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开局大帝重生就逃命

开局大帝重生就逃命

香帅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三年前,家族覆灭,陈明经历了自己一生中最黑暗的几个时辰。他虽然不明不白的活了下来,看着自己家族满门抄斩时,他依旧心如刀绞,生不如死。所谓叛国,不过是一场阴谋,复仇,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可真的想要复仇,又谈何容易?大帝重生,强大的灵魂入驻到陈明的体内,从此,他有了复仇的资本……

主角:陈明   更新:2022-07-16 14: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明 的武侠仙侠小说《开局大帝重生就逃命》,由网络作家“香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家族覆灭,陈明经历了自己一生中最黑暗的几个时辰。他虽然不明不白的活了下来,看着自己家族满门抄斩时,他依旧心如刀绞,生不如死。所谓叛国,不过是一场阴谋,复仇,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可真的想要复仇,又谈何容易?大帝重生,强大的灵魂入驻到陈明的体内,从此,他有了复仇的资本……

《开局大帝重生就逃命》精彩片段

黄昏时分,位于唐国永宁山山麓的宁城,早早就浸没在了漫天的红霞之中,日头在西边山顶昏昏的晃着,天边霞光打亮了整个天幕,广天一色,朱红烂漫。

宁城林府后院的马厩里,陈明躺在一旁的草垛上,望着西天将要坠到山后的太阳,心里五味杂陈。

三年前,就是在一个像今天一样,漫天红霞的黄昏,陈明经历了自己一生最至暗的几个时辰,自己的家族在那个黄昏下覆灭了。

那日,宁城府以抗税叛国的罪名,拘走了陈家上下一百多人,全部问斩。

但临刑之前,林家家主林元正却来到刑场。

并当着众多宁城百姓的面,向宁城城主苏良求情,请求他放过还是孩子的陈明。

之后,陈明便不明不白的活了下来,而当他看着自己家族满门抄斩时,他心如刀绞,生不如死。

那一刹那,他拥有的一切,都在那如血的晚霞下泯灭殆尽。

直到后来,他才算搞清楚,所谓叛国案,就是一场阴谋,一个林家和宁城府所合谋的产物。

而林元正搭救自己,实则是为了打着自己的名义,侵吞陈家除充公以外的所有的财产。

念至此,陈明心里只有两个字,那就是报仇,可一转念,陈明心中只剩迷茫。

报仇?谈何容易。

陈明看着天边红透了的霞,联想到三年前宁城刑场上的血流成河,他的面目开始渐渐变得狰狞。

看着天,他在心里怒吼:“苍天呐,你待我陈家不公,我不甘……”

天逐渐变得昏暗。

“陈明,爷爷我刚刚突破到润舍境,你给爷滚过来,接我几招。”说话的是林家少主林新,林元正儿子。

林新朱缨宝饰,腰别长剑不可一世的看着陈明,等陈明回话。

而在林新身后,还跟着几个阔少爷,像看猴一样看着颓废的陈明,在心底莫名的嘲笑,却又不敢放浪于形骸之外,像是在忌惮着什么。

陈明一动未动,也没有搭理林新,依旧直挺挺的躺在那堆草垛上,定定地看着天边,一言不发。

“你个养马的奴才,听到我的话没有!”林新见陈明没把自己放在眼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拔出长剑走到草垛前,把剑抵在了陈明的喉咙上。

陈明惺忪地看向林新,礼貌一笑,然后低下头,还是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见拔剑并无效果,林新笑了笑,说道:“陈明,你想激我?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让你死?不!”说着,林新收回手中的剑,而后一巴掌扇向陈明。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就在这时,陈明猛地抬起左手,一把捏住林新的手腕,右手随手摸起一根马鞭,狠狠往林新头上抽。

