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之冷面娇妻又撩又飒

重生之冷面娇妻又撩又飒

熬夜老年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外表温柔内心偏执的霸道总裁,与绝情弃爱的“乖巧”小女人,两人的结合,可以说是天上有地上无。娶了苏染染之后,陆晟睿才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女人翻脸如同翻书一样快,不仅如此,见识过沈染染虐渣斗极品的样子,他丝毫不担心自家媳妇在外面会被人欺负了去。

主角:沈染染,陆晟睿   更新:2022-07-15 21: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染染,陆晟睿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之冷面娇妻又撩又飒》,由网络作家“熬夜老年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外表温柔内心偏执的霸道总裁,与绝情弃爱的“乖巧”小女人,两人的结合,可以说是天上有地上无。娶了苏染染之后,陆晟睿才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女人翻脸如同翻书一样快,不仅如此,见识过沈染染虐渣斗极品的样子,他丝毫不担心自家媳妇在外面会被人欺负了去。

《重生之冷面娇妻又撩又飒》精彩片段

阴冷的地下室……

沈染染垂到肩膀的长发上沾满了干涸的血液,那张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死寂和空洞,从半个月前她被关在这里,愤怒早就被见不到见不到一丝阳光的地下室磨尽了。

“沈染染,也不知道你到底给陆晟睿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不但拒绝了门当户对的未婚妻,一心只想找到你。”

陆晟睿是陆氏集团总裁,不但身材和长相绝佳,他亲手创建的陆氏集团更是全国十强企业,这样的一个天之骄子却独独把心放在了沈染染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身上……

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挑起了沈染染的双手,莹白修长的手指此时却软软的垂了下来,俨然是手骨已经被折断了。

但夏醉蓝却仍然不解气,没有人能拒绝这双手在钢琴上跳动的舞姿,就是这双手抢走了她的一切,但这一切本来都应该是她的。

“夏醉蓝,放过我的孩子和奶奶。”

她自己做错了事,拿唯一有的这条命抵出去,她不后悔!

夏醉蓝听她终于舍得求饶,嗤笑一声残忍道:“可是已经太迟了,那个孩子虽然小但临死前反抗的力气倒是大,我刚买的珍珠项链都差点被揪坏了。”

说这话时她的脸上竟然还带着几分痛快,仿佛能折磨到沈染染是什么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沈染染没想到她竟然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恨意充斥满眼眶,目眦尽裂的奋力挣扎着,铁链颤动的声响让夏醉蓝更愉快了几分。

“不要闹了,我们先办正事。”

一个长相温润的男人突然走了进来,目光在沈染染身上扫视了一圈,拿出手里的麻醉剂顺着血管打了进去,抬头险些被她血红的眼眶吓了一跳,恼怒之下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柯浩言,沈染染的未婚夫,现在却帮着另一个女人想要挖掉她的心脏换给别人。

呵呵,真是讽刺!

“沈染染你要知道你本来就是蓝蓝的替身,早在你进入夏家起你就该有这样的觉悟。”

夏醉蓝天生患有心脏病,医生断定她活不过二十岁,在十八岁那年找到刚好适配度极高的沈染染,一场有预谋的偶遇便将毫不知情的沈染染笼罩在了其中。

沈染染垂眸勾了勾唇,身上各处已经药效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干裂的唇瓣缓缓吐出下半句话。

“渣男配贱女,天生一对。”

“你……”

柯浩言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杀意,彻底撕破了昔日伪装出来的爱意,沈染染看到他这副模样心中最后一点爱意也消失殆尽。夏醉蓝柔声细语的劝住他,两人很快把沈染染搬到了手术台上。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和你生的那个贱种都一样该死,放心,你很快就可以和他团聚了。”

长时间的囚禁让沈染染早就变成了一个恶鬼,此时听见这个噩耗,内心蛰伏许久的恨意悄然浮现了出来。

“快点动手吧,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

夏醉蓝一听马上可以手术,立马激动了起来,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沈染染的心脏,像是要把那颗心活生生挖出来一般。

“沈染染,只要你死了,你的健康,你的男人,你的一切都都是我的了!”

