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绝世村医

绝世村医

愤怒的喜羊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李琛好不容易才走出了穷山村,如今毕业之后,竟还想着回村做贡献;不少人觉得他这一步走错了,可李琛坚持回村创业,态度十分坚决。回村之后他为了俏寡妇惹怒了村里恶霸,并被其打伤,没想到因祸得福,觉醒了李时珍医术传承,从此人生翻天覆地,命运彻底被改写。

主角:李琛   更新:2022-07-15 21: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世村医》,由网络作家“愤怒的喜羊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琛好不容易才走出了穷山村,如今毕业之后,竟还想着回村做贡献;不少人觉得他这一步走错了,可李琛坚持回村创业,态度十分坚决。回村之后他为了俏寡妇惹怒了村里恶霸,并被其打伤,没想到因祸得福,觉醒了李时珍医术传承,从此人生翻天覆地,命运彻底被改写。

《绝世村医》精彩片段

七月黄昏。

 

大柳村炊烟袅袅。

 

村民们都早早地放了工,和家人团聚。

 

只有李琛还在河边,和一条鱼较劲。

 

妹妹病了,吵着要喝鱼汤。

 

身为哥哥,李琛当然要帮妹妹抓来。

 

只是,一直都在念书的他,哪里懂抓鱼!

 

一年前,李琛大学毕业。

 

正赶上毕业既失业的年头。

 

无奈之下,他只好回村创业,种些便宜的中药材。

 

勉强赚点辛苦钱。

 

还比不上村里人进城打工赚的多!

 

也因如此,村里人明里暗里都在笑话他!

 

上学没用!

 

哗啦!

 

一条肥硕的大鱼跃出水面,冲着李琛摇了摇尾巴。

 

似乎也在嘲笑他。

 

“我今儿个非得逮到你!”

 

李琛又累又气,想也不想,跟着鱼一起跳进河里。

 

河流不急也不缓。

 

大鱼摇摆着尾巴,眨眼就游到对岸。

 

李琛紧跟着过去。

 

可就在他要伸手抱住时,大鱼突然一个拐弯,消失在水草丛中。

 

李琛一脸懊恼,只好浮出水面换气。

 

啊!一声尖叫,猛地响起。

 

俏寡妇杨晓萍正蹲在河边洗衣服。

 

看着突然冒出的一个人,吓得花容失色。

 

举盆就要砸。

 

自从丈夫两年前去世,村里就不时有男人偷看她。

 

可还从来没人胆子大到,潜到水里偷窥!

 

不过,等看清之后,杨晓萍楞了一下。

 

“小琛,怎么是你?”

 

“萍,萍姐?”

 

李琛看清杨晓萍后,也是愣住了。

 

她虽是农村人,但却不像那些妇女,皮糙脸黑。

 

反而是皮肤白皙,嫩滑得和鲜奶一样。

 

尤其是此刻。

 

她穿了件碎花短裙。

 

裙边被水浸润,伏贴在小腿上。

 

凉意刺激起淡淡嫣红。

 

更显白皙。

 

杨晓萍见李琛愣住,浅笑一下。

 

拈起几滴水,弹在他脸上。

 

“臭小子,看什么呢,都入迷了。”

 

说着,她把额间的长发拢到耳后。

 

露出眉间一颗美人痣。

 

“还看。”

 

杨晓萍见李琛还不回答。

 

伸出小脚,撩起一片水花,溅在李琛肩头。

 

“我,我刚才在抓鱼,没看见你在这儿。”

 

李琛慌忙说道。

 

噗嗤!杨晓萍笑了。

 

“我怎么没看见鱼。”

 

“好哇,你说谎,骗姐姐!”

 

杨晓萍笑靥如花,把一件湿衣服拿给他。

 

“姐姐罚你,帮姐姐洗衣服。”

 

对李琛,杨晓萍嫁进大柳村之前就听说了。

 

大学生!

 

聪明又孝顺!

