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我家王妃又奶又凶

我家王妃又奶又凶

风卷残衣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重生之后,李娇阳竟被当做了神医,去给王爷治病……索性自己重活一世,已经熟悉了宁王爷的诸多套路,侥幸帮宁王爷逃过一劫。可说好的一千两报酬,没拿到不说,还被软禁在军营中;李娇阳只想要回银子,别的什么都不敢想,更不敢肖想陆止戈王爷夫人的位置。

主角:李骄阳,陆止戈   更新:2022-07-15 21: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骄阳,陆止戈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家王妃又奶又凶》,由网络作家“风卷残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之后,李娇阳竟被当做了神医,去给王爷治病……索性自己重活一世,已经熟悉了宁王爷的诸多套路,侥幸帮宁王爷逃过一劫。可说好的一千两报酬,没拿到不说,还被软禁在军营中;李娇阳只想要回银子,别的什么都不敢想,更不敢肖想陆止戈王爷夫人的位置。

《我家王妃又奶又凶》精彩片段

“老伯,你得的是风湿寒症,回去买二两酒用醋熬了,连敷七天腿就不会这么疼了。”

“多谢李公子,多谢李公子了。”

老伯高兴的直对李骄阳鞠躬,眼看着就要农忙了,他这腿却疼的钻心,要是耽误了收成,一年可就白干了。

看着老人递来的铜板,李骄阳笑了笑,一脸和蔼的说道。

“老伯,不必客气,下一个。”

一晃眼,穿越到这个叫苍云国的地方已经快两个月了。

这个国家在历史上并不存在,也无从考证,作为一个历史迷,李骄阳的所知所学完全没有一点用武之地,好在她上辈子牛掰,是个中西医双学博士,于是就女扮男装,靠着精湛的医术混起了生活。

本想攒些钱就离开这里,无奈两国开战已久,为了防止细作进城,位于边陲的肇州城已经被封禁,进来了就别想出去,她现在是等于是被困在这了。

听百姓们说这场仗已经打了半年之久,还不知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一想起自己来了七十多天,却连外边的样子都没见过,李骄阳不由一阵堵心。

正想的入神,门忽然被人踹开,几个身穿铠甲的兵士推门走了进来。

“你就是李大夫?”

李骄阳点了点头。“请问两位官爷......”

话没说完,脖领子就被其中一人给抓住了。

“是就好,马上跟我们走一趟。”

“喂,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

对方来势汹汹,李骄阳不禁有些紧张,兵士根本不理她,抬手就把她给拎上了马,旋即一夹马腹,朝城外奔去。

眼见无法挣脱,李骄阳只得迫使自己冷静。

几个兵士的衣襟上都绣着虎纹,应该是飞虎军的人。

都说飞虎军纪律森严,从不扰民,他们一进城就抓了大夫,莫非是有人得了病?

思量间,马儿一声长嘶,已然来到一个蓝色的*前,李骄阳便被拎了下来,除了她门口还站了四五个人,各个胡子老长,竟然都是肇州城的大夫。

看着森严的戒备,李骄阳不禁有了一股不祥之感,这时,帐中忽然一阵杂乱,有人惊叫道:“刘总兵,不好了,王爷又晕过去了。”

王爷?

李骄阳双眼瞪的老大,莫非病的是传说中俊美无双,用兵如神的宁王陆止戈?

她来的时间不长,关于这位王爷的传说却听了不少,什么爱民如子,什么军纪严明,似乎所有美好的形容词,用在他身上都不为过。

正想着,就听有人喊道:“快,让他们全进来,谁能治好王爷,赏白银千两。”

一千两!

够自己赚好几年的了,李骄阳不禁一阵激动。

有了这些钱不但能置田置地,还能买好几个家丁杂役,幻想着自己被人前呼后拥的伺候着,李骄阳不禁咽了一口口水,跟着几个老头走了进去。

一进*就看见远处的榻上躺了一个人,约有二十一二岁的年纪,身上盖着厚厚的毯子,双目紧闭,五官俊朗,骨相长的相当不错。

他应该就是宁王了。

啧啧,想不到这个朝代也有这种极品的帅哥!