林新被陈明手上的马鞭打得哭爹喊娘,想拔剑,可一只手得挡着头顶的马鞭,想跑,却又发现自己的一只手腕被陈明牢牢地攥住,怎么扯也扯不开,所以他只能任由陈明左右轮抽。

“你再叫一个奴才试试,叫,你叫,娘的,你倒是叫啊!”陈明说话时手上的马鞭没闲着。

“我今天就好好教你做人!”接着,陈明手里的马鞭挥舞的越来越快准狠。

“不叫了,陈爷,我错了,陈爷,不敢了,我改.”马鞭不停,林新求饶的声不停。

看着林新被打,周围那些阔少没一个敢走上前来帮林新的,个个都不自觉的往后退,他们眼里有恐惧。

尽管林新他们有六七人,最低都是润舍境,陈明只一人且修为全无,但陈明却有着体力上的优势。

陈明连着抽了有五十来鞭,收尾再狠狠的踹出一脚,这才罢手,而林新则直接飞出两丈有余,摔在地上疼得满地打滚。

“一帮垃圾,去,把张管家,哦不,是张混账,把张混账还有那帮杂碎全都叫过来,我求打!”陈明拍了拍手,看了一眼地上不断抽搐的林新,然后转身,往草垛上一躺,继续发愣。

见状,那帮少爷们赶忙跑上前,扶起地上浑身瘫软的林新,一边往内院跑一边大喊着:“陈明打人了,来人呐,陈明把林少主揍了,快来人啊,林少主快不行了!”

林新他娘一听有院里响动,直接冲出屋内,再一看自己儿子被打成这德行,气得五官变得扭曲起来。

“陈明打的?”林新他娘问。

众公子答是,其中一个插道:“陈明打完人后,还让我们叫人过去,他说他求打。”

“求打?”

林新他娘一把甩掉手里的蒲扇,直接抽出林新腰间的剑,喊来七八个府内家丁,风风火火的往马厩走。

“我要剁了这畜牲……”林新他娘一边走一边念叨。

一到马厩,看到陈明像无事人一样躺在草垛上,林新他娘感觉自己脑袋都要炸了。

她向身旁几位家丁说道:“绑了!我要剐了这胆大的畜牲,真把自个当陈家少爷了,不知好歹的畜牲。”

闻话,几位家丁立马一把拉起陈明,三五下把陈明绑在了马厩的柱子上。

绑好后,林新他娘直接几个干脆的耳光扇在陈明脸上,扇耳光不解气,一时间戾气充脑,林新他娘便直接提剑要杀……

而陈明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表情僵硬,一声不吭。

见林新他娘要杀陈明,其中一个家丁急忙拦下了林新他娘手中的剑,说道:“夫人莫急,还是等家主回府,再杀这兔崽子也不迟。”

林新他娘一听,有些不情愿的丢掉了手中的剑。

接下来,林新他娘照着陈明的脸,又打起了耳光,十几个巴掌一气呵成。

打得手疼了,她又捡起地上的剑,一剑一剑的往陈明身上抽,剑刃不时会划开衣衫,割进皮肉。

直打到陈明血染薄衫,遍体鳞伤,林新他娘这才住手。

“就这么绑着,水米不给,等今晚新儿他爹回来再说。”林新他娘撇下这句话,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陈明后,转身离去。

而陈明依旧表情僵硬,目光空洞,像个死人一般一动不动。

是夜,林元正回府,刚进门便被林新他娘拉到屋内。

一关上门,林新他娘就哭着闹着要林元正杀了陈明。

她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看着那畜牲有恃无恐,狂妄怨毒的样子,这日子,我实在过得难受……”

见此,林元正厉声说道:“哭什么?我养这狗东西,为的什么别人不知,难道你还不清楚?”

闻言,林新他娘立刻止了眼泪,说道:“陈家那些家业不都已成我林家的了吗?那还要留着这畜牲做甚?”