夏醉蓝痴痴的捧起沈染染那双在国内外拿了无数钢琴大奖的手,幻想自己也会站在聚光灯下迎接着众人崇拜的目光。

只是这样想着,她就激动的恨不得立刻把那颗心挖出来换上。

夏醉蓝迫不及待抢过手术刀划破了沈染染的胸口,神情已经接近癫狂。

只要她安上了这颗心,她就一定会变成世界上最伟大的钢琴师,到时候大家就只会注意到自己了。

可就在这时,原本气息奄奄的沈染染突然挣脱的柯浩言的束缚,不顾尖锐的手术刀在胸口划过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一把将还在愣神的夏醉蓝撞开,张开干涩的唇瓣冲向了柯浩言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脖颈。

“我要你们都给我的孩子偿命,我要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等两人反应过来柯浩言的大动脉就已经被咬破,鲜血顺着沈染染的嘴角流出来,看起来就像是食人鲜血的吸血鬼一般。

柯浩言的血喷涌而出,他甚至都来不及反抗就晕了过去,留下夏醉蓝看着沈染染宛若野兽般的目光惊吓的叫出声来。

窒息感传来,被箍住脖子呼不上气的夏醉蓝看着满身鲜血的沈染染,眸子里闪过一丝迟来的惧怕。

魔鬼,她是魔鬼!

……

沈染染踉踉跄跄的走到墙边,以手指为笔,鲜血为墨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怨恨写了下来,写到最后身体已然支撑不住了。

真是可怜啊,自己努力了一辈子,到最后竟然一无所有,就连死了都没人给自己收尸。

沈染染惨淡一笑,竭力的身体沿着墙壁无力的滑落,地上到处都是鲜血,宛如开了满地的彼岸花瓣,耗尽所有力气的沈染染坐在中间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染染,我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陆晟睿慌乱的抱起满身鲜血的人儿,感觉到她越发微弱的呼吸心脏疼的一瞬间揪紧了。

染染?好温柔的语气啊,已经好多年都没人这么叫过自己了。

沈染染用尽最后一丝气力,试图睁开眼睛看清他的脸庞,却只能看到对方脖子上垂下来的星星项链。

被紧紧握着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怀里的人儿已经没了声息。

陆晟睿摸了摸她苍白的脸颊,轻轻在上面落下了一吻,轻声道。

“染染累了吗?累了就睡吧,这次我总还是能陪在你身边,这辈子我得不到你,死后我会紧抓住你。”

从第一次失去你开始,我就已经做好了此生都追随你而去的准备。

即使,你从未回过头看我!

陆晟睿紧紧抱着沈染染,满足的闭上眼睛,下一秒冲天的爆炸声以两人为中心扩散,整个地下室瞬间被炸成了废墟,等警察赶到的时候只能勉强找到两具相拥而眠的白骨。

 


“醒来吧,是时候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里,浓重的黑暗紧紧围绕着沈染染的全身,视线所到之处完全看不清一点东西。

一道神秘的声音突然响起,沈染染瞬间紧绷起神经查看着周围的动静。

“你是谁?”

沈染染警惕的看向声音的来源,下意识将手臂格挡在身前缓缓向前走去。

那道声音没再出声,前面一轮通红的月亮突然逼近了她,灼热的温度席卷了沈染染全身吞没了她。

还没等沈染染反应过来,眼前就突然一晃,一丝光亮侵染了整个空间。

沈染染缓缓睁开眼睛,被刺眼的光线照的眯了一下,下一秒一个修长的身形步入了视线中。

“醒了?”

男人走了进来,黑色的双眸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抬了抬,好像在忍耐什么?