他的身边还站了一个穿着重甲的年轻将军,五官周正硬朗,应该就是说话的刘总兵。

李骄阳扫了一眼,便观察起了陆止戈的气色,却见他嘴唇白中带青,眼下也隐隐有两道淡淡青痕,竟然是中毒之相,再看他嘴角的血迹,毒气分明就要攻心了。

这功夫,几个老大夫已经围了过去,摸脉的摸脉,翻眼皮的翻眼皮,大伙七嘴八舌,整个屋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看着这些人争论不休,李骄阳实在是忍不住,她大步上前,扣住了陆止戈的一只手腕,另一手用力捏向了他的两腮。

刘总兵见李骄阳如此粗俗,不由眉头大皱,手已按上了刀柄。

李骄阳却仿似未觉,她凝神静气,一边感受着陆止戈的脉搏,一边仔细的观察着他的舌苔,耳边几个大夫仍然争论不休,犹如一堆眉头的苍蝇,吵的李骄阳脑袋嗡嗡直响。

“都闭嘴,什么疟疾,肺痨,他分明就是中了毒,你们谁带银针了,借我用用。”

李骄阳一喊,大伙顿时静了下来。

听到中毒,刘总兵脸色顿变,低头问道:“大夫此言当真?”

李骄阳头也不抬的说道:“当然,我敢用人头担保。”

刘总兵立即说道:“给他针,你们几个去门外把守,给我仔细详查王爷都吃了什么东西,以及这几天都谁出了营,你,先带这几位大夫去别的营帐休息,等王爷醒了,再送他们回去。”

一番吩咐,屋里顿时肃静,只剩李骄阳和刘总兵。

李骄阳用火烧了银针,旋即解开了陆止戈的外袍,将他的皮肉露了出来。

李骄阳上辈子就是医生,做这种事就是家常便饭,完全没有半点扭捏,但当她看到陆止戈那健硕的*的胸肌,手指仍然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

这身材,要是在现代,妥妥就是一个超模。

暂短的YY的一下,便闪电般的动起了手指,在心肺两经连插了数枚银针,接着又对刘总兵吩咐道:“把你们家王爷扶起来,后背也要行针。”

刘总兵手按着刀柄,一直紧盯着李骄阳,只要她有异动,人头立马落地,但见她下手奇快,心里不禁也生出了几分佩服,忙快走几步,将陆止戈给扶了起来。

李骄阳再次取针,扎向了陆止戈背后两经,这时,外边忽然有人大喊。

“刘总兵,不好了,单地国攻来了。”

刘总兵犹豫了一下,便放开了陆止戈。

“小大夫,王爷就交托给你了,我这就喊两个兵士过来帮你。”

说完就快步走出了*。

然而,他所说的兵士却迟迟没来。

这可苦了李骄阳,陆止戈前后都插了针,只能坐着,可他现在晕着,根本就没有意识,李骄阳没扶多久,就觉得手腕发酸,实在没办法,只好脱鞋上榻,用两条腿夹住他的身体,双手不断沿着他的经脉推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着陆止戈逐渐发红的脊背,李骄阳终于松了口气,将前后心的银针都给拔了下来,取下最后一针的时候,陆止戈剧烈一震,一口黑血吐出,一双锋芒毕露的眸子,也在瞬间睁开。

没等李骄阳反应过来,肩膀就被人按住,陆止戈手腕一沉,已将她反压在床上。

“你是什么人?”

 


陆止戈双眸微眯,声音清冷。

李骄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由吃惊的张开了嘴,愣愣的看向了陆止戈。

狭长的眼眸,挺拔的鼻梁,两腮线条明朗,完美的勾勒出了一张俊美而又硬朗的脸庞。

看着这张脸,李骄阳的脑袋忽然蹦出了两个词,美而不娘,俊而不妖。

脸的主人似乎有些不耐烦,手腕猛一用力,沉声问道:“本王在问你话,你为什么会在本王的帐中?”