林元正道:“若是这狗东西死在了咋们林家,或者我林家人手中,在这宁城,那众人的嘴,会生生把我林家说死的,人言可畏呐。”

林元正说着,神色微变。

又接着道:“这狗东西再如何该死,也不能死在我林家……这样,明早让他进永宁山,明里是让他找矿去,暗里派人在山里偷偷把他做了,,也算是了却我的一个心病。”

林新他娘一听,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不过那畜牲机灵得很,不可大意,你多派几个可靠的人,一进山就让人盯紧,要确保万无一失。”

“此子业已十八,若再不除,恐后患无穷呐!”

这晚,林正元躺在榻上,久不能寐,暗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永宁大山,陈明走在进山的路上,心里非常清楚,林元正这是要除掉自己。

于是陈明逐渐放快了步子,慢慢的,他跑了起来。

陈明估计,自己身后至少有五个以上的通玄境强者跟着,而这些人在暗,自己在明,且寡不敌众,这对自己是极为不利。

自己必须先冲进林子里,甩掉这帮人。

而此时,林元正派出的八名强者见陈明越走越快,便知陈明是要逃,于是几人也加快脚步进山。

陈明一进入山林,便朝着林子深处跑。

林元正派出的八人中,带头的便是林府管家张季同,八人中,只张季同一人是开明境,而其余七人皆是通玄境。

此界,乃洪武界;武道修炼以境界分强弱。

而境界由低到高分为:启武境,润舍境,通玄境,开明境,破虚境,凝真境,武师境……

普通人横修一生,最多也只能达到润舍境界,而不能再进一步,这既有天赋因素,也有财力因素。

不过这林家在宁城财力雄厚,有着足够的财力培养许多的通玄境强者和开明境强者。

林元正作为林家家主,其自身也已突破到了破虚境,成为了宁城少有四大破虚境强者之一。

见陈明不见了踪影,张季同立马觉得事有蹊跷,怕多生事端,他没有犹豫,赶忙打出一枚带有林家标志的穿云箭。

一道如鹰长鸣的声音响彻天际,接着,一个巨大的红色“林”字在天上铺开。

而后张季同留下三人守着出山的路,然后带着另外四人赶进了山林。

林府,林元正一见永宁山方向,天空上方醒目的林字时,眉头一皱,又连忙派出了二十个通玄境强者,往永宁大山赶。

山林里,陈明一刻不敢停歇,疯狂的往林子深处跑,当他看到天上的林家穿云令时,脑袋愈加乱了起来,便不由得又提快了速度。

张季同也没有懈怠,料到陈明只能往密林深处跑,于是也朝着林子中心的方向赶。

从昨日午时起,到现在滴水未进,又加之在马厩柱子上一夜未眠,以及那些遍布浑身的伤口,他觉得很是力不从心。

但他清楚,自己不能停。不停下,有活的可能,若是停下,必死无疑。

此刻在这永宁大山中,他除了要注意身后的林家强者,还必须要特别小心山中一些凶猛无比的妖兽。

不能前脚刚刚躲掉了追杀,后脚却死在了永宁山中的妖兽口中。

半个时辰后,林家后到的强者便赶到了永宁山山口,在得知陈明不见后,二十几人开始了地毯式搜捕。

陈明拼了命跑,但奈何他自身没有一丝修为,且饥渴伤痛缠身,所以,还是被张季同等人追了上来。

嗖!