 

她一直想和李琛多聊聊。

 

只可惜,她嫁来不久,丈夫就意外过世。

 

寡妇门前是非多。

 

自那以后,她就很少和村里男人来往了。

 

现在四下里没人。

 

杨晓萍自然要找个借口,留他一会儿。

 

 

“你要是不帮姐姐洗。”

 

“姐姐可就告你爹娘,说你潜到水里,偷看姐姐。”

 

杨晓萍补充一句,把李琛到嘴边的理由给堵住了。

 

无奈,李琛只好接过来。

 

蹲在河边,和她一起揉搓。

 

傍晚的风,有些寒意。

 

杨晓萍在河边久了,不由得感到身子发凉。

 

便往李琛身边靠了靠。

 

见状,李琛直接把外衣脱下来拧干。

 

披在她身上。

 

杨晓萍有些羞涩,倒也没拒绝。

 

但在这时。

 

一双绿豆般的眼睛,正从芦苇荡里看过来。

 

村里的流氓,李老狗。

 

五十多岁了,还是光棍一条,成天仗着年龄大调戏大姑娘小媳妇。

 

他原本是来偷看杨晓萍的。

 

没想到,看到这一幕。

 

“好你个杨寡妇。”

 

“在村里纯洁得不行,跑这儿勾搭大小伙子!”

 

“看我怎么治你!”

 

李老狗啐了口唾沫,猛地跳出来。

 

“偷奸!让我逮着了吧。”

 

听见这话,杨晓萍一激灵,连忙抱住胸口。

 

而李琛扭头看去,李老狗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杨晓萍的身子。

 

咽了一大口唾沫。

 

“杨晓萍,你对得起你死了的老公嘛。”

 

“可怜我大侄子,死了还没满三年,你出来偷汉子!”

 

李老狗一把将杨晓萍的衣服攥在手里。

 

佯装生气,破口大骂。

 

骂得杨晓萍低下头,羞愧难当。

 

可话锋一转。

 

李老狗又露出猥琐的笑。

 

“不想让我把这件事告诉村里人,就陪我睡一觉。”

 

杨晓萍当时就抱紧了身子。

 

“李叔,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我,我跟小琛什么事都没有!”

 

“没有?”

 

李老狗把衣服晃了晃,威胁叫道:

 

“我把村里人叫来,你看他们信不信!”

 

说着,他转身就装作要走。

 

杨晓萍顿时急了。

 

要是真让李老狗把村里人叫来。

 

白的也得被说成黑的!

 

“小琛,你快想想办法。”

 

李琛能有什么办法?

 

这李老狗当了几十年的流氓,跟他能讲通什么道理?

 

还不如直接动手,把衣服抢回来!

 

李琛三两步跳上岸边,伸手就要抢。

 

没成想,李老狗早就预料到了。

 

手心里攥着一块石头,冲着李琛就抡。

 

嘭!这一下,正中脑袋。

 

李琛连一声哼都没有,直挺挺地倒下去了。

 

这把李老狗也吓住了。

 

他叫了两声,看李琛没回应,连忙拿手在鼻子下面试了试。

 

没呼吸!

 

李老狗当时就吓得一屁股蹲到地上。

 

“死,死了!”

 

死了!

 

杨晓萍听见这两个字,惊恐万分。

 

不知到该怎么办了。

 

而李老狗缓了一会儿,忽地咬紧牙关。

 

李琛这么大一个人,死了不可能不被发现。

 

他早晚都得被抓起来。

 

那不如在此之前,先满足一下自己!

 

李老狗心一横,冲着杨晓萍走了上去。

 

而此时的李琛。

 

眼前忽地出现一片金光。

 

巨大的虚影横亘前方。

 

“吾乃李氏先祖李时珍,感应后辈遇难,特此搭救。”

 

“吾一生所学,全都传与后辈,望后背勤勉学习,造福苍生。”

 

一瞬间,无数道金光涌入李琛脑海。

 

原版《本草纲目》。

 

《濒湖脉学》。

 

《奇经八脉考》。

 

······

 

各类恢弘巨著如电影版在李琛脑海显现。

 

只是这一瞬间,他便掌握了李时珍先祖的毕生所学。

 

下一秒,李琛猛地睁开眼睛。

 

眼前的一切都变了。

 

无论天空、土地,还是河流,都有一股气在流动。

 

他伸出手去,心中有了一个感觉。

 

只要他想,就能更改了天地间的气脉。

 

“啊!救命,谁来救救我!”