李骄阳疼的咝了一声,两条腿下意识的紧了紧,陆止戈顿时看向了自己的腰,不由气的脸色发红。

“放肆。”

他一把甩开了李骄阳,却觉脑内一阵眩晕,又坐回了榻上。

刚才那姿势确实有些暧昧,难怪陆止戈恼火,想起自己骑着他的造型,李骄阳的脸也有些热。

赶紧解释道:“王爷,我是肇州城中的大夫,你中了毒,眼下并未全解,必须得好好休养,千万不能有过激的动作。”

随后又认真的补充道。“我是在帮你固定身体,好方便行针,绝对没有占你便宜的意思。”

陆止戈捏着鼻梁,缓缓转过了脸,目光明暗不定。

他已看到了自己胸前的针灸痕迹,看来李骄阳并没有撒谎。

“其他人呢?”

刘海州居然放他一个人在帐中,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呃,好像是敌军攻过来了。”

这种大事李骄阳可不敢隐瞒。

陆止戈脸色顿变,翻身就要下床。

“大胆贼兵,你,去把本王的盔甲取来。”

看着他站都站不稳,李骄阳无奈的白了他一眼。

“王爷大人,就算我给你盔甲,你也上不去马,不如在这安心养病,你们飞虎军那么多能兵强将,真不差你一个人。”

“闭嘴,马上给本王去拿。”

陆止戈伸手去抽悬在床前的长剑,还没摸到剑柄,就觉一阵天旋地转。

李骄阳伸手去扶,却被陆止戈给砸在了床上。

两人的身体几乎叠在了一起,温热的呼吸直喷在耳边,李骄阳的脸顿时红成了猴**,活了二十几年她还没和哪个男人这么亲热过,立即将陆止戈翻到了一边。

气急败坏的说道:“我说你不能出去,你就不能出去,要是再把残余的毒给引出来,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陆止戈的脸色微有异样,他撑着身体靠在了枕头上,目光探究的看向了背对着他的李骄阳。

随后低沉的说道:“出去看看,外边是什么情况,给本王叫个人进来。”

占了便宜也就算了,还把她当成了呼来喝去的下人,李骄阳特别想骂人,看在银子的面上,她还是忍住了。

一掀帐帘就见几个兵士正没头苍蝇般的乱跑,和百姓传言的纪律严明完全不符。

李骄阳赶紧揪住了一个人。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刘总兵呢?”

“刘总兵带人出去迎战了,有人潜入营中,放火烧了粮草。”

兵士匆匆说了一句,就拎着一个大木桶跑了,顺着他离开的方向,李骄阳看向西北角浓烟滚滚,果然着了。同时她也注意到不远处还有几个兵士,正伸着脖子往这边观瞧。

既不救火,也不出战,反而像个贼似的盯着这里,这几个人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忽然,她想到了一个小说里常用的桥段,营中出了奸细,总兵被调虎离山,按照正常的发展,很快就会有刺客出现,来行刺陆止戈。

如果陆止戈一死,她的一千两白银可就泡汤了。

眼珠一转,便把一个兵士拽到帐侧,低声命令道:“王爷有令,让你马上把衣服脱下来。”

兵士愣了一下,但还是顺从的把衣服脱了。

李骄阳拿着衣服进了营,二话不说就往陆止戈的身上套。

“刘总兵迎战去了,其余人则去救火,王爷,咱们必须得马上离开这,可能有人要杀你,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可千万别犯倔。”

陆止戈脸色阴沉,眼中精光闪烁,但却没有反抗,顿让李骄阳省了不少口舌。

旋即便拔出了陆止戈的佩剑,在*后划了一道大口子,扶着他就钻了出去。

事实证明,多看小说也是有好处的,两人刚刚出帐,几个远处观望的兵士就朝这边来了。

陆止戈一直眯着眼,脸色越发的阴沉。

“你要带本王去哪儿?”

