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江爷夫人说你命里缺她

江爷夫人说你命里缺她

當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曾经的死神大人,如今沦落到被人叫小傻子的地步……原主未婚夫逼她自杀,继父嫌弃厌恶她,三个哥哥更是视她为空气。宋衿那攀上豪门的生母将她当做拖油瓶,扔到乡下整整十四年;死神降临,小傻子变身团宠大佬,从此宋衿的人生开始翻天覆地起来,小可怜不存在的,谁让她可怜,她让对方可悲。

主角:宋衿,江言之   更新:2022-07-15 21: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衿,江言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江爷夫人说你命里缺她》,由网络作家“當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曾经的死神大人,如今沦落到被人叫小傻子的地步……原主未婚夫逼她自杀,继父嫌弃厌恶她,三个哥哥更是视她为空气。宋衿那攀上豪门的生母将她当做拖油瓶,扔到乡下整整十四年;死神降临,小傻子变身团宠大佬,从此宋衿的人生开始翻天覆地起来,小可怜不存在的,谁让她可怜,她让对方可悲。

《江爷夫人说你命里缺她》精彩片段

“那个人类,活不过今晚。”

京城顶流阶层江家小少爷生日晚宴上,一女语出惊人。

她的声音没有丝毫遮掩。

又清晰又敞亮。

想当做听不到都不行。

交流声戛然而止——

宾客们猛的停下手中动作,纷纷转头目露惊诧的看向那位……

语出惊为天人的女生。

这场生日宴可是京城第一世家江家长孙江晏之的生日宴,刚好25岁生辰。

传闻他命不久矣。

身子极弱,畏惧寒冷。

这大夏天的,还裹得严严实实。

世界医学界大佬纷纷上阵,却依旧病因不明,束手无策。

江家长孙的身体是江家不可言说的禁忌,是所有人都忌惮的话题。

然而今天,此时此刻。

却在江家长孙的生日宴上,一个狗胆包天的女子却说他活不过今晚。

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当事人宋妗脊背挺直,露出修长白皙的天鹅颈。

坦然的接受四周目光打量,神情淡漠,没有半分不自在。

她穿着一条米白色长袖仙女裙,冷白皮,浑身白得发光。

精致眉间仙气儿十足,眼尾上挑,又像是凝着不羁的乖戾一般。

“宋妗!”苏宝宝瞪了一眼,难得急躁,“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她满脸歉意的看向江家长孙。

眼眸下垂,语气恭敬谨慎,“真的是很抱歉江小少爷,我女儿前段时间不小心磕了头。我这就让她给您道歉……”

宾客们嘶了一声,心里又不免可惜起来。

居然还是个脑子不清楚的,白瞎了那副仙气容貌。

宋妗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面上带着笑意。

苏宝宝心里急得不行,指尖用力戳了戳身边的女儿,示意她动作快点。

“妗妗,快给江小少爷道歉。”

她语气有些重。

宋妗忽地眯起杏眼笑了笑,看上去十分真诚:“这位先生,我观你印堂发黑,必有大凶之兆。这天底下能够救你的只有我了,先生是否考虑一下?”

这话说的,活脱脱一骗子神棍。

嘶——

宾客们又倒吸了一口气。

这是哪里来的狂妄女子?胆子真大。

“妗、妗妗啊……”

苏宝宝站在旁边听着都吓傻了,直接僵在原地。

那可是江家啊!京城第一世家!

宋妗抬起漂亮眼眸,望着那个众星捧月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素色长袍,肩膀上还披着风衣。

坐在轮椅上,病恹恹的,精神气不太好。

但,他长得极为好看。

美玉如冠,五官精致立体,宛若上帝亲自临幕,光是一眼就足够令人惊艳嗟叹。

尤其是那双好看的凤眼,瞳孔漆黑而眼白纯清,泛着清冽细碎的光。

清隽矜贵,温润如玉。

绝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家世显赫、长相又绝的男人,却注定熬不过今晚。

宋妗伸出舌尖舔了舔嫣红唇瓣,面上依旧带笑。

这人死气浑身环绕,浓郁的令人心惊。

倒是那双唯凤眼却亮的惊人。

不过,宋妗好奇的是。

这人到底是做了多少黑心肝的事,就这死气程度……

啧,一般人望尘莫及。

宋妗闹出的动静,当事人江晏之不可能不注意到。

男人余光扫了一眼,停留一秒,又漫不经心的移开。

“你说,我要死了?”

 


男人声音如大提琴一般优雅迷人,语速平缓。

似乎根本没有因为宋妗的‘大逆不道’有半分生气。

宋妗脊背依旧挺直,无视苏宝宝快要吓死的神色。

她下颌微抬,故作深沉,“你的确要死了,不过,我可以救你。”

宾客们一言难尽的盯着宋妗。

在人家生日宴上明目张胆的说他要死了,实在是太他妈欠揍了。

“……哦。”男人声音极为平淡。

宋妗:“………”

相比于江晏之态度温和不在意,江家人可就没这么好脾气了。

江老爷子简直被气死了。

他指着宋妗和苏宝宝,怒吼:“你们!给我滚出这里!”

宋妗哦了一声,轻描淡写:“那我走?”

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震惊的看向宋妗。

江家,那可是京城第一世家!

传闻,江老爷子心情不好,京城都得人人自危,而如今……

这女子在生日宴上大不敬不说,还胆敢顶撞江老爷子,到底从哪里借来的狗胆?

