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战神女友也退婚

战神女友也退婚

老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阳有幸遇见昆仑道长天机子,并跟随在他身边学艺三年,如今大有所成,回归都市,寻找分隔多年的女友。本是想着当初让女友跟着自己吃苦,如今回来想加倍的弥补回去,却发现女友早已背叛了他。被告知自己还有个战神未婚妻,陈阳得知此消息时,战神未婚妻正在和他商量退婚的事情。

主角:陈阳,杨曼   更新:2022-08-08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阳,杨曼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神女友也退婚》,由网络作家“老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阳有幸遇见昆仑道长天机子,并跟随在他身边学艺三年,如今大有所成,回归都市,寻找分隔多年的女友。本是想着当初让女友跟着自己吃苦,如今回来想加倍的弥补回去,却发现女友早已背叛了他。被告知自己还有个战神未婚妻,陈阳得知此消息时,战神未婚妻正在和他商量退婚的事情。

《战神女友也退婚》精彩片段

南省,

云城市,

陈阳站在一处普通的民居前,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三年前被昆仑道长天机子带走,学艺三载大成归来,和女友杨曼分别这么久,她不知情况怎样,一切可好?

陈阳深吸一口气,强压心中激动,朝着门口走去。

他心里喃喃说道,“小曼,三年前,我没有能力让你过上像样的生活,委屈了你,这次我归来,决不会再让你受半分委屈!”

说着,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走进房间,四处搜寻着那熟悉的身影,嘴唇哆嗦着刚要开口,却听到卧室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和一个男人的坏笑。

陈阳一下子僵在那里,感觉到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下一刻他反应了过来,他就像疯了一样,冲了过去,一脚踹开了房门。

眼前一幕,让陈阳差点爆炸。

女人,正是陈阳的女友,杨曼。

男人,陈阳也认识,云城宜居建筑公司老板,刘军。

床上的杨曼听到动静,尖叫了一声,赶紧拉过被子遮住了身体,惊慌的转过头观看。

当她看到站在门口的是陈阳时,神情瞬间放松了下来。

她看着陈阳,冷漠开口,

“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就实话实说了,我已经和军哥好上了!”

陈阳盯着杨曼,眼睛瞬间血红,“告诉我,为什么?”

陈阳话音刚落,杨曼顿时尖叫起来,“为什么,难道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和你在一起,老娘过的什么日子你不清楚?

别说买像样的衣服和包包了,甚至想吃点水果,我都得等到超市搞促销,这种日子我不想过下去了!”

说完,搂住了旁边的孙军,“孙哥对我很好,并且和他在一起,我也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所以,你不要再纠缠我了,分手吧。”

听着杨曼那绝情的话,陈阳死死盯着杨曼,肺就像被撕开一般的疼痛,“杨曼,我们在一起那么久,那么深的感情,难道就抵不上几张钞票?”

想起这三年来,自己日日夜夜经受那魔鬼般的训练,多少次九死一生,多少次几乎坚持不下去,但是就是凭着那一腔执念,一腔以后要让杨曼过上好日子的执念,他,才撑了下来。

没想到自己为之努力的爱情,竟然成了一个笑话,他心心念念的杨曼,竟然给自己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这让陈阳如何不气炸连肝肺!

这时,孙军点燃了一支烟,惬意的抽了一口,然后挑衅的朝着陈阳吐了一个烟圈,嘿嘿一笑开口,

“感情?

感情有什么用,能换来漂亮衣服吗?能换来豪车吗?能换来豪宅吗?

不能!

所以,别谈感情,那纯粹就是耍流氓!”

说完在杨曼那细白瓷滑的肌肤上掐了一把,猥琐一笑,“杨曼这种女人,根本不是你这种小瘪三有资格拥有的。

告诉你,三天后就是五一,那天我要和杨曼举行婚礼,到时候欢迎光临哟。

你知道我为什么把婚期选在五一吗,是因为曼曼告诉我,五一是你的生日,我觉得这个日子,更有纪念意义,所以就选在了这一天,看,我对你多重视,哈哈!”