沈染染的目光下意识的跟着他的动作移动,看着他坐在床边,床角轻轻凹陷下去了一个褶皱却并不深,足见他其实放轻了身体害怕惊扰到沈染染。

那胸口充盈的仿佛要鼓起来,一看就知道平时一定非常注重身材管理,然而沈染染的视线却紧紧的盯着他的脖颈,颤着手向前伸去。

是那个星星项链!

“陆晟睿,是你吗?”

“来救我的是你吗?”

陆晟睿不是在她被关起来之前就出车祸死了吗?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这里也不是她熟悉的地下室,连身上也没有熟悉的伤痕。

沈染染大胆的发言让旁边的管家暗自捏了一把汗,抬眼看去果然见陆晟睿眸色一暗。

“沈染染,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你知不知道我要是没找到你,你就是感冒烧死了柯浩言也不会来见你一面。”

陆晟睿痛苦的看着沈染染,心脏疼的仿佛要窒息一般。

他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眼下的黑眼圈尤为明显,得到消息后他连夜从国外赶回来,看到圈在墙角已经烧的神志不清的沈染染,再多的怒气也变成了心疼。

她为什么不能看看自己?他有什么比不上柯浩言的?

只要她要,只要他有,他可以把一切都给她,只要她不再这么排斥自己!

沈染染愣愣的看着他的表情,这才察觉到不对劲来,这不是她刚来京城为了让柯浩言注意到自己,故意用冷水洗澡导致半夜发烧差点死的时候吗?

她记得陆晟睿当时就是这样的表情,可那时她一心扑在柯浩言身上,容不得别人说他不过,被救之后反而与陆晟睿大吵一架,两人不欢而散。

难道自己重生了?

发烧引起的不舒服,让她不自觉的翻动着身体,翻滚间眼睫上沾着的假睫毛粘在了枕头上,陆晟睿沉默着拿起来丢进垃圾桶里。

看着她难受,陆晟睿顿了顿把药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你好好休息吧,夏家那边我会帮你打招呼的。”

“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只要你幸福,我……不会再打扰了。”

说完疲惫的捏了捏眉心,抬脚向门口走去,这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了微弱的声音。

“等等,陆晟睿……”

沈染染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一酸,上辈子临死前的事再次浮现,她猛的冲下床抱住男人的腰。

“我不幸福,我一点都不快乐,他们都在骗我,都在骗我。”

陆晟睿感觉到背后传来的温热,瞬间僵直了后背,耳边传来的哭泣声,让他心里一紧。

两人静静地待在原地,等着沈染染的哭声渐渐小了下去。

陆晟睿狠狠心,挣脱出来强忍着不去看她脸上的泪珠,匆匆留下一句下来吃饭就离开了。

他怕,怕自己再待下去就要控制不住了。

控制不住想要把人彻底留在身边,让那双眼睛只能反射出自己一个人的影子。

沈染染怔怔的坐在床上,摸了摸自己的脸感受到那久违的弹性,瞬间红了眼眶。

她回来了,回到了那个还没有一脚踏进深渊的时候。

揉了揉昏沉的脑袋,沈染染冷笑一声,这一次她一定要亲手将柯浩言、夏醉蓝这一对狗男女送进地狱里,用她们新鲜的血液来告慰她孩子的灵位。

沈染染收拾好东西,便叫车离开了,她不知道的是有人站在窗户边,盯着她的背影站了好久好久……

而此时在车上的沈染染随意的摆弄着手机,莹润的手指在各种app上点来点去,看到果然和前世一样埋藏在手机里的监视软件冷笑一声。

怪不得夏家人能那么轻易找到自己的位置,原来从夏母给手机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可笑自己竟然还以为那是自己在夏家得到承认的开端。

