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妃你不可

妃你不可

萧延绵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楚初眼眸里的光,一点一点熄灭,她看林氏的眼神,再也找不到一丝温度。不!她本就林氏失望透了。如今,只不过是在心底里,彻彻底底与林氏母划清了界线。日后在复仇的路上,她再不会受母女之情所迷惑。

主角:楚初萧延绵   更新:2022-09-10 07: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初萧延绵的其他类型小说《妃你不可》,由网络作家“萧延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初眼眸里的光,一点一点熄灭,她看林氏的眼神,再也找不到一丝温度。不!她本就林氏失望透了。如今,只不过是在心底里,彻彻底底与林氏母划清了界线。日后在复仇的路上,她再不会受母女之情所迷惑。

《妃你不可》精彩片段

楚初眼眸里的光,一点一点熄灭,她看林氏的眼神,再也找不到一丝温度。

不!

她本就林氏失望透了。

如今,只不过是在心底里,彻彻底底与林氏母划清了界线。

日后在复仇的路上,她再不会受母女之情所迷惑。

楚老夫人面容怒红,正欲怒喝林氏,却被楚初用力握住了双手。

楚初一个眼神,楚老夫人就懂了。

她往后退了一步,朝着楚老夫人微微福了一礼,而后面无表情的转身面对着林氏。

冷漠到没有一丝感情的问话,从楚初的嘴里问出口:“我自幼在外,身为亲生母亲的你,在哪里?”

“楚初,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林氏怒火攻心,并未发现楚初的异常,就觉得她在老夫人面前学会耍心眼了。

楚初唇角轻扯,低声一笑:“楚家的确没有亏待我,但我若不被楚家接回来,凭我一身医术,也能自给自足给自己温饱。”

“我顾娇娘……何至于站在这里,被自己心心念念期盼的亲生母亲,这般质问,你怀里的姚雪是你的亲生骨肉,我是什么?”

她缓缓走向林氏,眼神、表情尽是嘲讽。

林氏这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楚初之前不敢这样看她,不敢用这样的语气与她说话,更不敢用这种犀利的眼神瞪看她。

可纵使如此。

林氏对楚初的质问声,并没有半点愧疚感。

她捂着楚姚雪的脑袋,护着楚姚雪,蹙眉道:“你自然……也是我的骨肉。可姚雪她是你姐姐啊……”

“所以只要是姐姐看上的东西,我都得让给她,包括……”本该属于她的人生!

林氏不明白她想说什么,她只知道,楚姚雪受伤了,急需处理!

“宾客还在外面候着,我暂时没有功夫跟你逞口舌之威。”等回头,她再来慢慢收拾楚初,想到这,林氏转头对楚老夫人说:“娘,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顾夫人和晋安王妃就在松青院外候着,可别把事情闹的太难堪了。”

楚老夫人攥紧了虎头杖,眼神凶唳:“林氏,只要你敢把姚雪带出松青院,我就会让你后悔你今日所做的决定。”

林氏没有把楚老夫人的话放在心上,她扶起楚姚雪,回道:“等姚雪生辰宴散去后,儿媳会带着姚雪回到松青院给母亲赔罪,望母亲体谅。”

“来人,扶大小姐,快叫于府医给大小姐看伤。”

林氏身边的人,扶着楚姚雪,以及那跪在地上顾菁菁及卓嫣然,没一会儿就浩浩荡荡的离开。

楚老夫人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待她双眼睁开时,她脸上怒色已经掩去了大半:“尤琴,去收拾东西,我要带着二小姐去福灵寺。”

楚初猛地回头看楚老夫人,心头一抹涟漪微荡。

祖母说要护她,并不是说说而已。

“囡囡,祖母带你离开楚家,你可愿意?”

楚初点点头:“祖母,孙女愿意。”

“祖母向你保证,等你再回楚家时,一定是风风光光的回。”

楚初垂下眼眸,握住了楚老夫人苍老的手。

她已经不再需要楚家嫡二小姐的风头,不再需要得到林氏的怜悯与关注,也不再渴望那浅薄算计的父爱。

她只要祖母好好活着!

松青院外,爬入院墙的枣树里,坐着一名气宇轩昂的玄紫衣少年。

他将院内发生的一切及楚初所说的每一句话,尽敛耳目……




从南院竹林出来后,萧容瑾就跟到了这里。

他只想确认一件事情。

梦里,那个四肢被人砍掉,装入酒壶的女子,是不是眼前的楚二小姐。

他明明看不清梦里惨死之人的真容,可在南院竹林第一次看到楚初的时候,他有一种非常强烈的错觉。

他不自觉的把楚初代入梦里的那个女子!

就在这时,楚初从屋子里走出来了。

她身后跟着几名松青院的婢子,其中一人扶着她的左臂。

萧容瑾的目光顿时定格在楚初的身上,他与她虽离的远,可是习武之人的远视非常人所及。

他能从这个角度清楚的看到楚初那张清丽的小脸,还有那一双狡黠的黑眸。

她走到院中时,突然停下脚步,仰头看向了枣树这边。

正好盯着他藏身之处。

两人隔着叠叠层层的树枝繁叶相望。

就好像……

她知道他藏在这里。

可就算如此,萧容瑾的脸上也丝毫不心虚。

这个梦,纠缠了他整整一个月,他虽然看不清女人的面容,却记得女子的左眼下方,有一颗红色的泪痣。

“小姐。”身旁的丫鬟银福唤了一声。

楚初回过神来,道:“我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你留下来帮琴姑姑,我回清芙院拿我的药箱便行。”

入丞相府时,她只带着三套衣服和一箱行医箱。

走的时候,她也没打算拿丞相府的一针一线!