孙军说着,哈哈大笑起来,“为了表示感谢,这十几万块钱,赏你了。”

说完把一张银行卡朝着陈阳的脸上砸了过来,“十万块,够你去找个老婆了,看,我多为你考虑,哈哈……”

他的话音未落,陈阳却闪电般冲到他的面前,劈手抓住他的脖子,把他鸡仔一样拎了起来,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开口,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大仇,我一定要报,不过今天我不杀你,我要让你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如此才能以解我心头之恨。

三天后你要和她举行婚礼是吧,很好,我就给你三天时间,这三天,你可以动用任何手段,如果你真有本事杀了我还则罢了,不能的话,三天后,我要在你的婚礼上,把你一刀一刀把你剐了。”

“今天死罪饶过,活罪难逃,我就先收点利息吧!”

说完右膝猛然抬起,直接顶在了孙军的裆部。

噗噗两声闷响,孙军身体就像虾米一样迅速蜷缩,他嘴里也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

旁边的杨曼惊恐看到,孙军的裤子很快成了红色,紧接着鲜血滴滴答答淌了下来。

“哎呀,你竟然敢对军哥动手,我打死你。”杨曼尖叫着,抓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准备朝陈阳砸过来!

陈阳猛然转过头,死死盯着杨曼,眼神发寒。

从那眼神中,杨曼明显感受到了恐怖的杀意,她吓的僵在那里,动弹不得。

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在她面前,一直百依百顺的陈阳,竟然也有如此恐怖的一面。

这时,陈阳盯着杨曼的眼睛,一字一句开口,

“我能走九十九步爱你,也能后退一步放弃,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在我的心里,已经死了,你再没有在我面前放纵的资格。

我还告诉你,你必将会为你的行为后悔!不信,走着瞧!”

说完猛地把孙军丢到地上,再也不看那一对贱人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出了杨曼的家,陈阳的心里就像憋了一把火一样,难受的想哭。

自己追求了六年的爱情,竟然是这样一个结局。

他点燃了一支烟,大口抽了起来。

这时,一辆挂着军牌的迈巴赫,疾驰而至,一阵急刹车,停到了他的身边。

车上下来三个人,为首一个女人,秀发高挽,容颜如画,一身戎装,把她那玲珑娇躯,完美勾勒出来,特别是肩膀上两颗将星,熠熠闪光,在无言里彰显着她的身份不凡。

女人来到陈阳面前站住,犹如一座冰山。

陈阳看着陌生女人,疑惑问道,“你是?”

“大夏战神,周紫姗。”女人淡然开口。

陈阳想起,大夏战神周紫姗,十八岁镇守边疆,战绩彪炳,四年时间荣升将军,年纪轻轻就荣获战神称号,是大夏帝国人尽皆知的女中豪杰。

陈阳看着周紫姗疑惑问道,“找我何事?”

周紫姗看着陈阳,直奔主题,“陈阳,两年前,你师父和我爷爷给我们定了亲,我今日前来,就是想要告诉你,这婚,我悔了。”

周紫姗话音刚落,她身后的一个寸头冷声开口,“一个从山上下来的泥腿子,有什么资格高攀我们周战神。”

周紫姗朝板寸摆了摆手,然后看着陈阳,毫不客气说道,“陈阳,你也看出来了,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早点结束,对你我都好。”

说完,有些怜悯开口,“当然,我知道这样对你打击不小。

你把婚书还我,我也会给你补偿,只要你的要求不太过分,我都可以满足你。”

周紫姗已经做好了挨宰的准备。

可是让她诧异的是,陈阳竟然直接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份婚书,然后当着周紫姗的面直接撕碎,抬手一扬,纸片犹如折翅的蝴蝶纷纷飘落。

陈阳看着周紫姗,漠然开口,“婚书已经毁,你可以放心了。”

下山的时候,师父给他提起,让他到周家履行婚约,可是陈阳早就打定主意,直接退婚。

没想到周紫姗倒抢选了一步!

