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阮茵幽墨庆

阮茵幽墨庆

阮茵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阮茵走过树荫,好奇望去,只见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挽着幽墨庆的手,两人好不亲密。而记忆中从来冷漠的幽墨庆,竟然笑了!眼前一幕太刺眼,阮茵看得气血翻涌。幽墨庆似是有所察觉,抬眸望见她,神色肉眼可见的冰冷:“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阮茵未答,只是盯着他们挨着的衣袍,心口好像有团火在烧。

主角:阮茵幽墨庆   更新:2022-09-10 10: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茵幽墨庆的其他类型小说《阮茵幽墨庆》,由网络作家“阮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阮茵走过树荫,好奇望去,只见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挽着幽墨庆的手,两人好不亲密。而记忆中从来冷漠的幽墨庆,竟然笑了!眼前一幕太刺眼,阮茵看得气血翻涌。幽墨庆似是有所察觉,抬眸望见她,神色肉眼可见的冰冷:“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阮茵未答,只是盯着他们挨着的衣袍,心口好像有团火在烧。

《阮茵幽墨庆》精彩片段

 一声春雷乍响,划破了长夜寂静。

    也惊醒了陷在噩梦中的阮茵,她惊坐起身,本能的望向了窗边。

    那处,幽墨庆还在打坐,也唯有这时,她才能肆意流露爱恋。

    这是她的夫君,云国的国师,她心心念念的男人。

    有他在,梦中的那些魑魅魍魉好像都不可怕了。 

    阮茵偷偷下床,小心翼翼走到他身边,伸出手指隔空描绘他俊朗若仙的轮廓。

    好想真的触碰他……

    可窗外的水雾飘进来,打湿了她的妄念。

    “六公主,你丹田的蛊毒已经不能靠药物压制,尽快同国师合籍灵修吧,否则,你撑不过这个春日。”

    昨日巫医提醒的话又回荡在耳边。

    倏然间,阮茵喉间一阵腥甜,接着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窗台。

    她慌忙关上窗,遮住痕迹。

    而打坐的幽墨庆已被惊醒,冷言责备:“大晚上乱跑什么?”

    阮茵心中一紧,忙解释:“夫君,我做了噩梦,梦见——”

    “你已经不是三岁稚子,莫要再编出这等胡话诓人。”

    话毕,幽墨庆冷着脸站了起来。

    阮茵知道,他又要走了。

    成亲三载,幽墨庆只是每月初一和十五过来同她呆三个时辰。

    外人都言国师无心情爱,只一意修炼,都道这桩姻缘是阮茵用救命之恩胁迫来的。

    却无人知情,此亲乃他开口求娶。

    能嫁他,是她这辈子最开心的事。

    外人怎么说她不在意,他性子冷也没关系。

    阮茵想总有一天她能把他焐热,反正自己有的是时间。

    可现在,她等不起了。

    阮茵追出去,鼓起勇气拉住他的袖摆:“夫君,母后又催我要孩子了,你今晚能不能留下来?”

    他淡漠望着她,就好像她是一个无理取闹的怨妇:“六公主,你三年前不就明白,我这辈子都不会碰你。”

    “轰然”一下,幽墨庆的话如雷震彻耳畔。

    心口骤疼,痛到阮茵脑海都蒙了。

    他什么时候说过不会碰她?她为何没有半点印象?

    她甚至一直以为,他求娶她,多少是爱她的。

    阮茵压下喉间腥甜,急声追问:“你不碰我,那你为什么娶我?”

    “天命如此。”

    阮茵含泪望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唇畔发颤:“天命?所以,也是天命叫你对我如此冷淡的么……”

    幽墨庆没有回答,可那不曾停留的背影却好像给出了答案。

    阮茵孤身在外站了许久,夜风侵体。

    当晚,她便毒发高烧,巫医们受了三天三夜才将她救回。

    而阮茵刚醒来,就忍不住问:“国师呢?”