楚初回到清芙院,拿出自己的衣服,换下了身上这套林氏刚为她定制的芙蓉浅粉裙。

干净利索的短裙,让楚初觉得更加自在。

身后的窗门突然呼一声响起。

一阵凉风吹拂过楚初的颈脖。

紧接着,低沉醇厚的男音,从窗地那头传来:“戏演的不错。”

楚初站在落地铜镜前,那道熟悉的身影刚好映在她的铜镜上。

再见萧容瑾时,楚初的心情就像一面平静的湖,被一颗大石搅成一潭涟漪。

她动作僵了僵,脸上的表情也凝住了,漆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铜镜里洒脱不羁,朝气蓬勃的萧容瑾。

这个时候的萧容瑾,还未因前往翁山巢匪被奸人暗算,落下病疾,成为体弱之躯。

他还是那足以令燕京城未出阁的大家闺秀痴迷成狂的翩翩少年郎。

可是很快……

他将遭遇不可逆转的伤痛,内力丧失一半,双腿重创,昏迷整整三个月。

而她楚初,则被太子哄骗,家族利诱,以冲喜新娘的身份嫁给了当时还在昏迷的萧容瑾。

但前世两人并不是以这种场合见面。

他也不曾爬过她的窗。

他们是在……南院竹林见的第一面。

那时她的钰翎钗被抢,因懦弱怕事,不敢计较追究。

楚姚雪三人轮翻威胁后,便先离开了南院竹林。

她则蹲在地上委屈低泣,而萧容瑾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站在她面前。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燕京惊才艳艳的融安世子,她只觉得他贵气又好看,衬得她楚初更像一只小丑。

她以为;他也是来羞辱她的。

谁知……

他却对她说了一番话:“哭什么,别人能抢走的东西,你也能再把它抢回来。”




萧容瑾的话,并未能让前世的她醒悟。

她当时心情原本糟糕透了,萧容瑾又用这漫不经心的语气对她说这样的话。

她对萧容瑾的第一印象大大折半。

她抹着眼泪站起身说:“用不着你管。”

然后她收起眼泪,跑出了南院竹林。

如今这一世,两人相见的方式不同,但萧容瑾那份潇洒不羁的贵公子气质,却丝毫未变。

楚初拢回思绪,转身盯着萧容瑾道:“多谢融安世子为我作证,楚初感激不尽。”

他从窗上跳下来,顺手又关上了窗门。

若非楚初了解他心性,早就把他当贼人打发出去了。

他自顾自的坐在靠窗的茶位椅,修长笔直的背部慵懒倚靠在梨花木椅上,英俊绝美的容颜勾起了一抹很浅的笑。

他的眸光幽黑明亮,锋芒犀利。

像是在审视什么!

不!

他在看她的脸。

半晌后……

萧容瑾抬起手点了点自己左眼下方的位置问道:“天生的?”

楚初一愣。

回头瞥了一眼铜镜。

萧容瑾所指的位置,正是她左边眼睛下面的红色泪痣。

收留她的爷爷告诉过她,女子在这个长痣,不好。

说她命苦、多灾多难,日后要多行善积福,才能消除业障……

可到了楚家,被富贵迷了眼,失了心,杀了人,不得善终!

她回过神来:“天生的,有什么问题吗?”

萧容瑾“哦”了一声:“倒没有问题,只是想起了前几日一位高人提到过的事。”

他口中的高人,应该是他们平南王府一位懂得天文地理、精通玄术的谋士吧。

“高人说这里有痣的女子很爱哭,更有一个荒唐的说法。”

“这样的女子,前世还有未尽的缘分……”

楚初身子微微一僵。

若是上一世有人跟她说这样的话,她会觉得这人在胡扯。

可是重生之后……

她不得不承认前世今生。

只是这未尽的缘分,不知是指哪一方面?

萧容瑾抬起手,抵着自己的下巴,又细细的观摩她左眼角的泪痣,道:“不过高人也说,泪痣长在左眼角的女人,聪明好学、智商绝顶,遇事绝不退缩,善于攻心!”

在南院竹林,她的举动的确让萧容瑾大开眼界。

别人以为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在他看来,楚初不简单。

这样的人,若到了战场上,一定是一把杀敌的“好刀”!

楚初不自觉的拧眉。

萧容瑾跑到她的院子,就是为了来确认她左眼角的泪痣?

不对啊……

他这样的身份,什么世面没见过,怎会因为这小小的一颗痣,这般上心。

莫不是同她一样重生了?

可若真的重生了,他大可不必这么关注她眼角的痣,因为她整个人都不曾有过丝毫变化呀!

萧容瑾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想借着她眼角的痣,威胁她。

她在楚家无权无势,他也犯不着威胁她什么。

楚初左想右想,始终没想通萧容瑾的目的。

但这一世与上一世不同。

这一世他们回到了起点,她不再是他的妻子,不能再像前世那种方式与他接触。

“我不信命!”楚初柳眉有了一丝松展:“我只信我自己,还有,多谢融安世子的提点。”

萧容瑾剑眉微挑。

楚初继续说道:“做一个不退缩,善于攻心的女子,也未必是坏事!”




萧容瑾扯开薄唇,轻笑了一声,然后端起了一旁凉掉的茶水,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楚初看了一眼,阻止道:“茶水是昨夜的……”杯子也是我平日用的……

萧容瑾未作任何回应,甚至在楚初的话还未说完时,将杯子里的茶水一口饮尽。

楚初嘴角僵了僵。

这时院外传来了琴姑姑的声音:“二小姐,你收拾好了吗,老夫人叫奴婢过来帮忙。”

楚初盯着萧容瑾看,眼神示意萧容瑾该离开了。

然后又朝着门外的琴姑姑道:“琴姑姑,我已经收拾好了,马上好。”

萧容瑾已经打开了后面的门,身子轻盈的跃上窗台。

楚初想到半个月后;萧容瑾将会被昭元帝派去翁山剿匪而惨遭重创的事。

脚步下意识的朝萧容瑾的方向走了两步。

“融安世子,小心身边有鬼。”

萧容瑾回头看她,漆黑的眸子波澜不惊:“你说本世子身边有小人?”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越是融安世子认为很亲近的兄弟朋友情,越要小心谨慎,特别是在关键时刻,不要把你的背交给除了父母以外的人!”