看到陈阳如此干脆,周紫姗的眼神里闪过了一抹诧异,可是下一刻却又变成了鄙夷,“别在我面前,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游戏,没用的,草鸡永远变不成凤凰!”

说完转身朝着车子走去,身后传来她冰冷的声音,“有空到周府来,我会把你师父当年留下的那半块玉佩还你。”

说完径直上车,呼啸而去。

看着车子远去的方向,陈阳的眼睛微微眯起。

刚刚被杨曼伤过,这个女人竟然又来补上一刀,陈阳的心里,大大的不爽。

他喃喃说道,“周建业,当年师父对你恩重如山,你为了报恩,才把周紫姗许配于我,没想到今天你竟然耍出这样的幺蛾子。

很好,我现在就到周府,去向你讨要个说法。

我要当面告诉你,不是周紫姗找我退婚,而是我,要,休,了,她。”

说完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周府呼啸而去。


周府,

东厢房,

床上躺着一个形同枯槁,白发苍苍的老人。

周家老家主,周建业。

在他的病床旁边,站着几人。

周紫姗,她的父亲周朝,母亲秦卿。

周建业看着周紫姗,声音虚弱开口,“孩子啊,你和陈阳,领过结婚证了没有?”

旁边的周朝眉头瞬间皱起,他看着周建业说道,“爸,我知道陈阳的师父于我周家有恩,但是报恩有很多种方式,比方说给他钱什么的,也不一定非得把紫姗许配给他吧!

你也知道我们家紫姗如今的成就,那小子他根本就配不上......”

周朝话音未落,周建业猛然转过头看着他,眼神冰冷,脸色也瞬间铁青。

旁边的秦卿一看,赶紧拦住了周朝,然后看着周建业笑着说道,“爸,你别急,周朝和你开玩笑呢,你看紫姗已经把两人的结婚证拿过来了!”

说完,把两本大红结婚证递给了周建业。

旁边周紫姗的心,一下子跳成了一个,她真怕周建业看出那是糊弄人的假证。

可是周建业明显不在状态,竟然没有看出猫腻,那脸上还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周紫姗暗暗松了一口气,心这才放了下来。

周建业虚弱说道,“我心愿已了,就算是今天闭上眼睛,我也甘心了。”

周紫姗一听,吓的脸都白了,她赶紧喊道,

“爷爷,我已经请了帝都有名的苏伦苏神医前来给你医治,你一定能够康复的!”

周建业对周紫姗最好,她怎么舍得周建业出事。

“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知道。”周建业摇头,还想说什么,可是下一刻他的身体急剧抽搐起来,眼睛一翻,直接昏迷过去,任凭周紫姗如何呼喊,周建业却再也没有醒过来。

正在众人焦急之时,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背着药箱进入。

正是国医圣手,苏伦苏神医。

众人赶紧让苏伦给周建业诊断病情。

周伦诊断了一阵,胸有成竹开口,“患者只是阳气衰脱而已,我用回阳九针给他回阳救逆,然后再用药物调理,即可康复如初!”

众人一听眼睛瞬间大亮,这真是找到行家了呀!

苏伦也不客套,掏出银针,就准备给周建业施针。

正在这时,门口响起了一个平静的声音,“你这九针下去,老爷子铁定被你害死!”

周紫姗转过头一看,见到站在门口的,正是陈阳,她顿时勃然大怒,“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

周朝也是一脸怒容,“你懂医术吗?你有什么资格对苏神医的医术指指点点?立即给我滚......”

他的话音未落,秦卿却赶紧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周建业,朝他不停使眼色,周朝这才闭上了嘴巴,一脸厌恶的挥手,想让陈阳赶紧滚蛋。

可是苏伦却呵呵一笑开口,“敢如此小瞧我医术的,你是第一个,留下吧,一会儿,我要你向我下跪道歉!”