一支羽箭径直射中陈明的左肩,陈明应声跌倒地。

不过他强忍着痛,立马又站了起来,撅掉剑尾,又发疯的迈开步子狂奔起来。

他身后,张季同等人的箭一支支的飞来,但都没有射中。

此时陈明肩膀处鲜血渗个不停,但也没办法,他不敢停下来包扎。

他得拼命逃。可是若想跑得快些,就得使劲摆臂,但肩膀里还留着一截箭头,摆臂只会让血流得更多……

此刻的陈明几近绝望,他的左肩已彻底麻木,他的意识也开始混乱模糊,他的眼前也出现大大小小不规则的黑色色块。

他撑不了多久了,要么直接中箭倒地身亡,要么伤势恶化,体力透支而亡,可他还不想死。

一刻钟后,陈明眼前的视野变得开阔起来,植被也变成了稀疏低矮灌丛,他已经从山的另一头跑出来了。

突然,一阵兽吼不知从何处传来,陈明立马收住脚步,屏住呼吸朝远处张望,但他没有发现任何野兽。

而张季同等人也听见了声音,赶忙停下脚步,开始戒备。

陈明回头,便看见一支虎群出现在了张季同等人身后的不远处。

虎群一共有六只虎,白毛黑纹半人来高,虎肚贴地蓄势待发,只要时机合适,它们便会一跃而起,猛扑上来。

陈明登时明白,这些老虎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它们闻见了自己身上的血腥味。

见此,陈明哈哈大笑,立马转身撒腿就跑。

“天助我也!”

而张季同等人见虎群已逼近面门,也只好先不管陈明,纷纷赶忙拉弓搭箭,朝着虎群发起攻击。

如此,几只老虎彻底暴走,直接朝张季同等人扑来,而张季同等人也无所畏惧毫不退缩,反而朝虎群冲去,直接拔刀开战。

一个开明境,四个通玄境,对五只老虎,毫无悬念是人胜虎。

张季同率先出击,一跃而起,直接搂住虎脖,接着同老虎一起摔在地上。

重摔过后,那只虎也毫不怯弱,直接用蛮劲从张季同的控制下挣脱,接着一爪拍向张季同手中的刀,瞬时,他手里的刀震飞了出去。

张季同阴冷一笑,又一跃而起,跨上虎背,身影极快。

而后他从皮靴上拔出一把匕首,捅向虎脖,接连十几刀后,这只虎的脖颈已彻底血肉模糊,鲜血不止。

张季同从虎背上下来,收起匕首后,那只虎则直接砰的一声,倒地命绝。

而一旁,战斗十分焦灼,四人四虎在一番打斗过后,而今对峙僵持着。

四人持刀戒备,却不敢妄动,而四个人的身上也是伤痕累累。

在见到张季同强杀一个同类后,那四只虎也开始有些忌惮。

但它们并未退走,而是呲着长牙甩着尾巴,凶吼不断试图再次发起攻击。

而这时,林家的另外二十多个强者也赶了过来,接下来,是对剩下四只老虎的屠杀。

见那二十多人赶来,张季同则直接带着身旁几人,赶忙往西去追陈明。

陈明在翻过一个山头后,他眼前的地势逐渐变缓。

此刻,他已从走出了永宁大山的西侧。

而这永宁山前,则是一大片红柳沙地,并且他此刻能够感觉到,迎面而来的风很是有力。

没有犹豫,陈明冲进了红柳林,一刻钟后他走了出来,但映入他眼中的景象,却让他傻眼了。

宁城位于唐国西陲,依傍着永宁山脉,而在永宁山脉以西,是广袤无垠的大沙漠――千里大漠。

而此刻,叫陈明震惊的不是沙漠,而是映入他眼中的,一场百年难遇的大沙暴!