“我也不知道,你们兵营什么地方最安全?”

陆止戈淡淡说道:“本王的大帐。”

李骄阳有些无语。

“那个就算了,实在不行,我就先把你带回肇州城。”

话音刚落,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

“你们两个干什么的?有没有看到王爷?”

李骄阳认出此人就是刚才观望的兵士之一,刚刚平复的心立即又跳了起来。

“他,他受了伤,我正要带他去医治,王爷早就从后帐走了。”

那人看了一眼脑袋搭在李骄阳肩膀上的陆止戈,又问道:“你怎么知道王爷走了,让他抬起脸来。”

李骄阳顿时冒汗,这些人要真想对陆止戈不利,估计她的小命也要玩完了,嘴上却强装镇定的说道:“是刘总兵的亲卫说的,说王爷被人护送,和刘总兵汇合去了。”

问话的人脸色顿变,一人心急火燎的说道:“陆止戈中了毒,绝对跑不远,赶紧拦住他,千万不能让他见到刘海州。”

几人催马就走,李骄阳不由双腿发软,差点坐到地上。

看样子她猜的没错,这些人果然没安好心。

陆止戈斜了李骄阳一眼,嘴角微微勾起,很快又消失于无形。

他伸出了无力的手臂,朝前往指了指。

“那边是马厩,你去找匹马。”

跌跌撞撞的到了地方,果然找到了一匹瘦骨嶙峋的老马。

李骄阳看着这马就觉得心疼,但也没办法,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陆止戈给推了上去,这时,兵营再乱,喊叫声一下子就多了起来。

陆止戈脸色连变,对李骄阳说道:“快走。”

没等李骄阳抓好,陆止戈就使劲了浑身力量,狠狠的夹向了马腹。

 


“啊!”李骄阳吓的尖叫一声,死死的搂住了他的腰,两人一路奔到了城下,城门却紧紧关着,李骄阳急的叫了一声,守城的兵士却说没有宁王令牌,任何人都不准进城。

走的匆忙,根本就没注意到陆止戈腰牌,眼见喊杀声越来越进,陆止戈当机立断,缰绳一转就往南方的山上走。

到了山脚,陆止戈终于受不住了,一口鲜血喷出,人已向马下栽去。

“喂。”

李骄阳喊了一声,赶紧手忙脚乱的拽住了缰绳。

跳下来一看,陆止戈的嘴唇已是一片乌青。

完蛋了,果然又引发了残余的毒素,银针没拿,这下子可怎么办?

面对患者,李骄阳第一次有了束手无策的感觉,情急间见不远处有个山洞,赶紧连拖带拽的把陆止戈给拽进去,再出来,马却不知道跑哪去了。

“该死的*。”

李骄阳气的跺了跺脚,只好又回到洞中,借着微弱的光线,她发现陆止戈脸色泛红,身体也慢慢的烫了起来。

竟然在这种时候发了烧,这不是要命吗?

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山上的草药了,李骄阳赶紧找了些杂草堵住了洞口,便心急火燎地爬上了山。

她的运气还算不错,找到了几株野生的金银花,这东西清血解热,不但能抑制发烧,对解毒也有些微的效果。

回到洞中立马嚼了给陆止戈喂了下去,同时也忍不住庆幸,幸好他昏了,不然恐怕打死他他也不会吃。

凭感觉这人挺高冷,不过人家是王爷吗,总得有些架子,反正她也没打算攀龙附凤,等拿到那一千两纹银,她就立马离开这儿。

天彻底黑下的时候,陆止戈终于醒了,嘴里的苦涩让他一阵反胃。

李骄阳正迷糊着,感觉到陆止戈动了赶紧摸向了他的脑袋。

惊喜的说道:“退烧了,看样子王爷又躲过了一劫。”

听到李骄阳的声音,陆止戈莫名觉得心安了一点,哑着嗓子问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李骄阳收回手道:“放心吧,不是毒药,你觉得怎么样了?”