说完再不犹豫,手里的九根银针,闪电般刺入了周建业的哑门、劳宫、三阴交、涌泉、太溪、中脘、环跳、三里、合谷九处要穴。

正是回阳九针。

也就一分钟左右的功夫,本来昏昏欲睡的周建业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醒了,爷爷醒了。”周紫姗激动的喊了起来。

周朝也是不停点头夸赞,“不愧是国医圣手,真是妙手回春啊。”

苏伦脸上满是得意,他转过头,看着陈阳,冷声开口,“现在,你该向我下跪道歉了!”

陈阳不理他,却伸出了右掌,左手把那手指头,一根一根扳下,“五,四......”

旁边的周紫姗瞪着陈阳吼道,“陈阳,少在那里故弄玄虚,别以为这样就会让我高看你,相反,你这样只能让我更加恶心。

现在立即向苏神医下跪道歉,否则我饶不了你。”

可是陈阳却理都不理他,继续计数,“三,二,一......”

陈阳话音刚落,躺在床上的周建业突然嘴巴一张,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睛一翻直接又昏死过去。

众人脸色顿时大变,周紫姗也过去抱住周建业哭喊起来。

苏伦赶紧过去不停折腾,可是折腾半天,周建业却再也没有醒过来。

苏伦的脸色一下子白了,这是要翘翘的节奏啊!

要是自己治死了周建业,那周家绝对饶不了他。

他真想让周建业起死回生,可是他实在搞不明白,毛病到底出在哪里,更想不出如何医治。

正在他无计可施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旁边的陈阳,他的眼睛顿时大亮。

能够看出自己施针会出问题,并且还能算出发作时间,这个陈阳的医术,绝对远在自己之上!

想到这里,他也顾不得面子,赶紧来到陈阳面前,努力挤出笑脸说道,“还请神医出手。”

陈阳再也没搭理他,径直来到了病床旁边,一掌拍到了周建业的心口。

周建业嘴巴一张,哇的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旁边的周紫姗一看,顿时尖叫起来,“陈阳,你混蛋,对我有气,你冲我来呀,干嘛杀我爷爷?

我杀了你!”

说完,她抽出一把匕首,就要朝陈阳冲过来。

可是旁边的秦卿却伸手拦住了她,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周建业喊道,

“孩子,别冲动,你爷爷,已经醒了。”

周紫姗朝床上一看,眼睛瞬间瞪圆。


只见刚才还昏死不醒的周建业,竟然睁开了眼睛,就连气色,也恢复了好多。

周紫姗一双丹凤眼死死盯着陈阳,眼神里满是不可置信。

一脚踹过去,就把半只脚伸进阎王殿的爷爷,给生生拽了回来?这,这他么也太扯了吧?

旁边的周朝,也是看的眼神发直。

苏伦也是一愣一愣的,治病还可以这样玩儿?

这不会是吊起周建业最后生机回光返照吧?

一脸不可置信的苏伦,赶紧跑过去给周建业检查了一下,可是他却诧异发现,老爷子的情况,比他还正常。

苏伦实在搞不明白这里面的原理,他来到了陈阳面前,疑惑问道,“请问神医,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陈阳看着苏伦淡然开口,“患者身有暗疾,导致经脉淤塞,气血不行,最终致全身器官衰竭。

而你却错判为阳气虚脱,错用回阳九针回阳救逆,导致阳气上冲伤及心脉,他不昏死才怪!

我刚才一脚,正是帮他逼出淤血,疏通了淤塞经脉,让他气血畅通,他的病情才彻底好转。”

陈阳话音刚落,苏伦茅塞顿开,他看着陈阳,眼神里满是小星星,他激动喊道,

“先生,您才是真正的医术,您才是真正的神医,老朽佩服,佩服之至!”

说完紧走几步,来到陈阳面前噗通一声跪下,激动喊道,“神医,还请收下我这个徒弟,师父在上,徒儿有礼了!”

说完竟然咚咚咚的磕起了响头!

旁边周紫珊众人,眼珠子都差一点瞪出来。

苏伦是谁?那可是名满大夏的国医圣手,那也是豪横到极致的存在,他竟然会向陈阳下跪,还磕头拜师?