 

就在这一刹那,呼喊声猛地响起。

 

李琛猛地坐起来,目光看向河边。

 

李老狗将杨晓萍死死按住!

 

“畜生,放开萍姐!”

 

李琛心中念头一动,人已经来到李老狗面前。

 

这一刻,李琛猛然意识到。

 

先祖的传承不仅让他获得超越常人的知识。

 

还给了他异于普通人的身体。

 

“小,小琛!”

 

杨晓萍突地看到李琛,惊诧得眼睛睁圆了。

 

而听到声音,李老狗扭头看到李琛,凶性大发。

 

他不知道李琛怎么没死!

 

但今天,谁都不能坏他好事!

 

没死,那就再砸一次!

 

李老狗拿起刚才的石头,用尽全身力气往李琛脑袋上砸。

 

但李琛只是随手就接住了。

 

然后,抓住他的手腕,像小鸡仔一般扔了出去。

 

扑通!

 

李老狗摔进水里,猛灌了几大口水。

 

见状,杨晓萍急忙躲到李琛身后。

 

轻轻抱住了他。

 

一直悬着的心,才踏实许多。

 

“小琛,你还活着,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你救了姐姐,姐姐一定会好好报答你。”

 

 

 

 

 

 


突然被杨晓萍抱住。

 

让李琛险些慌神。

 

他定了定,咳嗽一声,冲着李老狗大喊:

 

“赶紧给我滚!”

 

“今年的事你要敢说出去,我饶不了你!”

 

这时候,李老狗从水里爬起来,和落汤鸡一样。

 

听着李琛的话,他是气不打一处来。

 

按他平时的脾气,不把事儿闹得全村人都知道。

 

不算完!

 

可偷看杨寡妇,这事儿要是说出去。

 

村里的男人们,还不得趁半夜跑他家里揍他!

 

李老狗悻悻地啐了一口,赶紧跑了。

 

见他走,李琛也松了一口气。

 

再打下去,他要是一个不小心,把李老狗胳膊腿打断了。

 

李琛可不想为这么一个老东西去坐牢。

 

“小琛,你好厉害。”

 

杨晓萍忽地从背后抱紧了李琛。

 

“有你保护姐姐,姐姐心里踏实多了。”

 

说话间,她又往李琛身上贴了贴。

 

 

感受着身后的柔软,李琛心里有些异样。

 

不过,想到妹妹还在病床上等着鱼汤。

 

李琛连忙说道,“萍姐,我还得给我妹妹抓鱼呢。”

 

“哼,你嫌弃姐姐?”

 

杨晓萍佯装生气,抬手在李琛身上打了一下。

 

痒痒地。

 

就和抚摸一样。

 

李琛连忙说不是,杨晓萍娇笑一声,眉眼里尽是妩媚。

 

“姐姐刚才都说了,你救了姐姐,姐姐就得报答你。”

 

“姐姐可没钱,那就只能······”

 

说话间,她凑到李琛耳边,轻轻吹了一口热气。

 

“萍姐,这,这可使不得啊。”

 

“你们大学生就是不一样,什么使不使得的。”

 

“你不答应,那就是嫌弃姐姐了。”

 

杨晓萍做出伤心的姿态。

 

楚楚可怜。

 

看得李琛心砰砰直跳。

 

拒绝的话堵在嘴边,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见状,杨晓萍嘴角勾起一丝窃喜。

 

伸出手来,轻轻抚摸李琛臂膀。

 

“小琛,抱住姐姐。”

 

杨晓萍吐气如兰,将身子全压在了李琛臂膀中。

 

顺势倒在水里。

 

扑通!

 

一条大鱼从两人身边扑腾着游过。

 

李琛心头的火一下子没了。

 

连忙推开她,头也不回地去抓鱼。

 

不是他不解风情。

 

实在是因为,杨晓萍是个俏寡妇。

 

村里不管男女老幼,都盯着她呢。

 

纸是包不住火的。

 

事儿传出去,不知道有多少唾沫等着骂她。

 

李琛无所谓,他一个男的,挨骂就挨了。

 

但女人的名声一旦毁了,以后连头都抬不起来。

 

“臭小子,气死我了!”