“还好。”

陆止戈的手在黑暗里划拉一下,想坐起来,却不小心碰到了李骄阳的胸口。

李骄阳吓了一跳,尖叫着退到了一边。

“啊,你要干什么?”

陆止戈冷淡的声音在黑暗里响了起来。

“闭嘴,不过是碰了你肚子一下,叫什么,你是女人吗,聒噪。”

原来他以为碰的是肚子,李骄阳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呼,差点暴露。

干笑了一声道:“我当然不是女人,我只是被你吓了一跳。”

陆止戈哼了一声,又问道:“外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没有,暂时还算安全。”随后又问道:“刚才在城下,你为什么不亮出你的身份?”

李骄阳对这件事一直心存怨念,要是他说了,这会早就进城了。

陆止戈哼了一声,低斥道:“你没长脑袋吗?现在两军交战,万一敌军就附近,岂不是就要长驱直入了,肇州的百姓手无寸铁,你让他们如何抵挡?”

这不过是个托词,恐怕实际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对方能给他下毒,支开了刘海州,并能在短短时间潜入粮仓放火,显然早就算计好了,若真是如此,肇州城必然也是一环,他们就是要孤立他,再找机会除掉。

想到某人,陆止戈不由攥起了拳。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刘海州带兵回援。

思量间忽然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快,搜仔细点,我就不信陆止戈能跑上天。”

“你们都给我闭嘴,喊王爷,如果陆止戈听见,说不定会自己出来。”

有人嘿嘿一笑已当先喊了起来。

“王爷,王爷,你在哪儿啊?”

黑暗中,李骄阳听到了陆止戈瞬间沉重的呼吸,急忙摸索着抓住了他的手。

“你可千万不要冲动,这些人明摆着就是要激你出去。”

陆止戈一把甩开了她,咬牙切齿的说道:“若本王现在还有力气,必把他们碎尸万段。”

“但是你现在不是没力气吗,咱们还是先忍一忍。”

两人低声说话之际,脚步已近,陆止戈准确的捂住了李骄阳的嘴,示意她不要吱声。

又过了好一会,那帮人总算走远了,李骄阳忍不住问道:“到底谁要害你,你可是王爷啊,他们不要命了吗?”

陆止戈嗤笑道:“王爷不过是个称呼罢了,你还真当是什么免死金牌吗,现在你可以闭嘴了。”

一阵窸窣的声响,陆止戈明显躺下了。

李骄阳切了一声,也靠在了山洞上,再睁眼,天已经大亮,陆止戈竟然没了影。

王八蛋,自己照顾了他一路,他竟然扔下她跑了?

李骄阳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刚到山洞口,就碰到了脸色苍白的陆止戈。

“这些果子可以吃,你先吃一些。”

李骄阳有些感动,能让王爷给自己找饭,她也算前无来者了。

她接下了果子,手指顺势搭上了他的脉搏。

“看来金银花的确有效,这里还有几株,一会你嚼了吃掉,再过两天应该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瞅着李骄阳脚边的植物,陆止戈的脸色微有古怪,但却并没多说,忍着苦吃了一颗,便起身道:“本王该走了,你和本王在一起太危险,自己回城吧。”

呃,不是说好了治好给一千两吗?怎么提都不提了?

这种费力又不讨好的事,李骄阳自然不会答应。

“不行,我必须得跟着。”

看着李骄阳那张清秀的小脸,陆止戈眼眸微眯。

“为什么?”

李骄阳立即义正言辞的说道:“这叫职业操守,患者还没好,医生就得跟着。”

“如果本王走的是黄泉路呢,你也要跟吗?”

“没错,一直跟到你彻底痊愈为止。”

李骄阳说完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为了一千两银子,她豁出去了。

陆止戈目光复杂的看了她半晌,淡淡道:“既然你如此执着,万一真的死了,可千万别怪本王没有警告你。”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