几千米之外,是巨型城墙一般延长的沙暴,黑压压的朝永宁大山方向逼来,大风裹挟着漫天的沙尘直冲霄汉,高近万丈,磅礴摄魂。

陈明在宁城生长这么大,如此强的沙暴,连他也是第一次见。

面对大沙暴,他的心咯噔了一下,但想到身后有林家的追杀,权衡过后,他还是决定要赌一把。

进沙暴。

自己就算死,也要死在这轰轰烈烈的大沙暴里。

心一横,陈明再次强忍疼痛,狂奔起来。

张季同等人在冲出山前那片红柳林后,看着眼前景观,也傻眼了。

弥天沙暴,像是一把巨剑,斩开了天地,叫人发麻。

而在沙暴前的沙漠中,有一个行进的身影特别显眼,那就是陈明。

但在那沙暴面前,他又显得是那么的渺小,脆弱。

张季同看着陈明迎风艰难前行,没有再去追,而是让其余几人用弩箭瞄射,一瞬间,十几只弩箭一齐发射,弩箭密密麻麻的飞向陈明的背后。

三轮瞄射下来,却仅仅只有一支箭射中。

沙暴前方,陈明后背中了箭,便直接扑倒在沙里。

伤口要命的撕裂感和沙暴轰鸣的声音一股脑的在陈明的脑袋里炸开。

但他还有一丝意志,他吃力地爬起,踉踉跄跄的往沙暴里走。

见陈明中箭后又站了起来,张季同嘴角微微一抽,他对陈明的顽强有些震惊,此中还有一丝佩服之意。

“张管家,我们还追不追?”张季同一旁的人问到。

张季同看着消失在沙暴的陈明,说道:“这么大的沙暴百年难遇,人要是走进去,必死无疑,我们撤退。”

一旁那人道:“那要是他不死呢?”

张季同道:“不死?如此强的沙暴,无论谁,都不可能活下来,更何况他身中两箭,而且已一日米水未进,早就是半死不活之躯,想活下来?”

“哼!除非他是神仙。”

“也是!”一旁那人点着头回应到。

西边,那沙暴越来越大,有掀天之势……

 


沙暴中,陈明扯下一块衣角,捂在口鼻上,但他还是觉得呼吸困难,沙尘除了会钻进嘴巴和鼻腔,还会打进眼睛里。

越往前走,陈明越是感觉阻力强劲,沙子打在脸上像刀割,轰轰的巨响几乎要震破他的耳膜,他心里开始打退堂鼓,他不知道再往前会遇到什么,或许是更强的沙暴,或许是寥无人烟的沙漠,只要一进这千里大漠,就有可能会再出不来,最终被饿死,渴死,晒死。

转身往回走?

只有死路一条,林家必要将自己除掉。

自己没得选,往前,一直走,如若上苍眷顾,便会遇到个大漠里的人家得救,或者是找到一个绿洲,补充水分,吃些植物再做打算。

陈明虚弱至极,面对狂风强沙,他不得不趴在沙地中,匍匐前进。

他爬着爬着,渐渐的开始头脑昏沉,而后他便昏了过去,知觉全无

茫茫宇宙之中,星辰璀璨,恒星和行星交相辉映,陈明在昏迷之后,竟然发现自己出现在星河之中。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

陈明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受自己控制,但自己周遭的星星于黑暗又是那么的真实,他苦笑,一行眼泪划在自己的脸上。

自己还是死了,大仇未报身先死,奈何,奈何。

陈明脑海里演绎着一幅幅陈家灭族之前的幸福时光,他的阿爹给他锻了剑,教他剑法,两人有说有笑。

他的大哥给他讲宁城以外的事情,大哥讲得情不自禁时开始手舞足蹈,而他也是遐想万千,幻想着自己将来有一日也能走出宁城,去行走见识一番。

而他的阿娘做了他最爱吃的鸡汤

往事已成遗憾,他自恨,恨自己无能,没能手刃仇人,没能让真相大白,让冤死的陈家一百多人安息。

陈明也不清楚,自己现在是灵魂还是死后的灵识幻觉,也不知自己在这浩渺的天宇中飘了多久,也不知自己将要飘向何方,就如此,他轻盈的,诡秘的穿行在无尽星河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陈明突然发现有人,而且是两个人

陈明感觉不可接受自己所见,他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死后大脑虚构出来的。

慢慢的,陈明飘到了那两人跟前,他这才看清面前两人的面貌。

这二人皆是朱颜鹤发,长须白眉,盘腿对坐于虚空之中,且这两位都盯着面前的虚空,沉默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突然,其中那个白袍金冠的老者一只手朝旁边一指,远处的一颗暗红色星球便飞了过来,然后顺着白袍金冠手指的方向,飘到两个老者面前的虚空,停住。

接着另外一个白发披肩,腰别葫芦的老者也随手一指,一颗火白的小恒星从宇宙深处飞来,最后同样定在了两人俯视之下的虚空。

陈明心中大骇,观察许久他才看出,面前两位老者是在对弈,以暗黑虚空做楸枰,拿星辰做黑白子。

这时,那腰别葫芦的老者取下葫芦喝了一口酒,然后笑着看向陈明,说道:“你好啊,小友。”

陈明一愣,赶忙道:“前辈,我是死了么?这是何地?”