楚初不能当面对他说,半个月后他会被昭元帝派去翁山剿匪。

更不能当面告诉他,他会在翁山遭身边人的毒手,九死一生。

重生的事情,本就很不可思议。

她得等一个机会,再把那幕后小人的消息,暗中传递给他。

萧容瑾反问她:“你学过医?”

楚初点点头道:“学过六年。”

“医术如何,十分精湛吗?”

她医术如何,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生,可治白骨,死,可一针见阎王。

若没有这样的本事,她的父亲楚正德和太子萧延绵,也不可能选中她。

但是楚初并没有正面回应自己的医术如何。

她说:“若有朝一日融安世子用得上我,可以来找楚初。”

“嗯~”一句轻淡的回应,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窗台上……

楚初在他离去后,快步上前关上了窗门,连她自己都没发现,那微微苍白的唇瓣勾起了一道很浅的弧度。

她关上窗门后,并没有任何动作。

她在想,就这么离开楚家,让楚姚雪继续顶着楚家嫡长女的风头,过她的生日宴,实在是太便宜了。

从她重生归来的那一刻开始,就应该是楚姚雪的地狱。

她转身走到行医箱前,从里面拿出了几瓶药粉,倒入了一个黑色瓶子里,轻轻摇晃了几下,再将那黑色瓶子收进了衣袖内袋,这才走出了房间。

“琴姑姑,我好了。”

琴姑姑看了一眼被楚初身上简朴中短裙,暗暗摇头。

看来二小姐是真的生夫人的气了,夫人也做的太离谱了。

虽说大小姐是亲养长大,但二小姐毕竟才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

琴姑姑没说什么,便与楚初一前一后离开清芙院,只是刚走出没几步,楚初又道:“琴姑姑,我忘了拿祖母送我的紫晶手钏,你先回松青院,我马上过来。”

不等琴姑姑回应,楚初就急匆匆的往清芙院赶。

直到确认琴姑姑先回松青院,楚初才从清芙院走出来。

此时,她手里拿着一枝细软的竹枝,那枝叉上长着几片青葱的竹叶片。

风一吹。

叶片便往东南方向摇曳。

她缓缓往松青院而去,路过楚姚雪的芙蓉阁时,风向突然转变,叶片转向北——正好是办宴大厅方向。

楚初暗暗勾唇,趁着四下无人,拿出了自己配制好的药粉,倒在掌心。

摊开手掌时,风卷起细腻的粉末,飞向北边……




楚姚雪喜爱用百花做香囊,那些东西应该很喜欢,只是今日吃宴的人,恐怕也要遭殃了!

药粉散去后,楚初快步离开。

那道玄紫色的身影,也在暗处默默看着这一切。

待楚初走后,萧容瑾对暗处的影卫道:“去告诉平南王妃,四公子吃伤了身子,上吐下泄,晕倒在楚家茅房,本世子提前把人送回去了,让她早些回王府。”

暗处的影卫嘴角一抖……

四公子在茅房里吃美食,也不可能晕倒在茅房。

萧容瑾又道:“再暗中观察楚府,有任何异动第一时间禀报本世子。”

话落。

萧容瑾脚尖一点,身子踩着比手指还细的竹枝叶,飞离楚家。

丞相府的暗卫,丝毫未察觉到萧容瑾进出过丞相府内院……

……

前院,大厅。

喜色满园,宾客云集。

这就是身为楚家嫡长女的尊荣。

但不属于真正的楚家嫡长女楚初。

楚姚雪脸上戴着绣工精湛的面纱,重新上了眼妆,被林氏从内院带到宾客面前。

“雪儿,你别害怕,有娘在你身边,你今日就跟着娘,娘不会让你在众人面前失了脸面的。”

林氏安抚的低声说道。

楚姚雪的嘴是被楚老夫人打肿了的,无论用再厚的胭脂水粉,都无法掩盖她高肿起来的嘴巴。

林氏才让她以面纱示人,这样也保留了身边燕京第一美人及第一才女的神秘感。

楚姚雪委屈的靠着林氏,道:“娘,你相信阿雪吗,我没有对妹妹那样。”

林氏想到楚初刚才的态度,眉头深深蹙起。

一个除了会点医术却不懂得琴棋书画的女儿,不要也罢。

等宴会结束后,她就找个由头把楚初打发出府,待阿雪嫁入东宫,再把楚初召回来,免得坏了这门婚事。

“娘会替你做主。”

“可是祖母那……”

“楚夫人,这位就是你们府上的大小姐吧,真是出落的亭亭玉立呀。”

“还是去年宫宴上,见过楚大小姐展示惊鸿舞,那真是惊艳了整个燕京城呀。”

一群贵妇拉着自己的嫡女,簇拥而上。

楚姚雪听到众人对自己的夸赞,心情一下子释然。

她楚初算什么东西,也犯得着她为这点破事而上心。

林氏享受着众人的追捧与讨好,将刚才发生的一点不愉快抛之脑后。

“今日雪儿,也准备在生辰宴再展示惊鸿舞,以答谢诸位百忙抽空参加我大女儿十六岁的生辰宴。”林氏笑盈盈的说道。

楚姚雪眼眸娇羞,冲着众人福了一个身。

这时外头传来通报声。

“太子殿下到——”

楚姚雪听到通报声时,下意识的挡了一下自己的脸。

当摸到脸上的面纱时,楚姚雪又松了一口气。

只要今日不露脸,再养几日的伤,便能揭去面纱示人了。

太子萧延绵,穿着一袭墨色长袍走入大厅。

那长袍胸口的鲛蟒,寓意着他的身份与威仪。

满园女眷纷纷行礼:“拜见太子殿下!”

萧延绵目光落在楚姚雪的身上,看她面戴飘纱,眼眸含媚,他脸上的神情不自觉的柔和。

“今日是楚家大小姐的生辰,诸位夫人小姐免礼吧。”

话落。

众人附和:“谢太子殿下。”

众人起身。

萧延绵的目光就没离开过楚姚雪:“刚才孤在外面就听到你今日要展示惊鸿舞。”

楚姚雪刚要说话,林氏拉着楚姚雪的手,走前了一步笑道:“回殿下,阿雪近日染了风寒,这两日才好了一些,她本想唱一曲日落南山,可嗓子一直没好全,便改为惊鸿舞。”

“你病了?”