    “国师在瞭望殿,三日未归了。”

    阮茵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可每次都止不住期待。

    送走巫医,阮茵望着窗外被雨打谢的春花,心头止不住一阵阵酸涩。

    她怕是就像这花一样,也没几天了吧。

    想到这儿,阮茵忽然很想见幽墨庆,很想很想。

    “阿月,扶我去瞭望殿看看吧。”

    婢女阿月担忧道:“公主,巫医说了您要好好休息,不能大喜大悲,且这瞭望殿只有国师门下之人能进,您去了也见不到国师。”

    可阮茵依旧坚持,阿月劝不住,只能随行。

    国师府和瞭望殿隔得并不远,不过一炷香的脚程。

    即便如此,幽墨庆还是不愿回去看她。

    思及此,阮茵心中又是一疼。

    这时,不远处忽然响起一阵清脆如银铃的笑声。

    瞭望殿森严,幽墨庆从不允许下属玩笑,谁这么大胆?

    阮茵走过树荫,好奇望去,只见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挽着幽墨庆的手,两人好不亲密。

    而记忆中从来冷漠的幽墨庆,竟然笑了!

    眼前一幕太刺眼,阮茵看得气血翻涌。

    幽墨庆似是有所察觉,抬眸望见她,神色肉眼可见的冰冷:“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阮茵未答,只是盯着他们挨着的衣袍,心口好像有团火在烧。

    她提起裙摆走近,装得一幅优雅从容:“夫君,今日是初五,我们需按例进宫。”

    “办完事,我自会过去。”

    他的疏离就像一个巴掌,狠狠扇在阮茵那点隐秘的小心思上。



   站在一旁的白衣女子轻笑出声,用一种熟稔的语调问:“师门不允成婚,没想到师兄竟跑下山娶了夫人,只是……我瞧着你这夫人怎么似曾相识?”

    阮茵闻言朝女子望去,顿时惊住。

    这女子的眉眼分明和她一模一样。

    寒冬分明已过,阮茵却感觉有一阵刺骨的凉意自脚底升起。

    幽墨庆,真的是因为所谓的天命才娶她吗?

    阮茵想问,却被白衣女子截断了话:“六公主,我是岭南先生之女季灵芝,亦是幽墨庆师兄的小师妹,此番前来是为除恶,我借走师兄一会你应当没意见吧?”

    阮茵攥紧袖帕,她能有什么意见?

    幽墨庆去哪儿,从来不会同她说,甚至他做了什么,她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与其说自己是他的妻,还不如说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旁人。

    阮茵站在殿前,亲耳听着幽墨庆对季灵芝的关切叮嘱。

    “你这次下山师父知道吗?恶人的习性可摸清了?等会不要莽撞,撑不住就跑,安危最重要……”

    爱一个人是怎样,不爱一个人是怎样?

    原来,如此分明。

    直至两人走远,阮茵才浑浑噩噩的走出瞭望殿。

    她明白,纵使再心酸,也只能独自一人去皇宫。

    天上太阳晃得人眼晕。

    茫然失魂间,蛊毒骤然发作,喉咙的腥甜止不住奔涌,阮茵望着帕子上的血,压抑许久的酸涩在这瞬间涌出。

    望向瞭望殿的高塔,她忍不住低喃:“夫君,我疼……”

    可这声最终还是消散在寂静中,无人回应。

    这时,急促脚步声响起,一宫人上前传话,说是皇后等待多时。

    阮茵藏好血帕,跟随前往。

    椒房殿内。

    皇后看着坐在椅子上垂眸不语的阮茵,淡淡说:“小六,你嫁给国师已然三载,至今没有子嗣,你父皇很是忧心。”

    阮茵鼻尖一涩,她从未和幽墨庆有过肌肤之亲,如何能有孩子?