 

杨晓萍看着李琛远去的背影,气得眉毛都竖起来了。

 

她都这么主动了,臭小子竟然还敢跑!

 

下次抓到他,非给他好看!

 

下次?

 

一想到这儿,杨晓萍忽地笑了。

 

反正她们是一个村的,以后有的是机会找李琛。

 

她还就不信了,凭她的相貌和身段,还勾不着李琛一个大小伙子!

 

“你是个孙猴子,姐姐就是如来佛。”

 

“看你能不能逃出姐姐的手掌心。”

 

杨晓萍轻哼一声,上岸穿衣服。

 

另一边,李琛在河里追着大鱼游泳。

 

几分钟过去,一点气竭的感觉都没有!

 

放在往常,他至少得浮出水面换两次气了。

 

呼啦!

 

大鱼一个摆尾,故技重施,钻进了水草丛里。

 

但这一次,李琛拿手在额头一点,双眼冒出幽幽光芒。

 

开了天眼。

 

这是先祖传承中,非常简单的一个术法。

 

本来是用于察看病人体内的情况。

 

在水草丛里找到大鱼,再简单不过了。

 

李琛看清位置,悄然摸过去,一把将大鱼抱在怀里。

 

迅速游上岸。

 

这条大鱼足有十几斤重。

 

鱼头炖汤,鱼肉够一家人吃了。

 

李琛抱着鱼,兴高采烈地往家跑。

 

此时,天色已暗。

 

李琛到家门口发现,大门敞开,只有一盏孤灯亮着。

 

不由得心生疑惑。

 

这个时间,爹娘应该在烧火做饭才对?

 

难道出事了?

 

李琛连忙快走两步,进了堂屋发现只有娘和妹妹在。

 

妹妹躺在行军床上,脸色烫红。

 

额头还盖着浸过凉水的毛巾。

 

娘守在一旁,脸带泪痕。

 

“娘,瑶瑶她怎么了?”

 

李琛把鱼丢到盆里,连忙走上去。

 

沈翠花见儿子回来了,赶忙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自从李琛去抓鱼后,李瑶就守在门口,巴巴地等哥哥回来。

 

结果吹了夜晚的凉风,发烧加重。

 

现在高烧不退,已经有四十度了!

 

李建国去镇上请医生,现在还没回来!

 

四十度!

 

李琛心里大叫不好。

 

他大学上的是医学,知道有多严重。

 

正常人发烧也就三十八九度。

 

一旦到了四十度,不赶紧降温,就可能把脑袋烧坏。

 

即便是救回来了,也是个痴呆!

 

“娘,我爹去多久了?怎么去的?”

 

“有半个小时了。”

 

沈翠花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说道:

 

“你爹骑着咱家的大梁车去的。”

 

太慢了!

 

李琛听到这,心急如焚。

 

从大柳村到镇上,来回二三十里路。

 

大梁自行车,把脚链子蹬断了,一小时也就二十里路。

 

但妹妹根本撑不了半个小时!

 

“娘,爹回来也来不及了。”

 

“我来救妹妹!”

 

李琛撸起袖子,在传承中飞快地寻找治疗高烧不退的办法。

 

古医把这种病症称为热症。

 

妹妹的病因是风,自然是风热症。

 

治疗的办法也简单。

 

生地、麦冬、甘草,各取十五克,用水煎服即可。

 

“娘,我前几天刚摘的草药呢。”

 

李琛急忙问道。

 

几位药都是便宜的,他的药圃就有种。

 

“今天刚来一个收药的,就卖给他了。”

 

沈翠花顺嘴回答,接着就愣住了。

 

那些药材,是救她闺女命的药!

 

沈翠花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

 

“瑶瑶,都怪娘,娘耽误了你啊!”

 

“娘,你别这样。”

 

李琛连忙抱住母亲,说自己还有办法!