楚姚雪心虚的看了他一眼,可这一眼看在萧延绵眼里,就像一只病还未好全的小猫儿,惹人怜惜。

萧延绵又道:“惊鸿舞能跳吗?”

楚姚雪点点头,轻微的发声:“能的。”

“好,孤也想再看看楚大小姐惊艳燕京城的惊鸿舞。”

众人纷纷找地方坐着,又或是站着。

而萧延绵则坐在首位。

微风拂过院落,人们并未察觉到那细微的飘浮物,悄然落在了满园……




楚老夫人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待她双眼睁开时,她脸上怒色已经掩去了大半:“尤琴,去收拾东西,我要带着二小姐去福灵寺。”

楚初猛地回头看楚老夫人,心头一抹涟漪微荡。

祖母说要护她,并不是说说而已。

“囡囡,祖母带你离开楚家,你可愿意?”

楚初点点头:“祖母,孙女愿意。”

“祖母向你保证,等你再回楚家时,一定是风风光光的回。”

楚初垂下眼眸,握住了楚老夫人苍老的手。

她已经不再需要楚家嫡二小姐的风头,不再需要得到林氏的怜悯与关注,也不再渴望那浅薄算计的父爱。

她只要祖母好好活着!

松青院外,爬入院墙的枣树里,坐着一名气宇轩昂的玄紫衣少年。

他将院内发生的一切及楚初所说的每一句话,尽敛耳目……

从南院竹林出来后,萧容瑾就跟到了这里。

他只想确认一件事情。

梦里,那个四肢被人砍掉,装入酒壶的女子,是不是眼前的楚二小姐。

他明明看不清梦里惨死之人的真容,可在南院竹林第一次看到楚初的时候,他有一种非常强烈的错觉。

他不自觉的把楚初代入梦里的那个女子!

就在这时,楚初从屋子里走出来了。

她身后跟着几名松青院的婢子,其中一人扶着她的左臂。

萧容瑾的目光顿时定格在楚初的身上,他与她虽离的远,可是习武之人的远视非常人所及。

他能从这个角度清楚的看到楚初那张清丽的小脸,还有那一双狡黠的黑眸。

她走到院中时,突然停下脚步,仰头看向了枣树这边。

正好盯着他藏身之处。

两人隔着叠叠层层的树枝繁叶相望。

就好像……

她知道他藏在这里。

可就算如此,萧容瑾的脸上也丝毫不心虚。

这个梦,纠缠了他整整一个月,他虽然看不清女人的面容,却记得女子的左眼下方,有一颗红色的泪痣。

“小姐。”身旁的丫鬟银福唤了一声。

楚初回过神来,道:“我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你留下来帮琴姑姑,我回清芙院拿我的药箱便行。”

入丞相府时,她只带着三套衣服和一箱行医箱。

走的时候,她也没打算拿丞相府的一针一线!

楚初回到清芙院,拿出自己的衣服,换下了身上这套林氏刚为她定制的芙蓉浅粉裙。

干净利索的短裙,让楚初觉得更加自在。

身后的窗门突然呼一声响起。

一阵凉风吹拂过楚初的颈脖。

紧接着,低沉醇厚的男音,从窗地那头传来:“戏演的不错。”

楚初站在落地铜镜前,那道熟悉的身影刚好映在她的铜镜上。

再见萧容瑾时,楚初的心情就像一面平静的湖,被一颗大石搅成一潭涟漪。

她动作僵了僵,脸上的表情也凝住了,漆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铜镜里洒脱不羁,朝气蓬勃的萧容瑾。

这个时候的萧容瑾,还未因前往翁山巢匪被奸人暗算,落下病疾,成为体弱之躯。

他还是那足以令燕京城未出阁的大家闺秀痴迷成狂的翩翩少年郎。

可是很快……

他将遭遇不可逆转的伤痛,内力丧失一半,双腿重创,昏迷整整三个月。

而她楚初,则被太子哄骗,家族利诱,以冲喜新娘的身份嫁给了当时还在昏迷的萧容瑾。

但前世两人并不是以这种场合见面。

他也不曾爬过她的窗。

他们是在……南院竹林见的第一面。

那时她的钰翎钗被抢,因懦弱怕事,不敢计较追究。

楚姚雪三人轮翻威胁后,便先离开了南院竹林。

她则蹲在地上委屈低泣,而萧容瑾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站在她面前。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燕京惊才艳艳的融安世子,她只觉得他贵气又好看,衬得她楚初更像一只小丑。

她以为;他也是来羞辱她的。

谁知……

他却对她说了一番话:“哭什么,别人能抢走的东西,你也能再把它抢回来。”

萧容瑾的话,并未能让前世的她醒悟。

她当时心情原本糟糕透了,萧容瑾又用这漫不经心的语气对她说这样的话。

她对萧容瑾的第一印象大大折半。

她抹着眼泪站起身说:“用不着你管。”

然后她收起眼泪,跑出了南院竹林。

如今这一世,两人相见的方式不同,但萧容瑾那份潇洒不羁的贵公子气质,却丝毫未变。

楚初拢回思绪,转身盯着萧容瑾道:“多谢融安世子为我作证,楚初感激不尽。”

他从窗上跳下来,顺手又关上了窗门。

若非楚初了解他心性,早就把他当贼人打发出去了。

他自顾自的坐在靠窗的茶位椅,修长笔直的背部慵懒倚靠在梨花木椅上,英俊绝美的容颜勾起了一抹很浅的笑。

他的眸光幽黑明亮,锋芒犀利。

像是在审视什么!

不!

他在看她的脸。



半晌后……

萧容瑾抬起手点了点自己左眼下方的位置问道:“天生的?”