陈阳看着苏伦,也是一脑门黑线,心里话我答应了吗,就师父师父的叫上了,这脸皮也忒厚了点吧!

不过他也看出来了,苏伦虽然心高气傲,但是人品不错,如果能够提携他一把,也是患者之福,所以他点了点头,

“起来,先走吧,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回头我去找你。”

“是!”苏伦乖乖点头,训顺的如小妾一般,收拾好药箱,兴奋的离开了房间。

可是很快又折返回来,把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陈阳,“师父,这是我的电话,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说完,这才乐滋滋离开。

躺在床上的周建业看着陈阳,哈哈大笑,“好孩子,谢谢你前来救我这把老骨头,快来我身边坐,坐!”

可是陈阳却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他看着周建业冷声开口,

“老爷子,我今日不是为救你而来,我来,就想问你一句话,当年和我师傅定下的婚约,还算不算数?”

话很简单,可是人老成精的周建业一下子听出了猫腻,他猛然转过头,看着周紫珊,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丫头,怎么回事?”

周紫珊咬了咬牙说道,“爷爷,你病情已经稳定,那我也不瞒你了。

我和秦风的事,是我提出来的。

现在我是战神,而他只不过一个山野村民,他和我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他和我,根本就不般配,所以这婚,我悔了!”

“你......”周建业伸手点指周紫珊,愤怒咆哮,可是刚说了一个字,下一刻一口鲜血喷出,眼睛一翻,第三次昏死了过去。

“爷爷。”周紫珊尖叫着,赶紧过去抱住周建业,不停摇晃,可是周建业却再也没有了反应。

周紫姗再也没有了矜持,她转过头看着陈阳,急促喊道,“陈阳,快出手救救爷爷,快。”

可是陈阳却站在那里一脸漠然,“我和你已无婚约,我和他也无纠葛,救他是情义,不救他,是本分!”

说完转身便走。

周紫珊一下子慌了,她赶紧过去拦住了陈阳急促喊道,

“陈阳,我不退婚了,我愿意继续和你在一起,求求你救救爷爷,救救他吧。”

陈阳转过头看着周紫珊平静开口,“我可以救他,但那只是我作为一个医生的本分,并不是想要和你复合。”

周紫珊恨不得把这个直男踹死,她心里话,你说句软话会死?

可是她发觉更气人的还在后面,只见陈阳瞪着她,义正词严开口,

“我告诉你,今天我前来,第一是向老爷子讨一个说法,第二就是要休了你!”

“你要休了我?”周紫姗气的浑身都是哆嗦起来。

“你,有意见?”陈阳盯着朱紫珊。

周紫姗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周建业,浑身哆嗦着摇头。

她心里暗自咬牙,陈阳,等我爷爷康复了,我再和你算总账!

这时,陈阳来到了床边,抬脚朝着周建业的腚上就是一脚,然后淡然开口,“醒来!”

旁边的周朝鼻子都歪了,他心里话尼玛还真把这当成万能的了啊!

可是让他眼珠子都差一点瞪出来的是,刚才还昏迷不醒的周建业,竟然真的醒了过来。

周朝,“......”

周建业看着周紫珊,皱着眉头问道,

“丫头,你说什么,你要和陈阳退婚?”

话未说完,气已经喘不匀了,周紫珊一看吓得都差点哭了,她急促喊道,

“爷爷,我不和他退婚了。”

“刚才结婚证假的吧?”周建业看着周紫珊。

周紫珊无奈点头。

周建业哆嗦着摸出电话,直接打了出去,“喂,麻烦给我办一份结婚证。”

周紫姗,“......”

周建业让陈阳坐到了床边,拉着他的手说道,“陈阳啊,放心,我也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天机子道长对我的天高地厚之恩,我没齿难忘,我们当初缔结的婚约,永远有效。”

周紫珊真想反抗,可是又怕周建业病情发作,所以咬着牙,憋着不说话,可是接下来,周建业一句话,却让周紫珊差一点昏死过去!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