    皇后又言:“国师乃百年难遇的天才,他的血脉必然出色,且他不日就要回岭南,云国岂能就这样放他离开?”

    阮茵猛然抬头,幽墨庆要走?

    可还不等她询问,就见皇后招出三位窈窕绝伦的女子:“既然你生不出,那本宫就找人帮你,小六,云国必须留下国师血脉,这是圣旨!”

    这最后一句,像是巨石压在心头。

    阮茵不知自己是走出宫门的,看着国师府的门匾,她竟有些不敢进。

    纳妾,自己该怎么和幽墨庆开口?

    阮茵深吸一口气,慢慢走到书房,刚要抬手敲门。



 抬起的手僵在半空,阮茵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良久,才听到幽墨庆淡漠一句:“没必要。”

    好一个没必要。

    幽墨庆总是这样,不经意间就能摧毁她的贪恋。

    心仿佛被削掉了一半,阮茵疼得扶着柱子才堪堪站稳。

    从始至终,只有她把这三年当了真。

    真是狼狈。

    阮茵想离开,还未转身,书房门却被打开。

    幽墨庆没想到会在这儿看见她,脸色一凝:“找我何事?”

    阮茵看着他身边泰然处之的季灵芝,一时间竟有种自己才是客人的荒谬感。

    将心里那些苦楚尽数压下,她极力维持着端庄:“父皇有旨,我想与你单独说。”

    幽墨庆迟疑了一会儿,终究没拒绝。

    书房内。

    季灵芝刚离开,阮茵就听幽墨庆问:“何事?”

    他似乎不愿意和她多待一秒。

    可心里那些话,实在难开口。

    直到他皱眉不耐烦,阮茵才颤声道:“夫君,纳妾吧。”

    话落,空气骤然变得压抑。

    幽墨庆目光锐利,声冷如冰:“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阮茵不敢看他,用尽平生的克制:“妾,容貌平平又缠绵病榻,自知不能为夫君尽欢,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故,妾特地挑选了几位靓丽娇娥为夫君开枝散叶。”

    说完这些,已经耗尽她所有力气。

    半响。

    幽墨庆终于启唇:“我孝不孝,不用旁人操心。”

    阮茵一愣,眼泪瞬间润湿眼眶,她慌忙低头,却又听他冷情道:“有这闲工夫,你不如找人想办法解掉蛊毒,或许还能多活几年。”

    阮茵一颤,连忙捂住骤紧的心口。

    抬头凝着幽墨庆再未回头的背影,泪再也忍不住掉下。

    他明知道同心蛊需要夫妻同房才能解,见死不救也就罢了,竟还要她找别人?

    诛心,也不过如此。

    经此一事,阮茵和幽墨庆原本不好的关系仿佛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幽墨庆打破了每逢初一十五必回府的约定,已一月未归。

    转眼到了二月十七,这晚,是云国最重要的日子。

    皇城会举办隆重祭春宴,为求此年风调雨顺,也可求夫妻感情和睦,就像春花一样绚丽永灿。

    阮茵站在国师府门前,隆重的公主礼服衬得她越发显得身躯单薄。

    可等到吉时将过,她还是没等来心心念念的人。

    阮茵收回视线:“走吧,国师大约忙着除恶,没时间陪我进宫。”

    可触及阿月担忧的目光,她却发现自己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阮茵每走一步,孤独都在说——

    他不爱你。

    他也不要你。

    别妄想了。

    ……

    宫内宴会。

    皇后见阮茵一个人前来,当即不满质问:“国师呢?”

    阮茵顶着压力,做好了挨训的准备:“夫君他有要事忙,今日没空前来……”

    然她话还未完,却听到侍从喊:“国师到!”