楚初一愣。

回头瞥了一眼铜镜。

萧容瑾所指的位置,正是她左边眼睛下面的红色泪痣。

收留她的爷爷告诉过她,女子在这个长痣,不好。

说她命苦、多灾多难,日后要多行善积福,才能消除业障……

可到了楚家,被富贵迷了眼,失了心,杀了人,不得善终!

她回过神来:“天生的,有什么问题吗?”

萧容瑾“哦”了一声:“倒没有问题,只是想起了前几日一位高人提到过的事。”

他口中的高人,应该是他们平南王府一位懂得天文地理、精通玄术的谋士吧。

“高人说这里有痣的女子很爱哭,更有一个荒唐的说法。”

“这样的女子,前世还有未尽的缘分……”

楚初身子微微一僵。

若是上一世有人跟她说这样的话,她会觉得这人在胡扯。

可是重生之后……

她不得不承认前世今生。

只是这未尽的缘分,不知是指哪一方面?

萧容瑾抬起手,抵着自己的下巴,又细细的观摩她左眼角的泪痣,道:“不过高人也说,泪痣长在左眼角的女人,聪明好学、智商绝顶,遇事绝不退缩,善于攻心!”

在南院竹林,她的举动的确让萧容瑾大开眼界。

别人以为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在他看来,楚初不简单。

这样的人,若到了战场上,一定是一把杀敌的“好刀”!

楚初不自觉的拧眉。

萧容瑾跑到她的院子,就是为了来确认她左眼角的泪痣?

不对啊……

他这样的身份,什么世面没见过,怎会因为这小小的一颗痣,这般上心。

莫不是同她一样重生了?

可若真的重生了,他大可不必这么关注她眼角的痣,因为她整个人都不曾有过丝毫变化呀!

萧容瑾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想借着她眼角的痣,威胁她。

她在楚家无权无势,他也犯不着威胁她什么。

楚初左想右想,始终没想通萧容瑾的目的。

但这一世与上一世不同。

这一世他们回到了起点,她不再是他的妻子,不能再像前世那种方式与他接触。

“我不信命!”楚初柳眉有了一丝松展:“我只信我自己,还有,多谢融安世子的提点。”

萧容瑾剑眉微挑。

楚初继续说道:“做一个不退缩,善于攻心的女子,也未必是坏事!”

萧容瑾扯开薄唇,轻笑了一声,然后端起了一旁凉掉的茶水,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楚初看了一眼,阻止道:“茶水是昨夜的……”杯子也是我平日用的……

萧容瑾未作任何回应,甚至在楚初的话还未说完时,将杯子里的茶水一口饮尽。

楚初嘴角僵了僵。

这时院外传来了琴姑姑的声音:“二小姐,你收拾好了吗,老夫人叫奴婢过来帮忙。”

楚初盯着萧容瑾看,眼神示意萧容瑾该离开了。

然后又朝着门外的琴姑姑道:“琴姑姑,我已经收拾好了,马上好。”

萧容瑾已经打开了后面的门,身子轻盈的跃上窗台。

楚初想到半个月后;萧容瑾将会被昭元帝派去翁山剿匪而惨遭重创的事。

脚步下意识的朝萧容瑾的方向走了两步。

“融安世子,小心身边有鬼。”

萧容瑾回头看她,漆黑的眸子波澜不惊:“你说本世子身边有小人?”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越是融安世子认为很亲近的兄弟朋友情,越要小心谨慎,特别是在关键时刻,不要把你的背交给除了父母以外的人!”

楚初不能当面对他说,半个月后他会被昭元帝派去翁山剿匪。

更不能当面告诉他,他会在翁山遭身边人的毒手,九死一生。

重生的事情,本就很不可思议。

她得等一个机会,再把那幕后小人的消息,暗中传递给他。

萧容瑾反问她:“你学过医?”

楚初点点头道:“学过六年。”

“医术如何,十分精湛吗?”

她医术如何,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生,可治白骨,死,可一针见阎王。

若没有这样的本事,她的父亲楚正德和太子萧延绵,也不可能选中她。

但是楚初并没有正面回应自己的医术如何。

她说:“若有朝一日融安世子用得上我,可以来找楚初。”

“嗯~”一句轻淡的回应,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窗台上……

楚初在他离去后,快步上前关上了窗门,连她自己都没发现,那微微苍白的唇瓣勾起了一道很浅的弧度。

她关上窗门后,并没有任何动作。

她在想,就这么离开楚家,让楚姚雪继续顶着楚家嫡长女的风头,过她的生日宴,实在是太便宜了。

从她重生归来的那一刻开始,就应该是楚姚雪的地狱。

她转身走到行医箱前,从里面拿出了几瓶药粉,倒入了一个黑色瓶子里,轻轻摇晃了几下,再将那黑色瓶子收进了衣袖内袋,这才走出了房间。

“琴姑姑,我好了。”

琴姑姑看了一眼被楚初身上简朴中短裙,暗暗摇头。

看来二小姐是真的生夫人的气了,夫人也做的太离谱了。

虽说大小姐是亲养长大,但二小姐毕竟才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

琴姑姑没说什么,便与楚初一前一后离开清芙院,只是刚走出没几步,楚初又道:“琴姑姑,我忘了拿祖母送我的紫晶手钏,你先回松青院,我马上过来。”

不等琴姑姑回应,楚初就急匆匆的往清芙院赶。

直到确认琴姑姑先回松青院,楚初才从清芙院走出来。

此时,她手里拿着一枝细软的竹枝,那枝叉上长着几片青葱的竹叶片。

风一吹。

叶片便往东南方向摇曳。

她缓缓往松青院而去,路过楚姚雪的芙蓉阁时,风向突然转变,叶片转向北——正好是办宴大厅方向。

楚初暗暗勾唇,趁着四下无人,拿出了自己配制好的药粉,倒在掌心。

摊开手掌时,风卷起细腻的粉末,飞向北边……

楚姚雪喜爱用百花做香囊,那些东西应该很喜欢,只是今日吃宴的人,恐怕也要遭殃了!