车窗外倒流的风景与记忆中并无太多差别,大厦上张贴的明星海报依然是那位刚红不久的歌手,但在沈染染眼中,景依然是眼前景,人却已不是那个人脸。

沈染染忽的望向窗外,看着车窗外的柯浩言缓缓勾起了一抹冷笑。

刚从夏家出来的柯浩言一出门,就看到沈染染从出租上下来,不屑的冷哼一声等着她上前来搭话。

不料对方竟然仿佛没看见自己一般,径直就擦肩而过。

柯浩言尴尬在原地,又不想自降身份上前说话,只能狠狠的瞪了一眼沈染染的背影离去。

“染染快到这儿来,正好有件事要宣布一下。”

大厅里,夏家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夏醉蓝不时说着什么惹得众人哄堂大笑,看到沈染染走进来,原本温馨的气氛立马凝滞下来。

这么明显的变化被沈染染察觉到,冷笑着勾了勾唇站到了角落垂下了头。

夏婆婆看到他们的态度,又看着缩在角落可怜的孩子,叹了口气把人喊到自己跟前来。

台上老人花白的头发,一见她来就立马亮起来的眼睛,沈染染再熟悉不过。

“祖母!”

夏婆婆是唯一对她好的亲人,要不是当初因为她的作死行为被气死,她也不至于最后落到没人收尸的境地。

夏婆婆接住沈染染,摸了摸她消瘦的小脸儿,心疼的连声喊要好好补补。

一旁的夏母和夏醉蓝被彻底忽视,只能连声应和夏婆婆的提议。

“祖母,我今天刚收到霍丽森大赛的邀请信,马上就要准备出发了。”

夏醉蓝甜甜一笑,苍白的脸颊和瘦弱的身躯看起来格外的惹人心疼。

霍丽森大赛是钢琴界三年一届的盛会,只要能在比赛中崭露头角,不仅有可能会被顶尖学院破格录取,更重要的是获得评委的青睐,那可是鲤鱼跃龙门的天桥啊。

夏醉蓝能获得邀请资格,她自身的实力可谓优秀。

“醉蓝很不错,能替我们夏家赚这一份光荣,听说祁先生这次也会作为评委参加,要是蓝蓝能成为他的学生,那就不得了了。”

夏父慈爱的看着女儿,有种与有荣焉的骄傲感,许诺只要她成功就给她买夏醉蓝最喜欢的那个限量款包包。

至于一直没有说话的沈染染,除了夏婆婆之外根本没人在乎她的感受。

“让染染也去。”

 


夏奶奶一发话,场上顿时一片惊愕。连沈染染都有些惊讶,毕竟夏奶奶虽然对她好,但一己之力与夏父抗衡还是划不来的。

“沈染染她不方便去吧。”

夏母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夏醉蓝,众人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沈染染和夏醉蓝永远只能有一个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三年前,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沈染染被夏家人找上门来,将她接到了京城,准备收养她。

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夏家小姐夏醉蓝,夏醉蓝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过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心脏替换,那她就注定活不过二十岁。

而现在已经是第十七岁了,距离那个时间段越来越近,夏家花费巨资才找到一个适配度极高的人—沈染染。

“奶奶,沈染染她一个从乡下来的人,连钢琴几个键都不知道,就这样去不是丢我们家的脸吗?”

夏醉蓝柔声劝阻道,那张苍白的脸上满是担忧,只有沈染染从她紧紧扣着椅子的手上明白她真正的意思。

在他们眼里,自己只是夏醉蓝的替身,替身怎么可能越过正主大放异彩呢!