 

先祖给的《本草纲目》,记载了上万种治病救人的药。

 

且大多数都是身边随手可见的。

 

李琛让母亲先照顾妹妹,飞快在脑海中寻找。

 

“有了!”

 

不多时,他翻找到一味药。

 

七星草,又名千只眼。

 

生长在沟渠旁,喜阴厌阳。

 

兑酒服之,可降温去痛。

 

“沟渠,沟渠?”

 

李琛嘴里念叨着,脸色猛然惊醒。

 

杨晓萍家后面,不就有一条沟渠嘛!

 

 

 

 

 

 

 

 

 


“娘,我去去就回。”

 

李琛留下一句话,飞快地跑向杨晓萍的屋子。

 

她家在村东头,离着李琛家并不远。

 

不到一分钟,李琛就赶到。

 

绕过屋子,李琛拿着手电筒,在沟渠杂草丛中寻找那一味药材。

 

而此时,杨晓萍刚刚睡下。

 

忽地听见窗户外面有动静,她紧张地拿起床边棍子。

 

那是她专门找木匠,用好木头打造的。

 

家里没男人,村里的地痞流氓就经常半夜来骚扰。

 

虽说不至于强行闯进来。

 

但光是大半夜突然冒出来,就足够让杨晓萍害怕了。

 

有棍子在,她心里踏实。

 

“谁,谁在外面?”

 

杨晓萍紧张地喊了声。

 

但外面没回应,依旧窸窸窣窣地响着。

 

杨晓萍壮着胆子,到窗边往外看。

 

顿时气极了!

 

李琛这个臭小子蹲在草丛里,不知道在干嘛!

 

他想偷摸地进来,干嘛不叫自己一声!

 

非得吓唬自己!

 

杨晓萍伸手把窗户敲响了,冲李琛喊道:

 

“臭小子,你干嘛呢?”

 

李琛还是没回应。

 

他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找药材上,四周的声音早就被无视了。

 

杨晓萍见喊不动,更是生气。

 

连忙跑出来,到李琛身边,想要教训一下他。

 

“找到了!”

 

李琛突地大叫一声,把杨晓萍反吓了一跳。

 

再看李琛,他手里拿着一个长条的野草。

 

草叶子上还布满了恶心的小黄点。

 

“你拿这东西干什么,快扔了。”

 

杨晓萍捏着鼻子,皱眉说道。

 

那野草不过长得难看,拔出来后还散发一股臭味。

 

就和沟里的淤泥一样。

 

“萍姐,你怎么在这儿?”

 

李琛这时候才发现杨晓萍。

 

顿时,杨晓萍气呼呼地就要把野草抢过来扔了。

 

李琛连忙护住。

 

“这可是救我妹妹唯一的药!”

 

“啥,你妹妹生病了?”

 

杨晓萍楞了一下,“那你咋不送诊所去啊,拔这破草干嘛?”

 

“萍姐,我没时间跟你解释了。”

 

李琛着急地拨开他,连忙往家里跑。

 

见状,杨晓萍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她对李瑶那小姑娘印象也挺好的,知道她生病,怎么也得去看望一下。

 

不多时,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家门。

 

李琛赶紧用水把七星草洗干净。

 

然后拿出捣蒜用的臼子,细心地将草药碾出汁液。

 

说也奇怪。

 

闻上去臭烘烘的草药,碾出来的汁液却有一股清香。

 

“娘,家里还有黄酒吗?”

 

李琛抬起头喊道。

 

沈翠花在屋里翻了好一会儿,在门口冲李琛摇了摇头。

 

大柳村每逢端午,每家每户都会酿一些黄酒喝。

 

不多,也就几斤的量。

 

先祖写下《本草纲目》时,可没有现代的酱香型白酒。

 

那就只能用黄酒送服。

 

要是用温开水的话,效果就要大打折扣!

 

李琛不由得一阵头疼。

 

“小琛,我家里有。”

 

杨晓萍忽地开口,转身连忙到家里去取。

 

她一个女人,虽然能喝酒,但一个人在家时滴酒不沾。

 

生怕出什么意外。

 

等她把酒坛子抱来,李琛道一声谢。

 

赶紧倒上多半碗黄酒,把草药汁液搅拌进去。

 

一般来说,黄酒得温热了再喝。

 

但妹妹是热症,需要寒凉来降温。

 

李琛双手捧着药碗,让母亲把妹妹扶起来,一点点喂她喝下去。

 

“小琛,这能行吗?”