药粉散去后,楚初快步离开。



那道玄紫色的身影,也在暗处默默看着这一切。

待楚初走后,萧容瑾对暗处的影卫道:“去告诉平南王妃,四公子吃伤了身子,上吐下泄,晕倒在楚家茅房,本世子提前把人送回去了,让她早些回王府。”

暗处的影卫嘴角一抖……

四公子在茅房里吃美食,也不可能晕倒在茅房。

萧容瑾又道:“再暗中观察楚府,有任何异动第一时间禀报本世子。”

话落。

萧容瑾脚尖一点,身子踩着比手指还细的竹枝叶,飞离楚家。

丞相府的暗卫,丝毫未察觉到萧容瑾进出过丞相府内院……

……

前院,大厅。

喜色满园,宾客云集。

这就是身为楚家嫡长女的尊荣。

但不属于真正的楚家嫡长女楚初。

楚姚雪脸上戴着绣工精湛的面纱,重新上了眼妆,被林氏从内院带到宾客面前。

“雪儿,你别害怕,有娘在你身边,你今日就跟着娘,娘不会让你在众人面前失了脸面的。”

林氏安抚的低声说道。

楚姚雪的嘴是被楚老夫人打肿了的,无论用再厚的胭脂水粉,都无法掩盖她高肿起来的嘴巴。

林氏才让她以面纱示人,这样也保留了身边燕京第一美人及第一才女的神秘感。

楚姚雪委屈的靠着林氏,道:“娘,你相信阿雪吗,我没有对妹妹那样。”

林氏想到楚初刚才的态度,眉头深深蹙起。

一个除了会点医术却不懂得琴棋书画的女儿,不要也罢。

等宴会结束后,她就找个由头把楚初打发出府,待阿雪嫁入东宫,再把楚初召回来,免得坏了这门婚事。

“娘会替你做主。”

“可是祖母那……”

“楚夫人,这位就是你们府上的大小姐吧,真是出落的亭亭玉立呀。”

“还是去年宫宴上,见过楚大小姐展示惊鸿舞,那真是惊艳了整个燕京城呀。”

一群贵妇拉着自己的嫡女,簇拥而上。

楚姚雪听到众人对自己的夸赞,心情一下子释然。

她楚初算什么东西,也犯得着她为这点破事而上心。

林氏享受着众人的追捧与讨好,将刚才发生的一点不愉快抛之脑后。

“今日雪儿,也准备在生辰宴再展示惊鸿舞,以答谢诸位百忙抽空参加我大女儿十六岁的生辰宴。”林氏笑盈盈的说道。

楚姚雪眼眸娇羞,冲着众人福了一个身。

这时外头传来通报声。

“太子殿下到——”

楚姚雪听到通报声时,下意识的挡了一下自己的脸。

当摸到脸上的面纱时,楚姚雪又松了一口气。

只要今日不露脸,再养几日的伤,便能揭去面纱示人了。

太子萧延绵,穿着一袭墨色长袍走入大厅。

那长袍胸口的鲛蟒,寓意着他的身份与威仪。

满园女眷纷纷行礼:“拜见太子殿下!”

萧延绵目光落在楚姚雪的身上,看她面戴飘纱,眼眸含媚,他脸上的神情不自觉的柔和。

“今日是楚家大小姐的生辰,诸位夫人小姐免礼吧。”

话落。

众人附和:“谢太子殿下。”

众人起身。

萧延绵的目光就没离开过楚姚雪:“刚才孤在外面就听到你今日要展示惊鸿舞。”

楚姚雪刚要说话,林氏拉着楚姚雪的手,走前了一步笑道:“回殿下,阿雪近日染了风寒,这两日才好了一些,她本想唱一曲日落南山,可嗓子一直没好全,便改为惊鸿舞。”

“你病了?”

楚姚雪心虚的看了他一眼,可这一眼看在萧延绵眼里,就像一只病还未好全的小猫儿,惹人怜惜。

萧延绵又道:“惊鸿舞能跳吗?”

楚姚雪点点头,轻微的发声:“能的。”

“好,孤也想再看看楚大小姐惊艳燕京城的惊鸿舞。”

众人纷纷找地方坐着,又或是站着。

而萧延绵则坐在首位。

微风拂过院落,人们并未察觉到那细微的飘浮物,悄然落在了满园……

楚姚雪回厢房换自己的舞衣,身上散满百花香的花水。

惊鸿舞的最高~潮是可引蝶入院,与蝶为舞,因此而惊艳四座。

她穿着红衣,一袭黑发全然散落在背后,墨发顺滑细稠长极腰部,脸上戴着一抹配有珠饰的面纱,双眼画着精致的蝶翼眼妆。

她一出场,那一身装扮就惊艳了众人。

贵妇们都以楚姚雪为榜样,要自己的女儿向楚姚雪好好学习。

四周赞扬的声音,让林氏很满意,也大大的满足了楚姚雪的虚荣心。

乐声渐渐响起,楚姚雪在偌大的院中舞台翩翩起舞。

她的舞姿伴着满园花香,与百花争艳,惊叹声、鼓掌声不时的传开。

萧延绵眼神温柔的盯着楚姚雪。

林氏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楚姚雪身上时,转头看了一眼萧延绵的方向。

见萧延绵那痴迷的神情时,林氏暗暗松了一口气。

还好楚初的事情,没有耽误了姚雪的前程,想必今日过后……

“咦,你看天上那是什么?”

“听说惊鸿舞可引蝶,那一定是蝶群被吸引来了。”

“嗡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大声。

很快……

一只,两只,三只……

甚至一群又一群黑呼呼又密密麻麻的东西,快速的涌入丞相府大院内。

其中有一只黑蜂落在了一名贵妇的手背。

那贵妇看到黑蜂时,尖叫了一声:“啊,是黑寡妇!”