    阮茵惊喜望去,笑容还未绽放便僵住。

    不远处,幽墨庆和季灵芝亲密走来,他们身上穿着祭春宴的华服,那是幽墨庆从来都没有为自己穿过的。

    众人面面相觑,视线扫过阮茵,嘲讽有之,怜悯有之。

    皇后约莫也觉得丢人,厌恶瞥了一眼阮茵:“没用的东西,退下吧。”

    阮茵惨白着脸,跌跌撞撞隐进黑暗,仿佛只有如此,她才能得到片刻喘息。

    未几,宫乐起,一帘之隔,两方天地。

    只见幽墨庆温柔给他的师妹布菜,他们浅笑耳语……

    多般配!



 她一个人来,又一个人走。

    春日的夜风似乎残留着刺骨的凉意,迎面而来时好像冷到心里。

    阮茵拢了拢衣襟,想快些穿过黑暗。

    可就在这时,一把利剑忽然从阴影中袭出,直接刺在阮茵颈边。

    紧接着,季灵芝从中走出:“六公主,借你的命帮个小忙,可好?”

    阮茵还未答话,鼻间一阵馨香袭来,霎时夺去了意识。

    等再醒来,她就发现自己竟被高高吊在城楼上,身旁一丈远处是同样被绑住的季灵芝。

    而季灵芝正好也望着她。

    四目相对,季灵芝挑衅一笑:“你知道吗?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阮茵心头一跳,接着就听城墙上有人冲不远处喊:“国师,机会只有一次,你是选你师妹活还是选你夫人活?”

    她抬头,一眼便瞧见了对面灯楼上,一袭白衣的幽墨庆。

    距离太远,阮茵看不清他的神色,但却看见他手中握着的弓箭。

    这时,身侧的季灵芝忽然哽咽喊着:“师兄!我没有关系的,六公主金枝玉叶……救她吧。”

    阮茵骇然,季灵芝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拿命去逼幽墨庆?

    她挣扎想说话,可哑穴却一阵刺痛。

    阮茵急的满头大汗,却只能发出一阵气音。

    随后,她便见到她的夫君竟然真的抬手挽弓,一点点对准了她。

    不要!

    夫君,不要!

    阮茵拼命摇头,她不敢哭,生怕幽墨庆看不清自己眼中的无声哀求。

    她不想死,更不想死在幽墨庆手里!

    可就在阮茵千万恳切之际,“嗖”的一声,那利箭刺破空气而来。

    这一刻,她仿佛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他选了季灵芝。

    他要她死!

    “噗嗤——”,箭入皮肉,正中胸膛。

    阮茵最后望了幽墨庆一眼,却见他白袍蹁跹,朝季灵芝那边奔去。

    说不上是伤口更疼,还是心更疼!

    闭上眼那一刻,忍了许久的泪终于落了下来。

    她想:“这疼……真难捱啊。”

    浑浑噩噩间,阮茵以为自己死了,可没想到醒来却是在国师府。

    她昏迷了七天,宛若隔世。

    幽墨庆那一箭伤了阮茵的心脉,加重了蛊毒发作的痛苦,她重伤难行,能走的最远的距离,就是从床边挪到窗边,看看那些烂漫的春花。

    可从日出看到日落。

    她始终没等来想见的人,也没有等来一个公道。

    思念,幽怨,痛苦在心头交织。

    阮茵忽然想起成婚前一天去白马寺求到的签文:“将心萦系空余恨,薄情自古多离别。”

    大师解签说:“公主所愿,注定求不得,放下安得自在。”

    可放下,又谈何容易?

    阮茵犹豫了许久,最终深吸一口气,撑着身体站起来:“阿月,安排下去,我们去白马寺一趟。”

    她想最后试一次。

    若天命依旧不变,自己和他的缘分注定还是两难全……那她就不强求了。

    阮茵转身想走,却见幽墨庆站在身后,不知来了多久。

    “夫君!”

    阮茵想:他既然来看她,那应该也是在乎自己的吧?

    可就在她想伸手触碰他衣袍时,却见幽墨庆往后退了退:“既知去寺庙求神佛恕罪,那日又何必设计害灵芝?”