腰别葫芦的老者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死人可来不到这里,你能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你还活着。”

陈明皱起眉头,看着面前两位仙风道骨的老头,心想,莫非自己见到神仙了?

于是又道:“那前辈,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又是谁?”

一旁白袍金冠的人道:“你不瞎不傻,看看四周还不明白这是在哪?至于我们的来历,你知道也无用,倒不如不说。”

陈明暗笑,倒也是,自己身处星河之中,又何必多嘴去问。

陈明看向腰别葫芦的老者,继续道:“那前辈,我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老者收起手中的葫芦,道:“你先莫问这么多,我叫李天行,来,你过来帮我看看这盘棋。”

说完,李天行又埋下头,看起了他所谓的棋盘。

陈明没说什么,也凑上前认真看了起来。

李天行看着思考的陈明说道:“小友呐,这盘棋我本不下的,可这位葛前辈呐,非要与我对上一盘,这不,这局已经下到了一百零一手,成了死局,我们谁都破不了,所以我就把你找来了,哈哈哈,你不用急慢慢看。”

陈明一听,顿时满头黑线,自己可是在生死存亡之际,半只脚都踏进鬼门关了,就因为一盘棋,就把自己叫来了?

一旁姓葛的老者道:“李天行,你是不是酒喝多脑子坏掉了,找个毛还没张齐的小子来?”

陈明抬头,对着李天行嘿嘿一笑,说道:“这棋局我能替你破了,不过我有个问题,你必须得回答我。”

姓葛的老者一听,笑了:“你莫当他李天行酒喝多了,就忽悠他。”

李天行一听陈明的话,立马道:“你要真能破这死局,不要说问一个问题,就是一百个,我也答你。”

陈明一听,说道:“我能。”

李天行道:“好,什么问题你问。”

陈明傻傻一笑,道:“你们是不是神仙?”

一听陈明的问题,李天行愣住了,一旁姓葛的老者直接大笑了起来:“李天行,你个蠢货,你找的这小子怕不是个智障。”

李天行看向那姓葛的老者,道:“你闭嘴,你看我怎么赢你。”

之后李天行看向陈明,一本正经的回到:“不是。”

陈明傻眼了,心想,不是神仙,不是神仙你把我一个快死的人弄到这里来。

陈明尝试着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李天行道:“小友,你的问题我答了,你与我说说吧,你怎么破这盘棋,赢了,有奖。”

陈明一听有奖,顿时心喜起来,这老头虽不是神仙,但肯定是个高人,奖品肯定不是凡物。

于是便道凑近李天行的耳根,悄悄说道:“你们这盘棋两人杀得都不留手,处处都是狠招,但完全没用脑子啊.”

李天行一愣,没等陈明把话讲完,便推开陈明的脑袋,说道:“你个臭小子,你怎么骂人呐!”

陈明懵了:“我没骂人啊。”

姓葛的老者道:“小子,你得小心点,这李酒鬼可是出了名的小心眼。”

李天行又转向白袍金冠的老者道:“葛老头,说话要文雅,你有没有一点素质啊。”

“你有素质?你有素质你下盘棋叫人。”

李天行嘿嘿笑着。

“你只说分输赢,可没说不能叫人的,再说了你也可以叫嘛。”

陈明看着两老头吵了起来,心里不住的偷笑。

“你笑什么?”李天行突然问陈明。

陈明呆住,在心底暗道:“娘的,他怎么知道我笑了,莫不是这老东西会读心术?”