黑寡妇,是最不吉利蛰人极痛的蜂类。

那贵妇一下子跳起来,将手背处的黑寡妇狠狠甩开。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人的大叫声:“黑寡妇,好多黑寡妇。”

“是楚大小姐引来的,快叫她停下来。”

“啊啊……快走开,快走开!”大批黑寡妇飞入院内,群攻身上散发着百花香气的楚姚雪。

楚姚雪因为驱赶萦绕于周身的黑寡妇,不小心扯掉了自己脸上的面纱,露出了红肿的嘴巴。

五岁孩童顿时指着楚姚雪道:“她的嘴巴被蜜蜂蛰肿了。”

众人听到孩童的声音,一边赶黑蜂,一边看向楚姚雪的方向。

那黑蜂才刚刚入院,楚姚雪的嘴巴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被蛰肿了。

这分明就是戒尺刑罚而成。

“快,大家往屋里躲。”有人机灵,抱着孩子跑入旁边的厢房。

院里的人四处乱蹿,走地快的很快脱离现场。

可楚姚雪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一批一批黑蜂,前扑后涌围着楚姚雪,“嗡嗡嗡”的蜂群声,在院里震耳欲聋。

楚姚雪只觉得浑身上下快痛死了,哪里还顾得着自己脸上的形容。

她面目狰狞,张牙舞爪的尖叫:“娘,救命,啊……快走开,走开……”

林氏早已坐不住了,她吩咐身旁的怜嬷嬷道:“快救大小姐,快!”

听说黑寡妇的毒针很毒,万一姚雪的脸被毁了……

林氏可不敢想,上哪再去找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儿。

萧延绵抢在下人救楚姚雪之前,先脱去外袍,飞上舞台。

他甩动外袍,想以此驱走楚姚雪身上的黑寡妇,谁知那些黑蜂连他也一块攻击。

一开始一小片,最后成群成片附上他的身体。

楚姚雪与萧延绵抱成一团,这下更多人慌了。

“快救太子殿下!”

几名宫中侍卫,冲上舞台。

与此同时,一名手里拿着叫花鸡的圆脸少年,另一只手里拎着刚从茅坑里“掏”出来的fen。

径直走上舞台,把fen泼向了楚姚雪与萧延绵的方向……

那粪水如天女散花一般,在院中舞台散开的瞬间,围在太子四周的侍卫们,纷纷缩起鼻子,低头嗅自己肩上、衣物那一片片湿哒哒的异物。

“这……这是什么?”

“好臭!”

那原本群攻太子与楚姚雪的黑蜂,只在一瞬间就飞离了院子。

平南王府四公子萧幼清,顿时跪在地上,一副惶恐不安的姿态认罪:“求太子殿下降罪。”

“方才草民见毒蜂黑寡妇涌入丞相府,便想到了三年前,草民的三哥曾在北疆运用过的引蜂术。”

“那黑寡妇最喜欢花香,而北疆一带是黑寡妇出没之地,草民的三哥借着黑寡妇的剧毒,用花香引黑寡妇到战地。”

“我方战士为赢得那场战役,满身满脸涂抹牛羊鸡粪,甚至是茅坑里的人粪,以五千人兵力战胜对方五万人马。”

“所以,草民便第一时间赶到丞相府的粪坑,掏来这一桶驱蜂之物,草民自知有罪,不敢邀功,求太子责罚草民,只要能救太子殿下,草民万死不辞。”

说完。

萧幼清把手里的叫花鸡放到嘴里,用力咬紧。

然后两手举高,冲着萧延绵方向俯身贴地,“瑟瑟发抖”的跪拜。

而萧延绵此刻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他方才一直抱着楚姚雪,当那一桶粪水浇过来的时候,那污秽之物尽数落在了他头顶和肩膀。

那一股味呀……

他可能都能把刚出世喝的第一口奶吐出来。

当然了。

他怀里的楚姚雪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她是背对着萧幼清的,粪水浇落时,她暴露在空气中的肩膀背部,直接接触那“异物”。

当萧幼清说浇在她身上的驱蜂之物是丞相府茅坑里的玩意。

楚姚雪当下推开萧延绵,还朝着萧延绵那边,狂喷口中秽物。

“噗——”



“啊……”

昏暗的牢房,一位身穿着浅青色长裙的女子,被人活生生的剥去了脸皮。

那张脸,血肉模糊。

而从她脸上取下来的面皮,却完整成型。

女人痛苦的抬起双手捂着滴着鲜血的脸,难过、绝望的看向站在牢房外面身姿挺拔的男子。

他,墨鸿祯。

燕国的太子殿下,楚家的乘龙快婿。

也是她楚初一见钟情的白月光。

她赌上了自己的终身幸福,为他嫁入了平南王府,动用自己的医术掏空了丈夫融安世子的身子,帮助楚家与太子彻底击溃了手握重兵的平南王萧家。

她以为,皇上下旨抄萧家的时候,便是她回到楚家之日。

可是她错了!

她的父亲没有看过她一眼,她心心念念的白月光,亲自命人剥下她的脸皮。

这个时候楚初才清醒过来,她只是楚家和太子的一颗棋子。

可她不甘。

她不甘!

楚初跪着,一步步走到牢门前,伸手抓住了牢笼,痛苦的嘶吼道:“墨鸿祯,我真傻,我真是傻我怎么傻到相信你还会要我……”

站在牢房外的男子,眉目间透着一股厌恶感,看她走近,他往后退了一步,语气冰冷的说道:“楚初,要怪就怪你命不好。”

“生来便是楚家的嫡女,却与姚雪阴差阳错,与她错换了人生,她替代了你,成为楚家的嫡小姐,你替代她,成了樟安村一寡妇的女儿。”

“生来尊贵有什么,活的贫贱,下等,你还痴心妄想被接回楚家后,能够与姚雪换回身份,做孤的未婚妻,楚初,你真是可怜。”

“在孤心里,你配不上孤,姚雪虽是农妇所生,可她的教养是你连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的,若不是你懂点医术,你爹娘都不愿把你接回楚家。”

“你在楚家……就是个多余的。”

——多余的!