“这样吧,既然奶奶想要染染也一起去,那就让染染先跟着我学吧,我们也好在一起联络联络感情。”

夏醉蓝走上前亲热的挽着沈染染的衣袖,柔声化解了眼前的尴尬。

其他人看向夏醉蓝的目光不由得带上几分满意,这才是夏家公主的风范,再看沈染染不愧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等沈染染跟着她进了房间,就见夏醉蓝神神秘秘的拉着她坐下,冲她挤挤眼睛。

“染染,听说你和浩言闹矛盾了,那天浩言不是故意不来找你的,只是我刚好身体不舒服而已。”

沈染染甩开她的手没有表情:“我知道他在陪你,夏醉蓝你心里在想什么,我知道,既然你那么喜欢柯浩言你尽管拿去就是,反正我也不稀罕别人用过的垃圾。”

夏醉蓝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话,脸色一僵忙道:“不是,我不喜欢他,我只是关心你啊,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沈染染忽的转过头来,骨节修长的指尖抵在她的心口处:“你的心里……”

看到夏醉蓝下意识的逃离,她忽然展唇一笑:“我可是能看见你的心,那里已经变得腐朽污浊不堪,这辈子都治不好了!”

“怎么会?你知道了……”

夏醉蓝脸色惨白一片,瞳孔里印出那张微笑着的脸,从心底里冒出的寒意侵袭了全身,如果沈染染已经知道了拿她换心的事,那她为什么还要回来?

夏醉蓝惊惧之下紧紧攥着手中的手机,沈染染看见了她的动作没有做声,见已经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就不再多留,起身走了出去。

等她一走,夏醉蓝立刻拨通电话慌张道:“浩言,她发现了。沈染染她发现我们做的事了,她一定是来报仇的。”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夏醉蓝开始冷静下来眼里闪过一丝冷光,狰狞的面容哪里还有一丝属于福贵之家小姐的端庄。

两人不欢而撒,夏醉蓝巴不得沈染染出丑,当初应下的承诺自然不会兑现,这举动正合沈染染的意。

上辈子她一心扑在柯浩言身上,为了讨好他钢琴就是必须学习的一项技能,两辈子加起来的水平已经足够让她轻松秒杀夏醉蓝了。

沈染染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挑了挑眉,没想到柯浩言的办事效率还挺高,这么快就知道自己的女人吃了亏。

短信上约沈染染晚上八点到互盛酒店,这个时间段和地点很难不让人多想些什么。

互盛酒店是Z市最大的酒店,占据着极大的面积,若是没有得体的衣服和充足的钱包连大门都踏不进去。

柯浩言把人约在这里,一方面是想让沈染染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身份,另一方面也能满足自己那一丝虚无的得意。

此时看到被保安挡在门外的沈染染,柯浩言不慌不忙的捏起酒杯品了一口,欣赏着这一幕。

“小姐,我们酒店实行会员制,没有会员卡是不能进去消费的。”

保安恭敬道,并没有因为沈染染的穿着就看轻她,沈染染眯了眯眼睛看到里面看戏的柯浩言轻笑一声。

“你们老板是姓陆吧?我是来见他谈工作的,不过出门太急没穿正装。”

沈染染点到即止,那保安愣了一瞬态度更礼让了几分,却还是坚持要她联系一下老板再决定。

沈染染无法只得拨通电话,心里却不觉得对方会记得自己这个小人物,哪知刚拨通那头就接了。

就像是一直等着这个电话一样,沈染染压下心头的疑惑,试探的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那头沉默片刻道:“可以,你把电话给他。”

保安得了消息,立马恭敬的请她进去,准备安排一个包厢给她,沈染染摆摆手径直走向了柯浩言。

保安退下后拨通电话:“老板,那位小姐和柯先生坐在了一起,看他们的样子像是之前就有约。”

电话瞬间就被挂上了,留下一脸懵逼的保安看着沈染染的背影感觉自己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柯浩言开门见山道:“我听说你把醉蓝惹哭了,你就不能让着些她吗?你知不知道醉蓝她身体不好不能受刺激。”

沈染染垂下眼睫,一副不稀得看他的样子,态度全然没了之前热络的样子。

“沈染染,你这是什么态度?不就是我之前没去看你吗?你看你这副小家子气的样子,连醉蓝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柯浩言,我发烧快烧死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受了委屈躲在墙角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大半夜因为给你抢最新款的手表错过门禁时候,回不去家躲在公园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