷脸色一变,连忙上前捡了喜轿里的盖头要给江云暮盖上,口中急急劝道,“大小姐可是心急了?已经让人紧赶慢赶了,不急这一时半刻,这出嫁半路下轿可不吉利,您再忍忍?”


 江云暮抬起头,从苏嬷嬷急切的神色中看到了淡淡的鄙夷,只消转一转脑子,便能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我说,停轿!我不嫁了!”

眼看着脚夫们收了苏嬷嬷的眼风,又要启程,江云暮蹙了蹙眉,抬脚狠狠蹬在轿子两侧,生生逼停了轿子。

不待轿子停稳,便一步跨出了轿门。

苏嬷嬷吓得脸上血色尽褪,着急忙慌地上前扶了人就要往轿子里塞,“哎哟,我的大小姐!外头这么多人,您、您不成,您这可是要毁了……”

“嘶——”

一声马嘶传来,众人抬首看去,长街尽头,是一列铁甲军士踏着整肃的步伐快速穿过长街,为首的将帅身披血红披风,一身黑甲衬得棱角分明的下颚凌厉如刀削,只是端看那如墨的眉目,竟是分外年轻俊美。

江云暮转过身,看着那马上的少年将军怔怔出神,前世的此情此景竟猛地跃至心头。

上一世,她似乎正坐在花轿里,正撞上顾青湛出征,殷红夺目的送亲冲喜和玄色冷漠的军队出行,在长街的桥头相遇。

当时她还偷偷掀了轿帘看了一眼,心中也曾感慨,若不是遇到了宋辞言,自己现在嫁的会不会也是这般惊才绝艳的少年神将。

她嫁进宋家没两年,边疆便传来了他战死沙场的消息,当时自己还曾唏嘘不已,只是当时的她也已然离死期不远。

一旁的苏嬷嬷见到出征队伍的时候,眼睛都亮了,急忙拉着江云暮道:“大小姐快别闹了!出征的军队从前面过来了,我们赶紧过桥去,免得挡了他们的去路啊!”

苏嬷嬷的声音拉回了江云暮的思绪,她收回视线,转过身冷眼看着苏嬷嬷,“我原以为宋家好歹也是曾经的名门望族,不惜低嫁过去给宋家冲喜,谁能想到大婚当日,宋家竟然连一个上门迎亲的人都没有!既然他宋辞言这般无情,那我堂堂信国公府嫡长女,又怎能忍受这样的屈辱!打道回府!”

顾青湛早已勒停了马等待桥上的送亲队伍让行,剑眉微挑,将这场闹剧尽收眼底,桥上那一袭如火红衣勾勒着纤长曼妙的腰身,只一眼,便知那人是何等的天姿国色。

只是传言中痴缠着宋家公子的女子,似乎和传闻中不太相同。

他骑马静立在桥下,却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苏嬷嬷见出征的队伍停了下来,情急之下忙道:“柳儿,翠儿,还不快将大小姐带上花轿!”

说完,她又转头朝着江云暮苦口婆心地劝道:“大小姐,如今宋家公子危在旦夕,只有您能救他啊!这门亲事是您当初求来的,若是现在悔婚,您让国公府的脸面何存呐!”

江云暮勾唇冷笑,苏嬷嬷这般着急,只怕是担心自己当真不嫁,无法与背后的主子交代吧?

“嘶!”

战马耐不住等,原地踱着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顾青湛一扯缰绳,皱着眉低斥一声。

江云暮似有所感,突然抬起头,正和垂眸的顾青湛对上视线。

她一身嫁衣如火,隔着窄桥从大红喜气的送亲长队这头,望向那头深沉肃穆的军队,目光锁在那一身玄甲的将军身上。

江云暮似笑非笑一抬眉,扬声道:“顾将军,可否借你宝马一用?”


 苏嬷嬷骇的面白如纸,她如何不晓得这赤色宝马上端坐的是何等人物?

父亲是疆场里挣出功名的英国公,母亲是圣上亲封的惠仪郡主,外祖母更是当年勤王举事,辅佐先帝登基的端阳长公主,而他自己更是七岁上战场,十二正功名,年仅十五已能于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端的是少年英杰,天之骄子!

苏嬷嬷慌得朝着江云暮的背影大喊:“大小姐!你快回来!”

江云暮抬着头,直直地盯着顾青湛:“我着急回府,听闻您的坐骑日行千里,借您宝马一用,改日定当奉还!”

顾青湛眉头微挑,定定地瞧着江云暮黝黑清亮的眸子,半晌突然抬头,朝着右侧副将朗声道:“游景,换马!”

只听见“咻——”地一声,副将下马,顾青湛一脚踩上脚踏,翻身而上。

江云暮莞尔一笑,几步跨上马背,捏住缰绳控住马,方才转头看向顾青湛,她微微一顿,突然从袖中摸出出门前母亲塞给她的,象征着平安喜乐的红苹果,捏在手中颠了颠,突然掷向顾青湛。

“改日登门拜谢!”

看着怀中飞过来的苹果,顾青湛一头黑线,再抬头看去江云暮已然架着马车,奔驰而去。

众人都在看这场闹剧该如何收场,苏嬷嬷一挥手里的帕子:“回府!”

江国公府。

看门的小厮老远就看见一个穿着红色衣服,骑着马朝这边奔来的人影。

待离近了仔细一瞧,这不是今日出嫁的大小姐吗!怎的一个人骑着马回来了!

江云暮将马停在国公府门前,小厮见了立马迎了上去:“大小姐,今日不是您大喜的日子吗?您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她把马缰递给小厮,朝他吩咐道:“予安,把马牵到马厩去,好生照看着。”

予安还想再问些什么,想了想又将话咽了回去,少说话多做事,这是江云暮曾经教他的。

接过马缰,予安进门后吩咐其他丫鬟,将大小姐回府的事情,告诉老爷和夫人,自己则按照江云暮的吩咐,将马牵进了马厩。

“你说什么?!”

江鸣一掌拍在桌上,勃然大怒。

大厅里一片静寂,原本在此等候喜讯的众人,脸上都漏出了震惊的表情。

当初江云暮哭着喊着要嫁给宋辞言冲喜,江鸣和江夫人说什么都不肯,最后她以死相逼,父母二人才松口。

结果大婚当天,竟然自己又跑了回来!这是多么戏剧性的一幕!

见江鸣如此生气,江夫人伸出手顺了顺他的背:“老爷,你且先消消气,不如我们先出去看看,万一云儿有什么难言之隐也不一定。”

三房柳氏也在一旁劝说道:“是啊大哥,云儿这丫头自幼懂事听话,,她定然不会无缘无故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罢了罢了。”江鸣摆摆手,轻叹一口气,“出去看看再说。”

众人都跟在江鸣身后,走往国公府大门,只有江宁月一人,转身去了临西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