宾客们瞬间哗然,窃窃私语。

“她是不是宋家前段时间带回来的继女?果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

“听说江城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除了山还是山,啧啧……”

“这回宋家可被她坑惨了,宋家好不容易半只脚踏入顶层圈子,如今这小小继女诋毁江小少爷,顶嘴江老爷子。今晚之后,有没有宋家都不一定了。”

“我还听说宋家那继女还是个自闭症傻子,真是晦气,这种人怎么进来的?”

“嘘,那傻子的未婚夫是江小少爷的堂侄江辰逸,不然,你以为就凭那卖小烟花能进的了江家这生日宴?”

“哦,原来如此啊……”

………

不过瞬间,安保人员纷纷涌现在宋妗和苏宝宝身旁,团团围住。

个个凶神恶煞,目露凶光。

一向过惯了富太太生活的苏宝宝哪里见过这等大场面,当场神色一片灰败。

她痴痴呢喃:“完了,都完了……”

苏宝宝望向宋妗,眸底倒映出对方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她心里涌起阵阵委屈,她后悔了,后悔为什么会心软将宋妗带进来。

江家的怒火,别说她,就是连宋家都承受不住。

苏宝宝眼眶逐渐湿润了起来,含着泪:“妗妗,你能不能不要说话了?就当是为了妈妈好不好?”

她无法想象接下来该怎么办,又如何向宋妗的继父解释。

此时,一个身着深灰色西装的男人慌忙拨开人群走了过来。

他走到苏宝宝面前,面色极为阴沉,低声喝斥:“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得罪江家了!”

来人是宋妗的继父,也就是苏宝宝的现任丈夫。

苏宝宝张了张嘴,本能将宋妗往身后推了推,便把原委简述了一遍。

宋远东神色变幻莫测,最终将目光落在宋妗身上。

宋妗与他对视,唇角勾起一抹深意。

这个继父……

可不是什么好人。

苏宝宝弱弱地挡住宋远东的视线,硬着头皮小声开口:“远东,妗妗她的病刚好,又经历了那种事……”

“我们求求江小少爷,那、那妗妗好歹也是逸辰的未婚妻不是?”

“看在逸辰的面子上,江家应该不会对宋家怎么样吧……”

 


宋远东目光闪了闪,一双眼眯了起来:“看看你们干的好事!”

苏宝宝不敢反驳:“是是是……”

宋妗:“………”

………

宋远东转身,朝着江老爷子露出卑谦的笑容:“江老爷子,小女不懂事冲撞了小少爷,还望老爷子海涵。小女毕竟是辰逸少爷的未婚妻,这小两口还得欢欢喜喜结婚呢,您说是不是啊老爷子?”

苏宝宝余光担忧的看了宋妗一眼,欲言又止。

今天这样的状况她当真始料未及,若是早知道宋妗会干出损害宋家利益的事情,说什么她今天也不会把宋妗带出来。

明明……

是宋妗自己说要来的啊。

这是宋妗自杀后提出的第一个要求,苏宝宝愧对女儿,哪里还不敢答应?

可是现在……

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了呢。

江老爷子不怒自威。

这个驰骋商场几十年的大人物,如今仅是一个眼神便足够令人吓破了胆。

宋远东有些尴尬的移开目光,头又低了些。

江老爷子冷嗤了一声,毫不留情,“把他们三个赶出去!不得再入江家。”

江老爷子此生最大的逆鳞就是有人说他孙子的身体。

宋妗不仅犯了大忌,还敢大言不惭的说江宴之今晚就会死翘翘,没有当场打死就已经算是好的了。

无论宋家做出什么弥补,都熄灭不了江老爷子的滔天怒火。

很快,在安保人员的挟持下,宋家三人被狼狈的轰了出去。

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的状态,心有余悸的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

宋家。

今夜之后,注定会被除名!

………

宋妗在转身的那一刻,抬眸望着江宴之身上萦绕的死气。

唇角微勾。

露出一抹淡淡的笑。

而这笑,刚好落入江宴之眼底。

宋妗从始至终都表现的很淡定,哪怕江老爷子发怒,她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从始至终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做派。

这不是……

一个小女生该表现出来的平静。

男人眼眸微眯,眉眼妗贵温雅,指尖轻轻拂了拂衣角,“爷爷,这事就过去了吧。”

江老爷子严肃的面容一松,他怎么会不明白自家孙子的意思?

他望着疼爱的孙子,长叹一声:“宴之啊。”

“爷爷,不必庸人自扰,我没事。”

江老爷子双手负在身后,冷哼一声:“我只保证江家不会出手。”

江父江母站在后面,面面相觑。

凤鸣山半山腰处。

宋家三人被安保轰了出来,看起来十分狼狈。

苏宝宝被推的一个踉跄,旁边宋远东视而不见。

宋妗漫不经心地用一根手指抵住苏宝宝的后背,防止她摔在她身上。

苏宝宝心有余悸,看到是宋妗在身后时,脸色有些不自然,“谢谢。”

宋妗双手环抱,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没想到——

这一封印,世间竟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宋妗是诸神皆惧的死神。

万年前,神仙遍地走,天道却忌惮她的实力。

宋妗太强大了。

强大到天道不得已开辟一个新的神之界,费劲心机将她封印。

万神为了镇压她,撤离了原所在世界,集体前往新开辟的神之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