她楚初忙活了一场,原来是楚家的耻辱。

现在棋废人亡。

他们就巴不得让她死。

楚初“嗤嗤”的笑,又因心生悲凉而流下血泪:“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母慈子孝,父兄仁义,不过是循循善诱,我为鱼饵,助你皇室铲除百年忠烈萧家军,无耻,一群无耻之徒。”

楚家无耻。

太子无耻。

天家无耻。

她更无耻!

“哈哈哈……”她笑声震耳不绝,面目略带狰狞。

这时一道倩俪的身影,从外头走入,她看到楚初那张血肉模糊的面孔时,吓的花容失色,尖叫了一声:“啊……”

墨鸿祯立刻回身,将那女子揽入怀中,抬起了另一只手,用宽松的衣袖挡在了楚姚雪的面前,柔声道:“姚雪,你怎么进来了。”

“她,她……难道是二妹妹?”

“不过是下贱之人,曾配做姚雪的妹妹,来人,把那个女人的手脚砍了,舌头拔了,眼珠子挖出来,将残肢送给融安世子,余下的泡在酒坛里,她引诱萧家谋反叛逆,罪大恶及,不配为人,。”

话落,楚初被人按在板子上。

刀起时,鲜血四溅。

惨叫声也从牢里传出,但没多久,声音消失了。

她的舌被人连根拔除,眼~珠子被人掏出,她双目失明,口不能言,但她还能听得见外面的声音。

墨鸿祯还来看过她一眼,他告诉她:“在你十二岁那年,不是孤把你从匪徒手里救回来,救你之人是你的丈夫萧延绵,楚初,平南王府那样金尊玉贵的家庭,你纵使嫁过去了,也没享到什么福分,想来,你天生命贱,是个无福之人,希望你来生投个好人家,别再遇到孤了。”

楚初浑身痛,死对她来说成了奢望。

她泡在高浓度的酒水里,生不如死,暗无天日。

只知楚姚雪每日都会到她跟前,向她炫耀她的美好人生。

痛吗,痛。

但痛到骨子里,就麻木了。

后来,楚姚雪没来了。

外面响起了兵马踏城之声。

她再一次听到楚姚雪的声音,是她向萧延绵求饶,惨叫。

她的丈夫萧延绵,来了。

她明明看不见,却能感受得到,萧延绵用同样的法子将楚姚雪装进了酒坛子里。

然后抱着她的躯体说:“娇娘,我来给你报仇了。”

娇娘是她在顾家的名字。

楚初躺在他的臂弯,那张被折磨的面目全非的脸,缓缓划开了一抹浅淡的笑。

她看不见抱着她的男人也失去了双腿,但这场战役他终究胜了,可她也晚了!

弥留之际,萧延绵对她说:“来生不做楚家女,萧家妻,只做你自己!”

对,她要做她自己!



“唉呀,我可没推你呀,这乡下长大的怎么跟泥做的一样。”一道熟悉又令厌恶的女声,在楚初的耳边回荡开。

楚初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自己摔在了小竹林旁的小道里。

撑在地面的双手,袭来了火辣辣的痛。

她一脸迷茫的盯着手。

她的手……不是已经被墨鸿祯砍了吗?

现在怎么还在。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一个乡下来的,也好意思戴这珠昂贵的钰翎钗,姚雪,我把它抢过来给你了,我帮你戴上。”

那尖酸又刻薄的声音,震得楚初脑袋“嗡嗡”作响。

一段久远的记忆,蓦地冲入楚初的脑海。

昭元帝五十四年,七月初六。

是她楚初被楚家寻回的第二个月。

这一个多月,楚初在楚家上下人的眼中,是一个忐忑、怯懦、又胆小怕事的人。

她本是楚家嫡长女,一出生就与明环村的村妇顾氏之女错换了身份。

而眼前站在她面前,身穿着紫霞晚雁裙的妙龄少女,正是那村妇顾氏之女——楚姚雪。

楚家的人虽然把她接回来了,但并未对外宣布两人身份错换的事实。

他们甚至为了稳固楚家嫡长女与太子的婚约,让她这个正牌的嫡长小姐,成为了楚家嫡次女。

而她的亲生母亲林氏,还每日给她灌输楚姚雪就是她的亲姐姐!

养母顾氏在她早年亡故,在被楚家人寻回后,她一度以为可以像那些有爹娘的孩子,过上完整的生活,不必再颠沛流离。

可是到了楚家她才发现,她与丞相府格格不入,反倒是楚姚雪更像楚家的人。

她的穿戴住行,都是楚姚雪先挑剩下的。

以前她不懂,后来她明白亲母林氏为什么对她这个亲生女儿那么冷漠……

无非就是觉得她不懂琴棋书画、不懂大家闺秀的礼仪,觉得她上不得台面,丢了她在贵妇圈的面子。

但是她依旧小心翼翼的讨好林氏,终其一生追求林氏的标尺。

最终……林氏冰冷的目光,刺骨的话语,让楚初在下狱后彻底清醒了!

如今,这很远很远的记忆浮现脑海中时,楚初的脸色怔住了。

她,重生了!

今日本是她楚初和楚姚雪的生日,但她的身份位置被楚姚雪代替,所以就成了楚姚雪一个人的生日。

林氏为楚姚雪大办生辰宴,请了不少世族贵人,却只字不提刚回楚家的她。

眼前这三位,正是楚姚雪和顾氏与卓氏贵女。

一个叫顾菁菁,另一个叫卓嫣然。

她刚回楚家时,楚老夫人送了她一支压箱底的钰翎钗。

这支钗子楚姚雪觊觎了很久,楚老夫人一直没松口给她,楚初一回到楚家,就得到了钰翎钗。

这让楚姚雪每每在私下碰到楚初时,脸色都很难看,言语阴阳怪气。

但她再喜欢,那也是楚老夫人送的,林氏不敢硬叫楚初让出来。

顾菁菁与卓嫣然大概是从楚姚雪这得知钰翎钗的事情,特意把她叫到楚家偏僻的后院小竹林,直接对她动手叫骂。

抢夺她钰翎钗的人,正是卓嫣然,晋安王的幼女!

好,很好!

既然上天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那这一次就……

血债血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