一声春雷乍响,划破了长夜寂静。

也惊醒了陷在噩梦中的阮茵,她惊坐起身,本能的望向了窗边。

那处,幽墨庆还在打坐,也唯有这时,她才能肆意流露爱恋。

这是她的夫君,云国的国师,她心心念念的男人。

有他在,梦中的那些魑魅魍魉好像都不可怕了。 

阮茵偷偷下床,小心翼翼走到他身边,伸出手指隔空描绘他俊朗若仙的轮廓。

好想真的触碰他……

可窗外的水雾飘进来,打湿了她的妄念。

“六公主,你丹田的蛊毒已经不能靠药物压制,尽快同国师合籍灵修吧,否则,你撑不过这个春日。”

昨日巫医提醒的话又回荡在耳边。

倏然间,阮茵喉间一阵腥甜,接着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窗台。

她慌忙关上窗,遮住痕迹。

而打坐的幽墨庆已被惊醒,冷言责备:“大晚上乱跑什么?”

阮茵心中一紧,忙解释:“夫君,我做了噩梦,梦见——”

“你已经不是三岁稚子,莫要再编出这等胡话诓人。”

话毕,幽墨庆冷着脸站了起来。

阮茵知道,他又要走了。

成亲三载,幽墨庆只是每月初一和十五过来同她呆三个时辰。

外人都言国师无心情爱,只一意修炼,都道这桩姻缘是阮茵用救命之恩胁迫来的。

却无人知情,此亲乃他开口求娶。

能嫁他,是她这辈子最开心的事。

外人怎么说她不在意,他性子冷也没关系。

阮茵想总有一天她能把他焐热,反正自己有的是时间。

可现在,她等不起了。

阮茵追出去,鼓起勇气拉住他的袖摆:“夫君,母后又催我要孩子了,你今晚能不能留下来?”

他淡漠望着她,就好像她是一个无理取闹的怨妇:“六公主,你三年前不就明白,我这辈子都不会碰你。”

“轰然”一下,幽墨庆的话如雷震彻耳畔。

心口骤疼,痛到阮茵脑海都蒙了。

他什么时候说过不会碰她?她为何没有半点印象?

她甚至一直以为,他求娶她,多少是爱她的。

阮茵压下喉间腥甜,急声追问:“你不碰我,那你为什么娶我?”

“天命如此。”

阮茵含泪望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唇畔发颤:“天命?所以,也是天命叫你对我如此冷淡的么……”

幽墨庆没有回答,可那不曾停留的背影却好像给出了答案。

阮茵孤身在外站了许久,夜风侵体。

当晚,她便毒发高烧,巫医们受了三天三夜才将她救回。

而阮茵刚醒来,就忍不住问:“国师呢?”

“国师在瞭望殿,三日未归了。”

阮茵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可每次都止不住期待。

送走巫医,阮茵望着窗外被雨打谢的春花,心头止不住一阵阵酸涩。

她怕是就像这花一样,也没几天了吧。

想到这儿,阮茵忽然很想见幽墨庆,很想很想。

“阿月,扶我去瞭望殿看看吧。”

婢女阿月担忧道:“公主,巫医说了您要好好休息,不能大喜大悲,且这瞭望殿只有国师门下之人能进,您去了也见不到国师。”

可阮茵依旧坚持,阿月劝不住,只能随行。

国师府和瞭望殿隔得并不远,不过一炷香的脚程。

即便如此,幽墨庆还是不愿回去看她。

思及此,阮茵心中又是一疼。

这时,不远处忽然响起一阵清脆如银铃的笑声。

瞭望殿森严,幽墨庆从不允许下属玩笑,谁这么大胆?

阮茵走过树荫,好奇望去,只见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挽着幽墨庆的手,两人好不亲密。

而记忆中从来冷漠的幽墨庆,竟然笑了!