 

杨晓萍在一旁看着,满脸担忧。

 

母亲也是。

 

她知道儿子是学医的。

 

但这种随随便便拔一棵草,就能治病的事。

 

听起来实在太玄乎了。

 

“一定行!”

 

李琛斩钉截铁地说道。

 

两人也不再问了,都守在床边,等着李瑶退烧。

 

几分钟过后,李瑶烫红的脸开始消散。

 

逐渐露出白皙的脸庞。

 

呼吸也从一开始的挤出,逐渐平缓下来。

 

沈翠花连忙拿温度计量了一下,顿时满脸高兴。

 

三十七度。

 

已经基本退烧了!

 

杨晓萍在一旁满脸惊讶。

 

她只知道李琛是大学生,没想到竟然会医术。

 

那正好,可以给她也看一下!

 

杨晓萍看向李琛,嘴角露出坏笑。

 

而李琛心思都在妹妹身上,全然没注意。

 

“瑶瑶,你感觉怎么样?”

 

“哥,我好渴。”

 

妹妹慢慢睁开眼睛,虚弱地说道。

 

沈翠花连忙给闺女倒温水,喂她喝下去。

 

喝完后,李瑶沉沉地睡着了。

 

“小琛,瑶瑶她没事了吧。”

 

见状,沈翠花连忙询问儿子。

 

李琛点点头。

 

妹妹一个小姑娘,身子骨本来就弱。

 

大病初愈,多睡会是好事。

 

等出来后,李琛又对杨晓萍道谢。

 

要不是她的黄酒,妹妹还好不了这么快!

 

杨晓萍浅笑一下,说道,“就说一声谢谢,就完了啊?”

 

“姐姐身上也不舒服,你给姐姐也看看吧。”

 

“哪儿不舒服?”

 

李琛随口问道,没想其他。

 

杨晓萍却一把拉住他的手,笑吟吟地说道:

 

“哪有在外面看病的啊,走,去姐姐家里。”

 

“姐姐让你好好地看。”

 

话音未落,她拽着李琛就往家里跑。

 

李琛这才反应过来。

 

想要拒绝,可杨晓萍却哼了一声,叫道:

 

“你要是不去,我就告诉你娘。”

 

“你偷看我洗澡!”

 

“看你娘不打死你!”

 

不讲理!

 

李琛一脸郁闷。

 

不一会,杨晓萍就把李琛拉回了家。

 

再把门一关。

 

杨晓萍脸上就露出娇笑。

 

扭着腰肢,就要靠到李琛身上。

 

“小琛,姐姐全身都不舒服,你快给姐姐看看。”

 

“萍姐,别这样。”

 

李琛连忙把脸扭向一旁。

 

手不小心碰到她的胳膊。

 

猛地,李琛皱起眉头。

 

“萍姐,你别动。”

 

李琛喝上一声,两根手指搭在她脉搏上。

 

精心查看。

 

杨晓萍被这一嗓子,喝得楞了一下。

 

随即拧紧眉头。

 

这个臭小子,又在耍什么鬼?

 

今天晚上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萍姐,你有病!”

 

李琛严肃地开了口。

 

让杨晓萍更是愣住了!

 

这小子,是在骂她?

 

“萍姐,你每个月那几天的时候,是不是总觉得小腹涨痛。”

 

“量也比正常人少很多。”

 

“你,你怎么知道?”

 

杨晓萍急忙抽回了胳膊。

 

不敢相信,李琛只是摸了摸手腕,竟然知道这种事情!

 

“萍姐,我说了,你有病。”

 

“是阴阳失调症。”

 

李琛将传承中对该病的描述,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但杨晓萍一个农村女人,哪里懂这么文绉绉的话。

 

李琛只好简单地总结成一句。

 

“就是,你一个人太久了,需要男人调和一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