想着,陈明开始仔细打量起了眼前的李天行。

“你个小娃娃还骂娘!”李天行又说着就要脱鞋往陈明头上抽。

陈明霎时脸色大变,道:“莫打,莫打人,下棋最忌讳打人,打了人手气就臭了,赢不了。”

“你敢咒我?”

一只鞋瞬间飞到陈明脸上,一个红红的鞋印留在了陈明的脸上。

陈明赶忙委屈的说道:“前辈,我知错了,我给你支招,我让你赢。”

李天行道:“先把鞋给我捡过来。”

陈明捂着脸:“是。”

然后捡起地上那只有点味的鞋,递到李天行眼前。

李天行道:“给我穿上。”

陈明一愣,看向李天行,见李天行眼中还有怒火,道:“哦!”

恭恭敬敬的给李天行穿上了鞋子,陈明心里自认倒霉,人是爷爷辈的大佬,给他穿鞋也不算丢人,这叫大丈夫能屈能伸。

李天行道:“好了,说说怎么破。”

陈明正色,道:“我说你落子。”

姓葛的老者道:“小子,我看你秀。”

“九行十一列。”

李天行照做,一颗火白的恒星飞来,落在九行十一列。

接着姓葛的老者手指一抬,一颗暗红色的星球飞来,落在九行十二列。

“八行十一列。”

“六行十二列”

十手棋后,姓葛的老者有九颗子被去掉。

霎时,十颗暗红色的星球一齐离开了这所谓的棋盘,拖着长长的火尾,发着呜呜巨响,而后各归己位,甚是壮观。

陈明微微一笑,继续道:“三行八列。”

棋局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节奏逐渐变得快了起来。

二十一手棋后,姓葛的老者便败。

李天行畅快的笑了起来:“葛老头,如何?一百二十二手棋,你输了。”

姓葛的老者道:“不是你李天行走的棋,我输得甘心,我服的是这位小友,可不是你李天行哈。”

一听此话,李天行顿时不乐意了。

“葛老头你什么意思,你说的无论手段只分输赢,如今我赢了你你竟不认账,你这不成了老赖。”

姓葛的老者道:“若是这小友不来,你就是跟我再耗一千年,你也赢不了。”

李天行道:“你能赢我?”

陈明见两老头吵个不停,心里不免急了起来,自己方才还在大沙暴里命悬一线,再如此下去,自己怕是真的得跟人间告别了。

陈明不好意思的一笑,道:“那个,两位前辈,能不能先谈一谈我呢?还有李前辈您之前给我答应的奖品是不是”

“我没别的意思,李前辈,您仙风道骨,手指星河调拨万千星辰,芸芸宇宙全听您令,您一定会言出必行的,对吧?”

姓葛的老者道:“谈谈你?你有什么好谈的,你莫不是哪家仙人的弟子,还是哪个宇宙隐藏的绝世高手。”

陈明一愣:“那倒不是,只是我来此地之前,是在大漠中遭遇了沙暴,快死的人了,若是两位前辈觉得小辈资质出众,有发展前途和投资价值,那就请二维轻轻挪挪手指,救我一命,日后我若是有所大成,必当涌泉相报。”

姓葛的老头被陈明的这番话打得有些不知所措,他道:“你资质出众?你有投资价值?你有所大成?你怕不是没见过镜子,诺,我这刚好有一面,你拿着好好研究一下自己。”

说着,那姓葛的老头曲指一点,一面镜子飞到了陈明面前。

陈明接过镜子,咽了咽喉结,暗问,自己难道还不够谦虚?

陈明道:“二位前辈,我真的快死了,求你们救我一命,我知道二位神通广大。”

“并非是我贪生怕死,只是后生我有大仇未报,您救我一命,我就是做牛做马也行,只求有一命报了大仇,再叫我死,我甘心。”

“当然,各位前辈不愿出手也是合情合理,二位前辈不欠我陈明什么,后生只是想临死前再挣扎一下罢了。”

葛七修斜眼看着陈明,面色凝重起来。

“你身上发生的事,我们都知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