第二章 没必要

眼前一幕太刺眼,阮茵看得气血翻涌。

幽墨庆似是有所察觉,抬眸望见她,神色肉眼可见的冰冷:“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阮茵未答,只是盯着他们挨着的衣袍,心口好像有团火在烧。

她提起裙摆走近,装得一幅优雅从容:“夫君,今日是初五,我们需按例进宫。”

“办完事,我自会过去。”

他的疏离就像一个巴掌,狠狠扇在阮茵那点隐秘的小心思上。

站在一旁的白衣女子轻笑出声,用一种熟稔的语调问:“师门不允成婚,没想到师兄竟跑下山娶了夫人,只是……我瞧着你这夫人怎么似曾相识?”

阮茵闻言朝女子望去,顿时惊住。

这女子的眉眼分明和她一模一样。

寒冬分明已过,阮茵却感觉有一阵刺骨的凉意自脚底升起。

幽墨庆,真的是因为所谓的天命才娶她吗?



前来是为除恶,我借走师兄一会你应当没意见吧?”

阮茵攥紧袖帕,她能有什么意见?

幽墨庆去哪儿,从来不会同她说,甚至他做了什么,她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与其说自己是他的妻,还不如说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旁人。

阮茵站在殿前,亲耳听着幽墨庆对季灵芝的关切叮嘱。

“你这次下山师父知道吗?恶人的习性可摸清了?等会不要莽撞,撑不住就跑,安危最重要……”

爱一个人是怎样,不爱一个人是怎样?

原来,如此分明。

直至两人走远,阮茵才浑浑噩噩的走出瞭望殿。

她明白,纵使再心酸,也只能独自一人去皇宫。

天上太阳晃得人眼晕。

茫然失魂间,蛊毒骤然发作,喉咙的腥甜止不住奔涌,阮茵望着帕子上的血,压抑许久的酸涩在这瞬间涌出。

望向瞭望殿的高塔,她忍不住低喃:“夫君,我疼……”

可这声最终还是消散在寂静中,无人回应。

这时,急促脚步声响起,一宫人上前传话,说是皇后等待多时。

阮茵藏好血帕,跟随前往。

椒房殿内。

皇后看着坐在椅子上垂眸不语的阮茵,淡淡说:“小六,你嫁给国师已然三载,至今没有子嗣,你父皇很是忧心。”

阮茵鼻尖一涩,她从未和幽墨庆有过肌肤之亲,如何能有孩子?

皇后又言:“国师乃百年难遇的天才,他的血脉必然出色,且他不日就要回岭南,云国岂能就这样放他离开?”

阮茵猛然抬头,幽墨庆要走?

可还不等她询问,就见皇后招出三位窈窕绝伦的女子:“既然你生不出,那本宫就找人帮你,小六,云国必须留下国师血脉,这是圣旨!”

这最后一句,像是巨石压在心头。

阮茵不知自己是走出宫门的,看着国师府的门匾,她竟有些不敢进。

纳妾,自己该怎么和幽墨庆开口?

阮茵深吸一口气,慢慢走到书房,刚要抬手敲门。

却听里面传来一问:“师兄,你下月就要回师门,你这个妻子要一起带回吗?”

抬起的手僵在半空,阮茵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好一个没必要。

幽墨庆总是这样,不经意间就能摧毁她的贪恋。

心仿佛被削掉了一半,阮茵疼得扶着柱子才堪堪站稳。

从始至终,只有她把这三年当了真。

真是狼狈。

阮茵想离开,还未转身,书房门却被打开。

幽墨庆没想到会在这儿看见她,脸色一凝:“找我何事?”

阮茵看着他身边泰然处之的季灵芝,一时间竟有种自己才是客人的荒谬感。

将心里那些苦楚尽数压下,她极力维持着端庄:“父皇有旨,我想与你单独说。”

幽墨庆迟疑了一会儿,终究没拒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